開山撫番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開山撫番,或作開山撫蕃,意指開發後山(臺灣東部),招撫及武力征服高山族(清稱生番),是臺灣清治時期臺灣海防欽差大臣沈葆禎所提倡的政策,後由臺灣巡撫劉銘傳延續。

開山[编辑]

沈葆楨欽差期間,除奏請增設臺北府,以平衡南北地位的失調外,也亟思改善臺灣前山、後山的地形阻隔、交通困難的問題。他認為開山、撫番須同時進行,並要積極開發後山地區,以免為外人所佔。因此他急於打通前後山聯絡通道,分北路、中路、南路同時進行北路由噶瑪蘭廳蘇澳花蓮奇萊,共計205里、中路由彰化林圮埔花蓮璞石閣,共計265里,以及南路由屏東射寮至台東卑南,共計214里,其中中路即是三路中碩果僅存,現今為國定古蹟八通關古道[1][2]

撫番[编辑]

沈葆楨增加行政區域,以招撫征服高山族(生番),將埔里地區單獨設立埔裏社廳,改「北路撫民理番同知」為「中路撫民理番同知」,移駐埔里。另在後山地區設置卑南廳,移「南路撫民理番同知」駐守。所謂的“撫番”即是有計畫強取各項資源以及加速推動“生番”漢化作業。其所擬定的計畫包括選土目、查番戶、定番業、通番言、禁仇殺、設番學、修道路、易冠服等。他在計劃開山深入山地之時,道路所經之處,隨時隨地招撫當地“番社”,強迫使其接受漢化,脅迫其放棄以武力抗爭(出草)來守護領域,若有不服招撫而抵抗者,便以強大武力征服和侵略部落,因而發生大港口事件加禮宛事件等屠殺事件,但事實上由於當時原住民反彈激烈,且多能有效抵禦侵略者,因此效果不甚顯著。[1][2]

廢除渡臺禁令[编辑]

沈葆楨認為若要徹底落實「開山撫蕃」工作,並增墾平地與利用各項資源,則必須將過去限制漢人攜眷入島、禁止漢人偷渡渡臺禁令以及禁止漢人進入山地、禁止漢人原住民女子為妻等禁令加以解除,藉以引進多數漢人來加速推進及鞏固其政策目標,因此沈葆楨於1875年2月奏准解除對台灣的一切禁令。[1][3][4]

劉銘傳擴大撫番[编辑]

劉銘傳巡撫臺灣,擴大撫番,著手漢化原住民的工作,於台北設番學堂,贈與衣食、教算術漢文官話臺語及漢人生活模式。[5]

在「撫番」期間,劉銘傳對於不服統治的原住民採用武力征討,許多臺灣原住民部落不是被「破庄滅族」、「喪身滅社」,就是逃離原本的活動領域,往深山遷徙,然後將漢人移往臺灣原住民區域開墾,剝奪原住民生存空間,也導致原漢關係的緊張不斷,因此此政策之實施也可視為是清朝政權與原住民政權的一系列戰爭,經過原住民的抵禦,大多部落仍未讓劉銘傳輕易得逞。此一政策最終仍無法撼動臺灣高山族之傳統政權。[6][1][7][8][2][9]

臺東直隸州最後一任知州胡傳胡適之父)曾對劉銘傳的“開山撫番”留下如此評語[10]

參考文獻[编辑]

  1. ^ 1.0 1.1 1.2 1.3 開山撫番. nrch.culture.tw. [2017-03-21]. 
  2. ^ 2.0 2.1 2.2 專題演講:晚清後山的開發 (PDF). archive.is. 2017-03-21 [2017-03-21].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7-03-21). 
  3. ^ 第二節沈葆楨的開山撫番
  4. ^ 潘繼道. 晚清「開山撫番」與臺灣後山太魯閣族群勢力之變遷 (9): 49–70. 2003-09-01. 
  5. ^ 原住民族文獻會網站. 期刊管理 - 原住民族文獻會網站. ihc.apc.gov.tw. 2014-04-21 [2017-03-21]. 
  6. ^ 清末台灣的「開山撫番」戰爭__臺灣博碩士論文知識加值系統. ndltd.ncl.edu.tw. [2017-03-21]. 
  7. ^ 中研院民族所數位典藏. c.ianthro.tw. [2017-03-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3-21) (英语). 
  8. ^ NCHU Institutional Repository CRIS: 晚清台灣開山「撫番」政策(1874-1895). 2017-03-21 [2017-03-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3-21). 
  9. ^ 何易達. 晚清臺灣"開山撫番"與建省財政及樟腦,茶生產之探討(1885-1895年). 2013-01-01 (中文). 
  10. ^ 2016愛詩網徵文活動. [2017-03-21]. 
  • David Pong(龐百騰)著,陳俱譯:《沈葆楨評傳——中國近代化的嘗試》(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0)。

閱讀[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