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阿尔萨斯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阿尔萨斯
Région Alsace
法国大区
阿尔萨斯旗帜
旗帜
阿尔萨斯官方标志
标志
Alsace in France.svg
坐标:48°30′N 7°30′E / 48.5°N 7.5°E / 48.5; 7.5
国家  法国
首府 史特拉斯堡
下莱茵省
上莱茵省
政府
 • 委员会主席 Philippe Richert
UMP,2010年-)
面积
 • 总计 8,280 平方公里(3,200 平方英里)
人口
 • 总计 1,815,493
时区 CETUTC+1
 • 夏时制 CESTUTC+2
NUTS区域 FR4

阿尔萨斯(法语:Région Alsace;德语:Elsass)是法国东部的一个地区,也是法国的一个旧大区,以莱茵河南北分开成两个部份:北部的下莱茵省和南部的上莱茵省。古代是法兰克王国的一部分,作为哈布斯堡家族的发源地,在17世纪以前归属神圣罗马帝国三十年战争后根据《威斯特伐利亚和约》割让给法国(首府斯特拉斯堡路易十四时代完全被法国吞并)。它和洛林都在普法战争后割让给普鲁士,一战结束后重新被法国吞并,二战初期又被纳粹德国占领,至二战结束再次被法国吞并,阿尔萨斯和洛林都是白葡萄酒的著名产地。

2016年1月1日起,阿尔萨斯香槟-阿登洛林等三个大区合并成大东部大区

地理[编辑]

Lac Blanc

阿尔萨斯与另外两个法国行政区接壤,它位于弗朗什孔泰的东北面,洛林的东面。此外阿尔萨斯也与德国莱茵-普法尔茨州巴登符腾堡州,以及瑞士巴塞尔城市州巴塞尔乡村州索洛图恩州相接壤。

拥有8,280平方公里面积的阿尔萨斯是法国本土上面积最小的行政区域。现在的阿尔萨斯,南北长约190公里,东西仅长50公里。阿尔萨斯东部以莱茵河为界,西部则有延绵的弗杰山脉为限。阿尔萨斯北部的边界地带是比安森林和普法尔茨森。

历史[编辑]

罗马时期[编辑]

阿尔萨斯在史前时代是游牧民族的居住地。西元前1500年,凯尔特人开始在这里定居、耕作。西元前58年,罗马人入侵阿尔萨斯,并建立葡萄栽培中心。罗马人为了保护这个高价值产业,建立了防御工事和军营,之后逐渐演变成现今的各聚落。阿尔萨斯在罗马帝国统治时期,是属于上日耳曼行省

法兰克时期[编辑]

随著罗马帝国没落,阿尔萨斯成为阿拉曼人的领地。阿拉曼人是农业民族,他们的语言成为现在阿尔萨斯方言的基础。克洛维一世法兰克人在西元五世纪打败阿拉曼人,亚尔萨斯成为奥斯特拉西亚的领土。在墨洛温王朝克洛维一世的子嗣统治之下,当地居民开始信奉基督教。之后,亚尔萨斯成为法兰克帝国的一部份。西元842年,斯特拉斯堡誓言签署。西元843年,凡尔登条约让法兰克帝国分裂为三个国家。亚尔萨斯成为由查理曼年纪最小的孙子-洛泰尔一世所统治的中法兰克帝国领土。洛泰尔一世在西元855年逝世,中法兰克帝国分为三个国家,亚尔萨斯分给次子的洛塔林基亚(Lotharingia,或称洛林)。之后,洛泰尔一世的兄弟-西法兰克王国国王秃头查理东法兰克王国国王日耳曼人路易瓜分中法兰克帝国。西元870年的墨尔森条约,将阿尔萨斯并入神圣罗马帝国士瓦本公国

神圣罗马帝国[编辑]

在这段时间,如同欧洲其他地方,阿尔萨斯被教会和世俗封建贵族所瓜分。12到13世纪,亚尔萨斯在霍亨斯陶芬王朝统治下极为繁荣。腓特烈一世在阿尔萨斯设“省”(procuratio,非现在一般所称的“”),由非贵族阶级的公职人员ministeriales所管辖。此举是为了让当地更易控制,避免他们脱离帝国的控制。“省”拥有一个省级法院(Landgericht),行政机关设在阿格诺腓特烈二世委任史特拉斯堡主教负责管理阿尔萨斯,但其权责遭到继承腓特烈二世之子康拉德四世权力的哈布斯堡鲁道夫伯爵的质疑。史特拉斯堡逐渐发展,成为该地区人口最稠密且重要的商业城镇。1262年,在经历与主教的长期斗争之后,史特拉斯堡获得了帝国自由城市的地位。斯特拉斯堡身为巴黎-维也纳-东洋贸易路线的中继站,以及连结南德瑞士荷兰英格兰斯堪地纳维亚的莱茵河航线中的一个港口,逐渐成为该地区的政治与经济中心。科尔马阿格诺等城市的经济重要性也逐渐上升,并组成“十城联盟”(Décapole)。

亚尔萨斯的繁荣在14世纪一连串严冬、欠收和黑死病的侵袭下结束。这些天灾被归咎于是犹太人所引起,因此导致1336年和1339年的大屠杀。另一个天灾是1356年的大地震,不仅是欧洲史上最大的地震之一,也让巴塞尔成为废墟。亚尔萨斯直到文艺复兴时期,在哈布斯堡王朝的统治之下才逐渐恢复繁荣。

史特拉斯堡的小法国区

在义大利地区快速发展而富庶之时,德意志的中央实权开始衰退,将欧洲的霸权地位让给实施中央集权已久的法国。法国开始积极向东发展,当扩展至隆河默兹河后,法国将目光放在莱茵河。1299年,法国提议法兰西腓力四世妹妹与德意志阿尔布雷希特一世之子的婚姻联盟,亚尔萨斯则成为给女方的礼物。然而,这交易未能成功。1307年,贝尔福获得蒙贝利亚尔伯爵的特许。下个世纪,法国因百年战争而衰落,暂时停止向东发展。战争结束后,法国再度将目标转至莱茵河。1444年,法军进入洛林和亚尔萨斯。法军在此建立冬季军营,要求梅斯史特拉斯堡投降,并进攻巴塞尔

1469年,随著圣奥梅尔条约(Treaty of St. Omer)的签订,奥地利大公西吉斯蒙德将上亚尔萨斯卖给大胆查理换取金钱。虽然查理是名义上的主人,但该地的税收却是缴给神圣罗马帝国腓特烈三世。1477年,腓特烈三世靠其王朝婚姻的优势夺回上亚尔萨斯的控制权(自由城市除外,但仍包括贝尔福),成为哈布斯堡家族的领地。米卢斯在1515年加入瑞士邦联,一直到1798年为止。

在16世纪的宗教改革时期,史特拉斯堡是个繁荣的聚落,其居民在1523年开始信奉新教马丁·布塞珥是该地区著名的新教改革者。他的努力遭到信奉罗马天主教的哈布斯堡家族的反对,试图消灭上亚尔萨斯地区的新教信仰。结果,亚尔萨斯变为天主教与新教交错的地区。另一方面,蒙贝利亚尔到亚尔萨斯西南部在1397年成为符腾堡伯爵的领地,到1793年为止都是位在法国境内的新教飞地

并入法国[编辑]

1639年,法国占领了大部分的亚尔萨斯,以避免落入西班牙哈布斯堡王朝手中。西班牙希望能清除与西属荷兰之间的障碍。因此引发了三十年战争(1618-1648年)。在被敌国包围,以及匈牙利给予全权处理的情况下,西班牙在1646年将南郡(Sundgau)的领地(大部分位于上亚尔萨斯)以120万塔勒(Thaler,1塔勒=3马克)的价格卖给已占领该地的法国。因此,当1648年,西发利亚和约结束三十年战争之后,除了一些城镇维持独立,大部分的亚尔萨斯成为法国领土。条约中认为亚尔萨斯是“拜占庭”且令人困扰。这被认为是蓄意要让法国国王神圣罗马皇帝都无法完全控制该地,并造成双方对立,让亚尔萨斯能保有某一程度的自治权。支持这论点的人指出,负责编写条文的帝国全权大臣伊萨克·佛尔玛(Isaac Volmar)是前亚尔萨斯教区秘书长(Chancellor)。之后,亚尔萨斯与洛林成为德法之间争议不断的领土。

因为战争造成大量人口伤亡(主要在乡间地区),自1648年至18世纪中期,大量移民前往瑞士、德国、奥地利、洛林、萨伏依和其他地区。1671-1711年,瑞士(特别是伯恩再洗礼派难民涌入亚尔萨斯。史特拉斯堡成为早期再洗礼派运动的主要中心。

1679年的奈梅亨条约巩固了法国的控制权。法国在1681年占领史特拉斯堡,1688年开始,法军因“Brûlez le Palatinat!”政策开始入侵南德。1697年结束大同盟战争里斯维克条约再度巩固这次的领土变更。然而,亚尔萨斯在法国是个特别的存在。当地政府、学校、教育依然使用德文,德国(路德教派)的史特拉斯堡大学持续接收德国学生。禁止法国新教枫丹白露敕令不在亚尔萨斯实行。虽然法国政府大力宣扬天主教,并在1681年要求路德教派的史特拉斯堡座堂必须交给天主教,但亚尔萨斯与法国其他地区不同的是,当地对于宗教较为宽容。亚尔萨斯有佛日山脉作为与法国的界线,但是与德国并没有类似的天然界线。因此,亚尔萨斯在法国大革命以前,一直保留德国文化,经济上也较依赖德国。

法国大革命[编辑]

1789年法国大革命,亚尔萨斯被分为上莱茵省下莱茵省。亚尔萨斯人在法国大革命期间十分活跃。1789年7月21日,在接获攻占巴士底监狱的消息后,当地群众攻占史特拉斯堡市政厅,市府官员逃离,结束亚尔萨斯的封建制度。1792年,德利斯勒在史特拉斯堡创作出革命进行曲《马赛曲》,之后成为法国国歌。一些法国大革命中知名的将领是来自亚尔萨斯,像是在瓦尔美战役(Battle of Valmy)中获胜的克勒曼(François Christophe Kellermann),和在旺代战争中领导法兰西共和国军队的克莱贝尔(Jean Baptiste Kléber)。

同时,也有些亚尔萨斯人反对雅各宾党人,支持奥地利普鲁士出兵法国镇压新生的革命共和国。许多Sundgau的居民为了洗礼或结婚而前去“朝圣”,像是瑞士巴塞尔附近的玛丽亚施泰因修道院英语Mariastein Abbey(Mariastein Abbey)。在法国革命军在莱茵河胜利之前,已有数以万计的民众往东逃离。而在之后他们准许回到家乡之时,却常发现他们的土地或家园已经被没收。这个情况导致1803到1804、及1808年,数百个家庭前往俄罗斯帝国尚未开发的土地。歌德将他在这段期间所看见的事写在长诗《Hermann and Dorothea》之中。

拿破仑一世在1814到1815年复辟,外国军队因而占领亚尔萨斯,光下莱茵省就有超过28万军队及9万匹军马。在地中海大西洋海港纷纷兴起后,改变了原有的贸易路线,严重影响当地的贸易及经济。

亚尔萨斯的人口成长十分稳定,从1814年的800,000人、1830年的914,000到1846年的1,067,000人。但也因此造成粮食短缺、房屋缺乏、年轻人没有工作机会等等。因此,亚尔萨斯的人口流失并不让人意外,不仅是巴黎的亚尔萨斯社区兴起,著名人物有奥斯曼男爵等,甚至远至俄罗斯及奥地利帝国都吸引了亚尔萨斯人前往定居。奥地利占领鄂图曼土耳其帝国在东欧的领土,为了巩固新领土的拥有权,他们提供开拓者优渥的条件。美国自1807年之后开始禁止奴隶进口,而棉花田需要大量人力,因此也有许多亚尔萨斯人前往美国定居。

德法之间[编辑]

法国在普法战争(1870-71年)败给普鲁士王国和其他日耳曼邦国,并促成德意志统一俾斯麦将亚尔萨斯和洛林北部并入1871年成立的德意志帝国[注 1]。不同于日耳曼邦联的其他国家拥有自己的政府,帝国新领土“亚尔萨斯-洛林”是皇帝所拥有,由柏林的帝国政府负责管理。大约100,000到130,000的亚尔萨斯人(总人口约150万)选择维持法国国民身分,逃离“亚尔萨斯-洛林”,其中有许多人定居在法属阿尔及利亚。亚尔萨斯-洛林在1911年获得部分自治权,拥有自己的国旗和国歌。但在1913年,Saverne事件(Saverne Affair)也显现了亚尔萨斯宽容政策依然有其限制。

穿著传统服饰的亚尔萨斯妇女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为了避免同胞相残,许多亚尔萨斯人选择加入海军,并参与海军叛乱,导致德意志皇帝在1918年11月退位,亚尔萨斯-洛林因此失去了名义上的首长。这些人回到家乡后,试图建立共和国。此时,刚选上史特拉斯堡市长的亚尔萨斯-洛林代理人Jacques Peirotes宣布德意志帝国失去统治权及法兰西共和国的到来。另外,自称为亚尔萨斯-洛林政府也宣布独立,建立亚尔萨斯-洛林共和国。不到两周,法国军队进入亚尔萨斯。在看见亚尔萨斯民众热烈欢迎法军[1]以及法国的压力之下,美国和其他盟国收回公民投票的提议。虽然美国总统威尔逊坚持该区应在合法情况下自我裁决,因为根据宪法,该地的统治权是皇帝,而非德意志帝国,但法国不容许公民投票,因为法国民众认为是他们将亚尔萨斯从德意志帝国手中解放。德国在凡尔赛条约中将该地割让给法国。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纳粹德国在1940年占领该区,使之重为德国领土。亚尔萨斯并入巴登,而洛林则并入萨尔。为了停止当地的反德歧视,纳粹因而实行严酷的独裁统治。不过,德国政府为了保留与西方进行协议的机会,从未正式宣布并吞或进行协商。

战后至今[编辑]

法国在1944年重新获得阿尔萨斯的控制权,并强硬实行法语政策。但是,今日当地的法律与法国其他地区仍有明显不同(参见亚尔萨斯-摩泽尔)。

近几年,民族主义情感逐渐消退,地方、国家、欧洲再度提倡阿尔萨斯的地区认同。当地法国学校将阿尔萨斯语(与德语密切相关)视为方言(非政府强制)。德语在当地幼稚园学校是属于外国语言。不过,法国宪法仍然规定法语是国家唯一的官方语言。

2016年1月1日起,阿尔萨斯、香槟-阿登和洛林等三个大区合并。

年表[编辑]

政治[编辑]

亚尔萨斯是法国最保守的大区之一。在2004年大区选举中,亚尔萨斯是法国本土两个由保守右派获胜的大区之一。在2007年法国总统大选第二轮中,保守派领袖萨科奇在这里获得最高的支持率 (超过65%)。大区委员会主席是人民运动联盟的Adrien Zeller。该地区在历史上的主权不断更迭,使得国家认同成为非常重要的议题。

亚尔萨斯也是法国最为支持欧盟的大区之一,是少数在2005年《欧盟宪法》投票中投下赞成票的大区之一(最终法国以54.87%的反对票否决这项决议)。

行政区划[编辑]

亚尔萨斯底下设有2,13,75和904个市镇

下莱茵省
(括号中为市镇数)
上莱茵省
(括号中为市镇数)

气候[编辑]

亚尔萨斯是属于半大陆性气候,冬天干冷而夏天炎热。西边的孚日山脉阻挡水气进入,因此降雨量不多。科尔马是法国第二干燥的城市,年雨量只有550毫米,提供亚尔萨斯葡萄酒优良的环境。

经济[编辑]

根据法国国家统计局(INSEE),亚尔萨斯在2002年的本地生产总额(GDP)为443亿欧元。平均每人GDP为24,804欧元,是法国第二高的大区,仅次于法兰西岛。亚尔萨斯的产业结构有68%是服务业,25是%工业,是法国工业化程度最高的大区之一。

亚尔萨斯主要的经济活动有:

亚尔萨斯与国际的关系紧密,有35%的公司是外国公司(包括德国瑞士美国日本斯堪地纳维亚)。

交通[编辑]

河运[编辑]

河川网路

亚尔萨斯的港口运输超过一千五百万公吨,其中四分之三集中在史特拉斯堡,是法国第二繁忙的河港。试图连结地中海中欧(莱茵河多瑙河北海波罗的海)的莱茵-隆河航道的增建计画,因费用与土地侵蚀(特别是杜省)而于1998年宣告终止。

空中运输[编辑]

目前亚尔萨斯有两座国际机场

宗教[编辑]

米卢斯的圣史提芬教堂(法语:Temple Saint-Étienne

大部分阿尔萨斯人信罗马天主教,但由于德国文化的影响,也存在着数量可观的新教徒群体。

象征[编辑]

一只亚尔萨斯鹤

是亚尔萨斯的象征,也是许多儿童故事的主题。鹳大约在1970年代灭绝,不过当地一直在进行复育行动。他们常见于亚尔萨斯的房屋、教堂或公共建筑的屋顶。

城市[编辑]

友好省份[编辑]

阿尔萨斯与下列行政区域结有“国际合作协议”:

注释[编辑]

  1. ^ 事实上,法国在法兰克福条约中割让了超过十分之九的亚尔萨斯和四分之一的洛林。所以在法律上,这并不是并吞。
  2. ^ 史特拉斯堡乡村区的行政中心史特拉斯堡不属于史特拉斯堡乡村区。

参考文献[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