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CFM56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CFM CFM56發動機
在一次商業展覽中進行展示的CFM56引擎。圖中左側可見光亮的風扇外殼後部。壓縮機外殼被油路纏繞,電路處於圖中風扇外殼右側。圖中右側是引擎後部,包括渦輪和尾噴嘴。
從CFM56-5後方拍攝的照片
類型 渦輪風扇引擎
原產國
製造商 CFM國際
首次運轉 1974年6月
使用機種 波音737
空中巴士A320
空中巴士A340
KC-135
製造數量 22,208 (統計至2011年6月)
前型 GE F101英語General Electric F101
後繼型 CFM國際LEAP-X

CFM56是由CFM國際製造的高旁通比渦輪風扇引擎,其家族成員的推力介於18,000至34,000(80至150千牛)之間,四種主要型號共製造了超過20,000台[1],使用於波音737空中巴士A320空中巴士A340-200/300KC-135等飛機上,為目前世界上使用最為普遍的渦輪風扇引擎之一。

CFM56的製造商CFM國際由美國通用電氣航空法國斯奈克瑪公司各自出資50%組成。雙方在CFM56生產中分別進行零件生產,其中通用電氣航空生產高壓壓縮機燃燒室英語Combustor和高壓渦輪,斯奈克瑪公司生產低壓壓縮機、風扇、低壓渦輪、齒輪箱和尾噴嘴。雙方均可進行組裝,其中通用電氣航空組裝線位於漢彌爾頓,斯奈克瑪公司組裝線位於默倫。最終組裝完成的引擎通過CFM國際進行推廣和銷售。

第一台CFM56在1974年製造完成並首次運轉[2]。此後,在其早期服務期間,渦輪葉片直接或間接導致了若干事故,包括英倫航空92號班機空難,同時幾種型號的CFM56在暴雨和冰雹天氣中出現故障。這些問題在對引擎設計進行修改後得以解決。截至2010年1月,CFM56已經累計飛行了4.7億小時。

歷史[編輯]

背景[編輯]

1960年代晚期,人們開始尋找下一代商業噴射客機引擎的解決方案,研發一種推力在10噸(20,000磅,89千牛)級別的高旁通比渦輪風扇引擎被提上日程。在軍用引擎製造領域具有豐富經驗的斯奈克瑪公司首先開始尋求進入這一市場。他們和普惠公司勞斯萊斯股份有限公司、通用電氣航空等公司進行了接觸,但是直到1971年巴黎國際航空航天展上,通用電氣的格哈德·諾依曼和斯奈克瑪公司的雷瑙德·勒內才作為高層進行了會面,初步決定開展合作[3]

雙方的合作是由當時多方面的條件促成的。其時,普惠公司在商業噴射客機引擎市場上佔據主導地位,因此在考慮將其JT8D引擎升級至這一級別,而不願進行合作。勞斯萊斯公司正在處理自身內部的財政問題,從而無法開展新的計劃。而通用電氣曾和斯奈克瑪公司在用於空中巴士A300通用電氣CF6引擎項目上進行過合作[2],同時斯奈克瑪公司的計劃為他們發展這一級別引擎帶來了資金,因此雙方才會一拍即合[3]

技術出口[編輯]

最初,通用電氣方面僅考慮使用CF6引擎的技術,而不是更先進的F101引擎,因為後者被用於B-1槍騎兵戰略轟炸機,受到技術出口限制。然而,美國空軍宣佈了先進中型短距起降運輸機計劃後,通用電氣很快發現他們處於兩難之中:或者與斯奈克瑪公司合作開發,但是只能使用受限制的技術;或者使用更先進的技術,但是只能獨立開發。這促成了通用電氣在1972年的最終決定:作為主要貢獻者,為其F101引擎的核心技術申請技術出口許可[4]

技術出口許可的申請並不順利。美國政府的軍需品管理辦公室認為這一技術出口會對國家安全不利,同時這一技術是和美國國防部聯合開發的,使用了美國納稅人的稅款,而開發的技術會減少美國的工作機會[5]。因此,這一申請被拒絕。最終的官方決定是在由美國國家安全顧問亨利·基辛格在1972年9月19日簽發的國家安全決策備忘錄中作出的[6]

兩國總統合影
美國總統尼克遜(左)和法國總統蓬皮杜(右),攝於1973年美-法峰會前,冰島雷克雅未克

儘管國家安全問題被用作拒絕申請的主要理由,有報道認為高層政治同樣起到了很大作用。時任法國總統喬治·蓬皮杜於1971年直接向時任美國總統理查德·尼克遜請求通過出口申請,亨利·基辛格也在1972年和總統的會議中討論這一議題。通用電氣主張只有通過合作才能換取部分市場和對應的工作機會,而如果法國方面獨立開發,美國有可能失去整個市場。這一主張沒有得到尼克遜政府的支持,原因可能和尼克遜政府害怕失去美國在航空航天領域的領先地位有關[7]。也有推測認為拒絕申請的原因可能和法國試圖說服瑞士購買法國幻象3型戰鬥機而不是美國製造的A-7海盜二式攻擊機有關[7]。瑞士最終選擇了F-5自由鬥士戰鬥機[8]

在通用電氣和法國雙方的持續推動下,美國總統尼克遜和法國總統蓬皮杜在1973年冰島雷克雅未克美-法峰會上討論並達成了技術出口協議。峰會報告聲明這一協議要求引擎的核心部件在美國境內生產,以保護涉及F101的敏感技術[9]。雙方組建的合資公司還同意支付給美國8,000萬美元特許權使用費(以每台引擎$20,000美元預計)作為F101引擎開發費用的補償[3]。2007年解密的文檔顯示,這一出口協議的達成和法國政府承諾不尋求對美國出口到歐洲的飛機徵收關稅有關[10]

CFM國際[編輯]

技術出口協議達成後,通用電氣和斯奈克瑪公司正式開展合作。CFM國際由雙方各自出資50%,正式成立於1974年[11]。其主要任務包括監管雙方的合作,推廣和銷售10噸級引擎CFM56並負責提供客戶服務。CFM國際具有日常管理的權限,但是重要事項(如開發新的衍生型號)仍需要由合作雙方的管理層討論決定。CFM國際的董事會的10個董事名額由通用電氣和斯奈克瑪公司平均分配。雙方各有一人擔任CFM國際副總裁,而總裁則是抽籤決定,在位於辛辛那提的通用電氣附近的CFM國際總部辦公[2]

在雙方的合作中,通用電氣方面負責高壓壓縮機、燃燒室和高壓渦輪,斯奈克瑪公司方面負責風扇、低壓壓縮機和低壓渦輪[12]。斯奈克瑪公司還負責和機身的整合,主要是引擎艙的設計。齒輪箱部分最初由斯奈克瑪公司負責,但是其後被轉移到通用電氣方面,以便更高效的與其他零件進行組裝[13]

早期開發[編輯]

CFM56的開發開始於CFM國際正式成立之前。由於合作和前述技術出口等限制,其開發流程十分獨特。例如,合作雙方均設有裝配線,而在在法國裝配的一部分引擎最初受到嚴格的技術出口限制。具體來說,通用電氣生產的引擎核心部件在美國進行裝配,然後被運送到法國斯奈克瑪公司的工廠並鎖入一個特定的房間,而即使是斯奈克瑪公司的總裁也不能進入這一房間,只能由通用電氣的僱員將斯奈克瑪公司提供的指定部件裝配至核心部件上,然後交予斯奈克瑪公司完成最終裝配[14]

第一台完成的CFM56於1974年6月在通用電氣首次運行。第二台引擎被運送到法國並於1974年12月13日第一次在法國運行。這兩台引擎作為CFM56系列的原始型號被命名為CFM56-2[13]。1977年2月,一架麥道YC-15飛機將四個引擎之一替換為CFM56,進行了CFM56的第一次飛行試驗[15]。此後,第二台CFM56被搭載於一架位於斯奈克瑪公司飛行試驗中心的法國南方飛機公司SE210上。這台引擎使用了混合式尾噴嘴而非分離式尾噴嘴[注 1],並第一次加入了推力管理系統來對引擎進行微調[注 2][16]

啟始客戶[編輯]

經過數年測試,CFM國際開始尋找先進中型短距起降運輸機計劃以外的潛在客戶,包括道格拉斯DC-8波音707及其衍生機種KC-135的引擎替換方案。最初,波音對CFM56不感興趣,但很快波音認識到這可能是即將推行的噪音規定的一種解決方案[3]。1977年,波音宣佈將會對選配CFM56引擎的波音707進行飛行測試,並於次年正式將CFM56作為波音707-320的備選引擎,並將選配CFM56的波音707-320重新命名為波音707-700[17]。然而,由於很少有航空公司對選配CFM56引擎的波音707感興趣,波音於1980年中止了這一沒有任何訂單的計劃[18]。儘管如此,成為波音707的備選引擎仍然對此後CFM56贏得KC-135引擎替換方案起到了作用[19]

懸掛CFM56-2引擎的KC-135正面照
若干懸掛CFM56-2引擎的KC-135正在滑行,準備起飛

CFM56的推廣首先在軍用領域取得了突破。1977年,美國空軍對KC-135的引擎替換方案開始公開招標。這一合同涉及到超過600架飛機的引擎替換,對CFM56計劃有極重大的意義。因此,國際政治再次發揮了作用。為了提升CFM56相對普惠TF33及其改進型普惠JT8D的競爭力,法國政府在1978年宣佈將以CFM56替換11架法國的KC-135的引擎,而這也成為CFM56的第一筆訂單之一[20]

1980年,美國空軍正式宣佈CFM56在競標中勝出,取得了KC-135的引擎替換合同。CFM56的前任,普惠J57引擎,被美國空軍評價為當時還在飛行的引擎中「噪音最強的、污染最大的、油耗最高的」一種[21]。使用CFM56引擎的KC-135被重新命名為KC-135R,其起飛距離縮短了3,500英尺(1,100米),油耗降低了25%,噪音降低了24分貝,同時也降低了生命周期成本。由此,美國海軍也於1982年決定使用CFM56改裝其由波音707衍生的E-6水星對潛通信中繼機[19]。此外,沙特皇家空軍於1984年使用CFM56改裝了其使用波音707機身發展的E-3哨兵預警機,這一改裝後來成為了英國和法國訂購的E-3的標準配置[2]

懸掛於DC-8機翼下的CFM56引擎
懸掛於DC-8機翼下的CFM56引擎

在民用領域,CFM56通過DC-8的改裝得到了第一筆訂單。1970年代末,航空公司在考慮升級其老化的道格拉斯DC-8。在1978年法國KC-135改裝的訂單之後,美國聯合航空於1979年4月決定使用CFM56-2升級30架DC-8-61飛機。這一決定促成了CFM56的第一筆商業訂單(而非政府或軍方),也避免了CFM56的開發計劃被凍結[22]:通用電氣和斯奈克瑪原計劃的凍結時間是兩周以後,而避免凍結的條件是訂單的落實[3]達美航空飛虎航空隨後也訂購了CFM56引擎,為其後的銷售奠定了基礎[2]

1980年代早期,波音選擇了CFM56-3作為當時最新的波音737-300飛機唯一可選配的引擎。儘管波音737-300最初僅有來自兩家航空公司的20架訂單[2],其後二十餘年的銷售歷史證明了CFM56引擎的適應性。截至2011年12月,共有接近6,000架(不含超過2,000架訂單)波音737裝配了CFM56引擎[23]

後續改進[編輯]

Tech56和技術插件[編輯]

1998年,CFM國際為了適應波音和空中巴士對新一代窄體客機引擎的需求,啟動了「Tech56」計劃。這一計劃包括了大量新技術,並且可用於現有引擎[24][25]。然而,波音和空中巴士並沒有開發全新的飛機以取代737和A320的意願,因此CFM國際決定將這一計劃中的部分技術以「技術插件」的形式配置於CFM56,從而改進燃油效率、維護成本和排放標準[26]。技術插件計劃始於2004年,其配置包括重新設計的高壓壓縮機葉片、改進的燃燒室和渦輪部件[27][28]。賽峰集團(CFM國際母公司)聲稱技術插件計劃能夠提供更高的燃油效率和更低的氮氧化物排放,同時減輕引擎磨損,進而降低5%左右的維護成本。配置了技術插件計劃的引擎(包括所有CFM56-5B和-7B引擎)於2007年投入使用,同時也可作為現有引擎的可選升級組件[27]

CFM56-7B「Evolution」[編輯]

2009年,CFM國際宣佈了對CFM56引擎的最新升級CFM56-7B「Evolution」[注 3],也作CFM56-7BE。這一升級和波音737的最新型號同時宣佈,進一步改進了渦輪的空氣動力特性和引擎的冷卻性能,並減少了零件總數[29]。CFM國際預期這一升級能減少4%維護成本和1%油耗,而2010年5月完成的地面和飛行測試顯示油耗減少了1.6%[30]。經過450小時的測試,CFM56-7BE在2010年7月30日取得了美國聯邦航空局歐洲航空安全局的適航認證[31]

儘管CFM56-7BE是為波音737特別設計的,CFM國際也提議為空中巴士使用的CFM56-5B引擎進行類似的升級[30]。有消息稱2011年底開始新交付的空中巴士A320系列飛機將配備經過這一升級的CFM56引擎[32],但是截至2012年1月,並沒有確切的消息證實。

設計[編輯]

CFM56各型號的大體設計相同,細節略有差異,依型號不同能產生18,000至34,000(80至150千牛)的推力。作為一種高旁通比渦輪風扇引擎,CFM56具有這一類引擎的典型特徵,即大部分通過風扇加速的空氣不經過燃燒室而被直接排出產生推力。這一部分空氣的體積與經過燃燒室被排出的空氣的體積之比被稱為旁通比。CFM56各型號的旁通比介於5:1至6:1之間。CFM56是一種雙軸引擎,雙軸各自負責高壓渦輪系統和低壓渦輪系統的傳動[2]

風扇和低壓壓縮機[編輯]

CFM56-5的風扇和風扇罩
CFM56-5的風扇和風扇罩外觀

CFM56系列使用單級風扇,大多數衍生型號使用三級低壓壓縮機,-5B和-5C系列使用四級低壓壓縮機[33]。低壓壓縮機通過低壓軸由低壓渦輪驅動,又稱為增壓級,負責在氣流到達高壓壓縮機之前的初步壓縮。

CFM56的原始型號CFM56-2系列使用了44個帶冠葉片[34][注 4],而其後的衍生型號減少了葉片數目,例如-7系列僅使用了22個寬弦葉片[35]。CFM國際聲稱CFM56首先使用了在不拆卸引擎的條件下可更換的風扇葉片,這一特性對鳥擊等只需要更換數個葉片的情況特別有用[36]

CFM56的風扇直徑隨型號不同而改變,並直接影響引擎表現。例如,CFM56-2和CFM56-3低壓軸的轉速相同,而-3系列風扇直徑更小,葉梢速度更慢,使得風扇葉片工作效率更高,最終減少了約3%的單位推力燃油消耗[37]

高壓壓縮機[編輯]

CFM56-3引擎內部,圖示高壓壓縮機
CFM56-3引擎內部,圖示高壓壓縮機

CFM56的所有型號均使用了九級高壓壓縮機。高壓壓縮機曾是最初技術出口爭議的焦點,從通用電氣的GE1/9[注 5]發展而來,其較為緊湊的設計成功控制了引擎的重量和軸承、油路系統的複雜度[3]。在CFM56系列發展中,儘管Tech56計劃中的六級設計並沒有得到應用,其2007年技術插件計劃對高壓壓縮機葉片的空氣動力特性進行了改進,並應於其產品之上[25][38]

燃燒室[編輯]

CFM56的大多數早期型號均使用單環形燃燒室。在燃燒室中,燃料被持續混合進氣流之中並被點燃,使得氣流的壓力和溫度升高,產生推力。也有型號使用管形燃燒室或環管形燃燒室。1989年,CFM國際開始引入雙環形燃燒室,這一設計包含一個在高推力時使用的新的燃燒區域,降低了氮氧化物和二氧化碳的排放。這一設計在1995年投入使用,首先應用於技術插件計劃改進的CFM56-5B和-7B系列[39]

通用電氣在Tech56計劃中還開發了一種名為雙環腔預混渦流器(TAPS)燃燒室的新技術[40]。這一設計保持了雙環形燃燒室分區燃燒的優點,同時通過預混流使空氣和燃料達到理想的混合比,從而進一步減少氮氧化物的排放[25]。應用了這一技術的CFM56-7B引擎比使用單環形燃燒室和雙環形燃燒室的引擎效率分別提高了46%和22%[41]。TAPS的分析工具也被用於改進部分-5B和-7B系列引擎上的單環形燃燒室[42]

渦輪[編輯]

CFM56的所有型號均使用單級高壓渦輪,並由高壓壓縮機流出的空氣冷卻[36]。在部分型號中,高壓渦輪葉片是從高溫合金單晶材料生長出來的,具有高強度和蠕變抗性。CFM56的大多數型號使用四級低壓渦輪,-5C系列使用五級低壓渦輪。這一變化是為了驅動-5C系列更大的風扇[43]。Tech56計劃也對渦輪進行了改進,包括葉片的空氣動力特性優化,使所需的葉片數減少20%,從而減輕了引擎自重。部分Tech56計劃中對渦輪的改進被加入技術插件計劃[25],其後又在CFM56-7BE計劃中得到升級[27][30]

尾噴嘴[編輯]

儘管CFM國際在最初設計時即測試了混合式和分離式尾噴嘴[2],大部分型號的CFM56引擎使用了分離式尾噴嘴,而只有為空中巴士A340設計的高推力型CFM56-5C使用了混合式尾噴嘴[43]

另外,通用電氣和斯奈克瑪公司還測試了Chevron型尾噴嘴[注 6][44]減小噪音的效果。風洞試驗和飛行試驗發現這一設計能在起飛階段減小1.3分貝的噪音,因此作為可選組件安裝於提供給空中巴士A321的引擎[45]

反推裝置[編輯]

易捷航空空中巴士A319-100上的花瓣型反推裝置

CFM56支持數種反推裝置。用于波音737的CFM56-3/-7系列引擎使用桶形反推裝置,當反推裝置啟動時,套筒向後滑動,將通過進氣道的空氣轉向外部,並產生反推力[46][47]。而用於空中巴士型號的CFM56-5系列引擎使用花瓣型反推裝置,當反推裝置啟動時,導流葉片張開,將通過進氣道的空氣轉向外部,並產生反推力[48]

型號[編輯]

CFM56-2系列[編輯]

CFM56-2系列是CFM56的原始型號,主要以軍用代號F108用於KC-135R同溫層加油機RC-135預警機E-6水星對潛通信中繼機和部分E-3哨兵預警機等飛機,民用型號也用於道格拉斯DC-8。CFM56-2由一台44個葉片的單級風扇、由四級低壓渦輪驅動的三級低壓壓縮機、由單級高壓渦輪驅動的九級高壓壓縮機和環狀燃燒室組成[34]

型號 推力 旁通比 壓縮比 淨重[注 7] 使用機種
CFM56-2A-2 (-3) 24,000 lbf(110 kN) 5.9 31.8 4,820磅(2,190公斤) E-3哨兵預警機,E-6水星對潛通信中繼機
CFM56-2B1 22,000 lbf(98 kN) 6.0 30.5 4,671磅(2,120公斤) KC-135R同溫層加油機,RC-135預警機
CFM56-2C1 22,000 lbf(98 kN) 6.0 31.3 4,653磅(2,110公斤) 道格拉斯DC-8-70

CFM56-3系列[編輯]

CFM56-3懸掛圖
一台懸掛于波音737-400機翼下的CFM56-3系列引擎,圖示進氣道和引擎艙扁平的底部

CFM56-3系列是CFM56的第一種衍生型號,專門為第二代波音737設計,靜態推力介於18,500至23,500(82.3至105千牛)之間。CFM56-3系列的風扇直徑比-2系列減小至60英寸(1.5米),但是保留了原始引擎佈局。新的風扇主要衍生自通用電氣CF6-80引擎而不是CFM56-2。同時,CFM56-3的助推器被重新設計以適應新的風扇[37]

由于波音737在機翼下加裝引擎後引擎離地距離[注 8]小,CFM56-3系列還為了增加引擎的離地距離進行了若干優化,例如減小了風扇直徑(並因此影響了旁通比和推力),將齒輪箱和一些附件從引擎底部(六點鐘位置)轉移到側面(九點鐘位置)。這使得進氣道和引擎艙底部可以設計為扁平的形狀,而這一獨特設計也成為使用CFM56-3引擎的波音737的標誌[49]

型號 推力 旁通比 壓縮比 淨重 使用機種
CFM56-3B-1 20,000 lbf(89 kN) 6.0 27.5 4,276磅(1,940公斤) 波音737-300/500
CFM56-3B-2 22,000 lbf(98 kN) 5.9 28.8 4,301磅(1,950公斤) 波音737-300/400
CFM56-3C-1 23,500 lbf(100 kN) 6.0 30.6 4,301磅(1,950公斤) 波音737-300/400/500

CFM56-4系列[編輯]

作為CFM56-2系列的改進型,CFM56-4系列最初計劃是作為空中巴士A320家族設計的引擎,可以產生25,000磅(110千牛)的推力。CFM56-4系列設計上的更新包括直徑68英寸(1.73米)的風扇,新的低壓壓縮機和全權數字引擎控制裝置。然而就在這一計劃於1984年推出之後不久,國際航空引擎公司推出了新的V2500型引擎。CFM國際認為這一計劃不再具有競爭力,因此廢棄了這一計劃並開始CFM56-5系列的研發[3]

CFM56-5系列[編輯]

一台懸掛於空中巴士A320-200機翼下的CFM56-5系列引擎

CFM56-5系列是專門為空中巴士飛機設計的引擎,其推力介於22,000至34,000磅(97.9至151千牛)之間。這一系列主要包括三種截然不同的子型號CFM56-5A/B/C[3]。這一系列引入了全權數字引擎控制裝置和新的空氣動力學改進,可用以區別于波音飛機使用的姊妹型號。

CFM56-5A系列

CFM56-5A系列是CFM56-5系列的最初版本,為短程至中程的空中巴士A320家族設計,衍生自CFM56-2和CFM56-3系列,推力介於22,000至26,500磅(98至118千牛)之間。得益於在空氣動力學上的改進,例如新的風扇、壓縮機和燃燒室,這一系列引擎相對之前型號能夠減少10-11%的油耗[50][51]

型號 推力 旁通比 壓縮比 淨重 使用機種
CFM56-5A1 25,000 lbf(111 kN) 6.0 31.3 4,995磅(2,270公斤) 空中巴士A320
CFM56-5A3 26,500 lbf(118 kN) 6.0 31.3 4,995磅(2,270公斤) 空中巴士A320
CFM56-5A4 22,000 lbf(97.9 kN) 6.2 31.3 4,995磅(2,270公斤) 空中巴士A319
CFM56-5A5 23,500 lbf(105 kN) 6.2 31.3 4,995磅(2,270公斤) 空中巴士A319
CFM56-5B系列
一台懸掛於空中巴士A319-112下的CFM56-5B6

為了適應空中巴士A321的需求,CFM56-5B系列在-5A系列上進行了改進,推力能夠達到22,000至33,000磅(98至147千牛)之間。這一型號同時也能使用於其他A320家族成員(A318/A319/A320)並能取代CFM56-5A。其最顯著的改進是一個能減少氮氧化物等污染物排放的雙環形燃燒室,新的風扇,更長的風扇外殼和新增的第四級低壓壓縮機。CFM56-5B系列是在空中巴士上使用最廣泛的CFM56引擎[33][52]

型號 推力 旁通比 壓縮比 淨重 使用機種
CFM56-5B1 30,000 lbf(130 kN) 5.5 35.4 5,250磅(2,380公斤) 空中巴士A321
CFM56-5B2 31,000 lbf(140 kN) 5.5 35.4 5,250磅(2,380公斤) 空中巴士A321
CFM56-5B3 33,000 lbf(150 kN) 5.4 35.5 5,250磅(2,380公斤) 空中巴士A321
CFM56-5B4 27,000 lbf(120 kN) 5.7 32.6 5,250磅(2,380公斤) 空中巴士A320
CFM56-5B5 22,000 lbf(98 kN) 6.0 32.6 5,250磅(2,380公斤) 空中巴士A319
CFM56-5B6 23,500 lbf(100 kN) 5.9 32.6 5,250磅(2,380公斤) 空中巴士A319
CFM56-5B7 27,000 lbf(120 kN) 5.7 35.5 5,250磅(2,380公斤) 空中巴士A319/319CJ
CFM56-5B8 21,600 lbf(96 kN) 6.0 32.6 5,250磅(2,380公斤) 空中巴士A318
CFM56-5B9 23,300 lbf(100 kN) 5.9 32.6 5,250磅(2,380公斤) 空中巴士A318
CFM56-5C系列
CFM56-5C懸掛圖
一台懸掛於空中巴士A340機翼下的CFM56-5C系列引擎,圖示混合式尾噴嘴

CFM56-5C系列是CFM56家族中推力最大的型號,推力可達31,200至34,000磅(139至151千牛)。這一系列用於空中巴士A340的早期型號A340-200和A340-300上,於1993年投入服務。主要的變化是更大的風扇,第五級低壓渦輪和CFM56-5B型號中的四級低壓壓縮機[53]。CFM56-5C系列不同於所有其他型號的CFM56,使用了混合式尾噴嘴,工作效率略有提高[43]

型號 推力 旁通比 壓縮比 淨重 使用機種
CFM56-5C2 31,200 lbf(139 kN) 6.6 37.4 8,796磅(3,990公斤) 空中巴士A340-200/300
CFM56-5C3 32,500 lbf(145 kN) 6.5 37.4 8,796磅(3,990公斤) 空中巴士A340-200/300
CFM56-5C4 34,000 lbf(151 kN) 6.4 38.3 8,796磅(3,990公斤) 空中巴士A340-200/300

CFM56-7系列[編輯]

CFM56-7B懸掛圖
一台懸掛于波音737-8Z9機翼下的CFM56-7B系列引擎

CFM56-7系列是用於波音737NG(737-600/700/800/900)和波音公務機(BBJ)的型號,起飛推力介於19,500至27,300磅(86.7至121千牛)之間。相比其前驅型號CFM56-3系列,-7系列有更高的推力範圍,較高效率和較低維護成本。這一系列引入的新特性包括全權數字引擎控制裝置,雙環形燃燒室(可選)和改進的內部設計。其基本機械構造和-3系列相同,但是空氣動力特性得到提高,例如使用了寬弦風扇葉片並將葉片數目由44減少到24。其他改進包括新材料的使用,例如高壓渦輪上使用的單晶渦輪葉片[54]

使用CFM56-7系列引擎的波音737取得了180分鐘雙發延程飛行(ETOPS-180)許可。這一系列引擎也被用於軍方版本的第三代737,包括波音C-40「快船」運輸機P-8海神反潛機波音737預警機[55]

型號 推力 旁通比 壓縮比 淨重 使用機種
CFM56-7B18 19,500 lbf(86.7 kN) 5.5 32.8 5,216磅(2,370公斤) 波音737-600
CFM56-7B20 20,600 lbf(91.6 kN) 5.5 32.8 5,216磅(2,370公斤) 波音737-600/700
CFM56-7B22 22,700 lbf(101 kN) 5.3 32.8 5,216磅(2,370公斤) 波音737-600/700
CFM56-7B24 24,200 lbf(108 kN) 5.3 32.8 5,216磅(2,370公斤) 波音737-700/800/900
CFM56-7B26 26,300 lbf(117 kN) 5.1 32.8 5,216磅(2,370公斤) 波音737-700/800/900
CFM56-7B27 27,300 lbf(121 kN) 5.1 32.8 5,216磅(2,370公斤) 波音737-800/900,波音公務機(BBJ)

故障[編輯]

CFM56-3懸掛圖
一台懸掛于波音737-45D機翼下的CFM56-3系列引擎,圖示修改後的橢圓槳葉分離器

儘管CFM國際宣稱CFM56十分可靠(平均空中停車間隔333,333小時)[56],其服務期間仍然有數次引擎導致所有機隊停飛或者重新設計部件的嚴重故障。

雨雹吸入[編輯]

CFM56投入服務不久即發生數次在暴雨或冰雹條件下的熄火事件。1988年,中美洲航空110號班機在經過暴雨和冰雹區域時雙發熄火,機組被迫迫降。這一事故導致CFM56的燃燒室中加入了感應器,以便在類似情況下強制持續點火[3]。1998年,在一系列類似的小事故後,CFM國際再次對引擎進行了修改,包括風扇/增壓級分離(使冰雹更難進入引擎內部)和用橢圓槳葉分離器取代傳統中心錐體等。2002年,嘉魯達印尼航空421號班機空難由於冰雹吸入,在一條河中迫降,致使一名空服員遇難,數十名乘客受傷。調查發現事故原因是機師沒有執行重新點火的標準過程,因此沒有對引擎的進一步改進建議[57]

風扇葉片故障[編輯]

CFM56的風扇葉片故障造成了數次事故。在英倫航空92號班機空難中,其風扇葉片最初故障後機師關閉了錯誤的引擎,並導致其後降落時增大推力使得引擎完全失效,最終47人遇難,74人受傷。這次空難之後,丹納爾航空英倫航空的波音737-400也在類似條件下發生風扇葉片故障,儘管並沒有傷亡出現,但仍導致所有波音737-400機隊被停飛[58]

在這一系列事故之前,同一系列引擎的新的衍生型號並沒有強制要求進行飛行測試,而適航測試無法顯示出在較高高度進行大功率爬升時風扇的振動模式。之後的調查表明,風扇葉片實際上承受了比預期更高的疲勞壓力,並最終導致斷裂。調查結論作出之後,被停飛的機型在風扇葉片和盤片更新後被臨時允許恢復運行,同時引擎電子控制系統進行了修改,將23,500磅(105千牛)的最大推力限制為22,000磅(98千牛)[59]。最終,重新設計的風扇葉片被用於所有CFM56-3C1和CFM56-3B2引擎上,超過1,800台已經投入使用的引擎進行了更新[3]

其它故障[編輯]

下面列出了近年間若干和CFM56故障相關的事故[60]

  • 2009年8月5日,一架伏林航空的空中巴士A320-211飛機(註冊編碼:EC-ICQ)在巴黎-奧利機場推出完成並啟動引擎時2號引擎(CFM56-5A)外殼起火。在收到地面人員通知後機組立即關閉引擎,火勢幾乎立刻停止[61]
  • 2010年4月5日,一架維珍澳洲航空的波音737-800飛機(註冊編碼:VH-VOC)左側引擎(CFM56-7)在從朗瑟士敦起飛後不久發生兩次壓縮機喘振。機師將其收至慢車位並安全返回。隨後對引擎的內窺鏡檢查發現高壓壓縮機受到損傷[62]
  • 2010年12月29日,一架中國東方航空的空中巴士A320-214飛機(註冊編碼:B-2221)在長春龍嘉國際機場準備起飛時2號引擎(CFM56-5B4/P,序號575227)發生故障。當時飛機正在以10節的速度滑跑,機組人員聽到右側傳來巨響,同時飛機向右偏轉,ECAM顯示器報警。機組隨即中止起飛,關閉2號引擎,並返回登機口,內窺鏡發現壓縮機葉片嚴重損壞。[64]
  • 2018年4月17日,一架西南航空1380號班機的波音B737-7H4客機(註冊編碼:N772SW)在31000英尺高空左側引擎發生爆炸,碎片導致機身多處穿孔,機艙失壓。一名女性乘客險些被吸出窗外,幸而被其他乘客拉住。爆炸約15分鐘後飛機緊急降落在費城國際機場。事故共造成1人死亡。[65]

規格 (CFM56-7B18)[編輯]

數據來源: CFM國際[54]

概況

  • 類型: 雙軸高旁通比渦輪風扇引擎
  • 長度: 98.7英寸(2.5米)
  • 直徑: 風扇直徑61英寸(1.55米)
  • 淨重: 5,216磅(2,366千克)

組件

  • 壓縮機 單級風扇,三級低壓壓縮機,九級高壓壓縮機
  • 燃燒室 環形
  • 渦輪 單級高壓渦輪,四級低壓渦輪

性能

備註[編輯]

  1. ^ 混合式尾噴嘴:渦輪風扇引擎排出的氣體一部分僅由風扇加速,另一部分又經過燃燒室燃燒;混合式尾噴嘴將二者混合之後排出。分離式尾噴嘴與之相反,不會混合兩股氣流。參見旁通比
  2. ^ 引擎的渦輪增壓效率可通過改變高壓壓縮機的空氣流量等多種途徑進行微調,使得引擎各組件間取得同步。參見渦輪增壓
  3. ^ Evolution(中文:演變,進化,發展):無正式譯名。
  4. ^ 帶冠葉片(Shrouded Blade)指葉片中部帶有一塊特別的突起物(Shroud)的葉片,各葉片的突起間互相銜接,形成一個環,通常用於抑制振動並發揮和翼尖小翼類似的作用。可參見這裏 互聯網檔案館存檔,存檔日期2012-01-30.的比較。
  5. ^ GE1/9得名於其單級渦輪和九級壓縮機的設計。
  6. ^ Chevron型尾噴嘴:一種鋸齒型尾噴嘴,用於減小噪音。可參見這裏的圖片(請注意圖中所示不是CFM56引擎)。
  7. ^ 淨重:引擎自身不含任何液體(例如燃油和液壓油)的重量。
  8. ^ 離地距離:從引擎底部最低處到地面的距離。這一距離影響了飛機在起飛和降落時以機身為軸滾轉的最大角度。

參見[編輯]

參考文獻[編輯]

  1. ^ CFM delivers 20,000th engine. CFM International Website. CFM International. 2009-11-18 [2012-01-2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1-07-22) (英語). 
  2. ^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Bilien, J.; Matta, R. The CFM56 Venture. AIAA/AHS/ASEE Aircraft Design, Systems, and Operations Conference. Seattle, WA. 1989-08-02. AIAA-89-2038 (英語). 
  3. ^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Norris, Guy. CFM56: Engine of Change. Flight International. 1999-05-25 [2012-01-27] (英語). 
  4. ^ Samuelson, Robert. Commerce, Security and the "Ten Ton Engine". The Washington Post. 1972-10-08: H7 (英語). 
  5. ^ GE Gets OK To Build Jet Engine With French Firm. Daytona Beach Morning Journal. 1973-06-23: 4B [2012-01-24] (英語). 
  6. ^ Henry A. Kissinger, GE-SNECMA Jet Engine Joint Venture (pdf), National Security Decision Memorandum 189 (The White House), 1972-09-19 [2012-01-27] (英語) 
  7. ^ 7.0 7.1 A Rebuff to Pompidou on Engine. The New York Times. 1972-09-30: 39 (英語). 
  8. ^ Tooling up for Tiger. FLIGHT International. 1978-01-07: 8 [2012-01-27] (英語). 
  9. ^ Farnsworth, Clyde. U.S. Ban Lifted on G. E. Plan. The New York Times. 1973-06-23: 37 (英語). 
  10. ^ Henry A. Kissinger, GE-SNECMA, CFM-56 Jet Engine Joint Development (pdf), National Security Decision Memorandum 220 (The White House), 1973-06-04 [2012-01-27] (英語) 
  11. ^ The CFM Timeline: Milestones in Aviation. CFM International Website. [2012-01-2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0-03-23) (英語). 
  12. ^ The CFM Work Split and Division of Labor. CFM International Website. [2012-01-2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0-05-19) (英語). 
  13. ^ 13.0 13.1 Yaffee, Michael. Developers Face 1975 CFM56 Decision. Aviation Week & Space Technology. 1975-02-24: 41 (英語). 
  14. ^ Lewis, Flora. G.E.-SNECMA Deal: U.S.-French Dispute Is Obscured. The New York Times. 1975-03-05: 53 (英語). 
  15. ^ YC-15 Enters New Flight Test Series. Aviation Week & Space Technology. 1977-02-21: 27 (英語). 
  16. ^ Shivaram, Malur. A Survey of the Flight Testing, and Evaluation of CFM56 Series Turbofan. 4th AIAA Flight Test Conference. San Diego, CA. 1988-05-20. Technical Papers AIAA-1988-2078 (英語). 
  17. ^ O'Lone, Richard. Boeing to Offer 707-320 Re-engined with CFM56s. Aviation Week & Space Technology. 1978-08-14: 40 (英語). 
  18. ^ Plan to Reengine 707 With CFM56 Suspended. Aviation Week & Space Technology. 1980-04-28: 35 (英語). 
  19. ^ 19.0 19.1 Kazin, S. KC-135/CFM56 Re-engine, The Best Solution. 19th AIAA/SAE/ASME Joint Propulsion Conference. Seattle, Washington. 1983-06-29. AIAA-1983-1374 (英語). 
  20. ^ GE, French Firm Get Jet Engines Contract.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1978-11-08: 14 (英語). 
  21. ^ CFM56 Selected for KC-135 Re-engining. Aviation Week & Space Technology. 1980-01-28: 18 (英語). 
  22. ^ United Picks CFM56 for DC-8-60s. Aviation Week & Space Technology. 1979-04-09: 19 (英語). 
  23. ^ Boeing 737 Deliveries. The Boeing Company. [2012-01-27] (英語). 
  24. ^ "Preparing for the future of aircraft engines - TECH56. Aerospace Engineering Online. [2012-01-2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2-09-29) (英語). 
  25. ^ 25.0 25.1 25.2 25.3 Morris, John. "Son of CFM56" -- TECH56. Aviation Week's Show News Online. 2000-07-24 [2012-01-27] (英語). 
  26. ^ GE為南航提供CFM56-5B/3發動機 (PDF). GE在中國. 2008, 57 (3): 31 [2012-01-23]. (原始內容 (pdf)存檔於2012-03-22) (中文(中國大陸)‎). 
  27. ^ 27.0 27.1 27.2 Angrand, A. Tech Insertion: Eternal youth for the CFM56 (PDF). SAFRAN magazine. 2007年11月: 26 [2012-01-27]. (原始內容 (pdf)存檔於2010-04-09) (英語). 
  28. ^ CFM Certifies Tech Insertion Compressor Upgrade; Brings Lower Fuel Burn, Longer On-Wing Life to Mature Fleet. CFM International Website. 2008-07-14 [2012-01-2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2-03-12) (英語). 
  29. ^ CFM Launches CFM56-7B Evolution Engine Program to Power Enhanced Boeing Next-Generation 737. GE Aviation Press Release. 2009-04-28 [2012-01-2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0-12-11) (英語). 
  30. ^ 30.0 30.1 30.2 Norris, Guy. Airbus Weighs Modified CFM56-5 Upgrade Options. Aviation Week. 2010-05-12 [2012-01-27] (英語). 
  31. ^ Ostrower, Jon. CFM56-7BE achieves FAA and EASA certification. Air Transport Intelligence news. 2010-08-02 [2012-01-27] (英語). 
  32. ^ Max Kingsley-Jones. CFM brings elements of Evolution upgrade to A320 powerplant. Flightglobal. 2011-04-20 [2012-01-22] (英語). 
  33. ^ 33.0 33.1 CFM56-5B Technology. CFM International Website. [2012-01-2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0-03-07) (英語). 
  34. ^ 34.0 34.1 CFM56-2 Technology. CFM International Website. [2012-01-2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0-05-30) (英語). 
  35. ^ CFM56-7: An In-Depth Look At The New Industry Leader. CFM International Website. 1996-06-12 [2012-01-2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0-04-12) (英語). 
  36. ^ 36.0 36.1 Velupillai, David. CFM56 Comes of Age. Flight International. 1981-04-18 [2012-01-27] (英語). 
  37. ^ 37.0 37.1 Epstein, N. CFM56-3 High By-Pass Technology for Single Aisle Twins. 1981 AIAA/SAE/ASCE/ATRIF/TRB International Air Transportation Conference. Atlantic City, New Jersey. 1981-05-28. AIAA-1981-0808 (英語). 
  38. ^ Norris, Guy. CFMI details insertion plan for Tech 56. Flight International. 2004-08-03 [2012-01-27] (英語). 
  39. ^ CFM'S Advanced Double Annular Combustor Technology. CFM International Press Release. 1998-07-09 [2012-01-2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2-02-27) (英語). 
  40. ^ 李傑. TAPS燃燒室燃油噴嘴設計特點分析. 航空引擎. 2010, (5) [2012-01-21] (中文(中國大陸)‎). 
  41. ^ Mongia, Hukam. TAPS - A 4th Generation Propulsion Combustor Technology for Low Emissions. AIAA/ICAS International Air and Space Symposium and Exposition: The Next 100 Years. Dayton, Ohio. 2003-07-17. AIAA 2003-2657 (英語). 
  42. ^ CFM56-5B/-7B Tech Insertion Package On Schedule For 2007 EIS. CFM International Website. 2006-06-13 [2012-01-2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2-03-12) (英語). 
  43. ^ 43.0 43.1 43.2 CFM56 rises to challenge. Flight International. 1991-06-11 [2012-01-27] (英語). 
  44. ^ US6,360,528 (PDF 版本) (於2002年03月26日註冊) 約翰·布勞施等——用於燃氣渦輪引擎的Chevron型尾噴嘴。 
  45. ^ Loheac, Pierre, Julliard, Jacques, Dravet, Alain. CFM56 Jet Noise Reduction with the Chevron Nozzle. 10th AIAA/CEAS Aeroacoustics Conference. AIAA 2004-3044 (英語). 
  46. ^ Brady, Chris. Reverse Thrust The Boeing 737 Technical Guide 請檢查|url=值 (幫助). 2012-01-21 [2012-01-28] (英語). 
  47. ^ NTSB No: DCA-06-MA-009. Section D.1.3 Thrust Reverser Description (pdf). National Transportation Safety Board. 2006-04-10 [2012-01-28] (英語). 
  48. ^ Linke-Diesinger, Andreas. Chapter 8: Thrust Reverser Systems. Systems of Commercial Turbofan Engines: An Introduction to Systems Functions. Springer Berlin Heidelberg. 2008 [2012-01-28]. ISBN 978-3-540-73618-9. doi:10.1007/978-3-540-73619-6_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9-24) (英語). 
  49. ^ CFM56-3 Technology. CFM International Website. [2012-01-2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8-09-20) (英語). 
  50. ^ "CFM56-5A History. CFM International Website. [2012-01-2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0-05-30) (英語). 
  51. ^ CFM56-5A Technology. CFM International Website. [2012-01-2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0-05-30) (英語). 
  52. ^ CFM56-5B History. CFM International Website. [2012-01-2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0-05-30) (英語). 
  53. ^ CFM56-5C Technology. CFM International Website. [2012-01-2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0-05-30) (英語). 
  54. ^ 54.0 54.1 "CFM56-7B Technology. CFM International Website. [2012-01-2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2-02-29) (英語). 
  55. ^ CFM56-7B History. CFM International Website. [2012-01-2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2-02-29) (英語). 
  56. ^ CFM56 Turbofan Engine Reliability. CFM International Website. [2012-01-2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1-02-02) (英語). 
  57. ^ "Safety Recommendation A-05-19 and 20 (pdf). NTSB Recommendations. National Transportation Safety Board. 2005-08-31 [2012-01-28] (英語). 
  58. ^ Report on the accident to Boeing 737-400, G-OBME, near Kegworth, Leicestershire on 8 January 1989. Report No: 4/1990. Air Investigations Branch. 1990-08-25 [2012-01-28] (英語). 
  59. ^ Derating Clears CFM56-3Cs to Fly. Flight International. 1989-07-01 [2012-01-28] (英語). 
  60. ^ NTSB Aviation Database. National Transportation Safety Board. [2012-01-14] (英語). 
  61. ^ NTSB Report: ENG09WA015. National Transportation Safety Board. [2012-01-14] (英語). 
  62. ^ NTSB Report: ENG09WA012. National Transportation Safety Board. [2012-01-14] (英語). 
  63. ^ NTSB Report: ENG11IA011. National Transportation Safety Board. [2012-01-14] (英語). 
  64. ^ NTSB Report: ENG11WA017. National Transportation Safety Board. [2012-01-14] (英語). 
  65. ^ How Southwest Flight 1380'S Pilots Landee with a blown engine. Wired. [2018-04-18] (英語).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