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世界人權宣言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世界人權宣言
Eleanor Roosevelt UDHR.jpg
伊莉諾·羅斯福與《世界人權宣言》(1949)
創建日期1948年
批准日期1948年12月10日
保管地 法國巴黎夏樂宮
作者美國 埃莉諾·羅斯福
中華民國 張彭春
黎巴嫩 查爾斯·哈比卜·馬利克
加拿大 約翰·彼得斯·漢弗萊
法國 瑞納·山繆·卡辛
及其他人
目的人類基本權利

世界人權宣言》(英語:Universal Declaration of Human Rights,縮寫作UDHR)是聯合國大會於1948年12月10日在法國巴黎夏樂宮通過的一份旨在維護人類基本權利文獻(聯合國大會第217號決議,A/RES/217),共有30條。宣言起草的直接原因是對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反省,是第一份在全球範圍內表述所有人類都應該享有的權利的文件。其完整文件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由聯合國出版在其網站上。

《世界人權宣言》與《經濟、社會及文化權利國際公約》、《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兩公約)一起包含在國際人權法案中,兩個公約都是在1966年通過。[1]

結構和內容[編輯]

《世界人權宣言》的基本結構受到「拿破崙法典」的影響,包括序言和介紹性一般原則。[2] 它的最終結構形成於由法國法學家 勒內·卡森 編寫的第二稿,他參與了由加拿大法律學者 約翰·彼得斯·漢弗萊 編寫的初稿。

宣言包括以下內容:

  • 序言闡述了起草宣言的必要性的歷史和社會原因。
  • 第 1-2 條確立了尊嚴、自由和平等的基本概念。
  • 第 3-5 條確立了其他個人權利,例如 生命權 以及禁止 奴隸制酷刑
  • 第 6 至 11 條提及人權的基本法律界定,以及在受到侵犯時可以適用的具體補救措施。
  • 第 12 至 17 條規定了個人對社會享有的權利,包括在每個政體內部的 遷徙自由居住自由、以及享有財產國籍的權利。
  • 第 18 至 21 條認可所謂的「憲法自由」以及在精神、公共和政治領域的自由,例如以下自由:思想、意見、表達、宗教良心、文字、和平結社,以及通過任何媒體接收和傳遞信息和想法。
  • 第 22-27 條認可個人的經濟、社會和文化權利,包括醫療保健。它支持廣泛的享有適足生活水準的權利,並特別提到了對母親或兒童時期的照顧。
  • 第 28 條至第 30 條規定了行使這些權利的一般方式、個人權利不能適用的領域、個人對社會的義務,以及禁止使用權利來違反聯合國宗旨。[3]

卡森將宣言比作希臘神廟的門廊,有基礎、台階、四根支柱和門楣[4]

第 1 條和第 2 條以其尊嚴、自由、平等和博愛的原則為聖殿的基礎。序言的七段陳述了宣言的道理,代表了通往聖殿的台階。宣言的主體由四個支柱組成。第一支柱(第 3-11 條)構成個人的權利,例如生命權和禁止奴役。第二支柱(第 12-17 條)構成個人在民間和政治社會中的權利。第三支柱(第 18-21 條)涉及精神、公共事物和政治自由,例如宗教自由和結社自由。第四支柱(第 22-27 條)規定了社會、經濟和文化權利。最後三條構成了將這些結合在一起的門楣,因為它們強調了個人對彼此和對社會的相互責任。[4]

起草與表決過程[編輯]

富蘭克林·德拉諾·羅斯福

播放此檔案有問題?請參見媒體幫助

《世界人權宣言》由1946年成立的聯合國人權委員會負責起草。[5]美國總統富蘭克林·羅斯福的遺孀伊莉諾·羅斯福是該委員會的主席,委員會副主席為中華民國籍的哲學家兼劇作家張彭春[6]聯合國秘書長邀請了加拿大籍的法學專家約翰·彼得斯·漢弗萊主持了宣言的起草。

參與人士[編輯]

剛指派為聯合國秘書處人權部的主任漢弗萊 [7]為宣言主要起草人之一,完成第一稿。[8]其他主要的貢獻者還有黎巴嫩哲學家、神學家、教育家和外交家夏爾·哈比卜·馬利克英語Charles Malik和法國法學家和法官勒內·卡森[6]卡森在第二稿時確定了宣言現有的結構。[9]張彭春也是在起草過程中展現了獨特的亞洲視角,巧妙地將儒家學說應用於解決委員會成員之間的僵持局面。[6]

表決[編輯]

聯合國大會在1948年通過世界人權宣言,該宣言列出一系有關人權之一般原則,作為「所有人民和所有國家努力實現的共同標準」[10]:35。該文件於1948年12月10日提交聯合國大會表決。在出席的56個成員國中,48票贊成,0票反對,8票棄權(蘇聯烏克蘭白俄羅斯南斯拉夫波蘭南非捷克斯洛伐克沙烏地阿拉伯),另有2國代表缺席[11][12]。加拿大法學家漢弗萊是宣言的主要起草人。加拿大最初對宣言的草稿投棄權票,但後來還是同意了最終稿[13]

48個國家投了贊成票(其中一些國家當時的國旗或政權可能與現在不同):[14]

8個國家棄權:[15]

2個國家沒有投票:

現任聯合國會員國中的大多數在這之後才獲得主權並加入聯合國,所以其中只有小部分的國家參與了這一歷史性的表決。[16]

人權兩公約[編輯]

不過,《世界人權宣言》僅訂下國際法之一般原則,並無規定會員國必須將這些原則付諸實行[10]:35。《世界人權宣言》既包括了第一階段的公民的政治權利,也包括了更進一步的第二階段的公民的經濟、社會和文化權利。用一個公約同時保證這兩個階段的公民權利較難在國際上達到共識。例如,一些國家比較關心公民的政治權利,而另一些國家則偏重於公民的經濟、社會和文化的權利。因此,聯合國在1966年通過兩項人權公約,分別為《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以及《經濟、社會及文化權利國際公約[10]:35聯合國大會於1966年12月16日通過了兩公約(聯合國大會第2200號決議,A/RES/2200)。1976年1月3日開始生效。該兩項公約列出基本人權和自由,並規定所有締約國有責任採取各種適當措施,貫徹這些權利[10]:35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規定了公民個人所應享有的權利和基本自由。主要包括:生命、自由和人身安全的權利,不得使為奴隸和免於奴役的自由,免受酷刑的自由,法律人格權,司法補救權,不受任意逮捕、拘役或放逐的自由,公正和公開審訊權,無罪推定權,私生活、家庭、住房或通信不受任意干涉的自由,遷徙自由,享有國籍的權利,婚姻家庭權,財產所有權,思想、良心和宗教的自由,享有主張和發表意見的自由,結社和集會的自由,參政權。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同時也明確了部分權利的有條件性或者絕對性。比如,第四條允許締約國在國家生存受到威脅並且正式宣布社會緊急狀態的情況下,減少原本應承擔的義務,但減少的程度必須是客觀需要前提下的最低限度,而且不得包括純粹基於種族、膚色、性別、語言、宗教或社會出身的理由的歧視。而生命權人格權等在任何情況下都不得進行任何形式的限制。第二十八條規定,設立人權事務委員會,負責監督公約的實施。

這2個公約和《世界人權宣言》一般被合稱為「國際人權法案」。

國際人權日[編輯]

自1950年起,聯合國把每年的12月10日定為「國際人權日」。

影響[編輯]

《世界人權宣言》是由聯合國大會通過的,因此它並非一個強制性的國際公約;但是它為以後的兩份強制性的聯合國人權公約《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和《經濟、社會及文化權利國際公約》奠定了基礎。

許多學者、律師法庭的判決書經常引述《世界人權宣言》中的一些條款來佐證自己的立場,但也有一些國際法律師認為《世界人權宣言》是一部習慣法。對這一點,學術界尚沒有達成共識。

《世界人權宣言》第五條是最具爭議性的,該條規定「任何人不得加以酷刑,或施以殘忍的、不人道的或侮辱性的待遇或刑罰」,沒有直接表明禁止死刑;但第三條規定,人人有權享有生命、自由與人身安全。迄今在許多國家,包括日本中華民國中華人民共和國新加坡東加王國波札那共和國白俄羅斯以及美國大部分州,死刑依然是一種刑罰

2008年12月,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崔之元說,《世界人權宣言》採用「人權」(human rights)一詞、而不採用西方傳統中的「自然權利」(natural rights)一詞,意味著公/私界限和個人權利的相對性與動態性;認清個人權利和公/私界限的相對性的意義,在於使人們擺脫「亞洲價值v.s.西方價值」的二元對立思維方式,從而更實質性地保護和實現公民的基本權利[17]

2018年12月,前英國首相戈登·布朗說,在1940年代冷戰氛圍中催生的《世界人權宣言》,從一開始就缺乏具約束力的執法條約,沒有適當的申訴機制,甚至發表很久以後才有部分國家簽署基本契約;而且《世界人權宣言》作為時代的產物,很少提及女性、殘疾人LGBTQ、社區和兒童等的權利。因此,儘管過去70年全球人權看似取得了包括國際刑事法院之成立、國家保護責任之確立等重大進展,但人權侵犯仍然以驚人的速度發生、而且實際上未受懲罰[18]

在2020 GitHub 代碼永久保存計劃中,每個用於存檔數據的膠捲的開頭都帶有一個未壓縮的 UTF-8 文件,其中包含超過 500 種語言版本的《世界人權宣言》。[19]

翻譯最多的文件[編輯]

由於統一碼聯盟的協助[20],《世界人權宣言》成為世界上語文翻譯次數最多的文件。[21]

推動世界人權宣言組織[編輯]

國際人權聯盟[編輯]

國際人權聯盟(FIDH)是無黨派,無宗派,獨立於任何政府。其核心任務是促進世界人權宣言、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經濟、社會及文化權利國際公約以上所載一切的權利。[22][23]

國際特赦組織[編輯]

國際特赦組織,又稱大赦國際,是一個全球性人權運動。[24] 導演史蒂芬·約翰遜,匯聚了41個國際漫畫家、音樂家、製片者爲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創做了一部20分鐘的電影,為了慶祝在1988年的人權宣言40週年,把活力帶給世界人權宣言。[25] 2008年,國際特赦慶祝人權日和人權宣言60週年,在世界各地舉辦「起火」活動。[26]

國際青少年人權協會[編輯]

2006年6月,國際青少年人權協會發布了30個公共服務電視公告,說明世界人權宣言30條。[27]這些影片是由國際山達基教會人權部門所創造的。[28]該部門也創立了唯一目的是促進世界人權宣言的機構國際人權團結聯盟[29]

本來是要在聯合國萬國宮舉行的第六屆國際人權高峰會,聯合國發現會議的組織者之一是山達基教會的衛星機構青少年人權協會的分支後,否決借用場地。法國和比利時的山達基主辦人堅持認為,這次會議不是提倡山達基作為一個宗教,而是鼓勵人們更好地了解世界人權宣言的條文。反邪教和極權組織之「瑞士保衛家庭和個人協會」主席說:「山達基教會如何使用人權宣言做自己的廣告,贏得好一些的人厭惡,一直上至聯合國圈子。」[30]

在2009年,青少年人權協會向澳大利亞新南威爾斯州小學派發DVD,包含了一系列30部公共服務公告影片,相應世界人權宣言的條文,而信中沒有透露它與山達基教會的關係。教育部長警告所有州立小學這些宣傳影片的滲透,山達基教會是沒有得到批准在州立學校有任何活動的,更建議校長不得分派DVD和小冊子。一名反山達基人士說:「山達基教會是出名的以人權題目吸引人。」[31][32]

在澳大利亞布里斯本以南的伍德里奇州立中學,當家長得知60名兒童參加的研討會是由山達基資助的青少年人權協會主辦後,驚呆了。參議員色諾芬(Nick Xenophon)說:「事實上,當我看到這麼多的人一直被所謂山達基教會侵犯人權,毀了生活,毀了感情和經濟,而這些搞笑者不斷談論人們的人權,這的確是一個殘酷的惡作劇。」教會代表回覆,人權協會推行的是一個良好的教育計劃,他們課程中的材料只包括聯合國《世界人權宣言》。[33][34]

人權觀察[編輯]

人權觀察是一個國際非政府組織,專注於調查並公布人權問題,總部設在美國紐約。[35]

反奴隸制和保護原住民協會[編輯]

反奴隸制和保護原住民協會(Anti-Slavery International) 是一個專註揭露人權侵犯的國際非政府組織。[36]

參考文獻[編輯]

引用[編輯]

  1. ^ Williams 1981;這是一個國家人權宣言的書面版,前言由吉米·卡特撰寫
  2. ^ {{harvnb|Glendon|2002|pp=62–64} }.
  3. ^ Glendon 2002,第 10 章。
  4. ^ 4.0 4.1 OHCHR | 世界人权宣言 70:30 篇文章 30 篇 - 第 28 条. www.ohchr.org. [2020-09-14 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10-30) (美國英語). 
  5. ^ Morsink 1999,第4
  6. ^ 6.0 6.1 6.2 《世界人权宣言》问世经过. 《美國參考》(美國國務院國際信息局主辦). [2012-11-2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7-01-12). 
  7. ^ Morsink 1999,第133
  8. ^ Morsink 1999,第5
  9. ^ Glendon 2002,第62–64頁.
  10. ^ 10.0 10.1 10.2 10.3 背景. 《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香港政府印務局. 1995. 
  11. ^ UDHR Drafting History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 Center for New Media Teaching and Learning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 Columbia University
  12. ^ See "Who are the signatories of the Declaration?" in Questions and answers about the Universal Declaration of Human Rights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 United Nations Association in Canada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
  13. ^ Schabas, William. Canada and the Adoption of Universal Declaration of Human Rights (fee required). McGill Law Journal. 1998, 43: 403. 
  14. ^ Yearbook of the United Nations 1948–1949 p 535
  15. ^ Yearbook of the United Nations 1948–1949
  16. ^ OHCHR - 世界人权. www.ohchr.org. [2022-02-2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2-03-13). 
  17. ^ 崔之元. 摆脱“亚洲价值”vs“西方价值”的思维方式——对人权问题的思考. 《文化縱橫》2008年12月號. 2008-12. 
  18. ^ 布朗(Gordon Brown). 世界人權宣言70周年 宣言仍只是宣言. 上報. 2018-12-30 [2018-12-3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11-03). 
  19. ^ GitHub Code Vault 指南. GitHub. [2020-07-2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9-06) (英語). 
  20. ^ UDHR in Unicode. [2012-12-1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2-04-08). 
  21. ^ The Universal Declaration of Human Rights is the Most Universal Document in the World. [2012-12-1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7-07-12). 
  22. ^ Contribution to the EU Multi-stakeholder Forum on CSR (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 10 February 2009; accessed on 9 November 2009
  23. ^ Information Partners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 web site of the UNHCR, last updated 25 February 2010, 16:08 GMT(web retrieval 25 February 2010, 18:11 GMT)
  24. ^ 国际特赦组织 - 中文官方网站. 國際特赦組織中文. [2022-03-2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2-04-01) (中文(中國大陸)). 
  25. ^ UDHR film. Amnesty International. [2013-07-1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08-01). 
  26. ^ Fire Up!. Amnesty International. [2013-07-1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08-01). 
  27. ^ Article #1, We Are All Born Free and Equal. Youth For Human Rights Video. [2013-07-1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07-07). 
  28. ^ Human Rights Message Reaches 130,000 Viewers. Church of Scientology International. [2013-07-1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7-12-17). 
  29. ^ United for Human Rights Multimedia Educational Materials. Church of Scientology International. [2013-07-1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06-19). 
  30. ^ ALAIN JOURDAN. L’ONU a mis en échec la tentative d’infiltration des scientologues. Tribune de Genève. 2009-08-28 [2013-07-1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04-08). 
  31. ^ Rosie Squires. Scientology targets young kids. The Sunday Telegraph. 2009-11-22 [2013-07-19]. 
  32. ^ Sean Rubinsztein-Dunlop. Scientologists 'targeting' schoolchildren. ABC News. 2009-11-13 [2013-07-1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2-11-10). 
  33. ^ Brian Seymour. Scientology in schools. Today Tonight. 2013-04-12 [2013-07-19]. 7 News.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07-25). 
  34. ^ Daniel Piotrowski. This high school seminar brought to you by Scientology. News.com.au. 2013-02-21 [2013-07-1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05-22). 
  35. ^ 人权观察 | 捍卫世界各地人权 | Human Rights Watch. www.hrw.org. [2022-03-2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2-05-17) (中文(簡體)). 
  36. ^ Anti-Slavery International - Let's End Modern Slavery Together. Anti-Slavery International. [2022-03-2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2-05-18) (英國英語). 

來源[編輯]

參見[編輯]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