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宗周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劉宗周
劉宗周


大明工部左侍郎
籍貫 浙江山陰縣
原名 劉憲章
字號 字起東,號念臺
出生 萬曆六年(1578年)
逝世 弘光元年(1645年)
出身
  • 萬曆二十九年辛丑科同進士出身

劉宗周(1578年-1645年),初名憲章,字起東,號念臺,因講學於蕺山書院,後人稱其為蕺山先生。浙江山陰(今屬紹興市)人。明末哲學家、文學家、政治人物。「浙東學派」的重要代表人物之一。其著作以古奧難解著稱。

生平[編輯]

劉宗周爲遺腹子,自幼隨母養於外祖父章穎家。章穎頗有學問卻屢試不第,徐階陶望齡周應中等人均出其門下。

萬曆二十九年(1601年),劉宗周考中辛丑科進士,不久因母喪,守孝三年。師從湖州德清學者許孚遠。萬曆三十二年(1604年),封行人,為官剛正,敢於直諫,官太僕寺少卿,「必三四辭而後受事」[1]。天啟時,因得罪魏忠賢,削籍。明思宗繼位,替楊漣左光斗等平反,命宗周為順天府(今北京)府尹。崇禎元年(1628年),劉宗周指出崇禎帝施政弊病,上疏言:「陛下救治之心,操之太急。醞釀而為功利;功利不已,轉為刑名;刑名不已,流為猜忌;猜忌不已,積為壅蔽」,崇禎帝以為他迂闊,但仍嘆其忠。崇禎二年己巳之變起,京師被圍,米價騰躍,劉宗周上疏請罷九門稅,又修賈區以處貧民,為粥以養老疾,嚴行保甲之法,安定民心。劉宗周在任京尹期間,政令一新,力挫豪強。對太監無理請求都不答應,而被指責攻擊,宗周治事如常,武清伯手下毆國子監學生,宗周捶之,枷武清門外,又持明法紀,周恤貧民,後謝病歸,都人為之罷市。崇禎九年下旨起用,授工部左侍郎,又上疏曰:「陛下求治太急,用法太嚴,布令太繁,進退天下士太輕。諸臣罪飾非,不肯盡職業,故有人而無人之用,有餉而無餉之用,有將不能治兵,有兵不能殺賊。流寇本朝廷赤子,撫之有道,則還為民」,屢次直言上疏,每受貶斥[2]。崇禎十四年九月,吏部缺左侍郎,崇禎帝上朝時嘆氣說「劉宗周清正敢言,可用也。」,於是再次起用了他,後官至左都御使,常起常罷。

崇禎十七年三月,李自成破北京,明思宗自縊煤山,劉宗周徒步荷戈,詣杭州,責巡撫黃鳴駿發喪討賊,又與故侍郎朱大典,故給事中章正宸熊汝霖召募義旅,以備勤王。五月,福王朱由崧登極於南京,以宗周為左都御史。宗周自稱草莽孤臣,屢次上書討賊復仇,後因劾馬士英阮大鋮,被黜歸里。順治二年(1645年),多鐸率清軍攻陷杭州,劉宗周正在進餐,聞訊推食慟哭:「此余正命之時也」,決定絕食殉國。其門人王毓蓍率先投水自盡,[3]他說:「吾講學十五年,僅得此人。」有門生勸他:「死而有益於天下,死之可也;死而無益於天下,奈何以有用之身輕棄之?」答道:「吾固知圖事賢於捐生,顧余老矣,力不能勝。」遂絕食二十日,閏六月八日卒,[4]享年六十八。另一門生祝淵,在劉宗周卒前兩日,亦自縊死。[5]

家族[編輯]

劉坡,早逝。

政治主張[編輯]

政治上,劉宗周認為崇禎皇帝「陛下求治之心,操之太急。醞釀而為功利,功利不已,轉為刑名;刑名不已,流為猜忌;猜忌不已,積為壅蔽。正人心之危,所潛滋暗長而不自知者」從崇禎元年就先見性地切中崇禎一生㢢病。劉宗周主張求治不能遽急,應該「禦便殿以延見士大夫,以票擬歸閣臣,以庶政歸部、院,以獻可替否予言官」,不應該「縛文吏如孤雛,而視武健士不啻驕子」,對文官大開殺戮,對擁兵的武將放過不問。數前御前召對,劉宗周又直言「今急宜以收拾人心為本,收拾人心在先寬有司。參罰重則吏治壞,吏治壞則民生困,盜賊由此日繁」「一旦天牖聖衷,撤總監之任,重守令之選,下弓旌之招,收酷吏之威,布維新之化」「「在陛下開誠布公,公天下為好惡,合國人為用舍,進賢才,開言路,次第與天下更始。」。

軍事上劉宗周指出「督、撫無權而將日懦,武弁廢法而兵日驕,將懦兵驕而朝廷之威令並窮於督、撫。」提出「禦外以治內為本。內治修,遠人自服,幹羽舞而有苗格。」「撤總監之任,重守令之選,下弓旌之招,收酷吏之威」「大臣法,小臣廉,紀綱振肅,職掌在是,而責成巡方其首務也。巡方得人,則吏治清,民生遂。」「武備必先練兵,練兵必先選將,選將必先擇賢督、撫,擇賢督、撫必先吏、兵二部得人。」由上而下先飭內治,選拔邊才,振作紀綱,後圖戎政。

又言「唐、宋以前,用兵未聞火器,自有火器,輒依為勁,誤專在此。」「邊臣不講戰守屯戍之法,專恃火器。近來陷城破邑,豈無火器而然?我用之製人,人得之亦可製我,不見河間反為火器所破乎?國家大計,以法紀為主。大帥跋扈,援師逗遛,奈何反姑息,為此紛紛無益之舉耶?」直指明朝地方官將依賴火器,推諉卸責,朝廷應該振紀綱,明法令,注重人事,而不是只著重武。

弘光建立後,主張北伐,拒絕苟安,所謂「江左非偏安之業,請進圖江北。鳳陽號中都,東扼徐、淮,北控豫州,西顧荊、襄,而南去金陵不遠,請以駐親征之師。大小銓除,暫稱行在,少存臣子負罪引慝之心。從此漸進,秦、晉、燕、齊必有響應而起」「新朝既立之後,謂宜不俟終日,首遣北伐之師。不然,則亟馳一介,間道北進,檄燕中父老,起塞上名王,哭九廟,厝梓宮,訪諸王。更不然,則起閩帥鄭芝龍,以海師下直沽,九邊督鎮合謀共奮,事或可為。而諸臣計不出此,則舉朝謀國不忠之當誅者又一」

著述[編輯]

一生致力於講學和著述,因講學蕺山,創建證人書院,與陶奭齡共同講學,提倡「誠意」、「慎獨」之說,反對「廢聞見而言德性」,人稱之為「千秋正學」,學者稱為「蕺山先生」,黃宗羲陳確是他的學生。著述宏富,約三十多種,收為《劉子全書》四十卷、《劉子全書遺編》二十四卷。

參考資料[編輯]

  1. ^ 劉汋《劉子年譜》錄遺,見《劉子全書》卷四十。
  2. ^ 明季北略》(卷4):「九月辛亥順天府尹劉宗周上言,陛下勵精求治,宵旰非寧,朝令夕考,庶幾太平之致。然程效太急,不免見小利而慕近功。今日所汲汲乎近功者,非遼事乎,當此三空四盡之日,竭天下之力,以養飢軍。而軍愈驕;聚天下之軍,以冀一戰,而戰無日;此計之左也。今日所規於小利者,非理財一事乎?有司以掊克為循良,而撫字之政絕;上官以催征為考課,而黜陟之法亡;赤子無寧歲矣。頃者嚴賊吏之誅,自執政以下,坐重典者十餘人,然貪風不盡者,皆言利有以啟之也。其後國事決裂,盡如宗周言。宗周,字啟東。紹興山陰人,學者稱為念台先生。萬曆二十九年辛丑進士。」
  3. ^ 《玉光劍氣集》卷六《忠節》
  4. ^ 何冠彪《生與死:明季士大夫的抉擇》第三章考證,劉宗周在絕食期間曾二度喝粥,可見得動搖過殉國念頭。
  5. ^ 陳確《哭祝子開美》詩序云:「蓋初六日之子刻也。越二日而山陰先生亦絕食死。」,《陳確集》

研究書目[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