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譜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簡譜英語:numbered musical notation)為記譜法之一,主要以數字作表達,故亦稱為數字譜今天在東亞地區的台灣、日本和中國大陸較為常見[來源請求]。其起源於18世紀的法國[1],後經德國人改良,遂成今日之貌。

另外,在德文裡,其名為「Ziffernsystem」,意若「數字系統」(number system)。

歷史[編輯]

1665年巴黎方濟會修士Jean-Jacques Souhaitty的著作《學習素質和音樂的新方法》提出把阿拉伯數字1至7代入唱名「do」、「re」、「mi」、「fa」、「sol」、「la」、「ti」,並加點表明在譜中的位置此一方法[2]

17世紀,法國天主教神父Jean-Jacques Souhaitty,在指導信眾唱讚美詩時,感受到五線譜教學的困難,就想要創造一種更便捷的辦法。於是乎他以阿拉伯數字1234567來代替Do Re Mi Fa So La Ti,並在1665年和1679年,分別發表了「學習音樂的新方法」及「用數字譜唱教會歌曲的實驗」兩篇論文,只可惜當時未受到音樂家的重視,反倒是引起衛道人士的非議,新方法於是胎死腹中。

18世紀中葉,瑞士裔法國思想家哲學家政治理論家盧梭曾編寫100多首歌曲,獨幕歌劇《鄉村的算命師》,獲得國王青睞,演出400多場。他主張「音樂是語言的昇華」、「人工堆砌的,都是違背自然。」「旋律是音樂的主角,和聲是襯托的配角。」他還協助朋友編輯音樂辭典,於1767年出版。當時的精緻音樂仍是貴族們的休閒享受,盧梭崇尚「全民音樂」,於1742年在法國科學院發表並講解此一發明[1],並且大力呼籲使用數字簡譜,但他的「業餘身分」遭到音樂學院保守教授們的諷刺。

經過多年之後,簡譜在數學老師Pierre Galin(1786年─1821年)和Aimé Paris(1798年─1866年)的整理之下,漸漸受到重視。到了19世紀,音樂教育家E. J Cheve(1804─1864)再加以改進,得到法國政府教育機構的正式認可,稱為Galin-Paris-Cheve記譜法,簡稱Cheve記譜法,俗稱「數字簡譜」或「簡譜」。這時簡譜記譜法則已經完備,成為當時正統的音樂工具。

系統[編輯]

音符[編輯]

音符用數字1至7表示。這7個數字就等於大調自然音階。如果是C大調,加上音名,就會是這樣:

音階
C
D
E
F
G
A
B
唱名
do
re
mi
fa
so
la
si
數字
1
2
3
4
5
6
7

八度[編輯]

如果是高一個八度,就會在數字上方加上一點。如果是低一個八度,就會數字下方加上一點。在中間的那一個八度就什麼也不用加。如果要再高一個八度,就在上方垂直加上兩點(如:);要再低一個八度,就在下方垂直加上兩點(如:),如此類推。見下表所示:

自然大調
自然小調音階
...
...

音長[編輯]

通常只有數字的是四分音符。數字下加一條橫線,就可令四分音符的長度減半,即成為八分音符;兩條橫線可令八分音符的長度減半,即成為十六分音符,餘此類推;簡單來説,下加橫綫數目與五綫譜的符尾數目相對應。數字後方的橫線延長音符,每加一條橫線延長一個四分音符的長度。

正如五綫譜的附點一樣,數字後方加一點會將音符長度增加一半。如果低八度的下加點與音長的下加線同時使用,則點在線的下面。

休止符[編輯]

休止符用「0」來表示。比四分休止符長,就只需在每一個四分休止符再多加一個「0」,不需在後方加上橫線。若整個小節均是休止狀態的話,就在每個四分音符加一個「0」,就像是3拍4就寫成「| 0 0 0 |」,而4拍4就寫成「| 0 0 0 0 |」。

無音高音符[編輯]

就像敲擊樂的樂器那樣是沒有音高的,這時,簡譜就需要用「X」或「x」表達。例如啦啦隊拍手時,簡譜上就需如此表達:

4/4                             > >
拍手:| X  X  X X X  | X X X X 0 X X ||

小節線[編輯]

正如五綫譜一樣,小節與小節之間以小節線分隔,樂曲終止以一粗一細的直綫表示(但是一般不分粗細);重複樂段以縱綫後兩點表示開始,縱綫前兩點表示終止。

拍號[編輯]

拍號的表達方式為:「2/4」、「3/4」、「4/4」、「6/8」等等。拍號一般都是置於調號的後方。

變調與調號[編輯]

表示調號有兩種方法:可以直接寫「C調」,「C小調」或「Key: C」,「Key: Cm」。亦可寫清楚主音代表哪一個音,例如「1 = C」,就是C大調(大調以1為主音)。「6 = C」就是C小調(小調以6為主音)。「2 = D」就是D多利安調(多利安調以2為主音)。

五線譜有變音記號,簡譜同樣有變音記號。在簡譜中,若需表達升降音,就把符號加在數字1至7的前方,讓該音升高或降低。若要把變音記號加在調號跟和弦CDEFGAB七個字母,就須加在它們的後方。

在五綫譜中,C小調曲調表達爲B,E,A三個音各降低半音。在表達和聲C小調的導音時,會把一個還原號放在B♭的音符前面。而在簡譜中用「6 = C」記譜方式表達C小調時,這個導音寫作♯5,因爲5本身不能被還原,這與五線譜中B已被降半音而需還原的情況不同。

大調 小調 小調 大調
C Am Cm D#
C# A#m C# E
D Bm Dm F
D# Cm D#m F#
E C#m Em G
F Dm Fm G#
F# D#m F#m A
G Em Gm A#
G# Fm G#m B
A F#m Am C
A# Gm A#m C#
B G#m Bm D

延音線、圓滑線與其他音樂符號[編輯]

簡譜圓滑線連結線都是跟五線譜相同,為圓弧線。若線太長,允許換為平頭線,以保持行高平整,但一定得置在數字上方。

表達跳音(staccato)有時很容易會跟高八度的那一點混淆,因此在表達跳音時把那一點寫得粗點及低點,甚至使用大斷奏的寫法。一種避免混淆的方法是用「×」代替跳音點。

使用情況[編輯]

中國[編輯]

在中國,很多人懂簡譜,甚至比懂五線譜的人多[來源請求],有些樂譜出版物甚至同時使用五線譜和簡譜。

簡譜從歐洲傳到日本,透過留學生李叔同等在1904年引入中國[2],連保守的音樂家都欣然接受,漸漸放棄工尺譜或口傳,英商百代唱片公司出版的「時代曲」歌單,也以簡譜印製。

台灣[編輯]

日據時代,台灣公學校「唱歌」教材(音樂課程的前身)有五線譜,也有簡譜,流行歌壇則受日本影響,全部以簡譜建立「全民音樂」的基礎,培養大量喜歡音樂的群眾。

1945年後,台灣學校的音樂教育一直排斥數字簡譜,在教育部頒布的課程標準中,明示「不得使用簡譜」,直到1991年,開放民間出版社編印的「審定本」時,才於國小6年級音樂課本介紹盧梭和簡譜。有學者認為當許多人無法理解、使用五線譜而放棄享受音樂的權利時,簡譜絕對能幫助開闢更多的音樂人口,達到「全民音樂」的最高目標[3]

例子[編輯]

下方是用五線譜和簡譜表達同一支歌曲的分別:

奇異恩典》的簡譜

計算機簡譜排版軟體[編輯]

由於簡譜在中國使用較為廣泛,市面上存在的大部分簡譜編輯排版軟體都是中文界面的軟體,它們大多提供「所見即所得」的操作界面[4][5][6][7]。這些軟體大都只支持簡譜排版,不能進行五線譜和簡譜的混合排版,但Sibelius中有一個插件可以實現簡譜與五線譜的混合排版[8]。在GNU LilyPond中,也可以通過一些技術性的手段,排版出簡譜樣式的樂譜[9][10][11]

參考文獻[編輯]

引用[編輯]

來源[編輯]

書籍
網頁

參見[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