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衣衛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已重新導向自 錦衣衛)
前往: 導覽搜尋
錦衣衛
Jinyiwei.jpg
錦衣衛指揮同知馬順陪葬用牙牌
簡稱 錦衣衛
創立時間 公元1368年/公元1369年
廢止時間 公元1661年咒水之難(長達290年)
性質 政府組織
地位 軍政特務機構
目標 掌直駕侍衛、巡查緝捕
總部 京城南京北京
服務地區
東亞
會員數 團體成員
工作語言 漢語
創始人 明太祖
指揮使 首任:楊憲(檢校)
末任:馬吉翔
上級組織 皇帝
隸屬 大漢將軍
經歷司
北鎮撫司
南鎮撫司
雇員 最早1,500人

錦衣衛[註 1],是明朝所設的專司皇帝衛戍、政府廉政以及帝國情治的機構。其出門辦事的校尉被雅稱為緹騎[1],前身為明太祖所創設之「御用拱衛司」以及洪武元年(公元1368年)時改制之「儀鸞司」與二年(公元1369年)時改制之「大內親軍都督府」。

萬曆野獲編》卷21《駕帖之偽》:「祖制:錦衣衛拿人,有駕帖發下,須從刑科批定,方敢行事,若科中遏止,即主上亦無如之何。如正統王振成化汪直,二豎用事,時緹騎偏天下,然不敢違此制也。」錦衣衛「駕帖」拿人必須經過刑科給事中「僉簽」。

明世宗實錄》嘉靖元年十二月辛丑:「舊例,廠衛齎駕帖提人,必由刑科僉批」,也就是廠衛拿人必須由言官給事中行封駁,萬曆朝,因神宗「怠政」,天下官員有缺不補,以至駕帖發出,因刑科無官沒法「僉簽」。而刑科無人「僉簽」,錦衣衛亦不敢率爾抓人,錦衣衛官校持簽印完整的駕帖,至刑科「僉簽」時,還必須持有奏章的原件以備勘合,駕帖拿人,初期僅僅限於京城左近,弘治、正德間,緹騎開始至外地拿人,但需要各衙門會簽以防假冒。

《殊域周咨錄》卷9《雲南百夷附》:「臣聞駕帖下各衙門則用司禮監印信,該科挂號皇城各門俱打照出關防,皆所以禁詐偽也。」駕帖拿人,定製拿一人奉一帖,不允許一帖拿多人,根據明制,奉駕帖拿人是錦衣衛的正差,本與內侍無關,而天啟朝至有宦官提駕帖直接拿人,遭遇反抗的事情:梁本《明熹皇帝錄》天啟四年六月乙巳:「刑科給事傅櫆奏:僉駕帖原有常規,增差內官,大違明制。萬燝被毆,林汝翥不過畏內璫之凶鋒,恐不得以正命死耳。內官百十成群執之,虧損聖德莫此為甚。上命今後駕帖如舊。」而明熹宗天啟朝時魏忠賢掌權不過八年,卻讓人以偏蓋全認為明一代276年錦衣衛都為如此。

他們直接聽命於皇帝,可以逮捕任何人,包括皇親國戚,並進行不公開的審訊。也有參與收集軍情、策反敵將的工作,如在萬曆朝鮮戰爭中收集了大量的日軍軍情。[2][3][4]

制服與配置[編輯]

每年皇帝祭北郊或幸學,錦衣衛的堂上官如正二品都指揮使(金牌非象牙腰牌)或都督僉事兼錦衣衛指揮使(同樣是正二品),才能穿大紅蟒衣飛魚服繡春刀,若三品指揮使僅能穿蟒衣,而千百戶只能穿青綠錦繡服。[5]並不是每位錦衣衛都能穿飛魚服,而飛魚服也非錦衣衛專屬服飾,而屬於二品官的賜服[6]。而各王親公侯官員龍褂補服也非天天可以穿戴,有嚴格規定。

沿革[編輯]

最早起源是金朝拱衛直使司(原名龍翔軍神衛軍),至元三年(1266年)始置拱衛司,屬禮部。九年升「拱衛直都指揮使司」。有指揮使、副都指使等官。

1361年,朱元璋仍是吳國公時代,改樞密院都督府轄錦衣衛前身的「拱衛司」(並無「御用」二字),秩正七品,管領校尉,後改拱衛指揮使司,秩正三品。再改為都尉司,終改為「儀鑾司」(《大明會典》云錦衣衛本儀鑾司),洪武二年設置親軍都尉府,儀鑾司改隸親軍都尉府,十五年、罷府及司、置錦衣衛為十二親軍衛之一(天子六軍)。最早只有1,500名大漢將軍,為大內宮廷衛士。

朱元璋在建國後,因循歷代稗政設錦衣衛鎮撫司,掌本衛刑名,兼理軍匠,其下有專司偵察的官校。錦衣衛於是開始兼掌緝捕、刑獄之事[註 2]朱元璋猜忌多疑,怕大臣對他不忠,因此隨時充滿戒心,要求大臣對他絕對的服從、忠心不貳,要出朝之後也要對他恭恭敬敬,便設法派密探四出巡視。這是錦衣衛以及明朝特務機構的雛形。[來源請求]

後來,朱元璋以親信密探曰「檢校[註 3] ,負責偵察在京中官吏的大小之事[來源請求]。洪武十三年,發生胡惟庸案,朱元璋對臣下更加不信任,至洪武十五年(1382年),正式建立錦衣衛組織,首任指揮使是楊憲(檢校)[來源請求][註 4],後續是毛驤蔣瓛紀綱夏煜

爾後洪武二十年,太祖以治錦衣衛者多非法凌虐,乃焚刑具,詔內外獄咸歸三法司(即洪武十五年到洪武廿年這五年期間非法凌虐,藍玉案由三法司審理)。在洪武二十六年(1393年),因朱元璋認為此一酷政不可以長期存在,再加上錦衣衛於偵辦藍玉謀反案時「非法凌虐,誅殺為多」,「株連且四萬(人)」[來源請求];於是下令大削錦衣衛的權力(「詔內外獄無得上錦衣衛,大小咸經法司」)。所以胡惟庸案藍玉案(由皇太孫朱允炆及吏部尚書詹徽審理)皆與錦衣衛無多大幹系。

到了明成祖朱棣篡位成功後,為了壓制臣民對他的不滿,於是恢復錦衣衛的所有權力並有所加強,如永樂十三年(1415年)《永樂大典》總裁官解縉紀綱置於雪地凍死即為一例。袁彬官至特授勳上柱國、左軍都督、升授光祿大夫,是最顯赫的指揮使。憲宗成化年間,錦衣衛北鎮撫司的刑事可以不照會本官廳而直接處理,且即使本司所下達的命令也是由北鎮撫司所草稿完後提呈上去等候批准的。錦衣衛自李自成起事明思宗任命的都指揮使吳孟明之後,延續至1661年南明昭宗的錦衣衛指揮使馬吉翔與掌衛事任子信咒水之難被殺才可說是正式結束長達290年的歷史。

清朝順治元年(1644年)沿明制設錦衣衛,順治二年(1645年)改稱鑾儀衛,負責皇室車駕儀仗等禮儀方面的雜務。後以「王命旗牌」(八面旗牌)等象徵皇權的信物,以總督巡輔便宜行事,而「法律軍事化」成為常態,有所謂「王命旗牌所以奏天威而行軍法」,有清一代廠衛並非消失,而是換個手段在全國普遍實行,多數案件均不透過三法司制度,「擬即行正法處死」的軍法手段佔清代死刑多數,而在三法司制度的案件中,最後真正被處死的較少,而以徒、流居多。

制度[編輯]

明初的軍制比較簡單,其基層單位是「」和「」,每衛轄正規軍士約5,000人,其下設所,分為千戶所和百戶所,京城的禁衛軍所轄衛所為48處。到洪武十五年,朱元璋決定改革禁衛軍,建立了十二個親軍衛,其中最重要的就是「錦衣衛」。在錦衣衛組織當中,皇帝為直接的管理者。

  • 錦衣衛掌衛事:僅設一人,多以左右都督(正一品)、都督同知(從一品)、都督僉事(正二品)、都指揮使(正二品)、都指揮僉事(從二品)等一二品勛臣充任。[來源請求]
  • 指揮使:正三品,名義上的錦衣衛長官,明代許多勛臣後代被授予該官職,實際上是不管事的虛銜,並且可以同時有多人領有該銜。[來源請求]
  • 指揮同知:從三品,設置二人,輔佐指揮使。
  • 指揮僉事:正四品。
  • 南、北鎮撫司鎮撫使:正五品,各設置一人。
  • 千戶:正五品,設置十四人。
  • 副千戶:從五品。
  • 百戶:正六品。
  • 試百戶:從六品。
  • 總旗:正七品。
  • 小旗:從七品。
  • 力士校尉:普通軍士。

其中北鎮撫司任務是「專理詔獄」,之後於明憲宗成化元年(1465年)增鑄北鎮撫司印信,一切刑獄專呈皇帝,毋需通過指揮使轉達,而錦衣衛官員中不掌詔獄者亦不得干預其事。著名代表詔獄案件為:明初大將軍藍玉謀反案及明末首輔周延儒案,均為錦衣衛偵破立功。

「三法司」(即刑部都察院大理寺)無權干涉錦衣衛所處理的案件。通常錦衣衛在逮捕嫌犯之前,需由刑科給事中簽批「駕帖」才可行事,作用相當於現代的逮捕令(非指「腰牌(識別証)」)。早期加入錦衣衛都會經過嚴格地審查和考核,要求良民,無犯罪紀錄,後經過訓練與挑選最終決定。後期若有錦衣衛逝世,他的親屬,如親兒或是親兄弟,可成為其替補,無兒或兄弟則會於市上選擇合條件的人作為代替,故錦衣衛中不會出現職位有空缺的情況。

業務職掌[編輯]

錦衣衛的業務職掌為「掌直駕侍衛、巡查緝捕」,這一句話就包括了錦衣衛的兩大執行機構與職權:

一、大漢將軍:主管皇帝侍衛、展列儀仗、傳遞皇帝命令以及職掌廷杖等事項,可以說和一般禁衛軍毫無不同(只有職掌廷杖此項為錦衣衛獨有)。

二、經歷司和南、北(名稱,非方位)鎮撫司:這一方面即為錦衣衛與一般禁衛軍不同的特點,分述如下:

  1. 經歷司:主管錦衣衛公務文書的出入、謄寫及檔案封存等事項。
  2. 南鎮撫司:主管一般衛、所部隊人員之犯罪偵查、審訊、判決、情報以及軍事武器之研發事項(等同後世之憲兵隊、軍事法院、軍事檢察署以及軍備局之結合體)。
  3. 北鎮撫司:主管各地藩王及官員秘密監視、肅反肅貪,獨立偵訊、逮捕、判決、關押權力(詔獄)以及反間諜事項。(等同後世之國家安全局、調查局香港廉政公署之結合體)。

其外,也曾參與收集軍情、策反敵將的工作,如在萬曆朝鮮戰爭中收集了大量的日軍軍情。

歷任錦衣衛掌衛事[編輯]

錦衣衛牙牌[編輯]

明太祖實錄》載:洪武十一年,「始製牙牌給文武朝臣。其製以像牙為之,刻官稱於上,凡朝參佩以出入,有不佩者門者卻之,私相借者,論如律;有故則納之內府,其在外來朝百司官無牌者則於各門附名以入。」[7]而錦衣衛的牙牌為錦衣衛繫在腰間證明身分的牌子,猶如當今身份證明用的掛牌(出入證/識別證)。並或用錦囊包裹,懸在左腰。

依據職務錦衣衛牙牌大抵有兩種。一是錦衣衛領導級官員的「朝參牙牌」為長方形(上方弧形刻有如意雲紋),正面中上刻有橫寫(錦衣衛)三個字,接著豎刻官銜不刻名字(如:右千戶所百戶);左側面刻有此牌的字號(如:武字貳仟玖佰玖拾壹號);背面亦不刻朝代年月日、只刻四行豎寫"使用須知"「朝參官懸帶此牌.無牌者依律論罪.借者及借與者罪同. 出京不用」。而因錦衣衛為武官、故錦衣衛朝參牙牌使用<武字號牙牌>。

另一種為頒給錦衣衛基層人員出入宮廷使用的「錦衣衛緝事旗衛牙牌」(其格式為八角形、長10.8mm、寬8.2mm、上端有雲紋及花卉紋接著刻有橫寫「東司房」三個字、中間刻有豎寫的「關防」九壘篆大字、左方為豎刻編號「錦字OOO號」、背面為兩行豎寫"使用須知"「緝事旗衛懸帶此牌.不許借失違者治罪.」)。

依據尚寶司尚寶司卿劉日升(萬曆八年三甲進士)於萬曆三十年十二月十六日(1602年1月8日)上疏之〈查復舊制祛積弛以明職守疏〉的統計,至萬曆三十年明朝大抵發放<武字號牙牌>3701面、損害21面、遺失135面。[8][9]

文化[編輯]

不少電影電視劇也曾以錦衣衛為主題,如張黎導演的《錦衣衛》及邵氏電影的《錦衣衛》,而亞洲電視本港台亦在1988年開播同名電視劇

參見[編輯]

注釋[編輯]

  1. ^ 史籍中並無「錦衣親軍都指揮使司」這一名稱,正式的即為「錦衣衛」,是正式的衛所名稱。親軍之名多為後世訛傳。
  2. ^ 在漢有詔獄大誰何繡衣直指使者,在唐有麗景門不良人,在宋有詔獄和內軍巡院。清代則比照設置粘桿處即尚虞備用處。
  3. ^ 明初中書省與行中書省屬官有檢校,六部、都察院、承宣布政使司、提刑按察使司及各府屬官皆有檢校。元、明、清三代檢校皆低級官員,與唐、宋檢校官不同。
  4. ^ 檢校是正九品的小官,都指揮使是正二品,若是檢校錦衣衛指揮使,則是代理的意思,而楊憲在洪武三年(1370年)就被殺了,此時尚無錦衣衛

參考文獻[編輯]

引用[編輯]

  1. ^ 張溥《五人墓碑記》
  2. ^ 《請計處倭酋疏》:臣於萬曆二十年卅二月內欽奉簡命巡撫福建地方。入境之初,據名色指揮沈秉懿、史世用先後見臣,俱稱奉兵部石尚書密遣前往外國打探倭情。臣看得沈秉懿,老而黯,不可使,隨令還報石尚書。其史世用,貌頗魁梧,才亦倜儻,遂於二十一年四月內密行泉州府同安縣選取海商許豫船隻,令世用扮作商人同往日本薩摩州。
  3. ^ 《宣祖實錄》:史指揮世用、沈經歷恩賢至,上接見於別殿。政院啟曰:「史指揮曾入日本,先見倭賊不可與講和,我國通信書契,亦得謄書。秀吉桀敖之狀,審知以來,跨張所見,至於刊行雲。」上曰:「國書則印出不妨。印出則可知我國事情。但予專不知此人,欲見其刊行之書。未知此人商賈乎,浙江人乎?蓋觀其人,奇特人也。」上曰:「大人前以小邦事,涉萬里驚波,備嘗勤苦,小邦常懷高義。今此來臨,尤感。」指揮曰:「不敢當,今以監軍差官來此,日本事情,詳載於文,謹當送示。」二人皆辭去。
  4. ^ 《皇明經世文編·卷四百》:一、稱平秀吉始以販魚醉臥樹下,有山城州倭首名信長,居關白職位,出山畋獵,遇吉衝突,欲殺之,吉能舌辯應答,信長收令養馬,名目木下人,又,吉善登高樹,呼目猴精,信長漸賜與田地,改名日森吉,於是助信長計奪二十餘州。信長恐吉造反,加獎田地,鎮守大堺。有倭名呵奇支者,得罪信長,刺殺信長,吉統兵乘勢卷殺參謀,遂占關白職位,今信長第三子御分,見在吉 部下。一、征高麗興兵,吉有三帥,名石田、淺野、大谷,大小謀議,俱是三師。一、吉發兵,令各州自備糧船干米,船運絡繹接應,家家哀慮,處處含冤。一、豐護州酋首野柯踏統兵在朝鮮,聞大明助兵,喪膽逃回,吉探知,剿殺一家,立換總督。一、兵入朝鮮,在內浦港抽選七十人,近回者止二十人,日向國有大船,裝倭三百,近回者止五十人,損失甚多。一、薩摩州乃各處船隻慣泊之處,今從此發有往呂宋船三隻,交趾船三隻,東[柬]埔船一隻,暹羅船一隻,佛郎機船二隻,興販出沒,此為咽侯也。一、器械不過黃硝、烏鉛為害,硫黃系日本產出。焰硝隨處,惡土煎煉亦多,惟烏鉛乃大明所出,有廣東香山澳發船往彼販賣,煉成鉛彈,各州俱盛,其番槍、弓箭、腰刀、鳥銃、鐵牌、盔甲,誠亦不缺。一、城池附在山城州,蓋築肆座。名聚樂映淀,俱在大堺等處,每城用圍三四里,大石高聳三四重,池河深闊二十餘文,內蓋大廈,樓閣有九層高,危瓦板妝黃金,下隔睡房百餘間,將民間美麗女子拘留淫戀,又嘗東西遊臥,令人不知,以防陰害。一、日本有罪,不論輕重,登時殺戮。壬辰年,吉有一孩兒病故,妄殺乳母十餘人。癸巳十一月,吉在名護屋,回聞家中女婢通姦,將男女四人生燒於大堺野中,究殺知情婢僕七十餘口。凡盜竊,不論贓證多寡,登時殺之,以是六十六州,水陸平寧,任其通行貿易。一、吉自丙戊年擅政倭國,山城君懦弱無為,壬辰征高麗,將天正三十年改為文祿元年,吉自號為大閣王,將關白職位付與義男孫七郎,七郎字見吉,年幾三十,智勇不聞。一、虜掠朝鮮人民,多良家子女,糠飧草宿,萬般苦楚。有秀才名廉恩謹等二十餘人,被虜在日本,吉令厚給衣食,欲拜為征大明軍師,謹等萬死不願。
  5. ^ 朱元璋(明太祖)始制,"大明會典--大明會典卷之二百二十八<錦衣衛>"[1],明朝,共228卷,制定時期(1393年-1587年).
  6. ^ 明史·輿服志》:正德十三年,「賜群臣大紅貯絲羅紗各一。其服色,一品斗牛,二品飛魚,三品蟒,四、五品麒麟,六、七品虎、彪;翰林科道不限品級皆與焉;惟部曹五品下...
  7. ^ 《明太祖實錄》卷117,洪武十一年二月丁酉,台北:史語所匯勘本,p.1920。
  8. ^ 楊鎮魁,"萬曆朝尚寶司制度研究"[2],國立中央大學歷史研究所,《史匯》第十期,頁 235–254,二○○六年九月.
  9. ^ 劉日升撰,鄒元標選,《慎修堂集》(微縮資料,臺北:國家圖書館藏,明泰昌元年原刊本),卷 15,〈查復舊制祛積弛以明職守疏〉,頁4a–5b。

書籍[編輯]

  • 丁易. 《明代特務政治研究》. 中華書局. 2006-1: 共533頁. ISBN 9787101049510 (中文(簡體)‎). 

外部鏈接[編輯]


廠衛
錦衣衛 | 東廠 | 西廠 | 內行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