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國璽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單國璽
高雄教區榮休主教

單國璽樞機主教
教區 高雄教區
就任 1991年6月17日
榮休 2006年1月5日
前任 鄭天祥總主教
繼任 劉振忠總主教
聖秩
晉鐸 1955年
晉牧 1980年
任命樞機 1998年1月21日
個人資料
出生 1923年12月3日(1923-12-03)
中華民國 中華民國直隸省濮陽縣
死亡 2012年8月22日(88歲)
 中華民國新北市
教派 天主教會
格言 在基督內重建一切
學歷
經歷

單國璽Paul Shan Kuo-Hsi, S.J.,1923年12月2日-2012年8月22日)[2]天主教會樞機耶穌會會士,河北濮陽人;曾任天主教花蓮主教高雄主教與新北市私立徐匯高級中學校長光啟社社長輔仁大學董事長,也是輔仁大學榮譽博士。單國璽是第一位於台灣的教區主教任內獲教宗冊封為樞機主教者(第一位曾任職台灣而後獲冊封為樞機主教的是里脇淺次郎、第一位任職台灣時獲冊封為樞機主教的是于斌。)單國璽也是繼田耕莘于斌後第三位中華民國籍樞機,為華人第六位獲得此榮銜者。

1975年,獲頒中華民國十大教育家[3]墓誌銘:「生於基督,活於基督,死於基督,永屬基督」。

簡歷[编辑]

早年生活[编辑]

單國璽於1923年12月2日在中華民國直隸省濮陽縣(今為河南省濮陽市濮陽縣)出生,十幾歲時一次疑似中暑造成的突然身體不適,讓他感覺到「靈魂離開了身體」,也就是瀕死經驗。發燒不退許久。這時候自以為不行了,告訴母親自己想當神父。雖然母親痛心但也同意了。「當神父雖然讓母親失去了一個兒子,但天父廢物利用了我。」[4]

國共內戰國民黨失利,隨耶穌會撤退。輾轉從北京跑到上海澳門香港,最後在馬尼拉就讀。 23歲時加入耶穌會,1955年在菲律賓碧瑤晉鐸,1963年來到台灣,曾先後擔任耶穌會彰化靜山文學院院長、臺北縣徐匯中學(今 新北市私立徐匯高級中學)校長、光啟社社長等職[5],精通八國語言。

1980年,單國璽由聖座任命為天主教花蓮教區主教,1991年6月改任天主教高雄教區主教,除了從1987年起擔任台灣地區主教團主席長達21年外,並且在1992年—1993年和1999年—2008年兩次擔任輔仁大學董事長。單國璽在67歲(1990年)起三度以書面方式及一次口頭方式,向教宗若望保祿二世請辭教區牧職,但教宗期望他繼續為教會服務而未獲准。

單國璽離家三十年,曾在1980年被任命為花蓮教區主教之前,請求教廷先別公佈,要返回中國大陸故鄉探望兩老,回家後才知道也是天主教徒的父母,已在文化大革命時被批鬥身亡,他跪地痛哭,之後就再無機會回老家[6]

緣由[编辑]

單國璽小時候,經歷過日軍盧溝橋事變的那段時間。小學的記憶仍存在著,永遠忘不了那段。 自己小學校長隆其化,就是一位外國神父德國匈牙利人。擁有博士學位。中日戰爭前期,日軍攻進城時,很多老弱婦孺,就是難民。躲在教會裡面。他挺著胸膛,不怕日本人的刺刀, 喊著:「Fine,Beat,Beat,Only women and children.No soldiers. Beat.」意思是,好,來打我吧,裡面只有女人小孩。打阿。 隨後一名日本兵隊長會一點德文,與神父溝通後了解其狀況。照著神父說的探勘過教會後,命令日本兵站崗三天三夜不得離開。 寧死也不讓開,他不怕犧牲自己性命,我很想當像他那種的神父。 而個人志願從醫生轉變成水利工程師,最後變成神父。甚至18歲那年因父母為其訂婚,他絕食抗議也在所不惜。隆神父對其影響由此可見。[7] [8]

志願[编辑]

單國璽從小開始共有三個志願。

  • 醫生。小時候自己因中暑高燒不退,而向天父禱告,請求以後會造福人類,說也奇怪就自然而然好了。另外是中學時的一個鄰居,堂伯父原本身體很強壯。晚上肚疼,不停的喊叫。但三天三夜後,因病而逝。給我印象很深。
  • 水利工程師。中學時,華北有個大旱災。十室有九空。路上逃難的人,走著走著就倒下去了。肚子餓的就沒力氣就躺了下去。連喊叫求人的力氣也沒有。發臭了,水溝裡面都是屍體,野狗都撕爛了。
  • 神父。因向天父發過誓言,自認醫生只能救幾個病人,本來水利工程師還有點可能,卻因中日戰爭和國共內戰兩方夾擊,因而放棄。最後因隆其化神父的行為,因而選擇此志願。[9]

徐匯中學校長[编辑]

徐匯中學[编辑]

其在徐匯中學為第二任校長,接手朱天健神父的棒子。五十歲不到的他,曾在<<空虛自己>>一書表示,感覺到有些老師和學生對他有隔離感。 前任朱校長是一個喜好和同學嘻嘻哈哈的一個人。甚至打籃球,踢足球。自己性格拘謹內向,表情嚴肅,當然無法受到學生老師歡迎。 兩人皆為菲律賓碧瑤神學院學生,雖然都一樣關心學生,但方法並不相同。 單國璽是將學生帶去校長室問話,但朱校長則是隨時隨地都在關心學生。 資深老師評論,他理所當然的是「好人好事代表」。但爾後在1976年真的獲頒。 單國璽一到徐匯,發現許多學生都以考上臺北市立建國高級中學為目標。但他自己反思,為什麼自己辛辛苦苦培育的學生要去考其他學校。好似能早點拿取國立大學保證書。 於是單國璽任內,二月掌校,四月頒布直升辦法。

  • 如果能考上建國中學,高中學雜費全免。
  • 如果每學期成績持續優良並進步,學雜費繼續減免。
  • 高中畢業後,若考取國立大學,高中所繳學雜費退還。

當年初三應屆畢業生,共有三十九位達到直升資格。而三十四位原封不動選擇了徐匯高中部。最大的原因是單國璽親手創立的。也是第一屆。李萬益,第一屆校友表示「單神父曾多次提到我們猶如他的長子。」 因徐匯的直升辦法奏效,在單國璽任內的五年四個月,升學成績是最好的一段。高雄的道明,台中的曉明衛道,台北光仁崇光等天主教校紛紛仿效。[10]

校長資格[编辑]

這一切看似美好,然而前頭的一年六個月卻是難熬,因為在歷史上,他不具備正式的校長資格。理由是台灣省教育廳遲遲不核准其校長資格。 單在其回憶錄表示,他的校長資格案呈報給省教育廳,卻遲遲一點兒音訊都沒有,半年過去,有人告訴他,要當校長必須要有國民黨的證,也就是入黨。 但單回應,自己是天主教神職人員,他屬於天主,校長大可以不當,但絕不加入任何政黨。國民黨看其無法勸成,又過了半年他的校長教育資格才批准下來。

九年義務教育[编辑]

九年國民義務的第四年,國民黨政府開始廣設初中,令徐匯中學措手不及。甚至將歪腦筋動到私立學校,把私中改成代用國中計畫正式展開。 (意思是收為國有,並切斷財團掌校權) 單國璽當時擔任天主教中小學聯誼會會長。會同幾位校長去教育部陳情。當時部長蔣院士蔣彥士先生堅持「國家既定政策,不能改變。」眼看此路不通,單國璽找來許多立法委員,控訴政府違憲,變相沒收私校。隨後又告訴立委,「全世界自由民主的國家都獎勵私人企業興學,只有獨裁一黨專政的國家會沒收私人教育事業。」因此救回既存私校。

光啟社[编辑]

由於單國璽為神職人員,離開徐匯中學後,理所當然的需前往天主教電視台執行耶穌會指派的工作。 國民黨因勸單失利,擔心光啟社製作播放「反動」的節目蠱惑人心,於是動員「文工會」(管媒體)與「社工會」(管宗教)雙管齊下,要讓光啟社動彈不得。單神父後來做了一個重大決斷,把訊號發射設備捐給政府,光啟社成為「純製作」的媒體。成了現今,只有報社和書籍,卻沒有任何媒體的原形。而華視部分財產其實就是靠劫收天主教的資產而來的。[11]

民國六十五年的單國璽就任時,很虛心。說他什麼都不懂。對同仁處處謙虛,他說他自己是搞教育的。為了更了解媒體運作事物,他遠赴英國BBC,授受為期三個月的「傳播事業領導人」研習。曾被批評說你是神職人員,卻不積極傳教。他則回復「真正的基督徒,不是在嘴上說怎樣的愛人,或為社會做什麼善事,而是以實際行動和工作態度,活出基督的精神,別人就知道你的信仰,是無價之寶。」在新大樓落成前,因為等不及資金,於是邊做邊等資金。政府有位官員看到了,就問了資金從何而來,又不是營利事業體。「雖然資金缺乏,但我們擁有豐富的資源。」官員聽不明白,於是再次詢問。他又答「本社百名的專職工作同仁,他們的專業能力和勤勞合作的工作精神,就是最大的資源,這是不可以用金錢來衛衡量的。」而新大樓由徐匯校友,也是單國璽的愛徒前高鐵董事長歐晉德監製。[12]

製作了華語教學節目,侯麗芳主持的和你在一起,監製的單元劇難忘的故事。


陞任樞機[编辑]

單國璽樞機的牧徽,格言為「在基督內重建一切」

台北聖家堂院長饒志成神父说:那天,教廷打電話來,要求其Paul Shan Kuo Hsi當主教。其實單國璽沒有任何牧鄰經驗(意思是工作經驗4),行政經驗,他沒有阿。但是教宗回信「You can learn.」(你可以學著當主教)

1998年1月18日,聖座宣布擢升單國璽為樞機,同年2月21日於梵蒂岡接受教宗晉封,成為第一位以台灣主教身分擔任樞機者,領聖基所恭聖殿司鐸銜[13];在此之前只有南京總主教于斌在來台後升任樞機。擔任高雄主教時,積極籌劃於高雄市杉林區建設結合會展福傳社福功能的真福山社福園區。2006年1月5日,聖座公佈教宗本篤十六世批准83歲的單國璽退休,卸下教區主教職務。

意在退休[编辑]

花蓮擔任主教十年了,單國璽自述: 公務人員最晚六十五歲退休。我那個時候給教宗若望保祿寫信,我能夠想到的,為教會,為傳福音,幫助教友什麼的我都做了。讓我繼續下去只能守成了。讓年輕一點的來接我的工作。趁我現在還能爬山下海,還能走的動,讓我直接跟這些原住民一起生活。花蓮台東還有蘭嶼。附近教友都是原住民。各方面都很落後,神父每個月才去幾天,也沒神父住在那邊。那時候沒有e-mail,沒有傳真。就送電報來說,你還沒到退休年齡(天主教神職人員需滿七十五歲)。直到他去世,我三次的書面報告都沒有辦法成功。

罹患癌症後[编辑]

單國璽在72歲時(1995年)罹患攝護腺炎二期,2006年8月被發現罹患肺腺癌第4期[14],受台灣各界關注[15]。外界得知單國璽罹癌後,曾希望為他祈禱恢復健康,他總是婉拒,「請不要用祈禱勉強天主顯奇蹟,讓我突然病癒,這樣破壞了天主對我生命的計劃!我唯一的希望是完全承行天主旨意,或生或死都完全奉獻!」2008年單國璽曾在法鼓山台北安和分院與聖嚴法師對談,並由聯合報整理出書。強調自己很渺小,死後不希望世人記得他,但盼記住他用生命為信仰做見證。 [16] 單在會曾經表示以下看法:

  • 我被賦予的使命,就是讓人們看到,在人生的轉彎處,總會有一雙無限慈愛的大手在背後。化成一股力量,讓人們真正了解死亡的意義。
  • 不要祈禱天主為我顯示奇蹟,因奇蹟意味破壞自然的規律,大家只需為我祈禱。請天主給我力量,讓我能夠好好的背這個十字架
  • 醫師說我得了肺腺癌,我很震驚,我不菸不酒,為什麼是我?但心裡有個聲音說:「為什麼又該是別人呢?」
  • 家庭和社會最大的問題,就是缺乏是非之心。也就是所謂的良知,就如王陽明先生說的,千聖皆過影,良知乃吾師。
  • 天主讓我生病是有計畫的,死亡降臨則是天主恩賜。God is Love。天主本身就是一個愛,天主的愛是無限,是分享,不是光向人要,是大公無私的愛。

單國璽-聖嚴法師對談 拍攝生命關懷影片入境:辭世前的一個月,應新北市長朱立倫和李雪蓉衛生局長之邀拍攝防治自殺影片。分別各邀請證嚴上人,果東方丈,靈糧堂主秘等人。單國璽影片中表示「生命是非常寶貴的,是上天賜給我們的禮物。若遇到任何困難,不要把它當成絆腳石,要當成墊腳石,千萬不能怕困難」現在看來十分懷念。[17]

在休養一年後,2007年11月起,單國璽進行走遍全台灣7個教區的「生命告別之旅─人生思維巡迴講座」[18],透過與各界人士對談的方式,向社會大眾講述出單樞機自身一路走來的信仰軌跡。2009年,因致力於世界和平及族群和諧,並以自身病痛轉化為鼓勵人心的力量,獲頒第五屆總統文化獎「和平獎」。

2011年5月13日,於天主教失智老人基金會為失智老人舉辦的慈善募款餐會上,單樞機使用28年的公事包以新台幣200萬元拍出。[19]6月,單國璽原訂返鄉探親,但其台胞證未獲中國官方簽准而未能成行。[20]2012年,繼宋美齡之後,單國璽成為輔仁大學第2位榮譽董事長。

財產[编辑]

單國璽一生並沒有所謂的財產。神職人員必須是清白,不貪不賭不喝酒不吸菸。吃飯睡覺洗臉都是在耶穌會,就像是個共產組織的團體。自己母親也無法常見。 單國璽曾說,癌症是一個小天使,時時提醒我時間快到了。讓我更了解生命,珍惜生命。希望大家能好好了解怎麼度過餘生。我的告別之旅,即我的命交託給醫生,要電療化療開刀吃藥都可以。我把你們的囑咐當作天主說的,但我調養還是會自己來。死了以後,我把遺體交給大地。當有機肥料好了。死了的葬服和遺囑都準備好了。自己的證道大會(等同佛教的法會)都準備好了。我不願別人歌功頌德,到處是讚揚。我還能求大家原諒我,工作的缺失,做人的缺失。我的財產是信仰。天主的大愛,我不願意把它埋在地底下。我希望能和你們分享。我的朋友,我的聽眾,希望你們接受這個愛的種子。沒有死亡就沒有光明。這是生命的過程。這是新生命的開始。不要像是沒有信仰的人,面對死亡就像一個無底的深淵,好像過了隧道後,在那裏沒有光明沒有希望沒有生命,完全滅絕了。所有社會不正義的問題,戰爭的問題,罪惡的問題,人心裡面有愛,就能享受天堂的祝福。若你心裡充滿仇恨,那只會充滿報復,就是地獄。希望這個種子能灑滿台灣,發芽茁壯。 [21]

逝世與追思活動[编辑]

2012年5月,單國璽的醫療團隊發現癌細胞已經轉移到腦部及骨骼,8月20日再度因為肺炎住院。8月22日上午還親自主持彌撒,但晚間病情突然惡化,當天下午6時42分(台灣時間)因急性肺炎引發器官衰竭,病逝於新店耕莘醫院,享壽89歲。

逝世後,教宗本篤十六世電唁表示悲痛[22]梵蒂岡媒體讚譽他是「台灣宗教界對話的領袖」、「亞洲的基督見證人」;中華民國總統馬英九譽其為「全民典範」。單國璽最大的遺憾,是無法完成教宗若望保祿二世遺願,若望保祿二世曾臨終託付,希望單國璽代為進入中國大陸,探望眾多天主教徒們;可惜因遭中共當局刁難,未能成行[23]

單國璽逝世隔日(8月23日),高雄教區劉振忠總主教率員將單國璽移靈到高雄,並在當日下午舉辦追思彌撒,由台北總教區洪山川總主教主祭、教廷駐台代表陸思道蒙席、台北總教區榮休總主教狄剛神職人員共祭。同時,輔仁大學網站將首頁、各主要網頁改為黑白(至新學期開學),以資悼念。[24]

台灣天主教會於9月1日在高雄市道明中學舉行單國璽的殯葬彌撒,隨即於當日安葬於高雄市小港區天主教高松墓園(原計劃安葬於真福山社福園區,但因法令不允許而作罷),喪禮舉行前亦在台北總主教公署及高雄主教座堂放置靈位以供信徒和民眾憑弔[25]

個人生活[编辑]

關注中國信仰自由[编辑]

  • 無法完成羅馬教宗若望保祿二世遺願,是單國璽最大的遺憾。單國璽曾接受若望保祿二世臨終託付,希望能夠代為進入中國大陸,探望眾多天主教徒們。不過,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開出條件,要求單國璽必須先拜會共產黨成立、管理的三自教會,並與中共指派的主教會面。最後,單國璽因拒宗教統戰、不願成為中共「宣傳工具」,而遭中共刁難,未能成行。 [26][27]
  • 西藏宗教領袖達賴喇嘛2009年9月為八八水災來台祈福,曾與單國璽對談。西藏流亡政府駐台代表達瓦才仁表示,單國璽曾向他透露「上面的人(非天主教內部)」給他很大的壓力、台灣南方的佛教領袖也規勸他別與達賴見面,「但我認為這是我必須做、是正確的!」[28]
  • 單國璽談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宗教事務局:「其實這個宗教局就是為了消滅宗教的,它發現消滅不了,就想要利用宗教!」[29]
  • 2010年9月,單國璽樞機主教在台灣接見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宗教事務局局長王作安,單國璽當面向王作安提出中共應停止迫害宗教信仰的要求。[29][30]
    • 單國璽樞機主教說,他向王作安表示,「中國要談大國崛起,就不能違反普世人權,尤其是宗教信仰的權利,否則這會是中國在國際上的一個大污點,許多的國際組織也都非常關注宗教迫害的狀況。」「要談『和諧社會』就不能迫害宗教信仰,因為宗教是談道德倫理的、是從人心出發,法律強制不了人心,只有宗教信仰能使人心向善,這樣才能有和諧社會。」
    • 單國璽說,不只是法輪功被迫害,事實上在中共建立政權前,當時在中共的佔領區中,就開始了對於天主教、基督教的迫害,許多被迫害的主教他也都認識,而這樣的迫害,至今未歇。」

著作[编辑]

單國璽曾鑽研領導學,譯有英國作家道格拉斯·海德所著的《獻身與領導》一書,由耶穌會所屬的光啟出版社出版。

逸事[编辑]

1967年,單國璽任徐匯中學校長,在聖心女中畢業典禮上演講時,說出「犧牲享受,享受犧牲」,當時在台下的時任行政院長蔣經國相當讚賞。在三天後的行政院院會中,蔣經國以這句話來勉勵公務員,成為名言。

社會評價[编辑]

單國璽在2010年獲高雄師範大學頒發名譽教育學博士學位,與時任高雄縣縣長楊秋興合影。
  • 教宗本篤十六世23日電唁單國璽樞機主教,表示悲痛[31]教廷官方媒體紛紛撰文報導單國璽樞機生平事蹟,包括《羅馬觀察報》、《梵蒂岡廣播電台》及天主教媒體《亞洲新聞社》,相關報導讚譽「單國璽為台灣宗教界對話的領袖」、「亞洲的基督見證人」等[32]
  • 中華民國總統馬英九:知道單國璽雖身體違和多年,仍不斷透過演講與出書鼓勵人心,並長年奉行「犧牲享受、享受犧牲」,「不僅是一位宗教領袖,更是全民的典範。」[33]馬英九總統親自出席彌撒並頒發褒揚令[34]
  • 聖嚴法師:「單國璽樞機主教在面對生死之際,豁達以對,將人生中的危機扭轉為服務大眾的契機,這份心意與智慧值得讀者們深思體會。」
  • 星雲大師:「樞機主教單國璽神父,不但是一位慈悲的宗教家,也是一位君子,他宅心仁厚,處世平和,一向為我所敬重。」
  • 西藏宗教領袖達賴喇嘛:「單樞機是一位真正的修行者!」
  • 李家同教授:「我最喜歡單樞機的一點,是他的平易近人。他從不訓話,反而一直表示對別人的關心。」
  • 孫越:「單樞機八十五歲了,罹患肺腺癌後,過了醫生宣告的四個月,他做的生命告別之旅,我認為很有意義,就是叫大家不要害怕死亡。他有一個最大的依靠,就是他的生命,屬於上帝,屬於天主。921後的第二年,單樞機和一些神父們,周聯華牧師,在台中地理中心碑,希望台灣有合一,彼此饒恕,彼此接納,而生命告別之旅也是再次提醒大家,應該彼此相愛,希望單樞機能早日康復。」
  • 歐晉德:單樞機講的每句話,每個行動,都是我們的典範。樞機我愛你。
  • 朱立熙:我永遠敬愛的老校長,除了我母親之外,沒人更了解我,當之無愧。
  • 光啟社副社長丁松筠神父:認識你是我的一個福氣,很感謝你給我的工作,最近更佩服你,生病時把你的信仰分享給那麼多人。真是美好的經驗。感謝你也感謝神。
  • 台北聖家堂饒志成神父:感謝你四十多年前的帶領陪伴,在我的靈修生活當中墊下一個非常深的基礎,謝謝你我愛你。

褒揚令[编辑]

2012年,中華民國總統馬英九頒佈單國璽樞機之褒揚令(華總褒字第1117號),其原文為:

天主教會樞機主教單國璽,恢達曠度,襟懷慈悲。崢嶸歲月,紅羊浩劫,矢志獻身教會,獲羅馬聖額我略大學神修學博士學位,沈潛濬瀹,贍志道明。歷任徐匯中學校長、光啟社社長、花蓮教區暨高雄教區主教、臺灣地區主教團主席、輔仁大學董事長等職。秉持「犧牲享受、享受犧牲」理念,迭拓教區公益服務,踐履原民人文關懷;興辦社會教育事業,厚植傳播媒體專才,汎愛涵煦,沾溉默化;牧靈福傳,至真美善。嗣獲冊封樞機主教,竭心族群融合,落實國內人權保障,開啟宗對話交流;悉力世界和平,協助推動臺梵互訪,鞏固長期友好邦誼,擲地振玉,灼然燭照;紓策折衝,譽昭宇內。曾獲頒外交部外交獎章、一等景星勳章、總統文化獎、國家公益獎暨法鼓山特殊貢獻獎等榮名,淑世布教,清範著儀。晚歲罹攖重疾,賡續籌設真福山社福園區,開展生命告別之旅,弘宣人生永恆價值,分享自身體悟,見證信仰力量,意切言深,慰彼黎庶。綜其生平,奉揚仁風,四海慕其聲采;承行主旨,萬流仰如斗山,侔德覆載,懸若日月。哲人已遠,悼惜罔極,應予明令褒揚,用示政府崇禮國士之至意。 [35]

參見條目[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 徐匯中學五十年》誌,徐匯中學2013年出版
  • 《空虛自己》,單國璽自敘的回憶錄。啟示2012年出版
  • 《分享愛:樞機主教單國璽的生命故事》,周大觀文教基金會2012年出版
  • 《活出愛:單國璽樞機主教的傳奇故事》,啟示2012年出版
  • 《生命告別之旅》,天下雜誌2008年出版
  • 《大愛的播種者:單國璽的故事》,文經社2009年出版
  • 《划到生命深處:單國璽的奇蹟九十》,天下遠見出版2012年出版
  • 《單國璽的告別之旅《跟親愛的說再見》(增訂版) - 一生一定要會寫的企劃案》 ,天下雜誌2008年出版

引用[编辑]

  1. ^ 服務機構組織-光啟社同仁談單樞機
  2. ^ 單國璽安詳病逝 臨終降福眾人 | 重點新聞 | 中央社即時新聞 CNA NEWS
  3. ^ 民視在台灣演藝-單國璽則誤植為1965年
  4. ^ 分享愛! 樞機主教瀕死經驗
  5. ^ 單國璽生平大事紀 - 自由時報 2012.08.23
  6. ^ 謝文華. 單國璽遺憾未替教宗去中國. 2012-08-23. 
  7. ^ 台灣演義-單國璽01,民視
  8. ^ 台灣演義-單國璽04,民視
  9. ^ 台灣演義-單國璽04,民視
  10. ^ 此章節請參照徐匯中學五十年誌-p162,單國璽樞機主教是徐匯校長一章
  11. ^ 單國璽不為人之小故事-朱立熙
  12. ^ 1978光啟社社慶
  13. ^ Cardinal Title S. Crisogono. Gcatholic.com. 
  14. ^ 黃惠鈴. 單國璽:西醫治療+中醫調養,助我抗癌. 康健雜誌137期. 天下雜誌. 2014-04-01. 
  15. ^ 請為單樞機的健康祈禱-天主教高雄教區
  16. ^ 單國璽 蒙主寵召 享壽88歲 盼遺體化作肥料 回饋大地. 蘋果日報. 2012-08-23 [2012-08-30]. 
  17. ^ 關懷生命短片 單國璽最後身影-民視新聞. 民視新聞. 2012-09-07 [2012-07-20]. 
  18. ^ 〈單國璽生命告別巡迴講座列車 明開抵台北〉 - 中央社 2007年11月9日(yam天空新聞)
  19. ^ -《-單國璽28年公事包 200萬賣出-》- - 聯合報 2011年5月14日
  20. ^ 登陸探親未獲准 單國璽:天上見吧!
  21. ^ 為愛獻身~單國璽 GOOD TV 好消息電視台
  22. ^ 教宗電唁單國璽 梵蒂岡媒體紛報導其生平. 蘋果日報. 2012-08-25. 
  23. ^ 謝文華. 單國璽遺憾未替教宗去中國. 2012-08-23. 
  24. ^ カトリックの名門大学「輔仁大学」のHPが枢機卿追悼のため、モノクロになっていてびっくりしました。
  25. ^ 台灣教會為單國璽樞機舉行追思悼念. 天亞社. [2012-08-23]. 
  26. ^ 拒中共宗教統戰 單國璽捨中國行. 新唐人亞太電視. 2012-08-23. 
  27. ^ 謝文華. 單國璽遺憾未替教宗去中國. 2012-08-23. 
  28. ^ 謝佳君、謝文華、楊久瑩. 單國璽辭世 享壽90歲. 自由時報. 2012-08-23. 
  29. ^ 29.0 29.1 侯念祖. 侯念祖:中共宗教局就是為了消滅宗教的!. 大紀元時報. 2010-09-23. 
  30. ^ 溫金柯(中央廣播電台資深記者、節目製作人). 溫金柯:再次向單國璽樞機主教致敬. 溫金柯部落格-象山腳下信佛的宗教研究人. 2010-09-23. 
  31. ^ 悼單國璽 教廷紛表哀思. 中央通訊社. 2012-08-24. 
  32. ^ 教宗電唁單國璽 梵蒂岡媒體紛報導其生平. 蘋果日報. 2012-08-25. 
  33. ^ 李淑華. 單國璽過世 總統哀悼. 中央通訊社. 2012-08-22. 
  34. ^ 總統出席單國璽樞機主教殯葬彌撒, 新聞稿. 中華民國總統府. 2012-09-01. 
  35. ^ 公告之表揚令全文. 明令褒揚. 中華民國總統府. 

网页[编辑]

外部鏈接[编辑]


天主教會職銜
前任:
科特迪瓦 伯納德·亞戈
聖基所恭聖殿銜的司鐸級樞機
1998年2月21日 – 2012年8月22日
繼任:
廉洙政
前任:
賈彥文
天主教花蓮教區主教
1979年—1991年
繼任:
錢志純
前任:
鄭天祥
天主教高雄教區主教
1991年—2004年
繼任:
劉振忠
教育職務
前任:
蔣宋美齡
狄剛
天主教輔仁大學董事長
1992年—1993年
1999年—2008年
繼任:
狄剛
王愈榮
前任:
朱天健
新北市徐匯中學校長
1970年—1976年10月
繼任:
朱秉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