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
外文名 The Private Life of Chairman Mao: The Memoirs of Mao's Personal Physician
類型 回忆录
作者 李志绥
譯者 戴鴻超英譯
出版商 時報文化出版
發行日期 1994年10月17日
語言 繁體中文
頁數 632
售價 NTD 400
HKD 130
ISBN 978-957-13-1434-1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1]毛泽东主席醫療組中的李志绥醫生所寫的回憶錄。回忆录详细地记录了李志绥從1954年作为毛泽东的私人医生开始,到毛泽东於1976年逝世时的资料。书中指出毛泽东的私生活极为荒唐,以及描绘出一些中国前领导人的负面形象。几个西方媒體與學者認為本書內容與已知史實一致,應當可信。[2][3][4][5][6][7]同时期与李志綏在毛泽东身边工作的數位人士对该书内容作出批驳,认为书中充满伪造扭曲的虚假内容和观点[8][9]

本书原稿是中文,由前底特律大學政治學系系主任戴鴻超英譯,由中国问题专家黎安友作序,1994年由蓝灯书屋出版英文版。中文版從英文版翻譯,由台湾时报出版社出版。美国媒体称因為内容极为敏感,所以在中国大陆一直被禁。[10][11]

內容概要[编辑]

本書內容是李志绥當毛澤東私人醫生的22年經歷,並附有作者與毛澤東等人的多張合照。作者簡要介紹他的家庭和個人背景後,描述他先為中國共產黨高層官員看病,然後在1954年為毛澤東本人看病,直到毛主席於1976年去世。關於治療毛澤東身體和精神上的毛病,和李對毛澤東如何處理他身邊的人物與糾紛的個人看法,本書著墨甚多。

本書大部分篇幅描寫作者處理中共高層玩政治,內訌和個人衝突所面臨的困難和挫折,以及為毛澤東江青,毛澤東的女兒李訥,和林彪看病的困難。書中還談到中國在同一時期的政治氣候和事件,以及毛澤東在大躍進文革和整肅黨員發揮的作用。

本書的一個主題,是作者最初是由衷的敬佩作為國家領導人的毛澤東,但由於毛澤東玩弄別人和事情,個人的性生活糜爛,濫用權力,以宣傳口號和個人崇拜取代現代科學知識或管理能力,特別是毛澤東漠視由於他的政策失敗導致廣大人民的痛苦,作者對毛的看法逐漸轉變,最終厭惡和蔑視毛。

對於操縱自己周圍的人的手段,本書一直把毛澤東與中國古代帝王比較,指出毛澤東經常提到和閱讀中國的帝王史。

關於毛澤東的死因,回憶錄說醫療組認為他患有一種罕見的運動神經元病肌萎縮性脊髓側索硬化症(俗稱「漸凍人症」)。[12][13]雖然後來此回憶錄被毛澤東身邊的許多工作人員批駁,但李志綏關於毛澤東得此病的敘述迄今並未被否認。

版本差異[编辑]

本書中文版刪掉了一些英文版中的內容。例如在1959年廬山會議期間,鄧小平5月2日打檯球時摔跤骨折,所以沒參加廬山會議。他在北京醫院休養時,原來照顧毛的年輕女護士去照顧鄧小平,後來聽說她懷孕了,被打發回老家上海被迫墮胎。中文版中這些被刪掉了。[14][15]

评价[编辑]

正面评价[编辑]

紐約時報的書評標題是《毛的醫生說毛暴君》(The Tyrant Mao, as Told by His Doctor)。對於本书許多細節是否可以查証,美國的中國问题專家對本书與已知史實之間的高度一致印象深刻。哥倫比亞大學教授黎安友在訪問中表示,這是因為本書的編輯Anne F. Thurston幫李志绥作了許多查証的工作。[2]

《外交》雜誌的書評批評本書是基於李的回憶,但也指出,儘管有這個缺點,沒有明顯的理由質疑李醫生的真誠。他在本書努力記錄他的經驗,中國史學者的編輯和審閱增強了本書可信度。書評稱讚本書可能是關於中國重大政治事件、中國高層內部的紛爭,以及毛澤東的個性和私人生活最好的或唯一來源。毛澤東對於群眾普遍苦難的冷漠和缺乏意識,他的性濫交,和不容忍批評或挑戰,本書都加以批評。書評同時提醒,不要過份依賴對毛的個人描繪來解釋中國現代政治的劇烈變化。[3]

中國歷史學家Jonathan Mirsky在紐約書評的書評標題是《揭開怪物面目》(Unmasking the Monster)。毛以說自己「無法無天」聞名,本書就是講毛無法無天。[16]

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1994年10月2日出版專刊,摘錄本書部份內容,[17]並將本書與亞伯特·史佩爾希特勒史達林的女兒寫史達林比較,認為本書提供了更不加掩飾、更合乎人性的內幕。[4]

黎安友在前言中说,本书“提供了了解宫廷政治的许多洞见”,“没有任何一本官方传记呈现了一幅比李医生此书更真实的毛画像”。

寫過毛澤東傳的麻省理工學院教授白魯恂表示,他從前分析有限的資料,推測毛是自戀(narcissism)與邊緣性人格障礙(borderline syndrome),但認為証據還不足;而本書提供了大量心理學的証據支持他的推測。本書對於毛的日常生活描述,也顯示毛不是以現代方式領導政府;政策不是專業的評估事實與証據,系統的研究不同政策的後果來決定,而是靠毛的本能與直覺隨性決定。[5]

余英時教授表示:「在希特勒、斯大林和毛澤東這三個混世魔王中,關於希特勒和斯大林的私生活都沒有第一手資料的記載。只有李志綏的《回憶錄》比較詳細地記錄了他在毛澤東身邊22年的見聞。這是最可慶幸的。這部書的史料價值將隨著時序的推移而愈來愈增高。」[6]對於書中有關毛性生活的描述,余英時也認爲作者態度嚴肅,並未渲染。[18]

普林斯頓大學東亞研究系榮譽教授林培瑞認為,本書是真實的,因為本書記載了很多細節,如果是編造的,在細節上總會露出虛假和偽造的痕跡,或者自相矛盾的方面。作者的筆記在文革中被銷毀了,光憑記憶,難免有小差錯。本書反映了毛澤東的自私和狡猾。林培瑞對本書披露的毛如此霸道,如此殘酷,感到吃驚。[19]

中国问题专家罗斯·特里尔英语Ross Terrill說,本書最令人震驚的地方,不是毛的道德方面,而是政治方面。毛自己不相信多數他在公開場合說的話。沒有別的共黨領導比毛更不真誠。這在大小事情上都可以看出來。比如毛公開贊美中醫,自己生病卻吃西藥。毛厭惡蘇聯,卻公開頌揚蘇聯。毛私下說美國的好,卻告訴中國人民美國是邪惡的化身。[7]

作家蘆笛表示,[20]

  • 本書對毛、對中共的深刻洞察力,深深地吸引了他。本書第一次為我們勾劃出了一個逼真可信的毛澤東形象,既有細部的特寫鏡頭,又有遠距離的鳥瞰。毛一開始愛海瑞,是愛他對皇帝的忠誠;而後來恨海瑞,是因為毛發現在人民心目中,彭德懷有可能變成海瑞,而毛就是那個昏庸的嘉靖皇帝
  • 以同樣的洞察力,本書揭露「鬼戲」《李慧娘》被批,作者被迫害至死的內幕,是因為戲中霸佔美女的南宋賈似道,正如毛的後宮。
  • 關於本書內容的真實性:無論文革前後,李志綏的內部信息,應該來自毛和他的交談,或來自內部小道消息,不可能來自李參與中共高層會議。本書內容的真實性,私生活方面是真實的,而政治方面的內容,如果是毛與李的談話透露出來的,則一般是可靠的,而如果是作為高層會議的見證人,就有地方不符事實。這些可能是出版商藍燈書屋為了銷路而加入的內容。
  • 林克等人《歷史的真實》恰好從反面證實了本書在大的方面是站得住的。因為沒法否認大的,林等人便只能在小處下手,抓住本書中次要的記憶錯誤或作假成份,以充足的證據來推翻它們,打擊本書整體的信用。
  • 讀本書英文版,比讀中文版更貼近真實的毛。

作家丁抒曾撰文對於本書透露的幾點私生活內幕加以考證。他認為本書寫得相當謹慎。[21]

负面评价和质疑[编辑]

当年曾经与李志绥共事或与其有接触的部分人士以及《回忆录》中曾经提到的某些人士,曾经发表文章或撰写书籍,对《回忆录》的内容进行质疑。

在回忆录中经常被李志绥提到的前中共中央副主席汪东兴,出版《汪东兴公开毛泽东私生活》一书,反驳李志绥的說法[22]

曾与李志绥共事的护士长吴旭君、毛泽东秘书兼保健医生徐涛夫妇在《历史的真实》一书中反击李志绥的说法,并认为“这本书名为李志绥的个人‘回忆录’,但我们很清楚,以李志绥个人的经历和能力,是绝对写不出来的”[8]

毛泽东的理发员兼卫士周福明看了回忆录后说:

“这完全是胡说八道,我看是恶意编造。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主席身体很好,很少吃药。要吃就是安眠药。安眠药都是我们警卫战士去拿的。李志绥基本接触不到主席,何来他所看到的主席的所谓私生活?!”[9]

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李慎明认为本书是伪历史著作:

“李志绥1988年到的美国,带去的仅是一本薄薄的手稿。当时,有美国中央情报局背景的人找到他,说你这一回忆录没有可读性,没有市场效应。李同意润色,一种说法是100万美元,另一种说法为50万美元。至少李志绥是为了个人的生活,他所谓的回忆录即由别人捉刀代笔,变成了厚厚一本。书中把他到中南海门诊部工作的时间,从1957年6月提前到1954年4月,书中有相当的篇幅是描述他根本没有到中南海门诊部工作之前的事。所谓的事实即完全的杜撰”[9]

毛泽东前秘书戚本禹评价该书:

“据我的了解,李志绥在文革初期,他的工作任务只是给毛泽东、江青和一组的人看看病,他既不是文革小组的成员,也没有在文革小组办公室担任过任何职务,他离文革风暴中心比较远,不可能了解很多文革的机密,由他来向我们提供文革的第一手史料,这是很滑稽的,依我看,他写的文革回忆录除了他亲身参与过的支左活动外,其他大部分是根据现有报刊资料和别人写的东西拼凑起来的”。“不能说李志绥的回忆录没写一点事实,不,他写了些事实,特别是一些他直接经历的又与他的创作意图不冲突的事情,这些事情他写得满好,满真实...但是只要涉及政治性的报导或分析,他就转向了,历史真实与他的政治取向竟成了互不相容的冤家对头”。
“李志绥虽然在毛泽东身边工作多年,但专职是保健大夫,政治常识比较贫乏,以致在为了某种目的要攻击毛泽东的时候,只能拾人牙慧,东施效颦式地学着时髦去攻击毛泽东是封建帝王,这并不奇怪"。[23]

从1954年至1966年担任毛泽东的国际问题秘书林克在《历史的真实》一书中指出:

  • 李志绥正式出任毛泽东保健医生的时间是1957年6月,他根据自己和其他同事的证言认为书中描写毛泽东1954年至1957年之间活动的内容是伪造或抄袭自其他人的回忆。例如李志绥在书中自称陪同毛泽东出席了1956年9月的中國共產黨第八次全國代表大會,林克则称他與毛泽东当时的机要秘书高智都记得李志绥没有陪同过毛泽东出席任何中央会议。
  • 李志绥自称从1956年起教毛泽东英文,但当时负责教毛泽东英文的是林克而不是李志绥。
  • 书中声称李志绥参加了1957年米高扬秘密来华与毛泽东的会谈,但林克指出李志绥并未在场,也没有资格听到会谈的内容。书中对会谈内容的描写也是错误的。林克称当时全程陪同米高扬的俄文翻译阎明复告诉他,李志绥仅仅曾在会谈结束后,米高扬因为腰痛而要求治疗时,和另一个医生为其检查,期间没有交流。毛泽东身边的工作人员证实李志绥与毛泽东极少见面。

汪东兴与林克评价《回忆录》时认为:“里头充满了假话”。[8]:5-53

疑点[编辑]

美国之音认为,汪東興等人對本書高層次、大力度的批駁,如果沒有中南海的認可,這種「反駁」幾乎不可能。[10]

本書出版不到一年,作者李志绥就于美国伊利诺州家中因心臟病發作去世。[24][25]對於李志绥的死因,范英著在大纪元网站发表文章寫道,[26]據一位參與過此案的人員透露,他們得到江澤民的密令后用藥功法(在指甲中放入藥物彈入水杯)謀殺了李志綏。這個說法是否属实仍然有待考证。[27]

延伸阅读[编辑]

Voice of America Logo.svg 本文全部或部分内容来自美国联邦政府所属的美国之音网站。根据版权条款(英文)和有关美国政府作品版权的相关法律,其官方发布的内容属于公有领域

参考文献[编辑]

  1. ^ 李志綏; Anne F. Thurston; 戴鴻超. 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 時報文化出版. 1994. ISBN 978-957-13-1434-1. 
  2. ^ 2.0 2.1 Richard Bernstein. The Tyrant Mao, as Told by His Doctor. 紐約時報. 1994年10月2日. (英文)
  3. ^ 3.0 3.1 Wills, John E., Jr. The Emperor Has No Clothes: Mao's Doctor Reveals the Naked Truth. Foreign Affairs. 1994. (英文)
  4. ^ 4.0 4.1 Emily MacFarquhar. A Doctor's Tale - Mao's physician paints a chilling portrait of a dictator and his court. 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 1994年10月2日. (英文)
  5. ^ 5.0 5.1 Lucian W. Pye. Rethinking the Man in the Leader. The China Journal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Jan., 1996, (No. 35): 107–112. (英文)
  6. ^ 6.0 6.1 李志綏. 《反叛的御醫: 毛澤東私人醫生李志綏和他未完成的回憶錄》. 金鐘主編. 開放雜誌社. 1997年: 234頁. ISBN 978-962-7934-04-2. 
  7. ^ 7.0 7.1 Ross Terrill. Mao: A Biography.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9年. 18頁. ISBN 978-0-8047-2921-5. 
  8. ^ 8.0 8.1 8.2 林克; 徐涛; 吴旭君. 《历史的真实: 毛泽东身边工作人员的证言》. 利文出版社. 1996年. ISBN 978-962-7766-53-7. 
  9. ^ 9.0 9.1 9.2 李慎明. 正确评价改革开放前后两个历史时期. 红旗文稿. 2013年.5. 
  10. ^ 10.0 10.1 蕭雨; 杜林; 岳誠; 李肅. 解密時刻:中國禁書(完整版). 美國之音. 
  11. ^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在线阅读. 禁书网. 
  12. ^ Li Zhi-Sui. The Private Life of Chairman Mao. Random House Publishing Group. 22 June 2011: 581–583. ISBN 978-0-307-79139-9. "They suspected that Mao had an extremely rare motor neuron disease, amyotrophic lateral sclerosis, known colloquially in the West as Lou Gehrig's disease" (英文)
  13. ^ 李志綏. 第三篇 一九六五年--一九七六年//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 
  14. ^ Li Zhi-Sui. The Private Life of Chairman Mao. Random House Publishing Group. 22 June 2011: 314–315. ISBN 978-0-307-79139-9. 
  15. ^ 蕭雨; 杜林; 成岳; 昱杉; 李肅. 解密時刻: 中國禁書·逸聞軼事(完整版). 美国之音. 2013-6-30 14:53. 
  16. ^ Jonathan Mirsky. Unmasking the Monster. 紐約書評. 1994年11月17日. (英文)
  17. ^ Mao's Private Life. (英文)
  18. ^ 李志綏. 反叛的御醫: 毛澤東私人醫生李志綏和他未完成的回憶錄. 開放雜誌社. 1997. 138. ISBN 978-962-7934-04-2. 
  19. ^ 亞衣. 多元社會的自由知識分子─訪林培瑞. 北京之春. 1996年, (11月号). 
  20. ^ 蘆笛. 李志綏回憶錄的賞析與辨偽. 北京: 中評網. 
  21. ^ 丁抒. 《毛澤東鄧小平私生活考證──有關李志綏回憶錄的幾點疑點》. 《開放》雜誌. 多维新闻网. 
  22. ^ 汪东兴. 汪东兴公开毛泽东私生活. 香港: 名流出版社. 1997年4月. ISBN 962-928-009-4. 
  23. ^ 戚本禹:李志绥攻击的仅仅是毛泽东吗?. 多维新闻网. 
  24. ^ Lynn Van Matre. Dr. Li Zhisui Wrote Book On Being Mao's Physician. Chicago Tribune. February 15, 1995. (英文)
  25. ^ David W. Chen. Dr. Li Zhisui, 75, Who Wrote Memoir Critical of Mao. February 15, 1995. (英文)
  26. ^ 范英著. 千名間諜和李志綏之死. 
  27. ^ 毛澤東私人醫生曝內幕惹怒高層,江澤民下密令. 澳洲日報 (新浪網). 2013年6月27日 18: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