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耳修斯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珀爾修斯與美杜莎的頭,安東尼卡諾瓦,完成於1801(梵蒂岡博物館)

珀耳修斯Περσεύς)是希腊神话宙斯达那厄的儿子[1]

故事[编辑]

神的儿子[编辑]

阿耳戈斯国王阿克里西俄斯请神喻,预言说他将死于他自己的女儿达那厄的儿子之手。因此阿克里西俄斯将达那厄鎖在一个铜塔里。宙斯化为金雨与达那厄交歡[2],由此珀耳修斯出生[3]

被逐[编辑]

阿克里西俄斯下令将母子二人装在一个木箱子里扔到海中。宙斯在波塞頓的帮助下防止母子二人丧生。他们漂流到西里福斯岛上,在那里他们被渔人狄克堤斯收养,珀耳修斯长大成人。狄克堤斯是该岛国王波呂德克特斯的兄弟。后来波吕得克忒斯试图向达那厄献殷勤,但达那厄受到狄克堤斯和珀耳修斯的保护。

考验[编辑]

为了摆脱柏修斯,波呂德克特斯要求他获取美杜莎的头。梅杜莎可以用她的眼光将每个看她的人变成石头。波呂德克特斯要求岛上所有人向他献一匹马。珀耳修斯没有马,就答应送波呂德克特斯任何别的礼物,波呂德克特斯趁机向珀耳修斯要求美杜莎的头。

雅典娜交给珀耳修斯一块闪亮的盾和翅并告诉他,假如他从这块盾的反光里看梅杜莎,他就不会变成石头。赫耳墨斯送他一把寶剑。那伊阿得斯给他隐身头盔。此外雅典娜告诉珀耳修斯,他必须首先找到格赖埃的三个姐妹来问明美杜莎在什么地方。

计謀[编辑]

阿诺德·勃克林筆下的美杜莎

格赖埃三姐妹是戈尔工的姐妹,共用同一个牙齿和眼睛。珀耳修斯在她们传递眼睛的时候抢下了眼睛,这样她们就看不到他。他告诉她们要么她们告诉他美杜莎在哪里,要么她们就永远无眼。珀耳修斯得知了美杜莎的去向后将眼睛和牙齿扔进了一个湖。

美杜莎[编辑]

珀耳修斯找到美杜莎和其它两个戈耳工女妖时她们正在睡觉。在雅典娜的指导下他看着盾里的反光走近美杜莎,割下她的头并将她的头放在水仙的皮袋中。从美杜莎的脖子中跳出飞马珀伽索斯和巨人克律萨俄耳。另外两个戈耳工女妖追赶他,但他靠着隐身头盔逃走。

阿特拉斯[编辑]

最后他来到了阿特拉斯頂天的地方,阿特拉斯求珀耳修斯讓他變成石頭,珀耳修斯拿出美杜莎的头给阿特拉斯看。阿特拉斯立刻就变成了石头。他的躯体就是今天北非阿特拉斯山脉

爱人[编辑]

在归程上珀耳修斯在埃塞俄比亚的海岸边上看到一个被拴在一块礁石上的美人。这个美人叫安德洛米达安德洛墨达),她是埃塞俄比亚国王西佛士(刻甫斯)的女儿,她的母亲曾骄傲地说,她比所有的海仙女都漂亮,为此触怒了海神波塞頓,因此被拴在这里做给海兽刻托的牺牲品。

与海兽的战斗[编辑]

安德洛墨達的父母求珀耳修斯与刻托战斗营救他们的女儿。作为条件他可以娶安德洛墨達为妻和成为埃塞俄比亚的国王。一说珀耳修斯用美杜莎的头将刻托变成一块石头,另一说他用剑与刻托作战战胜了海兽。

喜筵[编辑]

在喜筵上安德洛墨達的叔叔菲纽斯突然带兵到来。菲纽斯过去曾向安德洛墨達求婚,这次他来劫新娘。由于敌人众多,珀耳修斯虽然英雄终于不敌。此时珀耳修斯再次求助于“他的老敌人”,但他首先警告他的朋友背转他。然后他拿出美杜莎的头使所有他的敌人变成石头。

重返家乡[编辑]

在珀耳修斯重返家乡之前他还生了一个儿子佩尔瑟斯,佩尔瑟斯后来从西佛士手中接受了他的王国和成为所有波斯国王的祖先。

珀耳修斯与他的夫人一起回到他母亲生活的岛上。波呂德克特斯不相信珀耳修斯取回了美杜莎的头,因此珀耳修斯给他看这颗头,结果波呂德克特斯就变成石头了。

在回阿耳戈斯的路上珀耳修斯在拉里萨参加一次比赛。他的外祖父阿克里西俄斯听说他在去阿耳戈斯的路上后立刻逃离阿耳戈斯正好来到拉里萨。珀耳修斯在比赛中扔出的铁饼打死了阿克里西俄斯。

珀耳修斯非常悲伤,他埋葬了他的祖父后将他所获得的所有宝贝还给了它们原来的主人。珀耳修斯把美杜莎的头献给了雅典娜。他放弃了阿耳戈斯的王位而在梯林斯建立了迈锡尼。他和安德洛米达还有其他许多儿女,他们死后宙斯将他们提升到星空中成为秋季的星座:珀耳修斯成为英仙座,安德洛米达成为仙女座,她的母亲成为仙后座,她的父亲成为仙王座,海兽刻托成为鲸鱼座。 而赫拉克勒斯是珀尔修斯四代以后,宙斯和阿爾克墨涅的私生子。

文化影响[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Kerenyi, Karl. The Heroes of the Greeks. London: Thames and Hudson. 195945: .  See also Danaus, the eponymous ancestor.
  2. ^ Trzaskoma, Stephen; et al. Anthology of classical myth: primary sources in translation. Indianopolis, IN: Hackett. 2004. ISBN 978-0-87220-721-9. 
  3. ^ Eurymedon: "far-rul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