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戈多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等待果陀》(法文:En attendant Godot‎,英文:Waiting For Godot)是萨缪尔·贝克特创作的一齣荒诞派戏剧,1948年秋季开始创作,1949年初写成并于1952年发表。贝克特花了很长时间试图上演该剧,徒劳无果。最后终于在1953年1月5日在巴黎的巴比侖劇院(Théâtre de Babylone)首演。当时的导演是羅傑·布林(Roger Blin),并在剧中扮演波卓(Pozzo)的角色。这次演出获得意想不到的成功,从而帮助贝克特实现突破,成为著名的作家

德语区的首演是1953年9月8日,在柏林的許洛史巴克剧院。贝克特的世界成名其实应该追溯到这齣“重复的单幕”剧作。该剧的名称「等待戈多」从此在国际上成了习语,即无可奈何地等待,漫长而毫无意义、并且最终徒劳无获。

剧情[编辑]

该剧的主要人物是两个流浪汉爱斯特拉冈(Estragon)和弗拉第米尔(Vladimir),他们在一个没有具体定义的地点:一条乡村道路,路旁只有一棵枯树。两人“无所事事”地打发时间,等待一个他们不认识,名叫戈多的人。他们对戈多一无所知,甚至不知道是否真有这么一个人。而事实上戈多到全剧结束也没有出现,这场等待显然是徒劳的。

剧情上几乎是重复的两幕戏,在每幕结束时都会出现一个自称是戈多派遣的,看上去有点胆怯的信童——他的牧羊人,通报说戈多的到达将继续推迟,但是他一定会到的。至少到了这个时候,等候者开始怀疑他们的处境是否毫无意义。但是他们还是不能解脱自己,就象下面几句多次重复的对话所强调的:

爱斯特拉冈: 算了,我们走吧!

弗拉第米尔:我们不能。
爱斯特拉冈:为什么不能?
弗拉第米尔:我们在等待戈多。
爱斯特拉冈:唉!

整整两幕长的戏,剧情等于是在原地踏步,毫无进展。为了「和恐怖的寂静保持距离」,两人讨论许多荒谬话题,不断争执又重新和解。这些拙劣而无奈的表演,主要是想出一些游戏练习来打发难熬的时间。例如讨论各种自杀的可能性。

直到全剧结束也没搞清楚,谁是戈多,以及为什么要在这“被上帝抛弃”的地方等他。即使后来同他的奴仆幸运儿(Lucky)一起,临时加入他们这个圈子的地主波卓(Pozzo),也不能改变这个状况。他不仅无助于搞清情况,而且反而增添了混乱。他故作一副恶霸相,对着他脖子上系着锁链、身负重荷的奴仆,就象对待一头蠢,来回使唤、故弄玄虚。波卓挥舞着鞭子,要求幸运儿(Lucky)“大声思考”,从而达到其表演的高潮。 用这种方式威逼出来的结果却是,具有讽刺意味的戏仿表演,用扭曲、夸张、可笑的方式,来回答一个人类普遍的问题:人间的苦难和上帝全能仁慈之间的关系。这是一种杂乱而匆忙道出的独白,把神学艺术哲学支离瓦解成一种文化垃圾。波卓和幸运儿这两个角色相互依存,就象他们之间的主仆关系一样。他们向观众展示一齣荒诞的戏中戏,就象老学究证明其高深莫测令常人无法理解的科学那样。

当他们俩第二天重新来到这里时,幸运儿成了哑巴,波卓则成了瞎子。主人这时必须由他的仆人牵着,再也想不起从前曾经见到过爱斯特拉冈或者弗拉第米尔,幸运儿和信童也失去了记忆

剧中的所有人物体都现出人的这种需求,即尽管存在根本不定的而且最终是无法实现的幻觉,仍然希望会出现先知先觉的救世主或者其他的救星。贝克特让剧中人变得荒诞可笑而且同时还显得悲伤,他用这种方式把人的上述趋向作为一个问题摆在观众面前,并且采用漫画的方式对人物进行夸张特写。他运用无疾而终的剧情、原地打转的人物和使人几乎绝望的结尾——当然所有这些都不是那些典型的能使人乐观、富有信心地去面对人生的意义的征候。该剧同当代存在主义哲学有着密切的关联,堪称是五十年代法国荒诞剧的杰作之一。

接纳和释义[编辑]

“人的存在被看作一种介于生死之间的临界状态,该剧塑造的人物形象,坚守着等待时的那种永久失望的幻觉,或者在那种集悲剧滑稽剧为一身的无能为力的状况下,遮掩着那种明确感受到的自身的存在正在消亡的感觉——这便是贝克特所有作品的核心所在。”在那种世界末日将临的各种场景不断往复过程中,以及在徒然地寻找如何倖存和消磨最终剩余时间的各种方式过程中,《等待戈多》这一剧作,展示了人的最终消逝。

贝克特始终拒绝解释他自己的作品。他也拒绝应答有关戈多是谁或者代表谁的各种猜测:“如果我知道谁是戈多,我就会在剧中告诉大家了。”文学界历来的释义都把《等待戈多》视作荒诞剧的最佳范例。有观点认为,该剧反映了存在主义世界观,即因为世界是纯粹偶然而形成的,所以也没有原本的“生命的意义”,以此推断出也不存在人类的基本道德规范宗教)。弗拉第米尔和爱斯特拉冈被看作是流浪汉,“他们作为‘隐喻的小丑’,代表了人类存在的无归宿性”。戈多(Godot)在此则被诠释为小上帝(援引英文 God 和法文的指小词尾 ot 相组合),人们总是徒劳地盼望他的到来。这点在弗拉第米尔身上尤其表现突出,剧中的这个脚色反复地引用《圣经》,并且提醒人们要等待戈多,而爱斯特拉冈却会不断忘记戈多,要离开这个地方。

塞尔维亚作家米奥德拉格·布拉托维奇(Miodrag Bulatović)间接地从道德哲学角度出发,把《等待戈多》解释定格成一齣悲观的政治讽刺剧。在他的变形处理下,戈多出现了,并被当作贝克特原著的第3和第4幕。他要以此表示,如果救世主真的出现的话,会发生什么。他毫不留情地鞭挞了人的自私和牟权的典型特征。戈多在他的笔下出自于民众,是一个好心的面包师,尽管他供给人们“每天的食粮”,但是还是被判处死刑

这种隐喻和小丑化处理有其双重性,这方面的例子有许多,尚·阿諾伊(Jean Anouilh)曾把《等待戈多》称之为“帕斯卡的思想由小丑来演绎”(Le sketch des Pensées de Pascal par les Fratellini)。爱斯特拉冈和弗拉第米尔的外表,西服礼帽,模仿了查理·卓别林的外观,从而达到一种“一对破落不堪的滑稽演员”的效果。作者萨缪尔·贝克特本人就认为扮演《勞萊與哈台》的史丹·勞瑞爾奧利弗·哈迪这对演员是最理想的人选。

2008年,皮耶·特姆凱恩的观点继2004年在法国发表后传播到德国。按照他的说法,除了隐喻的手法外,这出两幕的剧作,也必须从历史的层面加以解读:根据法文版中的多处提示,特姆凱恩认为《等待戈多》表现了外国人和法国犹太人当时的处境,他们在1942至1943年逃入法国仅存的非占领区,然后必须借助于蛇头逃亡到 Savoyen。他认为,弗拉第米尔和爱斯特拉冈就是来自巴黎的逃难犹太人,而戈多则是反抗组织的蛇头,但是未按照约定出现。

按照一则趣闻的说法,《等待戈多》一剧应该是在讲述环法自行车比赛中的故事,贝克特肯定在法国的某个地方看到过这样一个赛程。当时,所有的选手都已经经过了,他自己正想走,却发现有些观众仍在等待。于是他问道,你们在等什么,回答是,等待 Godeau!这个名叫 Godeau 的人据说是比赛中最慢的选手。据估计,这一则故事纯属传说,因为环法自行车比赛中从未有过叫这个名字的选手。

据说贝克特自己曾经说过,戈多这个名字来源于法语口语中的鞋子这个词。按照这种诠释的说法,人们可以把剧中爱斯特拉冈脚上的鞋子问题联系起来:爱斯特拉冈总是在捣鼓他那不合脚的鞋子,第2幕中他甚至完全丧失了行走能力。

另有一种说法是,戈多是巴尔扎克笔下的一个人物,他在五幕剧《創造者》(Le Faiseur)扮演着一个重要脚色,但是也是从未出场露面过。

与贝克特同期的人把戈多这个人物看作戴高乐的化身,在当时那种政治局势下,人们也曾经在巴黎类似地等待过他,就象在剧中等待戈多那样。但是学院派的研究结果却无法接受这种对不久前发生的历史的解释。这种观点只要被提及,便会遭到驳回。

戈多是谁?[编辑]

《等待戈多》中,两个像瘪三一样的流浪汉自始至终在等待一个名叫戈多的人。他们穷愁潦倒,希望戈多的出现能使他们得救。然而戈多自始自终也没有出现。   那么,戈多究竟是谁呢?   有人说,戈多(Godort)就是上帝(God),《等待戈多》(En Attendant Godot)这个法文剧名,看来是暗指西蒙娜·韦尔的《等待上帝》(Attent de Dieu)一书;有人说,戈多象征“死亡”;有人说,剧中人波卓就是戈多;有人说,戈多是巴尔扎克剧作《自命不凡的人》里一个在剧中从不出现的人物“戈杜”(Godeau),有人甚至说,戈多就是一位著名的摩托车运动员……于是有人问作者,贝克特两手一摊,苦笑一声:“我要是知道,早在戏里说出来了。”   无论贝克特是在故弄玄虚,还是他真不知道,这一回答正好道出了该剧的真实含义,即人对生存在其中的世界,对自己的命运一无所知。无论戈多将会是谁,从作品中可以明显看出,他的到来,将会给剧中人带来希望,戈多是不幸的人对于未来生活的呼唤和向往。是当今社会人们对明天某种指望的代表,象征着“希望”、“憧憬”。   1957年11月9日,《等待戈多》在旧金山圣昆廷监狱演出,观众是1400名囚犯。演出之前,演员们和导演忧心忡忡,这一批世界上最粗鲁的观众能不能看懂《等待戈多》呢?出人意料的是,它竟然立即被囚犯观众所理解,一个个感动得痛哭流涕。一个犯人说:“戈多就是社会。”另一个犯人说:“他就是局外人。”这以后,无田无地的阿尔及利亚农民,把戈多看作是已许诺却没有实现的土地改革;而具有被别国奴役的不幸历史的波兰观众,把戈多作为他们得不到民族自由和独立的象征。人们终于恍然大悟:“戈多”原来是那“口惠而实不至的东西!”。

著名的上演剧目[编辑]

  1. 1954: 慕尼黑 Kammerspiele – 编剧:Fritz Kortner (演员:Ernst Schröder 和 Heinz Rühmann)
  2. 1961: Théâtre de l’Odéon,巴黎 – 编剧:Roger Blin,舞台布景 Alberto Giacometti
  3. 1972: Staatstheater 斯图加特 – 编剧:Peter Palitzsch (演员 Gerhard Just und Peter Roggisch)
  4. 1975: Schillertheater 柏林 – 编剧:Samuel Beckett (演员 Horst Bollmann 和 Stefan Wigger)
  5. 1984: 慕尼黑 Kammerspiele – 编剧:George Tabori (演员 Peter Lühr 和 Thomas Holtzmann)
  6. 1987: Staatsschauspiel 德累斯顿 – 编剧:Wolfgang Engel (演员 Peter Kube 和 Lars Jung) – 首次在前东德上演
  7. 1988: 纽约,演员 Steve Martin 和 Robin Williams
  8. 1991: Burgtheater 维也纳 – 编剧:Cesare Lievi,演员 Traugott Buhre 和 Branko Samarovski 以及 Paulus Manker 扮演 Pozzo
  9. 1993: 萨拉热窝民族剧院 – 编剧:Susan Sontag – 上演时正值波斯尼亚战争。
  10. 1999: Théâtre Vidy 洛桑,编剧:Luc Bondy
  11. 2002: Schauspielhaus 波鸿 – 编剧:Matthias Hartmann (演员 Michael Maertens 和 Ernst Stötzner 以及 Harald Schmidt 扮演 Lucky)
  12. 2006: 柏林 Ensemble – 编剧:George Tabori (演员 Axel Werner 和 Michael Rothmann)
  13. 2009: The Theatre Royal 爱丁堡 Haymarket – 编剧:Sean Mathias (演员 Ian McKellen 和 Patrick Stew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