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真宗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赵恒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宋真宗
宋真宗像
概要
姓名 赵恒
庙号 真宗
谥号 應符稽古神功讓德文明武定章聖元孝皇帝
尊号 崇文廣武聖明仁孝皇帝
陵墓 永定陵
政权 宋朝
在世 968年12月23日—1022年3月23日
在位 997年5月8日—1022年3月23日
年号

咸平:998年—1003年
景德:1004年—1007年
大中祥符:1008年—1016年
天禧:1017年—1021年

乾兴:1022年

宋真宗趙恒(968年12月23日-1022年3月23日),原名趙德昌,又曾名趙元休趙元侃,是宋朝的第三位皇帝。他是宋太宗的第三个儿子,登基前曾被封为韩王襄王寿王,曾任開封府尹。997年以太子继位。宋真宗是著名諺語「書中自有黃金屋,書中自有顏如玉[1]」的作者。

生平[编辑]

宋真宗趙恆是宋太宗的第三子,最初並非皇位繼承人。宋太宗最初立長子趙元佐為太子,但因趙元佐後來患有精神病,而且因病傷人及在宮內縱火,最後被廢。太宗本計劃立次子趙元僖為太子,但趙元僖又早逝。趙元僖死後,太宗才立三子趙德昌為太子,至道三年(997年),宋太宗箭傷復發而駕崩,趙德昌繼位為帝,改名為趙恆,是為宋真宗。

景德元年(1004年),辽国入侵宋,宋朝大多数大臣建议不抵抗,以宰相寇準为首的少数人极力主张抵抗,最后他们说服宋真宗御驾亲征,勉強北上,双方在澶渊(今河南濮阳附近)相交,宋胜。真宗决定就此罢兵,以每年向辽纳白银十万両、绢二十万匹来換取与辽之間的和平,定澶渊之盟。这是宋朝以岁币换取和平的开始。

真宗時,鐵製工具製作進步,土地耕作面積增至5.2億畝(太宗至道二年,996年,耕地有3億多畝),又引入暹罗良种水稻,農作物產量倍增,紡織、染色、造紙、製瓷等手工業、商業蓬勃發展,景德年间,專門製作瓷器(原名白崖场)的昌南镇遂改名为景德镇,貿易盛況空前,史称咸平之治

宋真宗统治后期以王钦若丁谓为宰相,信奉道教佛教,大中祥符元年(1008年)称受天书,封泰山、祀汾阳,詔令丁谓修建了玉清昭应宫,极侈土木,七年始成,有房屋近三千间,“小不中程,虽金碧已具,必毁而更造,有司不敢计其费。”,给民众造成极大的负担[2]

宋真宗好文學[3],也是一名诗人,他比较著名的诗有《励学篇》、《勸學詩》等。

1022年,宋真宗崩于汴京宫中延庆殿,駕崩后葬于永定陵。太子宋仁宗继位,史称“(宋)仁宗以天书殉葬山陵,呜呼贤哉!”七年後,昭应宫遭雷击,被大火焚為灰烬。《宋史》稱真宗“及澶洲既盟,封禅事作,祥瑞踏臻,天書屢降,導迎奠安,一國君臣如病狂然,吁,可怪也。”但又以為封禪其實只是為了要震懾強鄰遼國[4]

評價[编辑]

  • 元朝官修正史宋史脱脱等的評價是:“真宗英悟之主。其初践位,相臣李沆虑其聪明,必多作为,数奏灾异以杜其侈心,盖有所见也。及澶洲既盟,封禅事作,祥瑞沓臻,天书屡降,导迎奠安,一国君臣如病狂然,吁,可怪也。他日修《辽史》,见契丹故俗而后推求宋史之微言焉。宋自太宗幽州之败,恶言兵矣。契丹其主称天,其后称地,一岁祭天不知其几,猎而手接飞雁,鸨自投地,皆称为天赐,祭告而夸耀之。意者宋之诸臣,因知契丹之习,又见其君有厌兵之意,遂进神道设教之言,欲假是以动敌人之听闻,庶几足以潜消其窥觎之志欤?然不思修本以制敌,又效尤焉,计亦末矣。仁宗以天书殉葬山陵,呜呼贤哉!”[5]

逸事[编辑]

曹利用去辽国签订澶渊之盟之际,告诉曹“迫不得已,虽百万亦可!”。寇准知道后,指着曹怒道“超过30万两,提人头来见”。

最后,经过曹利用再三讨价还价,以每年白银10万两,绢帛20万匹,订立澶渊之盟。

曹利用回到宋朝之后,宋真宗急问金额多少,曹利用不敢直说,只竖起3根指头,宋真宗以为是300万两,大惊失声脱口而说,“太多了”,过了一会又安慰道:“金额是太多了,但就此把事情了结也好”,待知道是30万时,如释重负,转忧为喜,对曹利用大加赏赐。

另外,宋真宗亦是著名戲曲貍貓換太子第三主角。(另兩位為宋仁宗李宸妃,相關人物為太監陳琳郭槐劉太后、王親貴族八賢王狄太后婢女寇珠。)

授予官職[编辑]

宰相[编辑]

家庭[编辑]

祖先[编辑]

后妃[编辑]

皇后

妃嫔

子女[编辑]

[编辑]

  1. 温王赵禔,早亡,宋徽宗时改追宗室,赐名赵禔,追封温王
  2. 悼献太子赵祐,十歲時夭折,母皇后郭氏
  3. 昌王赵祇,早亡,宋徽宗时改追宗室,赐名赵祇,追封昌王
  4. 信王赵祉,早亡,宋徽宗时改追宗室,赐名赵祉,追封信王
  5. 钦王赵祈,早亡,宋徽宗时改追宗室,赐名赵祈,追封钦王
  6. 仁宗赵祯,生母宫人李氏,养母皇后刘氏淑妃杨氏

[编辑]

  1. 惠国公主,早亡
  2. 升国大长公主,初入道,号清虚灵照大师。

参考文献[编辑]

  1. ^ 原文:富家不用买良田,书中自有千钟粟;安居不用架高堂,书中自有黄金屋;出门无车毋须恨,书中有马多如簇;娶妻无媒毋须恨,书中有女颜如玉;男儿欲遂平生志,勤向窗前读六经。
  2. ^ 續資治通鑑》卷三十三記載天禧元年(1017年),宰相王旦临终時,对儿子说:“我別無過,惟不諫天書一節,為過莫贖。我死之后,当削发披缁以敛。”諸子欲奉遺令,楊億以為不可,乃止。
  3. ^ 《庚溪诗话》:“真宗皇帝听断之暇,唯务观书。每观一书毕,即有篇咏,命近臣赓和,可谓好文之主也。”
  4. ^ 《宋史》:“他日修《辽史》,见契丹故俗而后推求宋史之微言焉。宋自太宗幽州之败,恶言兵矣。契丹其主称天,其后称地,一岁祭天不知其几,猎而手接飞雁,鸨自投地,皆称为天赐,祭告而夸耀之。意者宋之诸臣,因知契丹之习,又见其君有厌兵之意,遂进神道设教之言,欲假是以动敌人之听闻,庶几足以潜消其窥觎之志欤?”
  5. ^ 《宋史·真宗本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