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高宗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宋高宗
Gaozong Of Song.jpg
概要
姓名 趙構
庙号 高宗
谥号 受命中興全功至德聖神武文昭仁憲孝皇帝
陵墓 永思陵
政权 南宋
在世 1107年6月12日-1187年11月9日
在位 1127年6月12日-1162年7月24日
年号 建炎(1127年五月-1130年)
紹興(1131年-1162年)

宋高宗趙構(1107年6月12日-1187年11月9日),字德基,宋朝第十位皇帝。宋朝南迁第一任皇帝(1127年6月12日-1162年7月24日在位),在位35年。北宋皇帝宋徽宗第九子,宋欽宗之弟,曾被封為「康王」。

趙構在位初期因為動亂,為了保持江山,起用主戰派李綱岳飛等等。但他中期眼見女真的強勢,又為了集權中央、強化皇權,因此採用了求和政策,大部分時間都是重用主和派的黃潛善汪伯彥王倫秦檜等人,並處死岳飛罷免李綱張浚韓世忠等主戰派大臣。

生平[编辑]

宋高宗趙構是宋徽宗第九子,徽宗時被封為康王。靖康元年春(1126年),金兵圍困汴京,並要求宋以親王宰相各一為人質,才肯與宋和談,宋欽宗以趙構以親王身份在營中為人質,後因金懷疑其親王身份,要求更換,故得以回。正當趙構獲釋返回汴京途中,金兵再次南侵,最初宋欽宗命他往河北召集兵馬勤王,後來金要求宋要趙構為使才肯與宋議和,欽宗改派他出使金營求和。趙構前往金營時途經河北磁州(今屬河北),被守臣宗澤勸阻留下,得以免遭金兵俘虜。金兵再次包圍開封時,受命為河北兵馬大元帥,宋廷令其率河北宋兵救援京師,但他移屯大名府(今屬河北),繼又轉移到東平府(今屬山東),以避敵鋒。

(此間有過一段插曲:趙構在磁州時,曾由宗澤陪同拜謁了城北崔府君廟(當地稱之為“應王祠”)。該廟位於通往邢、洺州的驛道側旁,當時此處“民如山擁”,眾多百姓因為擔心康王取道於此繼續北行而聚集在廟宇周圍,號呼勸諫。進入祠廟後,康王卜得“吉”簽,廟吏抬應王轎輿、擁廟中神馬,請康王乘歸館舍。紛亂中,力主使金的王雲被殺,趙構則留了下來,並於次日返回相州。此事件後卻成為南宋官私記載中極力渲染的“崔府君顯聖”、“泥馬渡康王”故事的緣起;此亦為趙構將來引作為應天登基即位正統性之證明。)

靖康元年閏十一月丙辰日(1127年1月9日),金兵攻破汴京開封府造成「靖康之難」時,趙構接到了宋欽宗在開封城破前送出的蠟書,要他火急救援被圍困的開封城,於是他按蠟書的指示,於靖康元年十二月初一壬戌日(1127年1月15日)在河北相州開河北兵馬大元帥府。趙構自己為河北兵馬大元帥陳亨伯元帥汪伯彥宗澤為副元帥。

次年三、四月間,徽、欽二帝被金軍虜掠北去,北宋滅亡。五月初一庚寅日(1127年6月12日),趙構南逃到應天府(亦稱之為歸德府,今河南商丘,非江蘇省南京市)登基做皇帝,改元「建炎」,建立南宋。建炎改元時,趙構遙尊被擄到金國的其生母韋氏為「宣和皇后」,封自己的外祖父韋安道為郡王,親屬三十人均任官職。並且從此不斷派遣使者到金國求和要迎韋氏回南宋。[1]

趙構被金兵追殺,一度在海上飄泊,至紹興元年(1131年)正式定都於臨安(今浙江杭州)。紹興七年(1137年),趙構生父宋徽宗的死訊傳到南宋。『帝號慟,諭輔臣曰:「宣和皇后春秋高,朕思之不遑甯處,屈己請和,正為此耳。」[1](趙構號哭,對大臣說:「我母親年歲已經大了,我考慮到她老人家沒能呆在安寧的地方,於是委屈自己向金國求和,正是為了這事。」)翰林學士朱震引用唐德宗李適的事[2],請趙構遙尊韋氏為皇太后,趙構聽從。

紹興八年(1138年),在宋使王倫的成功外交下,金朝撤銷偽齊,把包含東京開封等三京(東京、西京、南京)之地的河南陝西歸還給南宋,但高宗生母韋太后尚未歸還。

紹興十年(1140年),金朝撕毀協約,重新攻佔陝西、河南之地。金軍主帥完顏宗弼兀朮)先在開封正南的順昌敗於劉錡所部的「八字軍」,再於開封西南的郾城穎昌,在女真精銳部隊所拿手的騎兵對陣中兩次敗於岳飛的岳家軍,只在開封東南面的淮西亳州宿州一帶戰勝了宋軍中最弱的張俊一軍,在宋高宗以「十二道金牌」召回岳家軍前,金軍已被壓縮到開封東部和北部。

紹興十一年(1141年)二月,金熙宗對南宋示好,將死去的宋徽宗追封為天水郡王,將在押的宋欽宗封為天水郡公。第一提高了級別,原來封徽宗為二品昏德公,追封郡王升為一品,原來封欽宗為三品重昏侯,現封公爵升為二品。第二是去掉了原封號中的污侮含義。第三是以趙姓天水族望之郡作為封號,以示尊重[3]。同時,在宋軍中最強大的岳家軍根本未參戰的情況下,完顏宗弼的金國最精銳的部隊又在淮西柘皋先敗於張俊部下楊沂中劉錡的聯軍,後來雖然因為張俊搶功調走劉錡,完顏宗弼在濠州勝宋軍中最弱的張俊一軍,但由於韓世忠軍和岳家軍趕到,完顏宗弼不得不退軍北上。

四月下旬,趙構解除了岳飛韓世忠劉錡楊沂中張俊等大將的兵權,為《紹興和議》做好了準備。十月,南宋派魏良臣赴金,提出要議和。

十一月,金國派蕭毅、邢具瞻為審議使,隨魏良臣回南宋,提出議和條件。此時趙構生母韋氏託人將一封信送到趙構手裏。「洪皓在燕,求得(韋)后書,遣李微持歸。帝大喜曰:「遣使百輩,不如一書。」遂加(李)微官。金人遣蕭毅、邢具瞻來議和,帝曰:『朕有天下,而養不及親。徽宗無及矣!今立誓信,當明言歸我(韋)太后,朕不恥和。不然,朕不憚用兵!』(『我擁有天下,但卻不能贍養親人,我父親徽宗已經死了!現在我發誓,我要公開要求金國歸還我母親韋太后,我不以議和為恥。不然的話,我不怕向金國用兵!』),蕭毅等還,帝又語之曰:『(韋)太后果還,自當謹守誓約。如其未也,雖有誓約,徒為虛文。』」[1](「如果我母親韋太后果然能回南宋,自當謹守我們訂的和議誓約。如果回不來,有和議誓約也是一紙空文。」)當月,《紹興和議》最後的書面內容即達成。

十二月末除夕夜(1142年1月27日),趙構和秦檜莫須有的罪名殺害岳飛與其子岳雲、部將張憲於臨安(今杭州),據《宋史》載這是為了滿足完顏宗弼為《紹興和議》所設的前提以防止岳飛的十萬岳家軍攻入黃河以北[4]

至此,趙構和秦檜以稱臣賠款,割讓從前被岳飛收復的唐州鄧州以及商州秦州的大半為代價,簽定紹興和議。宋金東以淮河,西以大散關為界,南宋正式放棄上次和約所獲得的陝西、河南領土。趙構也立刻成功地迎回生母韋氏。《宋史·高宗本紀》記載:紹興十二年(1142年)夏四月丁卯(5月1日),「(韋)皇太后偕梓宮(徽宗靈柩)發五國城,金遣完顏宗賢護送梓宮,高居安護送皇太后」。按照當時信息的傳遞方式,岳飛於紹興十一年除夕夜(1142年1月27日)被殺,南宋使節立刻於紹興十二年(1142年)正月帶著正式照函從岳飛被殺的臨安(今杭州)去金國禁錮宋欽宗和韋氏的五國城(今黑龍江哈爾濱市依蘭縣依蘭鎮五國城村)接人,韋氏四月丁卯(5月1日)即啟程回宋,八月壬午(9月13日),韋氏到達宋都臨安。從正月初一到八月壬午,除了用時在行程腳力上,沒有絲毫拖延。韋氏離開五國城前,曾答應宋欽宗回南方後努力營救欽宗回去,但宋高宗可能考慮到自己已經不育而絕後,不希望有生育能力的欽宗回來爭奪皇位繼承權,所以欽宗就永遠被留在北方。

紹興三十一年(1161年),《紹興和議》被金海陵煬王完顏亮撕毀。

紹興三十二年六月十一日(1162年7月24日),以「倦勤」想多休養為由,趙構禪讓太子趙眘(養子),是為宋孝宗

宋高宗本有一子趙旉,但因苗劉兵變受到驚嚇而病逝,年僅三歲。而據說高宗南渡後患有陽萎,之後未能再生下任何子女,故須在宋室子姪中選出皇位繼任人。身為宋太宗後裔的宋高宗,之所以立宋太祖的後裔趙眘為繼承人,一來大部份宋太宗的後裔皆在靖康之難被金人虜去,另外根據宋史的記載,傳說是因為宋太祖顯靈託夢,《異蹟略》記載,高宗被宋太祖託夢,稱「汝祖自攝,據我久,至於天下寥落,是當還我位。」(「自從你的祖先用了計謀,佔據我的帝位很久了,到達了天下稀寥破落的局面,是應當要把帝位還給我了。」)故宋高宗過繼太祖八世孫作為養子,並立為太子宋史中也有相似的記載,但為孟太后被託夢[5]。不過雖然禪讓,主要決定权还在高宗。但是宋孝宗趙眘登基後馬上為岳飛平反,以及肅清秦檜餘黨,身為太上皇的高宗卻沒表達任何意見,既不支持,也不阻撓,而退位後的高宗與孝宗關系尚算良好。

淳熙十四年十月初八日(1187年11月9日),宋高宗去世,享壽81歲。

特長[编辑]

《賜岳飛手敕》寫於紹興七年(1137年)秋天。

宋高宗同其父宋徽宗一樣,頗有藝術天份,是傑出的書法家;自言「……凡五十年間,非大利害相仿,未始一日舍筆墨」,初學黃庭堅,後改學米芾,至終以追摹魏晉法度和王羲之王獻之父子,流傳有《賜岳飛手敕》及《真草嵇康養生論書卷》。元朝書法家趙孟頫早年即以宋高宗書法為榜樣。

評價[编辑]

正面評價[编辑]

趙構議和有一說是在於經濟因素,所謂三軍未動,糧草先行;野蠻民族是以燒殺擄掠為錢糧來源,文明國家卻是打仗燒錢。若不先安內,只怕民變四起,連半壁江山都沒了;歲幣議和,可緩和兩國關係,讓國家有喘息的機會。

續資治通鑒》中:

康王入,毅然請行,曰:“敵必欲親王出質,臣為宗社大計,豈應辭避!”

欽宗立,改元靖康,人拆其字,謂“十二月立康王”也。 資性郎悟,好學強記,日誦千餘言,挽弓至一石五斗。

是日,定議航海避敵。執政請每舟載六十衛士,人不得過兩口,衛士皆曰:“我有父母,有妻子,不知兩者如何去留?”……衛士張寶等百餘人遮道,問以欲乘海舟何往,因出語不遜……帝密諭宰執曰:“此輩欲沮大事,朕今夕伏中軍甲士五百人于後苑,卿等翼日率中軍入朝,捕為首者誅之。”……帝自便殿禦介胄,引伏兵出,彎弓手發二矢,中二人,墜於屋下。其眾駭懼,悉就擒。

內侍有言:“講讀官某人,敷陳甚善,臣今擬獎諭詔書以進。”帝曰:“此當出自朕意。若降詔書,自有學士,爾等小臣,豈宜如此!是後不許妄言!”

帝諭輔臣曰:“朕每退朝,押班以下奏事,亦正衣冠,再坐而聽,未嘗與之款昵。又性不喜與婦人久處,多坐殿旁小閤,筆硯外不設長物,靜思軍國大事,或閱疏章。宮人有來奏事者,亦出閤子處分畢而後入,每日如是。

帝諭大臣曰:“朕省閱天下事,日有常度,每退朝,閱群臣及四方章奏,稍暇即讀書史,至申時而常程皆畢,乃習射,晚則複覽投匭封事,日日如是也。”

帝曰:“朕嘗夜觀天象,見熒惑星次稍差,食素已二十餘日,須俟複行軌道,當複常膳。”

劉光世以枯秸生穗為瑞,奏之。帝曰:“歲豐,人不乏食,朝得賢輔佐,軍中有十萬鐵騎,乃可為瑞,此外不足信。朕在籓邸時,梁間有芝草,府官皆欲上聞,朕手自碎之,不欲生此奇怪事。”輔臣嘆服。

呂頤浩言:“近至天竺祈晴,今雨少霽,可以上寬聖慮。”帝曰:“朕宮中亦自育蠶,此不惟可候歲事,亦欲知女工艱難,事事質驗。

帝曰:“昨韓世忠進一馬,高五尺一寸,雲非人臣所敢乘。朕答以九重之中,未嘗出入,何所用之,卿可自留為戰備。”

帝曰:“藝祖以聖武定天下,而子孫不得享之,遭時多艱,零落可閔。朕若不取法仁宗,為天下計,何以慰在天之靈!”

大理國請入貢且賣馬,帝諭大臣曰:“令賣馬可也。進奉可勿許,安可利其虛名而勞民乎!”硃勝非曰:“異時廣西奏大理入貢,事可為鑒。”帝曰:“遐方異域,何由得實!彼雲進奉,實利賈販。第令帥臣、邊將償其馬直,當價則馬當繼至,庶可增諸將騎兵,不為無益也。”

負面評價[编辑]

宋高宗保住皇位,甚至不惜創造傳說使自己正當化,讓天下人繼續相信其正統地位,掩飾自己拋棄父母手足於不顧、貪生怕死逃命的行為,故被後世戲稱為「逃跑皇帝」。

  • 當時詩人林升宿新住宿徐公店,在牆上提詩《題臨安邸》諷刺當朝的統治者曰:
山外青山樓外樓西湖歌舞幾時休?
暖風熏得遊人醉,直把杭州汴州
  • 元朝官修正史宋史脱脱等的評價是:“昔夏后氏传五世而后羿篡,少康复立而祀夏;周传九世而厉王死于彘,宣王复立而继周;汉传十有一世而新莽窃位,光武复立而兴汉;晋传四世有怀、愍之祸,元帝正位于建邺;唐传六世有安、史之难,肃宗即位于灵武;宋传九世而徽、钦陷于金,高宗缵图于南京:六君者,史皆称为中兴,而有异同焉。夏经羿、浞,周历共和,汉间新室、更始,晋、唐、宋则岁月相续者也。萧王、琅琊皆出疏属,少康、宣王、肃宗、高宗则父子相承者也。至于克复旧物,则晋元与宋高宗视四君者有余责焉。高宗恭俭仁厚,以之继体守文则有余,以之拨乱反正则非其才也。况时危势逼,兵弱财匮,而事之难处又有甚于数君者乎?君子于此,盖亦有悯高宗之心,而重伤其所遭之不幸也。然当其初立,因四方勤王之师,内相李纲,外任宗泽,天下之事宜无不可为者。顾乃播迁穷僻,重以苗、刘群盗之乱,权宜立国,确虖艰哉。其始惑于汪、黄,其终制于奸桧,恬堕猥懦,坐失事机。甚而赵鼎、张浚相继窜斥,岳飞父子竟死于大功垂成之秋。一时有志之士,为之扼腕切齿。帝方偷安忍耻,匿怨忘亲,卒不免于来世之诮,悲夫!”[6]
  • 明末清初儒者王夫之在《宋論》一書中如此評價高宗:“ 高宗之畏女真也,窜身而不耻,屈膝而无惭,直不可谓有生人之气矣。乃考其言动,察其志趣,固非周赧晋惠之比也。何以如是其馁也?李纲之言,非不知信也;宗泽之忠,非不知任也;韩世忠岳飞之功,非不知赏也;吴敏、李棁、耿南仲、李邦彦主和以误钦宗之罪,非不知贬也。而忘亲释怨,包羞丧节,乃至陈东、欧阳澈拂众怒而骈诛于市,视李纲如仇仇,以释女直之恨。是岂汪、黄二竖子之能取必于高宗哉?且高宗亦终见其奸而斥之矣。抑主张屈辱者,非但汪、黄也。张浚、赵鼎力主战者,而首施两端,前却无定,抑不敢昌言和议之非。则自李纲、宗泽而外,能不以避寇求和为必不可者,一二冗散敢言之士而止。以时势度之,于斯时也,诚有旦夕不保之势,迟回葸畏,固有不足深责者焉。苟非汉光武之识量,足以屡败而不挠,则外竞者中必枵,况其不足以竞者乎?高宗为质于虏廷,熏灼于剽悍凶疾之气,俯身自顾,固非其敌。已而追帝者,滨海而至明州,追隆祐太后者,薄岭而至皂口,去之不速,则相胥为俘而已。君不自保,臣不能保其君,震慑无聊,中人之恒也。亢言者恶足以振之哉? ”

家庭[编辑]

祖先[编辑]

[编辑]

妻妾[编辑]

  • 憲節皇后邢秉懿,康王妃,封嘉國夫人,靖康之難時北遷,高宗遙冊為皇后,紹興九年崩,後韋太后歸國,方知皇后早崩,時中宮已虛位達十六年。
  • 憲聖慈烈皇后吳氏,自和義郡夫人、才人、婉儀、進貴妃。紹興十三年,立為皇后。高宗內禪,手詔後稱太上皇后,遷居德壽宮。孝宗即位,上尊號壽聖太上皇后,光宗即位更號壽聖皇太后。孝宗崩,始正太皇太后之號,慶元三年崩,年八十三。
  • 潘賢妃,侍奉高宗於康王府,生元懿太子趙旉,紹興十八年薨。
  • 張賢妃,初為才人,後晉婕妤、婉儀。死後追為賢妃。孝宗養母。
  • 劉賢妃,入宮為紅霞帔,遷才人,累遷婕妤、婉容,紹興二十四年進賢妃。
  • 劉婉儀,初入宮,封宜春郡夫人。尋進才人,與劉賢妃俱被寵,進婉儀。
  • 張貴妃,開封祥符人。初入宮,封永嘉郡夫人。乾道六年,進婉容。淳熙七年,封太上皇淑妃。十六年,進貴妃。紹熙元年薨。
  • 馮美人
  • 韓才人
  • 吳才人,吳皇后族人
  • 李才人
  • 王才人
  • 郡君田春羅,高宗為康王時側室,靖康之難時死於北遷途中。
  • 郡君姜醉媚,高宗為康王時側室,靖康之難時北遷。

子女[编辑]

[编辑]

宋高宗僅有一親生之子趙旉,早夭。

[编辑]

高宗為康王時,曾育有五女,後皆被擄。《新安縣誌》載高宗其中一女於建炎三年被江西縣令鄧元亮於起兵勤王時於道上收養,長大後嫁給鄧元亮之子鄧自明。至宋光宗即位,趙氏帶長子面見光宗,光宗稱趙氏為皇姑,封為郡主,並把鄧自明追贈為「稅院郡馬」,並賜地於東莞。後人散居到香港龍躍頭錦田廈村大埔頭東莞等地[7][8]

  • 康大宗姬赵佛祐,北遷時四歲,後入洗衣院
  • 康二宗姬趙神祐,北遷時四歲,後入洗衣院。
  • 康三宗姬,北遷時三歲,死於途中。
  • 康四宗姬,北遷時二歲,死於途中。
  • 康五宗姬,北遷時二歲,死於途中。

任用官吏[编辑]

宰相[编辑]

名將[编辑]

影视形象[编辑]

註釋[编辑]

  1. ^ 1.0 1.1 1.2 宋史·后妃列傳·韋賢妃傳》。
  2. ^ 唐德宗李適的生母沈氏原住於洛邑宮中,「安史之亂」中下落不明,唐德宗繼位後,遙尊沈氏為太后,並派人四處尋訪。
  3. ^ 據《氏族典·趙姓部紀事》所言:「天水趙之望也。」天水為古郡名,即今甘肅省天水市附近。
  4. ^ 《宋史·岳飛傳》:「兀朮遺檜書曰:『汝朝夕以和請,而岳飛方為河北圖,必殺飛,始可和。』」
  5. ^ 《宋史·卷三十三 本紀第三十三 孝宗一》:及元懿太子薨,高宗未有后,而昭慈圣献皇后亦自江西还行在,后尝感异梦,密为高宗言之,高宗大寤。会右仆射范宗尹亦造膝以请,高宗曰:“太祖以神武定天下,子孙不得享之,遭时多艰,零落可悯。朕若不法仁宗,为天下计,何以慰在天之灵!”于是诏选太祖之后。同知枢密院事李回曰:“艺祖不以大位私其子,发于至诚。陛下为天下远虑,合于艺祖,可以昭格天命。”参知政事张守曰:“艺祖诸子,不闻失德,而传位太宗,过尧、舜远甚。”高宗曰:“此事不难行,朕于'伯'字行中选择,庶几昭穆顺序。”而上虞丞娄寅亮亦上书言:“昌陵之后,寂寥无闻,仅同民庶。艺祖在上,莫肯顾歆,此金人所以未悔祸也。望陛下于'伯'字行内选太祖诸孙有贤德者。”高宗读之,大感叹。绍兴二年五月,选帝育于禁中。
  6. ^ 宋史·高宗本紀
  7. ^ 吉慶圍
  8. ^ 鄧族遷岑的真實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