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仁宗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宋仁宗
宋仁宗像
概要
姓名 趙禎
庙号 仁宗
谥号 體天法道極功全德神文聖武睿哲明孝皇帝
陵墓 永昭陵
政权 宋朝
在世 1010年5月12日-1063年4月30日
在位 1022年3月23日-1063年4月30日
年号

天圣:1023年-1032年十一月
明道:1032年十一月-1033年
景祐:1034年-1038年十一月
宝元:1038年十一月-1040年二月
康定:1040年二月-1041年十一月
慶曆:1041年十一月-1048年
皇祐:1049年-1054年三月
至和:1054年三月-1056年九月

嘉祐:1056年九月-1063年
宋仁宗臨蘭亭序

宋仁宗趙禎(1010年5月12日-1063年4月30日),中国宋朝第四代皇帝(1022年3月23日-1063年4月30日在位)。初名受益宋真宗的第六子,生母李宸妃,生于大中祥符三年四月十四日(1010年5月12日),大中祥符七年(1014年)封庆国公,八年(1015年)封寿春郡王,天禧元年(1017年)进中书令,二年(1018年)进封昇王。九月立为皇太子,赐名趙禎乾兴元年(1022年)二月,真宗崩,仁宗即帝位,时年13岁,1023年改元天圣。1063年駕崩汴梁皇宮,享年54岁。在位四十一年。民間流傳的“狸猫换太子”中的太子就是指宋仁宗,自古以來在包公劇中,亦以明君形象樹立。[1]

朝政[编辑]

內政與外交[编辑]

仁宗即位時只有十二歲,由刘太后垂帘听政,明道二年(1033年)太后听政十一年後病卒,仁宗始亲政。

在位期间最主要的军事冲突在於西夏夏景宗李元昊即位后改变其父夏太宗李德明国策,展开宋夏战争,延州、好水川、定川三战宋军皆有失利之处,韓琦范仲淹更在好水川之战后被贬。到定川寨之戰,西夏分兵欲直捣关中的西夏军遭宋朝原州(今甘肃镇原)知州景泰的顽强抵抗,全军覆灭,西夏攻占关中的战略目标就此破灭。西夏因连年征战国力难支,最后两国和谈:夏向宋称臣,宋每年赐西夏绢十三万匹、银五万两、茶二万斤,史称“庆历和议”,取得了近半世纪的和平。

辽兴宗時以萧惠陈兵宋境。接著,宋朝與遼國协议,以增加岁币为条件,维持澶渊之盟的和平协议,史稱重熙增幣

但需注意岁币支出对宋而言并非沉重负担,比起选择战争的军费,岁币开支无足轻重。宝元元年,陕西出支為1551万;宝元二年宋夏战争后,庆历二年陕西出支為3363万,几近赤字[2]。辽国失去南下劫掠的经济诱因,也是辽宋能维持百年和平的重要因素之一。

皇佑四年(1052年),侬智高反宋,军队席卷广西广东各地。仁宗任用狄青余靖率兵南征。皇佑五年,狄青夜袭昆仑关,大败侬智高于归仁铺之戰。次年,侬智高死於大理国,乱平。[3]

仁宗執政時期,由於長期和平,宋朝經濟快速發展,並出現交子。仁宗時冗兵特別嚴重,全国军队总计125万9千人,佔赋税十分之七。真宗與仁宗兩朝土地兼并更嚴重[4],公卿大臣大都佔地千顷以上。[5]仁宗晚年,“势官富姓占田无限,兼并冒伪习以为俗,重禁莫能止焉”[6]最後“富者有弥望之田,贫者无卓锥之地。”[7]

慶曆新政[编辑]

慶曆新政范仲淹十大政策揭開序目——明黜陟、抑侥幸、精贡举、择官长、均公田、厚农桑、修武备、减徭役、覃恩信、重命令。但反對勢力龐大,難以推動,一年四個月後便宣布中止。仁宗一朝對外雖無重大戰爭,對內亦無重大革新。

宋仁宗在位四十二年,是宋朝皇帝中執政最長的一位,生性恭俭仁恕,百司曾奏清扩大苑林,宋仁宗说:「吾奉先帝苑囿,犹以为广,何以是为?」[8]宋仁宗去世后,“京师罢市巷哭,数日不绝,虽乞丐与小儿,皆焚纸钱哭于大内之前”。就連讣告送到辽国時,竟“燕境之人无远近皆哭”,辽道宗耶律洪基痛哭道:“四十二年不识兵革矣”,史載其“惊肃再拜,谓左右曰:‘我若生中国,不过与之执鞭持盖一都虞侯耳!’”

評價[编辑]

正面评价[编辑]

宋朝是中国历史上自春秋战国后,第二个比较开放和宽容的时期。其根源就在于太祖皇帝赵匡胤的重文抑武和宽宏大量。赵匡胤统一中国后,通过杯酒释兵权,实现了向文官治国的转变,未杀有功大臣。尤其难能可贵的是,赵匡胤制定了法律,规定不能在朝廷上鞭打大臣,不准对公卿辱骂。宋朝不兴文字狱,对读书人比较宽容。到了宋仁宗赵祯继位,把这个传统弘扬到最大。赵祯爱好学习,崇拜儒家经典。他首次把《论语》、《孟子》、《大学》、《中庸》拿出来合在一起让学生学习,开了“四书”的先河。

在宋代有太多赞美、歌颂仁宗及其“盛治”的宋人,这些人包括欧阳修司马光王安石曾巩胡安国刘光祖周必大杨万里王璧陈俊卿刘克庄赵汝腾叶适王十朋文天祥等等。在大多数宋人眼里,“仁宗盛治”远过“贞观之治”、“开元盛世”。宋仁宗一生节俭,有天内宴,端上螃蟹28只,在得知食一隻蟹要一千钱后,竟不忍下箸。[9]

在嘉祐四年(1059年,距仁宗驾崩还有四年),以宰相富弼为首的群臣连续五次上表请求给他加尊号为“大仁至治”,赵祯都没有批准。但他死后再也阻止不了群臣给他加上“仁”的尊号了。翰林学士王珪等群臣给他写谥曰:“臣闻元精磅礴,济万物而不昭其迹者,荐名曰天;至德汪洋,泽万世而不有其功者,建谥于帝……维其历古圣贤之君,莫不极所以尊明令显之称,又或至于代相袭之。夫仁者圣人之盛德,岂独未有以当之耶抑当时鸿儒巨学反略于稽求抑又天之所启、期以克配先帝之庙乎《诗》云:‘维天之命,于穆不已’,此之谓欤惟功以创业为祖,德以守成为宗,皆尊尊之大义也。先帝尊谥,宜天锡之曰神文圣武明孝皇帝,庙曰仁宗。”

“仁”就是对帝王的最高评价,“为人君,止于仁。”《宋史》评价赞美仁宗及其盛治:“(仁宗)在位四十二年之间,吏治若偷惰,而任事蔑残刻之人;刑法似纵弛,而决狱多平允之士。国未尝无弊幸,而不足以累治世之体;朝未尝无小人,而不足以胜善类之气。君臣上下恻怛之心,忠厚之政,有以培壅宋三百余年之基。子孙一矫其所为,驯致于乱。《传》曰:‘为人君,止于仁。’帝诚无愧焉。”[10]

他的群臣们这样歌颂“仁宗盛治”:“四十二年于兹,可谓海内大治矣。窃迹羲黄之前,敻乎莫索其详。自《诗》、《书》之载,未有如兹之盛者也。”

北宋学者邵伯温这样赞美“仁宗盛治”:盖帝知为治之要:任宰辅,用台谏,畏天爱民,守祖宗法度。时宰辅曰富弼、韩琦文彦博,台谏曰唐介包拯司马光范镇吕诲云。呜呼,视周之成、康,汉之文、景,无所不及,有过之者,此所以为有宋之盛欤?”

北宋政论家陈师锡这样怀念“仁宗盛治”:“宋兴一百五十余载矣,号称太平,飨国长久,遗民至今思之者,莫如仁宗皇帝。……以致庆历、嘉佑之治为本朝甚盛之时,远过汉唐,几有三代之风。”

大文豪苏轼说:“宋兴七十余年,民不知兵,富而教之,至天圣、景祐极矣。”天圣、景祐都是宋仁宗的年号。即使目空无人的南宋宰相秦桧也曾说到:“昔我仁祖临御,亲选天下十有五人崇论宏议,载在方册。庆历、嘉佑之治上参唐虞,下轶商周,何其盛哉!”南宋人名人卫径也称:“嘉祐之治”振古无及。

负面评价[编辑]

王夫之批評宋仁宗“无定志”,“计此三十年间,人才之黜陟,国政之兴革,一彼一此,不能以终岁。吏无适守,民无适从,天下之若惊若骛、延颈举趾、不一其情者,不知其何似,而大概可思矣。……夫天子之无定志也,既若此矣。”[11]

家庭[编辑]

祖先[编辑]

[编辑]

[编辑]

子女[编辑]

[编辑]

[编辑]

授予官職[编辑]

宰相[编辑]

副相[编辑]

名將[编辑]

名臣(文臣)[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狸猫换太子」真相:宋仁宗生母之谜
  2. ^ 宋代地域经济 程民生/著
  3. ^ 余靖:《大宋平蛮碑》,碑位于桂林市铁封山西麓
  4. ^ 《宋史·吕冲传》載比部员外郎郑平,“占籍真定,有田七百余顷”;《宋史·王嗣宗传》載长安种“放弟侄无赖,据林麓樵采周回二百余里”。王蒙正“特章献太后亲,多占 田嘉州,侵民田几至百家”。(《宋史》卷三○一);又如王镐有“美田百顷”(范仲淹:《范文正公文集》卷14《友人王君墓表》)
  5. ^ 陈舜俞《都官集》卷二:“公卿大臣占田竟到千顷。”
  6. ^ 。《宋史》卷一三七
  7. ^ 《长 编》卷二
  8. ^ 《宋史·仁宗本纪》:有司请以玉清旧地为御苑,帝曰:吾奉先帝苑囿,犹以为广,何以是为?
  9. ^ 邵博《闻见后录》
  10. ^ 《宋史·仁宗本紀》
  11. ^ 《宋论》卷四《仁宗十二》

參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