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光甫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陳光甫(1881年12月17日-1976年7月1日) ,原名辉祖,字光甫,后易名辉德。是民国时期上海商業儲蓄銀行上海商業銀行創辦人銀行家企業家

生平[编辑]

陳光甫其父陳仲衡自先世以來,均以經商為要務。[1]1892年陳仲衡因經商不利,改就漢口祥源報關行職務,光甫隨同在報關當學徒。[2]1904年美國聖路易市舉辦國際覽博會,光甫為湖北省赴美參加博覽會之辦事員,並於博覽會結束之後留美念書。[3]1906年進入宾夕法尼亚大学華登商學院唸書,1909年獲商業學士學位畢業返國。[4]返國之後,在聖路易市國際覽博會期間認識的陳祺為南洋勸業會的籌備委員,推薦陳光甫參加籌備事宜,陳光甫被委派為該會的外事科主任,負責招待外國來賓,並照料該會所陳列的各國出品之展覽館。[5]1912年經由應德閎的推薦,江蘇都督程德全委任陳光甫為江蘇銀行的監督,即總經理。[6]1915年陳光甫設立上海商業儲蓄銀行,於6月2日在上海寧波路9號正式開幕,出任總經理。[7]1923年8月1日上海商業儲蓄銀行旅行部正式對外宣告成立。[8]

1927年陳光甫因局勢的關係,與蔣介石多有來往,蔣介石希望上海的金融界能支持他的政權,共同抵抗武漢國民政府及北伐大業。在這段期間陳光甫被任命為江蘇省兼上海財政委員,並成為主任委員,陳光甫對此多有推拖,但在情勢的考量上還是接下這個職務,爾後他對南京國民政府委任的財政次長、財政廳長、政治委員都推拖辭去。[9]

1929年在瑞士日內瓦參加第12屆國際勞工大會,以及在荷蘭阿姆斯特丹參加國際商會大會。[10]1932年一二八事變之後,上海陷入混亂,陳光甫在此期間幫忙善後與穩定社會秩序,並參加廢止內戰大同盟[11]1934年因平瀋通車一事,黃郛請求陳光甫幫忙,陳光甫派中國旅行社社長陳湘濤與日本國際觀光局商談組建東方旅行社事宜。[12]1936年接受南京國民政府的委派,赴美進行中美白銀問題談判。[13]1938年9月再度赴美,經過一年半的努力,前後獲得2,500萬元的桐油貸款與2,000萬元的滇錫貸款。[14]1941年陳光甫被財政部長孔祥熙任命為中英美平準基金委員會(Stabilization Board of China)主席,雖然平準會成效不彰,但在戰時還是對貨幣穩定起了一些作用。[15]1945年抗日戰爭結束之後,中國陷入國共內戰,陳光甫因在金融界有崇高的地位,具有廣泛的社會影響,容易成為國共雙方爭取的對象。後陳光甫先到香港觀望中國政局的發展,約在「三反」「五反」時拒絕共產黨的北上邀請後留在香港,繼續經營在香港註冊的上海商業銀行,約在1960年代中期定居台灣直至去世。[16]

著作[编辑]

上海商業儲蓄銀行內部出版:

  • 《陳光甫先生言論集》(1949)
  • 《本行生長之由來》(1949)
  • 《銀行業務實例研究》 陝西省渭北水利建設與本行事業在西北,本行投資建設永利硫酸亞廠(1964)
  • 上海市檔案館編,《陳光甫日記》(2002)
  • 《陈光甫档案》,藏哥伦比亚大学,未整理

参考文献[编辑]

  1. ^ 上海商業儲蓄銀行編,《陳光甫先生傳略》(臺北:上海商業儲蓄銀行,1977),頁1。
  2. ^ 上海商業儲蓄銀行編,《陳光甫先生傳略》,頁4–頁5。。
  3. ^ 姚崧齡,《陳光甫的一生》(臺北:傳記文學出版社,1984),頁4–頁5。
  4. ^ 姚崧齡,《陳光甫的一生》,頁5–頁6。
  5. ^ 姚崧齡,《陳光甫的一生》,頁9。
  6. ^ 姚崧齡,《陳光甫的一生》,頁9–頁10。
  7. ^ 黃江華,〈服務‧信用‧創新─愛國銀行家陳光甫之研究〉﹙北京:中央民族大學博士論文,2010﹚,頁24。
  8. ^ 黃江華,〈服務‧信用‧創新─愛國銀行家陳光甫之研究〉,頁24。
  9. ^ 王正華,〈1927年蔣介石與上海金融界的關係〉,《近代史研究》,2002年第4期(北京,2002),頁92–96。
  10. ^ 上海市檔案館編,《陳光甫日記》(上海:上海書店出版社,2002),頁91–頁104。
  11. ^ 上海市檔案館編,《陳光甫日記》,頁149–頁170。
  12. ^ 黃江華,〈服務‧信用‧創新─愛國銀行家陳光甫之研究〉,頁127–頁128。
  13. ^ 上海市檔案館編,《陳光甫日記》,頁171–頁180。
  14. ^ 黃江華,〈服務‧信用‧創新─愛國銀行家陳光甫之研究〉,頁155–頁177。
  15. ^ 宋佩玉,〈陳光甫與中英美平準基金會〉,《社會科學研究》,2006年第4期﹙成都,2006﹚,頁156–159。
  16. ^ 黃江華,〈服務‧信用‧創新─愛國銀行家陳光甫之研究〉,頁178–頁204。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