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舊黨爭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舊黨領袖司馬光,新黨領袖王安石

新舊黨爭北宋神宗熙寧二年(1069年),圍繞在王安石變法的執行上所引發的一場黨爭。新黨支持王安石的新政,舊黨反對新政。兩派官吏互相攻擊,一得勢就貶斥另一派士大夫,造成北宋政局的不穩定,持續五十多年,最終導致北宋滅亡。

簡介[編輯]

宋神宗力圖改革,拜王安石宰相,開以新政,是為王安石變法。新政雖切中時弊,但實行上頗有問題,遭到朝中保守黨大臣極力反對,是為舊黨

舊黨其中不乏有影響力的人物,如韓琦司馬光歐陽修蘇軾等,王安石唯有晉用呂惠卿曾布章惇韓絳等新人,予以抗衡。新舊黨爭前後凡五十餘年,對北宋的政治產生頗大影響。有時爭論只是書生意氣之爭,司馬光批評王安石變法的理由之一居然是南人不可當政,司馬光曰 :「閩人狡險,楚人輕易,今二相皆閩人,二參政皆楚人,必將引鄉黨之士,天下風俗,何由得更淳厚!」[1]由於新、舊兩黨更迭執政,王安石曾兩度退職,新政時行時廢,臣民無所適從。

黨爭最初因為政見不同而起,後來演變成排除異己的奪權之爭。

元豐八年(1085年)三月,在位十八年的宋神宗病逝,宋哲宗即位,以司馬光執政,幾盡罷新法,史稱元祐更化,在宣仁太后主導下,致力於恢復祖宗舊制,前後歷時九年,此一時期改革派人士幾乎全招貶職。蔡確章惇等被貶至嶺南(今廣東一帶),開啟北宋貶官至嶺南的先例。

元祐元年(1086年)王安石與司馬光相繼病逝,守舊派繼續掌握大權,黨爭仍無止息,朝廷分裂成正反兩黨,得勢反對黨又分成三派:

洛黨朱光庭賈易等攻擊蘇軾誣衊宋仁宗不如漢文帝宋神宗不如漢宣帝,以為是對先不敬。這時呂陶上官均挺身而出為蘇軾辯護,史稱蜀洛黨爭。至此黨爭僅淪為意氣之爭,終使朝綱不振,政風日壞。

元祐九年(1094年),宣仁太后病逝,宋哲宗親政,章惇汴京,拜尚書省僕射門下侍郎,恢復宋神宗的新法,史稱「紹述」,意為繼承,除曾布翰林學士,晉張商英為右正言。

章惇當政期間,對元祐諸臣大肆報復,以「抵毀先帝、變易法度」的罪名,剝奪了司馬光呂公著等人的贈官諡號,絕大部分的舊黨黨人都被流放罷黜,貶到嶺南等蠻荒地區,又企圖追廢宣仁太后,為哲宗所止。但章惇此舉只是帶有個人情緒的報復。但在公家事務上,章惇尚稱正派,未曾以官爵私其親信。

宋徽宗即位後,將章惇則以罪貶逐於外,改用韓忠彥、曾布為宰相,試圖化解新黨爭,但黨爭已是無可化解。徽宗起用蔡京,但蔡京奸險不堪,與宦官童貫等勾結,立「元祐黨人碑」,將司馬光等309人定為奸黨,碑上有名者及其子孫永遠不得為官,皇家子女亦不得與名單上諸臣後代通婚;結果忠良盡去,國事不堪聞問,加速北宋覆亡。

影響[編輯]

余英時說:「黨爭是宋代士大夫政治文化中一個重要的構成部分。」[2],又說「在熙寧變法以前,皇帝是超越於黨爭之上的;但在神宗與王安石『共定國是』以後,皇帝事實上已與以宰相為首的執政派聯成一黨,不復具有超越的地位。」[3]

參考文獻[編輯]

  1. ^ 《續資治通鑒·卷六十七》
  2. ^ 《朱熹的歷史世界》,第374頁。
  3. ^ 《朱熹的歷史世界》,第376頁

參見[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