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天國北伐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北伐 (太平天國)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太平天國北伐,指1853年至1855年间太平天國自南向北的一次重要軍事行動,征伐对象为以北京为首都的清朝政府,但最後以失敗告終。

過程[编辑]

咸丰年间所绘制的《京师布防图》

1853年太平天国攻陷南京後,五月東王楊秀清林凤祥李开芳吉文元,從揚州出發乘船到浦口登陸,率九軍二萬兩千五百多人北上。並派朱錫琨許宗揚黃益芸為北伐後續梯隊。當時目標是佔領天津,然後等待援軍,再取北京。後續梯隊在浦口上岸後誤走六合,未跟上前面主力部隊。這支部隊在當地宿營時被清军纵火烧毁了军火库,引起爆炸,死傷慘重,黃益芸喪生,朱錫琨逃生後與林鳳祥會合,許宗揚則返回天京。因此,清军上下士气高涨,大力宣传“纸糊金陵,铁铸六合”,军心稍安[1]

北伐軍從揚州出發後,途經安徽臨淮關鳳陽府,最後經亳州六月進入河南。北伐軍攻陷河南的歸德府,奪得火藥兩萬多斤並鐵砲無數,但糧斛不足。北伐軍本欲於歸德府北四十里的劉家口搶船渡過黃河,但清軍已將船隻收泊北岸並全部燒毀。北伐軍只得繼續西進,經陳留縣、朱仙鎮中牟鄭州、最後到達鞏縣汜水口渡河[2] 。因船少人多,尚未渡盡清軍已追到。未渡河的後續部隊約3000人被迫南歸,經湖北回到安徽,倂入西征部隊。渡河的北伐軍自六月起圍攻懷慶府(今河南沁阳市),經五十多日仍未能攻下,只好放棄,然後進入山西,經平陽府、洪洞縣折往東趨屯留黎城再由太行山武安涉縣直隸挺進。於8月28日攻克直隸重鎮臨洺關,京城震動,逃離北京的不下三萬家。清廷一方面宣布京城戒严咸丰帝任命其皇叔惠亲王绵愉为奉命大将军,以科尔沁郡王僧格林沁为参赞大臣,总督四将军及察哈尔兵马,与胜保等人协力,倾全力以保北京;另一方面也作了必要時撤出北京的準備。由于北京全城戒严,人心惶惶之际,物价飞腾,米珠薪桂,一片混乱[3]

因清軍扼守保定,北伐軍乃從深州趁虛而東,打算經滄州靜海從東面取北京。10月29日,静海已经落入太平军手中,不久,独流(镇)、杨柳青皆克,天津城已经近望在即。见此,僧格林沁、胜保二人分别率军由涿州和保定向东阻截太平军。太平军想在清军汇集前攻克天津,但遭到城内义勇与守军的顽强抵抗。他们扒开南运河堤岸,有效阻止了太平军的进攻[4] 。洪水泛濫之下,使北伐軍無法再前進。直到年底,北伐軍約四萬人都還停留在天津附近的靜海和獨流附近,從而給清政府得到調動軍隊時間。由於北京一帶清軍比北伐軍多出數倍,加上北伐軍以南方人為主,未習慣北方寒冬,令北伐軍處於劣勢[5]

1854年初北伐軍被迫南撤。當北伐軍在靜海受受困之時,林、李二人不断派人化装成难民、乞丐和艺人,乔装打扮出城,奔向天京求救,天京當局派曾立昌許宗揚陳仕保等率領七千五百人,在1854年2月4日出兵前去救援北伐军。他们疾行而进,仅四天就经桐城到达舒城。北伐援軍在1854年三月渡過黃河,由于六安的“捻党”积极响应,援军很快拿下六安,连破正阳关、颍上,在3月初由亳州杀入河南,永城、夏邑等地被攻陷。渡河后的北伐援军滚雪球一般越滚越大,江苏、山东交界之地及鲁西南等地的零散捻军奋起响应,四处开花,沿途“捻子”纷纷加入太平军,声势浩大。四月間,北伐援軍到達山東臨清州,不知为何北伐援军没有继续前进,反而停下脚步把临清城团团围住,拼命攻打临清坚城。在阜城围城的胜保及山东巡抚张亮基等迅速向临清方向集结。如此一来,清军不仅阻止了北伐援军的继续北上,又对攻打临清的太平军形成反包围。在数万太平军援军攻克临清城后,城内粮食早已被清朝地方官员下令烧毁,吃饭顿成问题。而且,援军大军入城后,锐气顿失,被清军四面围困,反而成为瓮中之鳖。因为新入伙的捻子、盐贩子、流民等人各自三心二意,不听调遣,纪律极差。曾立昌只好向南撤退,他和陳仕保先後戰死,許宗揚只身回到天京,被收入大牢。林鳳祥、李開芳的部隊在3月間退至阜城吉文元在該地戰死,再南退至連鎮(今河北東光縣內),林鳳祥聞知援軍到達山東,派李開芳分兵迎接援軍。在李開芳會合援軍前,援軍已經潰散,李開芳只好固守山東高唐州。天京當局曾經命秦日綱率領第二支援軍北上,在安徽舒城為清軍擊敗,被逼折返。

清軍分別在連鎮和高唐州圍困北伐軍,兩地的北伐軍無法聯絡,堅守多月後,因糧盡而逐漸不支。1855年3月,清將僧格林沁攻下連鎮,林鳳祥受傷被俘,不久被押到北京處死。僧格林沁率兵到高唐州,李開芳知道林鳳祥已全軍覆沒,從高唐州突圍至馮官屯,又被清軍圍困,不久被俘,6月在北京被處死。

評議[编辑]

中國近代史學者郭廷以在他的《近代中國史綱》中認為失敗的主因有二,其一為兵力不足。其二為南北語言隔閡,不似在兩湖之時,從者動以萬計。

另有觀點認為,太平天國僅以二萬餘人北伐,反映了當時主政的東王楊秀清偏安心態。他曾在1852年說:「今日上策莫如捨粵不顧,直前衝擊,循江而略城堡,舍要害,專意金陵,而據為根本。然後遣將四出,分擾南北。即不成事,黃河以南,我可有也。」

影響[编辑]

李秀成自述中,此次孤軍北伐行動被認為是天朝覆滅的十大誤之二。原因即為兵力上明顯不足,無法達成目標。羅爾綱在《太平天國史》中考出大約只有九軍約兩萬兩千五百人。因此有人認為北伐是重大決策失誤,徒然斷送了太平軍大批精兵良將,又分薄了西征軍的實力,令西征波折重重,未能及早消滅新興的湘勇但也有人認為太平天国的北伐虽然失败,但北伐軍深入清朝统治中心地区,打击了清政府的封建统治,牵制了清政府的注意力,为同时进行的西征和1856年的东征的胜利,创造了条件。[來源請求]

参考资料[编辑]

  1. ^ 林凤祥与北伐战争. 广西: 广西电视网. 2009-03-09 [2014-01-17] (中文). 
  2. ^ 北伐. 中华五千年网. [2014-01-17] (中文). 
  3. ^ 空幻的帝京之旅. 新浪网. 2008-01-24 [2014-01-17] (中文). 
  4. ^ 赫连勃勃大王. 《极乐诱惑:太平天国的兴亡·“北伐军”的初试锋芒(2)》. 2008年11月. 
  5. ^ 太平军北伐覆没记. 西陆网. [2014-01-17] (中文). 

參考书籍[编辑]

  • 郭廷以著,《近代中國史綱》上冊。
  • 茅家琦著,郭著《太平天國史事日誌》校補。
  • 羅爾綱著,《太平天國史》卷五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