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教会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地方教會
跳转至: 导航搜索
Confusion grey.svg
提示:本条目的主题不是召会中国自立教会中国家庭教会

“地方教会”运动倪柝声及其同工创立的一个中国基督教新教自立教会运动,其早期团体名为地方教会基督徒聚会处小群等。

并非所有“地方教会”运动的团体都是李常受台湾美国等地组织起来的“召会”,在中国内地及港澳台和海外有许多地方性的教会基本从是从倪柝声所带领的聚会处而传承下来的。

在中国大陆[编辑]

  • 1922年,倪柝声(1903年—1972年)等人在福州开始起首地方性的聚会。
  • 1927年到1952年,倪柝声和他的同工们,在中国各地先后建立了约700处地方教会,7万信徒,其中近4万在浙江省
    • 1926年,汪佩真开始在上海的聚会,1927年,倪柝声李渊如前来加入。1928年1月,他们租到哈同路240弄文德里的房子,在那里召集了第一次的得胜聚会。讲到神永远的旨意和基督的得胜,参加人员约五十人。
    • 1928年,第一次的得胜聚会后不久,浙江省温州平阳县(今温州苍南县)桥墩门的王雨亭等人和江苏省北部苏家嘴的季永同邱日鉴首先响应,脱离宗派,建立地方教会。温属众教会后来包括约二百处地方教会,平阳县约一百处,其它分布在泰顺、温州、瑞安和福建福鼎;苏北众教会包括约二十处地方教会,主要在阜宁淮安
    • 1932年,李常受在山东烟台兴起北方第一处地方教会。不久,在长春兴起东北第一处地方教会。
    • 1933-1934年间,浙江省杭州萧山绍兴一带,福建省福清、莆田,陆续兴起地方教会的见证。
    • 1935年,沿海各省的主要城市与港口,如首都南京、苏州、天津青岛和北平兴起地方教会的见证。各地的同工达到200位。
    • 1938年 姜活石從福建南來香港開荒佈道,在油麻地茂林街建立聚會點,成立了香港地方教會擘餅聚會的第一張桌子,日後發展為「香港基督徒聚會處Christian Assembly-Hong Kong」成為地方教會。幾十年發展下來,演變成為「香港基督徒聚會中心Christian Convention Centre」。
    • 抗日战争期间,香港(魏光熹)、广州以及内陆省份的汉口、重庆、桂林、昆明、兰州、天水、西安等地也兴起了地方教会的见证。1943年烟台教会信徒移民绥远和东北丹东,在绥远兴起约二十处地方教会,较有规模的包括包头、萨拉齐、陕坝、丰镇隆盛庄和归绥(呼和浩特)。
    • 1942年底,上海教会长老们对倪柝声帮助弟弟经营中国生化制药厂一事产生了不满,将其革除。直到1948年春,借着李常受和汪佩真安排,說服對倪不服的長老,倪柝声才恢复职事。
  • 1948年和1949年,倪柝声在福州附近的避暑地鼓岭带领了两期同工训练。内容有《人的破碎与灵的出来》、《神话语的职事》、《主工人的性格》、《权柄与顺服》等。
  • 各地教会普遍大复兴。上海教会人数从几百人扩增到数千人,其中知识分子、青年学生占三分之一。倪柝聲發動「交出來」運動,许多信徒奉献他們所有私產交給教會,花费巨资建造成南阳路145号聚会所,可容纳3000人。又分为26个“家”,信徒就近聚会。张子洁带领的青岛地方教会信徒迅速扩增到4000人,除了龙山路4号聚会所以外,还分为20个家聚会。各地纷纷新建聚会所,如福州教会的中洲聚会所和津门路聚会所、南京教会的鼓楼头条巷聚会所、北京教会的宽街聚会所等。1950年初,倪柝声在香港的工作,带进香港教会的复兴,信徒扩增到3000人,新建了尖沙嘴天文台道聚会所
  • 1951年,土改运动中,鼓岭房产被没收,曾有不少信徒联名要求政府加以保留。
  • 1952年4月,倪柝声因反革命被捕,接受长达4年的秘密审讯。许多地方的弟兄姊妹接受信心的试炼。
  • 1956年1月29日,在肃反运动中,地方教会大批同工长老,包括张愚之蓝志一汪佩真李渊如都被捕入狱,打成“倪柝声反革命集团”,都被判刑入狱多年。俞成华则病死在审讯期间。在上海召开大型控诉会,批判倪柝声及其同黨的反革命、反人類、反人民行為。倪柝声因原中国三自发起人吴耀宗的控告而鋃鐺入獄,控告項目包括:在政治上极其反动,在经济上偷税漏税,在生活上私藏色情影片、書本,又和兩個聚會處女同工有染。(后经查證是原中国三自发起人吴耀宗的诬陷)。
  • 阎迦勒(在北京,宽街聚会所,现在加入北京三自)、唐守临任钟祥左弗如(在上海)、郑证光(在福州,中洲聚会所)、李因信(在西安)带领部分信徒重新加入三自。
  • 1958年,在地方教会最集中的浙江省平阳县,进行“消灭宗教”试点。各城市地方教会被迫“献堂献庙”,并入联合礼拜。
  • 1972年6月1日,倪柝声在安徽广德白茅岭监狱离世。
  • 1978年左右,大陆政局改变,李常受的信息从香港等第三地传入大陆浙江(平阳,苍南,余姚,金华等地),河南(鲁山,安阳等地),福建(福州等地),江苏(苏北等地),山东(烟台,威海等地),安徽(明光等地),上海等地,各地教会因为看见李看到的教会道路和实行实在和当初倪传的道路有差异,并感到有新鲜的“灵”,造成全国性的不和睦,各地教会因此而少了交通。

在海外[编辑]

1925年,倪柝声在马来西亚的实兆远建立了第一处地方教会。

1949年,倪柝声打发同工李常受(1905年—1997年)到台湾开展,以免有可能被“一网打尽”。

2007年,传扬和实行李常受的教义思想和组织制度、使用圣经恢复本李常受著作、自称“召会”、“地方召会”和“主的恢复”的团体分布六大洲4000余处,海外信徒人数约25万。

著名人物[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辨證

        香港『地方教會』歷史探源                  鄭榕龍牧師
        (本文出自《香港基督徒聚會中心 三十週年紀念特刊》1999年)

(一)導言   筆者由信主,至受神學訓練期間的實習,及後來牧養的,都在同一個堂會裡︰香港基督徒聚會中心(葵涌堂,現稱荃灣堂)。而每當介紹自己所屬的堂會名稱時,很多時都不為人所知,還可能以為是甚麼不正統的教會;但對於略有聽聞類此名稱的人,他們的反應則是:是不是『基督徒聚會所』或『教會聚會所』;有時有些人亦會摸上門,才知找錯地方。故很多時候需要花不少唇舌作解釋及交代,可是對方仍未必能明白及掌握。   要別人清楚了解及不致有所誤解,就必須有一幅清晰的圖畫,而這圖畫就是『地方教會』的發展歷史了!其實,筆者亦曾希望稍作深入的探究,適逢本人修讀『香港教會史』這科要寫一篇論文,故有機會作出研究。   筆者探用探究的方法及所要達到的目的,只是從歷史的角度,藉不同的資料來整理出一幅清楚的圖畫,好能澄清一些誤解而已;並對筆者所屬的敎會發展有多些了解。   可是在搜集資料的過程,才發現有關『香港』地方教會的歷史發展的資料十分有限及不詳盡,不像一些大宗派的教會有詳盡的記錄。故筆者除了參考現有的資料外,也會參考一些『口傳』的資料。

(二)『地方教會』的發展歷史

   (1)一般錯覺

  無可置疑的事,一般人對『地方教會:一地方一教會』的認識,乃在於對華人教會有深遠影響的屬靈巨人:倪柝聲先生。且一般都認為他是『地方教會』的創始者及倡導者1。然而,一般的錯覺:因此都以為所有的『地方教會』都是由他建立而來的;特別是名稱十分相近似,如『基督徒聚會x或xx』。其實,若說『地方教會』是由倪柝聲先生起始,則不屬於他建立的教會實不可稱為『地方教會』;然而,不少教會實在有具『地方教會』共有的特色或見證,且亦會自稱為『地方教會』。究竟為何會這樣呢?   若要明白,又要澄清並紏正以上的錯覺,就必須了解『地方教會』發展的歷史了。

   (2)源於中國

  要了解『香港地方教會』的發展歷史,是不能不連於中國來看的。因為『地方教會』的起源或其思想根源是在中國衍生的。   約於一九二二年底至二三年初,在中國福建福州之倉前山教會有大復興,神就在此時興起了一群年齡相約的青年同道,當中包括:倪柝聲、王載、王峙、王連俊、繆紹訓、陸忠信2、魏光禧3、姜活石4…等。   神興起這班年青人,實在是祂應允了人的禱告。因為早在那時候的十年前,神已使用和受恩傳教士(Miss Margret E. Barber)5,及後另一位同工黎傳教士(Miss L.S. Ballord),並中國同工李愛明一起憑信心自由傳道,她們早就看到復興中國教會必須求主興起中國年青的一代,主實在聽了禱告。   後來,她們在福州南台對岸的白牙潭租了美國公理會一座平房,作為訓練傳道工人的場所。她們的信念是福音要傳遍中國,必須訓練本地教會的人材7。筆者相信她們當時必然『曾經細心的訓練及帶領過』不少教會的青年,包括上述的青年,及不知其名的8。   其實這班青年人所受的訓練,正好為『地方教會』的建立預備了道路9。特別是和受恩教士,她生平的見證深深的影響了他們,他們亦透過她接觸到西方的神學思想。她曾向他們介紹蓋恩夫人的傳記、聖經預言及末事論的著作等10。但對他們日後建立教會最具影響的,應是一些由英國弟兄會出版的書籍,而和教士曾將『弟兄運動』中兩位代表人物(寇斯C.A. Coates及達秘J.N. Darby)的解經書籍推介給他們看,使他們對傳統式的教教生活,只著重儀式及信條的宗教氣氛沒有好感11。而後來他們在不同地方建立『地方教會』的觀念,其實這觀念早在達秘的神學中有跡可尋了12。他們教會生活的主要特徵是為信徒施洗、解經,信徒彼此照顧,一同關心神的工作,經常公開見證神在基督裡的救恩。對於姊妹則有嚴格的限制,禁止在有弟兄的教會中講道,及聚會中要帶頭紗13。   因此,弟兄會所建立的教會模式 (即地方教會的模式),就深印在他們的腦海中,成了他們日後建立地方教會指標及模樣14。而第一個建立起來的『地方教會』是在福州,由倪柝聲先生約在一九二三年創立,當時沒有任何名稱15。但開始時教會似乎還未成形,只是團契或家庭聚會而已16。到了一九二七年在上海,建立教會時稱為『基督徒聚會處』。後用『教會聚會所』或『基督徒聚會所』。 而『小群教會』則是別的宗派教會加給他們的,但他們從沒有這樣稱呼自己及使用這名稱的。從一九二三至五0年間,全中國已有二百多處倪氏建立的『地方教會』17。

   (3)來到香港

  倪氏所建立的『地方教會』不單在中國本土,在東南亞:台灣、星加坡、菲律賓及香港等地都有18。然而,在香港,要到一九五0年才正式成立香港的『教會聚會所』,聚會場所位於九龍天文台道(即今日的天文台道基督徒聚會所)。倪氏更為他們正式安排了五位長老及十位執事,並安排兩位性情不同的弟兄魏光禧及陳則信一起同工19。   由此看來,在香港屬倪氏之『地方教會』的建立,是在五十年代初才正式開始。這樣,比起一些較早期在香港建立之有『地方教會』特色及見證的教會,在歷史發展而言則是較後期,而非始於他們了。   按筆者有限的資料所得,筆者教會的前身:『香港基督徒聚會處』乃是在香港最早有『地方教會』特色及見證的教會,郤不是源於倪氏的『地方教會』。 這教會由姜活石先生於一九三八年時建立的20。 『這是香港最早的一張見證主的桌子,當時在港九還未見有第二張主的桌子維持主的見證』21。故直到今日,已有近六十年的歷史。至於由『香港基督徒聚會處』到『香港基督徒聚會中心』的歷史發展,則不在此詳述;一方面避免累贅,另方面已有文章詳細論述,故請參考《基督徒聚會中心十週年紀念感恩特刊:四十年來》。

(三)結論     若從以上簡單的歷史追索,可以發現一個事實:『地方教會』的思想或觀念乃是來自國外的『弟兄會』,及師承的源頭相同。故不同的受訓者所創立的教會就必然具有相同或相類似的特色、模式及持有共同的見證,這是可以理解的。     為此,倪氏所建立的『地方教會』,或許是他提出最早,但郤不是唯一的『地方教會』。因為在他以外,相信亦有不同的受訓者曾建立具有與之相似的教會路線,亦不是〝借其名〞稱為『地方教會』(筆者的教會便是一例,而事實不是屬於倪氏所創立的『地方教會』;或人看為有相類似的就都說是聖靈所立的『地方教會』罷了!)   其實,按筆者有限的了解,『地方教會』只是按當時對聖經的解釋而提出來的一種建立教會的模式。然而,在不斷對聖經有更豐富了解後,教會必然不斷朝向更完美的路前進,而不是只限於固有的傳統。而筆者的教會在多方面已與原先的看法有所不同(如可以接納牧師的職份與名稱及姊妹可以講道等),但又不失去原有的特色及見證(如每主日都舉行擘餅紀念主的聚會等)。最後,期盼以上的論述能達至澄清一些錯覺的作用,並能對『地方教會』發展的簡史有一幅較為清晰的圖畫。

  若有任何資料上的錯漏,歡迎指正及提供。

附註: 1.參林《事奉的人生》頁315,及《屬靈神學》頁187。有關『地方教會』的觀念,

可參倪:《信徒造就》頁86-88及林:《屬靈神學》頁186-199。

2.陳:《我的舅父倪柝聲》頁10,查:《中國基督教人物小傳》頁312及林:《靈神

神學》頁20。

3.在林:《屬靈神學》頁20,名單中多了一個人。 4.姜活石先生,一九零零年生於福州,一九三八年來港,並建立『香港基督徒聚會

處』(即香港基督徒聚會中心之前身),筆者相信他亦是當時被復興的青年之一。
因按其兒子姜天柱(現時為香港督徒聚會中心之長老)口述:其父當時約廿二歲,
剛從大學畢業回福州,在福州亦是跟隨和受恩傳教士受訓練,其時起碼有五人,
除自己外,還包括王載及倪柝聲,其餘兩人的姓名忘記了。

5.有關和受恩傳教士的簡介,可參林:《屬靈神學》頁21-22,及註15:對和教士

有所影響之潘湯牧師。

6.參陳:《我的舅父倪柝聲》頁10,及金:《中流砥柱》頁31,32。 7.參林:《屬靈神學》頁22。 8.金:《中流砥柱》頁6。 9.參同上,40頁。在缺乏資料下,筆者認為可從倪柝聲先生的受訓過程中,大約

估計與他同年代的青年受訓的情況。

10.參林:《屬靈神學》頁22-26。 11.同上,頁27,28。可是這種缺乏信條及教義原則校正所建立的教會,無論在起始

 或進行過程,是造成不可避免偏差的原因,金:《中流砥柱》3,4。

12.同上,頁292。 13.金:《中流砥柱》頁88。 14.同上,頁113,及查:《中國基督教人物小傳》頁320。倪氏歐遊後,深受弟兄

 會英倫派的影響,更肯定一地方一教會的教會模式是正確的。時為一九三三年。

15.陳:《我的舅父倪柝聲》頁17。 16.參林:《屬靈神學》頁30,及查:《中國基督教人物小傳》頁313。 17.筆者認為有關倪氏建立之『地方教會』的名稱使用十分繁複及混亂,很難從資

 料中確定,因各資料未能在這方面有詳盡的探索,論及也不盡相同。可參金:《中
 流砥柱》頁101,165,陳:《我的舅父倪柝聲》頁18,及查:《中國基督教人物小
 傳》頁313。        

18.參林:《屬靈神學》頁51。 19.參金:《中流砥柱》頁183,及查:《中國基督教人物小傳》頁334,335。 20.按姜天柱長老口述:他父親姜活石先生除了與倪氏為同期受訓的同學外,同學

 間彼此亦有協議,就是每到一個地方建立教會,誰最先到,就使用『基督徒聚會

 處』。而姜活石先生卻比倪氏先在『香港』建立教會,故先採用『聚會處』,而  倪氏後來只能用『聚會所』 21.陳:《感恩特刊》頁4,5。『地方教會』的特色之一就是:見證主的桌子。意即十  分注重『擘餅紀念主』的聚會,故亦以設立有這聚會為一個教會的正式被建立。 參考書目: (一)林榮洪,《屬靈神學:倪柝聲思想的研究》。香港:中國神學研究院,一九八九。 (二)林榮洪,《事奉人生:倪柝聲的事奉觀》。香港:宣道出版社,一九八二。 (三)陳終道,《我的舅父倪柝聲》。香港:宣道出版社,一九八二。查時傑,《中國   基督教人物小傳:上卷》。台灣:中華福音神學院,一九八三。 (四)金彌耳著,戴致進譯,《中流砥柱──倪柝聲傳》。台灣:中國主日學協會,一    九六九。 (五) 倪柝聲,《信徒造就》。香港:基督徒出版社,一九七四。

參考刊物: 陳舍我,《基督徒聚會中心十週年紀念感恩特刊:四十年來》。 香港基督徒聚會中心出版,一九七九。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