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粉紅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小粉红是中国大陆自由派社交网络用户用以贬低中国大陆民族主义社交网络用户的负面标签,后来又可用于泛指2010年中期涌现出的倾向民族主义的新一代中国大陆青年[1]

历史[编辑]

“小粉红”一词最初源於中国最有影响力的网络文学网站之一晋江文学城。根据晋江文学城站方提供的数据,该网站日均页面浏览量超过一亿,女性用户占七成,18岁至34岁用户占68.64%,用户日平均在线时间94.19分钟。该网站的小说大多是言情题材,其中以描写男性之间的情感与性爱的“耽美小说”为一大特色。至少从2008年开始,该网站用户已经用“昨天没上小粉红”这种句子来指代昨天没上晋江文学城,当时“小粉红”是晋江文学城用户对晋江文学城的昵称。因为该网站采用粉红色作为背景,也有的晋江文学城用户说是因为耽美小说经常描写的男男性爱段落常提到“粉红色的直肠内壁”[1]

但是晋江文学城用户很少讨论政治议题,更很少表现出民族主义思想。2010年末,当晋江文学城的很少一部分具有民族主义倾向的用户聚在“风雨读书声”版块时,晋江文学城的站长iceheart(黄艳明)以上级要求为由,着手关闭“风雨读书声”版块,引发该版块用户不满。最终“风雨读书声”版块不再关闭,但iceheart将该版块ID号改为“250”。该版块用户认为iceheart是有意讽刺他们是二百五(意思是“傻子”)。2011年,这批用户离开晋江文学城,自建了“凤仪美食论坛”,该论坛与晋江文学城无任何联系[1]

2015年夏,“凤仪美食论坛”部分用户在新浪微博上与微博大V用户@大咕咕咕鸡展开对骂,这是因为言论多属自由派的@大咕咕咕鸡此前发明了“你国”一词,以表示同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保持距离。在对骂中,@大咕咕咕鸡从部分与其对骂的女用户的微博相册中下载了一些照片,并公开发布出来羞辱这些用户,讽刺这些女用户相貌丑陋,同时称她们是“小粉红”。这可能是因为@大咕咕咕鸡在微博评论区中看见有人说,这些攻击他的用户来自晋江小粉红,所以他就用了这种说法。但实际上这完全是张冠李戴,因为这些用户并非晋江文学城用户。@大咕咕咕鸡用“小粉红”贬称和他对骂的“年轻女性民族主义者”,这种用法由他发明后,仅在小范围内流传,并不为广大社交媒体用户知晓,也没能传开[1]

2016年1月20日,经百度贴吧“李毅吧”网络论坛提议,部分中国大陆网民在三立新聞、《蘋果日報》和蔡英文Facebook主頁上大量发布评论,号称“帝吧出征”,这次事件的导火索是“周子瑜事件”及2016年中华民国总统选举[2][1][3]。2016年6月底至7月,中国大陆的赵薇执导的电影《没有别的爱》因台湾演员戴立忍涉嫌台独而遭到大陆网民抵制,随后该剧剧组决定将戴立忍撤换[4][1]。在这两次事件中,中国大陆涌现出许多在社交媒体上捍卫中国大陆政府、痛批“台独分子”的民族主义者,其中熟练使用互联网的青年人占很大比重,他们大量使用表情包、段子及其他网络语言,讲求规则,这与1999年五八事件北京大学生向美国驻华大使馆扔石头或2012年中国反日示威活动西安部分参与者砸日本车等传统民族主义者中的激进行为形成了鲜明对比。这些新一代青年人也在2016年这两次事件中获得了“小粉红”这一标签。这是中国大陆倾向自由派的社交媒体用户对这些倾向民族主义且熟练使用网络语言的青年人的贬称。这种贬称是从2015年@大咕咕咕鸡的用法衍生而来,经这两次事件而广为流传[1]

根据此后流行的说法,“小粉红”(意指上述倾向民族主义且熟练使用网络语言的新一代青年人)的主力是20岁左右的“无知少女”,平时爱看耽美小说,是晋江文学城的忠实用户。这种说法最先是自倾向自由派的社交媒体用户中流传,随后被中外部分主流媒体和舆论接受[5][1]。但根据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方可成等人的研究,2016年1月20日“帝吧出征”的参与者中,经抽样调查显示,有64%是男性,这说明此次活动并不是以年轻女性为主的运动,另外晋江文学城根本没有讨论“帝吧出征”,甚至几乎不讨论政治[1]

在2016年的这两次事件后,出现了不少倾向自由派的分析文章,其中反复出现的主题是:小粉红愚蠢、无知、幼稚、被洗脑、狂热、容易被煽动、不理智。这些特质很容易和“年轻的无知少女”形象联系起来。尽管“帝吧出征”根本不是以年轻女性为主,但通过将其描绘为年轻女性“小粉红”主导的运动,自由派意见领袖可以很方便地攻击“帝吧出征”参与者都无知、愚蠢且狂热。另外“帝吧出征”中大量使用表情包也被他们讽刺为是因为“小粉红”语言能力低下、品位低俗,只能用表情包表达。但对表情包的研究则显示熟练运用表情包或许反而是具备文化资本的体现[1]

自由派作者王五四在《粉红色的回忆》一文中说,“可以分析出,小粉红们多数出身三四线城市,或者是跟随父母进入一二线城市打工,属于社会中下层。”他还引用了心理学家唐映红的观点称,强烈的爱国感情“通常见诸于社会经济中下层(‘爱国’会提升他们的自尊感)、难以理解复杂社会现实的保守者(他们大脑额叶前扣带回的灰质部分偏少而颞叶的杏仁核偏大,导致他们难以理解模糊知识,却又充满强烈的憎恶感)、青少年(大脑前额叶的发育尚不完善)。”[1]这种将“小粉红”描述为“社会中下层”的说法也在自由派人士中屡见不鲜[6]。但是,根据对参与“帝吧出征”参与者的Facebook个人账号资料的研究,相当一部分参与者是正在留学的学生,而他们的背景很少属于“社会中下层”[1]

有意思的是,在自由派社交媒体用户发明并广泛使用了“小粉红”这一带有性别歧视色彩的标签后,部分中共媒体在反用“小粉红”这一贬称、称赞“小粉红”的同时,却仍留有性别歧视色彩。例如《环球时报》在微博上发表的一篇称赞“小粉红”的文章说:“她们不太懂网络安全,朋友圈和微博里晒满了美食和旅游照片;她们不懂网络舆论,但却是这个上甘岭上的生力军;她们垂涎着环球时报的肾和美腿,据说最近又盯上了共青团中央的‘华为麦芒’。她们不关心政治,分不清‘左’右,但却有着一股天然的正义感。”(肾指《环球时报》微博的肾六小编,又叫六主任,因使用iPhone 6手机发微博而得名;美腿指《环球时报》微博的美腿小编,因使用华为Mate 7手机而得名;华为麦芒指共青团中央微博的小编使用“华为麦芒”手机。垂涎是指她们只盯着手机品牌看。)“小粉红,是我们的女儿,我们的妹妹,我们暗恋的隔壁班女孩。让我们共同守护她们。”《半月谈》杂志也形容她们“肤白貌美三观正,爱国也要‘萌萌哒’”。所以无论是自由派用户还是上述部分党媒,对年轻女性都表现出了居高临下的姿态。自由派用户认为“小粉红”是被洗脑和煽动的年轻无知少女,而《环球时报》认为“小粉红”是忠心耿耿的蠢萌少女。@大咕咕咕鸡讽刺“小粉红”相貌丑陋,而《半月谈》形容她们“肤白貌美”,这都是在对年轻女性的外貌加以评论。对立双方对年轻女性的态度多有契合之处,这可能也是“小粉红”这一标签在2016年突然迅速流传的原因之一[1][7]

用法[编辑]

自上文提到的2016年的两次事件起,“小粉红”作为标签就被广泛使用。在社交网络的互动中,中国大陆倾向自由派的用户使用“小粉红”这一标签,贬低网上与其互动的民族主义用户,意指对方是愚蠢且狂热的年轻的无知少女,并且对方属于社会中下层、品位低俗,从而取消对方与自己对话的资格。这种标签的用法和此前已被广泛使用的其他多种标签类似。例如民族主义用户使用“公知”这一标签贬低自由派用户,意指对方盲目崇洋媚外、搬弄和歪曲事实,从而取消对方与自己对话的资格。与“公知”类似的标签是“美分”。另外,反对政府的用户(多为自由派用户)使用“五毛”这一标签贬低支持政府的用户,“美分”是在“五毛”之后出现的与之相反的标签。在“小粉红”流行之后,2016年至2017年间,“白左”、“女权婊”等标签也在中国大陆的社交网络上流传开来。这些贬低甚至侮辱对方的标签只要被扔出来,扔出标签的用户便会感觉自己在社交网络的互动中获得了胜利,给对方贴标签是中国大陆社交网络中最常见的论争手段,双方的论争也就结束于相互贴标签直至相互恶骂之中[1]

“小粉红”尽管是个带有性别、年龄、阶层、智力等多重歧视色彩的标签,但在被主流舆论和传统媒体使用后,变成了一个各方可以各取所需的词汇,泛指2010年中期涌现出的倾向民族主义的新一代中国大陆青年(主要是1990年后出生者),而不具体区分其性别,也不一定带有贬义。例如上述《环球时报》及《半月谈》就将之作为偏中性的词汇使用[1]。持正面态度的媒体(主要是中国大陆媒体)借“小粉红”一词指代这一代青年,认为他们具有“朴素的爱国情感”,本质上是爱国主义的、有正确历史观的、正能量的,同时有的也指出他们有缺乏政治和历史知识、判断力不足等缺点,全社会应帮助他们成长[8][9]。持负面态度的媒体(主要是部分港台和海外媒体)也是借“小粉红”一词指代这一代青年,但在一定程度上延续了自由派社交媒体用户的负面看法,认为他们狭隘盲目[10][11][12],属于社会中下层[6],有的还将“小粉红”的兴起视为是受中共鼓动的结果[5][13],并且把凡是涉及台独港独藏独等议题的大陆青年集体网络行动,例如“帝吧出征”、何韻詩事件、在Lady Gaga會見達賴喇嘛後涌入前者社交网络账户,乃至在里约奥运会期间涌入澳大利亚游泳选手霍顿社交网络账户要求他为攻击孙杨道歉等,都作为“小粉红”的行动加以批评[14][15]。但对“小粉红”这一标签本身的内涵及其流行的原因则缺乏分析,对这一代活跃在网络上的青年也缺乏认识和了解[1]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Kecheng Fang, Maria Repnikova, Demystifying “Little Pink”: The creation and evolution of a gendered label for nationalistic activists in China, New Media & Society, First Published 9 Oct 2017.
  2. ^ 我翻墙,因为我爱国──“小粉红”自述“远征”Facebook行动. 端傳媒. 2016-02-03. 
  3. ^ 大陆网民“远征”Facebook 蔡英文、苹果日报等脸书遭“洗版”. 自由亚洲电台. 2016-01-21. 
  4. ^ 台湾演员戴立忍遭剧组撤换后发3000字声明. 凤凰网. 2016-07-15. 
  5. ^ 5.0 5.1 The East is pink. The economist. 2016-08-13. (英文)
  6. ^ 6.0 6.1 小粉红都是苦孩子. 自由亚洲电台. 2017-01-19. 
  7. ^ 余孝忠、潘林青、叶婧. “小粉红”“小青马”, 爱国也要“萌萌哒”. 半月谈网. 2017-10-10. 
  8. ^ “小粉红”爱国也要“萌萌哒”. 千龙网. 2016-02-06. 
  9. ^ 为“小粉红”的朴素爱国情感点赞. 千龙网. 2016-02-13. 
  10. ^ 張鐵志. 「小粉紅」們與戴立忍們. FT中文網. 2016-07-20. 
  11. ^ 東步亮. 不必太在意「小粉紅」的「愛國」. 東網. 2016-01-24. 
  12. ^ 年轻人与爱国主义. 自由亚洲电台. 2016-09-02. 
  13. ^ 三三. 權力漩渦中,小粉紅的過火與荒誕. 端傳媒. 2016-07-25. 
  14. ^ Lady Gaga见达赖喇嘛 大陆粉丝气愤刷屏. 德國之聲. 2016-06-27. 
  15. ^ 澳选手对中国游泳运动员孙杨“出言不逊” “小粉红”再度“远征”淹没霍顿社媒网页. 自由亞洲電臺. 2016-08-08.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