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家香港輔助空軍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皇家香港輔助空軍
Badge of the Royal Hong Kong Auxiliary Air Force.gif

國家或地區 香港
效忠於Royal Standard of the United Kingdom.svg 英國君主
部門Air Force Ensign of the United Kingdom.svg 英國皇家空軍
Flag of Hong Kong (1959–1997).svg 香港政府
直屬Flag of Hong Kong (1959–1997).svg 駐港英軍
空軍總部皇家空軍基地
格言隨時候命(拉丁語Semper Paratus
吉祥物香港盾徽
指挥官
著名指揮官葉迪奇空軍中校 - 末任司令官
佩章
國籍標誌
Roundel
皇家香港輔助空軍一架海豚式直升機從啟德機場總部起飛,參與1982年舉行的聯合搜救演習。
一架漆有皇家香港輔助空軍塗裝的Slingsby T-67M-200 Firefly教練機,攝於2010年。
Hkair.png
本條目為香港航空業系列之一

官方機構
民航處
機場管理局
空運牌照局
民航意外調查機構
政府飛行服務隊

發展計畫
香港國際機場2030規劃大綱
中場範圍發展計劃

民間飛行組織
香港飛行總會

航空配套
中國飛機服務
港機工程
泛亞太平洋航空服務
香港機場地勤服務
怡中航空服務
新翔 (香港)
國泰航空飲食服務
佳美航空膳食 (香港)
漢莎天廚 (香港)
中國航空油料 (香港)

機場
香港國際機場(赤鱲角機場)
石崗機場

主要航空公司
國泰航空
國泰港龍航空
香港華民航空
香港快運航空
香港航空
香港貨運航空
空中快線直升機

歷史
已歇業航空公司
香港航空事故
香港義勇軍航空部隊
皇家香港輔助空軍
啟德機場 ( 啟德發展計劃 )
粉嶺機場
沙田機場

其他香港系列

文化 - 經濟 - 教育
地理 - 歷史 - 政治
香港主題首頁

皇家香港輔助空軍英文:The Royal Hong Kong Auxiliary Air Force,縮寫RHKAAF)是政府飛行服務隊的前身。

1970年,皇家香港防衛軍英文:Royal Hong Kong Defence Force,縮寫RHKDF)解散,轄下的空軍單位——香港輔助空軍成為獨立部隊[1],並獲英女皇伊莉莎白二世授予「皇家」名銜,以繼承皇家香港防衛軍解散後的榮譽,因而命名為「皇家香港輔助空軍」。1993年3月31日,皇家香港輔助空軍解散,於翌日改組為政府飛行服務隊。啟德機場在1998年關閉後,原皇家香港輔助空軍基地亦已重建為公屋啟晴邨德朗邨,以及三所小學及兩所中學(已分別建成兩所及一所),而基地則遷至赤鱲角機場

職責[编辑]

成立歷史[编辑]

早於二次大戰前,英國已計劃在香港成立一支包括空軍在內的本土防衛軍,並開始訓練飛行員,但由於當時在建的英軍石崗機場已在日軍火砲射程範圍內,而啟德機場又未鋪上混凝土跑道,使英國皇家空軍的作業受阻,而本地飛行員訓練更加緩慢。 1941年12月8日日軍派出 31 架飛機轟炸啟德機場,炸毀機場內所有飛機。二次大戰皇家空軍和本土防衛軍在香港的飛行活動就告一段落,一直到1945年8月29日才有皇家海軍航空隊的戰機重臨香江。而香港防衛軍空軍也於同年重組,直到香港輔助空軍成立為止。

軍事組織階段(1949-1958)[编辑]

香港輔助空軍於 1949年5月1日成立,用作協助英國執行對香港的防衛任務。 1949年12月22日,香港輔助空軍的第一架飛機Auster AOP Mk5以散件方式運抵啟德機場的香港輔助空軍機棚。而兩架 Mk6 亦於稍後扺達。 1950年1月7日,剛組裝好的Auster AOP Mk5進行了香港輔助空軍的首次正式飛行。香港輔助空軍從皇家空軍及英國陸軍接收了15架Auster AOP系列飛機,但同一時間最多只有六架處於可飛狀態,餘下的會被存起或拆解成零件使用。 Auster AOP系列雖然是觀測機,但早期機上除了飛行員最可靠的 Mk1 眼球觀測系統及少量飛行儀表外,就沒有其他器材了。電台及其他觀測儀器都是後來才加上的。 Auster AOP系列飛機除了被用作觀測外,也會執行陸上及海上目標標定訓練,空投軍方急件、政府宣傳單張及報紙等。不論訓練還是執行任務也會偶爾發生意想不到的事,如在海上目標標定訓練時錯誤地把麵粉擲到洋行大班的遊艇上,空投政府報紙擊穿民房等。而由於飛行員飛行時數低(部份參加過二次大戰的除外),飛行意外也偶有發生。總共有七架Auster AOP系列飛機於訓練或執行任務時失事。 1972年所有Auster AOP系列飛機退出現役。

1950年末及1951年初,香港輔助空軍從皇家空軍駐新加坡部隊英语Far East Air Force (Royal Air Force)中接收三架北美Harvard MkIIB型教練機。此機是香港輔助空軍第一批有武裝的飛機,配有白朗靈12.7毫米囗徑機槍,也可掛上航空炸彈。除了其原有的訓練功能外,此機亦會執行武裝偵巡任務,在香港邊界監視大陸的一舉一動。香港輔助空軍總共接收了 11 架北美 Harvard MkIIB 型教練機,但只有四架保持可飛狀態,當有現有飛機報銷時才把存庫的機拖出來用。 1958年所有北美 Harvard MkIIB 除役,總共有六架於訓練或執行任務時失事。

1951年初香港輔助空軍從皇家空軍第 80 中隊接收首批噴火式 Mk18型戰機,到1952年末又接收了6 架噴火式 Mk24型戰鬥機。它們是香港輔助空軍成立以來接收過的火力最強的飛機(四門Hispano 20毫米機砲),但也是最短命的,主要是由於飛行員不熟習戰機操作,也沒有噴火式的雙座教練機作過渡訓練。 1951年四月,首架噴火式 Mk18失事,飛機和飛行員失蹤。到1954年,六架 Mk24中有三架已報銷,於是皇家空軍從第81中隊借出兩架 Mk19型偵察機給香港輔助空軍。 1955年3月8日,噴火式於香港上空作最後一次飛行。 1989年,皇家香港輔助空軍把唯一一架剩下的噴火式 Mk24 借給英國的帝國戰爭博物館,直到現在。

1958年2月,香港輔助空軍接收首架直升機,就是從英國購入的 Widgeon 直升機。此機不但是香港輔助空軍的首架全新的飛行器,也促成了香港輔助空軍從一支武裝準軍事組織轉化為一支專業搜救組織。由於是香港的首批搜救直升機,所以在當時吸引了大量傳媒的注意,也成了外賓到訪的選定交通工具。 1962年5月18日至 25日,所有香港輔助空軍可出動的飛行器都要出動以應付大量中國偷渡客入境。 Widgeon 直升機會在觀測機的指示下飛到偷渡客躲藏的山頭拘捕他們。 1965年一架 Widgeon 直升機失事,另一架亦於同年退役。它們在服役期內總共進行了過百次傷患救援任務,亦迎接了數個小生命的誕生。

從防衛者到拯救者(1966-1993)[编辑]

Widgeon 直升機的替代者是二十世紀自由世界最暢銷的雲雀III型直升機。此直升機的購買計劃曾在英國的議會引起爭議。為什麼大英國協殖民地不買英制直升機? 後來英國國防大臣指出英國根本沒有合適的直升機。Wessex太大,Scout性能不符,才避過了一場危機。 1966年香港輔助空軍的直升機在第一次應付天星小輪加價暴動時有極佳的表現。兩架雲雀III型直升機於夜間在市區上空巡邏,並用強力探照燈尋找並指示暴徒位置讓警察執行拘捕行動。雲雀III型直升機通常於屋頂高度執勤,但後來由於被暴動擲花盆攻擊而改到較高高度執勤。而1967年更大規模的六七暴動中云雀III型直升機首次聯同皇家空軍,駐港英軍及皇家香港警察北角區三座樓宇進行機降1970年香港輔助空軍購買第三架雲雀III,首次接載羅馬教皇保祿六世(Pope Paul)從啟德機場到跑馬地,這是羅馬教皇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乘坐單引擎直升機。 1971年香港輔助空軍獲得「皇家」封號,同年十月運送了五名修船工人到觸礁的美國海軍運輸船USS Regulus(AF-57)解困。 1973年6月在一次搜救任務中曾誤進中國領土,被拘留一晚。 1978年海豐號貨船帶來了數千名越南難民,雲雀III直升機飛抵其上空偵察,併機降了一批飛虎隊員到船上。 1980年雲雀III直升機以雙倍價錢出售。

1971年1988年皇家香港輔助空軍曾分別使用Beechcraft MusketeerScottish Aviation Bulldog教練機,而1988年1993年曾使用Slingsby Firefly T67M200教練機,隨後便把初級飛行訓練工作交到外國飛行訓練學校。教練機則全部出售。

1980年皇家香港輔助空軍購入了三架SA365C-1 海豚直升機取代云雀III直升機,該批直升機於法國進行了大量改裝後才運回香港。此機的最大好處是可進行空中自動懸停,減輕了飛行員的負擔。 1983年11月其中一架海豚在執行滅山火任務時發動機著火,在飛行員迫降後把火撲滅了。

1984年一架海豚飛到珠海把一名病重的美籍人士運回香港。 1988年日本海上保安廳首次參與皇家香港輔助空軍的年度搜救演習。三架海豚,一架日本海上保安廳的貝爾212,一架美國空軍MC-130運輸機 及皇家空軍的韋斯克斯Wessex直昇機參與演習。 1990年7月5日海豚執行了最後一次搜救後就除役了。

1972年皇家香港輔助空軍購入了一架Britten-Norman BN-2A Islander用作遠程搜救任務,到1977年皇家香港輔助空軍又購入了一架Cessna 404 Titan Courier增強搜救能力。除了日常的搜救任務外它們每年都會至少飛到菲律賓的美軍Clark空軍基地訓練長途飛行。 Cessna 404 Titan Courier於1987年被兩架Beechcraft B200C Super King Air取代,而Britten-Norman BN-2A Islander則於1992年12月15日墮毀。而Beechcraft B200C Super King Air亦於1998年被全球最後兩架英國航太捷流-41(BAe Jetstream 41)取代。捷流-41上裝上了包括雷達,紅外線攝影機,數據化影像傳送系統等。

1990年皇家香港輔助空軍購入了三架搜救型及五架運輸型西科斯基S-76型直升機|西科斯基S-76A+/C型(Sikorsky S-76A+/ C)直升機,並裝上了由皇家香港輔助空軍協助設計並有專利的輕重量機門。除此以外還有175項改進。 1991年皇家香港輔助空軍執行了史上最遠程搜救任務,飛到160公里外把一個患病海員送到香港診治。 1991年8月15日皇家香港輔助空軍執行了史上最大規模的搜救行動,4架S-76,4架皇家空軍Wessex,1架Super King Air及Bristow 直升機公司的2架AS-332L直升機搜救一艘載有194人的翻沉了的駁船。總共有42人被S-76救起。而皇家香港輔助空軍於另一次在山崖旁的搜救行動照片被西科斯基飛機公司借用成 S-76搜救型的宣傳照。所有S-76於2003年除役,由AS-332L1及歐洲直升機公司 EC-155B1取代。

由於1990年後越來越多非法入境者帶同大量軍火打劫,香港警察就要求皇家香港輔助空軍購入2架西科斯基S-70A- 27用於運載飛虎隊員及大規模調動機動部隊人員。其實S-70A-27就是不折不扣的軍用版UH-60黑鷹直升機1995年政府飛行服務隊成立後又再購入多一架。除了治安任務外黑鷹也曾執行搜救任務,包括在1996年九龍嘉利大廈大火中救出四名困在天台的人,這是飛行服務隊第一次在市區救人,也是最受爭議的一次,因為傳媒都普遍認為黑鷹直升機的強大的下洗氣流造成大火更猛列,但事後檢討報告卻否定了這個說法。

軼聞[编辑]

擦身而過的噴氣機[编辑]

香港輔助空軍曾多次希望換裝噴氣戰鬥機。當香港輔助空軍剛換裝噴火式不久,就已開始計劃噴氣機的換裝事宜。 1955年4月,香港輔助空軍正式決定換裝從駐港第28中隊退役的 de Havilland 吸血鬼式噴氣戰鬥機。可是,計劃被拖延一年後於1957年擱置,理由是飛行員的表現不適合飛噴氣戰鬥機。 1958年,換裝吸血鬼式噴氣戰鬥機的計劃再度被提出,1960年代也有提出,但隨著英國國防預算的刪減,換裝噴氣機已不可能,加上性質已從防衛香港轉換成地區搜救,噴氣機成為了昨日的夢。

失敗的英國貨[编辑]

從1958年至1965年使用的 Widgeon直升機雖成功使香港輔助空軍轉型成一個專業搜救組織,但自身的銷量卻差強人意,生了14架後就停產了,是英國其中一款銷量最差的直升機。

神蹟[编辑]

1970年8月,羅馬教皇保祿六世抵達香港,並乘坐香港輔助空軍的雲雀III型直升機從啟德機場越過維多利亞港到跑馬地。他此行曾引起羅馬教庭的故慮,因為教皇從未搭過單引擎直升機。到最後羅馬教庭基於雲雀III的高可靠性而同意乘坐。擔任此次飛行的飛行員半開玩笑的說,即使直升機不幸墜落在維多利亞港,教皇也能步出機艙。最後,當然一切平安。

「本班機的機長是港督[编辑]

到港的貴賓通常會被邀請乘坐直升機觀光,有些貴賓間中也會「露兩手」,在香港輔助空軍的同意和協助下操作直升機,如英國皇家空軍司令。而某些常客,如香港總督戴麟趾(Sir David Trench),更由此學會直升機的基本操作。在1971年,離戴麟趾離任不到三星期,他到皇家香港輔助空軍參觀,並在合資格直升機飛行教練的提示後進行首次單飛。雖然飛行員事後對戴麟趾不斷稱讚(其實他只不過離地10尺原地迴旋一次和繞圈一次),但輔助空軍司令卻倒抽了一口涼氣。

不服氣的皇家空軍[编辑]

1975年南華早報報導皇家空軍駐港的28中隊處於低妥善率後,28中隊立即出動所有Wessex直升機到南華早報報館上空編隊飛越,並由皇家香港輔助空軍一架雲雀III直升機拍照存證。

漫長的菲律賓旅程[编辑]

一架Cessna 404 Titan Courier於1983年6月在進行長途飛行訓練途中左發動機突然停車,飛機被迫急降馬尼拉國際機場。若果用一般方式把備用發動機送到菲律賓要向菲律賓政府撽交20,000美金「雜費」,還使飛機在菲律賓呆等三個月。為了避免撽交「雜費」,香港政府以「外交郵件」方式把發動機運到菲律賓的英國大使館,再由大使館職員交給在當地等後的皇家香港輔助空軍人員。原本一晚的旅程結果用了三天才完成。

黑鷹[编辑]

在1992年,56式自動步槍成了新聞頭條中的常客。警察認為現有的S-76不能防彈,也缺乏運載大量人員的能力。在警隊的支持和資助下,皇家香港輔助空軍購入了兩架軍規黑鷹,在1995年又增購一架。但隨著治安改善,黑鷹也開始擔任搜救任務。香港的大多數搜救任務都是在海上,而黑鷹上既缺乏自動充氣浮水袋,亦缺乏精確導航,所以用黑鷹擔任海上搜救任務其實是十分危險的。另外,1997年回歸中國後黑鷹的黑鷹零件越來越難進口,運回美國大修和運出美國交回又要申請許多特別證件,其中一架更由於2001年的九一一事件而被美國海關扣留了三個月。而把它們改裝成海上搜救型幾乎可購入一架全新的搜救直升機,所以香港政府飛行服務隊決定放棄它們,另買新的搜救直升機。有趣的是,新直升機就是當年和黑鷹競爭失敗的AS-332L1。

「我只不過是碰了一下,就掉下來了」[编辑]

從使用 Widgeon直升機開始,幾乎所有輔助空軍及飛行服務隊的直升機都曾意外地掉了機門。發生的原因可能是嘉賓過份好奇,機員按錯按鈕,自己掉下,及「我只不過是碰了一下,就掉下來了」。

水土不服的法國貨[编辑]

當全新的法國製搜救直升機扺港時,飛行服務隊人員對他們都寄以厚望,但這些法國貨顯然並不太適應香港的環境,經常都發生故障。後來經過和原廠技術人員的硏究和改良後,它們終能妥善地服役了。


機隊[编辑]

RHKAAF曾經擁有的機隊:

生產商/型號 原產國 種類 數量 時期 Details
Sikorsky S-70A Black Hawk / UH-60 Blackhawk  美國 多用途直升機 3 (B-HZJ,B-HZI及B-HZK) 1992–1993 移交予政府飛行服務隊
Sikorsky S-76C  美國 多用途直升機 2 1991–1993 移交予政府飛行服務隊
Sikorsky S-76A  美國 多用途直升機 6 1990–1993 移交予政府飛行服務隊
Slingsby T-67M-200 Firefly  英國 訓練機 4 1987–1993 移交予政府飛行服務隊
Beech B200C King Air  美國 多用途飛機 2 1987–1993 移交予政府飛行服務隊
Aérospatiale SA-365-C Dauphin 2  法國 多用途直升機 3 1980–1990
Cessna 404 Titan  美國 輕型多用途飛機 1 1979–1987
SAL Bulldog  英國 訓練機 2 1977–1988
Britten-Norman Islander  英國 輕型多用途飛機 1 1972–1993
Beech B23 Musketeer II  美國 輕型多用途飛機 2 1971–1979
Aérospatiale Alouette III SA3160  法國 多用途直升機 4 1965–1980
Auster AOP9  英國 訓練機 4 1965–1971
Westland Widgeon  英國 多用途直升機 2 1958–1965
超級馬林噴火式 XIX  英國 戰機 2 1954–1955
超級馬林噴火式 F24  英國 戰機 8 1952–1955
超級馬林噴火式 XVIII  英國 戰機 6 1951–1952
Auster T7  英國 訓練機 4 1950–1971
Harvard IIB  美國 訓練機 11 1950–1958
Auster AOP6  英國 訓練機 5 1949–1971
Auster V  英國 訓練機 1 1949–1950
DH60 Moth  英國 多用途飛機 2 1941
DH687 Hornet Moth  英國 多用途飛機/訓練機 2 1941
Avro Tutor 621  英國 訓練雙翼機 4 1936–1941
Avro Avian IVM Cadet 631  英國 訓練雙翼機 2 1934–1941
Avro Avian IVM 616  英國 輕型訓練雙翼機 3 1930年代

參见[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HKAAF. Gwulo: Old Hong Kong. [2020-04-10].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