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马恩河战役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第一次馬恩河戰役
第一次世界大戰的一部分
French soldiers ditch 1914.jpg
法軍士兵在壕溝後方等待進攻
日期: 1914年9月5日9月12日
地点: 法國巴黎附近的馬恩河
結果: 協約國戰略性勝利
參戰方
Flag of France.svg 法國
Flag of the United Kingdom.svg 英國
Flag of the German Empire.svg 德國
指揮官和领导者
Flag of France.svg 約瑟夫·霞飛
Flag of France.svg 約瑟夫‧加利埃尼
Flag of France.svg 米歇爾·莫努里
Flag of France.svg 費迪南·福煦
Flag of France.svg 路易·德斯佩雷
Flag of the United Kingdom.svg 約翰·弗倫奇
Flag of the German Empire.svg 赫爾穆特·馮·毛奇
Flag of the German Empire.svg 亞歷山大·馮·克魯克英语Alexander von Kluck
Flag of the German Empire.svg 卡爾·馮·比洛英语Karl von Bülow
Flag of the German Empire.svg 符騰堡公爵阿爾布雷希特
兵力
1,071,000人 1,485,000人
伤亡与损失
約 263,000人 約 220,000人

第一次馬恩河戰役英语:First Battle of the Marne法语:1re Bataille de la Marne)又名马恩河奇迹英语:Miracle of Marne)是第一次世界大戰西部战线的一次戰役。這場戰役发生在1914年9月5日至12日。在這場戰役中,英法聯軍合力打败了德意志帝國軍。第一次馬恩河戰役是德軍自八月的邊境戰役並向巴黎郊區推進以來,對法國攻勢的高峰。六組法國集團軍及英國遠征軍沿馬恩河展開反擊,迫使德軍撒退至法國西北,導致日後的埃納戰役英语First Battle of the Aisne及「奔向大海英语Race to the Sea」的行動。雖然馬恩河戰役對協約國是一場勝利,但亦導致長達四年的西線塹壕戰

1918年7月中,馬恩河爆發第二次馬恩河戰役

背景[编辑]

邊境戰役是對法國軍隊自1914年8月7日至9月13日的一系列軍事行動的統稱。自8月4日起德軍、法軍及比利時軍隊在德法邊境及南比利時展開連串的遭遇戰英语Meeting engagement。比國重鎮列日在8月7日被德軍佔領。同時,第1支英國遠征軍英语British Expeditionary Force (World War I)在法國登陸,而法軍正在穿過德法邊境。同日,法國在其首次攻勢(阿爾薩斯戰役)中攻下米盧斯,直至8月11日被德軍反擊後撤退至貝爾福。12日,比軍在哈倫戰役,一場以德比步兵及騎兵為主的戰役上成功擋下德軍的攻勢。16日,四個英軍步兵師及一個騎兵師登陸法國,同時比軍最後一個炮台--列日炮台投降。比利時政府於18日由布魯塞爾撤退。比軍於19日撤退至安特衛普,打開了進入那慕爾的通道。

洛林攻勢(8月14至25日),由法國第一集團軍向薩爾雷布爾、第二集團軍向莫朗格展開的法軍主要攻勢。鄰近莫朗格的沙托薩蘭於17日及薩爾雷布爾於18日分別被法軍佔領。德國第六及第七集團軍在20號展開反擊,法國第二集團軍被逼放棄莫朗格,而法國第一集團軍在薩爾雷布爾被擊敗。德軍穿過邊境並向蘭斯進軍,但被法軍阻擋於蘭斯城東。而唯一一支沒撤退至安特衛普防線的比利時第四集團軍堅持守住那慕爾,並於20日被德軍圍攻。在更西面,法國第五集團軍集結於桑布爾河,面向北方的沙勒羅瓦及東面的那慕爾及迪南。法國第45步兵旅在那慕爾向比軍提供額外援助。在左面,由Andre Sordet將軍領導的法國騎兵團在蒙斯與英國遠征軍取得連繫。

在南邊,法軍於8月19日重新佔領米盧斯但其後撤退。20日,德軍在洛林展開反擊,而德國第四及第五集團軍在19日穿過阿登,向納沙托進軍。法國第三及第四集團軍在20日穿越阿登並發動攻勢以支援法軍向洛林的攻勢,並在濃霧中相遇。法軍發動阿登戰役(8月21至28日),對德法雙方均構成重大損失,迫使法軍於23日在無秩序下撤退。法國第三及第五集團軍撤退至凡爾登,而第四集團軍退至色當及斯特奈。米盧斯被德軍佔領,同時默茲河戰役(26至28日)暫時遏止德軍攻勢。24日,莫爾塔涅戰役(14至25日)中德軍對佛日作有限攻勢,並將戰線一度推前,直至被法軍反擊,退回原地。

大撤退[编辑]

前奏[编辑]

馬恩河戰役[编辑]

後果[编辑]

馬恩河戰役在短短數天內決定了整個戰爭的局勢,德國的施里芬計畫徹底失敗,再也不可能迅速結束西線的戰場。至於協約國方面,聯軍守住了巴黎並迫使德軍撤退,但其勝利不足以將德軍擊潰或者驅離出他們所佔領的地區。雙方為了獲取更安全的掩護開始挖掘壕溝,傳統的運動戰被將領捨棄,轉而採取壕溝戰,讓接下來四年的僵局留下難以抹滅的歷史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