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马恩河战役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第一次马恩河战役
第一次世界大战的一部分
French soldiers ditch 1914.jpg
法军士兵在胸墙后方等待进攻
日期 1914年9月5日—9月12日
地点 法国巴黎附近的马恩河
结果 协约国战略性胜利
参战方
Flag of France.svg 法国
Flag of the United Kingdom.svg 英国
Flag of the German Empire.svg 德国
指挥官和领导者
Flag of France.svg 约瑟夫·霞飞
Flag of France.svg 约瑟夫‧加利埃尼
Flag of France.svg 米歇尔·莫努里
Flag of France.svg 费迪南·福煦
Flag of France.svg 路易·德斯佩雷
Flag of the United Kingdom.svg 约翰·弗伦奇
Flag of the German Empire.svg 赫尔穆特·冯·毛奇
Flag of the German Empire.svg 亚历山大·冯·克鲁克英语Alexander von Kluck
Flag of the German Empire.svg 卡尔·冯·比洛英语Karl von Bülow
Flag of the German Empire.svg 符腾堡公爵阿尔布雷希特
兵力
1,071,000人 1,485,000人
伤亡与损失
约 263,000人 约 220,000人

第一次马恩河战役英语:First Battle of the Marne,法语:1re Bataille de la Marne)又名马恩河奇迹英语:Miracle of Marne)是第一次世界大战西部战线的一次战役。这场战役发生在1914年9月5日至12日。在这场战役中,英法联军合力击退了德意志帝国军。第一次马恩河战役是德军自八月的边境战役并向巴黎郊区推进以来,对法国攻势的高峰。六组法国集团军及英国远征军沿马恩河展开反击,迫使德军撒退至法国西北,导致日后的埃纳战役英语First Battle of the Aisne及“奔向大海英语Race to the Sea”的行动。虽然马恩河战役对协约国是一场胜利,但亦导致长达四年的西线堑壕战

在1918年7月中,马恩河爆发第二次马恩河战役

背景[编辑]

边境战役是对法国军队自1914年8月7日至9月13日的一系列军事行动的统称[1]。自8月4日起德军、法军及比利时军队在德法边境及南比利时展开连串的遭遇战英语Meeting engagement。比国重镇列日在8月7日被德军占领。同时,第1支英国远征军英语British Expeditionary Force (World War I)在法国登陆,而法军正在穿过德法边境。同日,法国在其首次攻势(阿尔萨斯战役)中攻下米卢斯,直至8月11日被德军反击后撤退至贝尔福。12日,比军在哈伦战役,一场以德比步兵及骑兵为主的战役上成功挡下德军的攻势。16日,四个英军步兵师及一个骑兵师登陆法国,同时比军最后一个炮台--列日炮台投降。比利时政府于18日由布鲁塞尔撤退。比军于19日撤退至安特卫普,打开了进入那慕尔的通道。

洛林攻势(8月14至25日),由法国第一集团军向萨尔雷布尔、第二集团军向莫朗格展开的法军主要攻势。邻近莫朗格的沙托萨兰于17日及萨尔雷布尔于18日分别被法军占领。德国第六及第七集团军在20号展开反击,法国第二集团军被逼放弃莫朗格,而法国第一集团军在萨尔雷布尔被击败。德军穿过边境并向兰斯进军,但被法军阻挡于兰斯城东。而唯一一支没撤退至安特卫普防线的比利时第四集团军坚持守住那慕尔,并于20日被德军围攻。在更西面,法国第五集团军集结于桑布尔河,面向北方的沙勒罗瓦及东面的那慕尔及迪南。法国第45步兵旅在那慕尔向比军提供额外援助。在左面,由Andre Sordet将军领导的法国骑兵团在蒙斯与英国远征军取得连系。[2]

在南边,法军于8月19日重新占领米卢斯但其后撤退。20日,德军在洛林展开反击,而德国第四及第五集团军在19日穿过阿登,向纳沙托进军。法国第三及第四集团军在20日穿越阿登并发动攻势以支援法军向洛林的攻势,并在浓雾中相遇。法军发动阿登战役(8月21至28日),对德法双方均构成重大损失,迫使法军于23日在无秩序下撤退。法国第三及第五集团军撤退至凡尔登,而第四集团军退至色当斯特奈。米卢斯被德军占领,同时默兹河战役(26至28日)暂时遏止德军攻势。24日,莫尔塔涅战役(14至25日)中德军对佛日作有限攻势,并将战线一度推前,直至被法军反击,退回原地。[3]

大撤退[编辑]

前奏[编辑]

马恩河战役[编辑]

后果[编辑]

马恩河战役在短短数天内决定了整个战争的局势,德国的施里芬计划彻底失败,再也不可能迅速结束西线的战场。至于协约国方面,联军守住了巴黎并迫使德军撤退,但其胜利不足以将德军击溃或者驱离出他们所占领的地区。双方为了获取更安全的掩护开始挖掘壕沟,传统的运动战被将领舍弃,转而采取壕沟战,让接下来四年的僵局留下难以抹灭的历史印象。

参考文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