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德兰海战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日德兰海战
第一次世界大战的一部分
Map of the Battle of Jutland, 1916.svg
日德兰海战,1916年
日期: 1916年5月31日–6月1日
地点: 北海,靠近丹麦
56°42′N 5°52′E / 56.700°N 5.867°E / 56.700; 5.867坐标56°42′N 5°52′E / 56.700°N 5.867°E / 56.700; 5.867
結果: 德國取得戰術勝利,英國取得戰略勝利,繼續保有北海制海權,封鎖德國艦隊至戰爭結束
參戰方
 英国
 德国
指揮官和领导者
英国 约翰·杰利科爵士
英国 戴维·贝蒂爵士
德意志帝国 赖因哈德·舍尔
德意志帝国 弗朗茨·希佩尔
兵力
总计:151艘战斗舰船
28艘战列舰
9艘战列巡洋舰
8艘装甲巡洋舰
26艘轻巡洋舰
78艘驱逐舰
1艘布雷艇
1艘水上飞机母舰
总计:99艘战斗舰船
16艘战列舰
5艘战列巡洋舰
6艘前无畏舰
11艘轻巡洋舰
61艘鱼雷艇
伤亡与损失
6,094人阵亡
674人受伤
177人被俘
3艘战列巡洋舰
3艘装甲巡洋舰
8艘驱逐舰
(113,300吨沉没)[2]
2,551人阵亡
507人受伤
1艘战列巡洋舰
1艘前无畏舰
4艘轻巡洋舰
5艘鱼雷艇
(62,300吨沉没)[2]

日德兰海战英語Battle of Jutland德国称为斯卡格拉克海峡海战Skagerrakschlacht);1916年5月31日─6月1日)是英国皇家海军(也包括皇家澳大利亚海军皇家加拿大海军的舰只[1])与德意志帝国海军在距离丹麦日德兰半岛西海岸约80英里(128公里)的北海海域爆发的一场海战。这是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最大规模,以及史上參戰戰艦數量最龐大的海戰,也是这场战争中交战双方唯一一次全面出动的舰队主力决战。

德国計劃以弗朗茨·馮·希佩爾海軍中將率领的5艘戰鬥巡洋艦為主力的戰隊,引誘戴维·贝蒂海军中将率领以6艘戰列巡洋艦及4艘無畏艦為主力的英國戰隊進入公海舰队所設的陷阱。但该作战計劃由於德國海軍密碼被英方破譯,英國本土舰队同時出動。

希佩爾海军中將與贝蒂海军中将交鋒的結果以希佩爾海军中將统帅的舰队擊沉2艘英军戰鬥巡洋艦及主動撤離而結束第一回合。舍尔海军上将與希佩爾海军中將匯合後,贝蒂海军中将主動撤離並成功將公海舰队引向由杰利科海军上将指挥的英國本土舰队,雙方合共超過250艘軍艦在北海激戰至日落。英國本土舰队希望在另一日早上繼續戰鬥,但公海舰队最後選擇避戰。

这场战役的结果比较特别:一方面,舍尔海军上将率领的德国公海舰队以相对较少吨位的舰只损失击沉了相对较多吨位的英国舰只,从而取得了战术上的胜利;另一方面,杰利科海军上将指挥的皇家海军本土舰队成功守住了北海的大部分制海權,使得德國海軍在一戰餘下的日子無法再突襲英國東部海岸,成功地捍衛了自身的國土安全,也使得德國海军突破北海封鎖的战略企图以失敗告終,因此英國取得戰略上的勝利。

背景[编辑]

1916年的海战战术[编辑]

此时的舰队通常是排成若干平行纵队前进的,相对而言,这一队形机动性更高。若干较短的纵队能比一字长蛇阵更快地转向,同时也能更快的将旗舰(通常位于中心纵队之首)的信号通过探照灯旗语传递给整个舰队。而在一字长蛇阵中,位于纵队之首的旗舰上发出的信号往往需要花10分钟甚至更多时间才能被传递到纵队最后的舰船,这是因为战舰烟囱中的冒出的黑烟使人们很难辨认前后发来的信号,每艘船都不得不重复向它后面的(或前面的)船发送自己所接收的消息。而由于很多消息必须被每艘船确认收到才能付诸实施,因此这样浪费的时间可能会翻倍。

实战中,舰队往往会在交火之前排成一路纵队来迎战敌舰。这就需要每个纵队领航的舰只引领其率领的舰艇左转或右转来排成合适的队形。由于交战双方的舰队都是以高速行进的,因此舰队指挥官们就需要派出侦察舰队(通常由战列巡洋舰巡洋舰组成)来报告敌方的位置,速度,航向等信息,使得舰队能够尽早地排成最有利的队形来迎战敌舰。侦察舰队同时还要尽量避免对方的侦察舰队获得类似的信息。

最理想的情况,就是己方排成的纵队正好横在对方舰队的前进路线上,构成一个T字或丁字形(己方舰队位于丁字一横的位置),使得己方军舰的前后主炮和一侧的所有舷炮都能瞄准对方,从而最大程度地集中火力,而对方只有纵队最前方的舰艇的前主炮能够予以还击。然而构成一个T字队形的计划有很大一部分要取决运气:由于双方都以高速前进,很有可能因为时机没有掌握好,导致自己从丁字的一横变成了一竖,从而被动挨打。

德国的计划[编辑]

1916年在德国海军司令雨果·冯·波尔病倒后,继任的赖因哈德·舍尔海军上将的海军战略认为德国海军质量更好应当不再专守防卫[3] :“通过在任何可能的时机,对担负监视和封锁德国海岸的英国海军力量的进攻性奇袭,同时对不列颠海岸的布雷和潜艇攻击,达到杀伤英国舰队的目的。当这类行动的成果累积到使双方海军实力相当的时刻,我方所有的力量要准备就绪并且集结,尝试寻找对敌不利的战机实施舰队决战。”同时舍尔还对潜艇的运用颇多微词:当时德国潜艇被命令对商船进行警告,给予它足够的时机让水手离船,这使得潜艇很容易被敌火攻击。舍尔认为应当将潜艇用在对敌人军舰的攻击上。[4]舍尔的计划是就算潜艇不能毁伤英国主力舰,也可以拖住驱逐舰,而攻击主义至上的英国皇家海军必然不管正在反潜作业的驱逐舰继续前进,于是舍尔就能以己方舰队对付被削弱的英国舰队。[5]在1916年德国公海舰队只有18艘战列舰,而皇家海军本土舰队有33艘,加上在战争行进之下,德国不能增加更多战列舰,所以德国公海舰队难以与皇家海军本土舰队进行大规模舰队决战。作为替代,他们计划零敲碎打:首先以少数战列舰和巡洋舰袭击英国海岸,诱使部分英国舰队前出,然后集中公海舰队主力聚歼,继而在决战中击败英国主力舰队。舍尔的计划看上去似乎无懈可击;然而,此次行动的天机已经洩露。因为1914年8月,俄国在芬兰湾口击沉德国“马格德堡号”轻巡洋舰后,俄国潜水员在德国军舰残骸意外发现了一份德国海军的密码本和旗语手册,并将其提供给英国,使英国海军本部轻而易举地破译了德国海军的无线电密码。英国海军知道德国的计划。

潜艇部署[编辑]

于是舍尔海军上将制订了将潜艇部署到英国海军基地旁的计划。由于战列巡洋舰“塞德利茨号”受的伤要到五月中旬才能修复,因此行动定在17日。但是五月第三战列舰中队的战列舰出现了冷凝器问题,于是推迟到23日。共有U-24、U-32、U-43、U-44、UC-47、U-51、U-52、U-63、U-66和U-70十艘潜艇投入作战,它们要在北海中部从17日到22日进行巡逻然后于23日就位。“U-43”和“U-44”驻在彭特兰海峡,这里是大洋舰队离开斯卡帕湾时的必经之地,其他的去彭特兰海峡等待贝蒂的战列巡洋舰队从其位于福斯湾内的罗塞斯(Rosyth)的基地出发。每条潜艇受到指示要在避敌时仅仅在自己所属的区域内活动。北海的巡逻艇还被命令要只以南北方向运动以令发现它们的敌人以为它们是在前去欧洲西海岸执行任务或是返回。等就位后各潜艇必须尽全力避免被提前发现。德国海军约定了通知潜艇作战开始的暗号:“注意敌人海军可能全体出动”。[6]

另外“UB-27”于5月20日出动,它的任务是设法混进福斯湾。“U-46”则要在泰恩-威爾郡桑德蘭外海执行巡逻,德国人要在那里发动一次佯攻。但是它发生了引擎故障于是由“U-47”替换。5月13日“U-72”前往福斯湾布雷,23日“U-74”前往默里湾(Moray Firth)布雷,24日“U-75” 去奥克尼群岛执行相同的任务。“UB-21”和“UB-22”因为收到了在亨伯出现英国战舰的误报则去亨伯巡逻。“U-22”,“U-46”和“U-67”驻在荷兰泰爾斯海靈島北方以提防驻在哈里奇(Harwich)的英国海军小股力量干扰。[7]

斯卡格拉克海峽的咽喉要地,通往波羅的海和北大西洋,日德蘭及挪威海域的戰略通道

战斗序列[编辑]

英国皇家海军 德意志帝国海军
无畏舰 28 16
前无畏舰 0 6
战列巡洋舰 9 5
装甲巡洋舰 8 0
轻巡洋舰 26 11
驱逐舰 79 61
水上飞机母舰 1 0

杰利科的大舰队被分成两个部分。包括杰利科的旗舰在内的无畏舰队由24艘战列舰和3艘战列巡洋舰组成,战列舰平均分为三个分舰队,每个分舰队又划分为4艘一组的战列舰中队并有自己的指挥官。与战列舰队相伴的巡洋舰队,包括8艘老式的装甲巡洋舰,8艘轻巡洋舰,4艘驱逐领舰,51艘驱逐舰,以及一艘布雷舰。大舰队的这次出航不包括三艘战列舰,铁公爵级战列舰四号舰“印度皇帝号”(HMS Emperor of India)在因弗戈登(Invergordon)整修,伊丽莎白女王级战列舰一号舰“伊丽莎白女王号”(HMS Queen Elizabeth)在罗塞斯(Rosyth)修船厂的船坞,而无畏号战列舰(HMS Dreadnought)在普利茅斯德文波特(Devonport)整修。全新的复仇级战列舰三号舰“君权号”(HMS Royal Sovereign)也被留下了,因为该舰刚服役三週,尚处于磨合期,被认为缺乏实际战斗力。

大舰队的侦查由戴维·贝蒂海军中将指挥的战列巡洋舰分舰队负责,包括本队的6艘战列巡洋舰和第13小舰队的14艘轻巡洋舰和27艘驱逐舰,此外第5战列舰中队的4艘崭新的伊丽莎白女王级战列舰可以随时增援。此外大舰队还拥有空中侦查能力,水上飞机母舰“恩加丁号”(HMS Engadine)是历史上第一艘参与了海军行动的“航母”。

舍尔海军上将率领的德国公海舰队同样分成主队和侦查舰队,战列舰编队包括16艘无畏舰和6艘老旧的前无畏舰,他们被拖在主队之后,在战时成了累赘。此外有6艘轻巡洋舰和31艘驱逐舰伴随主队周围。德国的侦查舰队,由英国人的老对手弗朗茨·馮·希佩爾海軍中將指挥,包括5艘战列巡洋舰,以及5艘轻巡洋舰和30艘驱逐舰。德国没有与“恩加丁号”类似的“航母”可以用于侦查,但是拥有恐怖的海军飞艇来监视北海。

显然皇家海军拥有远超过对手的舰炮总数(272:200),而由于德国的舰炮普遍口径偏小,舷侧齐射火力的差距更大(396700磅:189985磅),很多战列舰和战列巡洋舰都携带了鱼雷,轻型舰艇更是如此。这对后来的战斗进程产生了深远影响。

德国战列舰队的速度被古旧的前无畏舰拖到了18节,而杰里科的无畏舰队可以达到21节的平均航速,但与其随行的19世纪的装甲巡洋舰无论在速度还是装甲上都不堪一击。双方的这些老旧舰艇在战斗中都遭到了对方现代化舰艇的严重打击。

戰鬥經過[编辑]

5月31日,擔任誘餌任務的德國公海艦隊第一、二偵察群在希佩尔海军中將的率領下開出威廉港,陣中包含5艘战列巡洋艦,5艘巡洋艦、33艘驅逐艦以及魚雷艇。不久後舍尔海军上将率領包含22艘戰列艦,6艘巡洋艦與39艘驅逐艦的公海艦隊主力亦出海備戰。在英國方面其實早已獲得德國方面的計畫,大艦隊主力亦在司令官傑利科海军上將的率領下於5月30日晚間出擊,另外一支由貝蒂海军中將率領的第一、二戰列洋艦戰隊從另一處出發,總計英國出動戰列艦28艘,戰列巡洋艦9艘、裝甲巡洋艦、輕巡洋艦、防護巡洋艦34艘,驅逐艦79艘,水上機母艦1艘。

5月31日14时15分,担任贝蒂的战列巡洋舰队侦查任务的第一轻巡洋艦分队發現有一艘丹麥籍蒸汽船經過,欲上前查看,碰巧两艘德国驱逐舰B109号和B110号也前来执行同样的任务。14时20分,英舰向贝蒂报告在西南方向发現敌舰。14时28分,英国轻巡洋舰“加拉泰亞號”(HMS Galatea)和“月神号”(HMS Phaeton)率先向德国鱼雷艇开炮。德国鱼雷艇立即后撤,躲到正在全速赶来的德国轻巡洋舰背后。14时36分,博迪克(Friedrich Bödicker)海军少将麾下的德国第二侦查舰队的轻巡洋艦“艾爾秉號”(SMS Elbin)在其舰炮极限射程上命中“加拉泰亞號”,日德兰海战正式爆发。

贝蒂于14时32分下令战列巡洋舰队先转向西南方向,然后向东航行,以切断德国舰队的退路。同时他还命令“恩加丁号”放飞一架水上飞机以弄清德国舰队的规模和位置。这是海战史上舰载机第一次被用来执行侦查任务。接近15时30分的时候,这家飞机定位并报告了数艘德国轻巡洋舰,但或许是因为飞机收到防空炮火的袭击,情报传输失败。更要命的是,贝蒂的战列巡洋舰队转向后,处于纵队末尾,负责用探照灯向埃文-托马斯(Hugh Evan-Thomas)海军少將率領的第五战列舰分队发送灯语指令的虎号战列巡洋舰一下子偏离了原来的位置,从距离第五战列舰分队最近的军舰变成最远,导致其无法再传递指令;此外,第五战列舰分队平常都随傑利科海军上將的大舰队行动,不熟悉贝蒂要求各舰主动追随旗舰的指挥风格,导致第五战列舰分队在贝蒂舰队转向后,仍然保持了原来的航向,加之贝蒂全速航行,战列巡洋舰速度又在战列舰之上,两支舰队之间的距离一下子拉大到10英里(16公里)。这样一来,本来在军舰数量和炮火上具有压倒性优势的英国人,在接下来的前半个小时海战中反而处于劣势。

由于能见度占优势,希佩尔的战列巡洋舰队在于15时22分在15英里(24公里)的距离上率先发现英国舰队;而英国舰队知道15时30分才发现对方。15时45分,希佩尔命令舰队转向东南,以便将贝蒂的舰队引向舍尔率领的德国公海舰队主力(此时位于东南方向46英里处)。虽然在战舰数量上和舰炮射程上占优,贝蒂在德舰进入火炮射程十多分钟后却仍然一炮未发,也未能利用这段时间将各舰排成战斗队形,致使战斗爆发时英舰还在迂回占位。这让他在战后饱受诟病。15时48分,英德两支舰队在15000英尺(14000米)的距离上接近于平行,此时英舰位于德舰西南方向(即右手边)。德舰率先开火,英舰随即还击,英德战列巡洋舰之间爆发了第一轮交锋。由于此时是希佩尔率舰队向东南航行,试图将英舰引向公海舰队主力,而贝蒂率英国舰队在后方追赶,因此这一阶段的交战被后世军事史家称为“向南追逐战”(Run to the South)。

貝蒂陣中有6艘戰鬥巡洋艦,希佩尔有5艘。舰炮口徑上英艦以305毫米、343毫米對比德艦的280毫米、305毫米略佔上風。然而由于德舰处于背光面导致英舰的视野普遍不佳,难以定位目标,在战斗爆发的最初几分钟内,除狮级战列巡洋舰二号舰“长公主号”(HMS Princess Royal)之外的各艘英舰,均错误估计了德舰的距离,导致炮弹落在德舰后方很远的海中。此外,除贝蒂的旗舰狮级战列巡洋舰一号舰“雄狮号”(HMS Lion)和“长公主号”之外,其他各舰都还未抵达战斗位置,导致舰炮无法有效瞄准。再者,贝蒂的舰队此时处在下风向,各舰烟囱和炮口发射后冒出的浓烟使得瞄准变得更加困难,而处于上风向的希佩尔舰队则没有这个问题。最后,由于旗语不畅以及烟雾的影响,贝蒂之前部署的一舰对一舰的接敌战术也未能实现,“玛丽女王号”(HMS Queen Mary)和“虎号”(HMS Tiger)都瞄准了毛奇级战列巡洋舰一号舰“毛奇号”(SMS Moltke),使得德弗林格尔级战列巡洋舰一号舰“德弗林格尔号”(SMS Derfflinger)“无人盯防”而火力全开。而遭到两舰合击的“毛奇号”更是以精准的炮火还以颜色,开战仅12分钟就命中“虎号”9发炮弹。出色的能见度和精准的舰炮射术帮助德国人很快就击中了半数英舰,而英国人在开火七分钟内竟然无一命中。

以上这些不利因素,加之英式戰列巡洋艦相对薄弱的装甲防护使得英舰很快陷入绝境,“雄狮号”、不倦级战列巡洋舰一号舰“不倦號”(HMS Indefatigable)、“玛丽女王号”(HMS Queen Mary)相继被德军舰炮火力擊穿炮塔裝甲。贝蒂的旗舰“雄狮号”对位的是希佩尔的旗舰德弗林格尔级战列巡洋舰二号舰“吕措夫号”(SMS Lützow),该舰炮火精准,开火仅三分钟内即有两发炮弹命中“雄狮号”。尽管“雄狮号”很快还以颜色,命中“吕措夫号”一发炮弹,但是后者于16时左右在16500英尺(15100米)距离上以一发305毫米舰炮炮弹准确命中“雄狮号”的Q号炮塔。炮弹从9英寸厚的炮塔正面装甲和3.5英寸厚的炮塔顶部装甲之间的结合部钻入,将炮塔从里面整个炸开,炮塔内七十多人非死即伤。好在炮塔指挥员哈维(Francis Harvey)海军少校在身负致命伤的情况下及时下令关闭弹药库舱门并向弹药库注水。尽管英舰上的水手全力灭火,16时28分,余火引发的闪燃(flash fire)蔓延到位于炮塔底部的弹药库,引爆了炮塔工作间内的八发炮弹药筒(内装线状无烟火药Cordite,作为炮弹推进剂,每次舰炮发射需要四发),强烈的爆炸产生的火焰窜升到与桅杆相当的高度,弹药库和炮弹间内的水手绝大部分阵亡,弹药库舱门也在巨大的气压下严重变形,若非弹药库此时已经注水,该舰恐难逃灭顶之灾。“不倦號”和“玛丽女王号”就没有那么幸运了:16时02分,即开战仅14分钟,德舰冯·德·坦恩号(SMS Von der Tann)发射的三发11英寸(280毫米)炮弹命中“不倦號”舰尾后引发舰尾X号炮塔弹药库殉爆;紧接着,冯·德·坦恩号在极限射程上再次以一发11英寸炮弹准确命中“不倦號”舰首A号炮塔,炮弹很可能穿透了炮塔顶部装甲,引爆了炮塔底部的弹药库,该舰迅速向右翻转并在30秒内沉没,全舰仅有两名幸存者;16时25分,之前连续命中德舰塞德利茨号的“玛丽女王号”亦遭受相同的厄运,在遭到德舰塞德利茨号和“德弗林格尔号”的交叉火力打击后,两座前炮塔底部的弹药库均被引爆,整舰在前桅杆附近炸成两截。第一次爆炸后该舰还能勉强浮在水面上,但随即而来的第二次爆炸(靠近舰尾,有可能是散落的炮弹殉爆)驚天動地,爆炸产生的蘑菇云高达800英尺,大量碎片甚至飞溅到位于该舰后方的虎号战列巡洋舰,迫使其左转规避。“玛丽女王号”绝大部分舰员阵亡,只有9人幸存(也有资料称20人)。贝蒂海军中将在其旗舰“雄狮号”上恰好目睹了这一幕,这位英国皇家海军自纳尔逊以来最年轻的将官(英国王室成员除外;贝蒂1910年1月1日晋升海军少将时年仅39岁)此时向其身旁的“雄狮号”舰长查特菲尔德(Ernle Chatfield)说了那句后来被广为传播的名言:“今天我们这些该死的船好象有点毛病。”(There seems to be something wrong with our bloody ships today)。

在两艘英国战列巡洋舰相继沉没之间的这段时间,埃文-托马斯(Hugh Evan-Thomas)海军少將率領的第五战列舰分队终于追了上来,装备有8门15英寸(381毫米)主砲的这四艘伊丽莎白女王级战列舰“厭戰號”(HMS Warspite)、“勇士號”(HMS Valiant)、“巴勒姆号”(HMS Barham)、“馬來亞號”(HMS Malaya)是當時世界最強大的戰鬥艦,被称为“超级无畏舰”(super-dreadnought)。16时08分,最先赶到的“巴勒姆号”在极限射程上向冯·德·坦恩号开火,不到一分钟即命中一发15英寸(380毫米)炮弹;16时15分,全部四艘英国战列舰加入战局。

从15时48分到16时54分,德舰一共命中英舰42发11英寸(280毫米)和12英寸(305毫米)炮弹(其中“雄狮号”9发、“长公主号”6发、“玛丽女王号”7发,“虎号” 14发、“新西兰号”1发、“不倦号”5发、“巴勒姆号”2发);英舰则命中德舰11发13.5英寸(340毫米)炮弹(其中“吕措夫号”4发、“塞德利茨号”4发、“毛奇号”2发,“冯·德·坦恩号”1发),外加6发15英寸(380毫米)炮弹(其中“塞德利茨号”1发、“毛奇号”4发,“冯·德·坦恩号”1发)。德式战列巡洋舰较注重裝甲的特性使得各艦雖负伤,卻無一艘沉沒。

16时30分,舍尔海军上将率领的德国公海舰队主力发现了交战中的战列巡洋舰;随即威廉·古德诺(William Goodenough)准将率领的英国第二轻巡洋舰分队的“南安普敦号”轻巡洋舰也发现了德国主力舰群。“南安普敦号”一边躲避大口径舰炮的齐射火力,一边向贝蒂报告了德舰群的规模:16艘无畏舰和6艘较为老旧的战列舰,这是貝蒂和正率大艦隊主力趕來支援的傑利科首次获悉舍尔的公海舰队主力已经出动。与此同时,英德两方的驱逐舰正相互缠斗,用鱼雷攻击对方的战列巡洋舰。但除了“塞德利茨号”于16时57分遭到一枚英国驱逐舰“爆竹号”(HMS Petard)发射的鱼雷命中舰首之外,其余各舰均成功规避。

在傑利科率领的大舰队主力战列舰群前方组成屏障的是英国巡洋舰群,处于右翼的是阿巴思诺特(Robert Arbuthnot)海军少将率领的第一巡洋舰分队。处在队列最前方的米诺陶级装甲巡洋舰三号舰“防御号”(HMS Defense)和勇士级装甲巡洋舰一号舰“勇士号”(HMS Warrior)于17时47分发现了德国第二侦查舰队并立即开火,由于炮弹够不到敌舰,两艘英国巡洋舰随即左转接近德舰。不久之后,两舰发现了身负重伤的德国轻巡洋舰“威斯巴登号”(SMS Wiesbaden)并准备接敌。18时05分,就在英舰距离德舰5500英尺(5000米)的时候,不到8000英尺(7300米)外的德国战列巡洋舰“德弗林格尔号”和舍尔麾下的四艘战列舰也发现了英舰并连续齐射命中阿巴思诺特海军少将的旗舰“防御号”。炮弹引爆了舰尾储存9.2英寸炮弹的弹药库,产生的火焰又蔓延到附近储存7.5英寸炮弹的弹药库并再次引发爆炸。该舰于18时20分爆炸沉没,全舰舰员包括阿巴思诺特海军少将阵亡,没有幸存者。“勇士号”则至少被命中28发11英寸(280mm)和6发5.9英寸(150mm)炮弹,次日早上8时25分舰长下令弃船,该舰随即沉没。德舰“威斯巴登号”(SMS Wiesbaden)则在次日凌晨2时许沉没,全舰仅有一名幸存者(被一艘路过的挪威蒸汽船救起)。

17時56分,傑利科坐鎮的大艦隊旗艦铁公爵级战列舰一号舰“铁公爵号”(HMS Iron Duke)已經目視到貝蒂的旗艦,18时15分,貝蒂報告德艦位於南南西方,傑利科即刻下令大艦隊變陣,24艘战列艦由6列4舰纵队变阵为單縱陣成功橫跨公海艦隊的T字頭。18时17分,大艦隊與公海艦隊正式交鋒,史上最大的战列舰會戰正式開打,此時陣中兩軍有46艘战列舰彼此交火,算上仍在此處的雙方战列巡洋艦隊則共有62艘無畏艦,總噸位超過100萬噸,規模不但空前,且將絕後。

雙方開火不久後舍尔海军上将意識到英國大艦隊在數量、射程、火力、陣位都佔上風,若繼續交戰下去公海艦隊恐怕片甲不留,因此短暫交火20分鐘後,公海艦隊於18时35分掉頭,試圖逃離戰場,由战列巡洋艦殿後。此時大艦隊的前鋒,胡德(Horace Hood)海军少将指揮的第三战列巡洋艦分隊緊追轉向中的希佩尔指挥的战列巡洋艦隊,雙方爆發激戰,胡德的旗艦无敌级战列巡洋舰一号舰“无敌号”(HMS Invincible)遭到德舰“吕措夫号”和“德弗林格尔号”的合击,最后该舰中央砲塔被砲彈貫穿,引爆炮塔下方的弹药庫,整条军舰被炸成两截迅速沉沒,胡德阵亡,之後大艦隊暫時追丟了公海艦隊。另一方面“无敌号”的回击炮火也致“吕措夫号”严重损毁,尽管德国水兵倾尽全力抢修仍无济于事。次日凌晨,身中24发大口径炮弹,进水达8000吨,舰首严重下沉、螺旋桨露出水面、无法继续航行的该舰由德军G38号大型鱼雷艇发射两枚鱼雷自沉。希佩尔麾下的另一艘主力舰“德弗林格尔号”尽管身中17发大口径炮弹外加9发副炮炮弹,157人阵亡24人负伤(是双方未沉没军舰中伤亡最高的),仍然成功驶回了母港,战后英国人给了它“铁狗”(Iron Dog)的称谓。

傑利科下令大艦隊轉向南南東方,堵住公海艦隊返回基地的路,19时08分,公海艦隊再一次的掉入大艦隊的陷阱,被大艦隊成功跨越T字頭,發現情形不妙的舍尔於19时18分再度撤退,並命令戰鬥巡洋艦隊以及驅逐艦隊掩護公海艦隊脫離危險。20时20分前後,英德双方的戰列巡洋艦隊最後一次交火,之後雙方雖有短暫接觸,但戰列艦群沒有機會再交峰。隨後公海艦隊成功穿過大艦隊的防禦,於次日凌晨5时前後通過丹麥沿海,於天亮時返回基地,日德蘭海戰就此結束。

英国本土舰队损失十四艘舰艇,而德国公海舰队损失十一艘,双方都付出了巨大的人员伤亡,英国本土舰队吨位损失多于德国公海舰队。但在战斗结束后的六月二日18时的统计显示本土舰队仍有27艘包括战列舰战列巡洋舰的主力舰可以随时投入战斗,公海舰队方面在同一时刻只有10艘主力舰可以随时投入应对,因此可以认为公海舰队并未能打破本土舰队在北海的数量优势。

英方檢討[编辑]

英國海軍部官方檢討了艦隊在此次作戰中的表現,並總結出了兩個主要問題:

  1. 英國的穿甲彈過早於德艦裝甲外爆炸,而非等其穿透後於艦內爆炸。故此,有些德軍船艦僅有8英寸(20厘米)厚的薄裝甲,卻能於數發15英寸(38厘米)砲彈擊中後依然存活。如果這些砲彈能在穿透裝甲後才爆炸,德方將損失遠比現結果更多的船艦。
  2. 各艦之間,以及與總指揮之間的通訊非常不良。在海戰中大部分的時間,傑利科皆無法掌握德艦的位置,即使已有英方船艦與其接觸。以於英方自己的戰鬥計畫來說,實戰中各艦都無法良好回報敵人位置。有些最重要的信息僅僅透過旗語傳遞,而非透過無線或其他備援方式去確保溝通的可靠度。這是一個飽受質疑的方式,因為在戰場上,煙與霧的混合物常常成為一大阻礙。而這也成為在二戰中,專業軍官排拒使用新科技獲取戰場優勢,以至於在非常相似之處失敗的一個預兆。

戰列巡洋艦的損失[编辑]

英軍的戰列巡洋艦是被設計用以單程追逐與摧毀敵方巡洋艦之用。此艦種並不是被設計用來成為艦列中與敵人交火的單位。雖然德方與英方各自有一艘和三艘戰列巡洋艦沉沒,卻沒有一艘是因為敵人砲彈直接擊穿船體並引爆彈藥庫所致。英艦都是沉沒於砲塔頂被貫穿,導致瞬間大火燒透彈藥室殉爆所致。德方的“吕措夫号”承受了24发大口径砲弹,最终严重進水无法航行才被迫弃舰。“德弗林格尔号”跟塞德利茨号战列巡洋舰則分别承受了17发和21发大口径砲弹,尽管两舰基本都丧失了战斗力,卻仍能安全回港。

砲彈表現[编辑]

德國的穿甲彈遠比英國有效率:後者常常無力對付重裝甲。這個議題在砲彈以某些特殊角度擊中時特別突出,並在遠距離攻擊的情況下更加重要。德國早在 1902 年就已經接受了由TNT裝藥的砲彈,但因英國仍在使用苦味酸合成物(Lyddite)的砲彈。後者常常因為撞擊時帶來的振動而比引信更早起爆,因而無法有效對抗裝甲。相較之下,TNT的起爆可以延後至砲彈已經穿入且引信已經作用完畢後才起爆,因而可以攻擊裝甲後的薄弱區域。

傑利科於1908-1910年間任第三海軍大臣已知悉相關砲彈表現不良的議題,並在其命令下開始了新砲彈的設計作業。然而,在他之後這工作並沒有被持續下去,並且新的砲彈也沒有被完整的測試過。在戰鬥後一位瑞典海軍軍官於雄獅號的歡迎派對上,貝蒂很快發現了這個問題。對方曾經拜訪過柏林,在那裡德國海軍曾經嘲笑英國的砲彈是如何無力對抗德國船隻的裝甲。此問題於多格滩海戰後也一度被重視過,但並沒有採取任何實際的行動。希佩爾後來評論道:「僅僅是因為他們砲彈裝藥的糟糕品質才從災難中拯救了我們」。

Dreyer提督於該次戰鬥後,根據他所用以指揮的英國旗艦鐵公爵號寫到:若使用後來才引入的高效砲彈,推論將可以多擊沈六艘德國主力艦。此一數字是基於在戰鬥中實際被確認的擊中數來推斷。[8] 另外根據持續被使用至1944年的砲彈測試系統规定如果一批砲彈中有70%有毛病还有一半可能被下发。事實上,无法通过这一宽松标准的炮弹仍然有可能下发给海军。后来英國軍需處分析出会有 30-70% 的砲彈並無法通過英國海軍部標準的穿甲測試。[9]

海軍部持續成為抵制更換砲彈的阻力來源。一直等到杰利科於1916年12月成為第一海軍大臣前,都沒有採取任何針對此問題的行動。作為最初的回應,現存砲彈中狀況最不良的一批於 1917 年退下並更換了備用品。而新砲彈則是等到1918年4月才脫離設計階段,但也從未在戰鬥中被使用。

影响[编辑]

此次戰役是第一次世界大戰最大規模海戰。在戰術上,德國的損失,不論是人員或是戰艦都遠少於英國,因此在戰術上德國勝利;但在戰略上,無疑的德國還是無法突破協約國在北海的封鎖,因此在戰略上英國取勝。這也是德國最后一次主动突破协约国在北海对德国封锁的努力宣告失败。自此德國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不再以海軍與協約國正面交鋒,只能以潛水艇擊沉艦艇,其後發展至無限制潛艇戰

参看[编辑]

注释[编辑]

註釋
引文
  1. ^ 1.0 1.1 1.2 Great War Primary Documents Archive, 2007, "Battle of Jutland – Commonwealth Casualties" (Access: 24 February 2012).
  2. ^ 2.0 2.1 Nasmith, p. 261
  3. ^ Tarrant p.49
  4. ^ Tarrant p.55
  5. ^ Campbell, p. 2
  6. ^ Tarrant p. 56-57
  7. ^ Tarrant p.57-58
  8. ^ Marder p. 169
  9. ^ Marder III p.171
參考文獻
  • Bennett, Geoffrey. Naval Battles of the First World War. London: Pen & Sword Military Classics. 2005. ISBN 1-84415-300-2. 
  • Brooks, John. Dreadnought Gunnery at the Battle of Jutland: The Question of Fire Control. London: Routledge, Frank Cass series. 2005. ISBN 0-7146-5702-6. 
  • Brown, G.I. The Big Bang: A History of Explosives. Gloucestershire: Sutton Publishing. 1998. ISBN 0-7509-1878-0. 
  • Campbell, John. Jutland: An Analysis of the Fighting. Lyons Press. 1998. ISBN 1-55821-759-2. 
  • English, Major J.A. The Trafalgar Syndrome: Jutland and the Indecisiveness of Naval Warfare. Naval War College Review. 1979, XXXII (3). 
  • Forczyk, Robert. Russian Battleship vs Japanese Battleship (Yellow Sea 1904–05). Great Britain: Osprey. 2009. ISBN 978-1-84603-330-8. 
  • Götz, Georg. Remembering the Battle of Jutland in Post-War Wilhelmshaven. (编) Niven, William; Paver, Chloe. Difficult Pasts. Memorialisation In Germany since 1945. Macmillan. 2010: 360–368. ISBN 978-0-230-20703-5. 
  • Gordon, Andrew. The Rules of the Game: Jutland and British Naval Command. London: John Murray. 1996. 
  • Halpern, Paul G. A Naval History of World War I. London: Routledge. 1994. ISBN 1-85728-498-4. 
  • Keegan, John. The First World War |United States. Alfred A. Knopf, Inc. ISBN 0-375-40052-4. 
  • Kennedy, Paul M. The Rise and Fall of British Naval Mastery. London: Macmillan. 1983. ISBN 0-333-35094-4. 
  • Lambert, Nicholas A. "Our Bloody Ships" or "Our Bloody System"? Jutland and the Loss of the Battle Cruisers, 1916. The Journal of Military History (The Journal of Military History, Vol. 62, No. 1). January 1998, 61 (1): 29–55. doi:10.2307/120394. JSTOR 120394. 
  • Marder, Arthur J. Volume III: Jutland and after, May 1916 – December 1916. From the Dreadnought to Scapa Flow.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66. 
  • Massie, Robert K. Castles of Steel: Britain, Germany, and the Winning of the Great War at Sea. Random House. 2003. ISBN 0-345-40878-0. 
  • Massie, Robert K. Dreadnought: Britain, Germany and the coming of the great war. Random House. 1991. ISBN 0-394-52833-6. 
  • McCartney, Innes. The Armoured Cruiser HMS Defence: A Case Study in Assessing the Royal Navy Shipwrecks of the Battle of Jutland 1916 as an Archaeological Resource.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Nautical Archaeology. March 2012. 
  • McCartney, Innes. Jutland 1916: The Archaeology of a Modern Naval Battle: The Wreck of HMS Invincible, The World's First Battle Cruiser. SKYLLIS, The Journal of the German Society for the Promotion of Underwater Archaeology - forthcoming. 2013. 
  • Morison, Samuel E. Leyte, June 1944; History of United States Naval Operations in World War II. 1956. Little & Brown.
  • Nasmith, Col.George. Canada's Sons and Great Britain during the World War. Introduction by Gen. Sir Arthur W. Currie. Thomas Allen Publishings, Toronto. 1919. 
  • O'Connell, Robert J. Sacred vessels: the cult of the battleship and the rise of the U.S. Navy.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3. ISBN 0-19-508006-8. 
  • Tarrant, V.E. Jutland: The German Perspective – A New View of the Great Battle. Weidenfeld & Nicolson. (note:Tarrant makes all time references in German time, one hour ahead of times used in article)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