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志航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高志航
Gao Zhihang.jpg
追贈空軍少將 高故將軍志航
昵称 东北飞鹰、空军战魂
效命 Flag of Fengtian clique.svg 奉系軍閥
Republic of China Army Flag.svg 国民革命军
服務 中華民國空軍
服役年份 1920年 - 1937年
军衔 空軍上校
部队 东北航空处飞鹰队,空军第四驅逐機大队
统率 空军第四驅逐機大队
参与战争 中国抗日战争
配偶 邵文珍
嘉莉亞(白俄人)
葉容然
亲属 高麗良(女兒)
高友良(女兒)
高耀漢(兒子)、高憶椿(女兒)

高志航(1907年5月14日-1937年11月21日),汉族,原名高铭久(一說銘九),字子恒辽宁通化(今属吉林)人,國民革命軍上尉中華民國空軍上校司令。(後追授空軍少將)[1]

早年经历[编辑]

1920年考入东北陆军军官教育班,后被选派赴法国学习两年飞机驾驶,继而专修驱逐机专科。其间改名为高志航。毕业后又授军士军衔前往南锡法国陆军航空队第23驱逐团见习。1927年1月,高志航学成回国,任张学良部东北航空处飞鹰队少校队员,再担任东北航空教育班少校教官。[2]

九一八事变后,经一起学习飞行的老友邢铲非介绍前往国民党军政属所属的航空队任职。由于飞行事故,未能参加1932年1月28日爆发的一二八事变。为了继续飞行,他进入杭州笕桥中央航校高级班受训,后留校任教官。但由于其为东北军出身而不受重视遭到排挤,军衔由少校降为上尉。[3] 后由于在一次航空表演中的出色表现使得航校同意提拔其出任第8队队长,开始执教中央航校驱逐机班学员。

1934年春,高志航晋升为空军第四大队中校大队长,辖21、22、23中队,在杭州笕桥开始训练新的飞行员。1935年,高志航被派至意大利考察航空1年。后在飞行表演中表现出众,墨索里尼看过后说过,“这样技术的飞行员在意大利也是数一数二的。”意大利飞机商为了推销已经落后了的飞机,便试图向高志航行贿,被高拒绝。高在向墨索里尼辞行時说:“贵国飞机已经太落后了,贵国想用行贿的方式要我们购买,我们中国人决不接受,请原谅。我们将去美国,再见!”墨索里尼非常钦佩他的行为,并将随身所带的钢笔手枪送给他作为纪念。

归国后,高志航担任教导总队副总队长,协助总队长毛邦初工作,在南昌集训驱逐机部队所有飞行员。培养出刘粹刚柳哲生董明德李桂丹郑少愚乐以琴罗英德等优秀飞行员。

战斗经历[编辑]

1937年8月13日,淞沪战争爆发,14日当天早饭后,时任第四航空大队大队长高志航飞南京开会,行前指示空军第21中队队长李桂丹率21、22、23各中队按命令提前行动。下午,在经过冒雨、穿云,克服恶劣气象条件的长途飞行后,4大队21、23中队先行达到笕桥机场,高志航大队长也从南京直接飞抵笕桥。而此刻正好收到時任空軍前敵總司令部防空總臺長的陳一白將軍最新日机进袭情报,若干架九六式陸上攻擊機向笕桥方向而来,高志航立刻前往起飞线前,以喊话、手势命令正在降落的21、23中队队员赶快再次起飞,利用最后一点余油拦截日机。高志航立刻驾机起飞,击落日机一架,这是中国空军首次击落日机。

此后的1939年9月,国民政府正式下令每年8月14日为空军节。从此高志航与刘粹刚(1937年10月在支援忻口战役时,座机燃油告罄,迫降时不幸碰撞城楼而以身殉职,时年24岁。)、李桂丹(1938年2月在武汉保卫战中与日机互撞时牺牲,时年24岁)、乐以琴(1937年12月在与日军空战中,其座机被敌击中。跳伞时,为避日军射击,张伞过迟,壮烈殉国,时年22岁。)并称为中国空军“四大金刚”。8月15日晨,日本海军航空队第2航空战队派出多批34架飞机从加贺号航空母舰上起飞袭向杭州。高志航击落日机两架,后左臂中弹返回机场。杭州各界得知后,纷纷前往广慈医院慰问,时任中华民国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介石特汇来一万元大洋,并专电褒奖,责令送相对安全的汉口治疗。出院后,晋升为空军驱逐机上校司令,专责南京防空任务,指挥第三、四、五3个航空大队,并兼任第四航空大队大队长,第四航空大队亦被命名为“志航大队”。10月,日机入侵南京,高志航率机迎击,击落日机一架。

1937年11月,高志航奉命赴兰州接收苏联援华的战机。根据命令他率援助的战机飞至周家口。因天气恶劣,留原地待命。11月21日,周家口机场接到报告,有11架日机向该机场飞来。他立即下令作战,然而此时日军战机已飞至机场上空,在日机的俯冲轰炸下高志航登上座机,刚进入机舱既被早有准备的日军战机投下的炮弹炸中而殉国,时年30岁。同时殉国的还有第四航空大队军械长冯干卿、到机场送饭的伙夫郭万泰等六人。陣亡时,高志航的双手还紧紧握着飞机的操纵杆。

牺牲后,国民政府和军委会追授高志航少将军衔。在汉口商务会大礼堂举行的追悼会上,蒋介石亲自主持,并敬献花圈致哀,上书“高志航英雄殉国,死之伟大,生之有威,永垂千古”。周恩来也参加了追悼会,称赞高志航“是中华民族的英雄,为抗日牺牲的,为民族牺牲的。”1993年,92岁高龄的张学良为这位东北同乡、当年的部下题词:“东北飞鹰,空军战魂”。

座機[编辑]

家庭[编辑]

  • 與邵文珍1924年結婚,然後邵於1927年自殺,並無育子。
  • 1928年和嘉莉亞(白俄人)結婚,1931年再度離婚,育有兩女為高麗良、高友良。
  • 1932年葉容然結婚,育一男一女為高耀漢(曾任新生報經濟記者)、高憶椿。

墓葬[编辑]

高志航追悼会之后,高志航之弟高铭魁和随行官员护送英烈灵柩,准备由湖北宜昌经水路送往重庆厚葬。1937年11月28日,灵柩运抵宜昌。宜昌学生戴着白花,举着“壮志未酬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战魂犹在的标语,为英魂送最后一程。因为高志航在法国接受教育,一直信奉天主教,因此他的灵柩就停在宜昌二马路天主教堂地下室。用纱布缠好的遗体装在宜昌提供的黑木棺木中。由于当时敌机轰炸频繁,宜昌码头非常混乱。处于安全考虑,高铭魁将灵柩留下,迅速离开了宜昌前往重庆。得知高志航安葬在宜昌,日机竟来宜昌轰炸了7天。

1938年初,二马路天主教堂决定安葬高志航。宜昌神甫龚澔等人为英烈举行了隆重的仪式。安葬地点即现在的宜昌市夷陵大道181号老医专院内,两棵香樟树与一棵桂花树之间。由于担心日军报复开挖,没有留坟头和立碑。由于当事人没有主动提及,长期以来,包括宜昌方面在内都不知道高志航葬在宜昌。直至80年代初,吉林通化市政协王维良等二人,在昆明调查走访时由高铭魁处得知高志航葬在宜昌,于是转道宜昌寻访,宜昌方面方才知晓,但无从查找具体地点。

1984年高志航的女儿高丽良高忆春到宜昌寻访父亲之墓,虽然未果,却引起了接待二人的原宜昌市政协工作人员刘思华、原宜昌市委统战部工作人员林东平的注意。二人于上世纪80年代分别找到当事人神甫龚澔,询问到真实情况。但没有公开,世人仍未知晓“战魂之墓”究竟在何处。

2010年4月初,一位留学欧洲的宜昌籍留学生施泽伦,从港台同学、欧洲友人那里了解到了高志航的事迹,并且就葬在家乡宜昌后,给《三峡晚报》记者发信查问。《三峡晚报》连续几天刊登专版寻求知情者,终于在刘思华、林东平二位老人的指引下找到“战魂之墓”。

身后评价[编辑]

高志航殉国后,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國民革命軍總司令蔣中正,在汉口商务会大礼堂举行主持其追悼会,国民政府特追授其少将军階。1971年8月16日,中華民國國防部空軍總司令部總統蔣中正親自將位於臺灣省臺東縣的空軍基地命名為「空軍志航基地」,基地門口的東成公路改名為「志航路」。

1946年8月14日,中共方面在延安举行了纪念「八一四」空战大捷座谈会,纪念高志航及其战友的英雄事迹。1993年7月18日,张学良为高志航题词:“东北飞鹰、空军战魂”。2002年8月14日,「八·一四」空战大捷65周年纪念日,高志航烈士纪念馆(高志航故居)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通化市人民政府、北京航空联谊会等单位主持下开幕。

經典名言[编辑]

高志航殉難前曾經說過:「身為空軍,怎能讓敵人的飛機飛在我們的頭上。」[4]

登場作品[编辑]

1977年由台灣之中影公司改編拍攝之《筧橋英烈傳》,就是以高志航故事為主軸的著名抗日戰爭電影之一,影星梁修身飾演高志航,此片當年金馬獎得獎數項。2011年3月,中国大陆拍摄有关高志航抗日的电视连续剧《远去的飞鹰》。高志航由朱亚文饰演。[5]

參考文獻[编辑]

  1. ^ 高志航:东北飞鹰、空军战魂
  2. ^ 抗战时期著名空军英雄----高志航
  3. ^ 民国时的空军“天神”高志航
  4. ^ 空軍戰魂高志航 捍衛長空立典範. 台北: 青年日報社. 高志航親率一群英勇的空軍健兒在筧橋機場上空痛擊來襲日機,締造「八一四」空戰勝利,空軍第四大隊創獲輝煌戰功;翌日,高志航再率四大隊機群在杭州上空粉碎日機復仇圖謀,一連兩天的空戰大捷,打破日本「皇軍無敵」神話,展現中華民國空軍誓死捍衛國家空防的決心。猶記高志航烈士為國殉難前曾經說過:「身為空軍,怎能讓敵人的飛機飛在我們的頭上。」正是如此的大義情操與堅定信念,激勵當時每位空軍飛行員,當敵機凌空,自當義無反顧升空迎敵,灑碧血、衛長空才是唯一目標。 
  5. ^ 振翅中國:紀念中國空軍高志航將軍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