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体迷思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团体迷思英文Groupthink,亦作团体盲思集体错觉)是一个心理学现象,指的是团体在决策过程中,由于成员倾向让自己的观点与团体一致,因而令整个团体缺乏不同的思考角度,不能进行客观分析。一些值得争议的观点、有创意的想法或客观的意见不会有人提出,或是在提出之后,遭到其他团体成员的忽视及隔离。团体迷思可能导致团体作出不合理、甚至是很坏的决定。部份成员即使并不赞同团体的最终决定,但在团体迷思的影响下,也会顺从团体。像例如说法界人士认为废除死刑是应该的,但忽略了一些推动废除死刑的做法会得到反效果的事实,及忽略一些支持死刑效果的研究。

一般认为团体迷思这个概念是由美国心理学艾尔芬·詹尼斯英语Irving Janis首先提出。但William Safire于2004年8月8日《纽约时报杂志英语New York Times Magazine》(New York Times Magazine)撰文指出,团体迷思一词实为William H. Whyte于1952年在《财富杂志》中首先提出。

1972年,詹尼斯利用“团体迷思”一词形容团体作出不合理决定的决策过程。詹氏对“团体迷思”的原定义为“一种思考模式,团体成员为维护内团体的凝聚力、追求团体和谐共识,而不能现实地评估其他可行办法”。[1]

及后于1982年,詹尼斯再探究美国入侵猪猡湾事件、偷袭珍珠港事件韩战越战古巴导弹危机马歇尔计画的发展、水门事件等美国政府历年外交决策事件,参照各个事件的环境、决策过程、决策结果,归纳出团体迷思的模型[2]

团体迷思模型包括8项诱发的前置因素、8项表现形式、及7项对群体决策过程及结果的影响。

2004年,美国参议院情报委员会发表的伊拉克情报失误报告,严厉批评美国情报部门在伊拉克战争前,夸大伊拉克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威胁。美国情报部门的过失,是归咎于团体迷思。[3]

成因及征兆[编辑]

八项诱发团体迷思的前置因素[编辑]

  1. 群体高度凝聚力
  2. 群体隔绝外界资讯与分析
  3. 命令式领导
  4. 决策规范缺乏条理
  5. 群体成员背景和价值观的相似性
  6. 来自外部威胁以及时间限制的压力
  7. 团体没有信心寻求比领导所提出的更好的方案:可能因为领导具有强大影响力
  8. 成员自尊心低落:可能由于刚经历失败

八项团体迷思的表现形式[编辑]

  1. 无懈可击之错觉:群体过份的自信和盲目的乐观,忽视潜在的危险及警告,意识不到一种决策的危险性。
  2. 集体合理化:群体通过集体将已经作出的决策合理化,忽视外来的挑战。一旦群体作出了某个决策后,更多的是将时间花在如何将决策合理化,而不是对它们重新审视和评价。
  3. 对群体道德深信不疑:成员相信群体所做出的决策是正义的,不存在伦理道德问题。因此忽视道德上的挑战。
  4. 对外偏见:倾向地认为任何反对他们的人或者群体都是邪恶和难以沟通协调,故此不屑与之争论;或者认为这些人或者群体过于软弱、愚蠢、不能够保护自己,认为自己群体既定的方案则会获胜。
  5. 对异议者施加压力:群体不欣赏不同的意见和看法,对于怀疑群体立场和计划的人,群体总是立即给予反击,但常常不是以证据来反驳,取而代之的是冷嘲热讽。为了获得群体的认可,多数人在面对这种嘲弄时会变得没有了主见而与群体保持一致。
  6. 自我审查:成员对于议题有疑虑时总是保持沉默,忽视自己心中所产生的疑虑,认为自己没有权力可以去质疑多数人的决定或智慧。
  7. 全体一致的错觉:这是群众压力和自我压抑的结果,是使群体的意见看起来是一致的,并由此造成群体统一的错觉。表面的一致性又会使群体决策合理化,这种由于缺乏不同的意见而造成的统一的错觉,甚至可以使很多荒谬、罪恶的行动合理化。
  8. 心灵守卫("mindguards"):某些成员会有意地扣留或者隐藏那些不利于群体决策的资讯和资料,或者是限制成员提出不同的意见,以此来保护决策的合法性和影响力。

七项团体迷思对群体决策过程及结果的影响[编辑]

  1. 不全面研究替代方案
  2. 不全面研究决策目标
  3. 不考虑既定选择的风险
  4. 资讯搜集不良
  5. 资讯处理过程有偏颇
  6. 不重新评估当初放弃的选择
  7. 未制定突发情况的备用方案

团体迷思的防范[编辑]

  1. 群体成员懂得群体思维现象,其原因和后果;
  2. 领导者应当保持公正,不要偏向任何立场,防止形成不成熟的倾向;
  3. 领导者应该引导每一位成员对提出的意见进行批评性评价,应鼓励提出反对意见和怀疑;
  4. 应该指定一位或多位成员充当反对者的角色,专门提出反对意见;
  5. 时常将群体分成小组,并将他们分别聚会拟议,然后再全体聚会交流分歧;
  6. 如果问题涉及与对手群体的关系,则应花时间充分研究一切警告性资讯,并确认对方会采取的各种可能行动;
  7. 预备决议后,应召开“第二次机会”会议,并要求每个成员提出自己的疑问;
  8. 决议达成前,请群体之外的专家与会,并请他们对群体意见提出挑战;
  9. 每个群体成员都应当向可信赖的有关人士就群体意向交换意见,并将他们的反应反馈给群体;
  10. 几个不同的独立小组,分别同时就有关问题进行决议(最后决议在此基础上形成,以避免群体思维的不良影响)。

参见[编辑]

注释[编辑]

  1. ^ 英文原文:a mode of thinking that people engage in when they are deeply involved in a cohesive in-group, when the members' strivings for unanimity override their motivation to realistically appraise alternative courses of action
  2. ^ 对于团体迷思的模型中的前置因素,有多于一个的说法,但内容性质上是相类似的。本条目中前5项是较普遍的说法。而后三项则是从不同来源中归纳出来的说法。前置因素并不一定局限于只有八个说法。
  3. ^ 美国参议院情报委员会2004年7月发表的伊拉克情报失误报告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06-03-08.提到“情报机关错误地集体假设伊拉克有发展大杀伤力武器的计划。这个团体迷思,诱导情报机构的分析、搜集和管理人员把模棱两可的证据,当作显示伊拉克拥有违禁武器的结论性证据,无视或轻视伊拉克没有有效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专案的证据。分析人员把有疑问的情报资讯,夸大成伊拉克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证明。”

参考资料[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

一个实际的例子群体思维(英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