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學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到: 導覽搜尋

歷史學,簡稱史學,是以歷史為研究對象的學科。雖然在廣義上歷史可以包含人類以外的事物,但作為一門社會科學人文學,歷史學主要以人類社會為研究對象。

歷史學的內涵[編輯]

司馬遷的史記序

歷史學研究歷史如何被編寫,故不側重於歷史事件本身,而注重怎樣重新解釋個別歷史學家歷史觀[1]從事歷史學研究的人通稱為歷史學家。由於歷史學家們向來講究有一分證據說一分話的實證精神,對於無法運用史料加以證明的事多避而不談,尤其恥於談理論。因此歷史學儘管有着悠久的發展過程,但其在近代的表現,相較於新興的社會科學,在理論基礎上則顯得相當脆弱。全世界的歷史學家至今對於「何謂歷史」與「何謂歷史學」等直接關係到其生存命脈的議題,都沒有相同的共識,所以歷史學這門學科的研究內容與研究主題,一直沒有辦法與其他學科被明確地界定,有時候一個歷史學家可能同時為經濟學家社會學家考古學家人類學家政治學家心理學家,甚至生物演化學家

性質[編輯]

但儘管如此,談到歷史學家們的工作內容,還是有一些明顯的共同性質:

能夠被稱為歷史學的研究,必定挑選跟真實的過去有關的主題,歷史學家不可以捏造與過去事實不符的人物與事件,與文學不同,必須服膺於證據的指導,每講一句話都要有充足的證據作為背後的支持,而這些被歷史學家拿來引證的證據,就通稱為「史料」。然而,在20世紀七十年代後,隨着所謂後現代思潮的興起,西方史學界出現了較為激進的理論家,如海登·懷特等,從語言學和修辭學等角度分析歷史書寫的結構,主張歷史與文學並沒有本質上的區別。

歷史學家在進行歷史的編纂時必須盡量避免個人主觀的意見,不可以在從事歷史研究時展現自己的立場,因為歷史學家普遍相信自己的研究是要替現在的人重建真實的過去[2],如果加入過多自己的立場,會使真相遭到扭曲,進而遭到社會大眾的濫用。就客觀而言,錢鍾書以為再客觀的史識都難逃真相的扭曲,「史學以失真為難逃之劫」[3]。錢鍾書雖意同司馬光據野史小說撰《通鑑》,又說「夫稗史小說,野語街談,即未可憑以考信人事,亦每足據以覘人情而征人心,又光未申之義也。」[4]

歷史學家除了重建過去以外,更重要的是要去解釋為什麼過去會發生這些事情,以及這些事情為現代人所帶來的意義。因此歷史學家與律師政治家等同樣研讀歷史的人不同,歷史學家之研讀歷史着墨於思考隱藏在歷史背後的脈絡,而不着墨於評判古人的是非對錯。歷史學家必須透過各種不同的角度去解釋過去,而不是用後人之見來指責前人之非。

傳統上,歷史學家是為了找尋某個大問題的答案才去從事研究,而這一種大問題通常與其同時代之人有密不可分的關係,這一點使歷史學家有別於單純的好古癖。中國史的奠基者之一的司馬遷即提出「究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成一家之言」的史學研究目標。歷史學者會為了解決當下政治改革的弊病而去研究古代政治改革的成敗得失,而不應毫無理由的去研究一個與現在生活無關的議題。歷史學並非為了累積知識而累積知識;反之,它是為了某種特定的目的而進行的有計劃的研究。但是,在20世紀後期,隨着微觀史文化史的興起,傳統的歷史觀遭到挑戰。女權主義酷兒理論等「後學」指導下的新興學派批判了傳統史學與社會統治精英的緊密聯繫,指出其研究方向往往忽略了邊緣人群和底層社會。

歷史學文體[編輯]

傳統的中國歷史著作可以分為以下三種體裁:

  1. 編年體。以歷史事件發生的時間為順序,來編撰、記述歷史的一種方式。
  2. 紀傳體。以為人物立傳記(皇帝的傳記稱「」,一般人的稱「」,記載諸侯稱「世家」,特殊情形的人物稱「載記」,記載制度、風俗、經濟等稱「」,以表格排列歷史大事稱「」)的方式記敘史實。
  3. 紀事本末體


研究方法[編輯]

史學方法。一般歷史研究會採用史料的收羅與編輯。

舊史學方法

新史學方法

—口述史學法

—計量史學法

常見的研究範疇[編輯]

  • 歷史材料的真確性,可信性和完整性
  • 歷史學理論框架
  • 道德評價
  • 歷史修正主義和歷史的正統教義
  • 歷史的後設敘述

史觀[編輯]

分支學科[編輯]

政治史 | 思想史 | 經濟史 | 法制史 | 社會史 | 人口史 | 文化史 | 科學史 | 醫療史 | 婦女史 | 外交史 | 教育史 | 傳播史 | 藝術史 | 文學史 | 史學史 | 歷史語言學 | 譜牒學 | 方志學 | 歷史哲學 | 金石學 | 軍事史|歷史地理學

中華人民共和國教育部定義的歷史學一級學科有:考古學中國史世界史

學派[編輯]

參見[編輯]

參考文獻[編輯]

  1. ^ (The Methods and Skills of History: A Practical Guide, 1988, p. 223, ISBN 0-88295-982-4)
  2. ^ 陸游《謂南文集》卷二八《跋呂侍講〈些時雜記〉》曰:「承平無事之日,故都節物及中州風俗,人人知之,若不必記。自喪亂來七十年,遺老凋落無在者,然後知此書之不可缺。」
  3. ^ 林校生《錢鍾書史學觀芻說》,《錢鍾書研究》第3輯,頁227。
  4. ^ 錢鍾書《管錐編》第1冊,271頁

研究書目[編輯]

  • 汪榮祖:《史傳通說——中西史學之比較》(北京:中華書局,1989)。
  • 何兆武、陳啟能編:《當代西方史學理論》(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96)。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