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学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历史学,简称史学,是以历史为研究对象的学科。虽然在广义上历史可以包含人类以外的事物,但作为一门社会科学人文学,历史学主要以人类社会为研究对象。

历史学的内涵[编辑]

司马迁的史记序

历史学研究历史如何被编写,故不侧重于历史事件本身,而注重怎样重新解释个别历史学家历史观[1]从事历史学研究的人通称为历史学家。由于历史学家们向来讲究有一分证据说一分话的实证精神,对于无法运用史料加以证明的事多避而不谈,尤其耻于谈理论。因此历史学尽管有着悠久的发展过程,但其在近代的表现,相较于新兴的社会科学,在理论基础上则显得相当脆弱。全世界的历史学家至今对于“何谓历史”与“何谓历史学”等直接关系到其生存命脉的议题,都没有相同的共识,所以历史学这门学科的研究内容与研究主题,一直没有办法与其他学科被明确地界定,有时候一个历史学家可能同时为经济学家社会学家考古学家人类学家政治学家心理学家,甚至生物演化学家

性质[编辑]

但尽管如此,谈到历史学家们的工作内容,还是有一些明显的共同性质:

能够被称为历史学的研究,必定挑选跟真实的过去有关的主题,历史学家不可以捏造与过去事实不符的人物与事件,与文学不同,必须服膺于证据的指导,每讲一句话都要有充足的证据作为背后的支持,而这些被历史学家拿来引证的证据,就通称为“史料”。然而,在20世纪七十年代后,随着所谓后现代思潮的兴起,西方史学界出现了较为激进的理论家,如海登·怀特等,从语言学和修辞学等角度分析历史书写的结构,主张历史与文学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

历史学家在进行历史的编纂时必须尽量避免个人主观的意见,不可以在从事历史研究时展现自己的立场,因为历史学家普遍相信自己的研究是要替现在的人重建真实的过去[2],如果加入过多自己的立场,会使真相遭到扭曲,进而遭到社会大众的滥用。就客观而言,钱锺书以为再客观的史识都难逃真相的扭曲,“史学以失真为难逃之劫”[3]。钱锺书虽意同司马光据野史小说撰《通鉴》,又说“夫稗史小说,野语街谈,即未可凭以考信人事,亦每足据以觇人情而征人心,又光未申之义也。”[4]

历史学家除了重建过去以外,更重要的是要去解释为什么过去会发生这些事情,以及这些事情为现代人所带来的意义。因此历史学家与律师政治家等同样研读历史的人不同,历史学家之研读历史着墨于思考隐藏在历史背后的脉络,而不着墨于评判古人的是非对错。历史学家必须透过各种不同的角度去解释过去,而不是用后人之见来指责前人之非。

传统上,历史学家是为了找寻某个大问题的答案才去从事研究,而这一种大问题通常与其同时代之人有密不可分的关系,这一点使历史学家有别于单纯的好古癖。中国史的奠基者之一的司马迁即提出“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的史学研究目标。历史学者会为了解决当下政治改革的弊病而去研究古代政治改革的成败得失,而不应毫无理由的去研究一个与现在生活无关的议题。历史学并非为了累积知识而累积知识;反之,它是为了某种特定的目的而进行的有计划的研究。但是,在20世纪后期,随着微观史文化史的兴起,传统的历史观遭到挑战。女权主义酷儿理论等“后学”指导下的新兴学派批判了传统史学与社会统治精英的紧密联系,指出其研究方向往往忽略了边缘人群和底层社会。

历史学文体[编辑]

传统的中国历史著作可以分为以下三种体裁:

  1. 编年体。以历史事件发生的时间为顺序,来编撰、记述历史的一种方式。
  2. 纪传体。以为人物立传记(皇帝的传记称“”,一般人的称“”,记载诸侯称“世家”,特殊情形的人物称“载记”,记载制度、风俗、经济等称“”,以表格排列历史大事称“”)的方式记叙史实。
  3. 纪事本末体


研究方法[编辑]

史学方法。一般历史研究会采用史料的收罗与编辑。

旧史学方法

新史学方法

—口述史学法

—计量史学法

常见的研究范畴[编辑]

  • 历史材料的真确性,可信性和完整性
  • 历史学理论框架
  • 道德评价
  • 历史修正主义和历史的正统教义
  • 历史的后设叙述

史观[编辑]

分支学科[编辑]

政治史 | 思想史 | 经济史 | 法制史 | 社会史 | 人口史 | 文化史 | 科学史 | 医疗史 | 妇女史 | 外交史 | 教育史 | 传播史 | 艺术史 | 文学史 | 史学史 | 历史语言学 | 谱牒学 | 方志学 | 历史哲学 | 金石学 | 军事史|历史地理学

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定义的历史学一级学科有:考古学中国史世界史

学派[编辑]

参见[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The Methods and Skills of History: A Practical Guide, 1988, p. 223, ISBN 0-88295-982-4)
  2. ^ 陆游《谓南文集》卷二八《跋吕侍讲〈些时杂记〉》曰:“承平无事之日,故都节物及中州风俗,人人知之,若不必记。自丧乱来七十年,遗老凋落无在者,然后知此书之不可缺。”
  3. ^ 林校生《钱锺书史学观刍说》,《钱锺书研究》第3辑,页227。
  4. ^ 钱锺书《管锥编》第1册,271页

研究书目[编辑]

  • 汪荣祖:《史传通说——中西史学之比较》(北京:中华书局,1989)。
  • 何兆武、陈启能编:《当代西方史学理论》(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6)。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