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戴河辦公制度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從戴河上空俯瞰北戴河濱海區域,從近景濱海沙灘開始,有北戴河西海水浴場等大片濱海度假沙灘,有大量療養院、政府下轄賓館(不對外開放)沿濱海鋪開
毛澤東周恩來於北戴河(1954年)

北戴河辦公制度,是中共中央1954年1965年1984年2002年以及2012年至今每年夏季秦皇島北戴河辦公的制度[1]

文化大革命期間及2002年胡錦濤出任中共中央總書記後,該制度曾一度被廢除,直至習近平2012年出任總書記後才重新恢復。

簡介[編輯]

1953年秋,中共中央決定每年夏季在北戴河辦公,北戴河辦公制度正式形成[2]。中共中央確定在北戴河夏季辦公,實際帶有半休養半工作性質[3]。同年冬,中共中央辦公廳決定籌建中共中央辦公廳警衛局北戴河管理處,為中央暑期在北戴河辦公服務[4]。1954年11月,國務院確定北戴河休養區的使用方針是:「為中央暑期辦公服務。」為保障中央領導辦公,1954年成立了北戴河暑期工作委員會,下設暑期工作辦公室[2]。1957年新組建的中共中央直屬機關事務管理局北戴河管理處管理整個別墅區。當時別墅區有新舊樓房183處,總建築面積超過12.5萬平方米,占地面積超過3平方公里[4]

從1953年到1965年,夏季的中央重要會議幾乎都在北戴河召開[5]。1966年文革爆發,文革期間北戴河辦公制度中斷,暑期工作委員會也隨著文革爆發而被取消[2]

1983年,趙紫陽總理等國務院領導到秦皇島視察,表明暑期中共中央、國務院要在北戴河辦公。1984年,北戴河辦公制度恢復。該年,來北戴河辦公休息的中央領導47人,部、省、軍級以上領導379人。同年,全國政協北戴河休養所和全國人大北戴河休養所先後建成,1985年開始各自接待本部門領導辦公休養。1985年,中央五大班子(中共中央全國人大國務院全國政協中央軍委)和中顧委的領導都來北戴河辦公休養[2]。此後直到2002年,北戴河每年夏季都是中共中央、全國人大常委會、國務院、全國政協、中央軍委等單位處理內政外交的重要地點[6]

以中共中央總書記胡錦濤為首的新一屆中央領導班子上任不久,2003年7月19日人民網發布消息稱:「中央已經決定,今年夏季,中共中央、國務院、全國人大、全國政協、中央軍委五大領導班子將不到北戴河辦公。中央各部委負責人在此期間外出和休假,均須嚴格按照有關規定執行,不得擅自去北戴河等避暑勝地。」北戴河辦公制度自此一度中斷十年[7]

習近平上任中共中央總書記後並無正式恢復北戴河會議,但有媒體從北戴河當地警方發布的管制通告等來源認為中共高層幹部實際上每年暑假一直有前往北戴河[8]

部分重要會議和決策[編輯]

在北戴河辦公制度實行期間,每年暑期中央會議一般都在北戴河召開,幾乎每次中國共產黨全國代表大會之前的醞釀會議也都在北戴河舉行。部分重要會議和決策如下[2]

  • 1958年8月17日至30日,中共中央主席毛澤東在北戴河主持召開中共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簡稱北戴河會議),這次會議是中共發動、領導「大躍進」運動的重要會議,全面制定了「大躍進」運動的各項主要計劃。參加會議的有中央政治局委員,各省、自治區、直轄市黨委第一書記,以及國家機關各部門黨組負責人等。會議討論了1959年的國民經濟計劃、第二個五年計劃、當前的工業生產、農業生產和農村工作問題、商業工作問題、教育方針問題及加強民兵工作等問題。制定和通過了《中共中央關於1959年計劃和第二個五年計劃問題的決定》、《1959年度國民經濟計劃主要指標》、《關於第二個五年計劃的意見》、《中共中央關於改進計劃管理制度的規定》、《中共中央關於1959年農業生產安排的決議》、《中共中央關於今冬明春在農村普通展開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教育運動的指示》、《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教育工作的指示》、《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各級幹部參加體力勞動的決定》、《中共中央關於民兵問題的決定》和《中共中央關於繼續展開除四害運動的決定》等40個文件,並且公開發表了《中共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號召全黨全民為生產1070萬噸鋼而奮鬥》的會議公報以及《中共中央關於在農村建立人民公社問題的決議》。會後,以全民大煉鋼鐵及大辦人民公社為標誌,「大躍進」運動達到高潮[9]。會議期間,8月17日毛澤東作出炮擊金門的最後決定。18日他致信副總理兼國防部長彭德懷元帥,親自部署炮擊金門,並提出「直接對,間接對[10]
  • 1960年7月5日至8月10日,中共中央在北戴河召開工作會議(簡稱北戴河工作會議)。因會前有布加勒斯特會議事件,會議進行中有蘇聯政府突然撤回專家、撕毀合同事件,同時鑑於上半年國家經濟狀況不佳及一些大城市糧食供應日益緊張的狀況,會議討論了國際問題和國內經濟問題。會議通過了《中央關於全黨動手,大辦農業、大辦糧食的指示》和《中央關於開展以保糧、保鋼為中心的增產節約運動的指示》兩個文件,並批准李富春薄一波提出的《1960年第三季度工業交通生產中的主要措施》,決定今後計劃不再搞兩本帳,只搞一本帳,不搞計劃外的東西。會上也通過了《關於向黨員幹部介紹布加勒斯特會議情況和中蘇關係問題的通知》。會議還決定成立中央局[11][12]
  • 1962年8月6日至8月下旬,中共中央在北戴河舉行中央工作會議。這次會議是在三年困難時期後期舉行,會議起初討論的重點是怎樣把糧食生產搞上去。但毛澤東發表關於階級、形勢、矛盾三個問題的講話,集中講了階級鬥爭形勢問題,號召階級鬥爭要「年年講,月月講,日日講」。該講話是針對會議各組只講經濟問題,不講階級鬥爭問題作出的批評,也是對鄧子恢包產到戶責任制的批評,鄧子恢背後是中國國家主席劉少奇。毛澤東講話後,會議立即轉向,柯慶施點名批評陶鑄的田間管理包工到戶。中國國務院總理周恩來則說,陶鑄的田間管理包工到戶與鄧子恢的包產到戶不同,這為陶鑄解了圍。會議用部分時間討論了毛澤東的講話,並以其講話精神為指導,為即將召開的中共八屆十中全會準備文件。會議期間,因中共雲南省委書記閻紅彥反映《中國青年報》連載的小說《劉志丹》存在嚴重政治問題,會議乃將連載《劉志丹》小說的《中國青年報》分發到各大組討論。天氣轉涼後,中央工作會議宣布結束,沒作會議總結便散會。會後隨即在北京召開中共八屆十中全會[13]
  • 1983年7月16日,鑑於全國治安形勢嚴峻,公安部向中央報送了《關於發揮專政職能改善公安裝備的報告》。17日,公安部部長劉復之抵達北戴河海濱。19日上午中顧委主任鄧小平召集劉復之、彭真來自己在北戴河的療養住所談話,鄧小平拿著該報告對劉復之說,「你們這個報告不解決問題。」鄧小平提出三年內組織三次戰役,「嚴就能治住。」由此拉開了「嚴打」的序幕[14]
  • 1980年代,在北戴河數次會見日本客人時,鄧小平肯定了農村改革,並向外國友人展現了實行改革開放的堅定決心。當時有部分人對改革開放,特別是興建經濟特區表示擔心,鄧小平對此亮明態度。1985年8月1日,鄧小平會見日本公明黨訪華團,強調改革開放堅定不移[6]
  • 1988年8月15日到17日,中央工作會議在北戴河召開,批准了物價和工資改革方案,同時決定用最嚴厲手段壓縮基本建設以及集團購買力,為改革創造外部條件。「價格闖關」由此開始。8月19日,新聞公布了中央政治局討論並通過了《關於價格、工資改革初步方案》的消息,部分省市隨即發生大規模搶購風。價格闖關不久即終止[15]
  • 1997年暑期,中共十五大準備工作在北戴河進行。十五大報告的起草班子在北戴河按照中共中央政治局的意見和各方面的建議,對報告進行了修改[6]
  • 2019年8月3日,受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委託,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組織部部長陳希在北戴河看望慰問暑期休假的專家,並致問候。主管科教文衛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孫春蘭一同看望慰問[16]。由於正直中美貿易戰以及香港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運動浪潮,香港問題和中美貿易戰成為了本次會議的主要討論內容[17]

參考文獻[編輯]

  1. ^ 方冰. 习近平北戴河会议遭遇什么挑战?. 美國之音. 2017年8月10日 [2018-08-0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年8月7日). 
  2. ^ 2.0 2.1 2.2 2.3 2.4 南方周末:中央取消北戴河办公制度对当地有何影响. 南方網. 2003-07-24 [2018-02-0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02-06). 
  3. ^ 中央领导人的北戴河暑期办公制度. 光明網. 2011-09-07 [2018-02-0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02-06). 
  4. ^ 4.0 4.1 王凡、東平. 红墙记忆. 當代中國出版社. 2009年. ISBN 7801708652. 第五章 神秘的北戴河中央別墅區 
  5. ^ 历任领导人在北戴河如何疗养:工作休息两不误. 人民網. 2014-08-12 [2018-02-0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06-12). 
  6. ^ 6.0 6.1 6.2 “北戴河会议”如何影响中国. 人民網. 2014-08-15 [2018-02-0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7-10-12). 
  7. ^ 中央决定五大领导班子今夏不到北戴河办公. 人民網. 2003-07-09 [2018-02-0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08-02). 
  8. ^ 吳仁傑. 一、中共暑休北戴河已無會議. 大陸與兩岸情勢簡報 (大陸委員會). 2019 [2021-08-2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8-29). 
  9. ^ 1958年北戴河会议将“大跃进”推向高潮. 人民網. 2014-08-15 [2018-02-0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02-06). 
  10. ^ 1958年,毛泽东在北戴河作出炮击金门的决策. 人民網. 2014-08-15 [2018-02-0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02-06). 
  11. ^ 1960年7月5日至8月10日 中央举行工作会议,研究国际问题和国内经济调整问题. 人民網. 2011-07-05 [2018年2月27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年2月28日). 
  12. ^ 毛泽东传(1949―1976):二十六、庐山会议后的一年四个月(下) (5). 人民網. [2018-02-2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02-28). 
  13. ^ 1962年北戴河会议:阶级斗争升温 走上通向文革之路. 人民網. 2014-08-15 [2018-02-0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7-05-16). 
  14. ^ 1983年“严打”:非常时期的非常手段. 人民網. 2014-08-15 [2018-02-0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06-16). 
  15. ^ 邓小平价格闯关与1988年的大通胀. 搜狐. 2014-08-22 [2018-02-0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02-07). 
  16. ^ 陈希在北戴河看望暑期休假专家-新华网. www.xinhuanet.com. [2019-08-1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8-13). 
  17. ^ 北戴河會議登場 香港局勢成重點. 聯合新聞網. [2019-08-0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8-05) (中文(繁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