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法改革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曆法改革是一種對日曆系統的重大修正。這個詞有時適用於切換至不同的日曆,以取代現行的日曆。

大多數日曆有可能改變或改革的幾個規則:

  • 如果要改變,是否和如何劃分星期以外的單位。
  • 如何區分和安排平年閏年
  • 年份的選擇:如何選擇紀元元年的起始與記數。
  • 每年的開始:像是冬至夏至,1月1日、3月1日,春分秋分,復活節等等。
  • 如果保留星期:開始、長度(不一定是7天)、每天的名字。
  • 一天的開始:子夜、日出、正午或日落。
  • 如果保留,它的長度、數量,以及各月的名稱。
  • 特別的日子須求:像是閏日或插入的日。
  • 與社會週期的調整方式。
  • 與天文週期保持一致的方式。
  • 與生物週期保持一致的方式。
  • 文字記載日期的方法。.

歷史上的改革[编辑]

歷史上,大多數的曆法改革都是為了與天文年(無論是太陽年恆星年)同步,或在陰曆陰陽曆上和朔望月同步。大多數對的改革都使它們更為準確,這在各種各樣的陽曆和陰陽曆上都曾經發生過,例如儒略曆改革成為格里曆,也就是現行的西曆或公曆

曆的根本問題是無理數不能完美的分割拚湊出整數(擬合完整的組成,或完整的日與月擬合為)。實際的軌道機制並沒有鎖定地球的自轉(一日)與公轉(一年),也沒有鎖定月球繞地球的公轉(一個月)。因此,任何企圖將一個月分成幾天,或是組成一年,都將會遇到一天的部分會被切割而留下部分成為分數或小數。同樣的,任何企圖將一年化分成幾個月,也將會產生餘數或部分不完整的月。這些剩餘或不足的量會從一個周期累積到下一個週期,而使週期難以同步。

一個典型的解決方法為強制性的同步,稱為置閏。這是人為的協調一致,在殘餘的分數累積到一定的量之後,在循環的週期中添加整個的一天或一個月。另一種替代方案是忽略不去調整,只是讓它與週期繼續漸行漸遠。一般總體包括:

  • 陰曆的解決方案:當需要時,在月的循環週期適時的額外添加一天,但忽略與太陽季節循環與年的調適。
  • 陽曆的解決方案:以人為的月來分割年,需要的時候在某一個月中額外的添加一天,而忽略新月/滿月的月球週期。
  • 陰陽曆的解決方案:同時保持月球和太陽的循環,在需要時於年中額外增加一個月。

額外插入一整個陰曆月使一年的長度變得不規律,顯然是農曆的一個大缺點。單純的陰曆在較高緯度上,可能有失去季節性效應優點的傾向。辨識陰曆月需要有一個晴朗的夜晚直接觀測,然而,確定季節性的週期需要有條理的觀測星星或日常追蹤太陽的設備,即建立像巨石陣這樣的場所。經過幾百年觀測的經驗,在理論上的建置日趨精緻,可以預期確定需要改革曆法

陰曆和陰陽曆的改革[编辑]

雖然每個季節的標記可以出現在適當月份的任何日子,但超過2,500年的傳統農曆至少經歷了50至100次的改革,其中大部分都是為了讓月能維持在適當的季節而添加額外的月。印度曆的陰陽曆版本至少經過了4次相似的改革,所有的目的也都是要使月能與陰曆的月更加匹配,並且適合於恆星年。印度教陽曆版本的改革改變了每個月日數的分配,要讓太陽在黃道與每顆恆星能夠更為匹配;這同樣適用於佛教的曆法。希伯來曆在第一個千禧年的改革使它從觀測的曆法成為計算的曆法。伊斯蘭曆的改革則從之前的陰陽合曆完全與太陽年分離。

儒略/格里曆的改革[编辑]

凱撒在羅馬掌權的時候,羅馬曆已經不能準確的對應每年的時序。在一年的月中適時增加一天置閏的規則,因為會影響到官員的任期,而沒有在需要時被正確的執行。

儒略的改革將當年延長的7個月,並將每四年一次閏日的月份替換到二月。這產生了一個更準確的曆法,他的長度基礎是一年365天又6小時(365.25日)。事實上,回歸年比這個時間短約11分14秒。這樣添加閏日的結果是每四年大約多了四分之三小時。一直到16世紀,累積的偏差已經多達325小時,當時的春分點已經落在3月10或11日。

威廉•賀加斯競選的娛樂,包括反對格里曆的口號橫幅:"給我們我們十一天"(在右下角的地板上)。

教宗格里哥利十三世改變了閏年的規則:四年一閏,但不能被400除盡的世紀年不是閏年。所以1700、1800和1900年都不是閏年,2100、2200和2300年也不是閏年。這樣的改變使得一年的平均長度為364.2425日(365天, 5小时, 49分, 12秒)。雖然這樣還不能和回歸年的長度完全一致,但需要好幾千年才會有一天的偏差。

為了讓春分點在新的格里曆中將與儒略曆初創時有相同的日期(March 21),在1582年的10月跳過了10天。這一改革經過了好幾個世紀以後,儒略曆還在一些國家散布著,俄羅斯的教會也依然使用儒略曆。在17世紀以後才換用格里曆的國家,包括英國,就要套過更多的日子:11天。

在這種曆法轉換的期間內,當人們要記錄日期時,就需要標示是使用老方法(儒略曆)還是新方式(格里曆)。

在1923年,米盧廷·米蘭科維奇向在君士坦丁堡召開宗教會議正教提出了新的置閏規則:世紀年除以900的餘數為200或600才置是閏年,將年的平均長度縮短為365.242222日。從1932年起,這種曆法要到2800年才會與格里曆產生差異。在東歐的一些東正教派稱這種曆為儒略改革曆或新曆,但是其它的教派並未接受。

提案[编辑]

相關條目[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進階讀物[编辑]

  • Steel, Duncan. Marking Time: The Epic Quest to Invent the Perfect Calendar. New York: Wiley. 2000. ISBN 0-471-29827-1. 

外部鏈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