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迪南·德·索緒爾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弗迪南·德·索绪尔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索緒爾

弗迪南·德·索緒爾法语Ferdinand de Saussure,1857年11月26日-1913年2月22日),生於日內瓦瑞士語言學家。索氏是現代語言學之父,他把語言學塑造成為一門影響巨大的獨立學科。他認為語言是基於符號及意義的一門科學——現在一般通稱為符號学

他的弟子沙尔·巴利(Charles Bally)及薛施霭(Albert Sechehaye)等在1916年根据收集的索緒爾課堂的听课笔记,编写了《通用語言學》一書。該著作成為二十世紀現代語言學及結構主義語言學之開山之作,現代語言學的許多理論基礎都來自於此書。

索緒爾注重語言的共時性而有別於19世紀對語言歷時性的分析。共時性觀點認為——某一時間點上的一種語言是自足的功能系統——此觀點也廣為後世一般學者所接受。他對現代語言學的另一個巨大貢獻是認爲語言學的主要研究對象應該是口語,而不是書面語。這一觀點也被後世語言學家所秉持。他認為「語言是人類話語能力的社會產物,而且它是被社會使用和容許人用這個能力的必要習慣的總和」,而語言結構是受規律支配的、「意義其實是被語言創造出來的」,索緒爾又劃分出能指所指(signified, 法语signifié)、語言言語等重要概念,對後來的符號學影響深遠。

“符號是語言(或,在某一時間點上的某種語言)的基礎單位。語言是符號的集合。個體的發言是語言的外在表現。”

索緒爾另一項重要發現則是:文本和一般語用的句法是不同的。索氏在印歐哲學傳統中,發現了一個重要的喉音理論

羅蘭·巴特的《神話學》一書,使我們知道索緒爾的符號分析可以延伸至第二層的「神話分析」。

德希達將索氏的理論超出結構主義的領域。德希達指出,如果符號是被定義在與其它符號的關係之中,則沒有一個語言可以被一個外在中立的位置/閱聽人所了解(即:語言只能在某一時間情境或文化中被主觀地了解)。因此,符號在不同情境與時間可以有無限多種歧義的解讀。

索緒爾的理論也在雅克·拉岡提倡〔回到弗洛依德〕的精神分析學派起了重要的作用。尤其是拉岡六十年代的著作,均大量使用結構主義語言學的理論,令心理分析學出現重要的改變,並重新強調以語言分析為心理分析的核心的方法。但拉岡對於語言學的應用亦有別於索緒爾的做法,拉岡的方法令語言的能指和所指的附從性關係前後倒置,創造了以能指先於所指的格局,有論者認為這是拉岡唯理主義的開始,亦是開始了後結構主義對於索緒爾的修訂。總而言之索緒爾的名言:“能指與所指(或意符與意旨)之間的關係是武斷的。”在拉岡的理論中得到了發展,亦使拉岡能夠將精神分析學與結構主義語言學整合為一。

參看[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