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槿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朱槿
《植物學雜誌》(1792)Hibiscus rosa-sinensis
植物學雜誌》(1792)
Hibiscus rosa-sinensis
科學分類
界: 植物界Plantae
(未分级) 被子植物angiosperm
(未分级) 真双子叶植物eudicots
目: 锦葵目Malvales
科: 锦葵科Malvaceae
屬: 木槿属Hibiscus
组: H. sect. Lilibiscus
種: 朱槿H. rosa-sinensis
二名法
Hibiscus rosa-sinensis
L.

朱槿学名Hibiscus rosa-sinensis L.)是一种属于锦葵科(Malvaceae)木槿属(Hibiscus)的常绿灌木或小喬木,又称赤槿日及佛桑扶桑紅扶桑紅木槿桑槿火紅花照殿紅宋槿二紅花花上花土红花假牡丹燈籃仔花[1][2],因原产于中国南部,歐洲各語系依循其拉丁學名皆稱朱槿為中國玫瑰英文:Rose of China、China rose)。由于早期花色大多为红色,中国岭南一带将之俗称为大红花,而马来西亚华人马来西亚国花(Bunga Raya)當中红色的朱槿也同樣称呼大红花。

歐洲是五大洲裏唯一沒有發現任何原生種朱槿的地塊,所以歐洲人在十七世紀航海時代,初次接觸到這款從未見過的植物,很自然從其外觀複瓣的花型酷似玫瑰予以命名,也能得知最早流傳歐洲的中國朱槿是一批複瓣的(單瓣的稍後才輸入),這個就是朱槿今日的學名隱含有中國玫瑰(rosa-sinensis)之原因,sinensis在拉丁文意思是中國的。

朱槿在古代就是一种受欢迎的观赏性植物,原产地中国在西元304年西晋时期的一本著作《南方草木狀》中就已出现朱槿的记载。過去民間流傳的閩南語有:「圓仔花不知醜,大紅花醜不知」,其中大紅花就是朱槿,可見紅色品種的傳統朱槿,因任意插枝就活又很會開花,一般人心目中覺得它很「臭賤」,也不覺得有何珍貴,才會民間流傳的諺語對它有貶抑之意。现今大批新種雜交的觀賞朱槿(Ornamental Hibiscus)在全世界廣受歡迎,澳洲有人先稱此新種朱槿為熱帶花后(Queen of Tropics)已獲得大家認同,在热带亚热带地区多有廣泛种植,而在溫帶的美歐地區對朱槿熱愛不減,為怕露地栽培下雪會因低溫凍死,就只能種植在盆子(pot)裏,便於在冬季下雪前搬入室內溫室或車庫避寒,到底它還是熱帶植物,不像木槿那般的耐寒。

特征[编辑]

朱槿属于锦葵科木槿属,是一种常绿灌木,可高达6米,栽种于花园庭院中的一般被人修剪至1米多高左右。朱槿直而多分枝,禄色,互生,叶形为阔卵形至狭卵形,与桑叶相似,叶缘有粗锯齿或缺刻。体积大,花柄有下垂或直上二种,花单生于上部叶腋间,花的特色为有一长花絲筒于花中心长出,花色有多種顏色呈現,花期全年,最盛。

[编辑]

  1. 花色:古時廣植於華南地區的朱槿花色以红者居多,後來能發現的其他颜色也不夠多,現在頗多顏色繁複的新品種朱槿,是十九世紀以後,許多由中國輸出再與印度洋及太平洋一些島嶼不同顏色的原生種朱槿雜交改良出来的,其花色與花型皆有很大的改變,在歷經大規模的雜交後,初期的花色大致可歸類為紅(Red)、橘(Orange)、黃(Yellow)、白(White)、淡紫(Lavender)及棕(Brown)等六大基本顏色。再者,依據國際園藝科學協會[ISHS:International Society for Horticultural Science]所屬的國際品種登錄局[ICRA:International Cultivar Registration Authority]授權請國際朱槿協會[THS:International Hibiscus Society]專責為全世界的朱槿(Hibiscus rosa-sinensis)品種辦理註冊命名[3],ICRA命名朱槿品種註冊登錄單的花色分類除前述六大基本顏色外,另外再增列灰(Gray)、綠(Green)、粉紅(Pink)及紫(Purple)等四種顏色,合計花色的分類達10種之多。此外,發展觀賞朱槿比澳大利亞朱槿協會(1967設立)還要早十幾年的美國朱槿協會(1950設立),它受理朱槿品種註冊分類的顏色比ICRA更細更多一些,總計分成紅(Red)、粉紅(Pink)、褐紫紅(Maroon)、紫(Purple)、淡紫(Lavender-Violet-Mauve)、藍(Blue)、綠(Green)、金黃(Yellow-Gold)、橙桃(Orange-Peach)、棕褐(Brown-Tan-Taupe)、銀灰(Silver-Gray)及白(White)等12種顏色。除以上分類繁多的花色,單朵的花色又再有單色(Single-color)、複色(Bi-color)及一花多色(Multi-color)等呈現方式。例如Hibiscus rosa-sinensis 'Amethyst Heart'這款新品種的觀賞朱槿其花色有如調色盤彩繪出來一般,達到無法想像的五顏六色。
  2. 終年開花,夏秋最盛。傳統的单朵花通常开一天后就凋谢,與木槿一樣是典型的朝開暮墜花,現在有許多改良的雜交品种可开两天,甚至達三到四天以上的也有,通常涼爽的天氣20度氣溫左右花期會較長,不過超過兩天者花色會漸退,花形也漸殘,不若初開綻放時鮮艷。
  3. 單生,多生于上部叶腋间,花瓣有单瓣、複瓣之分,单瓣品种共有五片花瓣。有些改良品种的花成双生。
  4. 有些朱槿花絲筒上长有花瓣,主要是因為部分的雄蕊瓣化(stamen petaloid)成花瓣狀,此花型於ICRA註冊的分類歸於冠羽型單瓣(Crested single),其外觀看起來好像花的上面又有一簇花,所以朱槿古名又有花上花之别名。

[编辑]

  1. 有叶柄,叶形为阔卵形至狭卵形,与桑叶相似,先端突尖或渐尖,叶缘有粗锯齿或缺刻,长约7~10厘米,具3主脉,成熟的叶子濃綠色、有光澤。
  2. 由于朱槿的葉形像桑葉,所以有扶桑之名。

[编辑]

茎多分枝,嫩枝上披有柔毛(pubescent),成熟的时候无毛,葉片的反面有時也有軟毛,花卉細看都會有軟毛,尤其花柱端為沾黏花粉微細軟毛特發達。

生长条件[编辑]

土質以肥沃之壤土及砂質壤土最适合,土壤需排水良好。日照很重要,蔭蔽会令朱槿開花不良,性喜高溫,22-30℃最理想。

名称演变[编辑]

中文[编辑]

这种在花丝管上有花瓣的朱槿,就是雄蕊瓣化(stamen petaloid)成花瓣狀,花型分類屬於冠羽型單瓣(Crested single),它是Hibiscus archerii單瓣紅花的變種,英文名為El Capitilio,中文名為紅塔朱槿,它的再變種就是常見淺黃色的金塔朱槿(El Capitiolo Sport)了,這種雄蕊瓣化的花型在中国古代以重台朱槿及花上花等名称之。

现代朱槿一詞可以称呼所有类型及顏色的朱槿,但古代却不一样,只有红色花的才能被叫做朱槿,但现代无论是何種颜色及花型的花,只要它的種(species)與朱槿(Hibiscus rosa-sinensis)的基因相容都一概統称为朱槿,就像英文Hibiscus這個字已被用來泛稱所有的朱槿(Hibiscus rosa-sinensis)一樣。

秦漢以前中國的古籍,都未能見到有朱槿的記錄,考證先秦的文獻僅見記載有木槿Hibiscus syriacus L.)這種較耐寒冷的植物,例如《詩經》、《禮記》及《爾雅》等,分別摘述如下:

《詩經》[编辑]

三千多年前,大約成書於西周至春秋中葉的第一部古詩集《詩經》中的《國風·鄭風·有女同車》就已見描寫木槿:「有女同車,顏如舜華。將翱將翔,佩玉瓊琚。彼美孟薑,洵美且都。有女同行,顏如舜英。將翱將翔,佩玉將將。彼美孟薑,德音不忘。」 詩內文所謂“舜”者,即指木槿花,形容美女同車,其容顏有如舜花,因為它朝開暮謝,瞬間之榮,來去匆匆,故名舜花。

《禮記》[编辑]

春秋時期《禮記》的《月令》篇記載有「仲夏之月,木槿榮」,木槿花不像朱槿可以全年開花,此花於初秋盛開後凋謝,所以這句詞意謂秋天已到。

《爾雅》[编辑]

據傳成書於戰國末年的《爾雅》是中國第一部的分類詞典,《爾雅釋草第十三》:「椴,木槿;櫬,木槿。」,闡釋“椴”與“櫬”兩種名稱皆為木槿的別名。

以上秦漢以前的古籍未見紀錄朱槿的蹤跡,主要原因為朱槿是熱帶及亞熱帶植物,秦漢以前華夏民族的活動範圍仍侷限於華北河洛流域,尚未跨過秦嶺及淮河到達長江流域,不易有機會接觸到朱槿,三千多年前的中原地區,只能見到較為耐寒的木槿,是以《詩經》、《禮記》及《爾雅》等古書,僅見記載有木槿,是可以理解的。

最早記錄朱槿的《南方草木狀》[编辑]

遍查中國歷代文獻,最早記載並描述「朱槿」,始見於《南方草木狀》,該書於西元304年(西晉惠帝永興元年)由屬竹林七賢之一嵇康的姪孫嵇含所編撰,而更早時代《山海經》、《楚辭-離騷》、《淮南子》及《漢賦》等古籍所描述的「扶桑」,斯時都不是指朱槿,而是另指中國古老神話故事的植物。《南方草木狀》會最早记錄「朱槿」這植物,代表華夏民族自秦漢以後,已跨越秦嶺及淮河,進入華南地區活動發展,初見此紅色花瓣的朱槿,為與原居地華北所常見的木槿做區別,乃喚其名為「朱槿」,“其花深紅色”,久而久之,爾後陸續再發現其它的顏色也都統稱為朱槿。 《南方草木狀》對朱槿的记载,原文内容如下:

“朱槿花,莖葉皆如桑,葉光而厚,樹高止四五尺,而枝葉婆娑。自二月開花,至中冬即歇。其花深紅色,五出,大如蜀葵,有蕊一條,長於花葉,上綴金屑,日光所爍,疑若焰生。一叢之上,日開数百朵,朝開暮落。插枝即活。出高凉郡。一名赤槿,一名日及。”

在一千七百多年前,嵇含對朱槿的株型、莖葉形狀、花蕊形狀、花色花數及開放等等特點的描述,言簡意賅,堪稱準確生動,這是目前公認全球最早記錄朱槿的文獻。

扶桑名稱首見於《山海經》[编辑]

扶桑之名,始於中國最早的地理博物志《山海經》,且定義“扶桑”它為通天之神木,《山海經》它是秦漢以前的古籍,經西漢劉向、劉歆父子校刊而成,其中據考證屬夏代(西元前2183-1752年)的《海外四經》卷九《海外東經》云:「…,下有湯谷,湯谷上有扶桑,十日所浴,在黑齒北,居水中,有大木,九日居下枝,一日居上枝」。另外《山海經》云:「扶桑者,大木也,日之所居。」,故有“日出扶桑”之說。再者,《山海經》亦云:「...,湯谷上有扶木。一日方至,一日方出,...」。這裏《山海經》描述有中國最古老十個太陽的神話故事,結合扶桑在東、建木居中及若木在西,分別表示日出、日正當中與日落的意象,不過它們可都是高聳雲霄的通天神木。

在此之後,《楚辭》、《淮南子》、《漢賦》、《魏晉詩》、《唐詩》乃至《宋詞》等所描述的「扶桑」,均與下列兩項註解相同

  1. 東漢許慎於西元100年著成中國首部的字典《說文解字》云:「扶桑神木,日所出。」
  2. 東漢王逸注釋《楚辭章句》亦云:「扶桑,日所扶木也。」

以上這些見解與註釋,跟以下古人對「扶桑」的吟詠,大都一脈相傳承繼自《山海經》的神話傳說:「扶桑聳立於東海之濱」及「日扶“扶桑”而出」等等意象。例如:

  • 屈原戰國末期
  • 辭名:楚辭‧九歌‧東君
    「暾將出兮東方,照吾檻兮扶桑。撫余馬兮安驅,夜皎皎兮既明。駕龍輈兮乘雷,載雲旗兮委蛇。……」
    劉安西漢
  • 書名:淮南子‧天文訓
    「日出於暘谷,浴于咸池,拂於扶桑,是謂晨明。登於扶桑,爰始將行,是謂胐明。」
    張衡東漢
  • 賦名:思玄賦
    馮歸雲而遐逝兮,夕餘宿乎扶桑。飲青岑之玉醴兮,鰞沆瀣以為粻;發昔夢於木禾兮,穀崑崙之高岡。朝吾行於湯穀兮,從伯禹乎稽山。
    曹植
  • 诗名:昇天行
    「…扶桑之所出,乃在朝陽谿;中心凌蒼吳,布葉蓋天涯。日出登東干,既夕沒而枝;願得紆陽轡,迴日使東馳!」
    陶潛西晉
  • 诗名:閑情賦
    扶桑)之舒光,奄滅景而藏明
    陸機西晉
  • 诗名:日出東南隅行
    扶桑生朝暉,照此高臺端。高臺多妖麗,璿房出清顏。淑貌耀皎日,惠心清且閑。美目揚玉澤,蛾眉象翠翰。
    李白
  • 诗名:臨路歌
    大鵬飛兮振八裔,中天催兮力不濟。餘風激兮萬世,遊扶桑兮掛石袂。後人得知傳此,仲尼亡兮誰為出涕?
    劉義
  • 诗名:偶書
    日出扶桑一丈高,人間萬事細如毛。野夫怒見不平處,磨損胸中萬古刀。
    魏了翁
  • 詞名:水調歌頭
    三十作龍首,四十珥貂蟬。幡然攜取名節,錦繡蜀山川。攬轡扶桑初曉,飲馬咸池未旰,來日盡寬閒。茲事亦云足,所樂不存焉。女垂髫,兒分鼎,婦供鮮。尊章青鬢未改,和氣玉生煙。造物猶嫌缺陷,要啟公侯袞袞,又畀賈嘉賢。公更厚封植,自古有豐年。
    朱元璋
  • 诗名:金雞報曉
    雞叫一聲撅一撅,雞叫兩聲撅兩撅;三聲喚出扶桑日,掃退殘星與曉月。

以上這些歷代名人及學者之辭、賦、詩、詞等對「扶桑」的吟詠,都承繼來自《山海經》的古老神話,把扶桑想像為讓太陽攙扶而起的通天神木,斯時扶桑並不是指朱槿,而是詠嘆「日扶“扶桑”而出」唯美意象的植物。

下面再引用漢武帝時代東方朔《十洲记》對扶桑的描述:「树长数千丈,大二千余围」,這如果不是神話中的植物還真無法想像其高其大。

  • 东方朔西漢
  • 書名:十洲记
    「扶桑在东海之东岸,岸直。陆行登岸一万里,东复有碧海,海广狭浩汗,与东海等。水既不咸苦,正作碧色,甘味香美。扶桑在碧海之中,地方万里,上有太帝宫,太真东王父所治处。地多林木,叶皆如桑,又有椹。树长数千丈,大二千余围。树两两同根偶生,更相依倚,是以名为扶桑。」

《十洲记》內文作者東方朔透過想像去描述老祖先的神話植物「扶桑」,很符合《山海經》通天神木的意境,讓遠古的神話植物扶桑能生靈活現,不夠扶桑它還是只存在於中國古老的神話文學裏。

佛桑之名首見於唐朝《嶺表錄異》[编辑]

扶桑今日變成是朱槿的別稱,轉折點據考證應係西元877年唐朝劉恂編撰《嶺表錄異》,首度看到文獻稱呼朱槿為「佛桑」,《嶺表錄異》云:「嶺表朱槿花,莖葉者如桑樹,葉光而厚,南人謂之佛桑」。樹身高者,止於四五尺,而枝葉婆娑。自二月開花,至於仲冬方歇。其花深紅色,五出如大蜀葵,有蕊一條,長於花葉,上綴金屑,日光所爍,疑有焰生。一叢之上,日開數百朵,雖繁而有豔,但近而無香。暮落朝開,插枝即活,故名之槿,俚女亦采而鬻,一錢售數十朵,若微此花紅妝,無以資其色。」,這是第一次見到有文獻開始稱呼朱槿為「佛桑」。

佛桑之名續見於宋朝《太平廣記》抄錄誤為弗桑[编辑]

這種南方人謂之佛桑的嶺表朱槿花,在西元978年北宋李昉編纂《太平廣記》時,續與「佛桑花」分別被收錄為五個朱槿品種之一,即「佛桑花」已單獨另成為一個朱槿品種,與嶺表朱槿花有所差別,惟在抄錄嶺表朱槿花時,將南人謂之佛桑誤抄為(南人謂之弗桑),引發後人將朱槿轉換成扶桑之認知錯誤。 以下是《太平廣記》正文·卷第四百九-草木四-木花(南海朱槿嶺表朱槿紅槿花那提槿花佛桑花)

  1. 南海朱槿 「南海四時皆有朱槿,花常開。然一本之內,所發不過一二十花。且開不能如圖畫者,叢發爛熳。」(原闕出處,明抄本作“出《酉陽雜俎》”)
  2. 嶺表朱槿 「嶺表朱槿花,莖葉皆如桑樹。葉光而厚(南人謂之弗桑)。樹身高者(出《酉陽雜俎》),止于四五尺,而枝葉婆娑。自二月開花,至于中冬方歇。其花深紅色,五出,如大蜀葵。有蕊一條,長于花葉,上綴金屑,日光所爍,疑有焰生。一叢之上,日開數百朵,雖繁而有艷,且近而無香。暮落朝開。插枝即活,故名之槿。俚女亦采而鬻,一錢售數十朵。若微此花,紅梅無以資其色。」(出《嶺表錄異》)
  3. 紅槿花 「嶺南紅槿,自正月迄十二月常開,秋冬差少耳。」(出《嶺南異物志》)
  4. 那提槿花 「那提槿花,紫色,兩重葉。外重葉卷心,心中抽莖,高寸余。葉端分五瓣,如蒂。瓣中紫蕊,莖上黃蕊。」
  5. 佛桑 「閩中多佛桑樹。枝葉如桑,唯條上勾。花房如桐花,含長一寸余,似重臺狀。花亦有淺黃者。南中桐花有深色者。」

完成於西元978年(宋太宗太平興國3年)的《太平廣記》是目前發現全球第一本對朱槿分類的文獻,而近代第一本分類觀賞朱槿的文獻首見於1913年12月1日由夏威夷農業實驗所出版第29號公告:《夏威夷的觀賞朱槿》(ORNAMENTAL HIBISCUS IN HAWAII),這份刊物共收錄有278種朱槿,讓我們對1900-1913間夏威夷當地育種者努力培育的新種朱槿有清晰的印象,《太平廣記》分類的朱槿雖然不夠多只有5個品種,但是它比《夏威夷的觀賞朱槿》足足早了935年。

「佛桑」因《太平廣記》抄誤為「弗桑」與「扶桑」音同而混用[编辑]

繼唐朝《嶺表錄異》首見文獻稱朱槿為「佛桑」,隔一百年後,宋太宗請李昉主持編纂《太平廣記》時,除收錄「佛桑花」為五個朱槿品種之一,另外抄錄《嶺表錄異》的嶺表朱槿花時,將南人謂之佛桑文字誤抄為(南人謂之弗桑)。這時朱槿已從《嶺表錄異》的「佛桑」轉變成《太平廣記》的「弗桑」,「弗桑」與「扶桑」發音完全相同,自此「佛桑」遂轉音「弗桑」而與「扶桑」漸次混淆使用,久而久之遂以訛傳訛,就稱呼「扶桑」為朱槿了,後人不察一直沿用至今。

其實從西晉嵇含的《南方草木狀》正式有文獻描述朱槿後,歷代所見之唐詩及宋詞等諸多作品,對「朱槿」及「扶桑」均是分別吟詠,並無見到認知混淆的現象,而兩者甚至還會呈現於同一首詩當中,例如首見於唐朝李商隐〈偶成轉韻七十二句…〉「鷓鴣聲苦曉驚眠,朱槿花嬌晚相伴」及「舊山萬仞青霞外,望見扶桑出東海」,繼之見於宋朝的姜特立〈佛桑花〉詩「東方聞有扶桑木,南土今開朱槿花。想得分根自晹谷,至今猶帶日精華。」以上李商隐的唐詩及宋朝姜特立的七言詩內文雖見同時吟詠朱槿與扶桑,惟文意都分別在描述兩種不同意涵的植物,即東海之上有伴隨日出的扶桑木,以及華南另有繁花紅豔的朱槿花,顯然沒有產生認知混淆的現象。

再者,北宋曾發現大文豪蘇軾吟詠朱槿似火紅「涓涓泣露紫含笑,焰焰燒空紅佛桑」的七言詩,以及北宋知名書法家蔡襄〈耕園驛佛桑花〉的詩句:「溪館初寒似早春,寒花相倚媚行人,可憐萬木調零盡,獨見繁枝爛熳新,清豔衣沾雲表露,幽香時過轍中塵,名園不肯爭顏色,灼灼夭桃野水濱」。在當時,佛桑就是朱槿的別稱,並無看到有任何人稱呼朱槿為扶桑,如果當時扶桑也是朱槿的別稱,北宋當時兩位文學家當然會捨棄佛桑不用,而會改用較具中國古典文學意象的扶桑。

最後,翻遍了所有唐詩及宋詞,除前述蘇東坡及蔡襄使用過朱槿的別稱佛桑以外,其餘使用扶桑一詞者,全部是指聳立於東海日所扶出的神木,而形容南方紅艷的朱槿花就直接以朱槿描述之,例如白居易〈種白蓮〉「萬里攜歸爾知否,紅蕉朱槿不將來」、蔡瑰〈夏日閨怨〉「枝上鳥驚朱槿落,池中魚戲綠蘋翻」、李商隐〈偶成轉韻七十二句…〉「鷓鴣聲苦曉驚眠,朱槿花嬌晚相伴」、王轂〈刺桐花〉「穠英鬥火欺朱槿,棲鶴驚飛翅憂燼」、黃滔〈寄羅浮山道者二首〉「泉石暮含朱槿晝,煙霞冬閉木綿溫」、李咸用〈同友生題僧院杜鵑花〉「牡丹為性疏南國,朱槿操心不滿旬」、晏殊〈清平樂〉「紫薇朱槿花殘,斜陽卻照闌干」、及陳允平〈夜飛鵲〉「沙頭酒初熟,盡籬邊朱槿,竹外青旗。」這些唐詩宋詞都是直接以朱槿稱其名,不曾發現混淆有以扶桑來稱呼朱槿,據此,可斷言在唐宋以前,是沒有人以扶桑來稱呼朱槿。

「扶桑」與「朱槿」兩者正式混用始於明末的文獻[编辑]

按「佛桑」因誤抄轉成「弗桑」,讓「扶桑」與朱槿逐漸聯結在一起,歷經唐宋元等三個朝代均無發現有任何文獻產生混淆的現象,一直到明清兩個朝代,才發現有兩者拼湊在一起的文獻記載浮現,例如:

  1. 明朝李時珍編撰《本草綱目》木部第三十六卷\木之三扶桑說:「東海日出處有扶桑樹。此花光豔照日,其葉似桑,因以比之。後人訛為佛桑,乃木槿別種,故日及諸名亦與之同。」又說「扶桑產南方,乃木槿別種,枝柯柔弱,葉深綠,葉濇如桑,其花有紅、白、黃三種,紅者尤貴,呼為朱槿」,李時珍的考證不夠嚴謹,直接將《山海經》所載之「扶桑」與《南方草木狀》描述的「朱槿」給拼湊在一起,這個對後代的解讀衍生繆誤影響最大。
  2. 明代徐宏祖《徐霞客遊記》粵西遊日記二說:「前庭佛桑扶桑盛開,紅粉簇映;後庭粉牆中護,篁桂森繞其中,寂然無人」,徐霞客當時對扶桑的用法自己覺得不太有把握,乃將「佛桑扶桑」兩者並列使用。
  3. 清朝汪灝編著《廣群芳譜》說:「東海日出處有扶桑樹,此花光艷照日,其葉如桑,因此比之,後訛為佛桑,乃木槿別種」,此說法與李時珍相同。
  4. 清朝吳震方《嶺南雜記》說:「扶桑花,粵中處處有之,葉似桑而略小,有大紅、淺紅、黃三色,大者開泛如芍藥,朝開暮落,落已復開,自三月至十月不絕。」
  5. 清朝李調元《南越筆記》說:「佛桑一名福桑,又名扶桑,枝葉類桑。花丹色者名朱槿,白者曰白槿。有黃者、粉紅者、淡紅者,皆千葉,輕柔婀娜,如芍藥而小,蓋麗木也。一曰花上花。花上復有花者,重台也。其架者可食,白者尤清甜滑。婦女常以為蔬,可潤容補血。」,认为佛桑是指一种花上有花的朱槿品种。
  6. 晚清屈大均所著的《廣東新語》說:「佛桑,枝葉類桑,花丹色者名朱槿,白者曰白槿.......」,與前者李調元說法相同。

「佛桑」轉成「弗桑」與「扶桑」兩者音同漸次認知混淆,應該始於北宋《太平廣記》之後,惟也僅止於口語相傳而已,正式有文獻記載混淆使用者起始於明末,彼時以訛傳訛也不知始於何人?許多文人聲稱始自明末畫家徐渭(西元1521-1593年),因徐渭〈聞里中有買得扶桑花者〉詩有:「憶別湯江五十霜,蠻花長憶爛扶桑」,讓他們都誤以為扶桑就是佛桑,其實與徐渭幾乎同年代的李時珍(西元1518-1593年),他於西元1578年編纂《本草綱目》定義扶桑混淆為佛桑,將《山海經》與《南方草木狀》記載的扶桑與朱槿部分內容直接拼湊在一塊,讓人誤認扶桑就是朱槿,對後代的影響最為深遠,因李時珍在學術的崇高地位,讓許多清代學者引述都深信不疑扶桑就是佛桑,也就是朱槿,到達清初的文學家屈大均(西元1630-1696)七言詩:「佛桑亦是扶桑花,朵朵燒雲如海霞。日問蠻娘髻邊出,人人插得一枝斜。」,斯時已經普遍深信扶桑花就是佛桑,同時也就是朱槿。至此,我們可以明瞭今日朱槿被誤稱為扶桑,始於《太平廣記》抄錄《嶺表錄異》的南人謂之佛桑文字誤抄為(南人謂之弗桑),弗桑與扶桑音同認知產生混淆,接續再由李時珍《本草綱目》扶桑說與朱槿拼湊在一起,讓許多清代學者追隨引述,使「朱槿」跨越時空,直接轉換身分成為中國古代神話故事的日出神木「扶桑」。

「扶桑」與「朱槿」兩者不應混淆使用清初已有學者發現[编辑]

其實考證清代的相關文獻,亦曾發現當時有人指出「佛桑」又稱為「扶桑」不妥,據清朝乾隆進士檀萃(西元1725-1801)編輯《滇海虞衡志》卷之九〈志花〉所述,檀萃認為佛桑不應改為扶桑,但未論辯為何不應將佛桑改為扶桑,惟當時的文人學者普遍已接受李時珍《本草綱目》搞混佛桑為扶桑之繆,竟然發現有文人反指摘檀萃的論點錯誤,例如清朝道光年間吳其濬撰《植物名實圖考》卷之二十九〈佛桑〉篇就批評檀萃認為佛桑不應改為扶桑,殊欠考詢。這裏吳其濬自己讀書不求甚解,反而跳出來指摘檀萃的說法欠考證,實令人覺得可笑至極。

前述檀萃的主張,可惜他在論述時缺乏強而有力的舉證,未能儘早推翻李時珍之繆,他的發現迅被淹沒實在可惜,如能儘早廓清大家的認知,就能在兩百年前一舉導正這以訛傳訛歷數百年之繆。惟現時仍有些人不求甚解,片面指稱單瓣的稱為朱槿,複瓣的名為扶桑(花上花),也是斷章取義於清代學者李調元《南越筆記》的觀點,當前的年輕世代普遍並不知道今日何以朱槿的別名又叫扶桑?只是直覺稱朱槿為「扶桑」似乎較有文化水平,代表著年輕世代還懂些中國古籍(山海經)的玩意,聽之令人不覺莞爾。

最後,經由前述詳細的考證與論述,已能讓檀萃的發現於今日重現,當前應有的正確認識如下:

  1. 扶桑不應該是朱槿的別稱,它是《山海經》等古籍所述古老中國神話傳說的「日出神木」。
  2. 佛桑並不是扶桑,它是宋朝《太平廣記》收錄分類五種朱槿的品種之一種。

朱槿名称列表[编辑]

朱槿各名称
名称 介绍
朱槿 朱槿是现代称此类植物的中文名,而在中国古代,只有开红色花者才叫朱槿,此名最早出现于西晉嵇含所著的《南方草木狀》中、明代李时珍所著的《本草纲目》、晚清屈大均所著的《广东新语》也出现此名。
赤槿 最早出现于西晉嵇含所著的《南方草木狀》中。
日及 最早出现于西晉嵇含所著的《南方草木狀》中,明代李时珍所著的《本草纲目》也有引用,认为有日及之名是因为“东海日出处有扶桑树,此花光艳照日....”而来。
桑槿 唐代著作《酉阳杂俎·續集卷九·支植上》中有文“...重台朱槿,似桑,南中呼為桑槿。”
佛桑 唐代劉恂所著,記錄嶺南風物的《嶺表錄異》及晚清屈大均所著的《廣東新語》中出现此名。
扶桑 明代李时珍所著的《本草纲目》開始使用此名字,清代李調元所著的《南越筆記》、晚清屈大均所著的《廣東新語》也都跟隨李時珍使用扶桑這個名字。
花上花 清代李調元所著的《南越筆記》中,有文“佛桑一名花上花。花上复花,重台也。即扶桑。”文中认为佛桑是指一种花上有花的朱槿品种
大红花 晚清欧洲衛三畏。廉士甫所著的一本汉英词典《漢英韻府》有用此名。而大红花也是中国岭南一带对朱槿的俗称。马来西亚华人称其国花,一种红色朱槿为大红花。
福桑 晚清屈大均所著的《廣東新語》中以认为佛桑又“一名福桑,又一名扶桑。”
土红花 成书年代及作者不详的《陆川本草》有用此名。

朱槿英文名稱Hibiscus的起源[编辑]

Hibiscus源自古希臘字Hibiskos[编辑]

Hibiscus的字源自古埃及的神祇Hibis美神(現今埃及還有祭祀她的廟),今日被用為植物分類學錦葵科木槿屬的屬名,源自西元77年,一位希臘軍醫狄歐斯科里德斯(Dioscorides)奉羅馬皇帝尼祿之命,在地中海一帶尋訪藥用植物,並編成《論藥物》(De Materia Medica)醫書,他被尊稱為藥物學之父,該書詳細描述600餘種醫藥用植物的特性,他以希臘字「Hibiskos」替沼澤錦葵(marsh mallow)命名,這是一種與現今Hibiscus同為錦葵(Malvaceae)科近親的植物,常作為芳香療法的原料,又稱為藥蜀葵。

林奈將木槿屬的植物訂名為Hibiscus[编辑]

1735年瑞典的植物學家卡爾·林奈(Carolus Linnaeus)博士鑑定沼澤錦葵的特徵認為應重新分類於蜀葵屬Althaea)植物較為妥適,於是捨棄原來的「Hibiskos」不用,將沼澤錦葵重新用拉丁文二名法命名為(Althaea officinalis L.),兩年後,林奈於1737年替沼澤錦葵的親戚木槿屬植物命名,重新再啟用「Hibiskos」為其命名「Hibiscus」,也代表「Hibiskos」古字由原來的種名(Specis)一下子升格為屬名(Genus)「Hibiscus」,嗣後,「Hibiscus」一字應該是專指錦葵科木槿屬的植物,具有此木槿(Hibiscus)屬基因特性的再細分目前已超過250多種(Specis),較知名的包括有木槿(Hibiscus syriacus L.)、朱槿(Hibiscus rosa-sinensis L.)、黃槿(Hibiscus tiliaceus L.)、木芙蓉(Hibiscus mutabilis L.)、秋葵(Hibiscus esculentus L.)及洛神花(Hibiscus sabdariffa L.)等種植物,惟原屬於木槿屬的朱槿(Hibiscus rosa-sinensis L.),因雜交的新品種繁多(2012年於ICRA註冊命名的就已有9,341種,而沒有註冊命名(unnamed)及不知名(unknown)的朱槿品種更超過這個數量數倍),且不斷的繼續推出新品種中,因此,一般人較常有機會接觸,其曝光度也較為強勢,不會再細究其學名究竟與其他木槿屬的植物有何區別,今日遂普遍以「Hibiscus(木槿屬)」一字稱呼朱槿(Hibiscus rosa-sinensis L.)的種名,也就是簡化直接以「Hibiscus」泛指朱槿了。

朱槿雜交育種的歷史[编辑]

戴斐爾博士是現代觀賞朱槿育種的開基祖[编辑]

歐洲在十七世紀航海探險時代,博物學家從各地採摘奇花異草大量引進回歐陸栽種,在採摘這些原產於中國華南地區的朱槿傳遞回歐洲的過程,有部分流傳到南印度洋的模里西斯島,1820年當時在英屬模里西斯殖民地工作的查理斯·戴斐爾(Dr. Charles Telfair)博士,首度嚐試將當地原生的百合朱槿(Hibiscus liliiflorus)與甫傳入的中國朱槿(Hibiscus rosa-sinensis)進行雜交(就是將雄蕊的花藥塗在另一品種雌蕊的花柱上),這兩種朱槿的基因彼此相容,因此成功的培育出新品種的朱槿,開啟現代觀賞朱槿雜交育種的先河。

賈斯特朱槿長征探險[编辑]

為探索散佈全球各地的朱槿,美國的羅斯·賈斯特(Ross H. Gast)先生自1963年底開始前後三趟的採集新舊朱槿品種旅行,足跡遍及太平洋諸島、紐西蘭、澳大利亞、馬來西亞、印度、埃及及地中海等區域,歷時四年號稱「賈斯特朱槿長征探險」(Gast Hibiscus Expeditions),他鑑定下列幾個朱槿原生品種與中國朱槿(Hibiscus rosa-sinensis)的基因彼此相容,可以雜交培育出新品種的朱槿:

  1. Hibiscus schizopetalus裂瓣朱槿)源自東非洲海岸
  2. Hibiscus liliiflorus(百合朱槿)源自模里西斯
  3. Hibiscus fragilisHibiscus boryanus源自留尼旺島
  4. Hibiscus arnottianusHibiscus kokio源自夏威夷
  5. Hibiscus storckii源自斐濟
  6. Hibiscus denisonii –來源未知可能也是斐濟

當然,除了這些品種以外,全球各地仍有一些原生品種與中國朱槿(Hibiscus rosa-sinensis)的基因相容,此外,雜交的新品種也可以一輪又一輪的再度混合雜交,遂造就今日多彩且多變的觀賞朱槿風貌。

朱槿的用途[编辑]

觀賞[编辑]

朱槿最早成長於野外,因為它鮮豔的花色與櫬托的綠葉,深深吸引觀察者,開始被人類引進種植在庭院及牆角下,乃著眼於它的觀賞價值。

圍籬[编辑]

人類栽種朱槿發現它生長非常茂盛,可以密植作為綠籬(Hedge Hibiscus),是很理想的圍籬植物,乃衍生朱槿的另一功能“圍籬”(hedge),這是朱槿做為觀賞外的另一個功能,宋朝詩人陸壑的《朱槿花》:「壁槿扶疎當縛籬,山深不用掩山扉。客來踏破松梢月,鶴向主人頭上飛。」,這首七言絕句最能說明朱槿在八百年前已普遍作為籬笆的功能。

食用[编辑]

朱槿的叶有营养价值,在欧美,其嫩叶有时候被当成菠菜的代替品。而朱槿花也有被制成腌菜,以及用于染色蜜饯和其他食物。根部也可食用,但因为纤维多且带粘液,较少人食用。 西元869年唐朝段公路編撰《北戶錄》一書,其中〈紅梅〉篇敘述:「嶺南之梅,小於江左,居人采之,雜以朱槿花,和鹽曝之,梅為槿花所染,其色可愛。又有選大梅,刻鏤瓶罐結帶之類,取棹汁漬之,亦甚甘脆。」這是最早記載朱槿用于染色蜜饯和其他食物的文獻,描述古人的智慧,會採用不同顏色的朱槿花做為天然染色劑,製成我們以前在柑仔店買的紅黃等色的梅及橄欖之蜜饯。

茎皮纤维可制造纺织品[编辑]

朱槿的茎皮纤维可搓绳索、织麻袋、造粗布、网及张等。

中医药用[编辑]

《本草纲目》对朱槿的介绍不多,只认为朱槿“甘,平,无毒。”,而主治方面只有“痈疽腮肿,取叶或花,同白芙蓉叶、牛旁叶、白蜜研膏傅之,即散。”

其实朱槿的花,葉,茎,都可药用,中医主要使用根部。

叶、茎及根可四季采收,花季采花。采后去泥土杂质,晒干备用(茎及根切片),或用鲜品。用于调经、腮腺炎或关节炎则酒炒应用。通常作汤剂或炖剂。外用则以鲜花或叶捣烂敷患部。

[编辑]

朱槿的花在花季时采,采后去泥土等杂质,可晒干备用或用鲜品,通常作汤剂或炖剂。外用可以鲜花捣烂敷患部。

朱槿的花含棉花素槲皮苷、山奈醇、醋类、矢车菊葡萄糖苷、秸液质、维生素

在中医而言,朱槿的花性味甘寒,有凉血、解毒、利尿、消肿、清肺、化痰等功效,适用于急性结膜炎、尿路感染、鼻血、月经不调、肺热咳嗽、腮腺炎、乳腺炎、等病症。

叶及茎[编辑]

朱槿的叶及茎四季可采,采后去泥土等杂质,可晒干备用或用鲜品,茎需切片,外用则以鲜叶捣烂敷患部。

朱槿的叶及茎含萨壳固醇、蒲公英甾醇、乙酸脂类及等。

朱槿的叶主要用于治理皮肤生疮。

[编辑]

朱槿的根四季可采,采后去泥土等杂质,可晒干备用,根需切片。

朱槿的根含支鞣质,功效与花类似,是中医主要的药用部分。

社会、文化[编辑]

国家、区域象征[编辑]

马来西亚国花[编辑]

大红花(Bunga Raya)

朱槿是于12世纪前经贸易由中國華南地區传入马来半岛的。

马来亚于独立前,农业单位已接获命令寻找马来亚的国花。1957年8月31日,马来亚英国殖民者手中独立。

1958年,农业部将以下7种花列为马来亚国花的候选:

  1. Bunga Raya:Bunga Raya是所有朱槿的马来名称。而国花的候选只为一种有五个单瓣、单支花蕊的大红色朱槿花。
  2. Bunga Kenanga:一种夷兰属的乔木,花黄绿色,有香味。
  3. Bunga Melur:茉莉花
  4. Bunga Teratai:莲花
  5. Bunga Mawar:玫瑰花
  6. Bunga Cempaka:兰花
  7. Bunga Tanjung:丹绒花、又称夜来香

在商讨过后,大红花于1960年7月28日正式成为马来西亚的国花。1963年9月16日,包括新加坡、北婆羅洲(后改稱沙巴)及砂拉越在内的马来西亚成立,国花仍然是大红花。

马来文中Bunga是花、Raya是大的意思,其意即“大花”,为所有朱槿的马来名称。马来西亚华人称国花为大红花。大红花意义是红色代表勇敢,强大的生命力与快速的繁衍能力,象征了马来西亚国家与国民生生不息地茁壮成长。五个花瓣代表马来西亚的“國家原則”(马来文:Rukunegara),即“信奉上蒼、忠於君國,維護憲法、尊崇法治、培養德行”。

马来西亚的令吉,无论是纸钞硬币上都印有大红花的图案。

夏威夷州花[编辑]

1820年戴斐爾(Charles Telfair)博士於英屬模里西斯島,突破朱槿雜交育種技術後,他的技術廣為流傳在印度洋沿岸的印度及錫蘭等區域,新品種不斷釋出,該技術並進一步傳播到夏威夷,在1900-1911年間,大規模的朱槿雜交育種活動在夏威夷盛行,夏威夷人自1920年起開始採用各種新培育的朱槿(Hibiscus rosa-sinensis)為其州花,當時沒有限定顏色,只是以紅色朱槿居多,一直到1988年夏威夷州政府正式立法採用當地原生種的黃色朱槿(Hibiscus brackenridgei)為其官方的州花,當地人又稱'Pua aloalo',此原生種與過去普遍觀賞的紅色朱槿迥然不同,這大概也是一種強調本土化的表現。

佛州旁塔哥達及維諾海灘的市花[编辑]

大批夏威夷的新種朱槿輸入美國本土後,陽光帶的佛羅里達州最適合栽植,這裏漸成培育朱槿新品種的基地,1950年美國朱槿協會(American Hibiscus Society)也正式在佛州成立,該協會定期出版刊物(The Seed Pod)、舉辦朱槿展覽、花卉選拔及朱槿論壇演講,彼此分享最新的知識,陸續向該協會註冊的朱槿品種多達7,000多種,有這些強盛的發展基礎,因此,佛羅里達州的旁塔哥達(Punta Gorda)及維諾海灘(Vero Beach)兩個城市遂遴選朱槿為市花。

高雄县县花[编辑]

1977年,中华民国台湾省政府提倡「一縣一花」運動,朱槿被选为高雄县的县花。当选的原因为朱槿在山地沙礫中也會開花,而三山地區,即高雄县的鳳山岡山旗山幾乎都可见到朱槿。被认为可以代表數百年來,到三山地區落地生根的先人。

新化鎮鎮花[编辑]

台南縣新化鎮公所為打造最美麗的小鎮,廣植公開票選的鎮花「朱槿」,台南縣168縣道的中興路、經過虎頭埤到中興大學林場,沿途種植近三萬株,這條長達七公里的大道,被鎮民暱稱為「朱槿大道」,並聲稱計畫蒐集世界上百餘種朱槿,目前已買到20多種,種植在新化鎮運動公園,打算闢建為「朱槿主題公園」。

南宁市市花[编辑]

1986年12月,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第八届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确定朱槿为该市市花。此后朱槿以地栽、盆栽,及作为花篱的形式在南宁广为种植。于2002年,南宁市有朱槿17万多株、16个品种,常见品种有:大红花、粉喇叭、泰国黄、假牡丹、大红朱槿、黑牡丹、黄朱槿、吊钟、拱手花等。

花语[编辑]

花語:纖細美、體貼之美、永保清新之美。

诗词[编辑]

由于朱槿花外观亮丽,中国古代有许多文人以朱槿花做为诗词内容,例如北宋名詩人蘇軾的《正月二十六日偶與數客野步嘉祐僧舍東南野》詩中就有「縹蔕緗枝出絳房,綠陰青子送春忙。涓涓泣露紫含笑,焰焰燒空紅佛桑。落日孤煙知客恨,短籬破屋為誰香。主人白髮青裙袂,子美詩中黃四娘。」內文的佛桑就是朱槿的別稱,並無混淆使用扶桑的情形。

以下列出几个以朱槿花为名的诗:

  • 薛涛
  • 诗名:朱槿花
    红开露脸误文君,司蒡芙蓉草绿云。造化大都排比巧,衣裳色泽总薰薰。
    李绅
  • 诗名:朱槿花
    瘴烟长暖无霜雪,槿艳繁花满树红。每叹芳菲四时厌,不知开落有春风。
    王維
  • 詩名:瓜園詩
    黃鸝囀深木,朱槿照中原。猶羨松下客,石上聞清猿。

建筑[编辑]

南宁国际会展中心

“中国—东盟博览会”国际会展中心[编辑]

每年一届在南宁市举办的“中国—东盟博览会”主会场设在南宁国际会展中心,此建筑以朱槿为大穹顶造型,依山势而建,远观如一朵硕大的朱槿花盛开在漫山绿茵中。整个会展中心总投资6.5亿人民币,高约100米,建筑占地6.5万平方米,总面积11万余平方米。由于依山而建,每层展厅都是实地,即使是重型机械也可在第二、第三层展厅参展。

宗教[编辑]

郵票[编辑]

2008年3月14日,香港郵政推出主題為「香港花卉」的特別郵票,其中1元4角的郵票圖案為大紅花[4]

参考文献[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

Wikispecies-logo.svg
维基物种中的分类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