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米人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萨米人
Sami flag.svg
萨米人旗帜
分佈地區
 芬兰 挪威 瑞典 俄羅斯
語言
萨米语瑞典语挪威语芬兰语俄语
宗教信仰
Laestadianism、基督教信义宗东正教巫覡宗敎

萨米人也称“拉普人”,是北欧地区的原住民欧洲最大的原住民族群之一,也是欧洲目前仅存的游牧民族。萨米人的语言是萨米语,属于芬兰-乌戈尔语族。其他對於薩米人的稱呼或寫法有: Sámen、Saamen、Sámi、Saami、Lappen;而從前稱他們為拉普人,但薩米人認為這稱呼帶有輕視的意味。

薩米人的開墾地區常被簡稱為「拉普蘭」,但薩米人的開墾區遠廣於瑞典歷史上的拉普蘭。他們把自己所開墾的區域稱為薩米(Sápmi),橫跨芬蘭挪威瑞典俄羅斯四國國境,包括瑞典兩萬人、挪威北部四萬人、芬兰六千五百人和俄罗斯科拉半岛的部分地区兩千人。瑞典境內薩米人的居住區是世界文化與自然雙重遺產

歷史[编辑]

薩米人的地圖
1900年一個萨米人之家

早期[编辑]

新石器時代就有人居住在斯堪地納維亞半島的大部分地區,並以獵人收集者捕魚為生;有距今一萬年前的挖掘出土物為證,如:被火燃燒過的區塊或箭矢尖端,已有人在北挪威地區,找到距今約有六千年的古老的山崖壁畫,這文化的墾荒區域由北延伸至南斯堪的納維亞半島,並到達俄羅斯白海。 考古學者找到約西元前一千五百年至西元後三百年的石棉陶器,這足以解釋薩米文化的特徵,也發現捕獸陷阱,並以這完整的捕獸陷阱系統捕獲馴鹿駝鹿。西元前555年,古希臘歷史學家Prokopios提到一個名為Skrithfinoi的民族,應為薩米人。

中古世紀[编辑]

中世紀開始了維京人的時代,他們對薩米人產生重要的影響,此時的有三分之二的薩米人居住在斯堪地納維亞平原地區,在他們的小說中看見:兩民族間不斷有著衝突。

之後,薩米人與維京人進行交易,以動物毛皮、獸皮換取鹽,以貴金屬換得飾品製造及金屬刀片;同時開始與歐陸北部的旅人進行貿易,這樣的關係在薩米人的社會裡,產生了文化衝擊,從一支石器時代就存在的落後民族,在自己的社會中發展出一套貨幣系統,他們的貨幣稱為Tjoervie。

中世紀,薩米人被鄰近的強大民族征服了,14世紀時,發生於挪威俄羅斯城市間關於對薩米人徵稅的糾紛。西元1326年,徵稅權在協定中被定約兩造所劃分,而薩米人則必須繳交稅賦給雙方。

16世紀初,薩米人分為三支:

  1. 農民薩米人—生活範圍在挪威南部往北至特羅姆斯郡南方,多數人務農;
  2. 靠海薩米人—定居於斯堪的納維亞半島北部與東部,靠捕魚及打獵維生;
  3. 游牧薩米人—居住於山上與挪威北部(Finnmarksvidda)地區,他們是塞米諾族印地安人,也是典型的游牧民族,而大規模的馴鹿養殖最早應是在西元1540年左右。

中世紀末時,薩米人並非如大部分歐洲地區一樣開始了啟蒙運動,反而是穿越了國界,進行有系統地開墾與征服它地。

近代[编辑]

兩個傳統的薩米人

這時後的薩米人經由基督教信仰的教化,被列入封建國家的一部份,故1603年於拉布蘭建立了第一座教堂。

1635年在Nasafjäll挖了一處鐵礦坑,而薩米人被強迫要在礦坑工作,若有人敢違反,則會被施以酷刑,因此有許多人想逃出這一區域,政府當局則派出軍隊阻擋「勞力的外移」。

1673年正式開始殖民今日的拉布蘭地區,政府派出移民墾荒者到薩米人居住區域,並賦予墾荒者權力使用薩米人的土地及水流,甚至要求薩米原住民交還其使用權; 因這群墾荒者無節制的狩獵,動物數量迅速地減少,甚至造成部分的薩米人糧食短缺與飢餓。而基督教化造成極端化:這些不願改變宗教,仍堅持信奉自己原宗教的薩米人,遭到死刑處置,甚至虔誠信奉薩米人宗教的地區也遭摧毀。

1720-1729年有一部份的薩米人遷徙至瑞典國王命令的特定區域。1751年經國王的決定,建立了關於拉布蘭的法律,透過這法律劃分了墾荒者與薩米原住民的狩獵權。

1755年有了新約聖經的薩米語譯本,1811年為舊約聖經的譯本。

1809年之後開始了薩米人的艱辛時期,芬蘭挪威的北部疆界確定,自1852年起對薩米人產生了負面的影響:因發生在國界的宗教戰爭,使國家疆界關閉,也就是說,薩米人賴以維生的馴鹿群被中斷了,導致他們的糧食困乏。

二十與二十一世紀[编辑]

與1860-1920年間嘗試訂定法律或法規來影響改善薩米人的處境,然而也免除了許多對於後來的墾荒者限制法律。在1917年與1918年展開了首屆薩米會議德文:Sámi –Konferenzen),確定薩米人為正式的少數民族。有些人想從之前的宿命掙脫,融入瑞典挪威的社會中,或是飼養馴鹿賺點外快。 1952年在瑞典有第一家專給薩米人收聽的廣播節目;直到70年代,在挪威展開了「挪威化」,首先將薩米語認可為一種語言。

1986年發生車諾比核能電廠事故,有73,000隻馴鹿於瑞典受到放射線傷害,薩米人因此失去了重要的營養來源,縱使政府承諾答應補償,但他們所得的遠不及需要的。

80年代在挪威成立了薩米人的權力委員會與文化委員會,一個薩米人的國會(稱為Samething)由權力委員會組成,並最後在1989年選出代表。而1933年在瑞典亦由薩米人選出國會代表。1997年,挪威國王哈拉爾五世公開致詞時,對於從前對待薩米人民族的方式表示歉意。

2000年薩米人的民族基礎擁有七千五百萬挪威克朗(相當於一千萬歐元),這必須運用在強化薩米語及文化方面,以及因鎮壓所造成的傷害與不公平的賠償。

目前狀況[编辑]

目前仍約有百分之八的薩米人以養殖馴鹿維生,但這種生活方式到土地持有人的个人利益相衝突,所以很多土地擁有人拒絕了傳統冬季牧場的開放。

1956年由芬蘭、挪威與瑞典的薩米人,於薩米議會中組成利益代表處。

文化[编辑]

關於薩米人的文化是獨一無二的尤伊克歌曲德文: Joik- Gesang),著名的尤伊克歌曲演唱者為出生於挪威瑪莉·波伊娜Mari Boine)。

參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