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劍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LightSabers OrgYel.jpg

「這是絕地的武器,不像雷射槍那樣笨拙難以控制。這是一種更高雅的武器,屬於那一個更文明的時代。」

——歐比王·肯諾比星際大戰四部曲:曙光乍現

光劍 [1]英語lightsaber)在《星際大戰》的世界觀中是一種佔有舉足輕重地位的武器,在有關星戰的電影小說或是遊戲中都經常可以見到。在星戰的世界觀中,光劍的概念即是傳統的金屬劍身被某種以純粹能量形式存在的物質所代替,而這種能量可以被凝聚成長度一米左右的劍刃形狀,並發出特定顏色的光芒。關於這種能量到底是什麼,或許是由於有些媒體的錯誤宣傳,有時人們會不正確地把這種構成劍身的物質簡單理解為雷射或其他什麼光束,從而引起一些光劍是否違反物理定律之類的疑問[2],但事實是星戰中任何地方都找不到支持劍身由光構成這一說法的證據,[3]儘管能量這一說法非常含糊。有說法解釋這種能量為一團電漿體,受到很強的磁場(或者其他種類的場)作用被束縛成劍的形狀。光劍的劍身是由其後的金屬劍柄發射出的,劍柄一般來說約長二十至三十厘米,可以根據使用者的個人需要被設計成特定的樣式。光劍開關開啟和關閉時,以及光劍揮動時都會發出特別的聲音。

光劍簡述[編輯]

按電影拍攝順序,光劍最早的出場無疑是在《星際大戰四部曲:曙光乍現》中,歐比旺·克諾比路克·天行者展示他所保存的安納金·天行者的藍色光劍。最初拍攝時盧卡斯試圖用高光束和反射器件等打造「真實的」光劍,但效果不令人滿意,現在看到的光劍在電影中的效果都是後期製作的。 [4]在老三部曲中,光劍的發光效果採用了轉描機技術,而新三部曲的光劍效果完全是電腦動畫。

光劍在星戰的世界中被認為是絕地的象徵,或者更準確地說,是原力使用者的象徵。 西斯作為絕地的對立面也往往使用(但不限於)紅色光劍。能夠熟練地使用光劍被認為需要相當高的技巧和自信力,以及很強的原力感應。很少有非原力使用者能熟悉通曉光劍格鬥,這類人裡最著名的無疑是受過杜庫伯爵指導的格里弗斯將軍。具有「絕地殺手」稱號的格里弗斯將軍可以同時使用四把光劍,殺傷力相當強,但更多的原因是他的半人半機械身體較為容易機械地操縱光劍,[5]這種與原力無關的操縱是否可以等同於一般意義上絕地和西斯的光劍格鬥還很難說。

光劍構造[編輯]

對於每一個絕地而言,打造一把自己的光劍可以算是一種儀式,同時這也是絕地訓練的一部分。舊共和國時期,Ilum行星的冰穴經常作為絕地學徒首次製作光劍的儀式場所,[6]Ilum所處的Adega太陽系還被用來命名絕地最常用的光劍水晶Adegan;類似的行星還有丹圖因(Dantooine),在丹圖因的山洞裡可以找到製造光劍所需要的品質相當高的水晶[7],水晶是絕地的原力在光劍中流動的載體。按傳統程序製造一把光劍通常需要一個月左右的時間,這包括將各個配件組裝到一起,確認彼此連接完美,而後通過冥想將自己的原力注入水晶。但有報導說克隆戰爭期間由於情況急迫等原因,這種程序被大幅縮短,甚至出現兩天就可以出產一把光劍的情況 [8]

綠色光劍

光劍組件[編輯]

光劍的劍柄通常為20厘米至30厘米長的圓柱體合金,尺寸和設計經常根據使用者的需要發生變化。舊共和國時期的絕地並不太在意這些劍柄之間到底有什麼區別,因此沒有劃分類別,只有兩種較為特殊的劍柄值得注意:一種由琥珀金(銀和金的合金)製成,這種劍柄顯出皇家高貴的外觀,通常為絕地議會的資深大師所有,已知的擁有者是魅使·雲度達斯·西迪奧斯[9];另一種是曲線的劍柄,這種劍柄是為光劍第二種戰型Makashi專用的標準設計,有助於Makashi使用者靈活自如地單手操縱光劍,著名的例子即是杜庫伯爵和其手下的黑暗絕地阿薩基·凡翠斯。新共和國建立後,路克的絕地學院為劍柄按用途作了較細的分類,主要包括Arbiter、Retaliator、Consul、Adept、Praetor、Sentinel、Adjudicator、Defender、Firebrand,這些分類大體上反映了光劍使用者的使用傾向[10]

劍柄內部安裝一系列精細的部件,這些部件主要用於劍刃的發生和定形。光劍內部的高功率能量是通過一個能量環路被輸送的,一系列被充入正電荷的聚焦透鏡和能量激發器釋放出電荷,當這些電荷攜帶了足夠的能量並被釋放到能夠維持劍刃所需要的長度後,這些電荷沿圓周回到被充入負電荷的環狀縫隙中,剩餘的能量被一塊超導體輸送回光劍內部的電源電池中等待下一個周期的釋放。光劍內部的基本組件包括[11]

  • 手把(handgrip)
  • 激活釘板(activation stud plate)
  • 安全開關(safety switch)
  • 發射矩陣(emitter matrix)
  • 透鏡組(lens assembly)
  • 電源電池(power cell)
  • 電源導管(power conduit)
  • 充電插座(recharge socket)
  • 一至三塊光劍水晶(focusing crystals)

光劍水晶[編輯]

劍刃的心是水晶。
絕地的水晶是心。
原力的水晶是絕地。
心的劍刃是原力。
這些水晶、劍刃和絕地相互交錯,在你身上合而為一。

——Luminara Unduli(星際大戰:克隆戰爭)

光劍水晶是光劍中的核心部件,水晶是絕地的原力在光劍中流動的載體,水晶的特性會反映到光劍的特性中去,例如顏色和攻擊屬性,有些較珍貴的水晶甚至可以提升使用者的原力感應。不過,某些並非水晶的特殊礦物也可以集成到光劍中去,這些礦物往往可以提升光劍的效能[12]

絕地在製作光劍時往往挑選那些天然沉積形成的光劍水晶,因此絕地的光劍呈現出各式各樣的色調;而西斯通常採用的是加工後的水晶,被注入黑暗原力的水晶往往會發出紅色的光芒,例如達斯·魔的光劍水晶就是由四塊天然水晶在一個特殊的熔爐裡熔合而成的,並被注入了達斯·魔的原力呈現出紅色。達斯·魔認為這種加工過的水晶純淨不含雜質,是西斯優越於絕地的證明。舊共和國的絕地組織遭到破壞之後,由於皇帝帕爾帕丁下令摧毀了共和國原先的大批水晶礦,有些新絕地也使用了這種加工的水晶,例如路克在歐比旺的小屋裡製作的他自己的光劍,路克也使用了類似的熔爐來打造自己的水晶,原力注入水晶後光劍顯出綠色。[13]類似的情況還有韓·蘇洛莉亞的女兒婕娜·蘇洛(Jaina Solo)的紫色光劍。

第三次西斯戰爭的盧森戰役之前,絕地組織流行使用各種各樣顏色的光劍,主要有橙色、黃色、綠色、天藍色、藍色、紫色、金色、銀色,甚至偶爾還有外觀上接近西斯的天然紅色。光劍的顏色和絕地的職位還有一定關係,這一點可以在視頻遊戲《舊共和國武士》中看到[14]。但在盧森戰役以後,絕地組織逐漸趨向偏好簡單的藍色或綠色,並使用傳統的Adegan水晶;少數人如魅使·雲度使用光劍比較特別。他使用的不是同一般絕地武士使用的天然水晶驅動光劍(Crystal Lightsaber),而是天然琥珀金-金銀合金光劍(Electrum Lightsaber),雖然還是以水晶為動力,但是由於使用的是很少見的Hurikane水晶,並將其包覆在琥珀金外殼之內,所以能激發出特別的紫色光劍劍刃。西斯的水晶都呈加工後的紅色,這種水晶能量輸出更大,但較天然水晶不穩定,不過對於不太長的戰鬥這個弱點並不顯著。

已知的絕地/西斯使用的光劍顏色如下表(有些人使用過多種不同顏色的光劍,這裡取最常使用的為準):Lightsaber blue.svg

顏色 人物
歐比王·肯諾比安納金·天行者、普羅·庫恩(Plo Koon)、艾迪·嘉利婭(Adi Gallia)、基-阿迪-曼迪(Ki-Adi-Mundi)、愛拉·希庫拉(Aayla Secura)、Shaak Ti、Agen Kolar、Pablo-Jill、Barriss Offee、Sora Bulq、Lumas Etima、Roth-Del Masona、凱爾·卡頓(Kyle Katarn)、安納金·蘇洛(Anakin Solo)、本·天行者(Ben Skywalker)、朱漢妮(Juhani)、Kavar、布萊娜(Brianna, the last Handmaiden)
魁剛·金尤達 (Yoda)、路克·天行者 (Luke Skywalker)、基特·菲斯托(Kit Fisto)、Saesee Tiin、Coleman Trebor、Bultar Swan、Joclad Danva、Luminara Unduli、Stass Allie、奎蘭·沃斯(Quinlan Vos)、喬利·賓多(Jolee Bindo)、Vrook Lamar、愛拉·希庫拉(Aayla Secura)、亞蘇卡譚諾(Ahsoka Tano)
帕爾帕丁達斯·魔杜庫伯爵達斯·維達、阿薩基·文翠斯(Asajj Ventress)、迪桑(Desann)、特維安(Tavion)、傑瑞克(Jerec)、艾克撒·昆(Exar Kun)、達斯·瑪拉克(Darth Malak)、達斯·班登(Darth Bandon)、達斯·特瑞亞(Darth Traya)、達斯·賽恩(Darth Sion)、達斯·尼赫勒斯(Darth Nihilus)、維薩斯·馬爾(Visas Marr)、達斯·貝恩(Darth Bane)以及眾多西斯和黑暗絕地
魅使·雲度、瑪拉·捷德(Mara Jade)、婕娜·蘇洛(Jaina Solo)、Zez-Kai Ell
黃綠 烏里克·奎卓瑪(Ulic Qel-Droma)、諾米·陽騎者(Nomi Sunrider)
巴斯蒂拉·珊(Bastila Shan)
洋紅 莉亞·奧嘉納(也有藍色光劍)、維瑪·陽騎者(Vima Sunrider)
黃玉色 卡麗斯塔·明(Callista Ming)
Yoshi Raph-Elan
希瑞·塔奇(Siri Tachi)[15]
洛巴卡(Lowbacca)
Corran Horn
淡紫(薰衣草色) 基普·杜榮(Kyp Durron)
淡綠(翡翠色) 傑森·蘇洛(Jacen Solo)

光劍戰型[編輯]

「(光劍)是一種優雅的武器,也是一種象徵——任何人都會使用爆能槍或熔合刀,但能夠漂亮地使用光劍則說明你超乎尋常。」

——歐比王·肯諾比路克·天行者

光劍戰型是特定的光劍格鬥方式,類似於武術不同的流派。電影中並未提到過這些戰型,這些具體的戰型主要存在於小說、漫畫和RPG遊戲中並得到認可[16]。每一個絕地/西斯在戰鬥中都會選取一種或多種合適的光劍戰型來操縱光劍,這些戰型在名稱、形式上都明顯受到日本劍道的影響,光劍戰型因此也帶有東方玄學的色彩。它們不只是一套動作,更是一種哲學,這種哲學也可以脫離光劍而單獨存在並成為絕地大師們空手戰鬥的方式。

光劍具有七種基本戰型,除了基本的名稱外,它們還各有一個解釋性的名稱,每一種都對應著星戰世界中的一種野獸作比喻。很多絕地都會學習多種戰型並專精其中的一種,另外格里弗斯將軍,作為一個光劍收藏家和可能的愛好者,由於從杜庫伯爵那裡學到了基本的光劍格鬥技能,據杜庫評價說已經通曉全部的七種戰型。

第一型:Shii-Cho[編輯]

  • 解釋性名稱:Determination Form(基本型)
  • 野獸對應:Way of the Sarlacc(Sarlacc是《星際大戰六部曲:絕地大反攻》中赫特族澤巴想要用來處決路克和韓的沙漠怪獸)
  • Shii-Cho是光劍戰型中最古老的類型,也是光劍格鬥的基本型,古老的絕地大師們從最基本的劍術中開發出的光劍格鬥形式。即使追溯至雅汶戰役前四千年之久的絕地內戰時期,柯瑞亞仍把它稱作是最簡單的光劍戰型[17],同時簡單性和多用性也是Shii-Cho的優點。正因如此,Shii-Cho是絕地學徒們在學習中最早接觸的戰型,在《星際大戰二部曲:複製人全面進攻》裡描述的,尤達向絕地幼徒們教授的正是這種戰型。使用Shii-Cho的代表人物有絕地大師奇特·費斯托(Kit Fisto)[18],在複製人戰爭中同時和多個對手作戰使用Shii-Cho就很有利。但對於單獨作戰的對手,例如更強大的達斯·西帝,Shii-Cho則容易暴露其弱點:它更傾向於打垮對手使其武器不能操縱,而並非直接殺死對手。歐比旺評價這種戰型為野性,威力強大但不精湛,但歐比旺本人也受到第一型較深的影響[19]

第二型:Makashi[編輯]

  • 解釋性名稱:Contention Form(爭鬥型)
  • 野獸對應:Way of the Ysalamir(Ysalamir是一種對原力有一定免疫的樹棲蜥蜴
  • Makashi,是由Shii-Cho衍生出的第一種光劍對光劍的格鬥戰型,也許起源於古代西斯和黑暗絕地用來對付絕地武士所開發出的手段。Makashi的特點是高雅、簡潔、威力強大,攻擊和防禦都只消耗自己儘可能少的體力,往往採用單手握劍的方式以獲得高速和更大的活動範圍[19]。與其他戰型的基本動作是大幅的削砍和阻擋不同,Makashi只包含迴避、刺和切這些微妙的基本動作,用來抵禦Shii-Cho這種專門針對破壞對手戰鬥力的進攻方式。在《星際大戰二部曲:複製人全面進攻》中,杜庫伯爵開啟光劍準備進攻尤達時擺出的光劍斜下姿勢就是所謂「Makashi行禮」。舊共和國早期連年的西斯戰爭和絕地內戰,這使得很多絕地武士使用Makashi來對付西斯;但其後在克隆戰爭時期,由於絕地議會認為西斯已經滅絕近千年,很多絕地並不熟悉光劍對光劍的格鬥,而只有如Shaak Ti等較少數的絕地武士專精於Makashi[20],這也造成了杜庫伯爵和格里弗斯將軍在光劍格鬥中能取得明顯優勢。高雅、對勝利的自信(或者自大)是Makashi使用者的特點,如杜庫伯爵;Makashi的弱點是過度依賴速度而忽略了力量,第五型等更具有攻擊性的戰型開發之後Makashi這一弱點就很明顯[19],所以安納金成功使用第五型擊敗使用第二型的杜庫伯爵。另外,Makashi原意是應付單一對手,不善於應付多重對手。

第三型:Soresu[編輯]

歐比旺VS格里弗斯將軍,Soresu的起式
  • 解釋性名稱:Resilience Form(防禦型)
  • 野獸對應:Way of the Mynock(Mynock是《星際大戰五部曲:帝國大反擊》中千年隼號在怪獸體內見到的成群的蝙蝠
  • 第三型Soresu起源於絕地使用光劍對爆能槍射擊的防禦,特別是有多個對手時,用光劍去反射對方的攻擊總不會錯。逐漸這種戰型進化成一種注重防禦的戰型,即儘可能減少對手對自己的攻擊機會。Soresu的哲學是以靜制動,如同將自己置身於一個颱風眼中,集中精力不受周圍的干擾。至少是在克隆戰爭時期,歐比旺是最著名的精通Soresu的大師,他有能力用光劍抵禦少於每秒二十次的爆能槍攻擊[19]。歐比旺的光劍格鬥總是等待對手先出擊並憑藉自己出色的防禦不給對方機會,同時設下圈套等待著對方的破綻。魅使·雲度甚至發現與其他戰型不同,歐比旺操縱下的Soresu並不對應著某一突出的弱點。歐比旺在與格里弗斯將軍的戰鬥中依次躲避了四把光劍的同時進攻,並將它們一一摧毀;以及其後與達斯·維達的持久戰,歐比旺都採用了以靜制動的戰術找出了對方的破綻。如果說Soresu還有什麼弱點的話,那就是戰鬥時間往往會拖得較長[17],這期間要求精神高度集中,以及如何根據環境向對手設下圈套也是使用者需要思考的問題。總之,在克隆戰爭期間為了對付大批的機器人軍,Soresu也是很多絕地樂意採用的戰型。

第四型:Ataru[編輯]

  • 解釋性名稱:Aggression Form(速度型)
  • 野獸對應:Way of the Hawk-Bat(Hawk-Bat,如其名字所描述的,是一種巨大的兇猛的蝙蝠)
  • Ataru的出現至少可以追溯到曼德羅林戰爭之前[17],是一種典型的步調快的進攻性戰型,非常具有侵略性,通常只在近身對付單一對手時採用[17]。一般認為這種步調的靈活性要求使用者具備優秀的原力感應[21],但這種靈活性在狹窄空間中往往會受到限制,這也就成了Ataru的弱點。同時Ataru也比較消耗體力,不太適合持久戰。儘管不太適合對付太多的機器人,魁剛·金和歐比王·肯諾比在那卜戰役時仍然經常使用Ataru,直到他們最後在希德宮殿內遭遇達斯·魔,狹小的空間和勢均力敵的漫長戰鬥使魁剛逐漸暴露了Ataru的弱點。歐比旺隨後果斷地放棄了這種戰型而採用了Soresu並取得勝利。尤達作為最精通Ataru的大師,憑藉自己優秀的原力感應,在幾乎每一場戰鬥中都會使用這種戰型,配合自己較小的身形,Ataru的靈活性更加明顯,同時也彌補了身材矮小這一不足。安納金在學徒時期也曾選擇了Ataru作為自己的主要方向,因為這比較符合他豪放富於進攻性的個性,但逐漸地他把這些性格投入了攻守更平衡的第五型,不過在技巧上仍然帶有Ataru的特徵[22]

第五型:Shien/Djem So[編輯]

  • 解釋性名稱:Perseverance Form(均衡型)
  • 野獸對應:Way of the Krayt Dragon(Krayt Dragon是塔圖因沙漠中生活的巨大毒龍,《星際大戰四部曲:曙光乍現》中歐比旺曾模仿其叫聲嚇退塔斯肯襲擊者)
  • 有些Soresu的使用者對過分注重防禦等待機會的持久戰型並不滿意,於是第五型Shien被開發出來達到攻守兼備的效果。同樣是用光劍來防禦雷射槍的射擊,Soresu的思想是把它們彈開就可以了,而Shien則考慮如何用彈開的雷射向對手反擊。Djem So作為Shien的變種,防禦對象由雷射槍變成了光劍,但道理同樣都是利用對方的攻擊來反擊對方。Shien/Djem So是Soresu更傾向反擊並壓制對手的版本,並融合了Makashi的精湛技巧。使用Shien/Djem So戰鬥時注意力完全集中在對手上,對身體力量的要求很高,可以說第五型是一種用力量把對手壓倒的戰型[16]。Shien使用者的弱點是不太善於光劍對光劍[17],而Djem So則略微欠缺靈活性[19]。安納金從吉諾西斯戰役開始,在複製人戰爭中不斷完善自己的Shien和Djem So,並混合了Soresu和Ataru的技巧。在吉諾西斯上他使用Shien敗給了杜庫,但最終的克魯斯根戰役中Djem So使他對杜庫取得完勝。在其後為了服務於黑暗面,達斯·維達強化了第五型中閃躲和轉向反擊等動作,並將其發揮到極致[23]。但有些諷刺的是,路克作為歐比旺和尤達的學生,反而採用的是第五型來對抗他自己的父親(歐比旺善用第三型的Soresu,尤達善用第四型的Ataru)。在貝斯平與維達的戰鬥中,路克證明了自己具有光劍格鬥的超常天賦,他能夠在實戰中學到維達的戰術,這是一種本能的模仿並加以還擊。

第六型:Niman[編輯]

  • 解釋性名稱:Moderation Form(中庸型)
  • 野獸對應:Way of the Rancor(Rancor是《星際大戰六部曲:絕地大反攻》中可以看到的赫特人賈巴飼養的地牢怪獸)
  • Niman是從複製人戰爭之前到銀河帝國崛起這段時間內最正統的戰型,所謂正統是因為從技術上看Niman沒有明顯的優點也沒有明顯的缺點,採取的是那麼一種中庸之道。Niman有時被略帶諷刺意味地稱作「外交戰型」,因為它的風格和訓練難度更適合那些用更多時間討論政治、談判化解矛盾的絕地外交官使用,而不是專注於光劍格鬥的武士。Niman的哲學是追求光劍攻防的均衡,好比是原力風中的一片落葉,隨風擺動但保持平衡。儘管如此,比較著名的絕地武士中沒有專精第六型的大師,而很多使用第六型的絕地武士都在吉諾西斯戰役中陣亡了[16],這也說明了第六型是一種並不太適合激烈實戰的戰型。Cin Drallig是一名掌握第一型至第六型的絕地大師,尤其以向絕地學徒們教授第六型著稱,但面對第五型的大師達斯·維達,第六型顯得是如此不堪一擊。

第七型:Vaapad(絕地)/Juyo(西斯)[編輯]

  • 解釋性名稱:Ferocity Form(狂暴型)
  • 野獸對應:Way of the Vornskr(Vornskr是一種兇猛的犬類動物,值得注意的是它能夠使用原力捕捉獵物。)
  • Juyo,由於狂暴且並不完備,幾千年來從未被絕地或西斯視作一種重要的戰型。魅使·雲度曾說,我發明了Vaapad,是因為它將我內心的黑暗面傳遞到外界並成為光明的武器。Vaapad是雲度給自己發展的第七型起的綽號,來源於Sarapin行星上一種狂躁迅猛的水生動物的名字。第七型的難度是所有戰型裡最高的,它要求高度的技巧和集中力,並且需要掌握其他戰型之後才能領悟;更不可預料的是,使用Vaapad要求使用者去享受格鬥帶來的快意,這就意味著使用者已經接近黑暗原力的邊緣。這些要求無疑和正統的絕地思想相抵觸,雲度說,是否會因為對戰鬥的渴望而墮入黑暗面,這是Vaapad的終極考驗。可以說真正掌握第七型的絕地只有魅使和他的學生Depa Billaba,絕地大師Sora Bulq曾幫助雲度發展了Vaapad,但由於他實在難以控制第七型中流動的黑暗原力,最終墮入了黑暗面。[24]而Depa Billaba也幾乎落得同樣的命運。格里弗斯將軍和雲度交手後曾學得一些第七型的技巧,但由於缺乏原力感應他無法真正學會。能夠完全掌握Juyo的只有達斯·魔,這個充滿了復仇情緒的西斯武士,在塔圖因和那卜上表面的平靜掩飾不住他內心的仇恨,這也是他利用自己的黑暗面擊敗了魁剛的最好印證。與其他戰型比較,Vaapad不像Ataru那樣悅目,而更接近第五型受到情緒和身體素質的影響,但比第五型的優越之處在於,Vaapad使用者一旦可以控制住自己的情緒,它將帶來超常的力量。一個例子就是魅使·雲度使用Vaapad獨自擊敗了達斯·西帝,這一點即使尤達大師也沒能做到(詳見星際大戰III:西斯的復仇)。

光劍幕後[編輯]

2007年,路克·天行者的光劍登上了發現號太空梭
  • 在星戰電影的早期概念中,光劍並非是絕地和西斯的專利,相反它被構想成在帝國軍和叛軍中都相當普遍的一種武器。盧卡斯後來才把它限制成今天的樣子,為的是使光劍顯出一種特殊的神秘感。
  • 1974年的早期草稿「星際大戰」中,光劍被叫做Lasersword,這個名稱其後被改成現在的Lightsaber。但在《星際大戰首部曲:威脅潛伏》中,幼年的安納金·天行者的確曾用Lasersword來稱呼魁剛·金的光劍。
  • 星際大戰六部曲:絕地大反攻》中,路克起初手持的仍然是一把藍色光劍,由於光劍的視覺效果和背景中沙漠的藍天不協調,光劍的顏色被換成綠色,這成為綠色光劍(甚至其他顏色的光劍)的由來。
  • 光劍能做光源使用嗎?這一點在經典三部曲和前傳三部曲中存在矛盾:在《星際大戰六部曲:絕地大反攻》中我們看到路克和維達在黑暗的背景中格鬥,光劍是照不亮周圍的;而在《星際大戰二部曲:複製人全面進攻》中,安納金和杜庫也在類似的黑暗背景裡,我們能看到光劍映亮了安納金的臉。而在動畫《複製人戰爭》里,安納金和歐比王在山洞裡搜尋杜庫伯爵時,特意使用光劍照明。
  • 關於光劍的劍刃是電漿體的說法,美國電視的歷史頻道曾做過一期叫「星戰技術」(Star Wars Tech)的特別節目,其中的科學家認為電漿如果要達到能夠切割金屬或者石塊等物質的硬度,至少需要達到大約兩億度的高溫,這比地球上存在的最高溫度還要高十倍。如果是比較冷的電漿體,像電影中所表現出來的那樣,電漿將缺乏足夠的能量,結果是只能繞過物體並有可能引發燃燒。當然,在星戰的世界中,我們姑且可以認為光劍還基於了我們的文明之外的技術。
  • 為紀念《星際大戰》上映三十周年,美國國家航空暨太空總署在2007年將路克·天行者的扮演者馬克·漢米爾在《星際大戰六部曲:絕地大反攻》中使用的光劍道具載上了發現號太空梭,發現號在其執行的STS-120任務中將光劍道具帶到了國際太空站並送回地面。

其他故事[編輯]

光劍除了是星際大戰的特徵外,光劍亦經常被其他故事借用,最常見的是機動戰士Gundam系列,基本上每一台機器人至少會佩帶一把光劍作為近戰武器(一般統稱「光束軍刀」),用法為劈砍、貫穿敵方目標,或如極少數特殊駕駛員般阻擋光束步槍射擊。不過高達光劍的劍刃部分是由虛構的米諾夫斯基粒子先形成電漿,加上電磁場限制所形成,並非注入能量的水晶體。除此之外,光劍亦在著名小說家史蒂芬·金的長篇小說黑塔中出現,在黑塔第五部作品《卡拉之狼》中,由機器人化身的狼也是帶著光劍為武器。假面騎士系列中的RX可以從腰帶中抽出光劍解決敵人。洛克人X系列中的傑洛也是在背後拿出光劍進行戰鬥。

參考資料及注釋[編輯]

  1. ^ (中文) Assumption of Lightsaber
  2. ^ 假設用單發雷射,它會變成一把非常長的劍,即使採用可見光雷射,在空間里如果沒有散射雷射的物質,人的肉眼依然無法辨識,而且雷射是一種電磁波,沒有像一般刀劍那樣的接觸感。
  3. ^ 在一些中文網站上流傳著一篇名為《星際大戰科與幻:科幻可以不要科學?》的評論,裡面提出了「光劍對決時,光束「相撞」,難道不會彼此穿過嗎?」的問題,對此星戰作家、盧卡斯影業公司活動家Steve Sansweet(原文為史蒂夫·斯韋特,疑為誤譯)用Adegan水晶來解釋光束的定型問題,原文並引用韓國鄭載承所寫的《與物理學家一起看電影》一書關於星戰的內容對電影的科學性提出批判。英文網頁中目前搜索不到Steve Sansweet解釋的原文,如果找到,則可以作為劍刃「光束說」的支持證據。
  4. ^ 2004年發行的經典三部曲DVD中,花絮碟包含的一個15分鐘短片《光劍的誕生》(The Birth of the Lightsaber)
  5. ^ Matthew Stover. (2005). Star Wars Episode III: Revenge of the Sith. Del Rey. ISBN 0-345-42883-8. 小說版《星際大戰三部曲:西斯大帝的復仇》描述了格里弗斯將軍的機械身體操縱光劍的優越性,這比電影中所表現出來的更加令人生畏
  6. ^ 所有描寫到Ilum的媒體都會提到這一點,例如《星際大戰:克隆戰爭》和星戰作家Jude Watson的小說《The Last of the Jedi》系列
  7. ^ 《舊共和國武士》(Knights of the Old Republic)&《舊共和國武士2:西斯領主》(Knights of the Old Republic 2: Sith Lords)中都有在丹圖因的任務,可以在所謂的「水晶洞」找到大量珍貴的水晶
  8. ^ 星際大戰專題-光劍的構造原理|><| 太平洋遊戲網
  9. ^ 星際大戰三部曲:西斯大帝的復仇
  10. ^ 動作遊戲《絕地武士:絕地學院》(Jedi Knight: Jedi Academy)開篇時可以從上述分類中選擇劍柄的樣式,但基本對遊戲沒有影響
  11. ^ David West Reynolds. (1998). Star Wars: The Visual Dictionary. DK Publishing. ISBN 0-7894-3481-4.
  12. ^ 這些基本都反映在D20規則如何具體應用在星戰RPG遊戲中,例如水晶會對角色屬性產生加成
  13. ^ Steve Perry. (1997). Star Wars: Shadows of the Empire. Bantam Spectra. ISBN 0-553-57413-2. 小說版《帝國的陰影》
  14. ^ 《舊共和國武士》中藍色光劍對應Jedi Guardian,黃色對應Jedi Sentinel,綠色對應Jedi Consular,但這種說法並未見於其他媒體,可以說只是為了RPG遊戲職業分類服務的
  15. ^ Jude Watson的小說《Star Wars: Secrets of the Jedi》的封面[1]上Siri握的是偏粉色的光劍,而在Jude Watson的另一篇作品,《Jedi Apprentice: The Fight for the Truth》的封面[2]上少女時代的Siri光劍是偏紫色的。
  16. ^ 16.0 16.1 16.2 光劍戰型的最初來源是星戰愛好者的官方雜誌《Star Wars Insider》第62期,Dr. David West Reynolds所撰文《Fightsaber: Jedi Lightsaber Combat》
  17. ^ 17.0 17.1 17.2 17.3 17.4 在《舊共和國武士II:西斯領主》中,「流亡者」學習了多種光劍戰型,Shii-Cho是柯瑞亞最早傳授的並且是最簡單的戰型,她其後傳授了Makashi和Soresu,其後」流亡者「從絕地大師Vrook那裡學會了Ataru。
  18. ^ Steven Barnes. The Cestus Deception. Del Rey. ISBN 0-345-45897-4 (英文). 
  19. ^ 19.0 19.1 19.2 19.3 19.4 Matthew Stover. Star Wars Episode III: Revenge of the Sith. Del Rey. ISBN 0345428838 (英文). 
  20. ^ Sean Williams. The Force Unleashed. Del Rey. ISBN 978-0-345-49902-8 (英文). 
  21. ^ Ryder Windham. Jedi vs. Sith: The Essential Guide to the Force. Del Rey. ISBN 0-345-49334-6 (英文). 
  22. ^ James Luceno. Revenge of the Sith: The Visual Dictionary. DK Publishing. ISBN 1-4053-0827-3 (英文). 
  23. ^ James Luceno. Dark Lord: The Rise of Darth Vader. Del Rey. ISBN 0345477324 (英文). 
  24. ^ Daniel Wallace,Kevin J. Anderson. (2005). Star Wars: The New Essential Chronology. Del Rey.ISBN 0-345-49053-3 (hardcover) ISBN 0-345-44901-0 (paperback) Page 58, Jedi Schism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