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次出幸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八次出幸唐玄宗(1次)、唐代宗(1次)、唐德宗(1次)、唐僖宗(2次)和唐昭宗(3次)五位皇帝因為战乱而8次出逃京师长安的避难事件。从755年爆发安史之亂至904年朱温逼迫唐昭宗迁都洛阳的149年内,有7.3%或长达11年的时间内皇帝不在京师外逃避难(相当于靖康之变端平入洛之时金朝占据汴京时间总合的10.1%),其中以唐僖宗出行时间最长。八次出幸事件离安史(中唐)、黄巢之乱(唐末)爆发时间不远,出逃时间都在这两段时间频繁发生;而784年的泾原兵变后至880年的黃巢之亂的96年(占唐朝总寿命的33%)内京师则相对稳定,无皇帝出逃躲避战乱。

唐朝皇帝弃京年表
战乱 占京者 平叛/解和者 皇帝 所至 阴历 共计时间 描述
中唐 安史之乱 平卢范阳河东节度使安祿山 李嗣业郭子仪僕固懷恩 唐玄宗 川蜀(今四川)、灵州(今宁夏 756年6月13日至757年10月23日[1] 1年4个月 755年安祿山起兵,唐玄宗、和后来的肃宗分别出幸川蜀和灵州。757年9月28日京师克复,10月23日唐肃宗还京。
唐蕃战争 尚结息恩兰·达扎路恭 郭子仪 唐代宗 陕州(今河南 763年10月7日至763年10月21日[2] 15天 763年吐蕃大震关,直取唐都长安,唐代宗出幸陕州,但不久很快便撤出长安。
泾原兵变 泾原节度使姚令言、前范阳節度使朱泚 李晟 唐德宗 咸阳奉天梁州(均今陕西 783年10月3日至784年7月19日[3] 9个月 783年10月3日泾原兵在长安叛变,唐德宗出长安,由咸阳到奉天,奉命入援的河中节度使李懷光也相继反叛。784年3月21日唐德宗自奉天奔往梁州,5月23日李晟克复长安,于7月19日迎唐德宗还京。
唐末 黃巢之亂 黄巢 李克用 唐僖宗 川蜀(今四川 880年12月5日至885年3月31日[4] 4年5个月 880年黄巢逼近长安,唐僖宗与宦官田令孜入川蜀。883年4月8日李克用克复长安,由于长安宫室遭焚毁,一直到885年3月31日唐僖宗才还京。
王重榮之乱 河中节度使王重榮河东节度使李克用邠宁节度使朱玫凤翔节度使李昌符 王行瑜李茂貞 凤翔宝鸡兴元等(均今陕西 885年12月25日至888年2月21日[5] 2年3个月 885年12月25日田令孜挟持唐僖宗再次长时间离京,先后至宝鸡和兴元等地,长安被王重榮占据,随后朱玫立李熅为帝。886年朱玫被部将王行瑜所杀,李昌符附唐,887年3月18日唐僖宗途径凤翔,李昌符再叛,8月1日奉命入援的武定节度使李茂貞斩杀李昌符,唐僖宗拜李茂贞为凤翔节度使,888年2月21日还京。
李茂贞之乱 邠宁节度使王行瑜凤翔节度使李茂贞鎮國軍節度使韩建 李克用 唐昭宗 终南山(今陕西 895年7月6日至895年8月27日[6] 1个月 王行瑜、李茂贞和韩建攻入长安,图谋废帝另立皇兄吉王李保为帝,唐昭宗出城逃奔终南山莎城镇,其后为叛军为李克用所败,唐昭宗还京。
凤翔节度使李茂貞 唐昭宗李茂貞韩建 华州(今陕西 896年7月13日至897年8月25日[7] 1年1个月 李茂贞进军逼近京师长安,唐昭宗离开京师到达渭水之北,打算逃去太原投奔李克用,不料途中依从了韩建的意见驾临华州,随后唐昭宗与叛军和解,于897年8月25日返回京师。
朱温之乱 宣武节度使朱温 朱温李茂贞 凤翔(今陕西 901年10月19日至903年1月27日[8] 1年3个月 朱温逼近长安,宦官韩全诲挟持唐昭宗投靠李茂贞,李茂贞和朱温混战,朱温获胜,李茂贞将宦官韩全诲处死,双方和解,903年1月27日迎唐昭宗还京。
洛阳(今河南 904年1月26日至907年4月22日[9] 3年2个月 904年1月26日朱温逼迫唐昭宗迁都洛阳,其后建立后梁,以洛阳为西京,开封为东京。

注释[编辑]

  1. ^ (756年6月乙未,6月13日)黎明,上独与贵妃姊妹、皇子、妃、主、皇孙、杨国忠、韦见素、魏方进、陈玄礼及亲近宦官、宫人出延秋门,妃、主、皇孙之在外者,皆委之而去。《资治通鉴·卷二百十八
    (757年9月癸卯,9月28日)壬寅,至长安城西,陈于香积寺北澧水之东。李嗣业为前军,郭子仪为中军,王思礼为后军。贼众十万陈于其北,李归仁出挑战,官军逐之,逼于其陈……大军入西京。
    (757年10月丁卯,10月23日)丙寅,上至望贤宫,得东京捷奏。丁卯,上入西京。百姓出国门奉迎,二十里不绝,舞跃呼万岁,有泣者。上入居大明宫。《资治通鉴·卷二百二十
  2. ^ (763年10月丙子,10月7日)出幸陕州,官吏藏窜,六军逃散。
    (763年10月戊寅,10月9日)吐蕃入长安,高晖与吐蕃大将马重英等立故邠王守礼之孙广武王承宏为帝,改元,置百官,以前翰林学士于可封等为相。
    (763年10月庚寅,10月21日)悉众遁去,高晖闻之,帅麾下三百馀骑东走,至潼关,守将李日越擒而杀之。
    (763年12月甲午,12月26日)甲午,上至长安,郭子仪帅城中百官及诸军迎于沪水东,伏地待罪。《资治通鉴·卷二百二十三
  3. ^ (783年10月丁未,10月3日)发至浐水,诏京兆尹王浐犒师,惟粝食菜啖。众怒,蹴而覆之,因扬言曰:「吾辈将死于敌,而食且不饱,安能以微命拒白刃邪!闻琼林、大盈二库,金帛盈溢,不如相与取之。」乃擐甲张旗鼓噪,还趣京城……贼已斩关而入,上乃与王贵妃、韦淑妃、太子、诸王、唐安公主自苑北门出,王贵妃以传国宝系衣中以从。《资治通鉴·卷二百二十八
    上之幸奉天也,粮料使崔纵劝李怀光令入援,怀光从之。《资治通鉴·卷二百二十九
    (784年3月壬辰,3月21日)上将幸梁州,山南节度使盐亭严震闻之,遣使诣奉天奉迎,又遣大将张用诚将兵五千至盩厔以来迎卫……壬辰,车驾至梁州。《资治通鉴·卷二百三十
    (784年5月戊戌,5月23日)晟顿含元殿前,舍于右金吾仗,令诸军曰:「晟赖将士之力,克清宫禁。长安士庶,久陷贼庭,若小有震惊,非吊民伐罪之意。晟与公等室家相见非晚,五日内无得通家信。」命京兆尹李齐运等安慰居人。晟大将高明曜取贼妓,尚可孤军士擅取贼马,晟皆斩之,军中股栗。公私安堵,秋毫无犯,远坊有经宿乃知官军入城者。是日,浑瑊、戴休颜、韩游瑰亦克咸阳,败贼三千馀众,闻泚西走,分兵邀之。
    (784年7月壬午,7月19日)壬午,车驾至长安,浑瑊、韩游瑰、戴休颜以其众扈从,李晟、骆元光、尚可孤以其众奉迎,步骑十馀万,旌旗数十里,晟谒见上于三桥,先贺平贼,后谢收复之晚,伏路左请罪。《资治通鉴·卷二百三十一
  4. ^ (880年12月甲申,12月5日)田令孜帅神策兵五百奉帝自金光门出,惟福、穆、泽、寿四王及妃嫔数人从行,百官皆莫知之……晡时,黄巢前锋将柴存入长安,金吾大将军张直方帅文武数十人迎巢于霸上。
    (881年4月壬午,4月5日)黄巢帅众东走,程宗楚先自延秋门入,弘夫继至,处存帅锐卒五千夜入城。
    (881年4月丁亥,4月11日)巢复入长安,怒民之助官军,纵兵屠杀,流血成川,谓之洗城。《资治通鉴·卷二百五十四
    (883年4月甲辰,4月8日)克用等自光泰门入京师,黄巢力战不胜,焚宫室遁去。《资治通鉴·卷二百五十五
    (884年9月己未,9月2日)上以长安宫室焚毁,故久留蜀未归。
    (885年3月丁卯,3月31日)二月,丙申,车驾至凤翔。三月,丁卯,至京师;荆棘满城,狐兔纵横,上凄然不乐。己巳,赦天下,改元。时朝廷号令所在,惟河西、山南、剑南、岭南数十州而已。《资治通鉴·卷二百五十六
  5. ^ (885年10月癸丑,10月2日)时朱玫、李昌符亦阴附朱全忠,克用乃上言:「玫、昌符与全忠相表里,欲共灭臣,臣不得不自救,已集蕃、汉兵十五万,决以来年济河,自谓北讨二镇;不近京城,保无掠扰。既诛二镇,乃旋师灭全忠以雪仇耻。」上遣使者谕释,冠盖相望。朱玫欲朝廷讨克用,数遣人潜入京城,烧积聚,或刺杀近侍,声云克用所为。于是京师震恐,日有讹言。
    (885年12月乙亥,12月25日)克用进逼京城,乙亥夜,令孜奉天子自开远门出幸凤翔。
    (886年1月戊子,1月8日)戊子,令孜请上幸兴元,上不从。是夜,令孜引兵入宫,劫上幸宝鸡,黄门卫士从者才数百人,宰相朝臣皆不知。
    (886年3月丙申,3月17日)丙申,车驾至兴元。
    (887年3月壬辰,3月18日)壬辰,车驾至凤翔,节度使李昌符,恐车驾还京虽不治前过,恩赏必疏,乃以宫室未完,固请驻骅府舍,从之。《资治通鉴·卷二百五十六
    (887年6月壬子,6月10日)壬子,以扈驾都将、武定节度使李茂贞为陇州招讨使,以讨昌符。
    (887年8月壬寅,8月1日)八月,壬寅朔,李茂贞奏陇州刺史薛知筹以城降,斩李昌符,灭其族。
    (888年2月己丑,2月21日)壬午,发风翔。己丑,至长安。庚寅,赦天下,改元。以韦昭度兼中书令。《资治通鉴·卷二百五十七
  6. ^ (895年7月辛酉,7月6日)或传王行瑜、李茂贞欲自来迎车驾,上惧为所迫,辛酉,以筠、居实两都兵自卫,出启夏门,趣南山,宿莎城镇。
    (895年7月甲子,7月9日)甲子,上徙幸石门镇。
    (895年8月辛酉,8月27日)辛亥,车驾还京师。《资治通鉴·卷二百六十
  7. ^ (896年7月壬辰,7月13日)秋,七月,茂贞进逼京师。延王戒丕曰:“今关中藩镇无可依者,不若自州济河,幸太原,臣请先往告之。”辛卯,诏幸州;壬辰,上出至渭北;朝建遣其子从允奉表请幸华州,上不许。以建为京畿都指挥、安抚制置及开通四面道路、催促诸道纲运等使。而建奉表相继,上及从官亦惮远去,癸巳,至富平,遣宣徽使元公讯如建,面议去留。甲午,建诣富平见上,顿首涕泣言:“方今藩臣跋扈者,非止茂贞。陛下若去宗庙园陵,远巡边鄙,臣恐车驾济河,无复还期。今华州兵力虽微,控带关辅,亦足自固。臣积聚训厉,十五年矣,西距长安不远,愿陛下临之,以图兴复。”上乃从之。乙未,宿下;丙申,至华州,以府署为行宫;建视事于龙兴寺。茂贞遂入长安,自中和以来所葺宫室、市肆,燔烧俱尽。《资治通鉴·卷二百六十
    (897年8月壬戌,8月25日)己未,车驾发华州。壬戌,至长安。甲子,赦天下,改元。《资治通鉴·卷二百六十以一
  8. ^ (901年10月丁酉,10月19日)时朱全忠、李茂贞各有挟天子令诸侯之意,全忠欲上幸东都,茂贞欲上幸凤翔……冬,十月,戊戌,朱全忠大举兵发大梁。……韩全诲闻朱全忠将至,丁酉,令李继诲、李彦弼等勒兵劫上,请幸凤翔,宫禁诸门皆增兵防守,人及文书出入搜阅甚严。《资治通鉴·卷二百六十二
    (902年9月丁未,9月4日)旦,偃旗帜潜伏,无得妄出,营中寂如无人。景与众骑皆出,忽跃马西去,诈为逃亡,入城告茂贞曰:「全忠举军遁矣,独留伤病者近万人守营,今夕亦去矣,请速击之!」于是茂贞开门,悉众攻全忠营,全忠鼓于中军,百营俱出,纵兵击之,又遣数百骑据其城门,凤翔军进退失据,自蹈藉,杀伤殆尽。茂贞自是丧气,始议与全忠连和,奉车驾还京,不复以诏书勒全忠还镇矣。
    (903年1月己巳,1月27日)甲子,车驾出凤翔,幸全忠营,全忠素服待罪……己巳,入长安。《资治通鉴·卷二百六十三
  9. ^ (904年1月壬戌,1月26日)车驾发长安,全忠以其将张廷范为御营使,毁长安宫室百司及民间庐舍,取其材,浮渭河而下,长安自此遂丘墟矣。《资治通鉴·卷二百六十四
    (907年4月戊辰,4月22日)戊辰,大赦,改元,国号大梁。奉唐昭宣帝为济阴王,皆如前代故事,唐中外旧臣官爵并如故。以汴州为开封府,命曰东都;以故东都为西都;废故西京,以京兆府为大安府,置佑国军于大安府,更名魏博曰天雄军。《资治通鉴·卷二百六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