陇右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陇右,即陇山之右,亦稱隴西。中国古时正向面南,故“东为左,西为右”,所谓陇右,是从地理方位指称陇山以西的地方。今天甘肃的简称,陇右在很多情况下也指甘肃秦穆公称霸西戎,甘肃天水甘谷武山岷县陇西临洮等地在当时纳入秦国版图,公元前280年(秦昭王二十七年)在以上地区设陇西郡,后为天下三十六郡之一。西晋曾设过陇西国陇西郡治在狄道(今甘肃临洮),今陇西县古称襄武,一度为省会

秦国[编辑]

《太史公书.匈奴列傳》記秦穆公(前659年—前621年)時陇南有西戎八國,即緜諸(今甘肃东部)、緄戎(今甘肃东部)、翟獂之戎(今陕西北部)、岐山、梁山(今陕西韩城与洛川之间)、義渠(今甘肃宁县西北)、大荔(今陕西大荔东)、烏氏(今甘肃平凉西北甘宁交界处)、朐衍(今宁夏盐池一带),皆位於陇山(今宁夏六盘山)附近,又载“秦穆公得由余,西戎八国服于秦”,于是甘肃天水甘谷武山岷县陇西临洮等地在当时纳入战国时代的君主制诸侯国秦国版图战国时期,秦国又在以上地区设陇西郡,后为天下三十六郡之一。

月氏、乌孙与匈奴[编辑]

月氏乌孙曾在陇右西部居住过。秦及汉初,月氏势力强大,与蒙古高原东部的东胡从两方面胁迫游牧于蒙古高原中部的匈奴,匈奴曾送人质于月氏。秦末,匈奴质子自月氏逃回,杀父自立为冒顿单于,约在公元前205年—前202年间举兵攻月氏,月氏败。可能从这时起,月氏便开始弃河西走廊而向西迁徙。公元前177年或前176年,冒顿单于再次击败月氏。后来月氏攻击乌孙,乌孙族大败,昆莫难兜靡被杀害。《乌孙研究》提及虽然大多学者相信汉书所载月氏杀害乌孙昆莫难兜靡,但是有关事件有可疑之处,有需要进行深入的论证。据记载,难兜靡被杀时,猎骄靡还在襁褓中,被遗弃荒野。乌鸦找肉喂养猎骄靡,狼又为他哺乳。匈奴冒顿单于感到奇怪,认为猎骄靡是神,于是决定养育他。难兜靡之子猎骄靡长大后「自请单于报父怨」,并得到匈奴单于的帮助,赶走伊犁河流域的月氏,约在西汉文帝后元三年至后元四年(前161年-前160年)举族西迁至那里复国。

[编辑]

汉武帝断匈奴右臂,设置河西四郡,陇右纳入汉朝版图。

魏晋[编辑]

魏晋时期陇右属曹魏西晋

十六国时期[编辑]

十六国时期陇右属前凉后凉南凉西凉北凉前秦后秦西秦

北魏、西魏与北周[编辑]

南北朝时期陇右属北魏西魏北周

隋唐[编辑]

隋代该地区属于雍州地区的会宁郡、平凉郡、西平郡、武威郡、张掖郡、敦煌郡、西海郡、河源郡、善山郡、且末郡、浇河郡、陇西郡、临洮郡、汉阳郡、宕昌郡、安定郡、天水郡、河德郡、北地郡、安定郡、弘化郡、陇川郡。

唐代分十八个州,即秦州:今甘肃秦安县渭州:今甘肃陇西县武州:今甘肃武都县兰州:今甘肃兰州、河州:今甘肃临夏县岷州:今甘肃岷县洮州:今甘肃临潭县叠州:今甘肃迭部县宕州:今甘肃宕昌县临州:今甘肃临洮县成州:今甘肃成县鄯州:今青海乐都县廓州:今青海化隆县凉州:今甘肃武威市甘州:今甘肃张掖市肃州:今甘肃酒泉市沙州:今甘肃敦煌市瓜州:今甘肃安西县。与安西都护府北庭都护府同属陇右道

安史之乱(756年11月—791年)以来为吐蕃所占据。

吐蕃[编辑]

天宝十四年(755年)十二月,唐朝将朔方河西、陇右边军大量内调,平息叛乱,于是边防力量虚弱,吐蕃趁着唐朝的内乱攻略陇右诸州。[1]至德元年(756年)八月,回纥葛勒可汗、吐蕃赤松德赞相继遣使,“请助国讨贼”。十二月,吐蕃陷陇右所辖的(今青海湖边)威戎、神威、定戎、宣威、制胜、金天、天成等6军及石堡、百谷、雕窠3城,同时又陷鄯、武、叠、宕4州。[2]宝应元年(762年)至广德元年(763年),先后取秦、渭、洮、临、成、河、兰、岷、廓9州。[3]十月,吐蕃以吐谷浑党项20万军队乘胜长驱直入,逼近长安,入据15天而退,期间一度拥立吐蕃国舅李承宏为帝。唐朝太常博士柳伉向皇帝上疏“吐蕃军队进犯大震关(今甘肃张家川),越陇山,刀上没沾一滴血,便占陷长安。”[4]

此后,吐蕃军队开始向西行,取黄河西北地区的陇右诸州,亦称河西道。[5]广德二年(764年),吐蕃陷凉州;河西节度使杨志烈因攻仆固怀恩不成,军队丧失殆半,以孤城无援,出奔甘州,被沙陀人所杀。[6]永泰二年(766年),陷甘州及州境的居延海(今内蒙额济纳旗),吐蕃北边界拓至回纥,大历元年(766年)与大历十一年(776年),由东而西攻克肃州、瓜州。[7]同时,吐蕃也开始围攻沙州;大历元年(766年),杨休明继任河西节度使,徙镇沙州,后有刺史周鼎,大历六年(771年),因欲弃城东奔而被都知兵马使阎朝杀,此后阎朝领州人保城抵抗,建中二年(781年),在粮械皆竭的情况下,以勿徙它境为条件而开城出降,沙州遂陷。[8]吐蕃西进陷伊州(今新疆哈密),刺史袁光庭天宝末年坚守累年,后粮尽兵乏,城陷而殉城。[9]至此,东西阻绝,西陲四镇沦为分隔飞地[10]建中元年(780年),李元忠郭昕遣使假借回纥道(今蒙古)至长安,二人被提为北庭安西都护。[11]贞元六年(790年)回纥援军与吐蕃初战失利,又不断勒索庭州(即北庭都护府,今新疆吉木萨尔),州人举城降于吐蕃,节度使杨袭古西州(今新疆吐鲁番),次年(791年),以5万人与杨袭古又攻庭州,被吐蕃所率的葛逻禄白服突厥打败,杨袭古遂被回纥于牙帐英语Ordu-Baliq暗杀。同年,西州亦陷,陇右道全境入吐蕃,历35年。[12]据唐朝僧人悟空于贞元五年(789年)所见,此时西域尚有疏勒镇守使鲁阳于阗镇守使郑据钵浣镇守使苏岑龟兹镇守使郭昕、焉耆镇守使杨日祐[13]

会昌二年(842年),吐蕃朗达玛德赞卒,佞相与王妃綝氏拥立3岁的乞离胡为赞普,自己摄政,大臣不服,而大宰相结都那被杀,吐蕃帝国崩溃。论恐热于洛门川(今甘肃武山),起兵反叛,讨伐篡位的乞离胡,遂于渭州败走宰相尚思罗,不久尚思罗以苏毗、吐谷浑、羊同8万军队反攻不利被杀,论恐热并其10万部众。会昌三年(843年),论恐热自称国相,以20万军队攻鄯州节度使尚婢婢,遭4万人埋伏而败,次年(844年),退守薄寒山(今甘肃陇西)。[14]会昌五年(845年)十二月,又集结军队攻尚婢婢大败,尚婢婢遂向河湟一带发布论恐热的罪状,支持唐人后裔归唐。[15]大中三年(849年),屯军河源军(今青海西宁)的尚婢婢轻敌,败于论恐热,兵驱甘州,留拓拔怀光居守鄯州。事后,论恐热欲投靠唐朝,求作河渭节度使,唐朝不许,不久因乏粮食奔廓州。[16]咸通七年(866年)十月,论恐热为鄯州城使张季颙打败,随后沙州归义军与西州回鹘仆固俊共杀论恐热,将其首级送至长安。[17]

归义军与回鹘[编辑]

唐文宗开成五年(840年),回鹘别将句录莫贺黠戛斯(今叶尼塞河最上游的的河谷盆地)10万军队灭回鹘汗国,杀阖馺特勒可汗与宰相掘罗勿,焚烧牙帐。唐武宗会昌二年(842年)十月,阿热可汗遗使,告知已攻占安西、北庭之地(今新疆吉木萨尔县),[18]唐朝向黠戛斯索要其地,遭李德裕反对。会昌四年(844年)三月,唐朝利用吐蕃诸部的甘青内乱,拟复河湟四镇十八州,派刘蒙为巡边使,命令他储备粮饷、军械,探听吐蕃兵力的虚实。[19]大中三年(849年)二月,唐朝先后收复秦、安乐3州、原州所属的石门7关。[20]此时,沙州人张义潮已起兵接管州城,遂遣使到吐蕃军队势力未曾深入的北境军、守捉,绕道漠北至天德军(今内蒙乌拉特前旗)降唐。[21]其后,又发兵攻克瓜、伊、西、甘、肃、兰、鄯、河、岷、廓10州,于大中五年(851年),遗其兄张义泽至长安,献陇右诸州地图,唐朝置归义军于沙州,以张义潮为节度使,河湟之地入唐。[22]咸通二年(861年),归义军又克凉州,后年(863年),置凉州节度使,领凉、洮、西、鄯、河、临6州。[23]

咸通三年(862年),散居于甘、肃、瓜、沙、河、渭、岷、廓、叠、宕10州之间的嗢末部,向唐朝进贡,嗢末本是河西、陇右后裔,沦为吐蕃奴部,以凉州作根据地。[24]同时,回鹘余部逐渐入居河西道,咸通七年(866年)与咸通十三年(872年),西州、甘州先后为回鹘所并,为后来的高昌回鹘甘州回鹘[25]张义潮至长安后,其侄张淮深继任为归义军节度使,曾两次讨伐并打败回鹘,[26]大顺元年(890年),张淮深猝死,归义军内乱,实力遂衰,辖地缩为瓜、沙2州,[27]自开平五年(911年)后,张氏与曹氏节度使先后奉称甘州回鹘可汗为父,实为傀儡政权。[28]875—884 年的王仙芝+黄巢之乱五代十国时期(875年—960年),西、甘、肃、沙、瓜5州分别投于回鹘,而凉、临、河、岷、洮、叠、宕、兰、廓、鄯10州逐渐被吐蕃六谷部唃厮啰等诸部占领。宋朝时,党项族的西夏兴起,控制了河西5州。

西夏[编辑]

高昌回鹘公主,身穿长袍和帽子,柏孜克里克9号洞,五代至北宋时期

咸平五年(1002年)三月,党项攻占灵州(今宁夏吴忠),宋朝留守裴济战死,改灵州为西平府宋真宗遂遗张崇贵、王涉议和,向其割让5州(今陕北)。[29]此后,党项向西部进军。咸平六年(1003年)十二月,党项陷凉州,逐出吐蕃部,杀宋朝殿直丁惟清,然而六谷部首领潘罗支诈降,引六谷部及者龙合击党项军队,李继迁中矢出逃,不久身亡,其子李德明继位,夏州政权虽遥领凉州,却时时受到凉州附近的吐蕃诸部威胁。[30]景德元年(1004年)五月,出兵攻凉州,被潘罗支以兰州、龛谷、宗哥、觅诺诸族打败。[31]六月,潘罗支遣使至宋朝,告知愿率其部落及回鹘精兵与宋朝共讨李德明,会师于灵州。李德明遂离间凉州吐蕃诸部,事后潘罗支为部属所杀,者龙十三族中的六族叛,潘罗支弟厮铎督率军平乱,继任为首领。[32]九月,六谷部援结回鹘,李德明屯其境而不敢出兵攻讨。[33]

此后,又与回鹘结怨,屡次出兵攻甘州。景德四年(1007年)十二月,遗张浦抄掠甘州境,被回鹘打败,次年(1008年)三月,党项军队进攻凉州,见吐蕃部兵盛,不敢攻讨,惧而转攻甘州回鹘,又为其伏兵所败,被宰杀殆尽,几乎全军覆没。[34]八月,回鹘屡败其军,乘胜长驱直入黄河。[35]大中祥符二年(1009年)四月,李德明因愤其兵屡败,又遣张浦率2万精骑攻回鹘,被袭击大败而还。[36]十二月,李德明亲自出兵进攻回鹘,以常星昼见,惧而退兵。[37]大中祥符四年(1011年)九月,遗凉州人苏守信领蕃骑袭击凉州的吐蕃诸部,为六谷部首领厮铎督大败而归。[38]大中祥符九年(1015年),派苏守信带兵7千、马5千,把守凉州;次年(1016年),苏守信死,其子罗麻领凉州,不能服众,甘州回鹘袭击,凉州遂陷。事后,罗麻企图夺取凉州,向李德明求援,又遭回鹘与六谷部大败,将党项势力逐出了河西,李德明与回鹘休兵十余年。[39]天圣六年(1028年),遗其子李元昊袭击回鹘,一举攻陷甘州,置兵戍其地而还,明道元年(1032年)九月,又派李元昊从回鹘手中收回凉州。十月,李德明卒,其子李元昊继位,景佑三年(1036年),李元昊再举兵攻回鹘,一连攻克瓜、沙、肃3州,遂于景佑五年(1038年)建立西夏政权,都兴庆府(今宁夏)。至此,经西夏李氏三代人33年的讨伐,最终从回鹘及吐蕃诸部手中夺取了河西5州之地。[40]但由于西夏政治中心的兴庆府,与西北边缘相隔遥远,瓜、沙2州地区的实际统治者仍是沙州回鹘王国,直至1070年前后才并入西夏。[41]

[编辑]

宋神宗(1067—1085在位)

宋朝立国之初,西北地区仍沿五代岐国疆界,西部只及秦、渭、成、武(阶)4州,此时陇右大部分地方仍由互不相统一的吐蕃各部占据。至熙宁年间,在宰相王安石的支持下,宋朝先后收复了宕、叠、洮、岷、河、临(熙)6州,史称熙河开边,由王韶主持;熙宁五年(1072年)七月,宋朝军队进攻蒙罗角、抹耳水巴部族,袭击武胜(今甘肃临洮),守将瞎药等弃城夜遁,首领曲撒四王阿珂出降,宋朝遂在武胜设镇洮军,十月改为熙州[42]熙宁六年(1073年)二月,攻吐蕃首领木征所统治的河州,木征遁走,不久集结诸部复入河州,八月,王韶分兵两道,一部围河州,一道击木征,连战皆胜,木征败走,守将以城降,宋朝再次收复河州;九月,王韶进军至马练川,降木征弟瞎吴叱,又率军攻克宕州;其后,开通洮河路及熙州路,于是岷州守将木令征、叠州守将钦令征、洮州守将厮郭敦皆以城投降王韶。[43]至此,宋朝尽得产良马之地。[44]

宋朝平定了陇右东南的吐蕃残部后,开始向其核心地区河湟(今青海湖边)进军。嘉祐八年(1063年)二月,西使城(今甘肃榆中)吐蕃首领禹藏花麻,因与宋朝不和,把西使城及兰州献给西夏。元丰四年(1081年)六月,西夏内乱,宋朝纳种谔的议题乘机大举攻西夏,同时,又请唃厮啰首领董毡共同出兵,随后调集32万大军,诏李宪王中正高遵裕刘昌祚、种谔5路出师;八月,李宪所统领7军和吐蕃兵3万进军至西使新城,败走西夏2万骑,斩2千级,夺马5百匹,九月,攻克西夏兰州;其余4路撤退时损失约16万人,仅冻溺死者约14万人。[45]元丰六年(1083年)十月,董毡卒,养子于阗阿里骨继位,因非唃氏家族,一直遭到部族的不满。[46]元佑二年(1087年),阿里骨与西夏合攻宋朝,相约以熙、河、岷3州归吐蕃,兰州及西使城(定西城)归西夏。四月,阿里骨攻破洮州,遂与西夏会军,同围南川寨,大肆焚掠。又在西使城击败宋朝军队,杀都监吴猛。八月,以10万军队围攻河州,令鬼章引2万众驻常家山。不久,因鬼章被俘而退兵。[47]绍圣三年(1096年),阿里骨卒,子瞎征继位,随后角厮罗政权发生内讧,势力日衰。元符二年(1099年)七月,宋朝乘河湟混乱之际,派王赡由河州北上渡黄河攻邈川城(今青海乐都),八月,入宗哥城(今青海平安);瞎征等趋宗哥城投降,族人遂立陇拶为青唐主,九月,进军至青唐城(今青海西宁),陇拶同、西夏、回鹘三公主及诸族首领出降,鄯、湟、廓3州之地入宋,改邈川为湟州,青唐为鄯州。不久,吐蕃部反叛,宋朝被逼放弃河湟,于崇宁三年(1104年)再次收复失地,置陇右都护府。[48]其后,金人南下,灭唃厮啰政权,结束了自会昌年间以来,吐蕃、回鹘、归义军、回鹘及吐蕃残部于陇右各州所建立的割据势力,再度归中央政权统治。

参考文献[编辑]

  1. ^ 壬辰,上下制欲亲征,其朔方、河西、陇右兵留守城堡之外,皆赴行营,令节度使自将之,期二十日毕集。《资治通鉴·卷第二百十七
    哥舒翰悉河、陇兵东守潼关,而诸将各以所镇兵讨难,始号行营,边候空虚,故吐蕃得乘隙暴掠。《新唐书·卷二百一十六·吐蕃传上
  2. ^ 回纥可汗、吐蕃赞普相继遣使请助国讨贼,宴赐而遣之。《资治通鉴·卷第二百十八
    吐蕃陷威戎、神威、定戎、宣威、制胜、金天、天成等军,石堡城、百谷城、雕窠城。《资治通鉴·卷第二百十九
    自禄山之乱,河右暨西平、武都、合川、怀道等郡皆没于吐蕃《新唐书·卷四十·地理四·陇右道
  3. ^ 宝应元年又陷秦、渭、洮、临,广德元年复陷河、兰、岷、廓《新唐书·卷四十·地理四·陇右道
    宝应元年,陷临洮,取秦、成、渭等州……明年,入大震关,取兰、河、鄯、洮等州。《新唐书·卷二百一十六·吐蕃传上
  4. ^ 十月……吐蕃以吐谷浑、党项羌之众二十余万,自龙光度而东。郭子仪退军,车驾幸陕州,京师失守。降将高晖引吐蕃入上都城,与吐蕃大将马重英等立故邠王男广武王承宏为帝,立年号,大赦,署置官员……吐蕃居城十五日退,官军收上都,以郭子仪为留守。《旧唐书·卷一百九十六·吐蕃传上
    太常博士柳伉上疏,以为:「犬戎犯关度陇,不血刃而入京师《资治通鉴·卷第二百二十三
  5. ^ 河西道,此又从陇右道分出,不在十道之内。贞观元年,分陇坻已西为陇右道。景云二年,以江山阔远,奉使者艰难,乃分山南为东西道,自黄河以西,分为河西道。《旧唐书·地理三·河西道
  6. ^ 怀恩之南寇也,河西节度使杨志烈发卒万(五)千,谓监军柏文达曰:“河西锐卒,尽于此矣。君将之以攻灵武,则怀恩有返顾之虑,此亦救京师之一奇也!”文达遂将其众击摧砂堡、灵武县,皆下之,进攻灵州。怀恩闻之,自永寿遽归,使蕃、浑二千骑夜袭文达,大破之,士卒死者殆半。文达将余众归凉州,哭而入。志烈迎之曰: “此行有安京室之功,卒死何伤。”士卒怨其言。未几,吐蕃围凉州,士卒不为用;志烈奔甘州,为沙陀所杀,凉州遂陷。《资治通鉴·卷第二百二十三
  7. ^ 甘州……州境:东西四百一十六里。南北一千三百七里。……管县二:张掖,删丹。……张掖县……居延海,在县东北一百六十里。即居延泽,古文以为流沙者,风吹流行,故曰流沙。……永泰二年陷于西番。《元和郡县图志·卷四十·陇右道下
    肃州…大历元年陷于西蕃。……瓜州…大历十一年陷于西蕃。《元和郡县图志·卷四十·陇右道下
  8. ^ 夏,五月,河西节度使杨休明徙镇沙州。《资治通鉴·卷第二百二十四
    沙州刺史周鼎为唐固守,赞普徙帐南山,使尚绮心儿攻之。鼎请救回鹘,逾年不至,议焚城郭,引众东奔,皆以为不可。鼎遣都知兵马使阎朝领壮士行视水草,晨入谒辞行,与鼎亲吏周沙奴共射,彀弓揖让,射沙奴即死,执鼎而缢杀之,自领州事。城守者八年,出绫一端募麦一斗,应者甚众。朝喜曰:「民且有食,可以死守也。」又二岁,粮械皆竭,登城而呼曰:「苟毋徙佗境,请以城降。」绮心儿许诺,于是出降。自攻城至是凡十一年。《新唐书·卷二百一十六·吐蕃传下
    据《元和郡县图志·卷四十·陇右道下》:“沙州…建中二年陷于西蕃。”,凡十一年往上推为781年。
  9. ^ 西北边戎兵入赴难,河、陇郡邑,皆为吐蕃所拔。唯光庭守伊州累年,外救不至。虏百端诱说,终不之屈,部下如一。及矢石既尽,粮储并竭,城将陷没,光庭手杀其妻子,自焚而死。《旧唐书·卷一百八十七下·袁光庭
  10. ^ 自关、陇失守,东西阻绝,忠义之徒,泣血相守,慎固封略,奉遵礼教,皆侯伯守将交修共理之所致也。《旧唐书·卷一百二十·郭昕
  11. ^ 建中元年,元忠、昕遣使间道奏事,德宗嘉之,以元忠为北庭都护,昕为安西都护。《旧唐书·卷四十·地理三·陇右道
    贞元二年,元忠等所遣假道回鹘,乃得至长安。帝进元忠为北庭大都护,昕为安西大都护。《新唐书·卷二百一十七·回鹘传上
  12. ^ 六年,吐蕃陷我北庭都护府。初,北庭、安西,既假道于回纥朝奏,因附庸焉。……吐蕃率葛禄、白服之众,去岁各来寇北庭,回纥大相颉干迦斯率众援之,频战败绩,吐蕃攻围颇急。北庭之人既苦回纥,是岁乃举城降于吐蕃,沙陀部落亦降焉。北庭节度使杨袭古与麾下二千余人出奔西州,颉干迦斯不利而还。七年秋,又悉其丁壮五六万人,将复北庭,仍召袭古偕行,俄为吐蕃、葛禄等所击,大败,死者大半。颉干迦斯绐之曰:「且与我同至牙帐,当送君归本朝也。」袭古从之,及牙帐,留而不遣,竟杀之。《旧唐书·卷一百九十六·吐蕃传下
    西州……贞元七年没于西蕃。《元和郡县图志·卷四十·陇右道下
  13. ^ 渐届疏勒,一名沙勒,时王裴冷冷,镇守使鲁阳,留住五月。次至于阗,亦云于遁或云豁丹,梵云瞿萨怛那,唐言地乳国,王尉迟曜,镇守使郑据,延住六月。次威戎城亦名钵浣国,正曰怖污国,镇守使苏岑。次据瑟得城使贾诠,次至安西,四镇节度使开府仪同三司捡挍右散骑常侍安西副大都护兼御史大夫郭昕。龟兹国王白环,亦云丘兹,正曰屈支城……于此城住一年有余。次至乌耆国王龙如林,镇守使杨日佑,延留三月。从此又发至北庭州,本道节度使御史大夫杨袭古……时逢圣朝四镇北庭,宜慰使中使段明秀来至北庭,洎贞元五年己巳之岁九月十三日,与本道奏事官节度押衙牛昕安西道奏事官程锷等,随使入朝。当为沙河不通,取回鹘路,又为单于不信佛法,所赍梵夹不敢持来,留在北庭龙兴寺藏,所译汉本随使入都。《大唐贞元新译十地等经记
  14. ^ 会昌二年,赞普死……无子,以妃綝兄尚延力子乞离胡为赞普,始三岁,妃共治其国。大相结都那见乞离胡不肯拜……用事者共杀之。别将尚恐热为落门川讨击使……约三部得万骑,击鄯州节度使尚婢婢,略地至渭州,与宰相尚与思罗战薄寒山。思罗败走松州,合苏毗、吐浑、羊同兵八万保洮河自守……恐热麾轻骑涉河,诸部先降,并其众至十余万,禽思罗缢杀之。三年,国人以赞普立非是,皆叛去。恐热自号宰相,以兵二十万击婢婢……婢婢遣将厖结心、莽罗薛吕击恐热于河州之南,伏兵四万……莽罗薛吕以伏兵衷击……恐热单骑而逃……明年,恐热复攻鄯州,婢婢分兵五道拒守……恐热走薄寒山。《新唐书·卷二百一十六·吐蕃传下
  15. ^ 吐蕃论恐热复纠合诸部击尚婢婢,婢婢遣厖结藏将兵五千拒之,恐热大败,与数十骑遁去。婢婢传檄河、湟,数恐热残虐之罪,曰:「汝辈本唐人,吐蕃无主,则相与归唐,毋为恐热所猎如狐兔也!」于是诸部从恐热者稍稍引去。《资治通鉴·卷第二百四十八
  16. ^ 大中三年,婢婢屯兵河源,闻恐热谋度河,急击之,为恐热所败。……引众趋甘州西境,以拓拔怀光居守……恐热既至,诏尚书左丞李景让就问所欲。恐热倨夸自大,且求河渭节度使,帝不许。……会久雨粮绝,恐热还奔廓州。《新唐书·卷二百一十六·吐蕃传下
  17. ^ 据《旧唐书·本纪第十九上》:“十月,沙州张义潮奏:差回鹘首领仆固俊与吐蕃大将尚恐热交战,大败蕃寇,斩尚恐热,传首京师。”与《新唐书·吐蕃传下》:“鄯州城使张季颙与尚恐热战,破之,收器铠以献。吐番余众犯邠、宁,节度使薛弘宗却之。会仆固俊与吐蕃大战,斩恐热首,传京师。”,论恐热为归义军与回鹘首领仆固俊所杀。而据《资治通鉴·卷第二百五十》:“拓跋怀光以五百骑入廓州,生擒论恐热,先刖其足,数而斩之,传首京师。”,为尚婢婢部将拓跋怀光所杀,这里取旧、新唐书的说法。
  18. ^ 其君长曰阿热,建牙青山,去回鹘牙,橐驼行四十日。……阿热始自称可汗。回鹘遣相国将兵击之,连兵二十馀年,数为黠戛斯所败……回鹘别将句录莫贺引黠戛斯十万骑攻回鹘,大破之,杀馺及掘罗勿,焚其牙帐荡尽,回鹘诸部逃散。……黠戛斯遣将军踏布合祖等至天德军……又言「……兼已得安西、北庭达靼等五部落。」《资治通鉴·卷第二百四十六
  19. ^ 帝令给事中刘蒙为巡边使,朝廷亦以河、陇四镇十八州久沦戎狄,幸回鹘破弱,吐蕃乱,相残啮,可乘其衰。《新唐书·卷第二百十七下·回鹘下
    上欲令赵蕃就颉戛斯求安西、北庭,李德裕等上言……上乃止。……朝廷以回鹘衰微,吐蕃内乱,议复河、湟四镇十八州。乃以给事中刘蒙为巡边使,使之先备器械糗粮及诇吐蕃守兵众寡。《资治通鉴·卷第二百四十七
  20. ^ 吐蕃秦、原、安乐三州及石门等七关来降。以太仆卿陆耽为宜谕使,诏泾原、宁武、凤翔、邠宁、振武皆出兵应接。《资治通鉴·卷第二百四十八
    七关:《新唐书·卷三十七·地理一·关内道》:“原州……州境又有石门、驿藏、制胜、石峡、木崝等关,并木峡、大盘为七关。”
  21. ^ “对大中二年沙州遣使中原的交通路线……即沙州—瓜州(晋昌)—合河镇(戍)—百帐守捉—豹文山守捉—宁寇军(居延海)—花门山堡—回鹘衙帐—䴙鹈泉—西受降城—天德军城……吐蕃虽然领有肃、 甘、 凉三州,控制着传统的丝路通道,但对于走廊向北伸出的广大地区,吐蕃势力始终未曾深入。”,见《大中二年沙州遣使中原路线蠡测》赵贞,中国边疆史地研究2002年9月第12卷第3期,第89—90页。
    瓜州晋昌郡…东北有合河镇,又百二十里有百帐守捉,又东百五十里有豹文山守捉,又七里至宁寇军,与甘州路合。……甘州张掖郡…宁寇军,故同城守捉也,天宝二载为军;军东北有居延海,又北三百里有花门山堡,又东北千里至回鹘衙帐。《新唐书·卷四十·地理四·陇右道
  22. ^ 天德军奏摄沙州刺史张义潮遣使来降。义潮,沙州人也,时吐蕃大乱,义潮阴结豪杰,谋自拔归唐。一旦,帅众被甲噪于州门,唐人皆应之,吐番守将惊走,义潮遂摄州事,奉表来降。以义潮为沙州防御使。……张义潮发兵略定其旁瓜、伊、西、甘、肃、兰、鄯、河、岷、廓十州,遣其兄义泽奉十一州图籍入见,于是河、湟之地尽入唐。十一月,置归义军于沙州,以义潮为节度使……《资治通鉴·卷第二百四十九
  23. ^ 咸通二年,义潮奉凉州来归。《新唐书·卷二百一十六·吐蕃传下
    据《新唐书·卷六十七·方镇四》:“咸通四年,置凉州节度,领凉、洮、西、鄯、河、临六州,治凉州。”
  24. ^ 是岁,嗢末始入贡。嗢末者,吐蕃之奴号也。吐蕃每发兵,其富室多以奴从,往往一家至十数人,由是吐蕃之众多。及论恐热作乱,奴多无主,遂相纠合为部落,散在甘、肃、瓜、沙、河、渭、岷、廓、叠、宕之间。吐蕃微弱者反依附之。《资治通鉴·卷第二百五十
    (天佑三年)灵武节度使韩逊奏吐番七千馀骑营于宗高谷,将击嗢末及取凉州。《资治通鉴·卷第二百六十五》
    咸通二年收凉州,今不知却废,又杂蕃浑,近传嗢末隔勒往来,累询北人,皆云不谬。伏以凉州是国家边界。嗢末百姓本是河西、陇右陷没子将(孙),国家弃掷不收,变成部落,昨方细辨,只得抚柔。”《张议潮处置凉州进表
  25. ^ 七年,北庭回鹘仆固俊击取西州,收诸部。……十三年卒。沙州以长史曹义金领州务,遂授归义节度使。后中原多故,王命不及,甘州为回鹘所并,归义诸城多没。《新唐书·卷二百一十六·吐蕃传下
  26. ^ 敢死破残回鹘贼…尚书既擒回鹘,即处分左右马步都虞候,并令囚系。……天使才过酒泉,回鹘王子,领兵西来,犯我疆场。潜于西桐海畔…传令既讫,当即胤兵,凿凶门而出。风驰雾卷,不逾信宿,已近西桐。…先锋远探,后骑相催,铁衣千队,战马云飞。分兵十道,齐突穹庐。鞞鼓大振,白刃交麾,匈奴丧胆,獐窜周诸。头随剑落,满路僵尸。回鹘大败,天假雄威处。《张淮深变文
  27. ^ 公以大顺元年二月二十二日殒毙于本郡,时年五十有九。……坚牛作孽,君主见欺,殒不以道,天胡鉴知。《张淮深墓志铭
    先君归觐,不得同赴于京华;外族流连,各分飞于南北。于是兄亡弟丧,社稷倾沦,假手托孤,几辛勤于苟免。《李氏再修功德碑
  28. ^ 沙州本是大唐州郡,去天宝年中,安禄山作乱,河西一道,因兹陷没一百余年……至大中二年,本使太保,起敦煌却吐蕃,再有收复,尔来七十余年……天可汗居住张掖,事同一家,更无贰心……即与约言。城隍耆寿百姓再三商量,可汗是父,天子是子……两地既力父子,更莫信谗。辛未年七月日。《沙州百姓上回鹘天可汗书
    今遣释门僧政庆都头王通信等一行,结欢通好众宰相,各附白花锦绞一十匹、白碟一匹,叨口父大主留念,到日检领。况众宰相先以大王结为父子之分,今者纵然大王奄世,痛热情义不可断绝,善咨申可汗、天子所有世界之事,并令允就,即是众宰相周旋之力,不宣谨状。《曹义金上回鹘众宰相状
  29. ^ 李继迁大集蕃部,攻陷灵州。知州、内客省使、顺州团练使裴济死之。《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五十一》
    五年三月,继迁大集蕃部,攻陷灵州,以为西平府。六年春,遂都于灵州,诏遣张崇贵、王涉议和,割河西银、夏等五州与之,《宋史·卷四百八十五·夏国
  30. ^ 西面部署言李继迁劫西蕃,攻陷西凉府,遂出其居人,知凉州、殿直丁惟清没焉。《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五十五》
    李继迁之陷西凉也,都首领潘罗支伪降,继迁受之不疑。未几,罗支遽集六谷蕃部及者龙族合击之,继迁大败,中流矢,创甚,奔还,至灵州界三十井死。其子阿移嗣位,改名德明。《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五十六》
  31. ^ 西凉自保吉死,与兰州、龛谷、宗哥、觅诺诸族谋拒夏州。德明遣兵攻掠,朔方节度潘罗支率蕃众御之,夏兵不胜而还。《西夏书事·卷八
  32. ^ 西凉府都首领潘罗支遣其兄邦逋支入奏,且欲更率部族及回鹘精兵,直抵贺兰山讨除残孽,请与王师会灵州。……继迁种落迷般嘱及日逋吉罗丹二族去归者龙族,而欲阴图罗支。是月,继迁之党来攻者龙,罗支率百馀骑急赴,将议合击,遂为二族戕于帐下。者龙凡十三族,而六族附迷般嘱及日逋吉罗丹。西凉府既闻罗支遇害,乃率龛谷、兰州、宗哥、纣诺族攻者龙六族,六族悉窜山谷。诸豪乃共议立罗支弟厮铎督为首领。《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五十六》
  33. ^ 罗支弟朔方节度、西凉府六谷大首领厮铎督犹与德明抗。……德明不听,率兵屯境上,谋取六谷,厮铎督援结回鹘为备,德明兵不出。《西夏书事·卷九
  34. ^ 赵德明邀留回鹘贡物,又令张浦率骑数千侵扰回鹘……德明遣万子等四军主领族兵攻西凉府。既至,见六谷蕃部强盛,惧而趋回鹘。回鹘设伏要路,示弱不与斗,俟其过,奋起击之,剿戮殆尽。其生擒者,回鹘驱坐于野,悉以所获资粮示之,曰:「而辈狐鼠,规求小利,我则不然。」遂尽焚而杀之,唯万子军主挺身遁走。《续资治通鉴长编·卷六十八》
    保吉死,德明思报怨,遣将张浦率骑数千,抄掠其境,夜落纥出兵拒之,浦不能胜。张浦兵还,德明遣万子等四军主悉其族兵取六谷,进图甘州。万子军主至西凉,见六谷兵盛,不敢攻,径趋甘州,袭回鹘。回鹘侦知设伏,示弱不与斗,俟其过,奋击之,剿杀殆尽。军主挺身走免,其被擒者,因鹘驱坐于野,悉以所获资粮示之,曰:“尔辈狐鼠,规求小利,我则不然!”尽焚讫,乃杀之。《西夏书事·卷九
  35. ^ 回鹘夜落纥又言赵德明来侵,率众拒战,德明屡败,乘胜追之,越黄河。《续资治通鉴长编·卷六十九》
  36. ^ 德明与回鹘世仇,愤其兵数败,遣张浦将精骑二万攻甘州。可汗夜落纥拒守经旬,伺间遣将翟苻守荣夜出兵袭之,浦大败还。《西夏书事·卷九
  37. ^ 赵德明帅所部出侵回鹘。常星昼见,德明惧而还。《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七十二》
  38. ^ 德明遣军校苏守信领兵攻西凉乞当族,其首领厮铎督会诸族御之,大败其众。《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七十六》
    德明遣军校苏守信领蕃骑袭击六谷,大首领厮铎督会诸族御之,大败守信兵。守信,西凉人也。《西夏书事·卷九
  39. ^ 苏守信者,夏州所遣,领兵七千、马五千戍西凉者,故夜落隔奏及之。《续资治通鉴长编·卷八十五》
    苏守信死,其子罗莽领西凉府事,回纥遣兵攻破其族帐百馀,斩级三百,夺其马牛羊甚众。《续资治通鉴长编·卷八十八》
    德明使守信守凉州,有兵七千余,马五千匹。诸蕃畏其强,不敢动,回鹘贡路悉为阻绝。守信死,其子罗麻自领府事,部众不服。甘州可汗夜落隔遣兵攻破之,掳其族帐百余,斩级三百,夺马匹甚众,罗麻弃城走,于是凉州属于回鹘。……罗麻走入沙漠,潜遣人至凉州,约旧时蕃卒内应,请德明出兵赴援。回鹘结六谷诸部拒之,卒不能克。《西夏书事·卷十
  40. ^ 忽引兵袭夜落隔可汗王,破之,夺甘州。……既陷甘州,复举兵攻拔西凉府。《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一百十一》
    再举兵攻回纥,陷瓜、沙、肃三州,尽有河西旧地。《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一百十九》
    德明知其故,遣元昊将兵突至甘州,袭破之夜落隔归顺王仓卒出奔,元昊置兵戍其地而还。……德明已命元昊将兵攻凉州,回鹘势孤不能拒,遂拔其城。……冬十月,夏王赵德明卒。《西夏书事·卷十一
    瓜、沙、肃诸州本唐归义军,向陷于回鹘。建隆中,节度使曹元忠以州内附,子孙世主军事。元昊引兵攻之,求援于回鹘,不应,三州相继没。于是,元昊尽有河西之地。《西夏书事·卷十二
  41. ^ 据“由沙州回鹘汗国统治瓜、沙二州三四十年,1070年前后才又正式并人西夏的版图,其主要根据是:史籍记载当时存在“沙州镇国王子”和“沙州北亭可汗”;1037年一1052年,沙州回鹘多次遣使到宋朝进贡;1041年,沙州镇国王子给宋朝上书说:“自党项破甘、凉,遂与汉隔”,未言及占有瓜、沙二州”;1044年成书的《武经总要》,列出西夏疆域12个州,没有瓜州和沙州;莫高窟的西夏纪年题记最早的是1073年;敦煌石窟中出现23个回鹘窟,甚至有回鹘王及其侍从的壁画等。”,见《11世纪存在过统治瓜沙二州的回鹘汗国吗?》陈炳应,敦煌研究2001年第2期,第68页。
  42. ^ 七月韶举兵城渭源堡,遣将破蒙罗角,遂城乞神平,破抹耳水巴族。……韶潜师由东谷路径趋武胜,未至十里,遇贼破之,瞎药等弃城夜遁,大首领曲撒四王阿珂出降,遂城武胜。……壬辰,以为镇洮军。《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二百三十七》
    戊戌,改镇洮军为熙州。《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二百三十九》
  43. ^ 二月丙申,二十二日。克复河州,斩千馀级,木征遁走,生擒其妻子。……时河、洮、岷州虽共为一路,而实未复。……木征战败,弃城跃去。会降羌反变,复围香子,而诸羌结集,屯积庆寺以应之。韶回军欲击诸羌,而木征已复入河州。《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二百四十三》
    乃密分兵遣景思立攻河州,而特踪迹木征所在,与战,破走之,然后抵城下。时守者犹以木征至,已而知其非是,乃出降,遂城之。《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二百四十六》
    王韶既城河州,独将兵至马练川,降瞎吴叱,进攻宕州,拔之;通洮山路,岷州本令征以城降,遂入岷州,分兵破青龙族于绰罗川;通熙州路,叠州钦令征、洮州郭厮郭皆相继诣军中,以城听命,巴氊角亦以其族自归。《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二百四十七》
  44. ^ 古云「马出冀北」……今河北冀州不产良马,此所谓冀北者,疑今秦州是也。……今秦州接连熙河州及清唐羌界,乃自古产良马之地。宋朝以茶易马,于秦州置提举茶马司,凡中国战马,皆自此路得之。《燕魏杂记
    王安石曰:「……令洮、河蕃部养马,所费必不至如此之多,兼得好马。因地宜马,又蕃部以养马为业,极便利,所省钱计不少。」《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二百四十八》
  45. ^ 西使城首领禹藏花麻不顺命,秦州钤辖向宝攻掠之,花麻力不支,遂以西使及兰州一带土地举籍献夏国。谅祚大喜,遣兵戍之,而以宗女妻花麻,封附马。《西夏书事·卷二十
    种谔奏:「……臣窃谓贼杀君长,国人莫不嫌恶,羌人遽然有此上下叛乱之变,诚天亡之时也。宜乘此时大兴王师,以问其罪。」……种谔言:「……臣前奏乘其君长未定、国人离乱之际,顺兴王师招讨。且兵尚神速,机不可后,况此西人叛乱,邻国孰不动心?」《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三百十二》
    手诏:「应熙河路及朝廷所遣四将汉蕃军马,并付都大经制并同经制李宪、苗授,依阶级法总领,照应董氊出兵。」《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三百十三》
    八月……宪总七军及董毡兵三万,至新市城,遇夏人,战败之。王中正出麟州,禡辞自言代皇帝亲征,提兵六万,才行数里,即奏已入夏境,屯白草平九日不进。环庆经略使高遵裕将步骑八万七千、泾原总管刘昌祚将卒五万出庆州,谔将鄜延及畿内兵九万三千出绥德城。……遵裕至清远军,攻灵州,夏人决黄河灌营,复抄绝饷道,士卒冻溺死,余兵才万三千人,遂归。夏人追战,将官俞平死之。中正至宥州奈王井,粮尽,士卒死亡者已二万,乃引军还。谔兵无食,会大雪死,遂溃,入塞者才三万人。《宋史·卷四百八十六·夏国下
    李宪总领的七军至西市新城,遇贼约二万馀骑,官军掩击败之,擒首领三人,杀获首领二十馀人,斩首二千馀级,夺马五百馀匹。《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三百十五》
    九月乙酉收复兰州。《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三百十六》
  46. ^ 董毡死,阿里骨继立。阿里骨,于阗人,非唃氏后。《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三百四十》
    而青唐酋长或来告舜卿以:「董氊死,阿里骨秘不发丧,诈称嗣子当立,请于朝廷,已而复杀董氊妻心牟氏,囚温溪心部族首领,国人怨之。若中国以兵问罪于境上,当杀阿里骨以献。愿立董氊之后,以安国人。」《续资治通鉴长编·卷四百四》
  47. ^ 阿里骨既立,疑朝廷畏己,乃与夏国伪相乙逋通,约以熙、河、岷三州还西蕃,兰州定西城还夏国……四月,遂举兵寇洮州,掳赵醇忠及杀属户大首领经斡穆等数千人,驻兵常家山……引步骑七万围河州南川寨,焚庐舍二万五千区,……并导夏人数万众攻定西城,败官军,杀都监吴猛而去。《续资治通鉴长编·卷四百》
    种谊将而右,破洮州,擒鬼章及大首领九人。《续资治通鉴长编·卷四百二》
    阿里骨发河北兵十万,由讲珠城桥渡河,围河州,又发廓州兵五万馀人,与夏人会熙州城东王家平。《续资治通鉴长编·卷四百四》
    梁乙逋卑辞厚礼,约阿里骨入寇:“如得地,以熙、河、岷三州归西蕃,兰州定西城归夏国。”于是阿里骨袭破洮州,乙逋率数万众出河州会之,同围南川寨,大肆焚掠。又攻定西城,设伏诱战,击败官军,杀都监吴猛等。……阿里骨亦发河北兵十五万由讲珠城围河州,令鬼章以二万众驻常家山大城洮州,自率廓州兵五万,约会于熙州城东之王家平,乙逋遂造飞梁以通兵路。知岷州种谊与总管姚兕率兵由间道先断飞梁,袭破洮州,擒鬼章。乙逋遣兵数万援之,至桥,不得渡,望风而溃。《西夏书事·卷二十八
  48. ^ 三年,卒,年五十七。瞎征嗣。瞎征……性嗜杀,部曲睽贰。大酋心牟钦毡之属有异志,忌瞎征季父苏南党征雄勇多智,共诬其谋逆,瞎征不能察而杀之,尽诛其党,独篯罗结逃奔溪巴温。《宋史·卷四百九十二·吐蕃
    令孙路驻河州,王赡将河州军兵为先锋,总管王愍将岷州及熙州军马策应,以抚纳邈川诸部。是月己未,诏下;甲子,师发河州,次安乡城,赡以先锋自密章渡过河……丙寅,遂克邈川。《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五百十三》
    瞎征挈其子及亲信数十人趋宗哥。愍出城受其降。……瞎征既来降,籛罗结更说心牟钦毡等与契丹、夏国公主以骑二百迎立溪巴温次子陇拶为国主。《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五百十四》
    领步骑万人随钦毡等趋青唐。己末,陇拶与诸族首领并契丹、夏国、回鹘公主皆出降。赡入据其城。《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五百十五》
    诏以青唐为鄯州,仍为陇右节度。邈川为湟州,宗哥城为龙支城,廓州为宁塞城。《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五百十六》
    廓州,元符二年,以廓州为宁塞城。崇宁三年弃之,是年收复,仍为廓州。……乐州。旧邈川城,元符二年收复,建为湟州,建中靖国元年弃之。崇宁二年又复。三年,置倚郭县,五年罢。大观三年,加向德军节度。宣和元年,改为乐州。……西宁州。旧青唐城。元符二年,陇拶降,建为鄯州,仍为陇右节度,三年弃之。崇宁三年收复,建陇右都护府,改鄯州为西宁州。《宋史·卷八十七·地理三·陕西路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