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李党争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牛李党争(808年 - 846年) ,是末時,兩派士大夫結黨互相爭鬥排擠的事件。

唐朝末年宦官爭權,朝廷士大夫中反对宦官的大都遭到排擠打击。依附宦官的又分为两派——以牛僧孺为首的牛党和以李德裕为首的李黨,這兩派官員互相倾軋,争吵不休,從唐憲宗時期開始,到唐宣宗時期才结束,將近四十年,歷史上把這次的黨爭命名為“牛李黨爭”。

牛李党争是唐朝末年士大夫争权的现象,唐文宗曾有“去河北賊易,去朝廷朋黨難”的感慨[1],牛李党争使本来腐朽衰落的唐朝走向灭亡。

开端[编辑]

根据《旧唐书》、《资治通鉴》的说法,牛李党争的开始是由进士考试而起。唐宪宗元和三年(808年)长安举行考试选拔人才,举人牛僧孺李宗闵皇甫湜等在考卷裡批评了朝政。考官认为两个人符合选择的条件,便把他们推荐给唐宪宗。

这件事传到宰相李吉甫(李德裕的父亲)的耳中。李吉甫见牛僧孺、李宗闵批评朝政,揭露了他的短处,十分不利,遂向唐宪宗哭诉,要求严惩这些举子。后来牛僧孺和李宗闵也没有受到提拔。

此事引致朝野哗然,朝中大臣谴责李吉甫忌贤妒能。迫于压力,皇帝只好于同年将李吉甫贬为淮南节度使,另命宰相。这样朝臣之中分成了两个对立派。但此时李德裕、牛僧孺尚未进入朝廷供职,所以派系斗争色彩尚不浓厚。

斗争[编辑]

唐穆宗即位后,又举行进士考试。由牛党人物钱徽主持。结果又被告徇私舞弊。在时任翰林学士的李德裕的证实下,钱徽被降职,李宗闵也受到牵连,被贬谪到外地去了。

李宗闵认为李德裕存心排挤他,于是便對李德裕非常不滿。牛僧孺当然很同情李宗闵。于是以后牛僧孺、李宗闵就跟一些科举出身的官员结成一派,李德裕也跟士族出身的人结成一派,两派明争暗鬥,十分厉害。

唐文宗即位以后,李宗闵結通宦官,当上宰相。李宗闵向文宗推荐牛僧孺,也提拔他為相。僧孺、宗闵两人掌权,极力打击李德裕,把李德裕調出長安,贬谪他为西川(今四川成都节度使

當时西川附近,一个吐蕃将领投降,李德裕趁机收复了重镇维州(今四川甘孜州东部)。李德裕大喜,立刻上书朝廷,以为自己立下大功,立刻飞黄腾达。但是宰相牛僧孺却对唐文宗说:“李德裕收复了一个维州,算不了什么;跟吐蕃搞坏关系,那才不划算呢!”牛僧孺还要唐文宗下命李德裕将维州还给吐蕃,李德裕非常憤怒。

后来,到了唐武宗即位,牛党失势,李德裕当上了宰相。他极力排斥牛僧孺、李宗闵,把牛党的人都贬谪到南方。846年,唐宣宗即位后,对武宗时期的旧臣一概排斥,撤了李德裕的宰相职务,把李党的人全部贬谪到崖州(今海南)。至此,四十年的牛李党争結束,唐朝時局卻一發混亂,不可收拾。

领袖[编辑]

顾名思义,人们通常认为“牛李党争”中的领袖分别为牛僧孺(“牛党”)和李德裕(“李党”)。

然而关于牛僧孺进行党派斗争的事迹在史书上出现得很少,这使得有人怀疑他的党派领袖地位,认为他只是李宗闵拉拢过来打击李德裕的工具。这种观点有一定的说服力,因为早在唐穆宗时期,时任宰相的李逢吉就举荐过牛僧孺,被认为是利用牛廉洁正直的名声为自己的政治势力增加砝码。后来,牛僧孺不甘同流合污,辞去了宰相的职位。文宗太和四年,入相不久的李宗闵再度举荐牛僧孺时,当然也有可能出于和李逢吉同样的考虑。根据这种观点,李宗闵应被视为“牛党”的领袖,而牛僧孺最多只能算名义上的。

另外一种观点希望扩大两个党派的领袖人选,即将牛僧孺和李宗闵看作是李逢吉的政治继承者,而将李德裕视为裴度的政治继承者。在宪宗时期,两位政坛重量级人物李逢吉和裴度就进行过针锋相对的斗争,最终裴度被驱逐出京师。如果认可这种观点,牛李党争的展开时期就要提前到李逢吉和裴度的交锋。在费正清崔瑞德主编的《剑桥中国隋唐史》中,牛僧孺李宗闵李逢吉被当作牛党的领袖;相应地,李党的领袖是李德裕裴度李绅

《周秦行紀》、《牛羊日曆》、《續牛羊日曆》及《周秦行紀論》是唐代朋黨之爭下的政治小說。

重要事件[编辑]

  • 唐文宗太和四年(830年),李宗闵引荐牛僧孺入相。曾经推荐过李德裕的裴度辞相,出为山南东道节度使。
  • 唐文宗太和六年(832年),李德裕入朝任兵部尚书京兆尹杜悰向李宗闵提出建议,通过推荐李德裕任御史大夫的方法,与李德裕修好。得到李宗闵的同意后,杜悰造访李德裕,提出这一方案。李德裕非常高兴。但李宗闵在与杨虞卿商议后,终止了上述方案,错过了这个很可能是双方和解的最好的机会。
  • 唐文宗太和七年(833年),李德裕升任宰相,将杨虞卿、张仲方、张元夫、萧浣等牛党人物降职,出为地方官。不久,李宗闵出为山南西节度使。
  • 唐文宗太和八年(834年),当权的李训郑注为了排挤李德裕,再次引荐李宗闵入相,之后,李德裕出为镇海节度使
  • 唐文宗太和九年(835年),李训郑注指责时任京兆尹的杨虞卿传播谣言,说郑注为皇帝配药时,采集民间儿童的心肝。天子大怒,将杨虞卿下狱。李宗闵为杨虞卿辩护,也遭到贬斥,出为明州刺史
  • 唐武宗会昌元年(841年),武宗召李德裕入朝为相,信任有加。之后数年间,李德裕对李宗闵、牛僧孺等一再贬黜。
  • 唐武宗会昌六年(846年),宣宗即位,為了奪回朝政大權,故出李德裕为荆南节度使。此后,宰相白敏中等人一再贬黜李德裕。李宗闵病故。
  • 唐宣宗大中三年(849年),李德裕病故。

史學家的意見[编辑]

中國史學界對於牛李黨爭的性質存在分歧。已故著名史學家陳寅恪先生認為牛黨代表進士出身的官僚,李黨代表南北朝以來山東士族出身的官僚。他們之間的分歧不僅是政見不同,也包括對禮法、門風等文化傳統的態度之差異。總體上認為,牛黨是新興的庶族地主;而李黨則是沒落的門閥世族

另一種觀點則認為牛李黨爭的焦點在於對待藩鎮態度,是主張強硬政策與妥協政策的分歧。又認為李黨主張革新,牛黨因循守舊,所以李黨是進步的,而牛黨是守舊反動的。但無論如何,不管牛黨或李黨,都必須跟宦官合作,倚靠宦官提拔。因為唐朝中葉以後,真正在主導朝局的主角幾乎都是掌握中央禁軍兵權的宦官,牛李黨爭雖然對唐代政局有其一定的影響,但與宦官相比,政治上只能是第二流的角色而已。

清朝赵翼认为,“李”指的是李宗闵。[2]唐史专家岑仲勉也认为所谓的“李党”,应该指的李宗闵党。在他看来,李德裕无党。[3]他的主要证据有:

  • 武宗即位后,重用李德裕,将杨嗣复李珏两位宰相罢免。这二人被认为是牛党。此时李德裕并没有乘机落井下石,而是力劝武宗对他们从轻发落。
  • 在李德裕任宰相时,有人向武宗推荐白居易担任宰相。李德裕认为白居易年龄太大,建议武宗拒绝。但他同时又推荐白居易的族弟白敏中,而白敏中被认为是牛党的重要人物。事实上,白敏中后来确实参与了迫害李德裕的活动。

在牛李黨爭中,不少名人都成了受害者,其中又以詩人杜牧李商隱受害最深。杜牧李商隱則是因為夾於其中不能得志,隱鬱終身。

注釋[编辑]

  1. ^ 《資治通鑑》卷245
  2. ^ 赵翼 陔余丛考 卷二十:《唐书》传赞云:僧孺、宗闵既当国,排击所憎,权震天下,人指曰“牛李”。则当时所云牛、李,乃谓牛僧孺及李宗闵,而非德裕也。《李德裕传》:始李吉甫为相,牛僧孺、李宗闵对策,痛底当路,吉甫诉于上,考官皆得罪。德裕则吉甫子也,宗闵、僧孺之怨德裕始此。《李宗闵传》:钱徽知贡举,宗闵托所亲于徽。德裕白上,以为今年取士不公,宗闵坐贬,由是嫌忌益深。是犹第李与李相怨耳。及裴度荐德裕可相,而宗闵先已当国,虑德裕继入,遂引僧孺同秉政。由是僧孺德宗闵而与德裕为难,是僧孺之仇德裕,本由于附宗闵,此即所谓牛、李者也。《杨汝士传》:汝士为虞卿弟,牛、李待之甚厚。益可见牛、李之李乃宗闵,而非德裕矣。若以李为德裕,则僧孺、德裕方相仇,乃又俱善待汝士乎?《通鉴》:德裕出为浙西观察使,八年不迁,以为李逢吉排己而引牛僧孺为相,由是牛、李之怨愈深。此李又指逢吉,然亦谓德裕之怨逢吉、僧孺也。
  3. ^ 岑仲勉:《论李德裕无党及司马光修〈唐纪〉之怀挟私见》,载《岑仲勉史学论文集》第475、472页,[北京]中华书局1990年版。

參見條目[编辑]

參考書目[编辑]

  • 陳寅恪:《唐代政治史述論稿》中篇,三聯書店,北京,1956。
  • 岑仲勉:《隋唐史》第401-403页。
  • 傅璇琮:《李德裕年谱》
  • 胡如雷:《唐代牛李党争研究》
  • 韩国磐:《隋唐五代史纲》
  • 王仲荦:《隋唐五代史》
  • 乌廷玉:《隋唐史话》
  • 毛双民:《论牛李党争》
  • 王炎平:《牛李党争》
  • 周建國:《论牛李党争与中晚唐文学──兼评〈李德裕年谱〉》
  • 章群:《唐史》第十一章《朋党之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