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達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徐达
徐達

徐达像,取自清代上官周《晚笑堂画传》


大明特进光禄大夫左柱国太傅中书右丞相征虏大将军
爵位 魏国公
追封中山王
族裔 汉族
字號 天德
諡號 武宁
出生 元至顺三年(1332年)
河南江北等处行中书省安丰路濠州钟离县永丰乡[1]
逝世 明洪武十八年(1385年)二月二十七日[2]
南京应天府
墓葬 徐达墓
配偶 妻张氏,存疑
妻谢氏
妾孙氏
妻贾氏,存疑
親屬 長子徐輝祖
次子徐添福
三子徐增壽
四子徐膺緒
長女徐皇后
次女代王朱桂
次女安王朱楹
某女,野史称徐妙锦

徐達(1332年-1385年),字天德,濠州鍾離永豐鄉(今安徽鳳陽東北)人,明朝开国功臣。元朝末年,徐达参加了朱元璋军队,追随其击败陈友谅张士诚,朱元璋任为左相国。至正二十七年(1367年),任征虏大将军,与副将军常遇春一起北伐中原,攻占元大都。此后又连年出兵打击北元势力。官至中書省右丞相,封魏国公。同時也是明成祖朱棣的岳父。死后,朱元璋追封其为中山王。

生平[编辑]

早年经历[编辑]

徐达曾祖父徐五四,曾祖母何氏,祖父徐四七,祖母周氏,父亲徐六四,母亲蔡氏[3],家族世代务农,徐达发达后,三代先人皆追封中山王及中山王夫人。徐达面貌清癯,颧骨稍高,身材魁伟。自幼习武,和朱元璋是从小长大的好朋友。元至正十三年(1353年),参加红巾军郭子興部隊,后成为朱元璋手下的一员大将。朱元璋向南进攻定远,率领二十四人前去,徐达排在第一,率部在滁州涧击败元军[4]。至正十五年二月,又随军攻取和州,郭子兴任命徐达为镇抚。攻占和州后,郭子兴抓走孙德崖,孙德崖军也抓走朱元璋,徐达提出用自己换朱元璋,二人最终都幸免于难[5]

征战江南[编辑]

同年六月,朱元璋率徐达等人渡江,攻占采石太平。在攻打采石和太平的战斗中,徐达与常遇春二人冲锋陷阵,勇冠三军,擒元将陈野先,随后徐达等分道攻占溧水溧阳等地。至正十六年二月,朱元璋攻下集庆后,命徐达东取镇江。镇江克后,徐达将兵号令严肃,秋毫无犯。此后被任命为淮兴翼统军元帅[6]。当时,张士诚占据常州,命令陈保二率水师进攻镇江。徐达在龙潭击败陈保二,于是请求增兵围困常州。张士诚派出将领前来增援,徐达率部离开城池设下两道埋伏圈等待,派王均用率部充当奇兵,而自己亲自指挥部队。张士诚军败走遭遇埋伏,被徐达击败,生擒张、汤二将。第二年攻克常州,晋升佥枢密院事。接着攻克宁国,进攻宜兴,派前锋赵德胜攻占常熟,生擒张士诚的弟弟张士德。至正十八年(1358年),再次进攻并攻占宜兴[7]

朱元璋亲自率军进攻婺州,命徐达留守应天,又派出军队击败天完将领赵普胜军,收复池州。改任奉国上将军、同知枢密院事。接着,徐达进攻安庆,从无为陆路进攻,夜袭浮山寨,破赵普胜部将于青山,并乘胜追击攻克潜山[8]。之后,徐达回到池州,与常遇春埋伏在九华山下,击败陈友谅军队,斩首万人,生擒三千人。常遇春说:“这是一支劲旅,不杀会成为后患。”徐达认为不可,于是上报朱元璋。而常遇春先前在夜晚坑杀俘虏过半,朱元璋不高兴,于是将其余俘虏全部释放。于是开始命令徐达统领其他将领。陈友谅进攻龙江,徐达在南门外驻军,与诸将拼死作战击败陈军,追击到慈湖,焚毁了他们的舰船[9]

至正二十一年(1361年),徐达与陈友谅大战于江州,陈友谅败退,徐达追击。陈友谅率舰队从沔阳出发,徐达在汉阳沌口驻军抵御。此时晋升中书右丞[10]。第二年,朱元璋攻占南昌,降将祝宗康泰叛变。徐达率沌口驻军击败他们。又跟从增援安丰,击败张士诚部下吕珍,进围庐州。适逢陈友谅进攻南昌,朱元璋召徐达前来,在鄱阳湖遭遇陈友谅军,史称鄱阳湖之战。徐达击败陈友谅前锋,击杀一千五百人,缴获大型军舰一艘。朱元璋顾虑张士诚进攻后方,命徐达返回应天镇守,之后继续作战,击败陈友谅[11]

至正二十四年(1364年)正月,朱元璋稱吳王,以徐達為左相國。徐达率部攻克庐州,之后进攻江陵衡州宝庆等地,平定湖广。之后,指挥常遇春等进攻淮东,攻占泰州。张士诚军攻占宜兴,徐达率军收复。随后再次率兵渡江,攻占高邮,俘虏一千余人。再进军攻占安丰,俘虏元将忻都,迫使左君弼逃亡,获得其全部舰船。元军进攻徐州,徐达率军迎击,斩杀俘虏以万为单位计算,淮南淮北完全平定[12]。随后,徐达建议乘胜进攻张士诚[13]。至正二十六年(1366年),朱元璋任命徐达为大将军,常遇春为副将军,统率二十万大军攻打张士诚。张士诚三路出击,徐达也分三路军应战,另外派兵扼其归路。张士诚战败回逃,不能入城,只得返回作战,徐达大败张士诚军,擒获将吏二百人,包围湖州。张士诚派吕珍等率军六万前来援救,驻屯旧馆,修筑五寨以自固。徐达让常遇春等建造十座堡垒加以围阻。张士诚又亲率精兵来援,徐达在皂林大败其军,张士诚逃走,遂攻克升山水陆寨。五太子朱暹、吕珍等都投降,徐达巡行城下,湖州投降。然后攻下吴江州,从太湖进围平江。次年,攻取平江,生擒张士诚。在平江城即将被攻克时,徐达与常遇春相约说:“军队入城,我军扎营城左,你军扎营城右。”又命令将士道:“抢劫百姓财物者死,毁坏百姓房屋者死,擅自离营二十里者死。”入城之后,吴人安然如故。还师之后,徐达被封为信国公[14]

南京建邺区莫愁湖公园胜棋楼室内,朱元璋与徐达弈棋场景复原

北伐大都[编辑]

至正二十七年(1367年)11月,朱元璋命徐达为征虏大将军,常遇春为副将军,率领25万大军进行北伐,朱元璋亲自在龙江为这次征讨举行祭神仪式,并亲授方略[15]。徐达率军攻克沂州,招降守将王宣。进一步攻克峄州,王宣重新反叛,徐达便将他击杀。攻下莒、密、海诸州,然后派韩政分兵扼守黄河。张兴祖攻取东平济宁,而自己率大军攻取益都,攻下淮、胶等州县。济南投降,徐达分兵攻取登、莱,山东全部平定[16]

洪武元年(1368年),朱元璋即皇帝位,以徐达为银青荣禄大夫、上柱国、右丞相、兼太子少傅[17]。常遇春攻克东昌,会师济南,击斩乐安反叛者。然后徐达还军济宁,率水师溯黄河而上,直趋汴梁,守将李克彝逃走,左君弼竹贞等投降。于是从虎牢关进入洛阳,与元将脱因帖木儿大战于洛水之北,元军兵败逃走。梁王阿鲁温以河南投降,徐达率军平定嵩、陕、陈、汝等州,然后直捣潼关李思齐逃往凤翔,张思道逃往鄜城,徐达率军入关,西到华州[18]。捷报传来后,朱元璋巡幸汴梁,召徐达到其住所,摆酒设宴慰劳,并与他商议北伐之事。徐达说:“我大军平定齐鲁,扫平河洛,王保保徘徊观望;潼关已克,李思齐之辈狼狈西逃。元朝声援已绝,现在我们乘势直捣元都,便可以不战而取。”[19]

閏七月,徐达与常遇春率军会师河阴,派遣副将分道巡行河北之地,连下卫辉彰德广平。军队临时驻扎临清,派傅友德开辟陆路使步骑兵通过,派顾时疏通河道使水师通行,然后引兵向北。常遇春已克德州,与徐达合兵攻取长芦,扼直沽,搭浮桥让军队过河。水陆并进,在河西务大败元军,进一步攻克通州元顺帝携后妃、太子向北逃走[20]。一天后,徐达陈兵齐化门,填濠登城。监国淮王帖木儿不花、左丞相庆童、平章迭儿必失朴赛因不花、右丞张康伯、御史中丞满川等拒不投降,徐达便将他们斩首,除此之外,没杀一人。然后命人封闭府库,登记书籍、宝物,并命指挥张胜带领一千士兵看守宫殿门,让宦官看护那些宫人、嫔妃、公主,严禁士兵侵扰欺凌她们。城中官民安居乐业,店铺照常营业[21]

攻克晋陕[编辑]

攻克大都后,朱元璋命徐达与常遇春进取山西。常遇春攻占保定中山真定冯胜汤和攻下怀庆,越过太行山,攻取泽州潞州,徐达率大军随后跟进。当时王保保(扩廓帖木儿)正引兵出雁门关,将由居庸关进攻北平。徐达知道后,与诸将商议道:“扩廓率军远行,太原必定空虚。北平有孙都督在,足以御敌。现在我们乘敌不备,直捣太原,使其进不能战,退无所守,这就是攻击敌人的要害和虚弱之处。如果扩廓西还自救,我们就能将他擒获。”于是,徐达引兵直趋太原,王保保到保安,果然返回援救。徐达挑选精兵夜袭其营,王保保率十八名骑兵逃跑。徐达尽降其部众,攻克太原。又乘势收取大同,分兵巡行还未攻下的州县,山西全部平定[22]

洪武二年,徐达引兵向西渡河,到达鹿台张思道逃走,于是攻克奉元。当时常遇春攻下凤翔,李思齐逃至临洮,徐达会集诸将商议军队的进攻方向,主张进攻临洮[23]。于是率军渡陇,攻克秦州,攻下伏羌、宁远,进入巩昌,派右副将军冯胜进逼临洮,李思齐果然不战而降。然后分兵攻克兰州,击走豫王,全部缴获其部队辎重行李。回军出萧关,攻下平凉,张思道逃往宁夏,被王保保所捉,其弟张良臣以庆阳投降,徐达派薛显受降。张良臣重新反叛,趁夜出兵袭击,打伤薛显。徐达督军包围张良臣叛军,王保保遣将前来援救,徐达率军迎击,将其打败逃走,于是攻取庆阳,张良臣父子投入井中,便将其拉出斩首,陕西之地全部平定。朱元璋下诏,徐达班师回朝,赏赐丰厚的白金和丝绸[24]

平定西北[编辑]

洪武三年(1370年)春,朱元璋又以徐达为大将军,平章李文忠为副将军,分路出兵攻打北元。徐达自潼关从西路出击,直捣定西,攻打王保保。李文忠自居庸从东路出击,横穿沙漠,追击元昭宗。徐达兵至定西时,王保保退驻沈儿峪,徐达挥师逼近。双方隔沟而垒,一天之内交战数次[25]。王保保派精兵从小路出发,进攻东南垒,左丞胡德济仓惶失措,军中惊扰,徐达率军将王保保击退。徐达因为他是胡大海之子,便将他押送到京城,而将他手下指挥斩首数人以示众。第二天,整顿军队,进兵夺沟,殊死作战,大破王保保军,擒获郯王、文济王及国公、平章以下文武官属一千八百六十余人,将士八万四千五百余人,马匹、骆驼等牲畜数以万计。王保保仅携妻子、儿女数人逃往和林。胡德济被押至京城后,朱元璋释放了他,却又写信告诉徐达:“将军仿效卫青不斩苏建之事,难道你没看见穰苴是怎么对待庄贾的吗?将军杀了他,也便罢了。今天到朝廷商议此事,我且念他在信州诸暨所立之功,不忍将他处死。从今以后,将军对这类事情不要再妄加姑息了。”[26]

徐达打败王保保之后,立即率军从徽州南一百八渡到略阳,攻克沔州,进入连云栈,进攻兴元,将其攻克。而李文忠也攻克应昌,俘获元帝嫡孙妃嫔、公主及将相。捷报先后传到朝廷,朱元璋下诏令劲旅返回京城,并亲自在龙江迎接、慰劳。然后下诏大封功臣,授徐达为开国辅运推诚宣力武臣,特进光禄大夫、左柱国、太傅、中书省右丞相、参军国事,改封为魏国公,年禄五千石,给予世袭凭证。第二年,徐达率盛熙等赴北平操练兵马,修筑城池,将山后军民迁移到各卫府,设置二百五十四屯,垦田一千三百余顷。该年冬天,徐达应召返回京城[27]

洪武五年,朱元璋再次发兵北伐,徐达作为征虏大将军从中路出发,左副将军李文忠从东路出发,征西将军冯胜从西路出发,各率五万骑兵出塞。徐达派都督蓝玉土剌河击败王保保。王保保与贺宗哲合兵力拒,徐达作战不利,死者数万人。朱元璋因为徐达功劳大,所以对此未予追究。当时李文忠军也作战失利,引兵返回。唯独冯胜进攻河西走廊,获得全胜,却因隐藏骆驼、马匹而获罪[28]。第二年,徐达又率领诸将前往边疆,破元军于答剌海,然后还军北平,驻留三年才返回。洪武十四年(1381年),又率汤和等征讨乃儿不花。不久,又返回镇守北平[29]

晚年[编辑]

徐达每年春天率军出征,晚冬又应召返回,习以为常。回京之后,总是把大将印章上交朱元璋,朱元璋赐他休假,设宴畅饮,与徐达以布衣兄弟相称,而徐达却对朱元璋更加恭敬谨慎。朱元璋曾从容对徐达说:“徐兄功劳很大,至今却还没有一个安宁的住处,我可以将旧邸送给你。”旧邸是朱元璋做吴王时居住的宫邸。徐达坚决推辞。有一天,朱元璋与徐达一起到旧邸去,硬让徐达喝酒喝醉,然后让人给他蒙上被子,抬到正室睡觉。徐达醒后,大吃一惊,慌忙跑下台阶,俯伏在地高喊死罪。朱元璋从旁窥视,看到他这么害怕,非常高兴。于是命令有关官员在旧邸前为徐达建造府宅,并在宅前立坊题上“大功”二字[30]

胡惟庸当丞相时,想结交徐达,徐达不予理睬,胡惟庸便贿赂徐达的看门人福寿,让他对徐达图谋不轨,福寿揭发了他,徐达也不予追究,只是时时向朱元璋进言说胡惟庸不能胜任丞相之职。后来胡惟庸果然被处死,朱元璋为此更加重视徐达。洪武十七年(1384年),太阴侵犯上将,朱元璋心中憎恶。徐达在北平患了背疽,稍好一点时,朱元璋派徐达的长子徐辉祖携带他的亲笔信前往慰问,不久应召返回京师。次年二月,徐达病逝。朱元璋为此停止临朝听政,发丧时悲恸不已。追封徐达为中山王,谥号武宁,赠其子孙三世都为王爵。赐葬鍾山之阴,御制神道碑文。徐达配享太庙,肖像功臣庙,都位列第一[31]

受命而出,成功而旋,不矜不伐,妇女无所爱,财宝无所取,中正无疵,昭明乎日月,大将军一人而已!
——朱元璋评价徐达

家族成员[编辑]

妻妾[编辑]

  • 妻张氏,正史无记载,一说因张氏好鞭挞人至死,被朱元璋嫌弃[32],或说张氏逝世[33],或说张氏嫉妒[34],由朱元璋为徐达继娶谢氏。
  • 妻谢氏翠娥[來源請求]谢再兴次女,朱文正妻妹),徐皇后徐辉祖徐增寿生母。洪武二十年(1387年)冬十月,追封谢氏为中山武宁王夫人[35]
  • 孙氏,徐膺緒生母,根据徐膺绪墓志[3][36],孙氏当是徐达妾室。徐膺绪孙徐显隆墓志[37]称孙氏封中山王夫人,是否是追封,无其它史料可证。
  • 贾氏,仅见于《明实录[38]》中的一条记载,称贾氏是徐显宗曾祖母、中山王夫人,推断为徐辉祖生母。但不论贾氏是徐达生前妻子,或是妾室追封中山王夫人头衔,均与《明实录》或其它史料相冲突。

子女[编辑]

  • 朱元璋为徐达撰写的神道碑,碑文称其四子四女。《皇明开国臣传[33]》及《今言[32]》均称四子四女皆谢氏所出。但据徐膺绪墓志,谢氏为其嫡母,孙氏为生母。据《明实录[39]知谢氏为徐皇后生母。
  • 儿子,皆由朱元璋赐名[40]
    • 長子[40]徐輝祖,生母有争议,襲魏國公,靖難之變後因反對朱棣遭削爵及禁錮家中,永乐五年(1407年)卒。
    • 次子[40]徐添福,母不详,早卒。
    • 三子[40]徐增壽,母谢氏,靖難之變時暗助朱棣,為建文帝所殺;其後代世襲定國公。朱元璋功臣中惟徐達一家有兩位公爵。[41][42]
    • 四子[40]徐膺緒,母孙氏,世襲指揮使,永乐十四年(1416年)卒。
  • 女儿
    • 長女:徐氏,母谢氏,明成祖皇后。洪武九年正月二十七日,嫁給十七歲的燕王朱棣為王妃。洪武十年六月,生下朱棣長女朱玉英。洪武十一年,又生朱棣長子朱高熾(即明仁宗),共生三子四女。永乐五年(1407年)崩。
    • 次女:徐氏,母不详,代王朱桂[43],1393年生朱桂子朱遜煓
    • 次女:徐氏,母不详,安王朱楹妃,洪武二十四年(1391年)册封为王妃,正统十四年(1449年)逝世[44]
    • 某女:徐氏,没有史料记载生平。或说她为徐达第四女,母谢夫人曾拒绝将她嫁给明成祖为皇后,或说她为徐达第三女,母贾夫人,名妙锦,亲自拒绝嫁给明成祖为皇后。

遺跡[编辑]

位于南京紫金山北的徐达墓

艺术形象[编辑]

徐達金庸小說《倚天屠龍記》人物,鳳陽分壇壇主朱元璋屬下。因得第三十四任教主張無忌授以岳飛兵書《武穆遺書》而成一方大將,為明教覆沒元朝的一大功臣。

賜死傳言[编辑]

据明朝徐禎卿所著的筆記小說《翦勝野聞》记载,徐達患有背疽,朱元璋命許多醫師來治療,病好了不少。結果朱元璋突然派遣使者帶著食物來賜給徐達,徐達在使者監視下,哭著喫完,並暗中叫醫師們逃跑。徐達不久就死了,朱元璋親自背著紙錢,披頭散髮、打赤腳走路,沿路痛哭到徐達家,並說是治病不力,命令捕殺所有醫師,並撫卹了徐達遺孀。此篇記載有朱元璋涉嫌毒死徐達的意味[45]。後有王文祿《龍興慈記》說,徐達患有「背疽」,不能喫鵝肉(中醫传说鵝為“發物”,喫了背疽會發作而死),但朱元璋刻意賜徐達「蒸」,徐達流著眼淚把鵝肉吃完,不久毒發而亡。清代學者趙翼對此傳聞的評語為"無稽之談"[46]

注释[编辑]

  1. ^ 国朝献徵录》(卷5):“徐达,濠州永丰乡人。”
  2. ^ 国朝献徵录》(卷5):“明年乙丑二月二十七日己未,薨,特封中山王,谥武宁,享年五十有四。”
  3. ^ 3.0 3.1 邵磊(江苏南京市博物馆). 《明中山王徐达家族成员墓志考略》一、中军都督佥事徐膺绪墓志. 南方文物 (江西省南昌市: 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2013, (2013年第4期): 180. ISSN 1004-6275. CN 36-1170/K (简体中文). 
  4. ^ 明史》(卷125):“徐达,字天德,濠人,世业农。达少有大志,长身高颧,刚毅武勇。太祖之为郭子兴部帅也,达时年二十二,往从之,一见语合。及太祖南略定远,帅二十四人往,达首与焉。寻从破元兵于滁州涧。”
  5. ^ 明史》(卷125):“从取和州,子兴授达镇抚。子兴执孙德崖,德崖军亦执太祖,达挺身诣德崖军请代,太祖乃得归,达亦获免。”
  6. ^ 明史》(卷125):“从渡江,拔采石,取太平,与常遇春皆为军锋冠。从破擒元将陈野先,别将兵取溧阳、溧水,从下集庆。太祖身居守,而命达为大将,帅诸军东攻镇江,拔之。号令明肃,城中宴然。授淮兴翼统军元帅。”
  7. ^ 明史》(卷125):“时张士诚已据常州,挟江东叛将陈保二以舟师攻镇江。达败之于龙潭,遂请益兵以围常州。士诚遣将来援。达以敌狡而锐,未易力取,乃离城设二伏以待,别遣将王均用为奇兵,而自督军战。敌退走遇伏,大败之,获其张、汤二将,进围常州。明年克之。进佥枢密院事。继克甯国,徇宜兴,使前锋赵德胜下常熟,擒士诚弟士德。明年复攻宜兴,克之。”
  8. ^ 明史》(卷125):“太祖自将攻婺州,命达留守应天,别遣兵袭破天完将赵普胜,复池州。迁奉国上将军、同知枢密院事。进攻安庆,自无为陆行,夜掩浮山寨,破普胜部将于青山,遂克潜山。”
  9. ^ 明史》(卷125):“太祖自将攻婺州,命达留守应天,别遣兵袭破天完将赵普胜,复池州。迁奉国上将军、同知枢密院事。进攻安庆,自无为陆行,夜掩浮山寨,破普胜部将于青山,遂克潜山。还镇池州,与遇春设伏,败陈友谅军于九华山下,斩首万人,生擒三千人。遇春曰:“此劲旅也,不杀为后患。”达不可,乃以状闻。而遇春先以夜坑其人过半,太祖不怿,悉纵遣馀众。于是始命达尽护诸将。陈友谅犯龙江,达军南门外,与诸将力战破之,追及之慈湖,焚其舟。”
  10. ^ 明史》(卷125):“明年,从伐汉,取江州。友谅走武昌,达追之。友谅出战舰沔阳,达营汉阳沌口以遏之。进中书右丞。”
  11. ^ 明史》(卷125):“明年,太祖定南昌,降将祝宗、康泰叛。达以沌口军讨平之。从援安丰,破吴将吕珍,遂围庐州。会汉人寇南昌,太祖召达自庐州来会师,遇于鄱阳湖。友谅军甚盛,达身先诸将力战,败其前锋,杀千五百人,获一巨舟。太祖知敌可破,而虑士诚内犯,即夜遣达还守应天,自帅诸将鏖战,竟毙友谅。”
  12. ^ 明史》(卷125):“明年,太祖称吴王,以达为左相国。复引兵围庐州,克其城。略下江陵、辰州、衡州、宝庆诸路,湖、湘平。召还,帅遇春等徇淮东,克泰州。吴人陷宜兴,达还救复之。复引兵渡江,克高邮,俘吴将士千余人。会遇春攻淮安,破吴军于马骡港,守将梅思祖以城降。进破安丰,获元将忻都,走左君弼,尽得其运艘。元兵侵徐州,迎击,大破之,俘斩万计。淮南、北悉平。”
  13. ^ 明史》(卷125):“师还,太祖议征吴。右相国李善长请缓之。达曰:“张氏汰而苛,大将李伯升辈徒拥子女玉帛,易与耳。用事者,黄、蔡、叶三参军,书生不知大计。臣奉主上威德,以大军蹙之,三吴可计日定。””
  14. ^ 明史》(卷125):“太祖大悦,拜达大将军,平章遇春为副将军,帅舟师二十万人薄湖州。敌三道出战,达亦分三军应之,别遣兵扼其归路。敌战败返走,不得入城。还战,大破之,擒将吏二百人,围其城。士诚遣吕珍等以兵六万赴救,屯旧馆,筑五寨自固。达使遇春等为十垒以遮之。士诚自以精兵来援,大破之于皁林。士诚走,遂拔升山水陆寨。五太子、硃暹、吕珍等皆降,以徇于城下,湖州降。遂下吴江州,从太湖进围平江……既而平江破,执士诚,传送应天,得胜兵二十五万人。城之将破也,达与遇春约曰:“师入,我营其左,公营其右。”又令荅士曰:“掠民财者死,毁民居者死,离营二十里者死。”既入,吴人安堵如故。师还,封信国公。”
  15. ^ 国朝献徵录》(卷5):“十月命为征虏大将军,帅诸将北取中原。上谕诸将曰:“征伐所以,奉天命,平祸乱,安生民,故命将出师,必在得人。今诸将非不健鬬,然能持重师有纪律,战胜攻取。得为将之体者,莫如大将军达,宜专主中军,策励群帅,运筹决胜,不可轻动。”
  16. ^ 明史》(卷125):“寻拜征虏大将军,以遇春为副,帅步骑二十五万人,北取中原,太祖亲祃于龙江。……师行,克沂州,降守将王宣。进克峄州,王宣复叛,击斩之。莒、密、海诸州悉下。乃使韩政分兵扼河,张兴祖取东平、济宁,而自帅大军拔益都,徇下潍、胶诸州县。济南降,分兵取登、莱。齐地悉定。”
  17. ^ 国朝献徵录》(卷5):“洪武元年戊申,春正月,朕即大位;二月,命王为征虏大将军、银青荣禄大夫、上柱国、录军国重事、右丞相、太子少傅、国公,命率甲士二十五万,北定中原。”
  18. ^ 明史》(卷125):“洪武元年,太祖即帝位,以达为右丞相。册立皇太子,以达兼太子少傅。副将军遇春克东昌,会师济南,击斩乐安反者。还军济宁,引舟师溯河,趋汴梁,守将李克彝走,左君弼、竹贞等降。遂自虎牢关入洛阳,与元将脱因帖木儿大战洛水北,破走之。梁王阿鲁温以河南隆,略定嵩、陕、陈、汝诸州,遂捣潼关。李思齐奔凤翔,张思道奔鄜城,遂入关,西至华州。”
  19. ^ 明史》(卷125):“捷闻,太祖幸汴梁,召达诣行在所,置酒劳之,且谋北伐。达曰:“大军平齐鲁,扫河洛,王保保逡巡观望;潼关既克,思齐辈狼狈西奔。元声援已绝,今乘势直捣元都,可不战有也。”帝曰:“善。”达复进曰:“元都克,而其主北走,将穷追之乎?”帝曰:“元运衰矣,行自澌灭,不烦穷兵。出塞之后,固守封疆,防其侵轶可也。”达顿首受命。”
  20. ^ 明史》(卷2):“遂丙寅,克通州,元帝趋上都。”
  21. ^ 明史》(卷125):“遂与副将军会师河阴,遣裨将分道徇河北地,连下卫辉、彰德、广平。师次临清,使傅友德开陆道通步骑,顾时浚河通舟师,遂引而北。遇春已克德州,合兵取长芦,扼直沽,作浮桥以济师。水陆并进,大败元军于河西务,进克通州。顺帝帅后妃太子北去。逾日,达陈兵齐化门,填濠登城。监国淮王帖木儿不花,左丞相庆童,平章迭儿必失、朴赛因不花,右丞张康伯,御史中丞满川等不降,斩之,其余不戮一人。封府库,籍图书宝物,令指挥张胜以兵千人守宫殿门,使宦者护视诸宫人、妃、主,禁士卒毋所侵暴。吏民安居,市不易肆。”
  22. ^ 明史》(卷125):“捷闻,诏以元都为北平府,置六卫,留孙兴祖等守之,而命达与遇春进取山西。遇春先下保定、中山、真定,冯胜、汤和下怀庆,度太行,取泽、潞,达以大军继之。时扩廓帖木儿方引兵出雁门,将由居庸以攻北平。达闻之,与诸将谋曰:“扩廓远出,太原必虚。北平有孙都督在,足以御之。今乘敌不备,直捣太原,使进不得战,退无所守,所谓批亢捣虚者也。彼若西还自救,此成擒耳。”诸将皆曰:“善。”乃引兵趋太原。扩廓至保安,果还救。达选精兵夜袭其营。扩廓以十八骑遁去。尽降其众,遂克太原。乘势收大同,分兵徇未下州县。山西悉平。”
  23. ^ 明史》(卷125):“二年引兵西渡河。至鹿台,张思道遁,遂克奉元。时遇春下凤翔,李思齐走临洮,达会诸将议所向。皆曰:“张思道之才不如李思齐,而庆阳易于临洮,请先庆阳。”达曰:“不然,庆阳城险而兵精,猝未易拔也。临洮北界河、湟,西控羌、戎,得之,其人足备战斗,物产足佐军储。蹙以大兵,思齐不走,则束手缚矣。临洮既克,于旁郡何有?””
  24. ^ 明史》(卷125):“遂渡陇,克秦州,下伏羌、宁远,入巩昌,遣右副将军冯胜逼临洮,思齐果不战降。分兵克兰州,袭走豫王,尽收其部落辎重。还出萧关,下平凉。思道走宁夏,为扩廓所执,其弟良臣以庆阳降。达遣薛显受之。良臣复叛,夜出兵袭伤显。达督军围之。扩廓遣将来援,逆击败去,遂拔庆阳。良臣父子投于井,引出斩之。尽定陕西地。诏达班师,赐白金文绮甚厚。”
  25. ^ 明史》(卷125):“三年春帝复以达为大将军,平章李文忠为副将军,分道出兵。达自潼关出西道,捣定西,取扩廓。文忠自居庸出东道,绝大漠,追元嗣主。达至定西,扩廓退屯沈儿峪,进军薄之。隔沟而垒,日数交。”
  26. ^ 明史》(卷125):“扩廓遣精兵从间道劫东南垒,左丞胡德济仓卒失措,军惊扰,达帅兵击却之。德济,大海子也,达以其功臣子,械送之京师,而斩其下指挥等数人以徇。明日,整兵夺沟,殊死战,大破扩廓兵。擒郯王、文济王及国公、平章以下文武僚属千八百六十余人,将士八万四千五百余人,马驼杂畜以巨万计。扩廓仅挟妻子数人奔和林。德济至京,帝释之,而以书谕达:“将军效卫青不斩苏建耳,独不见穰苴之待庄贾乎?将军诛之,则已。今下廷议,吾且念其信州、诸暨功,不忍加诛。继自今,将军毋事姑息。””
  27. ^ 明史》(卷125):“达既破扩廓,即帅师自徽州南一百八渡至略阳,克沔州,入连云栈,攻兴元,取之。而副将军文忠亦克应昌,获元嫡孙妃主将相。先后露布闻,诏振旅还京师。帝迎劳于龙江。乃下诏大封功臣,授达开国辅运推诚宣力武臣,特进光禄大夫、左柱国、太傅、中书右丞相参军国事,改封魏国公,岁禄五千石,予世券。明年帅盛熙等赴北平练军马,修城池,徙山后军民实诸卫府,置二百五十四屯,垦田一千三百余顷。其冬,召还。”
  28. ^ 明史》(卷125):“五年复大发兵征扩廓。达以征虏大将军出中道,左副将军李文忠出东道,征西将军冯胜出西道,各将五万骑出塞。达遣都督蓝玉击败扩廓于土刺河。扩廓与贺宗哲合兵力拒,达战不利,死者数万人。帝以达功大,弗问也。时文忠军亦不利,引还。独胜至西凉获全胜,坐匿驼马,赏不行,事具《文忠》、《胜传》。”
  29. ^ 明史》(卷125):“明年,达复帅诸将行边,破敌于答剌海,还军北平,留三年而归。十四年,复帅汤和等讨乃儿不花。已,复还镇。”
  30. ^ 明史》(卷125):“每岁春出,冬暮召还,以为常。还辄上将印,赐休沐,宴见欢饮,有布衣兄弟称,而达愈恭慎。帝尝从容言:“徐兄功大,未有宁居,可赐以旧邸。”旧邸者,太祖为吴王时所居也。达固辞。一日,帝与达之邸,强饮之醉,而蒙之被,舁卧正寝。达醒,惊趋下阶,俯伏呼死罪。帝觇之,大悦。乃命有司即旧邸前治甲第,表其坊曰“大功”。”
  31. ^ 明史》(卷125):“胡惟庸为丞相,欲结好于达,达薄其人,不答,则赂达阍者福寿使图达。福寿发之,达亦不问;惟时时为帝言惟庸不任相。后果败,帝益重达。十七年,太阴犯上将,帝心恶之。达在北平病背疽,稍愈,帝遣达长子辉祖赍敕往劳,寻召还。明年二月,病笃,遂卒,年五十四。帝为辍朝,临丧悲恸不已。追封中山王,谥武宁,赠三世皆王爵。赐葬钟山之阴,御制神道碑文。配享太庙,肖像功臣庙,位皆第一。”
  32. ^ 32.0 32.1 今言·卷之二》一百七十五 中山王初夫人张氏,继夫人谢氏。王出师归,孝陵谕王曰:「卿夫人好鞭挞人至死,此不足佐卿,朕为卿择一佳妇。」谢夫人是也。谢夫人生四子、四女......
  33. ^ 33.0 33.1 (明)朱国祯皇明开国臣传·卷之一·中山徐武宁王》初娶张氏卒。上为特继谢氏,生子女各四人,曰辉祖、曰添福、曰增寿、曰膺绪......
  34. ^ (清)毛奇龄胜朝彤史拾遗记·卷一》〖成祖朝 永乐〗徐皇后,成祖后也。武宁王徐达以张夫人妒,太祖为之娶谢氏。生后而贤......
  35. ^ 明实录·太祖实录·卷之一百八十六》》○戊辰追封中山武宁王徐达妻谢氏中山武宁王夫人○己巳夜太阴犯谒者......
  36. ^ 徐膺绪墓志原文:大明骠骑将军中军都督府佥事徐公圹志......祖妣蔡氏、妣谢氏,皆封中山王夫人,王母孙氏。公以洪武二十三年擢任尚宝司卿......
  37. ^ (明)倪谦撰《钦定四库全书•倪文僖集巻二十九》○墓志铭,中都留守司正留守徐公墓志铭:公讳显隆,字文盛,徐其姓也。世家凤阳,曾祖讳逹从太祖起兵,平定天下,为开国元勲。封魏国公,追封中山武宁王。祖讳膺绪,骠骑将军中军都督府都督佥事,考讳景弼左军都督府都督佥事,曾祖妣孙封中山王夫人,祖妣朱、妣毛皆封赠夫人......
  38. ^ 《明实录·英宗睿皇帝实录·卷之六十三》正统五年春正月......○以常州府宜兴县田地三十六顷赐魏国公徐显宗,是田原赐中山武宁王夫人贾氏,显宗其曾孙也故复赐之○辛未给僧童一万人度牒......
  39. ^ 明实录·太宗皇帝实录·卷六十九》永乐五年秋七月......○乙卯 皇后徐氏崩,后中山武宁王达之长女,母夫人谢氏。后自幼贞静纯明,孝敬仁厚。王与夫人言此女......
  40. ^ 40.0 40.1 40.2 40.3 40.4 明实录·太祖实录·卷之一百七十一》○太傅魏国公徐达薨,子四人,皆上赐名,长子辉祖袭封魏国公,次添福授勋尉早世,次增寿擢右军都督府左都督,次膺绪中军都督府都督佥事......
  41. ^ 明史》(卷125):“子四:辉祖、添福、膺绪、增寿。”
  42. ^ 明史》(卷125):“洪武諸功臣,惟達子孫有二公,分居兩京。”
  43. ^ 明史》(卷125):“长女为文皇帝后,次代王妃,次安王妃。”
  44. ^ 《明实录·英宗帝实录·卷之一百七十九》正统十四年六月......○己未,安惠王妃徐氏薨,妃中山武宁王达之女,洪武二十四年册封,至是薨讣闻 上辍视朝一日,遣中官致祭,命有司营葬......
  45. ^ 《翦勝野聞》:「徐魏國公達病疽,疾甚,帝數往視之,大集醫徒治療。且久,病少差,帝忽賜膳,魏公對使者流涕而食之,密令醫工逃逸。未幾,告薨。亟報帝,帝蓬跣擔紙錢道哭至第,命收斬醫徒。夫人大哭出拜帝,帝慰之曰:『嫂勿為後慮,有朕存焉。』因為賙其後事而還。」
  46. ^ 廿二史札记》(卷31):“如龍興慈記徐達病疽,帝賜以蒸鵝,疽最忌鵝,達流涕食之,遂卒。是達幾不得其死。此固傳聞無稽之談。”

参考文献[编辑]

Wikisource-logo.svg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Wikisource-logo.svg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前任:
首任
明朝中書省丞相
1368年—1371年
繼任:
汪广洋
前任:
李善长
明朝中書省丞相
1371年
繼任:
胡惟庸
贵族头衔(明朝)
前任:
魏國公
1370–1385
继任:
徐輝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