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麻雀运动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从城市到农村,麻雀在工人农民士兵学生等多年集体捕杀后,造成了严重的生态失衡

打麻雀运动,又称“消灭麻雀运动”,是中国大陆毛泽东等人发起,从1955年开始、在大跃进时期大规模开展的“除四害运动”之一,该运动以在全国范围内消灭麻雀为目标[1][2]。据不完全的统计,1958年全国共捕杀麻雀2亿多只(一说约21.1亿只[2][3][4]),导致虫害成灾、粮食欠收,成为三年大饥荒的成因之一[1][2][3][5][6]

历史[编辑]

运动起源[编辑]

打麻雀运动的宣传海报,在校学生也是被动员的对象。海报中的图像为:男学生正在用弹弓瞄准麻雀,女学生则拎着被打下的数只麻雀

1955年,有农民反映麻雀祸害庄稼,時任中國共產黨主席毛澤東得知後表示麻雀是害鸟,最好要消滅[7][8]。1955年下半年,毛泽东在组织起草农业发展纲要草案(即《农业十七条》)过程中,决定将麻雀老鼠苍蝇蚊子一起列为必除的“四害[1][2]。1956年1月,经中共中央政治局讨论、最高国务会议正式通过扩充版本的《纲要草案》,其中第27条规定:从1956年开始,分别在5年、7年或者12年内,在一切可能的地方,基本上消灭老鼠、麻雀、苍蝇、蚊子[1][2][4][8]

1956年,包括朱洗在内的一批生物学家对消灭麻雀提出反对意见,但未起作用[1][2][4]。1957年1月18日,《北京日报》发表了时任教育部副部长周建人的文章《麻雀显然是害鸟》,断定“麻雀为害鸟是无须怀疑的”、“害鸟应当扑灭,不必犹豫”,并提出[1][8]

社会已经改变了,但旧社会的某些思想方法或观点仍然会残留着。过去时代不少人把自己看作是自然界的顺民,不敢有改造自然的想头,当然也不敢把自己看作是自然界的主人。.... 还有叫做均衡论的见解,也妨碍人们改造自然的决心。... 均衡论只强调了静止的一面,忽略了生物的历史是一个过程。.... 均衡论叫人害怕自然界如失掉均衡会闹出乱子。

大规模展开[编辑]

1957年底,“大跃进”的口号被提出[9][10],大规模的“除四害运动”在全国范围内兴起[4]。1958年3月-5月间,毛泽东在数次中央工作会议以及中共八大二次会议上,都号召要消灭麻雀[1][11]。此后,全国各地陆续成立了由地方主要领导担任“总指挥”的“围剿麻雀总指挥部”,发动了灭雀大战役,各地报纸作了连篇累牍的报道,且几乎都采用了“军事性”的标题:“调兵遣将、准备武器、摩拳擦掌:灭雀大军待命总攻”、“全市金鼓齐鸣杀声震天迫使麻雀纷纷落地”、“灭雀大军战果辉煌”、“准备武器、出动侦骑:三军誓灭小东西大敌人”、“阵地密如网、岗哨密如林、小麻雀命在旦夕”,等等[1]。当时流传着一首民谣《擂鼓鸣金除四害》[12][13]

老鼠奸,麻雀坏,苍蝇蚊子像右派。吸人血,招病害,偷人幸福搞破坏。千家万户快动手,擂鼓鸣金除四害。

1958年4月21日,《北京晚报》发表了郭沫若所作的《咒麻雀》诗一首[1][12][14]

麻雀麻雀气太官,天垮下来你不管。麻雀麻雀气太阔,吃起米来如风刮。麻雀麻雀气太暮,光是偷懒没事做。麻雀麻雀气太傲,既怕红来又怕闹。麻雀麻雀气太娇,虽有翅膀飞不高。你真是个混蛋鸟,五气俱全到处跳。犯下罪恶几千年,今天和你总清算。毒打轰掏齐进攻,最后方使烈火烘。连同武器齐烧空,四害俱无天下同。

1961年,中国科学院化学研究所顾问、苏联化学家米哈依尔·阿·克罗契科在回忆录中,记录了三年前他在北京的见闻[2][8][15]

整个运动首先是由党内某些头面人物发动的,他们认为麻雀糟蹋了太多粮食。不用说,这并没有与任何专家商讨过,整个运动完全是党鼓捣出来的,并在它的监督下付诸实施……麻雀虽然吃粮食,但它们也消灭了许多害虫,而这些害虫要比鸟糟蹋更多的庄稼.......我们俄国人怀着厌恶的心情注视着这场对麻雀的屠杀。

火箭专家钱学森、数学家华罗庚、作家巴金等人也积极参与了打麻雀运动[2][4][12][16]。当时的《人民日报》报道说,中国科学院有2000多个科学家和工作人员参加了“战斗”[12][16]。据不完全的统计,1958年全国捕杀麻雀2亿多只(一说据全国爱国卫生运动委员会办公室的统计,约21.1亿只[2][3][4]),结果到了1959年的春天,中国许多城市街道两侧的树叶几乎都被害虫吃光了[1][5][6][7]。但是,1959年7月10日下午,毛泽东在庐山会议的一次讲话上,再次提到麻雀问题:“有人提除四害不行了,放松了。麻雀现在成了大问题,还是要除。”[1][2][4]

运动结束[编辑]

1959年庐山会议后,毛泽东发动“反右倾运动”,要求全国“反右倾、鼓干劲”,实现更大的跃进[1][2][17]。尽管如此,中国科学院实验生物所所长朱洗(在此前1957年发动的反右运动中,朱洗已经差点被打成右派[18])、中国科学院生理研究所研究员冯德培张香桐等科学家强烈要求为麻雀“平反”[2][6][8]。1959年11月27日,中科院党组书记张劲夫就麻雀问题写了一份《关于麻雀益害问题向主席的报告》,并附上了这些科学家和国外科学家的观点,经胡乔木转报毛泽东,两天后获得毛泽东批示:“张劲夫的报告印发各同志。”[1][2][6] 按照中国科学院党组的部署,中国科学院生物学部于1959年12月29日和1960年1月9日召开麻雀问题座谈会,酝酿成立“麻雀研究工作协调小组”,开展麻雀益害问题的研究[8]。此后,由有关国家机关和诸多科研单位人员组成,并以中国科学院生物学部主任童第周任负责人的协调小组于3月4日正式成立[8]

1960年3月18日,毛泽东起草的《中共中央关于卫生工作的指示》中提出:“麻雀不要打了,代之以臭虫,口号是‘除掉老鼠、臭虫、苍蝇、蚊虫’。”[2][4][6] 4月10日,第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讨论了1957年10月产生的《纲要修正草案》,将关于除四害的第二十七条内容改为“从一九五六年起,在十二年内,在一切可能的地方,基本上消灭老鼠、臭虫、苍蝇和蚊子。”[2][4] 消灭麻雀运动终于得以正式停止[2][4]

方式[编辑]

捕杀麻雀的方式包括:手抓、胶粘、网拉、夹子扑、弹弓打、毁巢、毒饵诱杀,或敲盆打桶、持杆乱打,不允许麻雀有片刻休息,促其心力憔悴而死[1][2][4][5][6]。使用的工具包括铁丝夹、铁丝笼、竹竿、红旗、鞭炮、石子、弹弓、锣鼓、喇叭筒、洗脸盆、气枪、假人、草人等[2][4][6][11]

1956年1月8日,中国著名鸟类学家、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研究员郑作新在《人民日报》上发表题为《麻雀的害处和消灭它的方法》的长文,此后还编写了《怎样防除麻雀》、《防除雀害》等小册子[2][4]。但郑作新对“消灭麻雀”持保留意见,提出:对麻雀益害问题,不能一概而论,要依不同季节、不同地区和环境区别对待[2][8]

影响[编辑]

生态灾难[编辑]

殲滅麻雀的結果使農田當中的害蟲幾乎沒有天敵,而讓次年的糧食嚴重欠收,發生極為嚴重的饥荒問題[2][19][20][21]。虽然1960年起,麻雀被移除出“四害”的名单,可是由於生態平衡已遭受破壞,再加上糧食制度和政策錯誤、浮誇風等問題,最終還是改變不了三年大飢荒的發生[20][22]

迫害科学家[编辑]

1966年,文化大革命爆发,此前反對打麻雀運動的科学家朱洗在1962年就已病逝,但此时仍被扣上把毛主席同腓特烈大帝相提并论、公开反对毛主席的罪状,因此受到造反派砸碑掘坟、曝其尸骨[1][2][4][8]。而此前对打麻雀运动持一定保留意见的科学家郑作新,也被扣上“利用麻雀做文章”来反对毛主席、反对“大跃进”、反对“最高指示”等种种“罪名”,受到残酷迫害和批斗[1][8]

参见[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雷颐. 1955年灭四害郭沫若写诗咒麻雀:你真是个混蛋鸟(原标题《“麻雀”有故事》). 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炎黄春秋》. 2009年.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30) (中文). 
  2. ^ 2.00 2.01 2.02 2.03 2.04 2.05 2.06 2.07 2.08 2.09 2.10 2.11 2.12 2.13 2.14 2.15 2.16 2.17 2.18 2.19 2.20 2.21 熊卫民. 麻雀虽小,却可能挡住太阳的光辉——毛泽东时代的公共决策. 知识分子. 2016-04-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25) (中文). 
  3. ^ 3.0 3.1 3.2 袁莉. 中国“新冠清零”乱局:专制将伤害每一个人. 《紐約時報》. 2022-04-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6-11) (中文). 
  4. ^ 4.00 4.01 4.02 4.03 4.04 4.05 4.06 4.07 4.08 4.09 4.10 4.11 4.12 4.13 熊卫民. 麻雀的悲歌. 香港中文大学. 《南方周末》.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22). 
  5. ^ 5.0 5.1 5.2 除四害时期小麻雀的“大劫难”. 新浪. 《大河报》. 2007-03-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30) (中文). 
  6. ^ 6.0 6.1 6.2 6.3 6.4 6.5 6.6 李兴濂. 1958年全国捕杀麻雀2.1亿余只麻雀险灭绝(2). 搜狐. 《看历史》杂志. 2013-08-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30) (中文). 
  7. ^ 7.0 7.1 国鸟评选:为什么是麻雀. 《南都周刊》 (新浪). 2008-09-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15) (中文). 
  8. ^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薛攀皋. 为麻雀翻案的艰难历程. 原载于《炎黄春秋》1998年12期.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8-27). 
  9. ^ 第六章 探索中国自己的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三、“大跃进”、人民公社化运动和纠“左”过程中的曲折. 人民网. 《中国共产党简史》.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1-21) (中文). 
  10. ^ 沈志华. 也谈以“跃进”一词代替“冒进”一词从何而始. 爱思想. 2007-11-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1-07) (中文). 
  11. ^ 11.0 11.1 李兴濂. 那些年的“人雀大战”:麻雀劫难五十年祭. 新浪. 2013-10-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6-14). 
  12. ^ 12.0 12.1 12.2 12.3 1958年 中国“除四害”运动内幕. 凤凰网. 凤凰卫视. 2009-05-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30) (中文). 
  13. ^ 大跃进奇闻录:公社食堂要吃猴头燕窝. 搜狐. 凤凰网. 2006-08-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30) (中文). 
  14. ^ 郭沫若解放后诗选. 爱思想. 2004-08-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22) (中文). 
  15. ^ 哈依尔·阿·克罗契科(M. A. Klochko). 一位苏联科学家在中国. 中国: 湖南教育出版社. 2010. ISBN 978-7-5355-6476-4. OCLC 65928409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6-14) (中文). 
  16. ^ 16.0 16.1 郑光路. 1958年围剿麻雀的“人民战争”是如何发动的?. 香港中文大学. 《党史文苑》、共识网.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16). 
  17. ^ 中华人民共和国大事记馆藏报纸展(1959年). 中国国家图书馆.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6-14). 
  18. ^ 张之杰. 朱洗与无政府主义——为生物学家朱洗传记补遗-. 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 《科學文化評論》. 2008-11-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6-14). 
  19. ^ Tim Luard. China follows Mao with mass cull. 英国广播公司(BBC). 2004-01-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30) (英国英语). 
  20. ^ 20.0 20.1 王传业. (31)在“大跃进”的狂热日子里. 香港中文大学.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0-21). 
  21. ^ Kreston, Rebecca. Paved With Good Intentions: Mao Tse-Tung's “Four Pests” Disaster. Discover Magazine (《发现》). 2014-02-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1-20) (英语). 
  22. ^ MENG, XIN; QIAN, NANCY; YARED, PIERRE. The Institutional Causes of China's Great Famine, 1959–1961 (PDF). Review of Economic Studies. 2015-01, 82 (4): 1568–1611. doi:10.1093/restud/rdv016.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9-09-06). 

延伸阅读[编辑]

  • 纪录片:The Peoples' Century -- 1949: The Great Leap公共電視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