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貴由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貴由汗
Guyug qaghan.svg元定宗
第3代蒙古大汗
Guyuk khan from Persian miniature.jpg
前任 窩闊台汗(元太宗)
繼任 蒙哥汗(元憲宗)
名諱 貴由(ᠭᠦᠶᠦᠭ
出生 元太祖元年丙寅虎年二月九日
1206年3月19日
出生地 漠北草原
逝世

元定宗三年戊申猴年三月二十五日
(四十三歲)
1248年4月20日(42歲)

橫相乙兒之地(今新疆北部青河縣
在位 1246年8月24日—1248年4月20日
登基 元定宗元年丙午馬年七月十二日
1246年8月24日
漠北草原汪吉宿滅禿里之地
舉行庫里爾台
首都 和林
廟號 定宗(1266年追尊)
諡號 簡平皇帝(1266年追諡)
汗號 貴由汗
陵墓 元史》記載在起輦谷
但不知其位於今日何地。
宗教信仰 藏傳佛教
父親 窩闊台(元太宗)
母親 脫列哥那皇后乃馬真後
皇后
皇子
皇女 葉里迷失、巴巴哈爾

元定宗貴由蒙古語ᠭᠦᠶᠦᠭ
ᠬᠠᠭᠠᠨ
鮑培轉寫Güyüg qaγan秘史記音:古余克[1],又譯庫裕克[2]西里爾字母Гүюг хаан;1206年3月19日-1248年4月20日),大蒙古國第三任大汗孛兒只斤氏窩闊台長子,乃馬真後所生,1246年8月24日—1248年4月20日在位,計2年。

至元三年(1266年)十月,太廟成,追尊廟號定宗簡平皇帝,在宗廟中列祭於第七室,排在忽必烈之父托雷後、忽必烈之兄蒙哥[3]

生平[編輯]

早年參加征伐金朝,俘虜了其親王;又曾經參與西征歐洲。蒙古帝國第三任大汗貴由、第四任大汗蒙哥,以及後來的元朝開國皇帝忽必烈,堂兄弟三人都是蒙古第二次西征拔都的部下。

1241年12月11日,窩闊台去世,汗位虛懸,貴由的母親乃馬真脫列哥那稱制,法紀混亂,很多宗王貴族濫發牌符征斂財物,唯有拖雷家族沒有這樣做,贏得了聲譽。乃馬真後欲立長子貴由為大汗,拔都與貴由不和,一直不肯參加選汗大會,後來,成吉思汗幼弟鐵木哥斡赤斤也領兵來爭位,帝國面臨汗位爭奪戰和混亂的危險。拖雷的遺孀唆魯禾帖尼決定率諸子參加忽里勒台大會,1246年8月24日[4],宗王大臣們擁立貴由登基,貴由成為大蒙古國大汗,「全體宗王們脫帽,解開寬腰帶,把貴由扶上金王位,以汗號稱呼他,到會者對新君九拜表示歸順,在帳外的藩王及外國使臣等也同時跪拜稱賀。」[5]

貴由登基後,雖然本人很有權威,但是因沉湎酒色、手足痙攣,並沒有什麼作為,且不理政事,多委於下臣[6]

1246年8月24日至1248年4月20日在位,在位僅一年零八個月後因病駕崩(一說被拔都系勢力毒殺)。

和羅馬教皇的交往[編輯]

貴由在位期間,和羅馬教皇有交往。歐洲傳言蒙古大汗信仰基督教,因此教皇英諾森四世派遣若望·柏郎嘉賓出使,希望勸說蒙古大汗不要傷害基督徒,同時要他深入了解蒙古人的風土民情、作戰方式等。1245年4月16日從法國里昂出發,途經神聖羅馬帝國、波蘭王國和基輔羅斯等國(他於1246年2月3日離開基輔)。1246年4月4日,他在伏爾加河下游的薩萊(今伏爾加河下游阿斯特拉罕附近)受到欽察汗拔都的接見。拔都派他去蒙古草原見大汗,他經過訛答剌、伊犁河下游、葉密立河—翻越阿爾泰山,向東抵達蒙古草原。

1246年7月22日,他抵達距離哈拉和林只有半天路程的地方,選舉大汗的忽里勒台大會正在此召開。他目睹了1246年8月24日貴由的當選,並留下了對貴由的生動描述:「在他當選時,約有四十,最多四十五歲。他是中等身材,非常聰明.極為精明,舉止極為嚴肅莊重。從來沒有看見他放聲大笑,或者是尋歡作樂。」[5] 最後他未能說服貴由皈依天主教,得到貴由的回信後,於1246年11月13日離開蒙古草原,向西踏上歸途,經伏爾加河下游的拔都駐地返回西方,1247年9月5日他到達拔都駐地,又經基輔返回西方。

涼州會盟與吐蕃歸附[編輯]

1247年,吐蕃諸部宗教界領袖薩迦班智達·貢嘎堅贊(簡稱薩班)同大蒙古國[需要消歧義]皇子西涼王闊端(貴由之弟,窩闊台之子,成吉思汗之孫)在涼州(今中國甘肅武威市)議定了吐蕃歸附的條件,其中包括呈獻圖冊,交納貢物,接受派官設治,吐蕃地區納入大蒙古國[需要消歧義](蒙古帝國)治下,史稱「涼州會盟」。[7][8][9]

窩闊台家族的衰落[編輯]

1246年 貴由致英諾森四世的信件

根據《新元史》記載,1248年農曆三月(1248年4月),貴由以養病為名帶兵西巡,途中病逝於橫相乙兒(今新疆青河東南),距離別失八里一天路程[10]

貴由死後,其遺孀斡兀立海迷失臨朝稱制,由於貴由與拔都早年不和,拔都拒絕奔喪。為了對抗窩闊台家族,拔都以長支宗王的身份遣使邀請宗王、大臣到他在中亞草原的駐地召開忽里台,商議推舉新大汗。窩闊台系和察合台系的宗王們多數拒絕前往,海迷失後只派大臣八剌為代表到會。唆魯禾帖尼則命長子蒙哥率諸弟及家臣應召前往。

1250年,庫力臺大會在中亞地區拔都的駐地召開,拔都在會上極力稱讚蒙哥能力出眾,又有西征大功,應當即位,並指出貴由之立違背了窩闊台遺命(窩闊台遺命失烈門即位),窩闊台後人無繼承汗位的資格。大會通過了拔都的提議,推舉蒙哥為大汗。窩闊台、察合台兩家拒不承認,唆魯禾帖尼和蒙哥又遣使邀集各支宗王到斡難河畔召開忽里台,拔都派其弟別兒哥率大軍隨同蒙哥前往斡難河畔,但窩闊台、察合台兩家很多宗王仍不肯應召,大會拖延了很長時間。

由於蒙哥的母親唆魯禾帖尼的威望甚高,並且善於籠絡宗王貴族,多數宗王大臣最終應召前來,1251年農曆六月在蒙古草原斡難河畔舉行庫力臺大會元憲宗元年農曆六月十一日(1251年7月1日),宗王大臣們共同擁戴蒙哥即大汗位。此後,為了鞏固汗位,唆魯禾帖尼在鎮壓反對者時毫不留情,並親自下令處死貴由的皇后斡兀立海迷失。

自此汗位繼承,便由窩闊台家族轉移到了拖雷家族,皇族內部的分裂,為後來大蒙古國[需要消歧義]的徹底分裂,埋下伏筆。

家庭[編輯]

妻妾[編輯]

兒子[編輯]

女兒[編輯]

相關史料[編輯]

評價[編輯]

  • 明朝官修正史元史宋濂等的評價是:「三年戊申春三月,帝崩於橫相乙兒之地。……是歲大旱,河水盡涸,野草自焚,牛馬十死八九,人不聊生。諸王及各部又遣使於燕京迤南諸郡,徵求貨財、弓矢、鞍轡之物,或於西域回鶻索取珠璣,或于海東樓取鷹鶻,馹騎絡繹,晝夜不絕,民力益困。然自壬寅以來,法度不一,內外離心,而太宗之政衰矣。」[11]
  • 清朝史學家畢沅續資治通鑑》的評價是:「自太宗皇后稱制以來,法度不一,內外離心。至是國內大旱,河內盡涸,野草自焚,牛馬死者十八九,人不聊生。諸王及各部,又遣使於諸郡徵求貨財,或於西蕃、回鶻索取珠璣,或於東海搜取鷹、鶻、驛騎絡繹,晝夜不絕,民力益困。皇后立庫春子實勒們聽政,諸王大臣多不服。」[12]
  • 清朝史學家魏源元史新編》的評價是:「連歲大旱,河水盡涸,野草自焚,牛馬十死八九,人不聊生。諸王及各部又遣使於燕京迤南諸郡,徵求貨財,或於西域、回鶻索取珠璣,或于海東搜取鷹鶻,驛騎不絕,內外離心,故無可紀。然自太祖崩後,拖雷監國者一年,太宗崩後,六皇后稱制者四年,定宗之後,皇后臨朝者又幾四年,前後凡九載無君而國不亂,卒能創業垂統,上竝漢、唐者,則皆宗王宿將維持拱衛,根干蟠據之力。」[13]
  • 清朝史學家曾廉元書》的評價是:「論曰:定宗之世,事多缺漏,而前史曰:『 帝崩之歲大旱,河水盡涸,野草自焚,牛馬十死八九,人不聊生。諸王及各部又遣使於燕京迤南諸部,徵求貨財、弓矢、鞍轡,或於西域回鶻索取珠璣,海東索取鷹鶻,驛騎絡繹,晝夜不絕,民力益困。然自壬寅以來,法度不一,內外離心,而太宗之政衰矣。』其言壬寅,蓋以昭慈皇后稱制時言之也。夫定宗即位時,年四十矣,而不能輯諸王侯大將,紀解威褻,此太宗之不謀付以匕圖者乎?然在於漢亦孝惠之亞也。惟無良臣為之輔弼,而宗藩黨羽遂成,以奪皇阼。炎異之叢,興其足信耶?而失烈門則太宗遺詔所立也。前史復曰:定宗崩後,三歲無君。蒙哥之黨之不欲以為君,非蒙古之無君也。竄之北陲,並逐太宗皇后而弒定宗皇后,可不謂之逆哉!自是而太宗子孫亦不欲以蒙哥兄弟為君,逮于海都,而中原震矣。」[14]
  • 民國史學家屠寄蒙兀兒史記》的評價是:「汗嚴重有威,臨御未久,不及設施,惟乃蠻真可敦稱制時,威福下移,汗既親政,綱紀粗立,君權復尊,自幼多疾,成吉思汗嘗命亦魯王之祖忽魯扎克為之主膳。中年性好酒色,手足有拘攣之病,在位之日,常以疾不視事,事多決於大臣鎮海、合答二人云。」[15]
  • 民國官修正史新元史柯劭忞的評價是:「史臣曰:定宗誅奧部拉合蠻,用鎮海、耶律鑄,賞罰之明,非太宗所及。又乃馬真皇后之弊政,皆為帝所鏟革。舊史不詳考其事,謂前人之業自帝而衰,誣莫其矣。」 [16]

紀年[編輯]

根據《元史·定宗本紀》整理。

元定宗簡平皇帝 元年 二年 三年
公元 1246年 1247年 1248年
干支 丙午 丁未 戊申

影視作品[編輯]

參考資料[編輯]

  1. ^ 見於《蒙古秘史》第270等節,共十處。
  2. ^ 續資治通鑑所譯
  3. ^ 《元史》卷七十四 志第二十五,相關記載:至元三年,「冬十月,太廟成。丞相安童、伯顏言:「祖宗世數、尊諡廟號、配享功臣、增祀四世、各廟神主、七祀神位、法服祭器等事,皆宜以時定」。乃命平章政事趙璧等集議,制尊諡廟號,定為八室。烈祖神元皇帝、皇曾祖妣宣懿皇后第一室,太祖聖武皇帝、皇祖妣光獻皇后第二室,太宗英文皇帝、皇伯妣昭慈皇后第三室,皇伯考朮赤、皇伯妣別土出迷失第四室,皇伯考察合帶、皇伯妣也速倫第五室,皇考睿宗景襄皇帝、皇妣莊聖皇后第六室,定宗簡平皇帝、欽淑皇后第七室,憲宗桓肅皇帝、貞節皇后第八室。」節選自 《元史·祭祀三·宗廟上》
  4. ^ 《元史》載「元定宗(指貴由汗)元年七月十二日」
  5. ^ 5.0 5.1 節選自[法國]勒內·格魯塞《草原帝國》
  6. ^ 《新元史·定宗本紀》:「帝嚴重有威,在位未久,不及設拖。昭慈皇后稱制時,君權下替。帝既立,政柄復歸於上。然好酒色,手足有拘攣疾,嘗以疾不視事,委鎮海、喀達克二人裁決焉。」
  7. ^ 人民網:「涼州會盟」捲軸唐卡亮相蘭州 長達30米(圖)
  8. ^ 騰訊網:還原"涼州會盟" 《月圓涼州》登陸央視六套
  9. ^ 蘭州新聞網:《月圓涼州》今日亮相央視六套
  10. ^ 《新元史·定宗本紀》:三年春三月,帝不豫,西巡葉密爾河。帝在潛藩,葉密爾河為湯沐地。帝嘗謂此地水土宜於朕體,遂決意西巡。未至別失八里,疾大漸,崩於橫相乙兒之地。年四十有三。
  11. ^ 《元史》卷二《定宗本紀》
  12. ^ 《續資治通鑑》卷一百七十二《宋紀一百七十二》
  13. ^ 《元史新編》卷三《定宗本紀》
  14. ^ 《元書》卷三《定宗本紀》
  15. ^ 《蒙兀兒史記》卷五《古余克汗本紀》
  16. ^ 《新元史》卷五《定宗本紀》
貴由
孛兒只斤家族
出生於:1206年?月?日逝世於:1248年4月?日
統治者頭銜
前任:
窩闊台
窩闊台汗國君主
1246年—1248年
繼任:
海都
前任:
乃馬真後
(稱制)
大蒙古國統治者
1246年—1248年
繼任:
海迷失後
(稱制)
空缺期
前一位相同頭銜:
窩闊台汗
(元太宗)
蒙古大汗
大蒙古國皇帝

1246年—1248年
空缺期
下一位相同頭銜:
蒙哥汗
(元憲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