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英宗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元英宗
格堅汗
Гэгээн хаан

第9代蒙古大汗

第5代大元皇帝
前任 元仁宗(普顏篤汗)
繼任 元泰定帝(也孫鐵木兒汗)
年號 至治:1321年-1323年
名諱 硕德八剌(ᠰᠢᠳᠢᠪᠠᠯᠠ
出生 元成宗大德六年癸卯兔年二月初六日
1302年2月22日
逝世

元英宗至治三年癸亥豬年八月初四日(二十二歲)
1323年9月4日(1323-09-04)(21歲)

南坡(元上都以南三十里)
在位 1320年4月19日—1323年9月4日
登基 元仁宗延祐七年庚申猴年三月十一日
1320年4月19日
元大都皇宫大明殿
北京市境内
首都 元大都
尊號 繼天體道敬文仁武大昭孝皇帝
廟號 英宗
諡號 睿聖文孝皇帝
汗號 格堅汗(ᠭᠡᠭᠡᠨ
ᠬᠠᠭᠠᠨ
陵墓 起輦谷
宗教信仰 藏傳佛教
父親 元仁宗(普顏篤汗)
母親 阿納失失里
皇后

元英宗硕德八剌蒙古语ᠰᠢᠳᠢᠪᠠᠯᠠ中蒙胡都木文转写Sidibala西里尔字母Шадбал[1]藏文སི་ཏི་ཕ་ལ།威利si ti pha la[2];1302年2月22日-1323年9月4日),是元朝第五位皇帝蒙古帝国第九位大汗,1320年4月19日—1323年9月4日在位,在位3年零5个月,是元仁宗之子。

1321年11月28日,群臣为硕德八剌上汉语尊号继天体道敬文仁武大昭孝皇帝

去世后,谥号睿圣文孝皇帝庙号英宗,蒙古语称号格坚皇帝[3]蒙古语ᠭᠡᠭᠡᠨ
ᠬᠠᠭᠠᠨ
鲍培转写Gegen qaγan西里尔字母Гэгээн хаан[4][5]蒙古语ᠭᠡᠭᠡᠭᠡᠨ
ᠬᠠᠭᠠᠨ
鲍培转写Gegegen qaγan[1])。

生平[编辑]

延祐七年农历正月二十一日(1320年3月1日),元仁宗去世。延祐七年农历三月十一日(1320年4月19日),18岁的硕德八剌在太皇太后答己及右丞相铁木迭儿等人的扶持下,在大都大明殿登基称帝,是为元英宗,改元“至治”。英宗自幼受儒學薰陶,登基后推行“以儒治國”政策,但是前期英宗的权力受到太皇太后答己和权臣铁木迭儿的很大限制。

延祐七年农历五月十一日(1320年6月17日),元英宗任命拜住为左丞相,以遏制太皇太后和铁木迭儿的权力扩张。

至治元年农历十一月九日(1321年11月28日),群臣为元英宗上尊号继天体道敬文仁武大昭孝皇帝[6]

1322年10月6日右丞相铁木迭儿去世,1322年11月1日太皇太后去世[7] ,元英宗终于得以亲政。

至治二年农历十月二十五日(1322年12月4日),元英宗任命拜住为中书右丞相,并且不设左丞相,以拜住为唯一的丞相。在右丞相拜住中书省平章政事张珪等的帮助下,元英宗进行改革,并实施了一些新政,比如裁减冗官,监督官员不法行为,颁布新法律,采用“助役法”以减轻人民的差役负担,等等。[8]史称“至治改革”。

英宗在位后期,官修政書大元圣政国朝典章》(《元典章》),内容包括元太宗六年(1234年)到元英宗至治二年(1322年)大约90年的政治、经济、军事、法律等方面官方资料,具有极高的史料价值。[9]

至治三年农历二月十九日(1323年3月26日),元英宗颁布了继《至元新格》之后元朝第二部法律典籍—《大元通制》,一共有二千五百三十九条,其中断例七百一十七、条格千一百五十一、诏赦九十四、令类五百七十七。[10]

元英宗曾经想把征东行省(高丽王国)郡县化,罢征东行省,改立三韩行省,完全和元朝的其他行省一个待遇,“制式如他省,诏下中书杂议”,因为集贤大学士王约说:“高丽去京师四千里,地瘠民贫,夷俗杂尚,非中原比,万一梗化,疲力治之,非幸事也,不如守祖宗旧制。”得到丞相的赞同,设立三韩行省奏议没有实行。最终高丽国祚得以存续,高丽人知道后,为王约画像带回高丽,为之立生祠,并说:“不绝国祀者,王公也。”[11]

元英宗的新政使得元朝国势大有起色,但新政却触及到了蒙古保守贵族的利益,引起了他们的不满,而且英宗下令清除朝中铁木迭儿的势力,随着清理的扩大化,铁木迭儿的义子铁失至治三年八月初四(1323年9月4日)趁着英宗从上都避暑结束南返大都途中,在上都以南15公里的地方南坡的刺杀了英宗及右丞相拜住等人。史称南坡之变。英宗去世时年仅21岁。

尊谥庙号[编辑]

泰定元年农历二月十六日(1324年3月11日),元泰定帝为硕德八剌上谥号睿圣文孝皇帝,庙号英宗。

泰定元年农历四月八日(1324年5月1日),元泰定帝为硕德八剌上蒙古文稱号“格坚皇帝”。[3][12]

《英宗皇帝谥册文》[13],内容如下:


伏以瑶图缵绪,神已御于鼎湖;玉册扬休,礼宜升于太室。悼降年之不永,俨立政以如新。爰述徽猷,以传信史。钦惟大行皇帝文明天纵,刚健日严。辨奸邪于嗣位之初,彤庭袛畏;广仪注于熙朝之际,清庙肃雍。绝封敕以杜憸人,申宪章以励多士。罚兹无赦,令必惟行。君临三载而有成,智周万物而莫隐。岂运逢艰否,大命靡终。然号谨追崇,尊名是著。谨遣摄太尉某官某,奉玉册玉宝,上尊谥曰睿圣文孝皇帝,庙号英宗。
伏惟炳灵有赫,歆格无违,祔于新宫,以妥以宜。

英宗实录[编辑]

泰定元年十二月十四日(1324年12月30日),元泰定帝命翰林国史院修纂《英宗实录》、《显宗实录》[14]

至顺元年五月十七日(1330年6月3日),翰林国史院修《英宗实录》成,进呈元文宗[15][16]。《英宗实录》,包括《英宗皇帝实录》40卷,《事目》8卷,《制诏录》2卷,总计50卷。明朝初年史官修《元史》,参照实录修成《英宗本纪》2卷,《英宗实录》今已失传,其主干内容保存在《英宗本纪》中。

翰林国史院《进实录表》[17],内容如下:


瑶图启运,新元会之重熙;金匮绌书,述先朝之显烈。素惭载笔,今幸成编。洪惟英宗睿圣文孝皇帝,德洽堪舆,恩覃动植。制礼作乐,粲乎宗庙之仪;登明选公,秩若朝廷之纪。四年无前之盛治,兆民至今而永怀。惟删定之公,乃可称于信史;固纂修之久,将有俟于明时。钦惟皇帝陛下遹骏有声,粤若稽古,谓文武之道必方册而后传,而尧舜之心在典谟而可举。彰继述之善志,大扬厉之洪休。盖尊所闻,莫匪尔极。臣等事征四系,学愧三长。焕乎文章,无能名其为大;写之琬琰,庶有补于将来。臣等所编成《英宗皇帝实录》四十卷,《事目》八卷,《制诏录》二卷,总计五十卷,缮写已毕,谨具进呈。

家庭[编辑]

妻妾

  • 速哥八剌皇后,1327年元泰定帝追谥莊静懿聖皇后
  • 牙八忽都魯皇后
  • 朶而只班皇后

无子女

相關史料[编辑]

評價[编辑]

  • 明朝官修正史元史宋濂等的評價是:“英宗性刚明,尝以地震减膳、彻乐、避正殿,有近臣称觞以贺,问:‘何为贺?朕方修德不暇,汝为大臣,不能匡辅,反为谄耶?’斥出之。拜住进曰:‘地震乃臣等失职,宜求贤以代。’曰:‘毋多逊,此朕之过也。’尝戒群臣曰:‘卿等居高位,食厚禄,当勉力图报。苟或贫乏,朕不惜赐汝;若为不法,则必刑无赦。’八思吉思下狱,谓左右曰:‘法者,祖宗所制,非朕所得私。八思吉思虽事朕日久,今其有罪,当论如法。’尝御鹿顶殿,谓拜住曰:‘朕以幼冲,嗣承大业,锦衣玉食,何求不得。惟我祖宗栉风沐雨,戡定万方,曾有此乐邪?卿元勋之裔,当体朕至怀,毋忝尔祖。’拜住顿首对曰:‘创业惟艰,守成不易,陛下睿思及此,亿兆之福也。’又谓大臣曰:‘中书选人署事未旬日,御史台即改除之。台除者,中书亦然。今山林之下,遗逸良多,卿等不能尽心求访,惟以亲戚故旧更相引用邪?’其明断如此。然以果于刑戮,奸党畏诛,遂构大变云。”[18]
  • 清朝史学家邵远平元史类编》的評價是:“册曰:三载承乾,庶务锐始;大飨躬亲,致哀尽礼;刚过鲜终,肘腋祸起;不察几先,励精徒尔。”[19]
  • 清朝史学家毕沅续资治通鉴》的評價是:“帝性刚明,尝以地震,减膳,彻乐,避正殿,有近臣称觞以贺,问:‘何为贺?朕方修德不暇,汝为大臣,不能匡辅,反为谄耶?’斥出之。尝戒群臣曰:‘卿等居高位,食厚禄,当勉力图报。苟或贫乏,朕不惜赐汝;若为不法,则必刑无赦。’巴尔济苏下狱,谓左右曰:‘法者,祖宗所制,非朕所得私。巴尔济苏虽事朕日久,今有罪,当论如法。’尝御鹿顶殿,谓拜珠曰:‘朕以幼冲,嗣承大业,锦衣玉食,何求不得!惟我祖宗栉风沐雨,戡定万方,曾有此乐耶?卿元勋之裔,当体朕至怀,毋忝尔祖!’拜珠顿首谢曰:‘创业维艰,守成不易,陛下言及此,亿兆之福也。’又谓大臣曰:‘中书选人署事未旬日,御史台即改除之。台除亦然。今山林之士,遗逸良多,卿等不能尽心求访,惟以亲戚故旧更相引用耶?’其明断如此。然以果于刑戮,奸党惧诛,遂构大变云。”[20][21]
  • 清朝史学家魏源元史新编》的評價是:“旧史谓英宗果于诛戮,奸党畏惧,遂构大变。乌乎!是何言与?以铁木迭儿之奸,不明正其诛,但疏远俾得善终于位,已为漏网,而复任用其子,曲贷其子,酿成枭獍。此失之果乎?失之不果乎?拜住于铁木迭儿引其党参政张思明自助时,或告拜住为备,拜住反以大臣不和,彼仇我报,非国家之利。及铁木迭儿死,又往哭之痛,此皆失之果乎?失之不果乎?且除奸莫要于夺兵权,乃以宿卫新兵掌于铁失之手。司徒刘夔冒卖浙田之案,真人蔡道泰杀人赇逭之案,皆奸赃巨万。拜住既平反其狱,独赦铁失不问。中书参议谏以除奸不可犹豫,犹豫恐生他变,拜住是其言而不能用。大抵安童、拜住皆木华黎之孙,木华黎用兵所过,动辄屠戮。安童从许衡受学,故其子孙皆出于宽容,以水懦救火猛,德量有余,机警不足,所谓君子之过过于厚也。乃胡粹中因旧史之言,谓英宗在位数载,除诛戮外无一善政可纪,甚至皇太后以嬖孽失势之故,郁郁而终,胡氏并指为英宗不孝祖母之罪。乌乎!其性与人殊,乃至此乎?”[22]
  • 清朝史学家曾廉元书》的評價是:“论曰:英宗知赵世炎之非辜,抑亦汉昭之流亚也。然汉昭能诛燕王、上官桀,而专任霍光,英宗不能诛铁木迭儿诸权倖之徒,独任拜住也。抑考元时蒙古人横不可悉裁以法度,以拜住之世旧勋贵而不能骤正也。夫自古无无小人之朝,在振纪纲而已。自世祖好货开倖进之门,安童不能与阿合马、桑哥争,况幼沖在位乎?使霍光处此,则必射隼,于高墉藏器,儃回操刀,弗割明君贤相,胥受其祸,悲夫!”[23]
  • 初史学家屠寄蒙兀儿史记》的評價是:“汗性刚明,励精图治,尝御上都大安阁,见太祖、世祖遗衣,皆以缣素木绵为之,重加补缀。嗟叹良久,谓侍臣曰:‘祖宗草昧经营,服御节俭乃尔,朕焉敢顷刻忘之。’敕画《蚕麦图》于鹿顶殿,以时观之,藉知民事。一日御殿,谓拜住曰:‘朕冲龄嗣祚,锦衣玉食,何求不得。惟我祖宗节风沐雨,戡定大难,曾有此乐耶?卿元勋之裔,当体朕至怀,毋忝尔祖。’拜住顿首对曰:‘创业惟艰,守成亦不易,陛下睿思及此,亿兆之福也。’汗承延祐宽政之后,思济之以猛,御下甚严,在谅闇中。中书参议乞失监坐鬻官,刑部议法当杖,太后欲改笞,汗不可,曰:‘法者,天下之公,徇私而轻重之,非所以示民也。’卒从部议。每戒群臣曰:‘卿等居高位,食厚禄,当勉力图报。苟或贫乏,朕不惜赐汝;若为不法,则必刑无赦。’八思吉思下狱时,汗谓左右曰:‘法者,祖宗之制,非朕所得私。八思吉思虽事朕日久,今既有罪,当论如法。’其明决如此。然过信喇嘛,大起山寺,不受忠谏,饮酒逾量,有时至失常度云。”[24]
  • 民国官修正史新元史柯劭忞的評價是:“英宗诛兴圣太后幸臣失列门等,太后坐视而不能救,其严明过仁宗远甚。然蔽于铁木迭儿,既死始悟其奸,又置其逆党于肘腋之地。故南坡之祸。由于帝之失刑,非由于杀戮也。旧史所讥殆不然矣。”[25]

注释[编辑]

  1. ^ 1.0 1.1 见《黄金史纲
  2. ^ 见《红史
  3. ^ 3.0 3.1 元史》卷二十八《英宗本紀二》:“泰定元年二月,上尊諡曰睿聖文孝皇帝,廟號英宗。四月,上國語廟號曰格堅。”
  4. ^ 见《蒙古源流》。
  5. ^ 「格堅」在蒙古語中意思是「光明、英明」。
  6. ^ 《元史·英宗本紀一》
  7. ^ 《元史·英宗本紀二》
  8. ^ 《元史·英宗本紀二》
  9. ^ 根据《元典章年代索引》(作者:[日本]植松正编,宗青图书出版公司1986年版),《元典章》中收录的官方文件,最早的颁布于元太宗六年(甲午年,1234年),最晚颁布于元英宗至治二年(1322年)。具体可查看词条《元典章》。
  10. ^ 《元史·英宗本紀二》
  11. ^ 根据《元史》卷一百七十八《王约传》记载:朝廷议罢征东省,立三韩省,制式如他省,诏下中书杂议,约对曰:“高丽去京师四千里,地瘠民贫,夷俗杂尚,非中原比,万一梗化,疲力治之,非幸事也,不如守祖宗旧制。”丞相称善,奏罢议不行。高丽人闻之,图公像归,祠而事之,曰:“不绝国祀者,王公也。”节选自《元史》卷一百七十八《王约传》
  12. ^ 《元史》卷二十九《泰定帝本纪一》记载:泰定元年二月“壬申,请上大行皇帝谥于南郊,曰睿圣文孝皇帝,庙号英宗。”泰定元年四月“癸亥,以国言上英宗庙号曰格坚皇帝。”
  13. ^ 《英宗皇帝谥册文》作者为袁桷,册文内容节选自:苏天爵《国朝文类》卷十《册文》。
  14. ^ 参见《元史》卷二十九《泰定帝本纪一》
  15. ^ 参见《元史》卷三十四《文宗本纪三》
  16. ^ 参见《新元史》卷二十二《文宗本纪下》
  17. ^ 《进实录表》作者为谢端,内容节选自苏天爵《国朝文类》卷十六《表》。
  18. ^ 《元史》卷二十八《英宗本紀二》
  19. ^ 《元史类编》卷七《英宗》
  20. ^ 《续资治通鉴》卷二百零一《元纪十九》
  21. ^ 《续资治通鉴》,作者:(清)毕沅,中华书局1957年8月第1版,1979年6月上海第4次印刷。
  22. ^ 《元史新编》卷十《英宗本纪》
  23. ^ 《元书》卷九《英宗本纪》
  24. ^ 《蒙兀儿史记》卷十二《硕德八剌汗本纪》
  25. ^ 《新元史》卷十八《英宗本紀》
元英宗
孛兒只斤家族
出生于: 1303年2月22日 逝世於: 1323年9月4日
統治者頭銜
前任:
元仁宗
大元皇帝
1320年—1323年
继任:
元泰定帝
前任:
普颜笃汗
(元仁宗)
蒙古大汗
1320年—1323年
继任:
也孙铁木儿汗
(元泰定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