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中國大陸非洲豬瘟疫情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遼寧瀋陽瀋北新區五五村,是中國第一宗非洲豬瘟疫情的發源地

中國大陸非洲豬瘟疫情,是指在2018年到2019年在中國大陸地區流行的生豬感染非洲豬瘟病毒的疫情。這是非洲豬瘟自東歐地區擴散後,首次進入東亞地區[1]。該疫情2018年8月1日在遼寧省瀋陽市首次發生,隨後因為跨省運輸檢疫的缺口,2019年更在全國多地爆發。到2019年8月底,中國的生豬存欄量下降了約40%。[2]由於中國生豬存欄量占全球的一半以上,疫情使得全球的生豬存欄量減少了近四分之一。

2018年8月1日,遼寧省瀋陽市瀋北新區一養殖戶之生豬發生疑似疫情,存欄383頭,發病47頭,死亡47頭。8月3日,中國動物衛生與流行病學中心(國家外來動物疫病研究中心)確認為非洲豬瘟疫情[1]。同日,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發布非洲豬瘟Ⅱ級疫情預警。截至2019年4月19日,中國大陸31個省市自治區都傳出豬瘟疫情[3]

非洲豬瘟傳染性強、病畜死亡率高,幾乎達到100%,目前還沒有可用於預防和治療的疫苗。疫情引起了聯合國糧農組織世界動物衛生組織等國際組織關注[4]。而疫情隨後擴散至越南印度尼西亞印度朝鮮半島東北亞東南亞地區。直到2019年中,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的非洲豬瘟疫情的發展趨勢有放緩跡象,各大省區的疫區逐步解封,疫情才告一段落[5][6]

非洲豬瘟疫情嚴重衝擊中國大陸經濟,造成豬肉等民生物資價格暴漲,出現歷年少見的通貨膨脹居民消費者價格指數(CPI)一度超過4%。截至2019年9月末,非洲豬瘟已造成約中國大陸1萬億元人民幣(約合1410億美元)經濟損失。有評論認為這次非洲豬瘟對中國大陸的破壞性「對國計民生和政治經濟的衝擊不亞於一場戰爭」。[2]中國大陸被迫從海外大量進口肉類填補供應缺口,2019年,中國大陸的豬肉、雞肉進口量激增近50%,間接導致世界食品價格受之波及。據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FAO)數據,在2019年11月,全球食品價格指數年增近10%,創下2017年7月以來最大年漲幅,全球肉品價格飆漲18%,漲幅創8年來新高[7][8]

背景[編輯]

非洲豬瘟[編輯]

圖示中發紅的耳朵是非洲豬瘟的常見症狀
圖示中腫脹的腎臟和出血的肌肉組織也是非洲豬瘟的症狀之一
2018年,截止9月22日的世界範圍非洲豬瘟流行圖

非洲豬瘟病毒是一種具有極強傳染性強的病毒。一旦被感染,很快就會發病,死亡率幾乎達到100%,目前還沒有可用於預防和治療的疫苗[9]。但此病毒僅在豬科動物之間傳染,並不傳人。1921年,非洲豬瘟病毒於非洲東部的肯尼亞發現並確認。後來於1957年傳出非洲,進入歐洲葡萄牙。隨後,歐洲多國陸續報告了非洲豬瘟的病例。在2007年開始進入俄羅斯境內,2017年3月,俄羅斯伊爾庫茨克爆發非洲豬瘟疫情,該病由此從中東歐地區傳播至俄羅斯東部,距離中國邊界僅1,000公里,威脅亞洲地區。本次在中國的疫情傳播,也是其第一次進入亞洲國家[10]

2018年,世界多地出現非洲豬瘟活躍情況[11][12]。而日本則在2018年下半年,出現了自1992年以來的豬瘟疫情,然而日本的豬瘟疫情並不屬於非洲豬瘟導致的[13]

中國大陸豬肉生產與消費[編輯]

國家 全年豬肉產能(千公噸)
2014 2015 2016
 中國大陸 57,195 56,668 54,070
 歐盟 20,390 20,913 20,062
 美國 8,545 9,341 9,452
 俄羅斯 3,024 3,016 3,160
 巴西 2,845 2,893 2,811
 日本 2,543 2,568 2,590
 越南 2,408 2,456 2,506
 墨西哥 1,991 2,176 2,270
 大韓民國 1,660 1,813 1,868
 菲律賓 1,551 1,544 1,659
 臺灣 875 930 897
總計 109,896 109,095 108,001
表: 全球2014年至2016年部分國家或地區豬肉年產能

(來源:美國農業部報導,2014–2016年數字[14]:18

豬肉是中國肉類消費的主體。20世紀90年代以來,中國的豬肉產量和消費量增長明顯,其年消費量約是世界產量的一半[15]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統計局測算,2017年豬肉產量為5340萬噸[16]

由於中國大陸各地差異造成生豬養殖成本存在不同,使各地豬肉生產分布並不均衡;聯合國糧農組織援引Oh and Whitley數據指出,華北平原、西南、華中與華東地區占據了中國大陸豬肉產量的70%[17]。這一情況也造成了生豬異地調運活躍,2017年中國大陸出欄生豬6.89億頭,其中跨省調運生豬達1.02億頭[18]。活畜的調運引起了動物疫病的傳播風險。

中國大陸前10位的大型生產商貢獻了豬肉產量的近1/3;而與大型生產企業並行的,是「後院農場」(Backyard Farm)的家庭作坊式養豬,貢獻了近27%的豬肉產量,也帶來了關於低效生產與豬群病症防護的問題[17]

根據《2016年中國統計年鑑》數據,中國大陸人均消費豬肉達20.1千克,相較於禽類產品的兩倍還多。客觀上使得豬肉供應對生活水平關係密切[17]。為保證肉類供應平穩,中國建立了國家儲備肉機制,保障肉類供應平穩[19]。同時也謀求其他出路,如在2013年,雙匯集團的母公司萬洲國際,收購美國豬肉加工企業史密斯菲爾德食品,引發關注,認為中國轉嫁了食物的資源負擔,但也有其勢在必行之處[20][21]

貿易摩擦影響[編輯]

豬肉自主化生產的部分,對構成飼料的豆餅依賴度較高。豆餅是黃豆榨油剩下的副產品,是豬隻飼養中的主要蛋白質來源。受到貿易戰衝擊的一項產品便是大豆。美國種植的大豆,抗蟲害、抗除草劑性狀好,生產成本低;中國由於轉基因政策限制,種植的大豆成本高居不下,大量依賴進口[22][23][24]

2018年,美國肉類生產創記錄,但受中美貿易戰影響,美國肉製品較難進入中國市場[25];有消息指出,美國豬肉在華到港狀態下遭遇發難,中國海關延長了通關時間[26]

中國大陸動物防疫[編輯]

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非洲豬瘟適用以下法律法規:

  • 《中華人民共和國動物防疫法》
  • 《動物檢疫管理辦法》
  • 《重大動物疫情應急條例》[27]
  • 《國家突發重大動物疫情應急預案》[28]
  • 《國家中長期動物疫病防治規劃(2012—2020年)》
  • 《非洲豬瘟疫情應急預案》
  • 《病死動物無害化處理技術規範》[29]

全國人大常委會於1997年通過《中華人民共和國動物防疫法》。2007年8月,全國人大常委會對該法進行了[30]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部制定的《一、二、三類動物疫病病種名錄》將非洲豬瘟列入最高等級的「一類動物疫病」以採取防疫措施[31]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部於2002年發布了《動物檢疫管理辦法》[32]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動物防疫法》第四章「動物疫病的控制和撲滅」的規定,動物疫病發生時,由縣級以上獸醫主管部門現場處理。《動物檢疫管理辦法》規定,出售、運輸或屠宰動物,均需報當地動物衛生監督機構檢疫。

在本次疫情爆發前,中國大陸一些地區存在由廚餘餵養的泔水豬,多數此類豬肉並未經衛生檢疫部門質檢,存在安全隱患[33][34]。家庭散養或集中餵養的「泔水豬」一般都由豬販上門收購[33]。豬販收豬後再將這些「泔水豬」銷往各大農貿市場或者屠宰場[33]

至2018年,非洲豬瘟疫情出現後,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第三督查組進駐農業農村部進行督察。國務院督查組認為,動物疫病防治仍存短板[18];特別是基層機構的設施、人員存在不足,縣級動物衛生監督機構平均不足10人,為防疫網絡增加不穩定因素。中國大陸70%的動物疫情遠距離傳播是由跨省調運引起[35],而豬隻因為各區域的環境差異,使得調運成為常態;其中2017年出欄生豬6.89億頭,其中跨省調運達1.02億頭[18],為疫病傳播帶來機會。

有觀點認為,不排除疫情更早於通報的第一例出現之可能。因為非洲豬瘟通報第一例的2018年8月3日瀋陽瀋北新區,其能被發現也是因為該地檢疫能力相對較強[36]

疫情發展[編輯]

非洲豬瘟首發病例於8月3日確認,隨之中國大陸進入Ⅱ級疫情預警狀態。截至2019年4月19日,全中國大陸31個省市自治區都傳出豬瘟疫情。

疫情源頭[編輯]

非洲豬瘟於2007年由喬治亞傳入俄羅斯,之後在俄羅斯蔓延[37][38] 。俄羅斯農業部長曾預測該疫情會蔓延到接壤的中國地區[37]。由於該疫情影響,俄羅斯豬肉產業受到衝擊;同時,俄羅斯開始謀求向中國出口豬肉,視其為主要發展市場[39][37][40]

2018年,由於中美貿易戰影響豬肉的直接進口;又因中美相互制裁的主要籌碼之一是大豆的進口關稅,而大豆又是豬的主要飼料,在中國豬肉供應量不足的情況下,政府與進口商開始尋求新的進口供應來源。有報導認為俄羅斯豬肉因此開始進入中國導致疫情[41]。而在此之前,中國曾因俄羅斯的非洲豬瘟疫情,不允許從俄羅斯進口豬肉[42][43][44]。2018年8月21日,《科學》(英語:Science)期刊一篇文章援引中國人民解放軍軍事科學院軍事醫學研究院長春軍事獸醫研究所於8月13日發布的報告指出,此次非洲豬瘟首發基因樣本與俄羅斯及歐盟境內的豬瘟樣本高度相關[45][46][47]。不過根據俄羅斯聯邦獸醫和植物衛生監督局發布的報告,中國境內的病毒遺傳序列與俄羅斯境內病毒有較大差別,更有可能是由同樣自疫區的歐盟大量進口豬肉引起的[48]。且根據同機構的記錄,在疫情開始的7月份俄羅斯並未向中國出口豬肉[49]

此外,針對11月16日的長白山病死野豬事件,農業農村部在11月23日舉行新聞發布會。中國動物衛生與流行病學中心副主任黃保續指出,野豬身上毒株「在基因的關鍵位置存在明顯差異,不同於引發國內家豬疫情的病毒」,進而判斷「這一起野豬疫情和國內已有家豬疫情沒有直接關係」[50]。由於該起案例事發地位處長白山脈以西,且基因序列異於俄羅斯種。台灣中央通訊社猜測長白山病死野豬的病毒來源為來源於朝鮮的毒株[36]

境內傳播分析[編輯]

瀋陽市五五社區(五五村)的一處農戶

中國境內首例報告疫情位於瀋陽市瀋北新區瀋北街道五五社區(五五村),戶主張某曾於7月5日從瀋陽市渾南區高坎鎮小仁境村王某家買入45頭生豬,農業農村部確認王姓之養豬場糞便樣品為非洲豬瘟病毒核酸陽性[51]。王某表示,其最後一次引豬在3月24日,來源為吉林市船營區大綏河鎮單某,計100頭;4月份出現豬群死亡,並開始出售[52][53]。販給王姓豬農的豬只成為日後45個非洲豬瘟原發病例。

非洲豬瘟疫情後,瀋北新區一處被荒廢的散戶養豬場

有媒體推測非洲豬瘟疫情或可追溯到4月份[36],即瀋北新區案例可能並非流行病學意義之「零號病例」。9月,國務院第三督查組經調查認為,中國大陸基層防疫在設施與人員方面存在不足[18]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的匯報案例,非洲豬瘟在中國境內的傳播呈現跨省區點狀發作態勢,但較少案例呈現出作為傳染病症的一地多例的情況,與傳統流行病學所檢測情況不同[54]

2018年10月24日,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問答中提及,前21起疫情中,13起與飼餵餐廚剩餘物有關[35]

2018年11月23日,農業農村部進行新聞發布會,公開介紹了非洲豬瘟現狀[50]

2018年12月15日的採訪中[55],農業農村部負責人指出,截止當前的81例已查明家豬疫情,6起尚在調查,其他傳播原因有三:

  • 異地調運引發,14起
  • 廚餘餵食引發,32起
  • 調運環境消毒不徹底造成交叉感染,35起
境內傳播公布原因
公布時間與場合 異地調運 廚餘餵食 人、環境交叉感染 其他/未查明 總計
2018年10月24日,農業農村部答記者問[35] - 13起 (62%) - - 21起
2018年11月23日,農業農村部新聞發布會[50] 13起 (18%) 23起 (32%) 31起 (42%) 6起 (8%) 73起(不包含野豬案例)
2018年12月15日,央視採訪引述[55] 14起 (16%) 32起 (37%) 35起 (40%) 6起 (7%) 87起(不包含野豬案例)
  • 註:部分採訪計算用百分比,基準為「已查明案例」,本表格以當時所有案例為基準計算,故百分比可能存在出入。

匯報案例[編輯]

非洲豬瘟案例在多省區出現報告,且呈現零星散布發作態勢。但是據財新網調查,疫情存在瞞報現象[56],故匯報案例可能不足以說明疫情狀況。

疫情時序列表
中國非洲豬瘟爆發時間表
日期[a] 地區 事件[b]
2018年[57]
8月3日 遼寧-瀋陽 瀋北新區,養殖戶[1][c]
8月16日 河南-鄭州 經濟開發區某食品公司屠宰場[d]
8月19日 江蘇-連雲港 海州區,養殖場[疫區公告 2]
8月23日 浙江-溫州 樂清市,養殖小區[疫區公告 3]
8月30日 安徽-蕪湖 南陵縣,養殖場[疫區公告 4]
9月2日 安徽-宣城 宣州區古泉鎮、五星鄉之養殖場[疫區公告 5]
9月3日 安徽-宣城 宣州區金壩辦事處,養殖場[疫區公告 6]
9月3日 江蘇-無錫 宜興市,養殖戶[疫區公告 7]
9月5日 黑龍江-佳木斯 郊區長青鄉,養殖戶[疫區公告 8]
9月6日 黑龍江-佳木斯 向陽區,養殖戶[疫區公告 9]
9月6日 安徽-蕪湖 南陵縣許鎮鎮,養殖戶[疫區公告 9]
9月6日 安徽-宣城 宣州區天湖街道,養殖戶[疫區公告 9]
9月6日 安徽-滁州 鳳陽縣,養殖場[疫區公告 10]
9月10日 安徽-銅陵 義安區,養殖場[疫區公告 11]
9月14日 河南-新鄉 獲嘉縣,養殖場[疫區公告 12]
9月14日 內蒙古-錫林郭勒 阿巴嘎旗,養殖戶[疫區公告 12]
9月17日 內蒙古-錫林郭勒 正藍旗,養殖戶[疫區公告 13]
9月20日 吉林-公主嶺 南崴子鎮,養殖場[疫區公告 14]
9月20日 內蒙古-科爾沁 右翼中旗,養殖戶[疫區公告 14]
9月24日 內蒙古-呼和浩特 屠宰場[疫區公告 15]
9月28日 吉林-松原 長嶺縣,養殖戶[疫區公告 16]
9月28日 遼寧-營口 大石橋市、老邊區,養殖戶[疫區公告 17]
10月7日 遼寧-營口 大石橋市高坎鎮革家村
旗口鎮宿東村
王圍村
新興村
老邊區路南鎮新立村
邊城鎮北於楊村
養殖戶[疫區公告 18][e]
10月8日 遼寧-鞍山 台安縣,養殖戶[疫區公告 20]
10月11日 遼寧-大連 普蘭店區,養殖場[疫區公告 21]
10月12日 遼寧-鞍山 台安縣新台鎮,養殖戶[疫區公告 22]
10月12日 天津 薊州區侯家營鎮,養殖戶[59]
10月14日 遼寧-鞍山 台安縣桑林鎮,養殖戶[疫區公告 23]
10月14日 遼寧-錦州、盤錦 錦州市北鎮市、盤錦市大窪區,養殖戶[疫區公告 24]
10月16日 遼寧-盤錦 大窪區西安鎮,養殖戶[疫區公告 25]
10月17日 山西-大同 左雲縣,養殖戶[疫區公告 26]
10月20日 雲南-昭通 鎮雄縣,牛場鎮與母享鎮,養殖戶[疫區公告 27]
10月21日 浙江-台州 三門縣,養殖專業合作社[疫區公告 28]
10月22日 湖南-益陽 桃江縣,養殖場[疫區公告 29]
10月22日 湖南-常德 桃源縣,養殖場[疫區公告 29]
10月25日 貴州-畢節 赫章縣,養殖戶[疫區公告 30]
10月26日 貴州-畢節 七星關區,3養殖戶[疫區公告 31]
10月27日 湖南-常德 桃源縣,養殖場[疫區公告 32]
10月30日 山西-太原 陽曲縣,養殖戶[疫區公告 33]
10月30日 湖南-懷化 沅陵縣,養殖戶[疫區公告 33]
10月30日 雲南-普洱 思茅區,養殖戶[疫區公告 33]
11月3日 山西-太原 陽曲縣西凌井鄉,養殖戶[疫區公告 34]
11月4日 重慶 豐都縣興義鎮,養殖戶[疫區公告 35]
11月5日 湖南 保靖縣,養殖戶[疫區公告 36]
11月7日 湖北-黃岡 羅田縣,養殖場[疫區公告 37]
11月8日 湖南-婁底 漣源市,養殖戶[疫區公告 38]
11月8日 吉林-延邊朝鮮族自治州 龍井市,養殖場區[疫區公告 38]
11月8日 江西-上饒 萬年縣,養殖戶[疫區公告 38]
11月8日 福建-莆田 城廂區,養殖場[疫區公告 39][f]
11月9日 安徽-池州 青陽縣,養殖場[疫區公告 40]
11月12日 湖北-黃岡 武穴市,兩個相鄰養殖戶[疫區公告 41]
11月15日 湖北-黃岡 浠水縣,養殖場[疫區公告 42]
11月15日 四川-宜賓 高縣,養殖戶[疫區公告 43]
11月16日 吉林-白山 渾江區,病死野豬[疫區公告 44][g]
11月16日 雲南-昭通 威信縣,養殖戶[疫區公告 45]
11月17日 江西-鄱陽 鄱陽縣(江西直轄縣),養殖場[疫區公告 46]
11月17日 雲南-昆明 呈貢區屠宰場[疫區公告 46]
11月17日 四川-成都 新津縣養殖場[疫區公告 46]
11月17日 上海 金山區,養殖戶[疫區公告 47]
11月19日 黑龍江-哈爾濱 道外區,養殖戶[60]
11月20日 湖南-懷化 鶴城區,養殖戶[疫區公告 48]
11月23日 北京 房山區青龍湖鎮、琉璃河鎮,養殖場[疫區公告 49]
11月23日 內蒙古-包頭 昆都侖區,養殖戶[疫區公告 50]
11月25日 湖北-黃石 陽新縣,養殖戶[疫區公告 51]
11月29日 天津 寧河區,養殖場[疫區公告 52]
11月30日 江西-九江 柴桑區,養殖場[疫區公告 53]
12月2日 陝西-西安 鄠邑區,養殖場[疫區公告 54]
12月2日 北京 通州區,養殖場[疫區公告 54]
12月2日 黑龍江 農墾總局北安管理局,野豬養殖場[疫區公告 54]
12月5日 四川-瀘州 合江縣,養殖戶[疫區公告 55]
12月5日 陝西-西安 長安區,養殖戶[疫區公告 55]
12月5日 北京 順義區,種豬場[疫區公告 55]
12月6日 山西-臨汾 堯都區,養殖戶[疫區公告 56]
12月9日 陝西-榆林 神木市,養殖戶[疫區公告 57]
12月9日 貴州-貴陽 白雲區,養殖戶[疫區公告 57]
12月12日 四川-巴中 巴州區,養殖戶[疫區公告 58]
12月12日 青海-西寧 大通縣,養殖戶[疫區公告 58]
12月16日 四川-綿陽 鹽亭縣,養殖戶[疫區公告 59]
12月16日 黑龍江-雞西 雞冠區,養殖戶[疫區公告 59]
12月18日 重慶 璧山區,養殖戶[疫區公告 60][61]
12月19日 廣東-珠海 香洲區,屠宰場[疫區公告 61][62]
12月20日 福建-三明 尤溪縣,養豬場[疫區公告 62][63]。生豬11950頭。[f]
12月21日 貴州-黔南州 龍里縣,養殖戶[疫區公告 63]
12月22日 廣東-廣州 黃埔區,養殖戶[疫區公告 64]
12月24日 福建-南平 延平區,養殖公司[疫區公告 65]。生豬5776頭。[f]
12月25日 廣東-惠州 博羅縣,養殖戶[疫區公告 66]
12月30日 山西-晉城 澤州縣,養殖場[疫區公告 67][疫區公告 68]
2019年
1月1日 黑龍江-綏化 明水縣,養殖場[疫區公告 69]。生豬約73000頭。[h]
1月12日 江蘇-宿遷 泗陽縣,兩間養殖場[疫區公告 70]。存欄生豬68969頭。[h]
1月13日 甘肅-慶陽 慶城縣驛馬鎮,養殖戶[疫區公告 71][疫區公告 72]
1月18日 甘肅-蘭州 七里河區,兩養殖戶[疫區公告 73]
1月19日 寧夏-銀川 永寧縣望遠鎮,養殖戶[疫區公告 74]
2月8日 湖南-永州 永州市經濟技術開發區,養殖場[疫區公告 75]
2月18日 廣西-北海 銀海區,兩個養殖小區[疫區公告 76]。共存欄生豬23555頭
2月20日 山東-濟南 萊蕪區,養殖場[疫區公告 77]
2月21日 雲南-怒江州 瀘水市,養殖場[疫區公告 78]
2月24日 河北-保定 徐水區,養殖場[疫區公告 79]。存欄生豬5600頭,死亡數未公布[i]
2月24日 內蒙古-大興安嶺 大興安嶺重點國有林場管理局桑都爾林場,野豬養殖戶[疫區公告 80]
2月27日 陝西-榆林 靖邊縣,養殖戶[疫區公告 81]。存欄生豬11334頭
3月7日 廣西-貴港市 港南區,養殖戶[疫區公告 82]。存欄生豬3172頭
3月12日 四川-廣安 鄰水縣,運輸車[疫區公告 83][j]
3月21日 重慶 石柱縣,養殖戶[疫區公告 84]
3月30日 湖北-恩施州 利川市,養殖場[疫區公告 85]
4月3日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烏魯木齊 米東區,養殖合作社[疫區公告 86]
4月4日 雲南省 香格里拉市,養殖戶[疫區公告 87]
4月7日 西藏-林芝 巴宜區、工布江達縣、波密縣,養殖戶[疫區公告 88]
4月7日 新疆-喀什地區 葉城縣,養豬場[疫區公告 89]
4月11日 新疆-喀什地區 疏勒縣,養殖戶[疫區公告 90]
4月19日 海南-儋州市 兩養殖戶[疫區公告 91]
4月19日 海南-萬寧市 兩養殖戶[疫區公告 91]
4月21日 海南-海口市 養殖戶[疫區公告 92]
4月21日 海南-澄邁縣 兩養殖戶[疫區公告 92]
4月21日 海南-保亭黎族苗族自治縣 養殖戶[疫區公告 92]
4月21日 海南-陵水黎族自治縣 兩養殖場戶[疫區公告 92]
5月18日 貴州-貴陽 烏當區,屠宰場[疫區公告 93]
5月20日 四川-阿壩州 若爾蓋縣降扎鄉[疫區公告 94]
5月21日 寧夏-石嘴山 惠農區河濱街道辦事處,養殖戶[疫區公告 95]
5月25日 雲南-文山州 硯山縣維摩鄉部分,養殖戶[疫區公告 96]
5月27日 廣西-博白 博白縣旺茂鎮部分,養殖戶[疫區公告 97]
5月29日 雲南-勐海 雲南省西雙版納州勐海縣部分,養殖戶[疫區公告 98]
5月31日 貴州-都勻 截獲的外省非法運入生豬中排查出非洲豬瘟疫情[疫區公告 99]
6月11日 貴州-都勻 都勻市,養殖戶[疫區公告 100]
6月28日 寧夏-中衛 沙坡頭區,生豬屠宰廠[疫區公告 101]
7月5日 廣西-玉林 陸川縣大橋鎮大塘村,養殖場[疫區公告 102]
7月6日 廣西-貴港 港北區中里鄉中里村,養豬場[疫區公告 103]
7月11日 湖北-黃岡 團風縣,養殖場[疫區公告 104]
7月17日 四川-樂山 夾江縣,養殖場[疫區公告 105]
7月26日 遼寧-瀋陽 康平縣,截獲的外省非法運入生豬中排查出非洲豬瘟疫情[疫區公告 106]
7月27日 遼寧-鐵嶺 西豐縣,截獲的外省非法運入生豬中排查出非洲豬瘟疫情[疫區公告 107]
8月1日 湖北-洪湖 萬全鎮,養殖戶發生非洲豬瘟疫情[疫區公告 108]
8月8日 廣西-防城港 防城區,截獲的外省非法運入生豬中排查出非洲豬瘟疫情[疫區公告 109]
8月26日 雲南-昭通 永善縣,大興鎮一養殖場發生非洲豬瘟疫情。[疫區公告 110]
9月10日 寧夏-銀川 興慶區,掌政鎮一養殖戶發生非洲豬瘟疫情[疫區公告 111]
更多非洲豬瘟疫情通報請見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網站http://www.moa.gov.cn/gk/yjgl_1/yqfb/

通常以技術部門中國動物衛生與流行病學中心(國家外來動物疫病研究中心),進行確診,由中國動物疫病預防控制中心向農業農村部進行匯報,最終由農業農村部發出公告,確立一個地區疫情,隨後進行相關協調工作。

應對[編輯]

疫情通報[編輯]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在2018年8月3日確認首起非洲豬瘟病例[1],隨即通報疫情給世界動物衛生組織[67]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68][69]

疫情控制[編輯]

為遏制非洲豬瘟疫情擴散,遼寧省鞍山市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給餐飲業者下發的告知書
山東省東平縣一處禁止運豬車輛通過的告示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於2018年8月31日印發《關於切實加強生豬及其產品調運監管工作的通知》,要求提升生豬及其產品的調運管理[70]

2018年10月24日,農業農村部畜牧獸醫局表示,既有疫情與飼餵餐廚剩餘物具有高相關性[35]

10月26日,農業農村部對非洲豬瘟實驗室樣品檢測工作做出指導。禁止任何單位與個人未經批准擅自進行病毒分離與實驗[71]

2018年11月23日,即首例疫情發生後三月余,農業農村部組織進行新聞發布會。該會介紹非洲豬瘟防控工作,並進行了問答[50]

2019年1月2日,農業農村部的119號公告更新了生豬屠宰相關規定[72]農業農村部畜牧獸醫局籌備組建國家非洲豬瘟參考實驗室[73]。1月3日發布了非洲豬瘟檢測試劑通知[74]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郵政局於2018年11月2日通告,禁止收寄活豬和未檢疫、未制熟的豬肉製品;對疫區省份所有豬肉製品禁止收寄[75]

聯合國糧農組織認為可能疫情擴散至亞洲其他地區[69],並且在2018年9月5日至7日,於泰國曼谷召開緊急會議,研討對策[76][4]

撲殺與疫區管理[編輯]

按照中國大陸相關法律法規,非洲豬瘟案例確認後,一般進行三項措施:

  1. 撲殺
  2. 無害化處理
  3. 疫區建立與管理

中國大陸確定疫情後,由地方動物防疫機構組織進行對疫點相關動物進行撲殺,由國家對撲殺之動物進行經濟補償。根據之前《動物疫病防控財政支持政策實施指導意見》(2017年制定),豬隻平均撲殺補償款為800元/頭[77]。有消息指,2018年9月13日,農業農村部與財政部聯合印發《關於做好非洲豬瘟強制撲殺補助工作的通知》中,提升補助到1200元/頭,提升幅度達50%[78];意在鼓勵農戶與地方不瞞報可能疫情。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動物防疫法》(1997年頒布,2007年最新修訂)與《非洲豬瘟疫情應急預案》(2017年制定),農業農村部在案例匯報後劃定疫點、疫區進行防護[30][79]

  • 疫點:發病豬所在的地點
  • 疫區:由疫點邊緣向外延伸3公里的區域
  • 受威脅區:由疫區邊緣向外延伸10公里的區域

非洲豬瘟的疫區觀察以六周為單位進行連續監測,無陽性案例再發生,需報國家單位,申請解除疫區。疫區解除封鎖6個月,需保持空欄,即不可馬上投入生產[79]

在2019年1月29日,農業農村部印發《非洲豬瘟疫情應急實施方案(2019年版)》,啟用「哨兵豬」機制,允許將解除封鎖時間由6周(42天)縮短為30天。同時,疫區解除後原本的6個月空欄期縮短為45天[80][81]

12月4日,全國政協農業和農村委員會召開非洲豬瘟疫情防控工作通報協商會[82],透露累計撲殺生豬63.1萬頭,強調「疫情總體可控」。

疫區解禁情況[編輯]

時序列表
疫區解封時間表[83]
日期 地區 備註
2018年
9月29日 遼寧-瀋陽[疫區解除公告 1] 非洲豬瘟發生後,第一例疫區解禁案例
10月1日 河南-鄭州[疫區解除公告 2]
10月4日 江蘇-連雲港[疫區解除公告 3]
10月10日 浙江-樂清[疫區解除公告 4]
10月17日 江蘇-無錫[疫區解除公告 5]
10月17日 安徽-宣城[疫區解除公告 6]
10月18日 安徽-蕪湖[疫區解除公告 7]
10月20日 安徽-滁州[疫區解除公告 8]
10月20日 安徽-蕪湖[疫區解除公告 8]
10月20日 安徽-宣城[疫區解除公告 8]
10月24日 安徽-銅陵[疫區解除公告 9]
10月31日 河南-新鄉[疫區解除公告 10]
11月1日 吉林-公主嶺[疫區解除公告 11]
11月2日 黑龍江-佳木斯[疫區解除公告 12] 當地解禁至匯報農業農村部,相隔10日
11月9日 吉林-松原[疫區解除公告 13]
11月22日 遼寧-營口[疫區解除公告 14]
11月25日 遼寧-大連[疫區解除公告 15]
11月27日 遼寧-鞍山[疫區解除公告 16]
11月28日 山西-大同[疫區解除公告 17]
11月29日 遼寧-開原[疫區解除公告 18]
12月3日 遼寧-盤錦[疫區解除公告 19]
12月4日 浙江-台州[疫區解除公告 20]
12月4日 遼寧-錦州[疫區解除公告 21]
12月5日 天津-薊州[疫區解除公告 22]
12月7日 湖南-益陽[疫區解除公告 23] 當地解禁至匯報農業農村部,相隔3日
12月11日 雲南-普洱[疫區解除公告 24] 當地解禁至匯報農業農村部,相隔3日
12月13日 貴州-畢節[疫區解除公告 25]
- - -
- - -
12月26日 湖北-黃岡[疫區解除公告 26]
12月27日 雲南-昭通[疫區解除公告 27]
12月27日 湖北-黃岡[疫區解除公告 28]
12月28日 雲南-昭通[疫區解除公告 29]
12月29日 雲南-昆明[疫區解除公告 30]
12月30日 四川-宜賓[疫區解除公告 31]
2019年
1月2日 四川-成都[疫區解除公告 32]
1月3日 湖北-黃岡[疫區解除公告 33]
1月4日 上海[疫區解除公告 34] 對應上海首起金山區廊下鎮
1月5日 湖南-懷化[疫區解除公告 35]
1月7日 黑龍江-哈爾濱[疫區解除公告 36]
1月10日 湖北-黃石[疫區解除公告 37]
1月10日 江西-九江[疫區解除公告 37]
1月11日 廣東-珠海[疫區解除公告 38]
1月12日 北京[疫區解除公告 39] 房山區青龍湖鎮
1月12日 天津[疫區解除公告 39] 寧河區
1月12日 北京[疫區解除公告 40] 房山區琉璃河鎮
1月15日 北京[疫區解除公告 41] 通州區
1月17日 陝西-西安[疫區解除公告 42]
1月18日 山西-臨汾[疫區解除公告 42]
1月19日 四川-瀘州[疫區解除公告 43]
1月21日 北京[疫區解除公告 44]
1月21日 陝西-榆林[疫區解除公告 45]
1月23日 青海-西寧[疫區解除公告 46]
1月24日 黑龍江-黑河[疫區解除公告 47]
1月24日 貴州-貴陽[疫區解除公告 48]
1月25日 四川-巴中[疫區解除公告 49]
1月28日 四川-綿陽[疫區解除公告 50]
1月28日 黑龍江-雞西[疫區解除公告 50]
1月30日 內蒙古-呼和浩特[疫區解除公告 51]
1月30日 內蒙古-包頭[疫區解除公告 51]
2月1日 重慶[疫區解除公告 52] 璧山區
2月1日 福建-三明[疫區解除公告 53]
2月3日 廣東-廣州[疫區解除公告 54]
2月3日 貴州-黔南州[疫區解除公告 55]
2月6日 廣東-惠州[疫區解除公告 56]
2月7日 福建-南平[疫區解除公告 57]
2月13日 山西-晉城[疫區解除公告 58] 澤州縣
2月25日 黑龍江-綏化[疫區解除公告 59] 明水縣
2月27日 江蘇-宿遷[疫區解除公告 60] 泗陽縣
2月28日 甘肅-慶陽[疫區解除公告 61] 慶城縣
3月5日 寧夏-銀川[疫區解除公告 62] 慶城縣
3月5日 甘肅-蘭州[疫區解除公告 63] 七里河區
3月23日 甘肅-蘭州[疫區解除公告 64] 經濟技術開發區
4月4日 山東-濟南[疫區解除公告 65] 萊蕪區
4月4日 雲南-怒江[疫區解除公告 66] 瀘水市
4月14日 陝西-榆林[疫區解除公告 67] 靖邊縣
4月25日 廣西-貴港[疫區解除公告 68] 港南區
5月4日 重慶[疫區解除公告 69] 石柱縣
5月17日 湖北-恩施州[疫區解除公告 70] 利川市
5月22日 新疆-烏魯木齊[疫區解除公告 71] 米東區
5月22日 海南-儋州[疫區解除公告 72] 儋州市
5月23日 海南-萬寧[疫區解除公告 72] 萬寧市
5月24日 海南[疫區解除公告 72] 澄邁縣、保亭縣
5月24日 海南[疫區解除公告 72] 陵水縣
5月24日 海南-海口[疫區解除公告 72] 秀英區
5月24日 內蒙古-大興安嶺[疫區解除公告 73] 重點國有林管局桑都爾林場
5月28日 西藏-林芝[疫區解除公告 74] 巴宜區、工布江達縣、波密縣
6月1日 新疆-喀什地區[疫區解除公告 75] 葉城縣、疏勒縣
6月3日 雲南-迪慶[疫區解除公告 76] 香格里拉市
6月14日 貴州-貴陽[疫區解除公告 77] 烏當區
7月4日 四川-阿壩州[疫區解除公告 78] 若爾蓋縣
7月9日 寧夏-石嘴山[疫區解除公告 79] 惠農區
7月9日 雲南-文山[疫區解除公告 79] 硯山縣
7月26日 貴州-黔南[疫區解除公告 80] 都勻市
8月9日 寧夏-中衛[疫區解除公告 81] 沙坡頭區
更多非洲豬瘟疫情解除公告請見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網站http://www.moa.gov.cn/gk/yjgl_1/yjcl/
  • 疫區解禁: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下發的規定,在根據《非洲豬瘟疫情應急預案》與《非洲豬瘟防控技術規範》要求進行封鎖處理後,連續6周無新病例,由當地部門驗收後,進行封鎖解除[84][85]

疫苗研發[編輯]

在非洲豬瘟疫情於中國大陸爆發時,世界上未有相應的疫苗,也使得其成為「不治之症」。嚴峻的形勢使得中國大陸開始探討疫苗研發可行性,在2019年1月12日,中華人民共和國科學技術部組織公共安全會議,對「非洲豬瘟等外來動物疫病防控科技支撐」立項討論,其中提及「非洲豬瘟病毒基因缺失活疫苗」,引起關注[86][87]。據媒體報導,中國科學家報告研製出非洲豬瘟疫苗[88]

豬肉供應協調[編輯]

2018年,受到中美貿易摩擦影響,中國已在早些時候停止進口美國豬肉;但據美國農業部11月29日的周報數據,中國在前一周向美國發出貿易戰開始以來最大一筆豬肉訂單,以應對豬瘟疫情造成的豬肉供應短缺[89][90][91]

在2006年由豬藍耳病造成了豬肉價格動盪後,中國大陸於2007年開始設立中央儲備肉制度[19][92]。有分析指,非洲豬瘟蔓延可能會動用相關儲備[93]。 商務部於2019年8月29日召開例行新聞發布會,新聞發言人高峰表示,將密切跟蹤市場動態,會同相關部門,適時投放中央儲備豬肉,增加肉類市場供應[94]。9月18日,華商儲備商品管理中心宣布向市場投放1萬噸的冷凍儲備豬肉,以競價交易的方式進行,並規定每個企業的成交量不能超過300噸[95][96]

政策與人事[編輯]

2019年新年伊始,有消息指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辦公廳印發文件,就非洲豬瘟疫情防控不力展開問責,計223名官員受到處分[97]。1月4日,農業農村部新聞辦公室發文,針對相關人員追責的幾類失職進行了劃分;同時指出,在落實既定工作措施的情況下發生疫情,不應追責[98]。2月19日,湖南永州市一大型養豬場感染非洲豬瘟後,養豬場負責人因非洲豬瘟防控不力被刑拘[99]

2019年3月1日,緊接著2月份多品牌市售食品檢測出非洲豬瘟病毒陽性事件,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安部召開新聞發布會,通報了涉非洲豬瘟10起典型案件[100][101];其中6起為妨害動植物防疫檢疫,其餘為非法販售、生產製品。

2019年5月16日,據農業農村部消息,農業農村部辦公廳、市場監督管理總局辦公廳近日發布《關於做好非洲豬瘟病毒檢測結果通報和發布的通知》,規定由農業農村部和市場監管總局統一發布信息,其他單位和個人不得擅自公布非洲豬瘟病毒檢測相關信息。[102]

境內影響[編輯]

非洲豬瘟對中國大陸經濟已經造成重大影響。中國工程院院士李德發在一個豬業論壇上表示,不計算產業的上游和下游,非洲豬瘟據推算造成了直接損失一萬億。[103]自2018年發現非洲豬瘟後,據計銷毀豬隻將近120萬,其豬肉價格與同一年前相比,翻將近一倍[104]。據農業農村部報告,2019年5月,生豬存欄量同比下降22.9%,能繁母豬存欄量同比下降23.9%[105]。中國官方報告顯示2019年5月母豬較2018年同期削減近24%,已經算是「保守」估計了。嘉吉預混料營養英語Provimi亞洲區業務的董事總經理John Fering指出,市場上不少預測,皆認為中國母豬在2019年已下滑了45%[106]

供貨問題[編輯]

非洲豬瘟疫情帶來了對中國大陸豬肉產業的衝擊。作為2018年8月首批疫區範圍內的企業,中國大陸肉類生產企業雙匯集團的豬肉生產受到影響[107]雙匯集團因10月底被檢出出口至台灣的豬肉製品含非洲豬瘟病毒,股價受挫[108]。養殖類的唐人神等企業在11月9日的安徽池州事件中,送檢的飼料樣品檢出為陽性,安全性遭到質疑[109][110][111]

新京報於11月底採訪雙匯集團,該公司委婉拒絕回答台灣檢出陽性案例事件;同時也表示其漯河工廠豬肉來源河南省境內,供應充足[112]。而台灣多次檢出非洲豬瘟陽性的「秋林-里道斯」廠牌,也使得上市公司秋林集團於12月18日出面澄清,該商標為獨立廠牌,與上市企業無關[113]。此外,豬肉製品生產商農大紅腸[114]等廠家生產的豬肉製品亦被檢出非洲豬瘟病毒。

中國海關總署在2018年12月26日通報,12月21日在天津海關有2批待出口的豬血漿蛋白粉檢測到非洲豬瘟病毒,蛋白粉原料來自天津地區12個屠宰加工廠[115]

2019年2月9日,湖南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瀘溪縣重大動物疫病防制指揮部辦公室對來源於吉首市凌雲冷凍食品批發部凍庫的產品進行抽樣,在瀘溪縣好又多和萬家福兩家超市共抽取4個批次12份樣品。經檢測,其中由河南三全食品有限公司生產批次為20190113H的「三全灌湯水餃」3份樣品為非洲豬瘟病毒核酸陽性[116]。除此之外鄭榮、科迪金鑼等廠家的產品樣品亦被檢出非洲豬瘟病毒核酸陽性[117]。三全食品後將非洲豬瘟病毒核酸陽性疑似批次產品全部封存,相關產品已全部下架[118]。而在2月16日19時左右,金鑼在天貓京東等電商平台上下架涉事香腸,但客服人員表示「暫時不銷售」,否認因非洲豬瘟問題而停售。2月18日晚,上述同款的香腸商品又開始在上述平台出售。該公司客服稱「目前公司沒有收到相關權威部門的通知,同時公司將進一步核查此事件」[117]

2019年2月14日,三全、科迪、金鑼等11企業被檢出含有「非洲豬瘟」病毒的速凍餃子、香腸等產品[119][120]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農業農村部在2月19日表示,已要求企業立即追溯豬肉原料來源,並對豬肉製品進行了處置[121]。2月20日,三全食品子公司國福龍鳳委託河南全惠食品有限公司生產的薺菜豬肉水餃亦被查出非洲豬瘟病毒核酸陽性,相關產品已在全國範圍內封存和下架[122]

2019年12月,廣東佛山南海合誼肉聯有限公司被官媒揭發,為牟利而屠宰病死豬並蓋上檢疫合格章,分銷廣州、佛山等地的市場,每天輸出病死豬達數千斤。當局隨即展開行動,刑事拘留據計有19人[123]。而據報廣州市市場監管局在消息曝光後,即對全市農貿市場、超市和肉品經營店等全面核查,在黃埔區魚珠街頂崗臨時疏導點和頂崗平價農貿市場部分檔口查獲病死豬肉[124]

動物種類保護[編輯]

中國大陸本土的家豬品種,在受到外來種的衝擊後轉為弱勢,需要加強保護[125][126]

紐約時報報導,一項針對東北民豬的保護活動由於非洲豬瘟流行造成的生豬運輸管控而無法進行[127] 。10月20日,俄羅斯濱海邊疆區聯邦獸醫局表示,由於非洲豬瘟可以感染野豬,也造成了野外東北虎的生存風險[128]

肉類進口[編輯]

中國豬肉的生產和消費,佔全球豬肉總量的三分之二[104],自去年中國爆發非洲豬瘟以來,已撲殺超過100萬頭豬隻,為彌補國內豬肉短缺,中國不得不從國際市場購買。由於德國尚未受到非洲豬瘟影響,因此湧入大量來自中國訂單,德國國內豬肉價格也因此水漲船高,從2019年3月份起自每公斤1.4歐元增至1.8歐元[129]

路透社、美國之音和BBC報導稱,中國在2018年對美國農產品徵收了報復性關稅,其中對美國豬肉的關稅是62%。但根據美國農業部消息,中國依然在2019年8月2日至8日期間購買了約1萬200噸美國豬肉[130][131][132][133]

2019年前三季度,中國進口豬肉132.6萬噸,增加43.6%[134]美國農業部(USDA)表示在中美貿易戰下,中國保持加大美國豬肉的進口,預計2019年的進口量比去年增長67%。此外,中國也對歐洲與巴西的肉類工廠加發許可證,試圖平息國內肉品價格漲勢[8]。2019年12月,中國豬肉進口量較上年同期增長近三倍。2019年全年中國豬肉進口則增長75%[135]

豬肉等肉類市道走勢[編輯]

非洲豬瘟導致中國豬肉價格大幅上漲

自非洲豬瘟疫情發生,豬肉價格已經出現大幅上漲。截至2019年4月26日,豬肉價格與去年同期相比增長46.3%[136]。由於非洲豬瘟造成生豬和能繁母豬存欄下降,農業農村部預計2019年下半年豬肉價格上漲約70%[137]。2019年8月31日,農業農村部市場與信息化司、畜牧獸醫局有關負責人表示,非洲豬瘟疫情發生以來,豬肉消費受到抑制。當年1到6月集貿市場豬肉消費量同比下降12%[138]

據報自2019年4月開始,中國豬肉漲價開始加劇;8月底,達到幾個月來的最高點。《新京報》記者採訪時,市民抱怨豬肋排價格已高達每公斤88元人民幣,此等高價前所未見。農業農村部8月23日公布的數據顯示,豬肉批發價格比上個月上漲了26%,達到每公斤30.79元[139][140]商務部10月30日發布數據顯示,十月最後一周的肉類批發價有上升趨勢,其中豬肉為每公斤51元,月內價升近一倍;牛肉、羊肉價格為約每公斤66元和63元,與前周相比分別升1.2%和1.7%[141]。上海地區的豬肉價格在3個月內攀升120%,雞鴨等食品升幅也有60%。據指多所幼兒園和小學負責人都普遍叫苦,稱隨著肉價飛漲,原本價格無法購買同等分量的肉類[142][141]

中國官員說,豬肉價格上漲主要受非洲豬瘟的影響。[143]也和愈演愈烈的美中貿易戰有所關聯。2019年2月到5月,中國買家共取消了4513噸美國豬肉訂單。直到8月初,才恢復採購了1萬零200噸美國豬肉。中國對美國豬肉徵收62%的關稅。[144]

限購[編輯]

2019年8月31日,農業農村部有關負責人承認2018年5月後受非洲豬瘟疫情影響,生豬產能下降明顯,豬價短暫調整後持續較快上漲[138]。為應對持續上漲的豬肉價格,據不完全統計,截至9月有南寧、海口、江西、廣東、江蘇、四川等近十個省市縣出台了豬肉限價限購的相關政策[145][146]。部分地區還實施憑票限購。福建多地就實行豬肉限購,市民須憑身分證買肉,如莆田市荔城區以4元每公斤的價格對2所平價商店的豬肉實施定向補貼,當地市民可憑身份證在指定商店購買合計2公斤的平價豬肉。[147][148]

廣西南寧市政府9月1日頒令,要求當地十大菜市場對豬肉限價、限量供應。其中位子淥市場即日推出過豬肉票,在9月3日停用。當時每張票可購買0.5公斤平價豬肉,每人每天限購2斤,領取不需登記[146][149]

跨境肉品走私[編輯]

2019年10月尾,廣東省公安廳打擊走私新聞發布會上,打私局局長周華山介紹,第三季度緝私部門查獲的走私案件數、涉案值,與2018年同比均有上升。因市場需求旺盛,同時期凍品走私明顯上升,以豬腳雞翅牛肉等為主[150]

「炒豬團」[編輯]

2019年12月,《半月談》報道指,由於非洲豬瘟肆虐,豬肉價格高漲,有省份加強調控、限制生豬跨省調運,但就有人藉此牟利,組成「炒豬團」跨省販豬(包括病豬),甚至散播疫情謠言、向豬場投放非洲豬瘟病毒以低價收豬。有「炒豬團」一天可調運4000頭豬,每頭毛利潤1000元,一車運送100頭豬即可獲利約10萬元[151]。而此前有企業發現「炒豬團」懷疑以無人機向其養殖場投放非洲豬瘟病毒,遂加設無人機管制設備反制,結果干擾到附近民航GPS信號,被當局處罰[152]

中國大陸以外的影響[編輯]

2019年8月28日,聯合國糧農組織表示,中國大陸的非洲豬瘟疫情可能擴散至其他亞洲國家和地區[69]。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網站顯示,亞非歐多國均有非洲豬瘟疫情通報[153]世界動物衛生組織10月31日表示,全球範圍會有四分之一的活豬被宰殺銷毀。而世界存欄豬數量會急劇降低,會引致食品供應緊張與豬肉食品價格攀升,其它與豬有關的產品,如血液稀釋型肝素等也將可能會短缺[104]

俄羅斯[編輯]

俄羅斯農業安全監督機構2019年8月5日表示,位於俄國遠東的濱海邊疆區、靠近中國邊境的一座小型農場,爆發非洲豬瘟疫情。濱海邊疆區的首府為海參崴[154]

2019年9月20日,濱海邊疆區再度出現非洲豬瘟新病例[155]

蒙古國[編輯]

地理上,蒙古位於俄羅斯與中國大陸之間,直接陸地接壤,受到疫情傳播的風險較大。2019年1月13日,蒙古國確認境內出現非洲豬瘟疫情[156]

韓國[編輯]

2018年9月5日,大韓民國農林畜產食品部通報了兩起,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攜帶豬肉製品攔截情況,發生在8月20日的仁川國際機場,與8月26日的濟州島;檢測顯示病毒基因,與來自中國大陸的毒株匹配[157][158]

至2019年1月,共出現3起非洲豬瘟陽性檢測攔截案例,韓國輿論認為目前針對處罰太過鬆散[159]

韓國為防堵非洲豬瘟入侵,宣布自2019年6月1日起實施新檢疫措施,旅客違規攜帶非洲豬瘟疫區豬肉入境,第一次違規者處以500萬韓圓(約4200美元),第2次違規者處以750萬韓元(約6300美元),第3次違規者處以1000萬韓幣(約8400美元)[160]

2019年9月17日,南韓農業部證實,京畿道坡州市一處養豬場發現首例非洲豬瘟疫情[161]

2019年9月18日,韓國農業部表示,漣川郡一家飼養著2000頭豬的養豬場,17日下午2時左右向京畿道防疫部門通報疫情,並將疑似感染病毒的死豬採樣送驗,18日確認檢測結果呈陽性,確診為非洲豬瘟。至此,韓國的非洲豬瘟病例已增至2例[162]

南韓政府2019年9月24日發布「全國家畜禁足令」,並擴大重點防控區。南韓農林畜產食品部,宣布全國家畜禁足令自24日中午12時生效,禁止人員和車輛在48個小時內出入全國養豬場、屠宰場和飼料廠,日後將視具體情況繼續發布禁令。南韓農畜部也擴大重點防控區,從原本坡州市、漣川郡、抱川市、東豆川市、金浦市、鐵原郡6處,擴大到京畿道、仁川和江原道全境,相應地區的家畜禁足令時限定為3週[163]

截至2019年9月26日為止,南韓已有6例被確診為非洲豬瘟病例,發生瘟疫的區域,主要集中在京畿道北部地區及仁川市江華郡。南韓農林畜產食品部今早還接到2個新增疑似病例。目前南韓共屠殺2萬2千多頭豬,預計屠殺總數將超過6萬頭[164]

南韓政府2019年9月26日針對全國所有養豬場、屠宰場及相關設施,全都發布了運送禁令[165]

截至2019年9月27日上午為止,韓國仁川江華島一帶發生了第9起病例。至今為止,9個確診案件全都在南北韓邊境,其中5例就來自江華島。韓國農林畜產食品部透露,到27日上午為止,全韓已撲殺了將近3萬頭豬,目前預估會撲殺到6萬隻左右[165]

2019年10月1日南北韓交界的京畿道坡州市也確認第10例確診,是該地第3起病例,同時今2019年10月2日坡州市又發現1例疑似病例。目前南韓撲殺生豬將破10萬頭,佔南韓全國產量1%。南韓農林畜產食品部宣布,對京畿、仁川、江原等地發布48小時生豬禁運令。由於2019年米塔颱風將襲朝鮮半島,防疫單位憂心颱風帶來的強風豪雨恐沖刷掉疫區的消毒劑[166]

2019年10月2日,非洲豬瘟疫情在南韓持續擴大,繼1日在京畿道坡州市發現的病例確診為第10例非洲豬瘟病例後,今稍早在坡州市發現的疑似病例再呈陽性,非洲豬瘟確診病例增至11例。[167]

2019年10月3日,韓國坡州市於9月17日爆發該國首起非洲豬瘟病例,此後全韓養豬場雖進行大範圍消毒,染病豬隻仍不斷增加,3日又確認了2起疫情,導致韓國非洲豬瘟達到了13例。[168]

2019年10月19日 南韓各地養豬場目前已確認14起非洲豬瘟病例,檢疫人員在感染農場的3公里半徑範圍內進行全面撲殺,迄今約有15萬頭豬遭人道處理。[169]

2019年11月1日南韓農林畜產食品部表示,從仁川國際機場入境的兩名旅客從中國帶來的豬肉製品中檢驗出非洲豬瘟病毒。韓國聯合通訊社報導,這兩名旅客分別是中國人和韓國人。這使得從血腸、肉腸等豬肉加工食品中檢出含有非洲豬瘟病毒基因的案例增至19例[170]

2019年11月3日,韓國國家環境研究所表示,鐵原郡兩韓邊境地帶由軍隊發現的野豬遺體,證實感染了非洲豬瘟病毒,這已是第20隻韓國野豬被驗出豬瘟[171]

日本[編輯]

日本羽田機場邊檢處設立的海報

日本農林水產省下屬動物檢疫所,在中國大陸出現疫情後,加強了對入境的動物檢疫工作[172]。同時加強宣導,上線了專門的「非洲豬瘟」專題頁面[173]

旅客流動帶來了這種傳播風險,截至11月12日,日本農林水產省通報了兩起入境檢疫陽性事件:

  • 2018年(平成30年)10月22日通報:10月1日,從北京飛往新千歲機場的一名旅客的行李中,有1.5kg的豬肉製品;其在之後18日與19日的檢測中,呈現非洲豬瘟陽性,基因片段與中國大陸毒株吻合[174][175]
  • 11月9日通報:10月14日上海飛往羽田機場的旅客攜帶的餃子中檢出陽性[176]
  • 11月22日,大連往成田機場航班,隨身行李檢出陽性[177]

2018年8月28日,東京電視台播放了特殊技能犬隻的特別節目,以機場的「檢疫探知犬」作為切入[178]。節目主角Albert犬發現了一對中國夫婦攜帶行李中有違禁品,經查明為10kg的肉製品;由於事發時為非洲豬瘟檢疫工作升級期間,該片段也引起傳播與熱議。

2019年1月,從中國大陸帶進日本的豬肉香腸中,被檢測出活的非洲豬瘟病毒。這是日本首次發現具傳染力的非洲豬瘟病毒。據農林水産省說法,在兩名分別從中國青島和上海飛往日本名古屋中部機場的中國遊客行李中發現豬肉製香腸,兩人都稱是作為土產,調查結果從中驗出了非洲豬瘟病毒[179][180]

日本農林水產省動物檢疫所在網站上公布細則,自2019年4月22日起,將嚴格實施肉製品違法入境事宜。若確定隨身行李檢查出違法肉製品等畜產品,攜帶者即成為處罰對象。根據日本的家畜傳染病預防法,未申報即造法攜帶畜產品入境,可能裁罰有期徒刑3年或100萬日圓以下的罰金[181]

台灣[編輯]

由於兩岸關係較為特殊,有大量的旅遊探親及商務往來,也加劇了關口阻截壓力。由於1997年口蹄疫造成的影響,當局對豬肉產業給予重視,出台了相關政策,提前進行非洲豬瘟防護。在事務性的防護與宣導工作之外,亦造成了輿論探討及政治相關操作[182]

中華民國政府透過世界動物衛生組織會籍[k]在第一時間與世界各國和地區同步獲知疫情。8月6日中華民國行政院農業委員會動植物防疫檢疫局發布中國大陸疫情資訊[184],期間中華民國媒體包括《中央通訊社[185][186]、《聯合報[187][188]、《蘋果日報[189][190]、《自由時報[191][192]、《中國時報[193][194]等皆跟進報導。8月9日行政院院長賴清德要求相關部會加強辦理並配合農委會所需的疫情協助事宜[195];8月22日中華民國總統蔡英文指示各部會研議疫情的防範措施[196]

中華民國政府自2007年起禁止攜帶活動物及其產品、活植物及生鮮產品、鮮果實入境,為維護民眾健康、保護國內生態及防疫檢疫需要[197]。而自2018年8月中國大陸疫情爆發,即加強了在機場、港口等區,針對大陸入境航班行李的檢查;在9月1日開始,針對違規攜帶開罰。農委會動植物防疫檢疫局表示,來自中國大陸的調製動物飼料均禁止輸入(代號MW0),僅少部分可專案核准有條件輸入(代號MP1)。

至2019年1月10日,統計旅客違規攜帶之豬肉產品,12件檢出非洲豬瘟陽性[198];6件為棄置箱採樣,6件為旅客行李檢出。行政院農業委員會於10月31日[199]、11月13日[200]、11月30日[201]12月12日(2例)[202]、12月20日[203]、12月21日[204]、1月3日[205]、1月5日(2例)[206]及1月10日(2例)[207]進行通報,皆與大陸本次疫情毒株(CN201801)匹配。2018年11月6日,中華民國關務署臺北關統計同年9月至今,於快遞專區查獲未經報驗的大陸豬肉與肉製品累計已達108公斤[208]

位於金門縣水頭碼頭入境大廳內的非洲豬瘟防護宣傳公告,提醒旅客禁止攜帶家畜肉類產品入境

2018年11月30日,中華民國立法院三讀通過《動物傳染病防治條例修正案》,將未依規定申請檢疫所攜動物產品者的罰緩金額提高至新臺幣1萬元以上至新臺幣100萬元以下。此修正案從12月12日公布,14日正式實施,而在12月12日,農委會透過災防告警系統發送防疫簡訊,宣導民眾不得攜帶豬肉入境。由於自14日實施後起3天已查獲41件違法情事,因此從12月18日開始,將初犯罰鍰從新臺幣5萬提高至新臺幣20萬。防檢局針對外界質疑14日公告的裁罰基準太低應予提高,該局已於18日再度公告修正該基準,旅客如自3年內有發生非洲豬瘟國家違規攜帶豬肉產品入境遭查獲,第一次的罰鍰由5萬元提高到20萬元,第2次以上違規直接開罰100萬元,希望能嚇阻心存僥倖的人[209]。台灣進入高度戒備狀況,1月3日起旅客從金門來台無論生熟豬肉品都不能攜入到台灣,違者將以違反動物傳染病防治條例第28條開罰5萬元到100萬元台幣[210]。另有統計2018年12月18日止,以專案核准有條件輸入(代號MP1)自中國大陸輸入之調製動物飼料55件,都是化學合成或酵母菌等維生素成分飼料,無傳播非洲豬瘟病原疑慮[211]。自2019年1月25日起,違規自豬瘟疫區攜帶豬肉製品欲入境臺灣之外國人若被動植物防疫檢疫局等人員查獲而未當場繳清罰鍰新臺幣廿萬元,就會被內政部移民署國境事務大隊強制驅逐出境,已有數名外籍人士遭遣返,且管制五年內不得入境臺灣;中華民國國民則可先入境、但需於一個月內繳納罰款[212][213][214][215]

兩岸動物防疫合作爭議

2018年12月13日,立法院衛環委員會舉行防疫專案報告,農委會防檢局無奈表示,非洲豬瘟疫情在中國大陸蔓延,但對方未依第四次江陳會談所簽訂的海峽兩岸農產品檢疫檢驗合作協議內容即時分享資訊,甚至無視詢問[216]。總統蔡英文在2019年新年講話中,指大陸當局一直沒有依照相關協議,即時將非洲豬瘟疫情通報給台灣,認為對方在疫情防治上未有真心合作[217]

2018年12月31日,金門金沙鎮田埔發現疑似中國大陸漂流而來的非洲豬瘟陽性病死豬屍體後,農委會防檢局研判其來自中國福建九龍江流域,然而當前在中國通報及世界動物衛生組織報告上該區域尚未列入疫區[218]。雖然中華民國政府通報中國大陸要求管制病死豬,據《自由時報》報導,中國大陸方面沒有對通報給出正式回應[219]。但早在2018年12月26日,國務院台灣事務辦公室新聞發言人馬曉光於記者會上已經回應中國時報記者表示,因台灣方面從未向大陸進口豬肉,所以2009年簽定的《海峽兩岸農產品檢疫檢驗合作協議》並不適用,大陸方面因此也沒有按相關協議向台灣方面通報非洲豬瘟疫情的義務;此外,兩岸的信息交換和防控交流的民間機制早在2004年就已經建立,由海峽兩岸農業交流協會財團法人農村發展基金會負責,但在2017年,台灣方面的農村發展基金會實行轉型後,人員被撤換,機制被中斷,相關交流機制至今未能恢復;國台辦方也強調台灣可以向世衛組織了解相關情況[220]

香港[編輯]

2018年12月,與香港臨近的廣東省出現非洲豬瘟疫情,使得態勢嚴峻;至2018年12月25日,受疫情影響而暫停供港活豬的養殖場增至18個,香港市面出現豬肉價格上漲[221]。同時,香港本地業界希望港府的上水屠房荃灣屠房(屠宰加工處理設施)分開處理大陸與香港本地豬隻[222]

香港食物環境衞生署要求,2019年1月12日開始,全港禁止使用廚餘餵飼豬隻[223]

2019年1月17日,香港長洲東灣泳灘發現一具豬屍。漁護署當晚公布,有關豬隻屍體對非洲豬瘟病毒的測試,呈陰性反應。惟據悉,這豬隻屍體的豬耳附有標籤,用耳標籤正是中國大陸豬廣泛的做法,料可交中國大陸政府追查豬隻來源。[224]

香港豬肉業界於2019年1月21日決定:2019年農曆新年期間,上水屠房和荃灣屠房兩個屠場於年三十晚(2月4日)屠清場內所有的活豬,同時年初一至初三(2月5至7日)不再屠宰新豬,以對屠房作徹底清潔。香港豬肉價格受此影響將上升兩成左右[225][226]

2019年5月10日晩上,香港食物及衞生局宣布,上水屠房提交一隻來自廣東湛江的豬隻內臟樣本被漁護署驗出非洲豬瘟陽性。這是香港發現的首例非洲豬瘟疫情[227]。香港食衞局決定銷毀該屠宰場內6000頭豬隻[228]

2019年5月31日晚上,香港食物及衞生局宣布,上水屠房提交一隻來自福建湄洲島的死亡豬隻被漁護署驗出非洲豬瘟陽性。上水屠房由31日晚起再宣布列為疫區停止運作,場內4700頭活豬須銷毀。而經過上次經驗,會爭取在4天內完成消毒重開。大陸已暫停活豬供港,暫未能確定下周五(2019年6月7日)端午節前能否恢復正常活豬供應[229]

香港政府2019年9月3日公布,上水屠房有3個豬樣本驗出非洲豬瘟病毒,而屠房運作不受影響[230][231]

緬甸[編輯]

根據緬甸「伊洛瓦底江雜誌社」報導,位於緬甸東北部的撣邦在2019年8月1日至6日期間有12頭豬隻疑似感染非洲豬瘟(ASF)喪命,後來緬甸當局證實這些豬隻屍體確實驗出非洲豬瘟病毒的細胞。[232]

泰國[編輯]

泰國於2018年11月曾在清萊國際機場攔截一宗非洲豬瘟陽性案例,隨事態發展,亦加強旅客行李查驗[233]。此外,其國家南部也受到走私豬肉造成的傳播風險威脅[234]。泰國畜產發展局表示,非洲豬瘟若於泰國爆發,或造成1000億泰銖經濟損失。

馬來西亞[編輯]

馬來西亞於2018年9月初即宣布禁止中國大陸豬肉產品入境;在2018年12月26日,嚴禁細分的6種中國大陸產豬肉製品進入;同時也對周邊泰國、越南的豬肉進口加強檢查[235]。從11月12日開始,當局陸續禁止由中國大陸、蒙古、越南、北韓、柬埔寨、寮國、南韓、緬甸、菲律賓及東帝汶入口生豬及豬肉產品,但當地市面一直有走私的豬肉製品。在全馬面積最大的砂拉越,當地獸醫服務局局長通告指,當局早前對中國(非法)入口的17罐午餐肉作非洲豬瘟病毒檢測,10月25日發現其中一個樣本帶有非洲豬瘟病毒。相關部門隨即檢查所有超市,把受影響的產品下架[236][237][238]

新加坡[編輯]

新加坡國家發展部下屬農糧局,於2019年1月宣布暫停從中國大陸出現疫情的省份進口豬肉。由於新加坡市面僅4%豬肉產品從中國大陸進口,對市場影響不大[239]

越南[編輯]

2019年2月19日,越南確認境內出現非洲豬瘟疫情。[240];其後,非洲豬瘟在越南全境迅速蔓延,至2月25日,越南中部地區的清化省安定縣人民委員會主席劉武林(Luu VuLam)證實,當地驗出非洲豬瘟病毒。

2019年5月19日,越南農業部門表示,非洲豬瘟疫情續擴大蔓延,全越南共有34個省市淪為疫區,已撲殺約150萬頭豬[241]

2019年5月27日,至今有42個省市淪為疫區,撲殺約170萬頭豬,占全國豬隻總數逾5%。越南農業部門警告,南部地區目前適逢換季期,運河系統密集,疫情可能擴大蔓延[242]

2019年6月4日,越南非洲豬瘟疫情持續升溫,至今已蔓延到全國52個省市,逾200萬頭染病豬隻被迫撲殺[243]

2019年6月26日,越南新發10起家豬非洲豬瘟疫情[244]

2019年7月8日,越南全國至今已有62個省市爆發疫情,僅剩寧順省未淪陷,被迫撲殺的染病豬隻約300萬頭,占全國豬隻總數的10%[245]

2019年12月11日,越南全國63個省市667個縣的8553個鄉均發生了非洲豬瘟疫請,需要銷毀的病豬總量已接近595萬頭,總重量超過34萬噸,占全國豬總重量的9%左右。

朝鮮[編輯]

2019年5月23日,北韓慈江道一家協同農場出現77頭死亡豬,隨即申報出現非洲豬瘟疑似症狀,5月25日被確診為非洲豬瘟,這是北韓地區首次出現非洲豬瘟疫情。爆發疫情的農場剩餘22頭豬被全部撲殺[246]

菲律賓[編輯]

2019年9月9日,菲律賓農業部已證實當地發生非洲豬瘟案例,疫情發生於呂宋島布拉干省及黎剎省的豬場,已撲殺7416頭豬隻[247]

2019年9月20日,菲律賓農業部表示,該國首都馬尼拉家庭養豬場的豬,血液檢體檢出非洲豬瘟陽性反應[155]

2019年12月11日,菲律賓在馬尼拉港口檢獲一批中國製造的進口灣仔碼頭芹菜豬肉水餃,貨品並未取得衛生許可,其後驗出非洲豬瘟病毒,海關已全數作銷毀處分[248]

柬埔寨[編輯]

2019年4月3日,柬埔寨當局確認境內出現非洲豬瘟疫情[249]

寮國[編輯]

2019年6月20日,寮國當局確認境內出現非洲豬瘟疫情[250]

東帝汶[編輯]

東帝汶於2019年9月27日向世界動物衛生組織通報該國發生非洲豬瘟案例。依據東帝汶向世界動物衛生組織通報資訊,該國北部狄力縣後院式養豬場發生非洲豬瘟,共發生100例,發病405頭豬隻均已死亡,該縣預估飼養44,000頭豬。通報中也提到包考市及利基薩市也有豬隻疫情,但尚未確認[251][252]

義大利[編輯]

在中國爆發非洲豬瘟後,義大利衛生部禁止中國豬肉進口。2020年1月22日,帕多瓦警方表示,義大利稅務警察查扣並銷毀了來自中國的9.5噸豬肉。這批豬肉被發現藏在來自中國進口的蔬菜中。進口豬肉的男子被控走私、從事有害食品交易以及散播動物疾病等罪名[253]

參見[編輯]

備註[編輯]

  1. ^ 表中時間,以中國動物衛生與流行病學中心確診時間為準;晚於病發時間,可能早於通告發出時間;
  2. ^ 表中事件通告,以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為準;
  3. ^ 2018-08-03匯報案例,為中國大陸公開的初始病例。但據溯源調查,早在4月份即出現不明死亡情況[53]
  4. ^ 2018-08-16匯報案例,事發河南鄭州經濟開發區某食品公司屠宰場,生豬來自黑龍江省佳木斯市湯原縣鶴立鎮[疫區公告 1]。黑龍江省經調查確認為湯原縣動物衛生監督所出具的檢疫證明[58]
  5. ^ 2018-10-06,農業農村部副部長于康震赴遼寧下轄地級市營口開非洲豬瘟座談會,會上強調了不得瞞報、果斷處置;接下來的10月7日,營口出現了爆發式的案例匯報情況[疫區公告 19]
  6. ^ 6.0 6.1 6.2 2018年11月~12月,福建發生3起非洲豬瘟疫情案例,分別為:莆田(涉4521頭)、三明尤溪(11950頭)與南平(5776頭),從數量來說在全國都屬前列。三起案例涉事分屬木蘭溪閩江流域,也成為日後金門與連江島嶼海漂死豬的懷疑來源。
  7. ^ 2018-11-16匯報案例之野豬,至11-23新聞發布會,由中國動物衛生與流行病學中心宣布野豬身上毒株「在基因的關鍵位置存在明顯差異,不同於引發國內家豬疫情的病毒」,即「這一起野豬疫情和國內已有家豬疫情沒有直接關係」[50]。因事發靠近邊境,有猜測可能與目前尚不明朗的朝鮮區域有關[36]
  8. ^ 8.0 8.1 2019年初,連續出現兩起大型豬場染疫事件。農業農村部進行了調查並給出通報,認定企業存在管理鬆散在前,瞞報在後[64]
  9. ^ 2019-02-24匯報之案例,與2月22日,保定當地企業家孫大午在其新浪微博指出,大午新大豬場死豬15000頭,還有近6000頭活豬存欄[65]
  10. ^ 2019-03-12匯報之案例,為在高速公路收費站查獲。中國新聞網報導指,該車輛於3月10日於臨時檢查點被攔截,其上違規運載由江西運出的無耳標豬只(中國大陸合規養殖之豬只有耳標號進行識別)[66]
  11. ^ 中華民國政府在世界動物衛生組織的會員名稱為「中華臺北」("Chinese Taipei")。[183]

參考文獻[編輯]

  1. ^ 1.0 1.1 1.2 1.3 农业农村部发布非洲猪瘟Ⅱ级疫情预警.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08-03 [2018-11-0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1-02) (中文(簡體)‎). 
  2. ^ 2.0 2.1 黃延中2020年1月3日. 为何全球1/4生猪会在一年之内死亡. 紐約時報中文網. 2020-01-03 [2020-01-03] (中文(簡體)‎). 
  3. ^ 擋不住非洲豬瘟!陸31省市全面淪陷 2019.4.19 三立新聞
  4. ^ 4.0 4.1 非洲豬瘟安徽失控. 東方日報. 2018-09-07 [2018-11-0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09-07). 
  5. ^ 25省区的非洲猪瘟疫区解除封锁. 中國政府網. 2019-07-06 [2020-01-20]. 
  6. ^ 官方:非洲猪瘟疫情得到控制 24省区解除疫区封锁. 中國新聞網. 2019-07-19 [2020-01-20]. 
  7. ^ 年關近中國豬肉進口需求飆,全球食品價格攀 2 年新高 TechNews 2019-12-06
  8. ^ 8.0 8.1 中國豬瘟禍及全球 糧農組織:食品價格漲幅飆2年來新高 自由時報 2019-12-07
  9. ^ African swine fever in the Russian Federation: risk factors for Europe and beyond (pdf). 2018-05 [2018-11-03] (英語). [永久失效連結]
  10. ^ 「非洲豬瘟」首現中國 影響幾何. BBC. 2018-08-24 [2018-11-03] (中文(繁體)‎). 
  11. ^ アフリカ豚コレラの発生状況 (pdf). [2018-11-03] (日語). [永久失效連結]
  12. ^ 欧州・ロシア等におけるアフリカ豚コレラの発生状況(2007年以降) (pdf). [2018-11-03] (日語). [永久失效連結]
  13. ^ 岐阜で豚コレラ、6例目 官邸に連絡室、自衛隊派遣. 產經新聞. 2018-12-25 (日語). 
  14. ^ Livestock and Poultry: World Markets and Trade (PDF). 美國農業部. 2016年10月 [2016年8月1日]. (原始內容 (PDF)存檔於2014年2月7日). 
  15. ^ Michael Wines. China Plans to Release Some of Its Pork Stockpile to Hold Down Prices. 紐約時報. 2011-07-15 [2018-11-0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1-18) (英語). 
  16. ^ 2017年经济运行稳中向好、好于预期.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統計局. 2018-01-18 [2018-11-0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04-28) (中文(簡體)‎). 
  17. ^ 17.0 17.1 17.2 African Swine Fever Threatens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pdf). 聯合國糧農組織. [2019-01-13]. (原始內容存檔 (PDF)於2019-01-13) (英語). 
  18. ^ 18.0 18.1 18.2 18.3 張泉. 督查发现:我国动物疫病防治仍存短板. 新華社. 2018-09-21 [2019-01-0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1-06) (中文(簡體)‎). 
  19. ^ 19.0 19.1 中央储备肉管理办法. 中華人民共和國商務部. 2007-08-13 [2018-11-0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1-04) (中文(簡體)‎). 
  20. ^ Damon Darlin. We Need Oil. They Need Pig. [美國不用為雙匯和豬肉發愁]. 紐約時報. 2013-07-16 [2018-11-0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1-04) (中文(簡體)‎). 
  21. ^ Mark Bittman. On Becoming China’s Farm Team [美國為中國人養豬太不划算]. 紐約時報. 2013-11-07 [2018-11-0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1-04) (中文(簡體)‎). 
  22. ^ 【2011期货团队评选】大陆期货:利益为王 大豆面临“豆你完”. 和訊. 2011-10-10 [2018-11-0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1-04) (中文(簡體)‎). 
  23. ^ 方舟子. 国产大豆产业为什么会崩溃. 2013-06-18 [2018-11-0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03-15) (中文(簡體)‎). 
  24. ^ Michigan State University. Harvesting clues to GMO dilemmas from China's soybean fields. Phys.org英語Phys.org. [2018-11-0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1-04) (英語). 
  25. ^ 喜获丰收买家却没了,美国肉制品堆积成山. 第一財經. 2018-07-24 [2018-11-0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07-23) (中文(簡體)‎). 
  26. ^ 外媒披露:美国对华出口猪肉遇严查 大豆订单也被取消. 參考消息. 2018-05-09 [2018-11-0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1-03). 
  27. ^ 重大动物疫情应急条例. 中國政府網. 2005-11-20 [2019-01-0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1-09) (中文(簡體)‎). 
  28. ^ 国家突发重大动物疫情应急预案. 中國政府網. 2006-02-27 [2019-01-0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1-09) (中文(簡體)‎). 
  29. ^ 农业部关于印发《病死动物无害化处理技术规范》的通知.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部. 2013-11-20 [2019-01-09] (中文(簡體)‎). 
  30. ^ 30.0 30.1 中华人民共和国动物防疫法(主席令第七十一号). 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入口網站. 2007-08-31 [2019-01-0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1-06) (中文(簡體)‎). 
  31. ^ 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部公告 第1125号.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部. 2008-12-23 [2019-01-0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1-06) (中文(簡體)‎). 
  32. ^ 动物检疫管理办法(农业部令2010年第6号). 中國政府網. 2010-01-28 [2019-01-0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1-06) (中文(簡體)‎). 
  33. ^ 33.0 33.1 33.2 巨额利润驱使养殖户铤而走险 "泔水猪"养殖场调查. 人民網. 2013-11-28 [2019-01-0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05-27) (中文(簡體)‎). 
  34. ^ 女子每天回收150公斤潲水油喂猪被罚款. 中國新聞網. 2014-04-27 [2019-01-0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04-30) (中文(簡體)‎). 
  35. ^ 35.0 35.1 35.2 35.3 压实防控责任 强化措施落实 毫不松懈抓好非洲猪瘟防控工作——农业农村部畜牧兽医局负责人就落实《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做好非洲猪瘟防控工作的通知》要求答记者问.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10-24 [2018-12-1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2-16) (中文(簡體)‎). 
  36. ^ 36.0 36.1 36.2 36.3 林克倫. 特派專欄 非洲豬瘟進中國 病毒傳播途徑待解謎. 中央通訊社. 2018-12-26 [2019-01-0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1-05) (中文(繁體)‎). 
  37. ^ 37.0 37.1 37.2 俄农业部长:非洲猪瘟可能会到中国.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2016-10-02 [2018-11-0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1-03) (中文(簡體)‎). 
  38. ^ 非洲猪瘟在俄罗斯继续蔓延. 新華社. 2017-08-24 [2018-11-0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1-01) (中文(簡體)‎). 
  39. ^ 俄动植物卫生监督局:俄再次请求中国取消猪牛肉进口限制.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2016-04-29 [2018-11-0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1-03) (中文(簡體)‎). 
  40. ^ 媒体:2020年俄罗斯可出口20万吨猪肉 中国将是主要市场.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2017-08-09 [2018-11-0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1-03) (中文(簡體)‎). 
  41. ^ 一牛財經. 停止进口美国猪肉,中国肉类将出现短缺?俄罗斯农产品正在路上…. 鳳凰財經. 2018-08-25 [2019-01-09]. 
  42. ^ 普京:中美贸易冲突为俄占领中国猪肉市场带来机遇.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2018-05-09 [2018-11-0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1-03) (中文(簡體)‎). 
  43. ^ 三大省禁养加速,俄罗斯猪肉又进24万吨,猪价上涨有意义?. 2018-09-11 [2018-11-0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1-14). 
  44. ^ 因贸易摩擦 中国转购俄罗斯冻猪肉疑为非洲猪瘟源头. 多維新聞. 2018-08-24 [2018-11-03]. 
  45. ^ Xintao Zhou Nan Li Yuzi Luo Ye Liu Faming Miao Teng Chen Shoufeng Zhang Peili Cao Xiangdong Li Kegong Tian Hua‐Ji Qiu Rongliang Hu. Emergence of African Swine Fever in China, 2018. Wiley. 2018-08-13 [2018-11-06] (英語). 
  46. ^ Emergence of African Swine Fever in China, 2018. ResearchGate. 2018-08 [2018-11-0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1-06) (英語). 
  47. ^ Can China, the world's biggest pork producer, contain a fatal pig virus? Scientists fear the worst. 2018-08-21 [2018-11-0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1-06) (英語). 
  48. ^ Комментарий Россельхознадзора относительно возможных путей заноса АЧС в Китай. www.fsvps.ru. 
  49. ^ АО "Сибирская Аграрная Группа" ошибочно опубликовала на своем сайте пресс-релиз об экспорте партии свиных субпродуктов в Китай. fsvps.ru. 
  50. ^ 50.0 50.1 50.2 50.3 50.4 农业农村部就非洲猪瘟防控工作有关情况举行新闻发布会. 中國政府網. 2018-11-23 [2018-12-1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2-16) (中文(簡體)‎). 
  51. ^ 鄒明仲. 辽宁:非洲猪瘟疫情稳控在沈阳 其他地区未发现异常. 新華社. 2018-08-05 [2019-01-0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1-06) (中文(簡體)‎). 
  52. ^ 我省非洲猪瘟疫情得到稳定控制. 遼寧省人民政府. 2018-08-16 [2019-01-0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1-06) (中文(簡體)‎). 
  53. ^ 53.0 53.1 李越. 我省非洲猪瘟疫情得到稳定控制 疫源已查清. 遼寧日報. 2018-08-16 [2019-01-0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1-06) (中文(簡體)‎). 
  54. ^ 陳潔 陳良榕. 2年前神準警告非洲豬瘟入侵!專家:「中國疫情不會停,除非......」. 天下雜誌. 2019-01-08 [2019-01-1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1-10) (中文(繁體)‎). 
  55. ^ 55.0 55.1 林克倫. 中國非洲豬瘟延燒原因出爐 廚餘與未消毒占8成. 中央通訊社. 2018-12-15 [2018-12-1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2-16) (中文(繁體)‎). 
  56. ^ 非洲猪瘟调查:病毒是如何插上翅膀的. 財新網. 2019-07-05 (中文(簡體)‎). 
  57. ^ 之乎. 非洲猪瘟传播时间表. blogspot. 2018-11-02 [2018-11-03] (中文(簡體)‎). 
  58. ^ 程子龍、閆睿. 黑龙江省正抓紧开展有关非洲猪瘟调查工作. 新華社. 2018-08-06 [2018-12-1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2-11) (中文(簡體)‎). 
  59. ^ 天津市蓟州区发生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10-12 [2018-11-03] (中文(簡體)‎). 
  60. ^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道外区排查出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11-19 [2018-11-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1-20) (中文(簡體)‎). 
  61. ^ 重庆市璧山区发生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12-18 [2018-12-19] (中文(簡體)‎). 
  62. ^ 广东省珠海市香洲区发生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12-19 [2018-12-1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2-19) (中文(簡體)‎). 
  63. ^ 福建省尤溪县发生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12-20 [2018-12-24] (中文(簡體)‎). 
  64. ^ 农业农村部办公厅关于近期两起规模养殖企业非洲猪瘟疫情调查情况的通报.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1-18 [2019-01-2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1-24) (中文(簡體)‎). 
  65. ^ 孙大午当地时间2月22日18:08微博. 新浪微博. 2019-02-22 [2019-02-2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2-22) (中文(簡體)‎). 
  66. ^ 王爵 黃輝. 葉攀, 編. 四川邻水拦获载有非洲猪瘟疫病生猪车辆 已控制处理. 中國新聞網. 2019-03-13 [2019-03-1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3-14). 
  67. ^ African swine fever, China (People's Rep. of). World Organisation for Animal Health. 2018-08-03 [2019-01-2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1-26) (英語). 
  68. ^ Preliminary outbreak assessment on ASF in China (pdf). Department for Environment, Food and Rural Affairs. 2018-08-06 [2019-01-26]. (原始內容存檔 (PDF)於2019-01-26) (英語). 
  69. ^ 69.0 69.1 69.2 非洲猪瘟在中国爆发,可能扩散至其他亚洲国家. 聯合國糧農組織. 2018-08-28 [2018-11-0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08-29) (中文(簡體)‎). 
  70. ^ 农业农村部关于切实加强生猪及其产品调运监管工作的通知(农明字〔2018〕第29号).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08-31 [2019-01-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1-20) (中文(簡體)‎). 
  71. ^ 农业农村部办公厅关于做好非洲猪瘟实验室检测工作的通知.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10-25 [2018-11-0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1-04) (中文(簡體)‎). 
  72. ^ 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农村部公告 第119号.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1-02 [2019-01-03] (中文(簡體)‎). 
  73. ^ 农业农村部畜牧兽医局关于组织申报国家非洲猪瘟参考实验室的通知.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1-02 [2019-01-0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1-03) (中文(簡體)‎). 
  74. ^ 农业农村部办公厅关于非洲猪瘟病毒检测试剂盒有关事宜的通知.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1-03 [2019-01-03] (中文(簡體)‎). 
  75. ^ 国家邮政局发出通知要求进一步做好寄递渠道非洲猪瘟疫情防控工作.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郵政局. 2018-11-02 [2018-11-0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1-04) (中文(簡體)‎). >
  76. ^ 联合国粮农组织召开紧急会议讨论中国非洲猪瘟疫情. FT中文網. 2018-09-05 [2018-11-0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1-06) (中文(簡體)‎). 
  77. ^ 农业部办公厅 财政部办公厅关于印发《动物疫病防控财政支持政策实施指导意见》的通知.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部. 2017-05-22 [2019-01-0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1-07) (中文(簡體)‎). 
  78. ^ 依法做好非洲猪瘟防控工作——农业农村部畜牧兽医局负责人就非洲猪瘟防控答记者问.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1-04 [2019-01-07] (中文(簡體)‎). 
  79. ^ 79.0 79.1 农业部关于印发《非洲猪瘟疫情应急预案》的通知.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部. 2017-10-20 [2019-01-0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08-29) (中文(簡體)‎). 
  80. ^ 农业农村部关于印发《非洲猪瘟疫情应急实施方案(2019年版)》的通知.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1-29 [2019-02-1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2-12) (中文(簡體)‎). 
  81. ^ 周慧盈 翟思嘉 (編). 中國新版非洲豬瘟應急方案 哨兵豬入列. 中央通訊社. 2019-02-03 [2019-02-12] (中文(繁體)‎). 
  82. ^ 於文靜. 我国非洲猪瘟疫情总体可控. 新華社. 2018-12-04 [2019-01-0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1-04) (中文(簡體)‎). 
  83. ^ 应急处理.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中文(簡體)‎). 
  84. ^ 农业部关于印发《非洲猪瘟疫情应急预案》的通知.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7-10-20 [2018-11-0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1-05) (中文(簡體)‎). 
  85. ^ 农业部关于印发《非洲猪瘟防治技术规范(试行)》的通知 (pdf). [2018-11-05]. (原始內容存檔 (PDF)於2018-11-05) (中文(簡體)‎). 
  86. ^ 公共安全专项“非洲猪瘟等外来动物疫病防控科技支撑”项目启动暨实施方案论证会在青岛召开. 中華人民共和國科學技術部. 2019-01-17 [2019-01-1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1-19) (中文(簡體)‎). 
  87. ^ 中國啟動非洲豬瘟疫苗研發. 中央通訊社. 2019-01-18 [2019-01-19] (中文(繁體)‎). 
  88. ^ 中国科学家报告研制出非洲猪瘟疫苗. www.solidot.org. [2020-03-03]. 
  89. ^ 中國非洲豬瘟疫情嚴峻 貿戰期間仍大買美國豬肉 香港經濟日報 2018-11-30
  90. ^ 非洲猪瘟疫情堪忧 中国不得不在贸易战期间大买美国猪肉. 路透社. 2018-11-29 [2018-12-02] (中文(簡體)‎). 
  91. ^ Tom Polansek, Michael Hirtzer. China buys U.S. pork despite trade tariffs as hog disease spreads. 路透社. 2018-11-30 [2018-12-02] (英語). 
  92. ^ Greg Lindsay. The Bacon Uprising: How China's Top-Secret Strategic Pork Reserve Is Burning Down The Amazon. fastcompany英語fastcompany. 2011-07-14 [2018-11-0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1-04) (英語). 
  93. ^ 西媒:非洲猪瘟威胁中国人 北京或动用战略储备. 多維新聞. 2018-09-17 [2018-11-0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1-04) (中文(簡體)‎). 
  94. ^ 商务部:适时投放储备猪肉 确保国内肉类市场稳定. 新浪財經. 2019-08-29 (中文(簡體)‎). 
  95. ^ 百姓吃肉难 中国再投放一万吨储备猪肉.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 2019-09-18 [2019-10-22]. 
  96. ^ 1万吨中央储备猪肉将投放市场!养猪企业也在扩产. 新華社. 2019-10-22 [2019-09-18]. 
  97. ^ 隐瞒猪瘟防疫不力.中国3省223官员被处分. 星洲日報. 2019-01-02 [2019-01-0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1-03) (中文(簡體)‎). 
  98. ^ 依法做好非洲猪瘟防控工作——农业农村部畜牧兽医局负责人就非洲猪瘟防控答记者问.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1-04 [2019-01-04] (中文(簡體)‎). 
  99. ^ 湖南豬場感染非洲豬瘟首拘老闆 業界批官方防治不力嫁禍豬農
  100. ^ 潘佳錕 (編). 公安部通报涉非洲猪瘟十起典型案件. 新京報. 2019-03-01 [2019-03-0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3-01) (中文(簡體)‎). 
  101. ^ 公安机关重拳打击涉非洲猪瘟相关犯罪 公安部公布10起典型案件. 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安部. 2019-03-01 [2019-03-0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3-02) (中文(簡體)‎). 
  102. ^ 农业农村部:非洲猪瘟病毒检测相关信息 不得擅自公布. 中國網. 2019-05-16 (中文(簡體)‎). 
  103. ^ 院士李德发:推算国内非洲猪瘟的直接损失1万亿. 新浪財經. 2019-09-26 (中文(簡體)‎). 
  104. ^ 104.0 104.1 104.2 現代養殖業最大挑戰!非洲豬瘟疫情蔓延 全球4分之1活豬遭宰殺 自由時報 2019-11-01
  105. ^ 張葦杭. 农业农村部:5月生猪存栏量同比下降22.9%. 搜狐. 2019-04-23 (中文(簡體)‎). 
  106. ^ 豬瘟疫情煞不住 嘉吉:恐10年才可復甦. 美聯社. 2019-07-06 (中文(簡體)‎). 
  107. ^ 双汇发展:潜心做好杀猪事 做大做强全球化. 2018-10-24 [2018-11-0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1-08). 
  108. ^ 双汇或再受“非洲猪瘟”影响 股价大跌近4%成交超8亿. 財經網. 2018-10 [2018-11-0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1-03) (中文(簡體)‎). 
  109. ^ 小山. 非洲猪瘟蔓延 唐人神饲料受疑含病毒.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 2018-11-12 [2018-11-24] (中文(簡體)‎). 
  110. ^ 孙公司饲料样品检出疑似非洲猪瘟病毒 唐人神称对公司影响较小. 每日經濟新聞. 2018-11-11 [2018-11-2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1-24) (中文(簡體)‎). 
  111. ^ 唐人神:子公司饲料样品检出疑似非洲猪瘟病毒 影响较小. 鳳凰網. 2018-11-11 [2018-11-2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1-24) (中文(簡體)‎). 
  112. ^ 李雲琦. 风波中的双汇:非洲猪瘟事件未了 发力熟食、地产业务. 新京報. 2018-11-26 [2019-01-0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1-07) (中文(簡體)‎). 
  113. ^ 賴少華. 秋林集团澄清:秋林里道斯与公司无任何关联. 證券時報. 2018-12-18 [2019-01-0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1-08) (中文(簡體)‎). 
  114. ^ 持續落實邊境管控,自旅客攜帶肉品再檢出2例非洲豬瘟病毒基因. 動植物防疫檢疫局. 2018-12-12 [2018-12-1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2-13). 
  115. ^ 又有原料出問題了!豬血球蛋白粉檢出非洲豬瘟病毒! 2018-12-26 農產品期貨網
  116. ^ 三全食品陷非洲豬瘟風波 深交所:說明核查結果及應對措施
  117. ^ 117.0 117.1 短暂下架后 金锣疑现非洲猪瘟病毒同款产品再开卖. 上觀新聞. 2019-02-19 [2019-02-19] (中文(簡體)‎). 
  118. ^ 袁璐. “三全灌汤水饺”涉猪瘟遭多家平台下架. 北京晚報. 2019-02-18 [2019-02-19] (中文(簡體)‎). 
  119. ^ 郭鐵. 李嚴 薛慧敏, 編. 三全、科迪、金锣等11企业疑检出“非洲猪瘟”饺子香肠. 新京報. 2019-02-15 [2019-02-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2-16) (中文(簡體)‎). 
  120. ^ 樂琰 (編). 三全水饺连续暴雷,速冻食品行业进货查验制度形同虚设. 第一財經. 2019-02-16 [2019-02-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2-17) (中文(簡體)‎). 
  121. ^ 佘穎. 市场监管总局、农业农村部要求三全等企业立即追溯非洲猪瘟猪肉原料来源. 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 2019-02-19 [2019-02-19] (中文(簡體)‎). 
  122. ^ 郭鐵. 李嚴 馬浩軒, 編. 上海监管部门:龙凤水饺疑似"非洲猪瘟" 已全部封存. 新京報. 2019-02-20 [2019-02-20] (中文(簡體)‎). 
  123. ^ 發黑心財 中國廣東正規屠宰場日輸出千斤病死豬 中央通訊社 2019-12-07
  124. ^ 不寒而慄!死豬被「洗白」,給錢就處理! 2019-12-04 新浪網
  125. ^ 中国土猪保卫战:31个品种处于濒危和濒临灭绝. 第一財經. 2014-01-13 [2019-01-07] (中文(簡體)‎). 
  126. ^ 洋猪入侵中国30年:正在爆发一场生态灾难,31种土猪已濒临灭绝!. 微信公眾平台. 2018-12-11 [2019-01-0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1-07) (中文(簡體)‎). 
  127. ^ 黃瑞黎. 四头东北民猪的奇异命运. 紐約時報. 2018-10-26 [2018-11-0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1-03) (中文(簡體)‎). 
  128. ^ African Swine Fever Knocks on Amur Tiger's Door. 世界自然基金會. 2018-11-01 [2018-12-1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2-19) (英語). 
  129. ^ 中國爆發非洲豬瘟 德國豬農意外賺進「豬瘟財」. 自由時報. 2019-05-27 [2019-05-27] (中文(繁體)‎). 
  130. ^ 非洲猪瘟肆虐 中国采购七周来最大一批美国猪肉. 美國之音. 2019-08-24. 
  131. ^ 猪肉涨价:中国CPI高企,顶风进口美国肉,政府补贴. BBC. 2019-08-27. 
  132. ^ 中国在新加征关税实施前采购了少量美国猪肉. 路透中文網. 2019-08-29. 
  133. ^ 中国买家取消4513吨美国猪肉订单,美农或损失133亿后,情况有变. BWC中文網. 2019-09-04. 
  134. ^ 海關總署:前三季度中國進口豬肉增加43.6%
  135. ^ 中国数据:12月猪肉进口同比增近三倍--路透计算. 路透社. [永久失效連結]
  136. ^ 張葦杭. 猪肉价格上涨!我国猪价提前进入上行周期. 搜狐. 2019-04-23 (中文(簡體)‎). 
  137. ^ 步靜. 两次官宣!下半年猪肉价格要大涨. 每經網. 2019-05-01 (中文(簡體)‎). 
  138. ^ 138.0 138.1 有效措施、有力保障——農業農村部有關負責人談肉類供應
  139. ^ 無肉不歡的日子沒了 貿易戰陰影下中國豬肉價格飆升. 美國之音. [2019-08-2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8-27). [需要更好來源]
  140. ^ 陳琳; 周博華. 猪肉价格近期暴涨,新发地:已到价格峰值 后续上涨乏力. 新京報網. 2019-08-25 (中文(簡體)‎). 
  141. ^ 141.0 141.1 百肉騰貴學校焗加伙食費 東方日報 2019-11-02
  142. ^ 中國豬價狂漲 中小學午餐費調漲或換菜 中央通訊社2019-11-01
  143. ^ 肉價上漲影響要重視但不必高估:「本輪豬肉價格上漲較快,主要是受非洲豬瘟疫情影響。」
  144. ^ 無肉不歡的日子沒了 貿易戰陰影下中國豬肉價格飆升. 美國之音. [2019-08-2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8-27). 
  145. ^ 大陸豬價狂飆 限購、發買肉錢 2019-09-11 聯合報
  146. ^ 146.0 146.1 肉票重現 大陸豬肉限購擴大至近10省市 大紀元 2019-09-05
  147. ^ 期貨日報. 打响“生猪保卫战”!各地出招稳猪价,莆田市凭身份证买肉每公斤补贴4元. 
  148. ^ 荔城区发改局关于启动我区农副产品平价商店销售机制的通知 _ 有关发展和改革工作的法律法规 _ 莆田市荔城区人民政府. www.ptlc.gov.cn. [2019-08-29]. 
  149. ^ 中國南寧發肉票限購豬肉 2天就停用了 自由時報 2019-09-11
  150. ^ 一貨船走私千噸凍品被查 2019-11-01 廣州日報
  151. ^ 【非洲豬瘟】官媒揭不法商人組「炒豬團」 散播病毒以壓價買豬. 香港01. 2019-12-13 (中文(香港)‎). 
  152. ^ 防無人機投毒 豬場干擾民航定位系統. 明報新聞網. 
  153. ^ 疫情信息 -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154. ^ 俄國遠東與中國邊境 爆發非洲豬瘟疫情. 動植物防疫檢疫局. 2019年8月6日 [2019年8月6日] (中文(台灣)‎). 
  155. ^ 155.0 155.1 非洲豬瘟在菲律賓蔓延
  156. ^ Б.Оюун-Эрдэнэ. Орхон, Булган аймагт гахайн мялзан өвчин гарчээ. 蒙古通訊社. 2019-01-13 [2018-01-1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1-16) (蒙古語). 
  157. ^ 중국 여행객 휴대 축산물에서 아프리카돼지열병(ASF) 바이러스의 유전자 추가 확인. 2018-09-05 [2018-11-03] (韓語). 
  158. ^ Avian Flu Diary. South Korea Detects ASF Gene In Chinese Food Products: Additional Testing Underway. 2018-08-26 [2018-11-0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08-26) (英語). 
  159. ^ 김현권 의원 농식품부 자료 분석. ‘아프리카돼지열병’ 국내 유입 차단 ‘비상’. 京鄉新聞. 2019-01-28 [2019-02-0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2-02) (韓語). 
  160. ^ 南韓防非洲豬瘟 6月起帶疫區豬肉入境罰500萬韓元. 中央社 記者 侯姿瑩. 2019年5月21日 [2019年5月21日]. 
  161. ^ 南韓淪陷!爆發首例非洲豬瘟,自由時報 2019年09月17日
  162. ^ 南韓非洲豬瘟爆第2例!病毒恐從北韓來,中國時報 2019年09月18日
  163. ^ 南韓發布全國家畜禁足令. 自由時報. 2019-09-25 [2019-09-25] (中文(台灣)‎). 
  164. ^ 非洲豬瘟疫情擴大 南韓家畜移動禁令再延48小時. 2019-09-26 [2019-09-26] (中文(台灣)‎). 
  165. ^ 165.0 165.1 擋不住了!韓國非洲豬瘟病例攀升至9起. 自由時報. 2019-09-27 [2019-09-27] (中文(台灣)‎). 
  166. ^ 韓國出現第10例非洲豬瘟 撲殺生豬破10萬佔全國1%. 自由時報. 2019-10-02 [2019-10-02] (中文(台灣)‎). 
  167. ^ 南韓非洲豬瘟擴大! 今增1例累計達11例,自由時報 2019年10月2日
  168. ^ 韓國非洲豬瘟連環爆! 今增2例達13例,自由時報 2019年10月3日
  169. ^ 和中國相反!非洲豬瘟爆發後 韓國豬肉價格狂跌,自由時報 2019年10月19日
  170. ^ 韓仁川機場 入境中國肉製品檢出非洲豬瘟病毒,中央通訊社Central News Agency 2019年11月2日
  171. ^ 第20隻!韓國野豬又驗出非洲豬瘟病毒,自由時報 2019年11月3日
  172. ^ 中国で発生しているアフリカ豚コレラへの対応. [2018-11-0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1-12) (日語). 
  173. ^ アフリカ豚コレラについて. 農林水產省. [2018-11-0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09-12) (日語). 
  174. ^ 旅客の携帯品からのアフリカ豚コレラウイルス遺伝子の検出に伴う飼養衛 生管理基準遵守の再徹底について (pdf). 農林水產省. 2018-10-22 [2018-11-03] (日語). [永久失效連結]
  175. ^ 中国からの旅客の携帯品における アフリカ豚コレラ(ASF)遺伝子検査陽性例について (pdf). 農林水產省. 2018-10-22 [2018-11-03] (日語). [永久失效連結]
  176. ^ 中国からの旅客の携帯品における アフリカ豚コレラ(ASF)ウイルス遺伝子検査陽性例について (PDF). 農林水產省. 2018-11-09 [2018-11-12]. (原始內容 (pdf)存檔於2018-11-12) (日語). 
  177. ^ 中国からの旅客の携帯品におけるアフリカ豚コレラ(ASF)ウイルス遺伝子検査陽性例について (PDF). 農林水產省. 2018-11-22 [2018-12-07]. (原始內容 (pdf)存檔於2018-12-07) (日語). 
  178. ^ 超かわいい映像連発!どうぶつピース!!旅行シーズン!空港の安全を守る犬SP. 東京電視台. 2018-08-28 [2018-12-1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2-17) (日語). 
  179. ^ 中國旅客偷渡香腸 日本邊境首次發現非洲豬瘟病毒 2019.4.2 聯合
  180. ^ 日本驗出首例境內「非洲豬瘟」活體病毒 來源是中國遊客被沒收的香腸 2019.4.2 上報
  181. ^ 赴日注意!4/22起帶肉品入境 最重關3年 2019.4.5 中時
  182. ^ 李宗憲; 呂嘉鴻. 猪瘟在台湾:从口蹄疫阴影到“两岸一家亲” 障碍. BBC News 中文 (BBC). 2019年1月1日 [2019-09-05]. 
  183. ^ Member Countries. World Organisation for Animal Health. [2019-01-2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09-04) (英語). 
  184. ^ 中國大陸發生首例非洲豬瘟疫情 農委會超前部署防堵疫情傳入. 動植物防疫檢疫局. 2018-08-06 [2019-01-2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08-19) (中文(台灣)‎). 
  185. ^ 中國首次出現非洲豬瘟 已撲殺913頭生豬. 中央通訊社. 2018-08-03 [2019-01-2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1-24) (中文(台灣)‎). 
  186. ^ 楊淑閔. 阻隔非洲豬瘟入侵 農委會把關走私疫區商旅. 中央通訊社. 2018-08-06 [2019-01-2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1-24) (中文(台灣)‎). 
  187. ^ 汪莉絹. 瀋陽出現非洲豬瘟疫情 為中國大陸首次. 聯合報. 2018-08-03 [2019-01-2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08-03) (中文(台灣)‎). 
  188. ^ 雷光涵. 非洲豬瘟若致陸豬價跌 農委會憂走私病豬入台. 聯合報. 2018-08-06 [2019-01-2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08-06) (中文(台灣)‎). 
  189. ^ 瀋陽爆發非洲豬瘟 急封鎖疫區撲殺近千隻豬. 蘋果日報. 2018-08-03 [2019-01-2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1-24) (中文(台灣)‎). 
  190. ^ 朱正庭. 中國首爆非洲豬瘟疫情 養豬戶憂:一旦中鏢財產都沒了. 蘋果日報. 2018-08-06 [2019-01-2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1-24) (中文(台灣)‎). 
  191. ^ 中國爆發首次非洲豬瘟 死亡率達100%. 自由時報. 2018-08-05 [2019-01-2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08-06) (中文(台灣)‎). 
  192. ^ 林惠琴. 當心!中國爆非洲豬瘟資訊少 我籲養豬戶返台須隔離. 自由時報. 2018-08-06 [2019-01-2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08-06) (中文(台灣)‎). 
  193. ^ 游昇俯. 大陸爆發非洲豬瘟 農委會:防止台灣養豬業毀於一旦. 中國時報. 2018-08-05 [2019-01-2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1-26) (中文(台灣)‎). 
  194. ^ 游昇俯. 非洲豬瘟來勢洶洶 農委會籲加強走私查緝. 中國時報. 2018-08-06 [2019-01-2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1-26) (中文(台灣)‎). 
  195. ^ 賴揆:持續掌握境外非洲豬瘟疫情 強化防疫及管控措施. 行政院新聞傳播處. 2018-08-09 [2019-01-2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1-27) (中文(台灣)‎). 
  196. ^ 總統指示各部會應通力合作 防堵中國大陸非洲豬瘟疫情傳入. 動植物防疫檢疫局. 2018-08-22 [2019-01-2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1-24) (中文(台灣)‎). 
  197. ^ 旅客入出境檢疫專區.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動植物防疫檢疫局. 
  198. ^ 吳欣紜. 10件肉品驗出非洲豬瘟 來自中國不同省分. 中央通訊社. 2019-01-06 [2019-01-08] (中文(繁體)‎). 
  199. ^ 旅客攜入中國大陸豬肉產品驗出非洲豬瘟病毒基因 將持續嚴罰違規攜帶肉品入境行為.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 2018-10-31 [2018-11-0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1-05) (中文(繁體)‎). 
  200. ^ 旅客攜入中國大陸豬肉產品再次驗出非洲豬瘟病毒基因 請旅客切勿違規自中國大陸攜帶肉品入境. 動植物防疫檢疫局. 2018-11-13 [2018-11-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1-20). 
  201. ^ 旅客攜入中國大陸豬肉產品再次驗出非洲豬瘟病毒基因 請旅客切勿違規自中國大陸攜帶肉品入境. 動植物防疫檢疫局. 2018-11-13 [2018-11-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1-20). 
  202. ^ 持續落實邊境管控,自旅客攜帶肉品再檢出2例非洲豬瘟病毒基因. 動植物防疫檢疫局. 2018-12-12 [2018-12-1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2-13). 
  203. ^ 防檢局與關務署持續加強邊境旅客檢查, 於旅客違規攜帶豬肉產品檢出第6例非洲豬瘟病毒基因. 動植物防疫檢疫局. 2018-12-20 [2018-12-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2-20). 
  204. ^ 防檢局與關務署持續加強邊境旅客檢查,於旅客違規攜帶豬肉產品檢出第7例非洲豬瘟病毒基因. 動植物防疫檢疫局. 2018-12-21 [2018-12-2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2-21). 
  205. ^ 中國大陸海漂金門豬隻,檢出非洲豬瘟病毒核酸陽性. 動植物防疫檢疫局. 2019-01-03 [2019-01-0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1-03) (中文(繁體)‎). 
  206. ^ 金門12月31日發現的非洲豬瘟陽性漂流死豬周邊半徑5公里內豬場已完成採樣及檢驗,非洲豬瘟均為陰性. 動植物防疫檢疫局. 2019-01-05 [2019-01-1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1-10) (中文(繁體)‎). 
  207. ^ 持續執行入境旅客攔檢, 旅客違規攜帶之豬肉產品再檢出2例非洲豬瘟病毒基因. 動植物防疫檢疫局. 2019-01-10 [2019-01-1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1-11) (中文(繁體)‎). 
  208. ^ 臺北關累計已查獲未經檢驗之中國大陸豬肉及其相關製品108公斤莊佳菱 財政部關務署台北關 2018-11-06
  209. ^ 非洲豬瘟資訊專區. asf.baphiq.gov.tw. 
  210. ^ 注意!明起2週內從金門帶豬肉品到台灣本島 最高罰100萬
  211. ^ 何定照. 中國豬飼料染非洲豬瘟 防檢局:未進口台灣. 聯合報. 2018-12-26 (中文(繁體)‎). 
  212. ^ 被查獲豬肉製品未繳罰款 第一個被拒入境中國旅客影像曝光!, 自由時報, 2019-01-26
  213. ^ 中客帶豬肉品闖關 1遣返1繳清, 自由時報, 2019-01-27
  214. ^ 桃機首例!行李後送查獲豬製品 若繳不出20萬將驅逐出境, 三立新聞, 2019-01-28
  215. ^ 首例!中客先入境、行李後到查獲豬肉製品 開罰20萬, 自由時報, 2019-01-28
  216. ^ 台灣防疫作戰中方不理 防檢局無奈. 聯合新聞網. 2018-12-13 [2019-02-18]. 
  217. ^ 批大陸不通報豬瘟疫情 蔡英文:防疫都無法合作,哪來兩岸一家親[永久失效連結] 立場新聞 2019-01-01
  218. ^ 非洲豬瘟災變會議 賴揆批:縣市政府「沒有進入狀況」
  219. ^ 中國海漂豬驗出非洲豬瘟 陳吉仲:通報對岸再度已讀不回 - 生活 - 自由時報電子報. news.ltn.com.tw. 
  220. ^ 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台灣工作辦公室. 国台办新闻发布会辑录(2018-12-26). 國台辦網站. 2018-12-26 [2019-01-11]. 
  221. ^ 【非洲豬瘟】暫停活豬供港內地豬場增至18個. 明報. 2018-12-25 [2019-01-10] (中文(繁體)‎). 
  222. ^ 易銳民. 香港制订猪瘟应变计划. 聯合早報. 2018-12-22 [2019-01-1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1-10) (中文(簡體)‎). 
  223. ^ 非洲猪瘟常见问题 (pdf). 香港食物環境衞生署. [2019-01-10]. (原始內容存檔 (PDF)於2019-01-10) (中文(簡體)‎). 
  224. ^ 【長洲豬屍】有內地豬常用耳標籤 長洲正迎珠江口潮漲水流 東灣豬屍或來自內地 (23:48). 明報. 2019-01-17. 
  225. ^ 【非洲豬瘟】業界初一至三不屠宰活豬 食衞局「開綠燈」歡迎建議. 香港01. 2019-01-23. 
  226. ^ 【豬年2019】陳凱欣買豬肉煲湯團年 停活豬三日 檔販開心放假. 香港01. 2019-02-04. 
  227. ^ 香港檢疫8天才發現進口大陸豬有非洲豬瘟期間4000豬已「入口」
  228. ^ 香港也驗出「非洲豬瘟」:全港僅3家屠宰場、活豬剩400隻
  229. ^ 香港3周第二次驗出非洲豬瘟顯示大陸疫情不受控制
  230. ^ 上水屠房驗出非洲豬瘟 瘦肉每斤90元港幣2019年9月5日
  231. ^ 【非洲豬瘟】3死豬驗出非洲豬瘟病毒 上水屠房運作不受影響 (22:35)2019年9月3日
  232. ^ 緬甸撣邦出現非洲豬瘟疫情 豬隻感染死亡The Central News Agency 中央通訊社,2019年8月14日
  233. ^ 中国非洲猪瘟防疫失控 泰国紧张严查华游客. 光華日報. 2019-01-04 [2019-01-1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1-10) (中文(簡體)‎). 
  234. ^ Somchai Samart. Boar smuggling risks swine fever ravaging pork industry. The Nation英語The Nation (Thailand). 2018-10-28 [2019-01-1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1-11) (英語). 
  235. ^ 我国猪肉安全可放心吃 泰越进口须接受检查. 光華日報. 2019-01-04 [2019-01-1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1-10) (中文(簡體)‎). 
  236. ^ 非洲豬瘟疫區午餐肉 悄悄登陸隆市 中國報(馬來西亞)2019-10-31
  237. ^ 中國午餐肉罐頭含非洲豬瘟病毒 馬國砂州禁進口 東方即時 2019-11-01
  238. ^ 【有貨落架】中國入口午餐肉含非洲豬瘟病毒 馬國砂州全面禁售 流動新聞 2019-11-01
  239. ^ 楊浚鑫 盧凌之. 非洲猪瘟蔓延 我国暂停进口中国多省市猪肉产品. 聯合早報. 2019-01-05 [2019-01-10] (中文(簡體)‎). 
  240. ^ 越南宣告淪陷!8間養豬場感染非洲豬瘟,緊急展開撲殺防疫工作. 
  241. ^ 越南非洲豬瘟肆虐34省市 撲殺150萬頭豬. 中央通訊社. 2019-05-20 [2019-04-07] (中文(繁體)‎). 
  242. ^ 越南非洲豬瘟疫情 42省市淪陷撲殺170萬頭豬. 中央通訊社. 2019-05-27 [2019-05-27] (中文(繁體)‎). 
  243. ^ 越南非洲豬瘟肆虐 逾8成省市淪陷. 中央通訊社. 2019-06-04 [2019-06-04] (中文(繁體)‎). 
  244. ^ 2019年6月26日越南、波蘭、烏克蘭、拉脫維亞和羅馬尼亞新發56起非洲豬瘟疫情(數據來源:世界動物衛生組織)
  245. ^ 非洲豬瘟肆虐 越南63省市僅1省未淪陷2019年7月8日
  246. ^ 北韓地區出現非洲豬瘟疫情
  247. ^ 非洲豬瘟又一國淪陷 馬尼拉市郊逾7千頭豬遭撲殺Yahoo奇摩(即時新聞),2019年9月9日
  248. ^ 菲律賓驗出中國製灣仔碼頭水餃含非洲豬瘟病毒. 明報新聞網. 
  249. ^ 柬埔寨爆非洲豬瘟 旅客帶豬肉製品即起開罰20萬元. 中央通訊社. 2019-04-03 [2019-04-0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4-07) (中文(繁體)‎). 
  250. ^ 寮國爆發非洲豬瘟疫情 21日零時起攜豬肉入境罰20萬元. 
  251. ^ 亞洲第10國淪陷!東帝汶爆發非洲豬瘟疫情. 食力FoodNext. 2019-09-28 [2019-09-28] (中文(簡體)‎). 
  252. ^ 東帝汶爆豬瘟 澳洲急派檢疫犬邊界站哨. 聯合新聞網. 2019-10-06 [2019-10-06] (中文(簡體)‎). 
  253. ^ 意大利查扣并销毁9.5吨中国猪肉 以防止非洲猪瘟传入. 

非洲豬瘟疫區公告[編輯]

  1. ^ 黑龙江调往河南郑州的生猪确诊发生非洲猪瘟.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08-16 [2018-11-03] (中文(簡體)‎). 
  2. ^ 江苏省连云港市海州区发生一起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08-19 [2018-11-03] (中文(簡體)‎). 
  3. ^ 浙江省温州市乐清市发生一起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08-23 [2018-11-03] (中文(簡體)‎). 
  4. ^ 安徽省芜湖市南陵县发生一起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08-30 [2018-11-03] (中文(簡體)‎). 
  5. ^ 安徽省宣城市宣州区发生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09-02 [2018-11-03] (中文(簡體)‎). 
  6. ^ 安徽省宣城市宣州区金坝办事处发生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09-03 [2018-11-03] (中文(簡體)‎). 
  7. ^ 江苏省无锡市宜兴市发生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09-03 [2018-11-03] (中文(簡體)‎). 
  8. ^ 黑龙江省佳木斯市郊区长青乡发生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09-05 [2018-11-0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1-05) (中文(簡體)‎). 
  9. ^ 9.0 9.1 9.2 佳木斯市、芜湖市、宣城市各发生一起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09-06 [2018-11-03] (中文(簡體)‎). 
  10. ^ 安徽省滁州市凤阳县发生一起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09-06 [2018-11-03] (中文(簡體)‎). 
  11. ^ 安徽省铜陵市义安区发生一起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09-10 [2018-11-03] (中文(簡體)‎). 
  12. ^ 12.0 12.1 内蒙古自治区阿巴嘎旗、河南省获嘉县各发生一起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09-14 [2018-11-03] (中文(簡體)‎). 
  13. ^ 内蒙古自治区锡林郭7勒盟正蓝旗发生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09-17 [2018-11-03] (中文(簡體)‎). 
  14. ^ 14.0 14.1 吉林省公主岭市南崴子镇、内蒙古自治区 科尔沁右翼中旗发生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09-21 [2018-11-03] (中文(簡體)‎). 
  15. ^ 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发生一起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09-24 [2018-11-03] (中文(簡體)‎). 
  16. ^ 吉林省松原市长岭县发生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09-28 [2018-11-03] (中文(簡體)‎). 
  17. ^ 辽宁省营口市发生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09-30 [2018-11-03] (中文(簡體)‎). 
  18. ^ 辽宁省营口市排查出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10-08 [2018-11-03] (中文(簡體)‎). 
  19. ^ 农业农村部副部长于康震赴辽宁营口开展非洲猪瘟防控工作督查.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10-07 [2019-01-2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1-26) (中文(簡體)‎). 
  20. ^ 辽宁省鞍山市发生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10-09 [2018-11-03] (中文(簡體)‎). 
  21. ^ 辽宁省大连市发生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10-11 [2018-11-03] (中文(簡體)‎). 
  22. ^ 辽宁省鞍山市排查出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10-12 [2018-11-03] (中文(簡體)‎). 
  23. ^ 辽宁省鞍山市排查出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10-14 [2018-11-03] (中文(簡體)‎). 
  24. ^ 辽宁省锦州市盘锦市发生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10-15 [2018-11-03] (中文(簡體)‎). 
  25. ^ 辽宁省盘锦市排查出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10-17 [2018-11-03] (中文(簡體)‎). 
  26. ^ 山西省大同市排查出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10-17 [2018-11-03] (中文(簡體)‎). 
  27. ^ 云南省昭通市发生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10-22 [2018-11-03] (中文(簡體)‎). 
  28. ^ 浙江省台州市发生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10-22 [2018-11-03] (中文(簡體)‎). 
  29. ^ 29.0 29.1 湖南省益阳市和常德市排查出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10-23 [2018-11-03] (中文(簡體)‎). 
  30. ^ 贵州省毕节市发生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10-25 [2018-11-03] (中文(簡體)‎). 
  31. ^ 贵州省毕节市七星关区发生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10-26 [2018-11-03] (中文(簡體)‎). 
  32. ^ 湖南省常德市桃源县排查出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10-28 [2018-11-03] (中文(簡體)‎). 
  33. ^ 33.0 33.1 33.2 山西省阳曲县、湖南省沅陵县和云南省普洱市思茅区 各发生一起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10-30 [2018-11-03] (中文(簡體)‎). 
  34. ^ 山西省阳曲县西凌井乡排查出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11-03 [2018-11-05] (中文(簡體)‎). 
  35. ^ 重庆市丰都县兴义镇排查出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11-04 [2018-11-0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1-05) (中文(簡體)‎). 
  36. ^ 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保靖县排查出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11-05 [2018-11-06] (中文(簡體)‎). 
  37. ^ 湖北省罗田县排查出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11-07 [2018-11-0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1-08) (中文(簡體)‎). 
  38. ^ 38.0 38.1 38.2 湖南省涟源市、吉林省龙井市和江西省万年县各发生一起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11-08 [2018-11-1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1-10) (中文(簡體)‎). 
  39. ^ 福建省莆田市城厢区排查出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11-08 [2018-11-0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1-09) (中文(簡體)‎). 
  40. ^ 安徽省青阳县排查出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11-10 [2018-11-1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1-10) (中文(簡體)‎). 
  41. ^ 湖北省武穴市发生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11-13 [2018-11-1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1-17) (中文(簡體)‎). 
  42. ^ 湖北省浠水县发生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11-15 [2018-11-1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1-17) (中文(簡體)‎). 
  43. ^ 四川省高县发生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11-16 [2018-11-1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1-17) (中文(簡體)‎). 
  44. ^ 吉林省白山市浑江区发生野猪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11-16 [2018-11-1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1-17) (中文(簡體)‎). 
  45. ^ 云南省威信县排查出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11-16 [2018-11-1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1-17) (中文(簡體)‎). 
  46. ^ 46.0 46.1 46.2 江西省鄱阳县、云南省昆明市呈贡区、四川省新津县各排查出一起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11-17 [2018-11-1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1-17) (中文(簡體)‎). 
  47. ^ 上海市金山区排查出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11-17 [2018-11-1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1-17) (中文(簡體)‎). 
  48. ^ 湖南省怀化市鹤城区排查出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11-21 [2018-11-2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1-22) (中文(簡體)‎). 
  49. ^ 北京市房山区排查出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11-23 [2018-11-2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1-24) (中文(簡體)‎). 
  50. ^ 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昆都仑区排查出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11-23 [2018-11-2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1-24) (中文(簡體)‎). 
  51. ^ 湖北省阳新县排查出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11-26 [2018-11-26] (中文(簡體)‎). 
  52. ^ 天津市宁河区排查出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11-30 [2018-11-30] (中文(簡體)‎). 
  53. ^ 江西省九江市柴桑区排查出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12-02 [2018-12-03] (中文(簡體)‎). 
  54. ^ 54.0 54.1 54.2 陕西省西安市鄠邑区、北京市通州区、黑龙江省农垦总局北安管理局排查出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12-03 [2018-12-0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2-03) (中文(簡體)‎). 
  55. ^ 55.0 55.1 55.2 四川省合江县、陕西省西安市长安区、北京市顺义区排查出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12-05 [2018-12-0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2-06) (中文(簡體)‎). 
  56. ^ 山西省临汾市尧都区排查出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12-06 [2018-12-06] (中文(簡體)‎). 
  57. ^ 57.0 57.1 陕西省神木市和贵州省贵阳市白云区排查出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12-10 [2018-12-1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2-10) (中文(簡體)‎). 
  58. ^ 58.0 58.1 四川省巴中市巴州区和青海省大通县排查出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12-12 [2018-12-1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2-12) (中文(簡體)‎). 
  59. ^ 59.0 59.1 四川省盐亭县和黑龙江省鸡西市鸡冠区发生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12-16 [2018-12-17] (中文(簡體)‎). 
  60. ^ 重庆市璧山区发生非洲猪瘟疫情. 新華社-新華網. 2018-12-18 [2018-12-18] (中文(簡體)‎). 
  61. ^ 中国广东首爆猪瘟疫情 珠海屠宰场淪陷. 蘋果即時. 2018-12-19 [2018-12-19] (中文(繁體)‎). 
  62. ^ 福建省再傳非洲猪瘟疫情 发病27頭死亡27頭. 蘋果即時. 2018-12-20 [2018-12-20] (中文(繁體)‎). 
  63. ^ 贵州省龙里县发生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12-21 [2018-12-21] (中文(簡體)‎). 
  64. ^ 广东省广东市黃埔区发生排查出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12-22 [2018-12-22] (中文(簡體)‎). 
  65. ^ 福建省南平市延平区发生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12-24 [2018-12-24] (中文(簡體)‎). 
  66. ^ 广东省博罗县发生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12-25 [2018-12-25] (中文(簡體)‎). 
  67. ^ 山西再爆猪瘟疫情 官員:不能蔓延成勢. 蘋果即時. 2018-12-30 [2018-12-30] (中文(繁體)‎). 
  68. ^ 山西省泽州县发生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12-30 [2019-01-02] (中文(簡體)‎). 
  69. ^ 黑龙江省绥化市明水县发生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1-02 [2019-01-02] (中文(簡體)‎). 
  70. ^ 江苏省泗阳县发生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1-12 [2019-01-1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1-13) (中文(簡體)‎). 
  71. ^ 中國24省市淪陷 甘肅首爆非洲豬瘟撲殺逾百生豬. 蘋果即時. 2019-01-13 [2019-01-13] (中文(繁體)‎). 
  72. ^ 甘肃省庆城县发生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1-13 [2019-01-19] (中文(簡體)‎). 
  73. ^ 甘肃省兰州市七里河区发生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1-18 [2019-01-19] (中文(簡體)‎). 
  74. ^ 宁夏回族自治区永宁县发生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1-20 [2019-01-20] (中文(簡體)‎). 
  75. ^ 湖南省永州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发生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2-08 [2019-02-11] (中文(簡體)‎). 
  76. ^ 广西北海市银海区发生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2-18 [2019-02-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2-21) (中文(簡體)‎). 
  77. ^ 山东省济南市莱芜区发生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2-20 [2019-02-20] (中文(簡體)‎). 
  78. ^ 云南省泸水市发生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2-21 [2019-02-21] (中文(簡體)‎). 
  79. ^ 河北省保定市徐水区发生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2-24 [2019-02-2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2-24) (中文(簡體)‎). 
  80. ^ 内蒙古自治区大兴安岭重点国有林管局桑都尔林场发生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2-24 [2019-02-25] (中文(簡體)‎). 
  81. ^ 陕西省靖边县发生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2-27 [2019-02-27] (中文(簡體)‎). 
  82. ^ 广西贵港市港南区发生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3-07 [2019-03-07] (中文(簡體)‎). 
  83. ^ 四川省邻水县发生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3-12 [2019-03-12] (中文(簡體)‎). 
  84. ^ 重庆市石柱县发生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3-21 [2019-02-2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3-23) (中文(簡體)‎). 
  85. ^ 湖北省利川市发生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3-31 [2019-04-0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4-07) (中文(簡體)‎). 
  86. ^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米东区发生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4-03 [2019-04-0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4-07) (中文(簡體)‎). 
  87. ^ 云南省香格里拉市发生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4-04 [2019-04-0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4-07) (中文(簡體)‎). 
  88. ^ 西藏自治区林芝市发生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4-08 [2019-04-2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4-24) (中文(簡體)‎). 
  89. ^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叶城县发生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4-10 [2019-04-2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4-24) (中文(簡體)‎). 
  90. ^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疏勒县发生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4-12 [2019-04-2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4-24) (中文(簡體)‎). 
  91. ^ 91.0 91.1 海南省儋州市和万宁市发生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4-22 [2019-04-2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4-24) (中文(簡體)‎). 
  92. ^ 92.0 92.1 92.2 92.3 海南省海口市秀英区、澄迈县、保亭县、陵水县发生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4-21 [2019-04-2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4-24) (中文(簡體)‎). 
  93. ^ 贵州省贵阳市乌当区一屠宰场的外省调入生猪排查出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5-20 [2019-05-2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5-24) (中文(簡體)‎). 
  94. ^ 四川省若尔盖县排查出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5-24 [2019-05-2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5-24) (中文(簡體)‎). 
  95. ^ 宁夏回族自治区石嘴山市惠农区发生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5-24 [2019-05-2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5-24) (中文(簡體)‎). 
  96. ^ 云南省砚山县发生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5-2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5-27) (中文(簡體)‎). 
  97. ^ 广西壮族自治区博白县发生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5-2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5-28) (中文(簡體)‎). 
  98. ^ 云南省勐海县发生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5-2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5-29) (中文(簡體)‎). 
  99. ^ 贵州省都匀市在截获的外省非法运入生猪中排查出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5-3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5-31) (中文(簡體)‎). 
  100. ^ 贵州省都匀市发生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6-1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6-11) (中文(簡體)‎). 
  101. ^ 宁夏中卫市沙坡头区发生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7-0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7-01) (中文(簡體)‎). 
  102. ^ 广西陆川县发生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7-0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7-05) (中文(簡體)‎). 
  103. ^ 广西壮族自治区贵港市港北区排查出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7-0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7-06) (中文(簡體)‎). 
  104. ^ 湖北省团风县发生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7-11 [2019-07-1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7-16) (中文(簡體)‎). 
  105. ^ 四川省乐山市夹江县发生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7-17 [2019-07-1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7-18) (中文(簡體)‎). 
  106. ^ 辽宁省康平县在截获的外省运入生猪中排查出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7-26 [2019-07-3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7-30) (中文(簡體)‎). 
  107. ^ 辽宁省西丰县在截获的外省运入生猪中排查出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7-27 [2019-07-3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7-30) (中文(簡體)‎). 
  108. ^ 湖北省洪湖市发生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8-01 [2019-08-0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8-01) (中文(簡體)‎). 
  109. ^ 广西防城港市防城区在截获的外省非法运入生猪中排查出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8-08 [2019-08-0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8-08) (中文(簡體)‎). 
  110. ^ 云南省永善县发生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8-26 [2019-08-2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8-26) (中文(簡體)‎). 
  111. ^ 宁夏银川市兴庆区发生非洲猪瘟疫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9-10 [2019-09-1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9-10) (中文(簡體)‎). 

非洲豬瘟疫區解除公告[編輯]

  1. ^ 辽宁沈阳非洲猪瘟疫区解除封锁.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09-29 [2018-11-0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1-05) (中文(簡體)‎). 
  2. ^ 河南郑州非洲猪瘟疫区将解除封锁.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09-30 [2018-11-0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0-01) (中文(簡體)‎). 
  3. ^ 江苏省连云港市非洲猪瘟疫区将解除封锁.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10-03 [2018-12-11] (中文(簡體)‎). 
  4. ^ 浙江省乐清市非洲猪瘟疫区解除封锁.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10-10 [2018-11-05] (中文(簡體)‎). 
  5. ^ 江苏省无锡市宜兴市非洲猪瘟疫区解除封锁.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10-16 [2018-11-0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1-05) (中文(簡體)‎). 
  6. ^ 安徽省宣城市宣州区非洲猪瘟疫区解除封锁.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10-17 [2018-11-05] (中文(簡體)‎). 
  7. ^ 安徽省芜湖市南陵县弋江镇非洲猪瘟疫区解除封锁.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10-17 [2018-11-05] (中文(簡體)‎). 
  8. ^ 8.0 8.1 8.2 安徽省滁州市、芜湖市和宣城市非洲猪瘟疫区解除封锁.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10-19 [2018-12-11] (中文(簡體)‎). 
  9. ^ 安徽省铜陵市义安区非洲猪瘟疫区解除封锁.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10-23 [2018-11-1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1-18) (中文(簡體)‎). 
  10. ^ 河南省新乡市获嘉县非洲猪瘟疫区解除封锁.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10-30 [2018-11-0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1-05) (中文(簡體)‎). 
  11. ^ 吉林省公主岭市非洲猪瘟疫区解除封锁.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10-31 [2018-11-1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1-18) (中文(簡體)‎). 
  12. ^ 黑龙江省佳木斯市郊区和向阳区非洲猪瘟疫区解除封锁.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11-12 [2018-11-1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2-07) (中文(簡體)‎). 
  13. ^ 吉林省松原市非洲猪瘟疫区解除封锁.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11-08 [2018-11-1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1-18) (中文(簡體)‎). 
  14. ^ 辽宁省营口市大石桥市和老边区非洲猪瘟疫区解除封锁.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11-22 [2018-12-11] (中文(簡體)‎). 
  15. ^ 辽宁省大连市普兰店区非洲猪瘟疫区解除封锁.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11-26 [2018-11-27] (中文(簡體)‎). 
  16. ^ 辽宁省鞍山市台安县非洲猪瘟疫区解除封锁.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11-26 [2018-11-27] (中文(簡體)‎). 
  17. ^ 山西省大同市左云县非洲猪瘟疫区解除封锁.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11-28 [2018-12-07] (中文(簡體)‎). 
  18. ^ 辽宁省开原市非洲猪瘟疫区解除封锁.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11-29 [2018-12-07] (中文(簡體)‎). 
  19. ^ 辽宁省盘锦市大洼区非洲猪瘟疫区解除封锁.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12-03 [2018-12-11] (中文(簡體)‎). 
  20. ^ 浙江省台州市三门县非洲猪瘟疫区解除封锁.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12-05 [2018-12-07] (中文(簡體)‎). 
  21. ^ 辽宁省锦州市北镇市非洲猪瘟疫区解除封锁.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12-03 [2018-12-11] (中文(簡體)‎). 
  22. ^ 辽宁省鞍山市台安县非洲猪瘟疫区解除封锁.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12-05 [2018-12-07] (中文(簡體)‎). 
  23. ^ 湖南省益阳市桃江县非洲猪瘟疫区解除封锁.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12-10 [2018-12-11] (中文(簡體)‎). 
  24. ^ 云南省普洱市思茅区非洲猪瘟疫区解除封锁.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12-14 [2018-12-15] (中文(簡體)‎). 
  25. ^ 贵州省毕节市赫章县和七星关区 非洲猪瘟疫区解除封锁.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12-13 [2018-12-15] (中文(簡體)‎). 
  26. ^ 湖北省黄冈市罗田县非洲猪瘟疫区解除封锁.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12-27 [2019-02-21] (中文(簡體)‎). 
  27. ^ 云南省昭通市镇雄县非洲猪瘟疫区解除封锁.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12-26 [2019-02-21] (中文(簡體)‎). 
  28. ^ 湖北省黄冈市武穴市非洲猪瘟疫区解除封锁.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12-30 [2019-02-14] (中文(簡體)‎). 
  29. ^ 云南省昭通市威信县非洲猪瘟疫区解除封锁.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12-27 [2019-02-21] (中文(簡體)‎). 
  30. ^ 云南省昆明市呈贡区非洲猪瘟疫区解除封锁.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12-28 [2019-02-21] (中文(簡體)‎). 
  31. ^ 四川省宜宾市高县非洲猪瘟疫区解除封锁.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8-12-30 [2019-02-14] (中文(簡體)‎). 
  32. ^ 成都市新津县非洲猪瘟疫区解除封锁.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1-03 [2019-02-12] (中文(簡體)‎). 
  33. ^ 湖北省黄冈市浠水县非洲猪瘟疫区解除封锁.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1-03 [2019-02-11] (中文(簡體)‎). 
  34. ^ 上海市金山区非洲猪瘟疫区解除封锁.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1-04 [2019-02-11] (中文(簡體)‎). 
  35. ^ 湖南省怀化市鹤城区非洲猪瘟疫区解除封锁.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1-05 [2019-02-11] (中文(簡體)‎). 
  36. ^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道外区非洲猪瘟疫区解除封锁.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1-07 [2019-02-11] (中文(簡體)‎). 
  37. ^ 37.0 37.1 湖北省黄石市阳新县和江西省九江市柴桑区非洲猪瘟疫区解除封锁.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1-10 [2019-02-11] (中文(簡體)‎). 
  38. ^ 广东省珠海市香洲区非洲猪瘟疫区解除封锁.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1-11 [2019-02-11] (中文(簡體)‎). 
  39. ^ 39.0 39.1 北京市房山区青龙湖镇和天津市宁河区非洲猪瘟疫区解除封锁.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1-12 [2019-02-11] (中文(簡體)‎). 
  40. ^ 北京市房山区琉璃河镇非洲猪瘟疫区解除封锁.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1-12 [2019-02-11] (中文(簡體)‎). 
  41. ^ 北京市通州区非洲猪瘟疫区解除封锁.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1-14 [2019-02-11] (中文(簡體)‎). 
  42. ^ 42.0 42.1 陕西省西安市和山西省临汾市非洲猪瘟疫区解除封锁.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1-18 [2019-02-12] (中文(簡體)‎). 
  43. ^ 四川省泸州市合江县非洲猪瘟疫区解除封锁.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1-19 [2019-02-12] (中文(簡體)‎). 
  44. ^ 北京市顺义区非洲猪瘟疫区解除封锁.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1-20 [2019-02-12] (中文(簡體)‎). 
  45. ^ 陕西省榆林市神木市非洲猪瘟疫区解除封锁.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1-22 [2019-02-12] (中文(簡體)‎). 
  46. ^ 青海省西宁市大通县非洲猪瘟疫区解除封锁.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1-23 [2019-02-12] (中文(簡體)‎). 
  47. ^ 黑龙江省黑河市爱辉区非洲猪瘟疫区解除封锁.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1-24 [2019-02-12] (中文(簡體)‎). 
  48. ^ 贵州省贵阳市白云区非洲猪瘟疫区解除封锁.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1-24 [2019-02-12] (中文(簡體)‎). 
  49. ^ 四川省巴中市巴州区非洲猪瘟疫区解除封锁.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1-25 [2019-02-12] (中文(簡體)‎). 
  50. ^ 50.0 50.1 四川省绵阳市盐亭县和黑龙江省鸡西市鸡冠区非洲猪瘟疫区解除封锁.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1-28 [2019-02-12] (中文(簡體)‎). 
  51. ^ 51.0 51.1 内蒙古呼和浩特市和包头市非洲猪瘟疫区解除封锁.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1-29 [2019-02-12] (中文(簡體)‎). 
  52. ^ 重庆市璧山区非洲猪瘟疫区解除封锁.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2-01 [2019-02-1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2-12) (中文(簡體)‎). 
  53. ^ 福建省三明市尤溪县非洲猪瘟疫区解除封锁.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1-31 [2019-02-12] (中文(簡體)‎). 
  54. ^ 广东省广州市黄埔区非洲猪瘟疫区解除封锁.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2-02 [2019-02-12] (中文(簡體)‎). 
  55. ^ 贵州省黔南州龙里县非洲猪瘟疫区解除封锁.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2-02 [2019-02-12] (中文(簡體)‎). 
  56. ^ 广东省惠州市博罗县非洲猪瘟疫区解除封锁.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2-05 [2019-02-12] (中文(簡體)‎). 
  57. ^ 福建省南平市延平区非洲猪瘟疫区解除封锁.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2-06 [2019-02-12] (中文(簡體)‎). 
  58. ^ 山西省晋城市泽州县非洲猪瘟疫区解除封锁.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2-13 [2019-02-14] (中文(簡體)‎). 
  59. ^ 黑龙江省绥化市明水县非洲猪瘟疫区解除封锁.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2-25 [2019-02-25] (中文(簡體)‎). 
  60. ^ 江苏省宿迁市泗阳县非洲猪瘟疫区解除封锁.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2-27 [2019-02-27] (中文(簡體)‎). 
  61. ^ 甘肃省庆阳市庆城县非洲猪瘟疫区解除封锁.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2-28 [2019-02-28] (中文(簡體)‎). 
  62. ^ 宁夏银川市永宁县非洲猪瘟疫区解除封锁锁.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3-05 [2019-03-05] (中文(簡體)‎). 
  63. ^ 甘肃省兰州市七里河区非洲猪瘟疫区解除封锁.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3-05 [2019-03-05] (中文(簡體)‎). 
  64. ^ 湖南省永州市经济技术开发区非洲猪瘟疫区解除封锁.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3-23 [2019-03-23] (中文(簡體)‎). 
  65. ^ 山东省济南市莱芜区非洲猪瘟疫区解除封锁.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4-04 [2019-04-04] (中文(簡體)‎). 
  66. ^ 云南省怒江州泸水市非洲猪瘟疫区解除封锁.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4-04 [2019-04-04] (中文(簡體)‎). 
  67. ^ 陕西省榆林市靖边县非洲猪瘟疫区解除封锁.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4-14 [2019-04-14] (中文(簡體)‎). 
  68. ^ 广西贵港市港南区非洲猪瘟疫区解除封锁.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4-25 [2019-04-25] (中文(簡體)‎). 
  69. ^ 重庆市石柱县非洲猪瘟疫区解除封锁.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5-04 [2019-05-05] (中文(簡體)‎). 
  70. ^ 湖北省恩施州利川市非洲猪瘟疫区解除封锁(5月17日).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5-17 [2019-05-27] (中文(簡體)‎). 
  71. ^ 新疆乌鲁木齐市米东区非洲猪瘟疫区解除封锁.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5-22 [2019-05-27] (中文(簡體)‎). 
  72. ^ 72.0 72.1 72.2 72.3 72.4 海南省儋州市、万宁市、海口市秀英区、澄迈县、保亭县、陵水县非洲猪瘟疫区解除封锁.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5-24 [2019-05-24] (中文(簡體)‎). 
  73. ^ 内蒙古自治区大兴安岭重点国有林管局桑都尔林场非洲猪瘟疫区解除封锁.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5-24 [2019-05-27] (中文(簡體)‎). 
  74. ^ 西藏林芝市巴宜区、工布江达县、波密县非洲猪瘟疫区解除封锁.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5-28 [2019-06-03] (中文(簡體)‎). 
  75. ^ 新疆喀什地区非洲猪瘟疫区解除封锁.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6-01 [2019-06-03] (中文(簡體)‎). 
  76. ^ 云南省迪庆州香格里拉市非洲猪瘟疫区解除封锁.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6-03 [2019-06-04] (中文(簡體)‎). 
  77. ^ 贵州省贵阳市乌当区非洲猪瘟疫区解除封锁.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6-14 [2019-07-08] (中文(簡體)‎). 
  78. ^ 四川省阿坝州若尔盖县非洲猪瘟疫区解除封锁.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7-04 [2019-07-07] (中文(簡體)‎). 
  79. ^ 79.0 79.1 四川省阿坝州若尔盖县非洲猪瘟疫区解除封锁.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7-09 [2019-07-19] (中文(簡體)‎). 
  80. ^ 贵州省都匀市非洲猪瘟疫区解除封锁.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7-26 [2019-07-27] (中文(簡體)‎). 
  81. ^ 宁夏中卫市沙坡头区非洲猪瘟疫区解除封锁.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2019-08-09 [2019-08-09] (中文(簡體)‎).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