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敦大學學院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轉到: 導覽搜尋

座標51°31′29″N 0°08′01″W / 51.524659°N 0.133704°W / 51.524659; -0.133704

倫敦大學大學學院

倫敦大學學院盾徽
校訓 Cuncti adsint meritaeque expectent praemia palmae拉丁語
中譯 讓所有因其價值而應得獎賞的人都來吧
創建時間 1826
學校類型 公立大學
校監 HRH 長公主 (倫敦大學)
教務長 Malcolm Grant 教授
職工 8,000 (4,000 學術職員)
學生 21,620[1]
大學部 11,970[1]
研究生 9,650[1]
校址 英國倫敦
代表色
                     
隸屬於
網站 www.ucl.ac.uk
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 logo.svg

倫敦大學學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簡稱UCL,或譯:倫敦大學大學學院)是一所創建於1826年的綜合大學,是倫敦第一所大學,也是倫敦大學聯盟的創校學院。UCL是英國史上第一所不以種族、宗教和政治背景而取錄學生的大學。UCL一直以來與牛津大學劍橋大學帝國學院倫敦政經學院一起並稱為G5超級精英大學金三角名校,它同時是羅素大學集團的成員。

UCL學生人數大約有24,000人,其中研究生約佔10,400。教職員人數約4,000人,其中46名為英國皇家學會院士(Fellows of Royal Society),10名為英國皇家工程院院士(Fellows of the Royal Academy of Engineering),55名不列顛人文與社會科學學院院士(Fellows of British Academy),99名英國醫學科學院院士(Fellows of the Academy of Medical Sciences)。同時UCL過去的成員中,有27位諾貝爾獎得主,其中有14名是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得主。

UCL的全球排名一直保持在前20強。2012-13年的QS世界大學排名將之列為世界第4位。2012年與湯森路透社合作蒐集數據的泰晤士高等教育則將之列為世界第17位,2012年中國科學院武漢大學合作的世界大學競爭力排行榜將之列為18名, 除此之外UCL還擁有世界上最好的神經醫學中心(Institute of Neurology),和歐洲最大的兒童醫院(Great Ormond Street Hospital)。

學校歷史[編輯]

倫敦大學學院歷史悠久,成立時期可上溯至19世紀。倫敦大學學院在1826年2月11日成立,立意成為宗教性質的大學(牛津大學劍橋大學)之外的世俗選擇(secular alternative)。在成立初,倫敦大學學院是一個大學,而不是一個學院, 並使用倫敦大學(London University)作為校名。但是倫敦大學學院的建立遭到了英格蘭教會的強烈反對。英格蘭教會全力阻止了倫敦大學學院獲得頒發學位所必需的皇家特許狀(Royal Charter)。直到1836年,倫敦大學學院和倫敦國王學院組成近代的倫敦大學成型,倫敦大學和它的創始學院之一倫敦大學學院才被在法律上承認並被獲准頒發倫敦大學的學位。倫敦大學學院和倫敦國王學院現今被認為是倫敦大學的兩所創校學院。

早期[編輯]

對於UCL是否是英格蘭第三古老的大學一直存在爭議。在英格蘭,其他高等教育機構可以將其教育世襲回溯到成立之前;比如諾丁漢大學可以追溯至1798年,但是諾丁漢大學的前身是倫敦大學管轄下的一所職業學校,並直到1948年才獲得了確定其大學地位的「皇家特許狀」,因此從大學的角度講,諾丁漢大學是相對較為年輕的。與此相反的是倫敦國王學院(縮寫:KCL)在UCL之後成立,但是在UCL之前獲得了皇家特許狀。因此有爭議指出KCL比UCL更古老。更為有爭議的事實是,儘管事實上他們都是大學,但是從技術上講UCL和KCL都不是獨立存在大學, 而是聯邦制的倫敦大學下屬的學院。總體上講,可以肯定的指出的是UCL是英國急劇擴張的大學系統的早期成員。其他早期成員包括通過1832年的議會法令(Act of Parliament)杜倫大學。同時值得肯定的是UCL的「世俗性」是獨一無二的。Thomas Arnod稱之為「高爾街的無神機構」(Godless institution in Gower Street)。

UCL是英格蘭第一個不考慮學生的種族、宗教、或者政治立場的高等教育機構。同時也可能是第一個錄取並承認女性與男性有同等權利的大學。布里斯託大學也聲稱其為第一所錄取並承認女性的大學,但是值得指出的是在當時UCL和布里斯託大學都頒發倫敦大學的學位,因此錄取女性學生可能是同時行為。

UCL是一個在英格蘭建立學生會的大學。但是在1945年之前,男性學生和女性學生有各自獨立的學生會。

UCL是第一所在如下學科建立教授席位的大學:化學工程化學 (UCL化學係為英格蘭最早成立),埃及學,紙莎草學,電子工程英語法語德語義大利語地理學動物學

主校區建築期[編輯]

〈倫敦大學〉,Thomas Hosmer Shepherd所畫,1827或28年出版

在1827年,UCL正式成立一年之後,大學的主建築 (Main Building)在老卡馬森廣場 (Old Carmarthen Square) 開始修築。八角大樓 (Octagon Building)常常被用來概括全部主建築,但是事實上八角大樓更適合描述主建築的中部。主建築的中心是一個可以從遠方眺望的,裝飾華麗的穹頂。 八角大樓是由建築師 William Wilkins 設計,他同時也設計了英國國家畫廊(The National Gallery)。William Wilkins最初設想環繞方庭 (the Quad)的U型建築直到二十世紀才被實現。主建築的修築在1985年完成,在放置第一塊基石的158年後,並由英國女王伊利莎白二世主持開幕典禮。

傑里米·邊沁[編輯]

放於大學迴廊的傑里米·邊沁遺體

哲學家和法理學家傑里米·邊沁 (1748–1832) 經常被褒獎為倫敦大學的創建者之一,倫敦大學學院 (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 的奠基人。「國際化」(International)一詞,就是由邊沁本人創造出來。嚴格意義上講, 如上論述並不正確。當UCL於1826年成立之時,傑里米·邊沁已經80歲高齡。因此他並沒有實際參與大學的規劃建設。

邊沁直接參与UCL成立的傳言大體上是以 Henry Tonks的大型壁畫為依據的。這幅壁畫裝飾UCL主建築的主圖書館(Main Library)中,在弗拉克斯曼畫廊(Flaxman Gallery,以畫家 John Flaxman命名)之上,穹頂之中。壁畫描繪了UCL主建築的建築師 William Wilkins 向邊沁提交設計方案,並等待邊沁的批覆。在背景中,UCL主建築的柱廊 (Portico)正在被修築。儘管邊沁並沒直接參与UCL的成立,但是他依然被認為是UCL的精神導師。許多事實上的UCL創建者,比如 James Mill、Henry Brougham、Thomas Wilson 等等,對傑里米·邊沁表達了最崇高的敬意。他們許多的計劃都融入了邊沁關於教育和社會的理念。邊沁是高等教育擴大化的積極擁護者,並對UCL的核心理念——不考慮學生的種族、宗教或者政治立場,起到了巨大的影響。

邊沁在UCL的聲望在另一方面被體現。在他的遺囑中,邊沁明確要求將他的遺體保存並作為大學的永久紀念物。他的遺體被以「Auto-Icon」之名被廣為熟知。不幸的是,當處理邊沁的頭部時,處理程序出現了災難性的錯誤,頭部嚴重受損。因此,一個蠟質頭部被用來替代損壞的頭部。被損壞的原頭部被放置在邊沁的小腿之後。真的頭顱經常被盜,自然的成為五花八門的各種校園笑話的題材,當然,笑話的編造者都來自UCL從出生那一天起就是競爭對手的國王學院(King's College London)。據說邊沁可憐的頭顱有一次被發現在阿伯丁火車站的一個儲物櫃中,又有說經常被學生們在校園主樓大穹頂(The Quad)旁當足球踢。這些事件最終使校方決定停止頭顱的公開展出並把它細心收藏在學校地窖中,直到現在。當前,Auto-Icon被放置在木製櫥窗中,陳列在UCL主建築的南迴廊,完全向公眾開放。

當大學舉行高層會議時,邊沁的遺體會被放置在輪椅上並被推進會議室參加會議。在會議記錄中,邊沁被永久性列為出席但不投票 (present but not voting)。邊沁同時參加大學理事會,但只有在票數相當的情況下,他會投出贊成動議(in favour of the motion) 的一票。當上層餐廳 (Upper Refectory)在2003年被重新裝修的時候,這個場地被命名為「邊沁室」(Jeremy Bentham Room,簡稱JBR),以向這位偉人致以敬意。

二十世紀[編輯]

倫敦大學學院

倫敦大學在1907年重組。許多加盟學院,包括UCL,在法律上失去了他們的獨立存在。這種情況一直持續到了1977年,當一個新的皇家特許狀恢復了UCL的獨立性。在1937年,UCL成為了ARPANET的第一個國際連結,並在同年UCL發送世界上第一封電子郵件。ARPANET隨後發展成為現在的網際網路。UCL同時也是世界上最早進行外太空研究的大學之一。UCL是 Mullard Space Science Laboratory的主要成員,由UCL 的 Department of Space and Climate Physics 管理。

在1998年8月,UCL醫學院(Medical School)兼并了皇家自由醫院醫學院 (Royal Free Hospital Medical School)。UCL醫學院,和其他一系列附屬的研究生醫學研究機構(Institute of Child Health, Institute of Neurology, Eastman Dental Institute and the Institute of Ophthalmology),使UCL成為世界上最重要的生物醫學研究中心。事實上,UCL 65%的收入來自生物醫學。

UCL一共出了14名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獲得者。其中UCL的細胞生物學神經科學生理學兒科學神經病學眼科學尤為強勢。英國國家醫學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 for Medical Research)建立於1913年,是醫學研究理事會(Medical Research Council)第一個也是最大的一個研究實驗室,並擁有5名諾貝爾獎獲得者。英國國家醫學研究院在二十世紀後期從 Mill Hill 遷出,併入了UCL主校區,在保持獨立的同時和UCL進行深度合作。如今英國國家醫學研究院擁有超過700名科學家並得到2700萬英鎊的年預算。

近年[編輯]

直到現在,UCL依然嚴格保持著它的世俗傳統,並沒有像其他絕大多數英國大學一樣指定穆斯林祈禱室。一間靜室被專門規划出來,用以讓所有有宗教信仰的教職員工和學生進行宗教祈禱。UCL堅持世俗觀念的初衷就是為了能使不同教派的學生們(例如天主教徒與新教徒)和睦相處,共同進步。這項傳統保留至今,並使UCL反映出民族和宗教上雙重的多樣性。學生會也遵守UCL的世俗傳統,在實質上與任何政治團體保持距離,堅持自己的中立性。學生會職務的競選者,不能參與任何政黨的投票。這項規定可能歸因於UCL多次重申的自身對政治「漠不關心」,這個特色和附近的兄弟學院,例如倫敦政治經濟學院,有明顯差別。

在2002年10月,UCL和倫敦帝國學院聯合發布了一項合併兩所學校的計劃。這宗合併計劃被廣泛認為是實質上由IC取代UCL,因此遭到了來自教職員工和UCL學生會的強烈抵制。更令教職工和學生憤怒的是,這項計劃在確立之前根本就沒有經過他們的參與和質詢。在此情況之下,UCL聯合會召開了緊急會議,商討這項合併計劃以及UCL在其中的立場。但是,時任校長的德里克。羅伯茨爵士(Sir Derek Roberts)憤怒地離開布魯姆伯利劇院(Bloomsbury Theatre),並拒絕聆聽一位反對合併人士的演講。他本人只是隨興發表了一個演講,內容完全是他本人的意願。一個月後,經過積極的反合併運動,這項計劃最終被取消。

在2003年8月1日,馬爾克姆·格蘭特教授取代德里克爵士成為新的校長。德里克爵士自此退休並只作為學校的名義管理人。在發表就職演說的一年後,馬爾克姆教授開展了一項命名為「UCL運動」的活動,旨在從UCL校友和友好人士中募集300萬英鎊的捐款。這種大膽公開的籌款運動在傳統的英國大學中實數罕見,反倒和美國大學類似。根據薩頓信託(Sutton Trust)2002年的統計,UCL以每年81萬英鎊的捐款排在英國大學的前十之列。馬爾克姆教授意圖加強UCL的國際聯繫,將UCL塑造成「倫敦的全球性大學」。在他前幾年的任期中,學校明顯加強了與諸多國際知名大學間的聯繫,比如巴黎高等師範學院哥倫比亞大學加州理工學院紐約大學德克薩斯州大學維拉諾瓦大學等等。

UCL於2004年被星期日泰晤士報評為年度最佳大學。該報2005年的大學入學指南中將UCL描述為「無論規模或學術上,都在倫敦大學中處於中心地位」。經過一連串的整合,UCL已經成為一個在學科多樣性上可以與牛津,劍橋比肩的尖端科研與教學機構。

在2005年9月,UCL向英國樞密院申請頒發本校學位的要求得到批准,第一個UCL本校學位在2008年被頒發。

2006年一月,UCL決定成為「歐洲研究型大學聯盟」的一員,此聯盟是建立在共同高端教育與科研方針的立場上的科研實力雄厚的大學網路。歐洲研究型大學聯盟的成員交替的評估一系列高質高量的標準,諸如科研卷宗,影響力與基金募集,博士生培養,研究規模與深度以及認可的學術榮譽。UCL的校長馬爾克姆格蘭特教授對此評價道「歐洲的科研大學有著共同的價值觀和目的,我們非常榮幸加入這個如此優秀的科研網路。我認為這個計劃的創想和實施正是關鍵時刻,歐盟正在嚴肅認真的思考科研型大學的功能,同時也在積極構想歐洲科研委員會以及將來可能實現的歐洲理工學院的設想。此舉同時也反映了UCL的全球化眼光,我們一直貫徹的加強於全球大學之間的聯繫的舉措,最近剛與三所巴黎的大學宣布了神經科學方面的合作項目。」

2009年,UCL與美國耶魯大學在英國前首相布萊爾的見證下簽訂合作計劃,稱為 Yale UCL Collaborative[2]。兩校的醫學院與附屬醫院合作研究所學位授與轉譯醫學研究,耶魯大學校長理察·查爾斯·萊文表示,耶魯大學在全球有上百個學術合作夥伴,但是「與UCL的合作卻是耶魯史上規模最大的。」[3] 目前兩校的合作已擴展至人文學科與奈米工程學。兩校的研究院在2012年5月進一步簽訂博士生交換計畫,資助博士生至交換學校進行一學期的研究以拓展國際經驗。[4]

經過長時間和廣泛的咨詢,倫敦大學轄下的藥劑學院在2011年5月13日正式公布與UCL的合併計劃,於2012年1月正式併入UCL。 [5]

校園和校區[編輯]

與很多倫敦的大學一樣,UCL是一個開放式的大學,由眾多分散的建築組成。儘管UCL的建築遍布倫敦,但學校主要部分在倫敦中心的Bloomsbury,高爾街。高爾街的校區包括UCl的科學及主要圖書館,語言系,歷史系,Bloomsbury劇院,生物與物理系,Petrie埃及考古博物館。在高爾街周邊及高爾街廣場,有著一系列更多的建築,包括考古學院,化學系, Bartlett建築環境學院,斯拉夫與東歐研究學院.

在UCL周圍有著一群著名的機構,例如大英博物館,大英圖書館,皇家戲劇藝術學院,英國醫學會以及其他倫敦大學下屬的學院和機構,包括亞非學院,柏貝克學院,教育學院,高等研究院。因此就地理環境而言,全世界沒有一所大學有這獨特的學術優勢。由於UCL所處倫敦中心,有許多著名的建築,許多電影電視作品都選擇在UCL拍攝一些片段。

距UCL最近的地鐵站是Euston Square。其他相近的地鐵站有Warren Street, Russell Square 和Goodge Street, Euston火車站也在UCL附近。

在UCL拍攝的電影[編輯]

由於所處倫敦的優越地理位置以及引人入勝的前庭穹頂,UCL經常被電影或電視製作人選為拍攝場地,包括以下作品:

知名校友[編輯]

奇聞軼事[編輯]

  • 羅比·威廉斯的首張專輯透鏡下的生活中,將UCL加入到專輯封面的美術設計中。
  • 在倫敦的大學路(UCL南臨)上有一家以學校象徵傑里米·邊沁名字命名的酒吧
  • UCL目前的校長,馬爾科姆.格蘭特教授曾和學生們打過一個賭,如果學生們能在2005年喜劇救濟紅鼻子之日之前能為衣索比亞的難民募集1500英鎊的善款,他就剃掉自己的鬍子。結果,非常「不幸」學生們募集了超過2000英鎊的善款,於是教授本人留了33年之久的鬍子被剪掉了。
  • UCL的精神之父傑里米.邊沁同時以設計英格蘭諸多著名監獄著名,如圓形監獄
  • UCL與倫敦國王學院有歷史悠久的良性競爭夥伴關係。UCL經常被國王學院的學生起外號叫做「尤斯頓功科學校」或「高爾街不信神的渣滓」,後者經常被當作是國王學院建校宗旨利於基督教教訓的對比。反之,UCL的學生和教師們則稱國王學院為「河濱專科學校」作為回敬。國王學院的吉祥物「雷吉」(一隻小獅子)曾於90年代失蹤,最終被發現深埋在某處田野,為了修復並安置它,國王學院花費了大約15000英鎊。它被發現時被裝在一個玻璃櫃中,並且柜子中填滿了足夠多的證據證明這場大「惡作劇」是某個UCL的學生所為。(之後國王學院「以牙還牙」,偷走了UCL的吉祥物「菲尼斯」,並把傑里米.邊沁的頭拿來當球踢)
  • 根據UCL官方記載(UCL校園內邊沁像旁的簡介),邊沁的頭失竊是在1975年,此後,邊沁的頭一直保存在學校地窖裡面。

參考資料[編輯]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