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有之乡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Confusion grey.svg
提示:本条目的主题不是乌托邦

乌有之乡是中国大陆一个带有政治毛主義和极左色彩的中国雜誌社和政经评论网站,其和政治自由主義的炎黄春秋凱迪社區立場及意見相左。[1]該站于2003年由北京乌有之乡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开设。创办人包括范景刚韩德强等人。网站在2012年4月12日被当局關閉。

历史[编辑]

2003年,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师韩德强与学生展开网站筹备活动,北京乌有之乡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成立,主要出资人为原中共中央书记邓力群从政府筹集的500万经费,法人代表为托派杜建国,实际控制人为韩德强和他的徒弟范二军(笔名范景岗)。这时主要的活跃人士有杨帆左大培高粱杨斌等人。[2]

该网站在中国具有一定的社会影响力。其内容来源有网民投稿,学者文章和网站采集三个渠道;对该网站的评价因浏览者立场不同而两极分化。根据2011年Alexa的数据,乌有之乡的网站流量排在中国大陆第2373名。[3]

2012年3月14日,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两会结束后的记者招待会上的发言号召政治体制改革,并指出文革复辟的可能性依然存在,在回答路透社记者提问时更从侧面否定了乌有之乡所一直吹捧的重庆模式。2012年3月15日,原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和原重庆市副市长王立军被免职当天,乌有之乡以服务器维护为由,将主站主页换成公告。[4]2012年3月19日,乌有之乡首页恢复访问,但其“热点专题之重庆经验”栏目文章未显示。4月6日,乌有之乡网站再次被当局以“妄议十八大”的原因关闭[5]。同一天BBC网站援引未具名评论人士的话说,中国总理温家宝此前曾发表谈话表示担心文革重新发生,但是当局目前采取的封杀异己言论的做法正是典型的文革遗风。据BBC中文网报道,关闭乌有之乡得到了社会知识分子的拥护。[6]

2012年4月6日12:00起乌有之乡再次不能访问。原因是4月6日上午国家新闻办公室九局、北京市网管办、北京市公安局网络安全总队三家联合约谈网站负责人,认为网站存在大量发布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恶意攻击国家领导人,妄议十八大的文章信息,要求网站关闭一个月并自我整顿。與此同時,「毛澤東旗幟網」、「民聲網」、「四月青年網」等左派網站,及探討政治改革、言論偏右的「中國選舉與治理網」一樣無法正常打開。[7]这次整顿主要是针对毛左网站,之所以把“治理网”也拉来陪绑,有意见指说是为了显示平衡,不让毛左抨击。[8]

“乌有之乡”的短暂“被关”,引起诸多反响。中国政法大学经济学教授杨帆在重庆事件发生后公开与网站中文章的主要作者之一张宏良决裂,指责其“用极端思想绑架了我们这群人”。这场骂战是政治气候变化背景下,聚集在“乌有之乡”的部分知识界人士分化与溃败的缩影。此后,司马南孔庆东等人爆出过激言论,杨帆与张宏良等的对立等。有记者分析,此番分化与温家宝总理在3月15日“两会”上的讲话有关,“温家宝说,‘文革还没有清理干净,文革的威胁还在。’”这给一些团体产生了政治压力,所以其内部出现了一些变化。[9]

2012年4月11日,在中共中央正式宣布调查薄熙来后,乌有之乡网站以与以往红色设计风格不同的黑底白字显示“网站正在维护中”。12日起,被關閉的烏有之鄉網站以白底紅字顯示“公告 无论怎么关闭屏蔽,乌有之乡都会一直支持薄熙来!!! 乌有之乡网站 2012年4月12日”,不久此页面消失,其新浪官方微博称遭到黑客攻击。

2012年4月16日,乌有之乡官方新浪微博腾讯微博被删除[10],原網站亦沒有如期於整頓後重開;現只存烏有之鄉書社。

2012年新版网站于2012年2月底开始筹备,4月初完成初始版,因故间隔了一段时间,6月初复工完成第一个内测版。9月初开始第二个内测版的开发,至今开始内部测试。[11]

自我定位[编辑]

乌有之乡网站自称其是“宣传爱国主义社会主义和进步思想的政治经济文化、历史评论”、“爱国主义和社会主义的话语平台”的网站。[12]

观点[编辑]

乌有之乡常宣称其文章代表社会中下层百姓的利益,希望中国能回归毛泽东时代的发展道路。对毛充满敬意,视之为精神支柱,反对右派对毛的“污蔑”(网站专题《毛泽东历史真相》[13]),比如署名“江淮碧玉”的文章中批评:(中国共产党)“在毛泽东去世后,立马变了面孔,对毛泽东反戈一击,可见,这一类的反毛者们是多么的猥琐、卑劣与龌龊……反毛者必将被钉上历史的耻辱柱!”[14]

在经济上该网站反对中国大陆的背离社会主义方向的改革开放的经济自由化倾向,认为这些政策导致了中美国现象,执行它们的一大批现任官员是“买办”性质的,出卖中国利益,并认为经济上的自由化给人民生活带来了诸多苦难。在公开政策上反对邓小平主导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主张走“社会主义性质”的改革开放道路,主张发展内需、产业独立,提倡公平正义、人民民主、四大自由。外交上反对邓小平提出的韬光养晦政策,主张积极强势,反对“美国的霸权主义”。

这些文章中的一些认为毛泽东时代社会正义、社会平等,乃至建设成就,均好于“改革开放”后,社会中的新问题来自毛泽东领导的“社会主义道路”被“修正主义”转变。比如该网站“网友之声”栏目中署名“张宏良”的《中华民族再次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其中写道:“中国人也同样经历……是从否定“神”开始的。”[15]

乌有之乡对“毛泽东思想”持肯定、支持的态度,该网站其“时代观察”栏目署名“张宏良”的文章称:“毛泽东根据中国国情,根据东方文化,根据人类未来的发展要求,为人类社会开辟出一条新的政治斗争模式,仅这份悲悯情怀,就已经超越了耶稣和释迦牟尼”[16]

乌有之乡在大陆被认为是左派的代表,常攻击右派,言语激烈。被攻击者认为这些文章采用的是大字报批斗的形式。该网站在署名“博采”的文章写道:“围绕‘打黑英雄’重庆市……他们期望的‘政改’无非是要彻底改掉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制度,把中国改到西方的资本主义私有制,也就是他们推崇的‘普世价值’。”[17]

乌有之乡亦对中国当今的教育制度不满。在署名“奚兆永”的文章中写道:“为什么郭、杨两教授不以现成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所明确规定的指导思想去教育学生……其原因显然是他们……要对这个社会制度和这个社会的价值观念进行公开的反对,不仅自己要站在对立面进行‘批评’,而且要让学生们也接受他们的这种反对态度。”[18]

作者身份[编辑]

乌有之乡的作者除了一般网民外,还包括退休官员、社科院研究员、马克思主义理论相关学者、宣传系统记者刘贞[19]、作家魏巍、前国家统计局局长李成瑞[20]中国社科院研究员左大培[21]和前全国工商联技术发展委员会副秘书长苏铁山。[22]

书店[编辑]

乌有之乡的实体书店——乌有之乡书店,主要以销售包括毛泽东在内的中国近现代左派人士作品。它还拥有下属“乌有之乡书社”网站,以网上书店的形式销售相关书籍。[23]

外部观点[编辑]

江迅在杂志《亚洲周刊》发表文章提出乌有之乡是有邓力群等人在背后支持的左派网站。[24]乌有之乡随后登出回应声明。[25]英国杂志《经济学人》、[26]香港《苹果日报》、台湾中央社对乌有之乡也做过报道。

著名经济学家、天则经济研究所所长茅于轼认为,当局把乌有之乡等网站封了,应被视为政府侵犯言论自由的又一例子。茅于轼说:“我还是希望他们有说理的机会。我虽然不赞成他们的观点,但是发言权是不可剥夺的。我也希望他们不要诽谤别人,说某某人是汉奸,也不可鼓动别人去杀人,去抢别人的财产。给人发言权是为了讲清道理,不是去害人,也不是发泄情绪。这些都不是一个良好的社会应有的现象。”[27]

历史学家、上海师范大学教授萧功秦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一些极端势力由于受‘文革’理念的毒害更为深远,认为要通过‘文革’的方式才可以解决目前中国在转型中出现的贫富分化、社会不公等问题,和一般比较温和、理性的左派不同,他们更为激进。这种极端思潮在上世纪80年代末出现过,但在某些地区有具体组织、有私下活动的,是在最近几年才出现,张宏良的思想是比较极端的。”[9]

历史学家萧功秦还认为极端势力和思想的危害在于,“把所有改革开放中出现的问题归结为中国已走向资本主义道路,要避免中国走向资本主义道路,就必须要走向革命,那就是一种原教旨主义式的(说法)。原教旨主义就是一种革命,它动员民意来实现这种目标。如果出现这种情况,中国就(将)陷入一个巨大的灾难(之中)。”[9]

乌有之乡与重庆模式[编辑]

文革时曾以革命名义杀人而坐牢后沉痛反思的前武汉红卫兵李乾披露,乌有之乡的活跃人物张宏良因为获得重庆方面的封官许愿一旦中国变天他将进中央任要职而当重庆的吹鼓手。[28] 张宏良对此发文辩解,暗示此为右派借薄事件对左派的进一步栽赃陷害。[29]

苏仁彦在《开放杂志》发表文章指出乌有之乡骨干人员曾参与重庆薄熙来密谋政变[30]

2012年3月24日,德国之声中文网报导说,北大教授孔庆东微博自曝,他日前被国安限制自由5天时间,其原因是因他曾接受薄熙来资助100万元,用于宣传“重庆模式”,公众也质疑曾颂扬“重庆模式”的其他人接受薄的资助。[31]

曾有报道声称,薄熙来以巨款收买方滨兴利用网络监听、窃取中国高层政要电话、电邮等机密资讯。[32]据称,在重庆市长黄奇帆举报薄的资料也提此事。[33]2012年4月26日,日本《读卖新闻》报导说,方滨兴被双规。此事后来通过新华社被证实为谣传[34]

关于重庆课题,据2010年1月新华网的报导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重庆的实践课题有12项,主持人王伟光、方滨兴、胡鞍钢等。“人民大学的重庆课题组编著《重庆新事》,认真总结重庆经验,透视重庆经验的核心价值。”[35]

有报道声称,薄熙来倒台后毛派人物发生“内斗”,《重庆模式》一书的作者之一北京左派经济学家杨帆与张宏良对骂。杨帆在博客中要求“重庆方面清查对极左份子的经济赞助情况”,并质问“乌有之乡”开千人大会的钱来自哪里等。[30]

据《悉尼先驱晨报》2012年5月23日报道,中国的毛派聚集在他们已垮台的政治领导人薄熙来的身后,指责当局捏造事实对付薄熙来,让国家(政权)面临解体的风险。在薄熙来因“严重违纪”被暂停了其中央政治局委员职务后六周,左翼联盟乌有之乡给全球的传媒发送了一份声明,挑战当局,呼吁给前中共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平反。乌有之乡称,“乌有之乡相信薄熙来与王立军案是改革开放以来最大的政治冤案。”乌有之乡在声明中,轰炸当局的“邪恶方式”,其中包括编造薄熙来的犯罪和腐败指控。该声明称,“因此,这些可能被勾结西方敌对势力的国内卖国势力所用,来煽动社会动乱,分裂国家,把国家带入深渊。”声明还称“毛泽东思想万岁,重庆路线万岁。”[36]

参见[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p.151-2秦晉. 求索與守望--中國民運江湖回望錄. 秀威資訊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 151– [24 December 2012]. ISBN 978-986-5915-24-7. 
  2. ^ 「乌有之乡」分崩
  3. ^ - Alexa排名和网站流量信息,查阅于2011年12月28日。
  4. ^ “乌有之乡”闭声 微博实名制上路
  5. ^ 法国广播电台:乌有之乡网站因“妄议十八大”被关闭整顿一个月
  6. ^ 中国左翼网站“乌有之乡”遭封杀,BBC中文网
  7. ^ 攻擊領導人「烏有之鄉」封站整改. 星岛日报. 新浪香港. 2012-04-07 [2012-04-11]. 
  8. ^ 左派网站政治宕机 被指恶意攻击. VOA. 2012-04-07 [2012-04-11]. 
  9. ^ 9.0 9.1 9.2 时代周报专访中国著名左派代表 乌有之乡内讧(图). 新足迹. 2012-3-29 [2012-04-11]. 
  10. ^ 多维新闻. 乌有之乡敏感时期“大喊”挺薄. 澳洲中文报业. 2012-4-6 [2012-4-13]. 
  11. ^ 快讯:乌有之乡网站2012新版开通测试 正邀请广大网友参与测试,红歌会网
  12. ^ 中国向左转. 乌有之乡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网站?. 2010-6-7. 
  13. ^ 乌有之乡毛泽东历史真相专题
  14. ^ 江淮碧玉. 反毛者必将被钉上历史的耻辱柱!. 2010-11-6. 
  15. ^ 张宏良. 中华民族又一次到了最危险的时刻. 2010-3-25. 
  16. ^ 张宏良. 高天滚滚寒流急,大地微微暖气吹——毛泽东诞辰115周年侧记. 2009-1-3. 
  17. ^ 博采. 整肃重组被外资和南方系控制的新闻传媒和网络媒体. 2011-1-6 [2011-1-7查阅]. 
  18. ^ 奚兆永. 教我们的大学还像社会主义大学吗?--驳法大反毛演讲. 2010-5-24. 
  19. ^ 刘贞. 影响力周刊:“乌有式”爱国就该在一起. 2009-9-3. 
  20. ^ 李成瑞. 谁改变了新中国. 2006-8-25. 
  21. ^ 左大培. 乌有之乡左大培的作品集. 
  22. ^ 苏铁山. 乌有之乡苏铁山作品集. 
  23. ^ 关于乌有之乡书社. 2010-3-14. 
  24. ^ 江迅. 乌有之乡要为四人帮平反被查处. 亚洲周刊. 2009-3-22. 
  25. ^ 乌有之乡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严正声明. 2009-3-13. 
  26. ^ Ideological debate in China:The Little Red Bookshop. The Economist. 2009-2-5 (英文). 
  27. ^ 茅于轼. 茅于轼腾讯微博. 茅于轼腾讯微博. 2012-03-26. 
  28. ^ 李乾. 自由派的忧虑与极左派的密谋. 博讯. 2012-3-22. 
  29. ^ 张宏良. 关于下面两篇文章的简要说明. 新浪博客. 2012-03-29. 
  30. ^ 30.0 30.1 苏仁彦. 毛派分子參與重慶密謀. 开放杂志. 2012-4-5. 
  31. ^ 德国之声. 谁收了薄熙来的钱?. 德国之声中文网. 2012-3-26. 
  32. ^ 孔庆东被拘5天自爆因收100万 传薄花钱窃听政敌. 苹果日报. 环球华网. 2012-03-25 [2012-04-11]. 
  33. ^ 新报人. 港媒:孔庆东被拘5天自爆因收100万 薄花钱窃听政敌. 新报. 2012-3-25. 
  34. ^ 加藤隆則. 薄氏、胡総書記らを盗聴か…関与の大学長拘束. 读卖新闻. 2012-4-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4-28). 
  35. ^ 新华网. 重庆启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重庆的实践”系列研究. 腾讯大成网. 2010-1-8. 
  36. ^ John Garnaut. 毛派乌有之乡给全球传媒发声明 轰炸中央. 《悉尼先驱晨报》. 2012-5-23. 

Voice of America Logo.svg 本文全部或部分内容来自美国联邦政府所属的美国之音网站。根据版权条款(英文)和有关美国政府作品版权的相关法律,其官方发布的内容属于公有领域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