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外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仇外排外,指對外族人外國人外地人乃至陌生人恐懼或不滿,产生排斥心理。[1]其英文名字xenophobia來源自希臘語ξένος (xenos),意指「外來者」;φόβος(phobos),意指「恐懼、隔離」。在虛構作品中,仇外主義可指對人工智慧外星生物或其他非人類存在的恐懼與憎惡。

與所有恐懼症一樣,當事人對恐懼的感覺有意識,並相信引起這種感覺的人是外國人;這與種族主義和一般偏見不同,因為外國人與自己不同國籍,但不同種族的人不一定是不同國籍。引起種族主義的是種族和血統,但引起仇外的可以是不同因素。其一是一個社會中不被視為屬於該社會的一群,一般是外來的移民,但他們有可能已定居數世紀。這種仇外可以引起敵意和暴力反應,甚至大屠殺。其二是文化因素。所有文化都受外來文化影響,文化層面的仇外針對外來的文化,如外來用語影響本土語言。這種形式的仇外較少針對個人,但可以引發淨化文化和語言的政治運動。值得注意的是,孤立主義並不等於仇外。

社會生物學的解釋[编辑]

社會生物學家指,仇外可理解為對基因不相似的群體憎惡,而親近基因相似的群體。他們認為這是生物天生的生物反應,反映人類不同群體間的相互競爭。華盛頓大學人類學教授Pierre L. van den Berghe在著作The Ethnic Phenomenon中討論親屬選擇、種族裙帶關係,以及人生來傾向對基因相近的人較為慷慨等現象。心理學教授James Waller指,所有人類都天生傾向接近熟悉的臉孔,進化使然,因不陌生的臉孔可能有危險,應該避免;他又稱超過200個社會心理學實驗顯示,相熟悉程度與偏愛程度有關,而人類這種傾向解釋了民族優越感和仇外行為(Oxford University Press, USA, 2002, p. 156)。马克斯-普朗克学会民族學研究員Frank Salter認為,偏幫自己種族是一種由進化而來的客觀價值。

各地仇外情況[编辑]

中國[编辑]

中國內地部分民眾充斥對美國日本等為主的國家仇恨,源於過去的愛國主義教育,加上自身的優越感,及與西藏新疆香港台灣等地人的仇恨言論,以中國民族主義大中華意識形態統戰,使香港、台灣等地的民眾對中國反感。

日本[编辑]

1641年至1853年,日本實行鎖國政策,排斥外國人。

20世紀下半葉,一種非小說文學日本人論大行其道,被視為有仇外主義的性質。[2]

日本於1995年加入消除一切形式種族歧視國際公約,但未通過相應法例。2006年聯合國報告批評,日本仇外情況持續,例如部分公共場所限制外國人進入。[3]日本至今的移民政策仍然十分嚴格。

現今,隨著釣魚台列嶼(日本稱尖閣諸島)和獨島(日本稱竹島)領土爭議日益升溫,加上靖國神社慰安婦南京大屠殺日本歷史教科書問題等二戰戰後歷史爭議,使日本右翼團體的活動增加,除了主張日本不需為戰後遺留問題負責外,進一步衍生出反華反韓情緒。此外位於中日衝突前線的琉球群島,有大規模的駐日美軍常態駐紮,但部分駐日美軍在沖繩境內屢次發生針對日本女性公民的強姦事件,因而導致沖繩居民對美軍極度不滿。

東南亞[编辑]

印尼長期以來就有多起反華情緒所演變的大規模暴亂,尤其在1998年的黑色五月暴動達到高峰。

越南中越戰爭之後,除了不斷指控中國在廣西南海諸島部署重兵以至於對越南造成「主權侵犯」外,越南人民在官方的授意下發動了大型反華示威。

澳洲[编辑]

澳洲過去的白澳政策造成的種族歧視,加上1980年代大量亞洲裔移民移居澳洲,使當地部分白人有不滿情緒。1998年極右派單一民族黨首度取得議席。該黨領袖寶琳·韓森一直反對亞洲裔移民和多元文化。

美洲[编辑]

美洲自從地理大發現以來,五百年來大量歐洲移民移居美洲,加上歐洲列強在美洲殖民地,大量非洲人奴隸被販賣至美洲,使社會一直存在嚴重的種族歧視,即使在19世紀後期廢除奴隸制,種族歧視問題仍然存在。

根據國際特赦組織聯合國等國際組織,多明尼加共和國針對海地人的暴力行動有增加趨勢。[4]海地人的屋舍被燒燬,其後裔不獲發出生證明、醫療保障、教育和社會保障等。[5][6][7][8]2007年,聯合國指當地各階層均存在仇外的情況。[9][10]

歐洲[编辑]

希臘是個典型的單一民族國家,惟自從加入歐盟後,與其他歐洲國家實施開放的移民政策,在21世紀初遇到歐洲主權債務危機,部分希臘人認為「外勞搶了他們的工作」,因而產生了排外情緒;其中一支極右派法西斯主義團體金色黎明的宗旨為「驅逐所有的非希臘人,將希臘還給希臘人」。

巴爾幹半島上由南斯拉夫內戰所引起的多起種族屠殺事件,特別是塞爾維亞族人和穆斯林之間的仇殺衝突,最後雙方部分主事者被送上海牙國際法庭並判處多年監禁。

由於不少歐洲人反對歐盟的寬鬆移民政策,加上經濟因素造成仇外聲音。歐洲不少反移民政黨要求退出歐盟,並重新檢討及制定移民政策,並強調這並非歧視。

2007年瑞士聯邦選舉中,右翼政黨瑞士人民黨取得29%國會議席(62席下議院、7席上議院)是自一戰以來右翼政黨取得的最高百分比。人民黨早於2003年聯邦選舉中成功取得國會第一大黨地位[11]該黨一直反對歐盟,被視為鼓吹種族主義和仇外,競選期間該黨一張海報中,一隻白色綿羊將一隻黑色綿羊踢出瑞士國旗以外,被聯合國批評。[12]反種族偏狹歐洲委員會(European Commission against Racism and Intolerance)在2003年提到瑞士的仇外事件,包括警察對少數族裔的歧視,及社會對非洲和尋求庇護的難民等群體不容忍的態度。[13]

非洲[编辑]

由於非洲各國曾遭受歐洲列強殖民,因此各國獨立後的領土與疆界劃分參差不齊,部分的土著遊牧民族曾爆發了跨國界衝突和屠殺事件,如盧安達大屠殺達爾富爾衝突等等。

參閱[编辑]

參考[编辑]

  1. ^ Definition at Reference.com
  2. ^ Befu, Harumi, Hegemony of Homogeneity, Melbourne: Trans-Pacific Press, 2001.
  3. ^ Human Rights Documents
  4. ^ [1]
  5. ^ [2]
  6. ^ [3]
  7. ^ [4]
  8. ^ [5]
  9. ^ [6]
  10. ^ [7]
  11. ^ Alexander H. Higgins. Contradictions in Swiss Election. [2007-10-25].  已忽略文本“publisherAssociated Press ” (帮助)
  12. ^ Right-Wing People's Party Win Swiss Elections. Deutsche Welle. 22-10-2007 [2007-10-26]. 
  13. ^ Third report on Switzerland, 新聞稿. European Commission against Racism and Intolerance. 27-06-2003 [2007-10-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4-03-22). 

對外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