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水術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尋水者,摘自十八世紀法國有關迷信行為的書。

尋水探測術(Dowsing,音譯:「道金」,又稱「道金術」)是一種占卜法,用以尋找地下水金屬礦石寶石石油或地脈[1],以及各種其他物品或物質,像是最近被稱為地面輻射的Ley lines,而不使用科學的方法。這種方法在美國被稱為「doodlebugging」。當用這個方法來尋找水脈的時候,通常被稱為尋水、或水巫。[2]

使用探測術時通常會使用一個Y型或L型的棍棒,稱為尋龙尺(dowsing rod)或占卜棒(divining rod),不過也有些尋水者使用其他裝備,或是不使用任何裝備。

此占卜法興起於文藝復興時期的德國,並且持續在福庭研究(Forteana)或感應力學(radiesthesia)[3]的信眾受到歡迎。但是它目前並沒有被接受的科學解釋,並且也沒有科學證據證明它是有效的。

歷史[编辑]

現在的尋水術可能在十五世紀間開始於德國,當時被用於探測金屬。早在1518年馬丁路德便將這種尋找金屬的技術列為「違反第一戒」(也就是神秘主義[4]。在1550年版德國製圖家塞巴斯丁‧明斯特(Sebastian Munster)的《世界誌》(Cosmographia)中,有刻版畫描繪採礦作業中拿著叉桿行走的人。叉桿被標記為「Virgula Divina – Glück rüt」(拉丁文的「神聖棒」),不過刻版畫本身沒有文字標示。1556年,德國礦冶學家阿格裡科拉(Georgius Agricola)在描述如何處理礦石開採和冶煉的《論礦冶》(De re Metallica)中,詳細地描述了如何使用探測術探測金屬礦物。[5]

Samuel Sheppard1651年的著作《Epigrams theological, philosophical, and romantick》中有一篇諷刺短詩這麼寫:

Virgula divina.(神聖逗號)

Some Sorcerers do boast they have a Rod,(有些術士誇耀他們的桿)
Gather'd with Vowes and Sacrifice,(集合了原音字母與犧牲)
And (borne about) will strangely nod(將承擔奇異點頭)
To hidden Treasure where it lies;(到藏寶所在)
Mankind is (sure) that Rod divine,(人們認定桿神聖)
For to the Wealthiest (ever) they incline.(因為他們絕不屈身於最富)

1662年探測術被耶穌會的Gaspar Schott宣布為「迷信,或撒旦(Satanic)」;不過他後來也表示,不確定魔鬼是否要對所有棍子的移動負責。

1960年代末的越戰期間,一些美國海軍陸戰隊試圖用尋水術來定位武器與秘道。[6]在1979年由克里斯多福‧白(Christopher Bird)著作的《占卜之手》(The Divining Hand)是尋水術歷史上一本內容豐富的書籍。James Randi在1982年出版的則有十九頁關於在義大利進行的各種雙盲測驗,顯示尋水術的表現並不比隨機選擇好。

探測棒[编辑]

傳統上,最常見的探測棒是取自樹或灌木的叉型(Y型)樹枝。有些尋水者會對使用的樹木材料有所偏好,也有些比較喜歡使用新切下來的樹枝。歐洲人通常會選用榛樹枝;,美國人則使用巫榛(金縷梅),也常使用樹與樹枝。使用時兩手分別抓住Y型樹枝分岔的兩端,第三端(Y型樹枝的主幹)則指向正前方。這種持法通常是手心向下的抓取。尋水者然後便緩慢地在他懷疑可能存有目標(如礦物、水等)的地方行走。當有發現的時候,尋水棒理論上會掉落、下沉、或顫抖。這種占卜法有時也被稱為柳巫(Willow Witching)。

現今有許多尋水者會使用一對造型簡單的L型金屬棒。兩手各抓住一根L型金屬棒,短端垂直,長端朝前。當找到東西的時候,金屬棒會互相交叉,在尋找的東西上方形成「X」;如果找到的目標是長且直的東西,如水管之類的物品,棒將會轉向相反的方向,標示物品的方位。探測棒有時用衣架彎成,玻璃或是塑膠棒也都是可被接受的。直桿有時也被使用於同樣的目的,在十九世紀早期的英格蘭,這種做法並不罕見。

在所有的情況下,用於探測的物品都是處在不穩定的平衡狀態,因此細微的反應都會被放大。[7]

啟示桿(Revelatory rods)[编辑]

  除了探測(Dowsing)之外,探測棒也被當作獲得啟示的物品。將棒靜止持於空氣中,然後持棒者提出問題;如果桿動了,則答案是「是」,若桿不動,則回答是「否」。其來源被相信是源自神或是魔法的靈。有時這種占卜法的桿被稱為馬賽克桿(Mosaic rod),或亞倫之杖。其名稱來自舊約聖經先知摩西與其兄弟亞倫,他們都使用這種桿子(可能是直的)。

其他裝備[编辑]

水晶、金屬、或其他材料懸掛在鍊子上製成的靈擺,有時候會被用於占卜或尋水術。一種使用法是使用者先決定哪個方向(左右、上下)決定「是」或「否」,然後才詢問靈擺特定的問題,或者由另一人向持靈擺者提出問題。靈擺也可以懸掛在書寫著「是」或「否」的,以及或許其他字寫成一圈的布或墊子上。持靈擺者要盡量拿穩,瞄準中心,然後靈擺的移動會指出問題的答案。在感應力學(radiesthesia)的操作中,靈擺被用於醫學診斷。

可能的解釋[编辑]

早期嘗試要以科學解釋靈擺所依據的概念,是基於占卜桿是受到想找物質所發散出來的「放射物」而產生物理性影響。下面的解釋摘自威廉普賴斯1778年的Mineralogia Cornubiensis:

該微粒……自礦物升起,進入棍子,使它鞠躬,使其平行於它們臭氣上升的垂直線。在礦物顆粒的影響似乎是從地球上發射。探測棒是一個輕而多孔的木材,給這些非常細小的粒子一個簡單的通道;這些臭氣然後驅動這些尋找者,同時是被它們上方的大氣壓迫,進入木纖維之間的小縫隙。透過這種努力,它們迫使它傾斜,垂直或傾斜下來,平行於它們的蒸氣上升所形成的小欄。

這些解釋都沒有現代化的科學依據。

Nature雜誌上一篇1986年的文章,將尋水術包含於「直到最近都被宣稱是超自然,但現在可以用正統科學解釋的現象」的列表中。[8]具體來說,尋水術可以藉由感覺暗示、期望效應以及或然率來解釋。

懷疑論者和一些支持者認為,靈擺本身沒有力量,而僅僅是放大手中輕微變動造成的現象,稱為ideomotor效應:人們的潛意識可能會影響他們的身體,不自覺地決定自己採取行動。這將使得探測棒成為占卜師的潛意識知識或看法的管道。[9] [10]

蘇聯地質學家提出尋水者的能力[11],是難以解釋的微小正常感覺。有些作者認為,這些能力或許可以用假設人類對小磁場梯度變化有敏感性來解釋。[12][13][14]

證據[编辑]

1948年的研究測試了58位尋水者的尋找水能力。他們沒有一個比隨機更可靠。[15] 1979年的審查研究了許多對照研究,對水的探測,發現沒有一個比隨機更好的表現結果。[16]

在1987-1988年,一項在慕尼黑的研究,由Hans-迪特爾貝茨和其他科學家所進行。先測試了500位尋水者,測驗其「技能」。然後實驗者選擇了其中最好的43位個,進行進一步檢測。水在一棟二層穀倉的一樓通過管道輸送。在每次測試之前,管道被移動,移動的方向垂直於水流。在二樓的每個尋水者都被要求要決定管道的位置。兩年中,尋水者們進行了843次測試。 43名篩選過並廣泛測試過的候選人中,至少有37位沒有尋水能力。其餘6位的結果則比隨機來得好。實驗者的結論是一些尋水者「在特定任務中表現出非常高的成功率,幾乎完全沒辦法用偶然來解釋……一個真正的尋水者現象的基礎可以被視為經驗上已被證明。」[17]

慕尼黑研究發表五年之後,一位生理教授暨強力懷疑論者,Jim T. Enright,強調正確的數據分析程序。提出異議表示這項研究的結果僅僅是符合統計波動,並且是不顯著的。他相信此實驗提供了「對尋水者所聲稱的能力,可想像的最有說服力的反證」[18],指出其數據分析是「特殊、超常規,以及量身訂做」。如果用「較平常的分析」取代它,[19]他發現最好的尋水者平均比中線猜測在十公尺中接近了四公分,好了0.0004%。這項研究的作者則回應表示:「根據什麼理由可以Enright可以得到完全不同的結論?很明顯,他的數據分析過於粗糙,甚至不合法的。」[20]慕尼黑的研究結果也證實了德國心理學家Ertel博士的論文[21]。他先前曾干預關於「火星效應(Mars effect)」的統計爭議。但Enright仍未信服。[22]

商用與「高科技」探測設備[编辑]

有名的尋水者[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Kenney, Andrew. The Herald (Johnson County, North Carolina); "Grave Hunters." http://www.theherald-nc.com/front/story/10836.html; 29 July 2009, page 1. Article also reproduced as a source document at WeRelate.
  2. ^ Vogt, Evon Z.; Ray Hyman. Water Witching U.S.A. 2nd. Chicago: Chicago University Press. 1979. ISBN 9780226862972.  via Hines, Terence. Pseudoscience and the Paranormal Second. Amherst, New York: Prometheus Books. 2003: 420. ISBN 9781573929790. 
  3. ^ As translated from one preface of the Kassel experiments, "roughly 10,000 active dowsers in Germany alone can generate a conservatively-estimated annual revenue of more than 100 million DM (US$50 million)". GWUP-Psi-Tests 2004: Keine Million Dollar für PSI-Fähigkeiten (in German) and English version.
  4. ^ Decem praecepta Wittenbergensi populo praedicta, Martin Luther
  5. ^ William Barrett and Theodore Besterman. The Divining Rod: An Experimental and Psychological Investigation. (1926) Kessinger Publishing, 2004: p.7
  6. ^ FIX ME (could not access entire article) Claudia Sandlin. Divining Ways; Dowsers Use Ancient Art in Many Kinds of Searches. Washington Post. 1989-11-30. "[Louis Matacia] worked as a Marine Corps analyst at Quantico during The Vietnam War teaching Marines how to dowse..." 
  7. ^ http://www.randi.org/library/dowsing/
  8. ^ Marks, David F. Investigating the paranormal. Nature (Nature Publishing Group). March 13, 1986, 320 (6058): 119–124. doi:10.1038/320119a0. ISSN 0028-0836. PMID 3951553. 
  9. ^ The Matter of Dowsing
  10. ^ dowsing (a.k.a. water witching)
  11. ^ Williamson, T. New Scientist 81, 371 (1979)
  12. ^ Rocard, Y. La Recherche 12, 792 (1981)
  13. ^ Presti, D. & Pettgrew, J. Nature 285, 99 (1980) doi:10.1038/285099a0
  14. ^ Baker, R. Nature 301, 78 (1983) doi:10.1038/301078a0
  15. ^ Ongley, P. New Zealand Diviners. New Zealand Journal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1948, 30: 38–54.  via Hines, Terence. Pseudoscience and the Paranormal Second. Amherst, New York: Prometheus Books. 2003: 420. ISBN 9781573929790. 
  16. ^ Vogt, Evon Z.; Ray Hyman. Water Witching U.S.A. 2nd. Chicago: Chicago University Press. 1979. ISBN 9780226862972.  via Hines, Terence. Pseudoscience and the Paranormal Second. Amherst, New York: Prometheus Books. 2003: 420. ISBN 9781573929790. 
  17. ^ Wagner, H., H.-D. Betz, and H. L. König, 1990. Schlußbericht 01 KB8602, Bundesministerium für Forschung und Technologie. As quoted by Enright in Skeptical Enquirer
  18. ^ Enright, Jim T. The Failure of the Munich Experiments. Skeptical Inquirer. Paul Kurtz. 1999.Jan/Feb [2006-11-14]. "The researchers themselves concluded that the outcome unquestionably demonstrated successful dowsing abilities, but a thoughtful re-examination of the data indicates that such an interpretation can only be regarded as the result of wishful thinking." 
  19. ^ Enright, J. T. 1995. Water dowsing: The Scheunen experiments. Naturwissenschaften 82: 360-369.
  20. ^ Betz, H.-D., H. L. König, R. Kulzer, R. Trischler, and J. Wagner. 1996. Dowsing reviewed — the effect persists. Naturwissenschaften 83: 272-275.
  21. ^ Ertel, S. The dowsing data defy Enright's unfavorable verdict. Naturwissenschaften (Springer Berlin / Heidelberg). May, 1996, 83 (5): 232–235 [2009-09-26]. doi:10.1007/BF01143332. ISSN 1432-1904. 
  22. ^ Enright, J. T. Dowsers lost in a Barn. Naturwissenschaften (Springer Berlin / Heidelberg). June, 1996, 83 (6): 275–277 [2009-09-26]. doi:10.1007/BF01149601. ISSN 1432-1904. 

外部鏈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