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林寺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坐标31°29′01″N 79°47′53″E / 31.48361°N 79.79806°E / 31.48361; 79.79806

托林寺
Tholing monastery (Tibet) Dieter Schuh.JPG
2007年的托林寺
藏语名称
藏文 མཐོ་ལྡིང་དགོན་པ
威利转写 mtho lding dgon pa
IPA读音
汉语名称
繁体中文 托林寺
简体中文 托林寺
寺庙信息
位置  中國西藏自治区阿里地区札达县
创建者 拉喇嘛益西沃
创建时间 996年
类型 藏传佛教
教派 格鲁派
托林寺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公布
Tholing monastery (Tibet) Detail 1 Dieter Schuh.JPG
所在 西藏自治区札达县
分类 古建筑
时代
编号 4-110
登录 1996年11月20日

托林寺藏文མཐོ་ལྡིང་དགོན་པ威利mtho lding dgon pa)位于中国西藏自治区阿里地区札达县,是一座藏传佛教格鲁派寺院,也是阿里地区历史上第一座佛教寺庙,藏传佛教后弘期上路弘法的发源地。[1]

历史[编辑]

创寺经过[编辑]

托林寺位于西藏自治区阿里地区札达县,距离古格王国遗址以东十多公里的象泉河南岸。“托林寺”的意思是“悬空寺”或“盘旋于空中的寺庙”。[1]

托林寺由“上三贡”(stod-mgon-gsum)之一的赤扎西贡(khri-bkra-shis-mgon)的次子松埃(srong- nge)创建于10世纪末藏历火猴年(996年)。[1][2][3]当时,松埃是古格王,他出家为僧,取法名为“拉喇嘛益西沃”(lha-bla-ma-ye-shes-vod),后来又兴建了托林寺。当时兴建的建筑,包括留存到现代的迦萨殿、白殿、集会殿等等。[1]

拉喇嘛益西沃又派仁钦桑布(rin-chen-bzang-po)等27位当地儿童赴克什米尔印度等地学习佛法。仁钦桑布等人在印度拜了70余位名师,学习佛典,还学会了写作和翻译。因水土不服等困难,这批儿童中大部分未学成,最后仅有仁钦桑布玛勒笔喜绕(rma-legs- pavi-shes-rabs)和所请的印度高僧回到了托林寺。他们在拉喇嘛益西沃的主持之下著书,翻译了许多佛教显密经典,并折服了菩陀提舌等许多异教徒。其间,仁钦桑布翻译、校订显教佛经17部。其较著名的有马鸣伦师所著的《八支集要》(yan-las-brgyad-pavi-snying-po- bsdus-pa)、迦湿弥罗学者所著的《集要广注·词义月光》(snying-bsdus-vgrel-chen-zla-zer)等医学著作,还有工艺等方面的许多书籍。同时,他还修订了赤松德赞时期翻译的佛经。历史上,将他之前翻译的密宗经典称作“旧密咒”,将他及其后翻译的密宗经典称作 “新密咒”。拉喇嘛益西沃、仁钦桑布在托林寺的这些工作,为上路弘法的繁荣奠定了基础。后来,拉喇嘛益西沃为了更好地在托林寺弘法,并且为请阿底峡,而四处筹集黄金时,在噶罗(gar-log)地方死亡。[1]

阿底峡与大法会[编辑]

托林寺地处象泉河南岸的岗地上,远处为札达土林国家地质公园

11世纪初,拉尊江久维(lha-btsun-byang- chuvi-vod)继拉喇嘛益西沃之后成为托林寺的住持。他在阿里各地筹集并挖掘到大批黄金,派译师加尊珠森格(rgya-brtshon-vgrus- seng-ge)、那措楚陈杰瓦(nag-tsho-tshul-khrims-rgyal-ba)携带这些黄金,赴印度迎请阿底峡。阿底峡应邀来到托林寺之后,在这里传教、译经,著《菩提道灯论》等20多种著作,使藏传佛教后弘期上路弘法兴盛起来。他还在托林寺传授了医学八大部类,对藏医学各派的形成及发展起了重要作用。阿底峡作为噶当派(bkav-gdams-pa)祖师,被尊称为“觉沃杰”(jo-bo-rje,意为“尊者”)。73岁时,阿底峡圆寂于前藏聂唐(snye-thang)。[1]

1076年(藏历火龙年),在古格王孜德(tshe-lde)支持下,在托林寺为阿底峡圆寂22周年举办了盛大法会,史称“火龙年法会”。这是藏传佛教复兴后,藏区各地的佛教徒首次举办的大型法会,朵康卫藏等地的许多佛教徒与会。此次法会为此后藏传佛教各教派的形成发挥了直接影响。[1]

托林寺建筑。其中左端为朗巴朗则拉康(迦萨殿)。

拉达克入侵[编辑]

1630年代,拉达克王(la- dwags,或作la-dvags)武力征服了古格王国,并统治该地区50年。其间,托林寺遭到很大破坏,托林寺的许多佛像、供物、经书被劫走,不少塔林及各殿内的壁画遭破坏。僧众的存粮被劫作军饷。[1]

1630年代,藏传佛教格鲁派不丹竹巴噶举派(vbrug-pa-bkav-rgyud)矛盾激化,信奉不丹竹巴噶举派拉达克同西藏发生战争。拉达克王暂时自古格扎布让卡(gu-ge-rtsa-rangs-mkhar)和信奉宁玛派的托林寺撤军,调往前藏后藏,以进攻仲巴(vbrong-pa)、拉孜(lha-rtse)、萨噶(sa- dgav)等地,支持不丹竹巴噶举法王。该消息很快经托林寺僧人传至拉萨五世达赖第司桑杰嘉措达赖汗(ta-lan-han)等西藏、蒙古官员商议后,决定派一支蒙藏骑兵迎击拉达克军队。联军由达赖汗的堂兄噶丹次旺拜桑布(dgav-ldan-tshe-dbang-dpal-bzang-bo)统领。据阿里当地传说,噶丹次旺为托林寺寺主派到拉萨的僧人,乃从日喀则桑珠泽(gzhis-ka-bsam-grub-rtse)扎什伦布寺的僧众中挑出的,因其精研佛法,勇敢善战,故特命其还俗,率军出征。最后,他率蒙藏骑兵击退拉达克军队并驱逐到拉达克的首府列城(Leh),迫使拉达克人把劫走的许多珍贵物品还给了托林寺。但托林寺遭此劫难所受破坏仍然甚大。[1]

白殿内的壁画

改宗格鲁派[编辑]

1683年,托林寺由宁玛派改信格鲁派,并成为拉萨三大寺之一的色拉寺的属寺。自此,托林寺的堪布例由色拉寺杰巴扎仓(bye-ba-grwa-tshang)派遣,后来形成了完整的选任制度。[1]

第一任托林寺堪布是格鲁派高僧古格阿旺扎巴(gu-ge-ngag-dbang-grags-pa)。他到托林寺任堪布后,对寺院全面整治,为托林寺重兴起到决定作用。自阿旺扎巴起,托林寺始置“赤巴”宝座。登上该宝座的堪布,必须有措让巴格西(dge-bshes-tshogs-rams-pa)头衔,还必须从色拉寺具有一定威望的5位措让巴格西中选出。挑选时,由达赖多次进行面试后选定。选定后,达赖随即为选中者摸顶,并赐一顶金制马额顶戴、5件最上等的特日玛(ter-ma,一种精细的毛织物(又称“哔叽料”)制成的大僧袍)。[1]

和堪布一起赴托林寺的还有强佐(phyag-mdzod)、贵尼(bskos-gnyer)等25人,这些人也同堪布一样任期3年。其中,强佐由扎仓(grwa-tshang)会议选派,必须是堪布的亲信。堪布还挑和自己关系密切的两位助手出任索本堪布(gsol-dpon- mkhan-po)和贵尼,强佐的助手则必须自其他康村(khams-tshan)推选。其他助手及佣人可自愿报名,但一般须经严格挑选。[1]

堪布一行一般在藏历三月中旬或三月末自拉萨启程。和西藏噶厦派往阿里的噶尔本(sgar-dpon)一样,他们也走南路。沿途他们—般经过33个驿站,全程需两个月左右时间。沿途各驿站负责安排食宿。[1]

白殿内的壁画

堪布一行到达巴驿站时,托林寺的前任强佐、贵尼、翁则等官员提前到达巴迎接,在此举办献哈达、敬酒等活动。堪布一行到达托林寺之后,前任堪布亲自为他们举办欢迎仪式及宴会。前后两任堪布要共同留在托林寺两个多月,其间,新堪布要熟悉情况,老堪布要交待事宜。最后,为老堪布举行解职、饯行仪式,新堪布在该仪式上登上宝座,老堪布将象征托林寺权力的达赖亲颁的印章转交给新任堪布。参加该仪式者有扎布让(rtsa- hreng)宗、达巴(mdav-pa)宗的宗本,包括萨让如本(za-rang-ru-dpon)、曲木底本(chu-mo-gti- dpon)等在内的各地方头人,以及托林寺各属寺的堪布。在该仪式上,各地方头人及各属寺的堪布均带重礼献给老堪布。老堪布临行之时,要将其一直送至达巴驿站,僧俗百姓也来到达巴驿站送行。[1]

托林寺堪布一般住在其拉让(bla-brang)中。藏历每月八日、十五日、三十日,堪布来到大经堂参与佛事活动,并且登上宝座为僧众传法。在藏历一月的祈祷大法会、三月的拉曲却杰(lha-mchok- chos-rje)、十月的贵尔日(dkor-re)等大法会上,托林寺堪布要为其各属寺的堪布授衔、授学位,托林寺同时还举办传统藏戏演出,除托林寺额定僧人300名参加之外,各属寺的僧人200多名也来参加。[1]

托林寺堪布藏历每年六、七月到噶尔扎西岗寺(sgar-bkris-sgang)避暑,同时讲经、传法,主持阿里地区一年一度的噶尔恰钦(sgar-vchar-chen)盛会。强佐、贵尼随堪布到各地征收郭巴(dkor-pa)及农牧区的赋税、供物。[1]

托林寺内待修复的塑像

卸任的托林寺堪布回到拉萨色拉寺杰巴扎仓时,要将马额顶戴亲自交给达赖,并汇报其在托林寺三年的情况,向达赖献一袋阿里蜜桃(mngav- ris-kham-bu),一袋阿里红糖(bu-ram)、数匹优质哈达,同时将3年征收的赋税上交色拉拉基(bla-spyi)、扎仓拉恰(grwa- tshang-bla-phyag),并取清册当面点验。此外,历任托林寺堪布回到杰巴扎仓后,很快会被升为格贵(dge-bskos),并向寺院发布施6个月。据说这是为了让他将在托林寺任职3年所获的全部个人财产花完,不让他留下任何个人财产。而且色拉寺明文规定,凡升为格贵者,须在色拉寺全寺范围内多次发放布施。所以,升为格贵后,花费财力很大,有的格贵甚至需要靠借债度日。因此,托林寺历任堪布在任期间,对阿里各寺庙的赋税征收很尽责,免得以后升为格贵后借债。[1]

托林寺堪布中,有的在赴托林寺履职时,便携带了等许多物品,以便到托林寺之后和西藏以外的部族、商帮进行贸易,从而赚取更多钱财。当然这种情况比较少。托林寺堪布在任职期间,还要向托林寺全寺僧众多次发放僧粥,藏语称“土巴米达” (tug-pa-me-vdag),此项开支极大。所以担任托林寺堪布并不是件容易事。[1]

森巴战争[编辑]

文化大革命中被破坏的佛像

19世纪中叶,森巴战争发生。时任托林寺堪布帕曲却赤央培(vphags-mchog-chos-khrims-yar-vphel)对托林寺进行了较好的保护,并稳定了扎布让宗达巴宗的百姓。[1]

“森巴(seng-pa)”是西藏人对印度旁遮普(pa-vjab)的锡克人的称呼。森巴战争时,森巴人裹胁许多拉达克人、巴尔底斯坦人,分成三路侵入阿里三围,其中右路沿象泉河进攻,塔那塔日率700多人,攻占了曲木底(chu-mo-gti)、扎布让、达巴、琼龙等地。此时,达巴宗本、扎布让宗本、曲木底本、萨让如本等官员逃到普兰(spu-hreng),但托林寺堪布未离开托林寺。森巴方面的军队占领托林寺后,抢劫了托林寺的许多物品,并将上百匹骆驼圈在寺院的城墙内,士兵则在寺内各殿堂中居住。托林寺堪布冒着危险留在托林寺内保护寺庙。森巴战争结束后,色拉寺嘉奖了托林寺堪布。[1]

日后状况[编辑]

文化大革命中,托林寺遭到严重破坏,建筑、佛像、法器等等均遭毁坏。

1996年,托林寺被列为第四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现存的原有建筑有朗巴朗则拉康、杜康、拉康嘎布三座大殿和一座佛塔。殿内有大量残存的壁画。[4]

建筑[编辑]

托林寺南北窄、东西长,主要建筑有迦萨殿、白殿、大菩提塔、罗汉殿、弥勒佛殿、护法殿、集会殿、色康殿、阿底峡传经殿、转经筒房、拉让、僧舍、塔林等。大部分建筑围绕着迦萨殿、集会殿建造,平行排列于东西走向的中轴线两边。迦萨殿、集会殿右侧,有一座菩提塔,塔基很大,石块砌成,外壁涂有红泥。迦萨殿、集会殿、菩提塔之间,为广场,供辩经、讲经、跳神、演藏戏用。[1]

朗巴朗则拉康(迦萨殿)

迦萨殿是托林寺的主体建筑。15世纪初叶和末叶,拉达克王扎巴德(grags-pa-sde)、次旺朗杰(tshe-dbang-rnam-rgyal)先后两次测绘迦萨殿,并依照该殿形式,在拉达克建造寺庙及佛殿。后来五世达赖时期,为绘制大昭寺中廊壁画而派人寻找较完整且正宗的古画,最终找到迦萨殿的壁画,将其仿画在大昭寺中廊墙上。据传,迦萨殿的模型仍存于北京故宫[1]

  • 迦萨殿(朗巴朗则拉康):位于托林寺殿堂区的西端,坐西向东。迦萨殿共有20多座佛殿,号称百殿,故称“迦萨”(brgya-sa),意为“百处”(即“很多”之意)。迦萨殿分为内、外两圈。藏文古籍记载,迦萨殿仿桑耶寺而建,内圈中间的方殿象征须弥山,外圈四面的四组佛殿,分别象征着东胜神洲南瞻部洲西牛贺洲北俱卢洲,迦萨殿四角之外的四座佛塔分别象征着四大天王[1][5]
    • 天王殿(F1):位于迦萨殿内最东端,是迦萨殿的入口。[5]
    • 释迦殿(F2):位于天王殿的西侧,穿过天王殿之后便进入该殿。释迦殿平面呈“凸”字形,向天王殿凸出。殿内有12根柱,室内面积181平方米。殿内沿着南、北两壁设条形佛台,佛台上一共供奉22尊佛像,其中18尊为罗汉像。西壁下有“凸”字形土台,土台中央靠西壁设有曼陀罗,其上供奉释迦牟尼像,像的上方屋面开有天窗。释迦殿地面比其他殿低很多,该殿为后期改建而成。[5]
    • 内圈:有4个殿:东(F23)为米堆巴(mes-ston-pa),供奉阿閦佛;南(F20)为仁钦琼乃(rin-chen-vbyung-gnas),供奉宝生佛;西(F21)为维巴弥(vod- dpag-med),供奉阿弥陀佛;北(F22)为朗瓦塔益(snang-ba-mthav-yas),供奉不空成就佛。4个殿之间正中是一座长、宽均为14米的正方形大殿,为大日如来殿(F24),内供坛城“杰廓” (dkyil-vkhor)以及大日如来(rnam-par-snang-mdzad)佛像。方殿四周有回廊。内圈的4个殿及位于中心的大殿呈“十”字形布局。[1][5]
    • 外圈:有18个殿(包括释迦殿在内)。外圈的四个角上建有4座小塔,塔高均约13米,红砖砌筑,塔基、塔身、塔刹三部分高度各占大约三分之一。外圈殿堂从释迦殿以北顺时针依次为(以下左为《西藏阿里托林寺调查报告》的记载,右为《西藏托林寺迦萨殿的建筑艺术》的记载及编号)[1][5]
      • 杰吉拉康(vjig-byed-lha-khang):护法神殿(F3)
      • 阿扎让拉康(a-tsa-ra-lha- khang):阿扎惹殿(F4)
      • 扎西维巴(bkra-shis-vod-dpag):扎西威巴殿(F5)
      • 门拉(sman-lha):药师殿(F6)。位于最南端。
      • 图杰(tug-rje):观音殿(F7)
      • 度母拉康(sgrol- mo-lha-khang):度母殿(F8)
      • 加瓦日昂(rgyal-ba-rigs-lnga):五佛殿(F9)
      • 拜拉母(dpal-lha-mo):护法殿(F10)
      • 弥勒觉卧(jo-bo- byams-pa):强巴佛殿(F11)。位于最西端。
      • 金刚持(phyag-na-rdo-rje):金刚持殿(F12)
      • 玉母(yum-mo):佛母殿(F13)
      • 弥勒旺玉(byas-pa-dbang-yul):修习状强巴殿(F14)
      • 宗喀巴(tsong-kha-pa):宗喀巴殿(F15)
      • 才巴弥(tshe-dpag-med):无量寿佛殿(F16)。位于最北端。
      • 丹珠尔(bstan-vgyur):甘珠尔殿(F17)
      • 甘珠尔(bkav-vgyur):丹珠尔殿(F18)
      • (未载):文殊殿(F19)[1]
    • 塔:4座,位于迦萨殿四个角之外的平地上,与外圈的四个角上的小塔上、下遥遥相对。每座塔都很大。[5]
  • 大菩提塔:位于迦萨殿的正前方。据说塔内埋有大译师仁钦桑布的骨灰。[5]
  • 集会殿(祖拉康、杜康、红殿):位于托林寺东南端,和迦萨殿处在同一条轴线上,坐西朝东。集会殿由诵经堂、护法殿、护法鹿角神殿、僧舍、仓库、厨房等组成。集会殿平面呈“凸”字形,西窄东宽,东面的经堂宽大,西面的护法殿窄小。护法殿的地面略高于经堂,护法殿面阔5间,进深4间。经堂面阔7间,进深4间。经堂内的壁画及壁上的文字保存较完好,壁画中包括拉喇嘛益西沃仁钦桑布大译师、拉尊江久维等的画像,壁上的文字介绍了托林寺的历史。[1]
白殿
  • 白殿(拉康嘎波、尼姑殿):位于集会殿的东北,坐北朝南,平面呈正方形,而北面中央突出一座小佛殿,故总体呈“凸”字形。殿内共有42根立柱。殿内有许多壁画,保存完好。[1]
  • 色康(gser-khang)(黄殿):在白殿背后东南端,黄色。是大译师仁钦桑布译经、修行的主要场所,藏语称为“色康”(gser-khang)。[1]
  • 阿底峡修行殿:色康的右侧有阿底峡的修行殿。据史料记载,阿底峡在此居住修行了6年。[1]
  • 尼玛拉康(转轮殿)[5]
  • 阿扎惹拉康[5]
  • 乃举拉康(罗汉殿)[5]
  • 贡康(护法殿)[5]
  • 拉让、僧舍:许多拉让、僧舍分布在殿堂群的南、北两边,“一”字排开。这些建筑大多为土木结构。[1]
  • 围墙、佛塔:托林寺周围筑有坚固的围墙。围墙四角内外共建有8座佛塔,其中内角的4座佛塔分别称为拉帕塔(lha-vbab-mchod-rten)、桑瓦塔(gsang-ba-mchod-rten)、森格塔(seng-ge-mchod- rten)、查布塔(mchod-rten-khra-bo)。塔基、塔身均为石砖砌成。[1]
  • 塔林:位于托林寺以北,沿象泉河南岸排列。据传,塔林有108座塔。因历年河水涨水,许多塔已被冲毁,但仍有许多塔留存下来。[1]

属寺[编辑]

托林寺的属寺有25座,分布在阿里三围各地,分别为:[1]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1.18 1.19 1.20 1.21 1.22 1.23 1.24 1.25 1.26 1.27 1.28 1.29 1.30 1.31 1.32 1.33 次仁加布,西藏阿里托林寺调查报告,中国藏学1992年第3期
  2. ^ 才让,敦煌藏文文献P.T849号《印度高僧德瓦布扎事略》研究,佛教导航,2010年09月05日
  3.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第一至第五批·第Ⅲ卷》中称拉喇嘛益西沃是古格王国第一代王德尊衮的长子,误。实际上益西沃是德尊衮的哥哥扎西衮(即本条目正文所称的赤扎西贡)的儿子。
  4.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第一至第五批·第Ⅲ卷. 文物出版社. 2004: 280. ISBN 7-5010-1525-2. 
  5. ^ 5.00 5.01 5.02 5.03 5.04 5.05 5.06 5.07 5.08 5.09 5.10 王辉,西藏托林寺迦萨殿的建筑艺术,文物春秋2001年第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