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夫连季·帕夫洛维奇·贝利亚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拉夫连季·帕夫洛维奇·贝利亚
ლავრენტი პავლეს ძე ბერია
Lavrenty Beria.jpg
內務人民委員部(НКВД)
任期
1938年11月-1953年6月26日
前任 尼古拉·伊万诺维奇·叶若夫
繼任 Иван Серов
格鲁吉亚共产党总书记
任期
1931-1938年8月
前任 Samson Mamulia
繼任 Candide Charkviani
个人资料
出生 1899年03月29日(1899-03-29)
Flag of Russia.svg俄罗斯帝国阿布哈茲Merkheuli
逝世 1953年12月23日(54歲)
 蘇聯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莫斯科
國籍 格鲁吉亚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 /  蘇聯
軍事背景
獲獎 蘇聯英雄 年頒授) Medal Stalin Prize.png Medal Stalin Prize.png Badge Supreme Soviet of the Soviet Union.jpg
Order of Lenin ribbon bar.png Order of Lenin ribbon bar.png Order of Lenin ribbon bar.png Order of Lenin ribbon bar.png
Order of Lenin ribbon bar.png Order of Red Banner ribbon bar.png Order of Red Banner ribbon bar.png Order of Red Banner ribbon bar.png
Order suvorov1 rib.png OrdenSuheBator.png

拉夫连季·帕夫洛维奇·贝利亚格鲁吉亚语: ლავრენტი ბერია; 俄语: Лаврентий Павлович Берия,1899年3月29日-1953年12月23日),格鲁吉亚人,苏共高级领导人,长期担任內務人民委員部(秘密警察)首脑。是斯大林大清洗计划的主要执行者之一,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被斯大林晉升為軍事元帥。雅尔塔会议中斯大林曾向罗斯福介绍说:“他是我们的希姆莱。”[1]在斯大林逝世之前,他是苏联的极重要权力人物,斯大林逝世之后,在斗争中失败,被撤职并秘密处决。

生平[编辑]

早年[编辑]

贝利亚出生于格鲁吉亚阿布哈兹首府苏呼米附近的一座小镇,父母均是农民。从一所技校毕业之后,他于1917年3月在巴库加入了布尔什维克,当时他正在学习工程学。(但是据称根据現今亞塞拜然首都巴库苏联共产党的纪录,贝利亚实际上入党的时间是1919年,另有传言说贝利亚曾经先加入过红军,但是在1919年作了逃兵,不过这些说法均没有实际的证据支撑)他曾经当过足球运动员。[2]

苏共生涯[编辑]

贝利亚与斯大林(左后)及斯大林之女斯维特兰娜·阿利卢耶娃

1920年或1921年,贝利亚加入了契卡(苏俄的政治警察组织,克格勃的前身)。在格鲁吉亚于红军侵占下成立社会主义国家后,他于1922年成了OGPU-国家政治指导部格鲁吉亚分部的副首脑,1924年格鲁吉亚民族起义中,他由于镇压得力(处决了一万人)而得到了红旗勋章与当上泛高加索OGPU秘密政治部的首脑。1926年他当上了格鲁吉亚OGPU部长并且认识了斯大林。在与斯大林合作的这段时间内他摧毁了伊朗土耳其在高加索建立的谍报网并开始负责斯大林的安全保卫。

1931-1932年他先后当上格鲁吉亚和泛高加索共产党书记,1934年又成了中央委员会委员。

1938年8月,贝利亚当了内务人民委员会的副委员长,在叶若夫指挥下开始了大清洗。当大清洗对国家的各个方面造成的危害越发明显时,叶若夫落马,贝利亚开始负责(斯大林考虑过让卡冈诺维奇接任,但还是选定了秘密警察专业出身的贝利亚),尽管贝利亚的名字总是和大清洗联系在一起,但是他正式主管内务人民委员会时大清洗已经开始缓和。有十万人从劳改营里被释放。此时内务部已经是一支拥有几个师和数十万保卫工作者的庞大军队。但由于叶若夫“错误”地枪决了大批优秀的驻外特工,对外情报网遭受重大破坏,但后来贝利亚重建了它。1939年3月他当上了苏共政治局候补委员。1941年他当上了国家安全总委员,这是苏联警察系统内的最高阶级,相当于军队元帅。

1940年在第三次盖世太保-内务人民委员会会议召开后,3月5日贝利亚提交报告说现在关在乌克兰的波兰犯人都是苏联的敌人,然后经斯大林批准,执行卡廷大屠杀

贝利亚在卫国战争所做出的贡献被后来的官方故意遗忘。他曾是战时国家最高权利机关国防委员会成员,其任务从情报、外交到组织修造防御工事、工厂后撤和武器生产等,他也组织了游击队在德军后方活动。莫斯科保卫战时期,他寸步不离斯大林。战后随着整个苏联警察系统全面采用军阶,他正式成为元帅,地位仅次于史達林。但是不知为什么斯大林从来没有象对其他元帅那样,公开表扬他对战争的贡献或是授予官方荣誉(最常见的是胜利勋章)。

1944年,当刚把德军赶出苏联国土,贝利亚就着手开始以通敌的罪名迫害少数民族的行动。主要对象是车臣人克里米亚鞑靼人印古什人伏尔加德意志人。他们都被迁到中亚

二战后,抢夺德国专家和研发核武器等首要任务,均由贝利亚负责。事实上他负责组织犯人开采的第一座铀矿早在1939年就在科雷马河附近建立了。在那里犯人等于没有任何辐射防护措施,二战末期起他更建立了更大规模的“核子古拉格”,大量的犯人被集中起来开采铀矿或是建设相关设施。[3]在苏联爆炸第一颗原子弹后,贝利亚的人望一时达到顶峰。[4]

1952年10月的苏共十九大上,斯大林批评了贝利亚、伏罗希洛夫莫洛托夫米高揚卡冈诺维奇

1953年3月5日,斯大林去世,有人认为斯大林是被贝利亚所毒死[5],据赫鲁晓夫的说法,在斯大林刚失去知觉时,贝利亚立刻大骂斯大林,等斯大林一醒来马上跪下吻他的手,之后见又昏过去了就吐痰在地。[6]事实上当斯大林一断气,贝利亚第一个扑上去亲吻其尸体“动作之快有如在抢夺死掉国王的戒指”。[7]

此后数百万政治犯被释放,全苏的反犹行动被停止,为莫斯科医生集团案平反,改变对南斯拉夫政策,对内乱中的东德不采取武力干涉,并开始市场化尝试。[8]3月26日中央委员会发布大赦令,规定一般政治犯拘留期不得超过5年,儿童、怀孕妇女和老人、绝症患者立即释放。4月4日贝利亚签发了0068号令,规定从此以后不得用刑罚手段获取政治犯口供。[9]

贝利亚和米高扬预见了中國共產黨将得到国共内战的胜利,并设法运动提供满洲作为中共解放军的避风港,还安排大量提供主要是缴自关东军的武器给中共。[10]

东德六一七事件中,莫洛托夫等一众苏联元老认为贝利亚有交出东德以换取停止冷战、及将外交政策“去布尔什维克化”、主张对美屈服的倾向,促成了拿下他的决心。

1953年6月26日,贝利亚在受政治局谴责后被捕,当赫鲁晓夫将他召来斥其是叛徒时,他惊讶地说“怎么了尼基塔-谢尔盖维奇?你怎么抓起我裤子里的虱子来了?”之后布尔加宁、莫洛托夫等要人纷纷痛斥他,当他向马林科夫求救时,这位好友别过头去。众人中只有米高扬说认为贝利亚“不是不可挽救的”。之后马林科夫命令下,朱可夫带着一群军人将他抓走,据传说朱可夫说“以苏联人民的名义,你被捕了,杂种同志。”[11]在事先布置人手时,朱可夫特别调用了他自己和布尔加宁的黑玻璃轿车两辆将人手运进克里姆林宫去。[12]真理报》发表《党、政府、苏联人民牢不可破的团结》社论。12月24日,贝利亚被秘密枪决,罪名是:“背叛祖国,为外国资本家卖力,纠集仇视苏维埃国家的叛徒阴谋团伙,妄图夺取国家政权,推翻工农苏维埃制度,复辟资本主义和重建资本家的国家。”

贝利亚被帕·费·巴季茨基秘密處決,其母亲、岳母、妻子、妹妹和儿子等20人被流放

蘇聯解體後貝利亞的家人曾要求為貝利亞平反,但在2000年5月時被俄羅斯最高法院駁回[13]

影响与评价[编辑]

苏联有人评价其像魔鬼一样善变,关于他道德败坏的故事数不胜数,在他被捕后他累累的强奸恶行暴露了。[14]2003年俄国相关档案的开放表明斯大林早就在收集多达“数十名”受害者的材料。早有史家说他如此恶名远扬决不是没有来由的。[15]在贝刚被捕时马林科夫告诉赫鲁晓夫他的一个侍卫长有个继女被其强奸过。[16]也有许多女人与他睡觉并不是被强迫的,至少表面如此,有一次他带了个女演员进入政治局区域,答应释放她关在内务人民委员会监狱里的父亲和祖父,随即奸污了她,并说:“想叫就叫吧,没关系的。”但是此女的家人已经被处决了,她随后也被捕投入监狱。[17]贝利亚在他的办公室旁设立了专门用于拷打未成年犯人的刑讯室。[18]2003年每日电讯报道在他的住所-现土耳其使馆地下发现了装在袋里的人腿骨。[19]

中央政治局對貝利亞性侵女性十分清楚。由於貝利亞戰時的重要性,斯大林對此採取了寬容的態度,但是當他知道他的女兒斯韋特蘭娜單獨與貝利亞在他家後。他說,“我不信任貝利亞”,並打電話告訴她馬上離開。當貝利亞在伏羅希洛夫元帥的夏季鄉間別墅看上他的媳婦後,他一路緊跟著他們的車回到克里姆林宮,把伏羅希洛夫的妻子嚇壞了。[20]

贝利亚曾有一句名言:“当我们布尔什维克想要做成一件事,我们会对其他的一切都不顾。”斯大林在很长时间内都对其颇为器重,贝利亚也一升再升。党内的干部则像害怕斯大林一样害怕贝利亚,害怕清洗的厄运落在自己头上。斯大林死后,贝利亚迅速在党内被打倒,斯大林去世不到一年,贝利亚便被枪决,并在此后,贝利亚的种种恶行被揭露,苏联开动宣传机器迅速将其塑造成人民的叛徒。

有人認為,貝利亞僅是史達林的替罪羊,如卡廷慘案,這件慘案被人認為是貝利亞所做的,實際上當時貝利亞不贊同處決波蘭軍人,並企圖影響史達林不要處決以防德國攻打蘇聯可以有一支友軍防備入侵,因為貝利亞從情報得知德國將發動巴巴羅薩計畫侵入蘇聯,但史達林因為怕波蘭軍人在戰後打贏德國會建立一支民族主義而非共產主義的國家,無法以其作為蘇聯的附庸,因而命令貝利亞執行處決的命令,造就卡廷慘案的發生,事實上貝利亞一直和波軍中素孚眾望的安德爾斯將軍有交情,並想影響其帶領波軍一同和蘇聯對抗德國。

另外赫魯晓夫的蘇聯與狄托的南斯拉夫破冰交好時,也指責其為破壞兩國关系的元兇,赫魯晓夫對鐵托說,蘇南關係的破裂完全是貝利亞挑唆的,現在這個惡棍已被處決,蘇聯已改正錯誤,兩黨不應再爭吵,還是重新和好吧。[21]而据魏特林的说法,贝利亚不仅提出要“允许轻工业领域的私人资本存在”“改变集体农场制度”,还提议和西方及铁托修好关系。[22]而有一种说法,在贝利亚倒台后于他的保险箱发现给铁托的信的副本,提议进行一次秘密会晤,还强调“除了兰科维奇和铁托同志外不要让人知道。”[23]

轶闻[编辑]

赫鲁晓夫的秘密报告中重述了一则关于贝利亚,说明红色恐怖的著名笑话:斯大林的烟斗丢了,贝利亚在第二天就抓到了十個竊賊,他们全都招供了。而斯大林则在自己的沙发下找到了那个烟斗。

斯大林有次说自己年轻时乘雪撬走了12俄里发现12只鸟,他打死一只后回去拿子弹又把其他的也打死带回。贝利亚私下说:“一个高加索人从未有很多机会乘雪撬,他怎么可能走那么远的路(合计48俄里)?他在撒谎。”[24]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Montefiore, Simon Sebag (2005). Stalin: Court of the Red Tsar. Random House. p. 483.
  2. ^ http://sports.163.com/12/0322/16/7T7BMOGB000502OI.html
  3. ^ Historical Dictionary of Russian and Soviet Intelligence P109
  4. ^ Барсенков А. С., Вдовин А. И., «История России. 1917—2007» — М.: Аспект Пресс, 2008 — стр. 385
  5. ^ 史達林遇害真相——死於貝利亞投毒
  6. ^ Sebag-Montefiore, 571
  7. ^ Sebag-Montefiore, 649
  8. ^ 贝利亚的真面目
  9. ^ Барсенков А. С., Вдовин А. И., «История России. 1917—2007» — М.: Аспект Пресс, 2008 — стр. 438
  10. ^ Chang and Halliday, 2005
  11. ^ Andrew, Christopher; Oleg Gordievsky (1990). "11". KGB: The Inside Story (1st edition ed.). New York, NY, USA: HarperCollins Publishers. pp. 423–424. ISBN 0-06-016605-3. .
  12. ^ K. S. Moskalenko. The arrest of Beria. Newspaper Московские новости. No. 23, year 1990.
  13. ^ An outline of the Russian Supreme Court decision of 29 May 2000
  14. ^ Donald Rayfield. Stalin and His Hangmen: The Tyrant and Those Who Killed for Him. Random House, 2005. ISBN 978-0-375-75771-6; pp. 466–467
  15. ^ Knight, 97.
  16. ^ 赫鲁晓夫回忆录
  17. ^ Sebag-Montefiore, 507
  18. ^ Knight, Amy, 'Beria: Stalin's First Lieutenant',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1993
  19. ^ http://www.telegraph.co.uk/news/worldnews/europe/russia/1450145/Stalins-depraved-executioner-still-has-grip-on-Moscow.html
  20. ^ Simon Sebag Montefiore. Stalin: The Court of the Red Tsar. Knopf Doubleday Publishing Group. 18 December 2007. 507. ISBN 978-0-307-42793-9. (英文)
  21. ^ http://news.google.com/newspapers?nid=2206&dat=19550529&id=erwyAAAAIBAJ&sjid=5uoFAAAAIBAJ&pg=4133,4441340
  22. ^ Thaddeus Wittlin, Commissar: The Life and Death of Lavrenty Pavlovich Beria (New York: Macmillan, 1972), p. 354.
  23. ^ Vladislav Martinovich Zubok, Konstantin Pleshakov Inside the Kremlin's cold war: from Stalin to Khrushchev - 第 159 页
  24. ^ 赫鲁晓夫回忆录

网页[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