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之前人人平等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法律之前人人平等為一句表示任何人不論其身分地位為何,在法律之前皆平等,而不會因為其身分地位而獲有差別待遇的諺語。法律之前人人平等的概念不論在東方或西方都於相當早的時期便已萌芽,目前已知最早提出這個概念的,是公元前552年的波斯人歐塔涅斯(Otanes),其表示:「人民統治的優點,首先在於它最美好的名聲,那就是──在法律之前人人平等。」[1]。公元前430年時,在一場雅典人紀念死去的戰爭英雄的集會上,伯里克利亦曾謂:「...當私人糾紛產生時,所有人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

在中國,根據《禮記‧曲礼上》之記載,過去曾有「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的概念,故在此時期,法律的適用會依據該人的身分地位而有所不同。然而到了戰國以後,便開始有「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的概念[2]。漢朝時,於《史記卷一百二‧張釋之馮唐列傳第四十二》中記載:「法者,天子所與天下公共也。」都展現了法律之前人人平等的概念。

國際條約[编辑]

世界人權宣言[编辑]

Wikisource-logo.svg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世界人權宣言》是联合国大会於1948年12月10日第217A(III)號決議通過的一份世界性人權保障文件,其中的第7條規定:

法律之前人人平等,並有權享受法律的平等保護,不受任何歧視。人人有權享受平等保護,以免受違反本宣言的任何歧視行為以及煽動這種歧視的任何行為之害。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编辑]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為聯合國於1966年12月16日聯合國大會決議2200A (XXI)通過的一份國際性公約,其中第26條規定:

所有的人在法律前平等,並有權受法律的平等保護,無所歧視。在這方面,法律應禁止任何歧視並保證所有的人得到平等的和有效的保護,以免受基於種族、膚色、性別、語言、宗教、政治或其他見解、國籍或社會出身、財產,出生或其他身分等任何理由的歧視。

各國之實踐[编辑]

中華民國[编辑]

中華民國憲法》第7條規定:「中華民國人民,無分男女、宗教、種族、階級、黨派,在法律上一律平等。」可說是法律之前人人平等在中華民國憲法中的具體規定。本條所追求的平等並非形式的平等,而是「實質的平等」,亦即要求本質上相同之事物應為相同之處理,不得恣意為無正當理由之差別待遇。

司法院大法官多次以本條宣告法律或命令違憲,譬如在2009年著名的釋字666號中,大法官便援引本條認為社會秩序維護法第80條第1項第1款「罰娼不罰嫖」的規定違憲。其認為:「按性交易行為如何管制及應否處罰,固屬立法裁量之範圍,社會秩序維護法係以處行政罰之方式為管制手段,而系爭規定明文禁止性交易行為,則其對於從事性交易之行為人,僅處罰意圖得利之一方,而不處罰支付對價之相對人,並以主觀上有無意圖得利作為是否處罰之標準,法律上已形成差別待遇,系爭規定之立法目的既在維護國民健康與善良風俗,且性交易乃由意圖得利之一方與支付對價之相對人共同完成,雖意圖得利而為性交易之一方可能連續為之,致其性行為對象與範圍廣泛且不確定,固與支付對價之相對人有別,然此等事實及經驗上之差異並不影響其共同完成性交易行為之本質,自不足以作為是否處罰之差別待遇之正當理由,其雙方在法律上之評價應屬一致。」[3]

另外,於2008年的釋字649號解釋中,司法院大法官亦是援引本條宣告身心障礙者保護法第三十七條第一項前段:「非本法所稱視覺障礙者,不得從事按摩業。」之規定違憲,當時亦造成社會軒然大波。

中華人民共和國[编辑]

Wikisource-logo.svg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33條第2項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為本原則的具體規定。

香港[编辑]

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25條規定:「香港居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

澳門[编辑]

中華人民共和國澳門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同樣於第25條規定:「澳門居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不因國籍、血統、種族、性別、語言、宗教、政治或思想信仰、文化程度、經濟狀況或社會條件而受到歧視。」

中华人民共和国[编辑]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 第五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实行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

   国家维护社会主义法制的统一和尊严。 
   一切法律、行政法规和地方性法规都不得同宪法相抵触。 
   一切国家机关和武装力量、各政党和各社会团体、各企业事业组织都必须遵守宪法和法律。
   一切违反宪法和法律的行为,必须予以追究。 
   任何组织或者个人都不得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 
   
   第三十五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 
   第三十六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 
   第三十四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年满十八周岁的公民,不分民族、种族、性别、职业、家庭出身、宗教信仰、教育程度、财产状况、居住期限,都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但是依照法律被剥夺政治权利的人除外。 

第二节 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

   第七十九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副主席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选举。 
   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的年满四十五周岁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可以被选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副主席。 
   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副主席每届任期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每届任期相同,连续任职不得超过两届。  

《立法和修法》:以《宪法》《民法通则》为基础为依据,是提高法律的基础,使政府更好的为人民服务,保护人民的合法权益,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打击犯罪,确保人民生活的安全性,确保人民生活不受政府、组织、企业、个人的侵犯,有法律秩序的,是真正的有法制有民主有人权的国家。

内容相同的法律只能有一个名称,法律不能有内容相同的另一个法律的名称。 《违宪审查》:人大、政协代表会议期间,审议、撤销人大常委会、国务院、省、自治区、直辖市的人大、政府机关制定的同已颁布实施的宪法、法律和行政法规相抵触的法规和决议,宣传法制,普及法律,严格执法,打击犯罪,社会稳定。 《违宪审查》:立法和修法和已颁布实施的宪法、法律和行政法规有严重抵触、矛盾的应依法查处责任人的领导责任,开除公职,追究刑事、行政、民事责任,剥夺政治权利。 《违宪审查》:对法律、法规、行政行为等进行审查,以对其是否违宪作出裁决的制度。为了保障宪法的实施、维护宪法的尊严和保持宪法的最高法律效力,国家建立了违宪审查制度。

人大政协司法监督部门,政府行政执法部门,政府国营国企管理部门三分开,工作责任范围明确,提高工作效益,依法管理,依法行政,依法监督,做好本职工作。

政府机关、国营国企、事业单位利润的全部上缴,国家财政发环卫卫生公用事业职工、政府行政执法部门、政府国企管理部门,国家24级工作人员的工资制度、待遇政策,应依法办事。 正确处理国家、集体、个人三者利益的问题就是薪水问题。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中国人民民主专政是中国工人阶级、农民阶级、小资产阶级、民族资产阶级及其他爱国民主分子的人民民主统一战线的政权,以工农联盟为基础,工人阶级为领导。由中国各党派、各人民团体、人民解放军、国外华侨及其他爱国民主分子的代表们所组成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是人民民主统一战线的组织,代表全国人民的意志,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一致同意并制定共同纲领,应共同遵守。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中国各党派、社会团体、社会各界人士代表参加的协商国是的会议,听取和审议政府部门的工作报告,讨论国家的方针政策、任务并作出决议,对政府提出建议和批评。 《党派、团体的代表会议》:党派、团体是根据其纲领和章程组织起来的统一整体。党派、团体是根据其纲领和章程进行活动,需遵守党派、团体的纪律,党派、团体的各级领导机关都由选举产生;党派、团体的全国代表大会和选举产生的中央委员会是团体组织的最高领导机关,重大问题都要由党派、团体的成员和委员会民主讨论,作出决定。

党派、团体是依其纲领和章程进行活动,需遵守党派、团体组织的纪律,党派、团体需在政府登记注册,依国家法律法规的规定进行社会活动。

党派、团体成员违反纪律、纲领和章程是批评与自我批评,依纪律、纲领和章程处理。 党派、团体以纪律约束自己,依其纲领、章程和国家法律法规的规定进行社会活动。 党派、团体的成员担任国家政府工作的公职人员有违法乱纪,是政府司法机关监督,公、检、法依法查处,依法办事,依法监督。

法律是人大、政协机构制定,国务院行政、执法公职人员依《宪法》选举产生,管理社会,管理国营国企、民营集体的利润和税收,依法行政,依法办事。 政府公职人员的违法乱纪是人大、政协、司法机关监督,依法查处,依法监督。

《戒严令》:人民政府是行政、执法部门,在社会出现违法乱纪的犯罪行为,政府依法执政,依法办事,仍出现侵犯劳动人民的合法权益,不能保护劳动人民的正常生活,中国人民解放军应以《宪法》《民法通则》为基础,发出“戒严令”,对社会实行军事管制,维护社会治安,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打击犯罪,保护劳动人民的合法权益,保护人民群众的劳动成果,为人民服务,确保劳动人民生活不受政府、组织、企业、个人的侵犯,成为有法律秩序的国家,成为有法律有法制有人权的国家。

中国人民解放军是人民的军队。任务是巩固国防,保卫祖国,保护人民,参加国家建设事业,全心全意为人民的军队。

社会主义建设与思想教育,是建立法治社会和福利社会。 社会主义建设与思想教育,是人民选举罢免人民代表政府官员,监督制度,选举制度。 社会主义建设与思想教育,生产投资者是公是私要明确,国营民营要明确,要合法? 社会主义建设与思想教育,国营国企应低价为民、物价稳定,把利息提高,把人民生活提高。

《法制与民主》:民主是法制的前提,法制是民主的体现和保证,只有使民主制度化、法律化,并严格依法办事,以确立一种正常的法律秩序的国家,才是真正的法制国家。

《意识形态领域》:政府的意识形态领域和党派、团体意识形态领域是有区别和联系的,要看到这个点。政府的意识形态领域是选举、人权、执法、国家,党派团体组织意识形态领域是个人、团体、组织。

《人民代表大会》:人民学习法律,人民选举人民代表,政府、国营的领导人有各党派、社会团体、社会各界人士推荐,人民代表选举和罢免。 县、乡、市辖区一级的政府官员由选民直接选举产生或罢免,向本级人民负责。 政府工作人员有明显违法乱纪的应开除工作,依法处理,追究刑事、民事、行政责任,老百姓举报、投诉、反映情况过多,影响力很大的,应追究领导人的责任,是老百姓选举的领导人的责任,对当地人民负责。 政府、国营的领导人不搞异地当官,破格提拔,有各党派、社会团体、社会各界人士推荐,人民代表选举,应推荐工作时间长,有工作经验,没有违法乱纪的人!

依《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有各党派、社会团体、社会各界人士推荐,参与政府选举的被选举人,向选举委员会申报公示财产,由选举委员会依法监督,核查,如有不实,依法剥夺被选举权,有明显不实的,立案检查,依法查处,依法监督,予以公审。

政府领导人选票没有达到规定票数时,可以任空,政府领导人任空,政府部门的领导人依法行政,依法办事,依法监督,做好本职工作。

美國[编辑]

美國聯邦最高法院之建築上即刻有內容為「法律之前人人平等」(Equal justice under law)的銘文。

美國憲法第十四修正案》一般被視為是美國法律平等保護條款之依據。關於美國法上「Equal Justice Under Law」這句話而言,首見於1891年的Caldwell v. Texas中,美國聯邦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梅爾維爾·富勒於判決中的這段陳述:

By the Fourteenth Amendment the powers of the States in dealing with crime within their borders are not limited, but no State can deprive particular persons or classes of persons of equal and impartial justice under the law.[4]

這句話的譯文為:

依據《美國憲法第十四修正案》,美國各州處理其州內罪案的權力並不受到限制,但各州不得剝奪特定人士(或某些階層的人士)接受平等及公正審訊的權利。

日本[编辑]

Wikisource-logo.svg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日本國憲法》第14條規定:「全體國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在政治、經濟以及社會的關係中,都不得以人種、信仰、性别、社會身份以及門第的不同而有所差别。」(すべて國民は、法の下に平等であつて、人種、信條、性別、社會的身分又は門地により、政治的、經濟的又は社會的關係において、差別されない。)為法律之前人人平等的直接明文規定,此項原則在日本因此具有憲法位階,任何法律都不能夠違反此項原則。由於該條規定,使日本廢除了二戰前實施的華族爵位制度。

其中,1973年的殺害尊親屬罪法定刑違憲事件即屬於法律因為違法了該國憲法第14條而被日本最高裁判所宣告違憲的知名案件。在本案中,最高裁法所認為:「從一般殺人罪的法定刑應包括殺害尊親屬罪的法定刑這一前提出發,雖然不能說在殺人罪之外另設殺害尊親屬罪的立法屬於違憲,但對於殺害尊親屬罪僅僅規定了不能適用緩刑的過重刑罰這一法律規定而言,違反了憲法精神。」因此而宣告該國刑法第200條違憲,不過一直到1995年時,該國刑法第200條才被正式立法廢除。2008年時,日本最高裁判所再次依據本條宣告該國國籍法第3條第1項違憲。

歐盟[编辑]

原本預期將作為歐盟憲法的《歐洲聯盟基本權利憲章》(Charter of Fundamental Rights of the European Union)之中,第20條便直接明文規定:「法律之前人人平等。」(Everyone is equal before the law.)雖然歐洲聯盟基本權利憲章最後並未獲得歐盟各國批准而成為歐盟憲法,然而其後歐盟各國所簽署並已經於2009年12月1日正式生效的《里斯本條約》已經將《歐洲聯盟基本權利憲章》涵蓋其中,使其發生法律上的效力。

参考文献[编辑]

  1. ^ 希羅多德,《歷史》,第3卷第80節。
  2. ^ 史記卷六十八,商君列傳第八:「於是太子犯法。衞鞅曰、『法之不行、自上犯之。』將法太子。太子、君嗣也。不可施刑、刑其傅公子虔、黥其師公孫賈。」然而此例中,雖然商鞅對於太子定罪,但最終仍然不是處罰太子,而是處罰他的老師。
  3. ^ 釋字666號解釋理由書
  4. ^ Caldwell v. Texas, 137 U.S. 692 (1891).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