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记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史記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二十四史
序号 书名 作者 今本卷數
1 史记 西汉司馬遷 130
2 汉书 东汉班固 100
3 后汉书 刘宋范曄 120
4 三國志 西晋陈寿 65
5 晋书 房玄龄 130
6 宋书 沈約 100
7 南齐书 [梁]蕭子顯 59
8 梁书 [唐]姚思廉 56
9 陈书 [唐]姚思廉 36
10 魏书 北齐魏收 114
11 北齐书 [唐]李百藥 50
12 周书 [唐]令狐德棻 50
13 隋书 [唐]魏徵 85
14 南史 [唐]李延壽 80
15 北史 [唐]李延壽 100
16 旧唐书 后晋劉昫 200
17 新唐書 北宋欧阳修宋祁 225
18 旧五代史 [北宋]薛居正 150
19 新五代史 [北宋]欧阳修 74
20 宋史 脱脱 496
21 辽史 [元]脱脱 116
22 金史 [元]脱脱 135
23 元史 宋濂 210
24 明史 张廷玉 332
相關 東觀漢記 東漢劉珍 22
相關 新元史 民國柯劭忞 257
相關 清史稿 [民國]赵尔巽 529
中华书局1982年版史记扉页

史记》一開始稱為《太史公書》,由西汉太史公司马迁编写的历史书籍。记载了自黄帝汉武帝元狩元年共三千多年的历史。全书包括本纪 12 卷、世家 30 卷、列传 70 卷、表 10 卷、书 8 卷,共 130 篇(卷),52 万 6500 餘字。该书原稿约在西汉末年消失,目前存世最古的史记残卷是日本京都高山寺藏中国六朝抄本,目前存世最古的完整史记是北京市中国国家图书馆北宋版史记及日本藏南宋版史记。

《太史公書》首创的纪传体编史方法为後来历代“正史”所传承,与後来的《汉书》、《後汉书》、《三國志》合称“前四史”。作者司马迁以其“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的史识,对後世史学文学的发展都产生了深远影响,《太史公書》同时是一部优秀的文学著作,鲁迅称其为“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1]

《太史公书》[2]最初無固定书名,或称《太史公记》[參 1]、《太史公传》[3]、《太史記》[4]、《太史公》[5]。《史记》本来是古代史书的通称,从三国时期开始,“史记”由史书的通称逐渐成为“太史公书”的专称[6]

作者与成书[编辑]

司馬遷著《史记》,其史學觀念在於“究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成一家之言”。司馬遷探求的天人之際,並非承認天的神秘力量反而重視天人之間關係的演變,從而了解“古今之變”的關鍵,探求出歷史動態發展變化的層面,最終完成“一家之言”。而他的撰述動機,主要有以下三方面:

  1. 司馬遷為了繼承其父司馬談編訂史書的遺志,完成撰述《史記》的宏願。司馬氏在周朝时世為史官,春秋时期虽然失去官职,司馬談却把修撰史书视为自己的神圣职责,一心繼承先人久絕的世業—太史令,重现孔子撰述《春秋》的精神,整理和論述上代歷史。《隋書·經籍志》說:「談乃據《左氏春秋》、《國語》、《世本》、《戰國策》、《楚漢春秋》,接其後事,成一家之言。」可見司馬談有意繼續編訂《春秋》以後的史事。漢武帝元封元年,武帝进行封禪大典,司馬談身為太史令,卻無緣參與當世盛事,引為終生之憾,憂憤而死。他死前將遺志囑咐兒子司馬遷說:「今天子接千歲之統,封泰山,而余不得從行,是命也夫!余死,汝必為太史,無忘吾所欲論著矣……」司馬遷則回答道:「小子不敏,請悉論先人所次舊聞。」可知司馬遷乃秉承父親的遺志完成史著。而《史記》以「封禪書」為其八書之一,即見其秉先父之意。
  2. 司馬遷想繼承《春秋》精神。司馬遷在《太史公自序》說:「先人有言,自周公卒,五百歲而有孔子,孔子卒後,至於今五百歲,有能紹明世,正《易傳》、繼《春秋》、本《》、《》、《》、《》之際,意在斯乎?意在斯乎?小子何敢讓焉?」此正暗示其有明道義,顯揚志業人物的使命。《春秋》的下限,到魯哀公獲麟之年,此後的史事就沒有完整的史籍記載。司馬遷是紹繼《春秋》,並以漢武帝元狩元年「獲麟」及太初元年改曆下限,撰寫史記。然而,司馬遷繼承《春秋》,不僅是要形式上承繼周公以來的道統,反而是重視《春秋》的性質,他在《太史公自序》說:「夫《春秋》,上明三王之道,下辨人事之紀,別嫌疑,明是非,定猶豫,善善惡惡,賢賢賤不肖,存亡國,繼絕世,補敝起廢,王道之大者也……《春秋》以道義,撥亂世,反之正,莫近於《春秋》。」可見司馬遷對「春秋之義」和「春秋筆法」心儀已久,這是他要承孔子的真意、秉承《春秋》褒貶精神,撰述《史記》。
  3. 司馬遷要肩負史家職責。據《後漢書·百官志》載,「太史令」只是俸禄六百的小官,職責僅在於管理圖籍,掌管星象天文,最多也只是記錄上代及當代事情,並無著述的責任。然而,司馬談和司馬遷明顯不滿足於「拾遺補蓺」。司馬談早有整理上代歷史的計劃,可惜卻「發憤而卒」,臨終前叮囑司馬遷,認為「自獲麟以來,史記放絕。今漢興,海內一統,明主、賢君、忠臣、死義之士」甚多,身為太史令,有完成論載上代歷史的任務。司馬遷在《太史公自序》也指出身為太史的職責說:「且余嘗掌其官,廢明聖盛德不載,滅功臣、世家、賢大夫之不述,隳先人之言,罪莫大焉。」因此,司馬遷一心秉承先人世傳及「述往事以思來者」的責任感,決意撰述《史記》。在《報任安書》中亦透露著述《史記》的目的,他說「凡百三十篇,亦欲以究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成一家之言。」可見他不但要完成太史令的責任,更要盡史學家的職責。

民国史学家吕思勉先生考证文风等各个方面,认为 《史记》当中有一大部分甚至是极大部分并非司马迁所作,而是司马迁抄篡古书所得,《序》和《论赞》部分基本可以肯定是他自己所作,但仍然有可能为其父亲司马谈所作,无法加以考证[7]

史料来源[编辑]

  1. 简牍。《谍记》、《五帝系谍》、《尚书》、《秦记》、《牧民》、《山高》、《乘马》、《轻重》、《九府》及《晏子春秋》、《司马兵法》、《春秋历谱谍》、《春秋》、《国语》、《离骚》、《天问》、《招魂》、《哀郢》等;
  2. 档案。司马氏世为史官,司马迁当任太史,因此能见到汉初档案如诏令、记功册等,并且用作写史的资料;
  3. 见闻。比如文中有诸如“吾闻之周生曰,‘舜目盖重瞳子’,又闻项羽亦重瞳子”、“吾闻冯王孙曰:‘赵王迁,其母倡也……’”、“公孙季功,董生与夏无且游,具知其事,为余道之如是”等;
  4. 游历。比如文中有诸如:“余尝西至崆峒,北至涿鹿,东渐于海,南浮江淮”(《五帝本纪》);“余登庐山”(《河渠书》);“吾过大梁之墟”(《魏公子列传》)等。

内容[编辑]

《史記·夏本纪》

《史記》內容記載自傳說中的黃帝以來至漢武帝時期以來的歷史,共分成〈本紀〉、〈〉、〈〉、〈世家〉和〈列傳〉五個主題,加上最後的〈太史公自序〉又細分成一百三十個章節。其中,〈本紀〉是“天下”統治者的事蹟,“网罗天下放失旧闻,王迹所兴,原始察终,见盛观衰……著十二本纪,既科条之矣。”;〈〉以表格的方式排列整理事件次序或歷史動態,“并时异世,年差不明,作十表。”;〈〉的內容有關歷代典章制度,“礼乐损益,律历改易,兵权山川鬼神,天人之际,承敝通变,作八书”;〈世家〉描述影響深遠的家系或貴族事蹟,“二十八宿环北辰,三十辐共一毂,运行无穷。辅拂股肱之臣配焉,忠信行道,以奉主上,作三十世家。”;〈列傳〉呈現的是歷史上各類人物的歷史表現與社會的種種樣貌,“扶义倜傥,不令己失时,立功名于天下,作七十列传。”。不同於以往的史書,《史記》的寫作方式首開紀傳體之先河:以描寫人物的生平為主,年代先後為副。至此以後,尚有《漢書》、《三國志》和《後漢書》等史著仿效該體,讓紀傳體成為唐代以後官方史著所採用的主流寫作方式。趙翼廿二史劄記》云:「司馬遷參酌古今,發凡起例,創為全史,本紀以序帝王,世家以記侯國,十表以繫時事,八書以詳制度,列傳以誌人物,然後一代君臣政事賢否得失,總彙於一編之中。自此例一定,歷代作史者,遂不能出其範圍,信史家之極則也。」

至於文章內容,《史記》的文章可分成兩個部分:前面的正文是人物的生平描述,這部分皆以代表性事件或逸事銜接交雜而成;正文後面會加上作者的評論或感想,通常以“太史公曰”為起頭,內容或有作者的個人經歷,或有對人物的評價,或有收集資料的過程,但仍以評論題材人物的性格與行事為主,這也呼應司馬遷在自序中“究天人之際”的寫作目標[8]

《史記》全文一百三十篇,自司马迁殁就有十篇散失[9]西汉博士褚少孙补之。但其中有些也有可能更有後人补之,如《孝武本纪》摘抄于《封禅书》,褚少孙虽才识不足也不至于如此。另有唐司马贞补《三皇本纪》。

文學風格[编辑]

《史記》有豐富的思想內容,不虛美不隱惡,善寫奇節及壯采偉行,也善於諷刺和暴露現實,有所寄託,善寫悲壯,筆鋒帶感情,抒發憤思,愛憎分明,被魯迅譽為「史家之絕唱,無韻之離騷」。

《史記》長於敘事,善於鋪敘及渲染氣氛,把歷史事件和人物事跡故事化,故事情節曲折跌宕,製造戲劇場面,氣勢雄奇,富於變化,有濃烈的藝術感染力。

《史記》善於描寫人物,刻劃人物心理活動,用對比襯托手法強化人物性格,選擇歷史人物一生中最有典型意義的事件,來突出人物的性格特徵,並善於細節描寫,以瑣事烘托出人物的性格,用符合人物身分的口語,表現人物的神情態度和性格特點。

《史記》文詞精鍊,詞彙豐富,語言精切淺白,有精粹的語言藝術特色,善用虛字,語氣傳神,並善用民歌諺語。句式則靈活多變,長短錯落,駢散並用,具參差之美。

版本[编辑]

现存最早的史记残卷为日本藏南北朝时期的抄本残卷。最早的完整版史记为北京市中国国家图书馆北宋版《史记集解》及日本藏南宋版黄善夫三家注史记。

白話文則有韓兆琦譯注的《新白話史記》(簡化字本由中華書局出版,正體字本由台北三民書局出版),張烈等人譯注的《史記》(簡化字本由貴州古籍出版社出版,正體字本由台北台灣古籍出版社出版)。

其他工具書則有哈佛燕京社編《史記及注釋綜合引得》、黃福鑾編《史記索引》、李曉光李波編《史記索引》、鍾華編《史記人名索引》、段書安編《史記三家注引書索引》、倉修良主編《史記辭典》等。

現羅列歷代重要善本如下。

目录[编辑]

本纪[编辑]

卷     目     内容 备注
三皇本纪 司马贞补,有些版本收录此篇
卷一 第一 五帝本纪
卷二 第二 夏本纪
卷三 第三 殷本纪
卷四 第四 周本纪
卷五 第五 秦本纪 有一說認為可當為《秦始皇本紀》的上篇[10]
卷六 第六 秦始皇本纪
卷七 第七 项羽本纪 虽非皇帝,史記作者以“在权不在位”之名将之编入。
卷八 第八 高祖本纪
卷九 第九 吕太后本纪 不列名義上的天子漢惠帝本紀,理由与项羽同
卷十 第十 孝文本纪
卷十一 第十一 孝景本纪 一說原篇已闕,從《漢書》補。由於此說缺乏證據,故信從者少[11]
卷十二 第十二 孝武本纪 原篇名為『今上本紀』,原文已闕,褚少孫據《封禪書》補並改篇名

[编辑]

内容
卷十三 第一 三代世表
卷十四 第二 十二诸侯年表
卷十五 第三 六国年表
卷十六 第四 秦楚之际月表
卷十七 第五 汉兴以来诸侯王年表
卷十八 第六 高祖功臣侯者年表
卷十九 第七 惠景间侯者年表
卷二十 第八 建元以来侯者年表
卷二十一 第九 建元以来王子侯者年表
卷二十二 第十 汉兴以来将相名臣年表

[编辑]

内容
卷二十三 第一 礼书,已殘,僅存篇首「太史公曰」以下的引言。取荀子的《禮論》及《議兵》來代替正文
卷二十四 第二 乐书,已殘,僅存篇首「太史公曰」以下的引言。取《禮記》《樂記》來代替正文
卷二十五 第三 律书,一說已佚,張晏謂篇名「兵書」
卷二十六 第四 历书
卷二十七 第五 天官书
卷二十八 第六 封禅书
卷二十九 第七 河渠书
卷三十 第八 平准书

世家[编辑]

世家 内容
卷三十一 第一 太伯世家 吴國
卷三十二 第二 太公世家 齊國
卷三十三 第三 周公世家 魯國
卷三十四 第四 召公世家 燕國
卷三十五 第五 管蔡世家 蔡國曹國
卷三十六 第六 世家 陳國杞國
卷三十七 第七 衞康叔世家 衞國
卷三十八 第八 宋微子世家 宋國
卷三十九 第九 世家 晉國
卷四十 第十 世家 楚國
卷四十一 第十一 勾践世家 越國
卷四十二 第十二 世家 鄭國
卷四十三 第十三 世家 趙國
卷四十四 第十四 世家 魏國
卷四十五 第十五 世家 韩國
卷四十六 第十六 田敬仲完世家 田齊
卷四十七 第十七 孔子世家 孔子
卷四十八 第十八 陈涉世家 陳勝
卷四十九 第十九 外戚世家 吕后漢高祖后),薄姬漢文帝母),窦皇后漢文帝后),(薄皇后漢景帝后,後廢)),王皇后漢景帝后)
卷五十 第二十 楚元王世家 楚元王劉交
卷五十一 第二十一 世家 荊王劉賈,燕王劉澤
卷五十二 第二十二 齐悼惠王世家 齐悼惠王劉肥
卷五十三 第二十三 萧相国世家 酇侯萧何
卷五十四 第二十四 曹相国世家 平陽侯曹参
卷五十五 第二十五 留侯世家 留侯张良
卷五十六 第二十六 陈丞相世家 曲逆侯陈平,安國侯王陵,辟陽侯審食其
卷五十七 第二十七 绛侯周勃世家 绛侯周勃
卷五十八 第二十八 梁孝王世家 梁孝王劉武,梁共王劉買(梁孝王長子),梁平王劉襄(梁共王子),濟川王劉明(梁孝王子),濟東王劉彭離(梁孝王子),山陽哀王劉定(梁孝王子),濟陰哀王劉不識(梁孝王子)
卷五十九 第二十九 五宗世家 漢景帝十三子為王:栗姬子:河間獻王劉德,臨江哀王劉閼于,臨江閔王劉榮程姬子:魯共王劉餘,江都易王劉非,膠西于王劉端賈夫人子:趙王劉彭祖,中山靖王劉勝唐姬子:長沙定王劉發王夫人兒姁子:廣川惠王劉越,膠東康王劉寄,清河哀王劉乘,常山憲王劉舜
卷六十 第三十 三王世家 漢武帝六子中的三子:王夫人子:齊懷王劉閎李姬子:燕剌王劉旦、廣陵厲王劉胥

列传[编辑]

列传 内容
卷六十一 第一 伯夷叔齊列传 伯夷叔齊
卷六十二 第二 列传 管仲晏婴
卷六十三 第三 老子韩非列传 老子莊子申不害韩非
卷六十四 第四 司马穰苴列传 司马穰苴
卷六十五 第五 孙子吴起列传 孙武孫臏吳起
卷六十六 第六 伍子胥列传 伍子胥白公胜
卷六十七 第七 仲尼弟子列传 孔子弟子
卷六十八 第八 商君列传 商鞅
卷六十九 第九 蘇秦列传 蘇秦蘇代蘇厲
卷七十 第十 張儀列传 張儀陳軫犀首
卷七十一 第十一 樗里子甘茂列传 樗里疾甘茂甘羅
卷七十二 第十二 穰侯列传 魏冉芈戎
卷七十三 第十三 白起王翦列传 白起王翦
卷七十四 第十四 孟子荀卿列传 孟子騶忌騶衍淳于髡慎到騶奭環淵接子田駢荀子、(公孫龍、劇子、李悝尸子、長盧、吁子)、墨翟
卷七十五 第十五 孟尝君列传 孟尝君田文、馮驩
卷七十六 第十六 平原君虞卿列传 平原君趙勝、虞卿
卷七十七 第十七 魏公子列传 信陵君魏公子無忌
卷七十八 第十八 春申君列传 春申君黃歇
卷七十九 第十九 范雎蔡泽列传 范雎蔡泽
卷八十 第二十 樂毅列传 樂毅樂間樂乘
卷八十一 第二十一 廉颇蔺相如列传 廉颇蔺相如李牧
卷八十二 第二十二 田單列传 田單
卷八十三 第二十三 魯仲連鄒陽列传 魯仲連鄒陽
卷八十四 第二十四 屈原贾生列传 屈原贾谊
卷八十五 第二十五 吕不韦列传 吕不韦
卷八十六 第二十六 刺客列传 曹沫(劫齊桓公)、專諸(刺吴王僚)、豫讓(刺趙襄子)、聶政(刺俠累)、荊軻(刺秦始皇
卷八十七 第二十七 李斯列传 李斯
卷八十八 第二十八 蒙恬列传 蒙恬
卷八十九 第二十九 張耳陳餘列传 趙王張耳陳餘
卷九十 第三十 魏豹彭越列传 魏豹、梁王彭越
卷九十一 第三十一 黥布列传 淮南王黥布
卷九十二 第三十二 淮阴侯列传 淮陰侯韓信
卷九十三 第三十三 韩信卢绾列传 韩王信、燕王卢绾、陽夏侯陳豨
卷九十四 第三十四 田儋列传 田儋田榮田橫
卷九十五 第三十五 列传 舞陽侯樊哙、曲周侯郦商、汝陰侯夏侯婴、潁陰侯灌婴
卷九十六 第三十六 张丞相列传 北平侯張蒼、汾陰侯周昌、廣阿侯任敖、故安侯申屠嘉。(補:車千秋韋丞相魏相邴吉黃霸于定國韋玄成匡衡
卷九十七 第三十七 郦生陆贾列传 郦食其陆贾、平原君朱建
卷九十八 第三十八 蒯成列传 陽陵侯傅寬、信武侯靳歙、蒯成侯周緤
卷九十九 第三十九 劉敬叔孙通列传 建信侯劉敬、稷嗣君叔孙通
卷一百 第四十 季布欒布列传 季布曹丘生季心丁公欒布
卷一百一 第四十一 袁盎晁错列传 袁盎晁错鄧公
卷一百二 第四十二 張释之馮唐列传 張释之馮唐
卷一百三 第四十三 萬石張叔列传 萬石君石奋、牧丘侯石慶、建陵侯衞綰、塞侯直不疑周仁張叔
卷一百四 第四十四 田叔列传 田叔田仁
卷一百五 第四十五 扁鹊仓公列传 扁鹊淳于意
卷一百六 第四十六 吴王濞列传 吳王劉濞
卷一百七 第四十七 魏其武安侯列传 魏其侯竇嬰、武安侯田蚡灌夫
卷一百八 第四十八 韩长孺列传 韓安國
卷一百九 第四十九 李将军列传 李廣
卷一百十 第五十 匈奴列传
卷一百十一 第五十一 衛將軍骠骑列传 衛青霍去病(補:嘗從衛將軍之裨將:李廣(已有傳)、公孫賀李息公孫敖李沮李蔡張次公蘇建趙信張騫趙食其曹襄韓說郭昌荀彘;嘗從骠骑將軍之裨將:路博德趙破奴
卷一百十二 第五十二 平津侯主父列传 公孫弘主父偃
卷一百十三 第五十三 南越列传 南越王赵佗、文王赵胡、明王赵婴齐赵建德、苍梧王赵光
卷一百十四 第五十四 东越列传 闽越王驺无诸、东海王驺摇
卷一百十五 第五十五 朝鲜列传 卫满卫右渠
卷一百十六 第五十六 西南夷列传 夜郎滇国邛都筰都冉駹白马国
卷一百十七 第五十七 司马相如列传 司马相如
卷一百十八 第五十八 淮南衡山列传 淮南厲王刘長、淮南王刘安、衡山王刘赐
卷一百十九 第五十九 循吏列传 孫叔敖子產公儀休石奢李離
卷一百二十 第六十 列传 汲黯鄭當時
卷一百二十一 第六十一 儒林列传 申公轅固生韓嬰伏勝高堂生徐生楊何春秋董仲舒胡毋生江生
卷一百二十二 第六十二 酷吏列传 侯封鼂錯郅都寧成周陽由趙禹張湯義縱王溫舒尹齊楊僕減宣杜周
卷一百二十三 第六十三 大宛列传 大宛康居烏孫奄蔡大月氏安息條枝大夏
卷一百二十四 第六十四 游侠列传 郭解
卷一百二十五 第六十五 佞幸列传 鄧通趙同北宮伯子周文仁韓嫣李延年
卷一百二十六 第六十六 滑稽列传 淳于髡優孟優旃(補:郭舍人東方朔東郭先生、王先生、西門豹
卷一百二十七 第六十七 日者列传 司馬季主〔未闡述諸侯國之俗、僅記司馬季主之事、可能是未完稿。〕
卷一百二十八 第六十八 龟策列传 占卜
卷一百二十九 第六十九 货殖列传 范蠡子贡猗顿白圭卓氏程郑孔氏
卷一百三十 第七十 太史公自序

流傳狀況[编辑]

据《汉书》记载,司马迁的外孙杨恽,宣布了《史记》,后因怨望被宣帝腰斩。[12]

司馬遷的《史記》在漢魏期間屬於禁書,官民不得自由閱讀,即使是王公諸侯亦沒有此權利,[13]而且刪去《史記》的《孝景本紀》、《孝武本紀》等10篇,其他篇章亦多有篡改。今日《史記》的版本,與司馬遷的原稿差別很大。東漢明帝魏明帝曹叡等君主都曾痛批司馬遷誹謗漢武帝。例如班固在他的著作《典引》稱,永平十七年某日,漢明帝曾在雲龍門召見他、傅毅賈逵、杜矩、展隆及郗萌等人,派个宦官拿了篇司马迁的《秦始皇本纪》,詢問他們是否觉得司马迁的史论有不对的地方,班固指司马迁引述贾谊过秦论:「假设子婴有中人之才,秦的社稷还可以保住」,这番话相當有問題[參 2]

漢明帝劉莊对他的回答很满意,其後派人召见班固,再次問他對司馬遷的看法是否故意投其所好,班固否認。这时汉明帝指,司马迁这人思想很有问题,不是忠臣,汉武帝治过他的罪,他就在史书里把汉武帝写得很不堪;雖然别人都说司马相如浮薄无行,但總比司馬遷強[參 3]

魏明帝曹叡亦曾批評過司馬遷,認為司馬遷因為受過宮刑而著《史記》貶損漢武帝,令人痛恨,但大臣王肅卻肯定司馬遷善於敍事,乃良史之才,不虚美,不隐恶。王肅稱汉武帝听说司马迁写了《史记》後,閱到《孝景本纪第十一》和《今上本纪第十二》後,不禁勃然大怒,命人削去了书简上的字,并把这些书简扔掉了。由于汉武帝的毁损,流传到曹魏时代的《史记》,其中的这两篇《本纪》,只有目录,而没有具体文字。後來汉武帝借司马迁为李陵辩护为由,对他施加了残酷的宫刑。王肅稱司馬遷對漢武帝的撰寫「不隱惡」,令漢武帝惱羞成怒,故迫害司马迁[參 4]

此外,自董卓死後,文學家蔡邕因同情董卓被下獄,太尉馬日磾為此向王允求情,但王允指當年漢武帝不殺司馬遷,結果司馬遷卻寫下誹謗漢武帝的《史記》,流傳後世,影響極壞。如今朝政不振,事態多變,類此蔡邕的士人絕不可讓他們在皇帝身邊記錄重大事務,否則將來受到非議的,只會是那些反董的士人[參 5],由此可見時人對《史記》的看法[14]

注疏[编辑]

历代对《史记》的评注主要有三家,刘宋裴骃的《史记集解》,唐司马贞的《史记索隐》和张守节的《史记正义》,这三家都是对史记的总结性评注。梁玉绳的《史记志疑》是有清一代史记研究的集大成之作。近代有日本学者瀧川资言的《史记会注考证》较为著名。当代有韩兆琦的《史记笺证》,以三家注和《史记会注考证》为基础,是史记注释详尽之作。以下羅列歷代部分重要註家。

书名 作者 中國朝代 备注
史记集解 裴骃 南北朝刘宋
史记索隐 司马贞 唐朝
史記正義 张守节 唐朝
漢書注 顏師古 唐朝
史通 劉知幾 唐朝
古史 蘇轍 北宋
學林 王觀國 北宋
容齋隨筆 洪邁 南宋
東萊集 呂祖謙  南宋
班馬字類 婁機 南宋
班馬異同 倪思 南宋
習學記言 葉適 南宋
黃氏⽇抄 黃震 南宋
困學紀聞 王應麟 南宋
滹南遺老集 王若虛 南宋
資治通鑑音注 胡三省 南宋
仁山文集 金履祥 南宋
丹鉛總錄 楊慎 明朝
史記考要 柯維騏 明朝
史詮 程⼀枝 明朝
震川集 歸有光 明朝
史記鈔 茅坤 明朝
泌園集 董份 明朝
史記評林 凌稚隆 明朝
史記測義 陳子龍 明朝
史記考 陳仁錫 明朝
鈍吟集 馮班 明朝
湘帆堂集 傅占衡 明朝
日知錄 顧炎武 明朝
得樹樓雜鈔 查慎行 清朝
史記注補正望溪文集 方苞 清朝
義門讀書記 何焯 清朝
春秋大事表 顧棟高 清朝
讀史記十表 汪越 清朝
白天山房雜著 王懋竑 清朝
殿本史記考證 張照 清朝
史記考證 杭世駿 清朝
史記功臣侯表考證 齊召南 清朝
經史問答 全祖望 清朝
史記志疑 梁玉繩 清朝
十七史商榷 王鳴盛 清朝 清代三大史學名著
二十二史劄記 趙翼 清朝 清代三大史學名著
廿二史考異 錢大昕 清朝 清代三大史學名著
漢書辨疑 錢大昭 清朝
三書正譌月表正譌 王元啟 清朝
金石萃编 王昶 清朝
史記左傳雕題 中井積德 清朝
龍城札記鍾山札記 盧文弨 清朝
惜抱軒筆記 姚鼐 清朝
考信錄 崔述 清朝
讀書雜志 王念孫 清朝
經傳釋詞經義述聞 王引之 清朝
四史發伏 洪亮吉 清朝
讀書叢錄 洪頤煊 清朝
漢書疏證 沈欽韓 清朝
史記蠡測 林伯桐 清朝
銅熨斗軒隨筆 沈濤 清朝
儆居集 黃式三 清朝
曝書雜記 錢泰吉 清朝
校刊史記札記舒藝室隨筆 張文虎 清朝
求闕齋讀書錄 曾國藩 清朝
史記札記 郭嵩燾 清朝
漢書注補正 周壽昌 清朝
湖樓筆談 俞樾 清朝
越縵堂日記 李慈銘 清朝
史記漢書瑣言 沈家本 清朝
漢書補注 王先謙 清朝
史記探源 崔適 清朝
史記會注考證 瀧川龜太郎 清朝
觀堂集林 王國維 清朝
史記訂補 李笠 中華民國
史林雜識 顧頡剛 中華民國
史記新證漢書新證 陳直 中華民國
史記箋證 韓兆琦 中華人民共和國


影響[编辑]

文學方面,唐代韓愈柳宗元,宋代歐陽修、三蘇,明代歸有光,清代桐城派的散文,均受《史記》影響。後世傳記的體制,以及在傳記之後用論贊表達作者見解的形式,都源於《史記》。而《史記》人物及相關歷史事件,成為後世小說、戲曲、詩詞的寫作素材。

評論[编辑]

  • 班固批評《史記》,說它“是非頗謬于聖人,論大道則先黃老而後六經,序遊俠則退處士而進奸雄,述貨殖則崇勢利而羞貧賤,此其所蔽也。然自刘向、扬雄博极群书,皆称迁有良史之材,服其善序事理,辨而不华,质而不俚,其文直,其事核,不虚美,不隐恶,故谓之实录”。
  • 干宝对《史记》不满,《史通·二体篇》:“晋世干宝著书,乃盛誉丘明而深抑子长。其义云能以三十卷之约括囊二百四十年事,靡有遗也。”又“及干令升史议,历诋诸家而独归美《左传》。云丘明能以三十卷之约,括囊二百四十年之事,靡有孑遗。斯盖立言之高标,著作之良模也。”
  • 劉知幾曾說:“自戰國以下,辭人屬文,皆偽立客主,假相酬答。”[15] 劉知幾甚至說《史記》將寓言、神話、傳說當作史料,“至於屈原《離騷》辭,稱遇漁夫于江渚;宋玉《高唐賦》,云夢神女于陽臺。夫言並文章,句結音韻。以茲敍事,足驗憑虛。而司馬遷、習鑿齒之徒,皆采為逸事,編諸史籍,疑誤後學,不其甚邪!”。
  • 周亮工在《尺牍新抄》中表示:“垓下是何等时?虞姬死而弟子散,匹马逃生,身迷大泽,亦何暇更作歌诗?既有作,亦谁闻之,而谁记之欤?吾谓此数语者,无论事之有无,应是太史公笔补造化代为传神。”
  • 黄震在《黄氏日抄》中说:“凡看卫霍传,须合李广看,卫霍深入二千里,声振华夷,今看其传,不值一钱。李广每战辄北,困踬终身,今看其传,英风如在。史氏抑扬予夺之妙,岂常手可望哉。”

注釋[编辑]

  1. ^ 鲁迅《汉文学史纲要》
  2. ^ 《史记·太史公自序》;“几百三十篇,五十二万六千五百字为《太史公书》。”王充论衡》卷二十九《述作篇》云:“《太史公书》,刘子改序班叔皮传,可谓述矣。”
  3. ^ 《史记·龟策列传》褚先生补
  4. ^ 风俗通义·正失篇》云“谨案《太史记》,燕太子丹留秦,始皇遇之益不善,燕亦遂灭”。
  5. ^ 扬子法言·问神篇》
  6. ^ 王静安在《太史公行年考》中,根据《三国·魏志·[[王肅 (三國)|]]传》,谓《史记》之名始於王肃。杨明照《太史公书称史记考》指出《史记》名称,始于东汉灵献之世。(《燕京学报》第二十六卷)
  7. ^ 《吕思勉集》,p256,花城出版社,2011.8
  8. ^ 自司马迁创“太史公曰”以来,後代史家多响应。刘知几《史通·论赞》載“班固曰赞,荀悦曰论,东观曰序,谢承曰诠,陈寿曰评,士隐曰议,何法盛曰述,扬雄曰撰,刘昞曰奏,袁宏、裴子野自显姓名,皇甫谧、葛洪列其所号”范晔还把《後汉书赞论》编为四卷,希望“有赏音者”。
  9. ^ “而十篇缺,有录无书。”《汉书·司马迁传第三十二》
  10. ^ 見韓兆錡《新譯史記讀本》卷五。
  11. ^ 如漢衛宏、魏王肅、晉葛洪,皆從亡缺之說。但古今以來的學者,梁玉繩、范文瀾、余嘉錫等皆予以駁斥。
  12. ^ 《汉书·司马迁传》:“迁既死后,其书稍出。宣帝时,迁外孙平通侯杨恽祖述其书,遂宣布焉。”《汉书·宣帝纪》:“(五凤二年)十二月,平通侯杨恽……不悔过,怨望,大逆不道,要斩。”
  13. ^ 《汉书·宣元六王传》:“成帝时,东平王宇来朝,上书求 《太史公书》。”
  14. ^ 夢斷三國:袁紹篡位陰謀破產記.羅三洋著.中國國際廣播出版社.第128頁.ISBN:978-7-5078-2895-5
  15. ^ 《史通》外篇《杂说》

古代文獻參考[编辑]

  1. ^ 班固《汉书·杨恽传》:“恽母,司马迁女也,恽始读外祖《太史公记》」
  2. ^ 班固《典引》:永平十七年,臣與賈逵傅毅杜矩展隆郗萌等,召詣雲龍門,小黃門趙宣持秦始皇帝本紀問臣等曰:「太史遷下贊語中,寧有非耶?」臣對:「此贊賈誼過秦篇云,向使子嬰有庸主之才,僅得中佐,秦之社稷未宜絕也。此言非是。」
  3. ^ 班固《典引》——即召臣入,問:「本聞此論非耶?將見問意開寤耶?」臣具對素聞知狀。詔因曰:「司馬遷著書成一家之言,揚名後世,至以身陷刑之故,反微文刺譏,貶損當世,非誼士也。司馬相如洿行無節,但有浮華之辭,不周於用,至於疾病而遺忠,主上求取其書,竟得頌述功德,言封禪事,忠臣效也。至是賢遷遠矣。」
  4. ^ 陳壽《三國志.魏書.王肅傳》,帝又问:“司马迁以受刑之故,内怀隐切,著史记非贬孝武,令人切齿。”对曰:“司马迁记事,不虚美,不隐恶。刘向、扬雄服其善叙事,有良史之才,谓之实录。汉武帝闻其述史记,取孝景及己本纪览之,於是大怒,削而投之。於今此两纪有录无书。后遭李陵事,遂下迁蚕室。此为隐切在孝武,而不在於史迁也。”
  5. ^ 范曄《後漢書.蔡邕列傳》,王允曰:「昔武帝不殺司馬遷,使作謗書,流於後世。方今國祚中衰,戎馬在郊,不可令佞臣執筆在幼主左右,後令吾徒並受謗議。」邕遂死獄中。

研究書目[编辑]

  • 李長之:《司馬遷的人格與風格》(上海:開明書店,1948)。
  • 藤田勝久著,曹峰、廣瀨薰雄譯:《《史記》戰國史料研究》(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8)。

参看[编辑]

Wikisource-logo.svg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