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丹達臘黃道帶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坐标26°8′30″N 32°40′13″E / 26.14167°N 32.67028°E / 26.14167; 32.67028

丹達臘黃道帶正展示在羅浮宮博物館Musée du Louvre)。

丹達臘黃道帶(Dendera zodiac or Denderah zodiac)的雕塑是一件眾所周知的埃及英语Art of ancient Egypt淺浮雕來自於位在丹答臘的哈托爾神廟英语Dendera Temple complex(Hathor temple at Dendera)中對專用於歐西里斯禮拜堂的門廊(pronaos or portico)上方之天花板,包含了金牛座聖牛英语Bull (mythology))和天秤座(天秤)的圖像。這座禮拜堂於埃及托勒密王朝晚期開始建立;祂的门廊是由羅馬帝國的第二任皇帝提貝里烏斯(Tiberius)所擴建的。這是使得尚—法蘭索瓦·商博良(Jean-François Champollion)對於追溯這浮雕的正確年代是到了希臘羅馬時期,但是他大多數同時代的人相信祂是於新王國時期建造的。這件浮雕,其中約翰·H·羅杰斯(John H. Rogers)描述祂的特性為“我們擁有一個古老天空的唯一完整地圖(the only complete map that we have of an ancient sky)”,[1]有人推測對於(丹達臘黃道帶)表示的基本原則或原理是(成為)在後來天文學系統上面的依據。[2]祂目前在位於巴黎羅浮宮博物館展示著。

蝕相的日期[编辑]

發生在西元前51年3月7日的日蝕。

位在烏特勒支大學(Utrecht University)有關於埃及古物学電腦輔助研究的中心人物希薇·考维尔(Sylvie Cauville)與艾力克·阿尔伯格英语Éric Aubourg(Éric Aubourg)追溯著祂的日期是可到西元前50年,這是通過一項對於古埃及人已知的五個行星對祂配置格局顯示的考察,每一千年那配置格局將會發生一次,以及兩次蝕相的鉴定。[3]

日蝕指示出是發生在西元前51年3月7日:祂是由圓圈包含伊西斯女神握住一隻狒狒(托特神的另一象徵)的尾巴來表示著。

月蝕指示出是發生在西元前52年9月25日:祂是由一隻荷魯斯之眼閉鎖住成為圓圈來表示著。

發生在西元前52年9月25日的月蝕。

描述[编辑]

黃道帶是位在一個平面投影上的一種活动星图或是星宿的天体图,顯示了每十日之黃道帶的帶狀連結形成36個旬星英语decans(decans,音譯為德肯、德坎)的12個星座,以及行星。這些旬星是一等星的星宿群組。並且這些旬星是運用在古埃及历法之中,這部乃是以約30天左右的太陰週期以及在恆星索蒂斯(Sothis,[4]天狼星)的偕日升上作為基礎的曆法。

它的黃道帶是以圓形的形式來表示在古埃及藝術英语Art of ancient Egypt中是獨特的。[來源請求]更典型是矩形的黃道帶這是用來裝飾在同一座神廟的門廊。

丹達臘黃道帶著以原來的顏色(復原圖)。

天空成弓形彎曲是藉由通過女性形式的四個天空支柱支撐著圓盤來作表示,在這四位女性支柱間則穿插著猎鹰头的神靈。位在第一環(圓盤中最外圈)的36尊神靈象徵著埃及年的360天。

在往內一環,會發現到星座,顯示出黃道十二星座。其中有些是在相同的希臘羅馬肖像形式之中作為他們熟悉相对应的星座肖像形式來表示著(譬如,公羊座〔Ram〕、金牛座〔Taurus〕、天蝎座〔Scorpius or Scorpio〕,以及摩羯座〔Capricornus or Capricorn〕,儘管与古希臘[5]和後來的阿拉伯西部發展的慣例常規相比下,大多數是在奇特的方向之中),同時其他以更具埃及的形式顯示的有:寶瓶座〔Aquarius〕表示為洪水之神、尼羅河神哈比英语Hapy(Hapy),拿著兩個瓶子在噴著水。[來源請求]羅傑斯注意到陌生肖像與三塊仍保存著的“塞琉古黃道帶(Seleucid zodiac)”石板一同的相似性,並且兩者都是關係到邊界石英语Kudurrukudurru,音譯為库都路、庫杜如)的表示法:簡而言之,羅傑斯認為丹達臘黃道帶是“美索不達米亞黃道帶的完整副本(a complete copy of the Mesopotamian zodiac)”。[6]

丹達臘黃道帶(Zodiaque de Denderah)連同克勞狄烏斯·托勒密(Claudius Ptolemaus)的48個星群(constellations)一起清楚確定了位在黃道帶上呈現的12個星群。

歷史[编辑]

拿破崙在埃及的戰役(1798年~1801年)期間,韋馮·德儂英语Dominique Vivant(Vivant Denon)繪製了圓形的黃道帶,這是更廣為人知的一個,並且還有矩形的黃道帶。在1802年時,在拿破崙的遠征之後,德儂在他的《下埃及與上埃及之旅》(Voyage dans la Basse et la Haute Egypte)一書中出版了神廟天花板上的雕飾。[7]這些即引起了關於黃道帶表示的年代之議論,範圍從好几万年到一千年到幾百年,以及黃道帶是一個 活動星圖還是一個占星盤[8]塞巴斯蒂安·路易·苏里涅(Sébastien Louis Saulnier),一名骨董经销商,委託克劳德·勒洛蘭(Claude Lelorrain)以鋸子、千斤頂(jacks)、剪刀以及火藥對圓形的黃道帶進行拆除。[9]這黃道帶天花板在1821年時被遷移到波旁王室復辟的巴黎(Restoration Paris,這裡指的是路易十八在1814至1824年重建統治的時期中1815年的第二次復辟統治巴黎的期間),並且到了1822年,由路易十八(Louis XVIII)安置在皇家圖書館(Royal Library,後來被稱之為法國國家圖書館〔Bibliothèque nationale de France〕)。在1922年時,這黃道帶從那裡遷移到羅浮宮。

關於“丹達臘事務”[编辑]

圍繞於這黃道帶的議論,被稱之為“丹達臘事務(Dendera Affair)”,參與人員是像約瑟夫·傅立葉(Joseph Fourier,他估計這黃道帶的年代是西元前2500年)這樣的人士。[10]商博良,此外還有其他的人士,相信著祂是一個宗教性的黃道帶。商博良把這黃道代的年代寄託在西元四世紀。[11]喬治·居維葉(Georges Cuvier)則把日期寄託在西元123年到西元147年。[12]他對追溯問題的討論被看作是他在1820年代對於這黃道帶所理解的一項有意思推理之總結。

延伸閱讀[编辑]

  • Sébastien Louis Saulnier, Claude Lelorrain,

Notice sur le voyage de M. Lelorrain en ÉgypteGoogle Books。 , Éditions Sétier, 1822.

Égypte ancienne, p. PP9,於Google Books。 , Firmin Didot, 1832.[13]

  • Buchwald, Jed Z. et Diane Greco Josefowicz, Le zodiaque de Paris: controverse au sujet d'un artefact égyptien antique qui a suscité un débat moderne entre la science et la religion,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2011.
  • Éric Aubourg, La date de conception du temple d'Hathor à Dendérah, BIFAO英语BIFAO, 1995
  • Sylvie Cauville :
    • Le temple de Dendérah, IFAO, 1995,
    • Le temple d'Isis à Dendéra, BSFE 123, 1992,
    • Le zodiaque d'Osiris, Peeters, 1997.
    • L'Œil de Ré, Pygmalion, 1999.
  • Jean-Baptiste Biot,

Recherches sur plusieurs points de l'astronomie égyptienne appliquées aux monuments astronomiques trouvés en Égypte, p. PR3,於Google Books。 , Firmin Didot, 1823.

註釋[编辑]

  1. ^ John H. Rogers, "Origins of the ancient constellations: I. The Mesopotamian traditions", Journal of the British Astronomical Association 108 (1998) 9–28
  2. ^ Zodiac of Dendera, epitome. (Exhibition, Leic. square). J. Haddon, 1825.
  3. ^ Marchant, Jo (5 July 2010). "Decoding the ancient Egyptians' stone sky map". New Scientist.
  4. ^ Sothis是埃及神話中的天狼星女神;古埃及人称天狼星为Sothis,是“水上之星”的意思
  5. ^ 比如在《至大論》裡面所示的例子。
  6. ^ Rogers 1998:10.
  7. ^ Abigail Harrison Moore, "Voyage: Dominique-Vivant Denon and the transference of images of Egypt", Art History 25.4 (2002:531–549).
  8. ^ Zodiac of Dendera, epitome. (Exhib., Leicester Square). J. Haddon, 1825.
  9. ^ https://books.google.com/books?id=2fU-AAAAcAAJ
  10. ^ Francis Lister Hawks, The monuments of Egypt: Or, Egypt a witness for the Bible. John Murray, 1850. 256 pages. Page 158
  11.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jQ4kaFNa8Kc
  12. ^ Georges Cuvier A Discourse on the Revolutions of the Surface of the Globe (1825) in the chapter entitled "The astronomical monuments of the Ancients.", pp. 170 and 172.
  13. ^ 這本網路書籍是出版於1839年。

相關條目[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